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048章 春药迷情

第048章 春药迷情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8800更新时间:2015-07-10 06:30:28
     晚上,吃过晚饭后,昊天回到了房间,刚准备睡觉,忽然发觉自己浑身变得无比的灼热!就好像有一种强烈的力量在刺激着他的一般!有逐渐抬头的迹象,这时他的脑海中想起了龙诗静那五位娘亲对自己露出的神秘笑容,他不由得苦笑,知道自己着了她们的道,估计被她们下了春药,他连忙坐到床上想运功将体内的春药逼出来!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昊天大哥,你睡了吗?母亲叫我给你送来一碗鸡汤,你现在开门乘热喝下吧!”昊天听到龙诗静的话,哪里还不明白她的五位母亲打得是什么主意,想到以前都是自己去解救那些中了春药的女人,想不到今天自己也中了春药,不过她们都把龙诗静送过来了,那自己如果不接受岂不是证明自己嫌弃她嫁过人,这样让龙诗静知道了岂不是很伤心,想到这儿,他索性放弃了运功,下床打开了门。  门外龙诗静手里正端着一碗鸡汤静静的站着,她看见昊天开了门,心里很高兴,对着他说道:“昊天大哥,这时我娘熬得鸡汤,你乘热喝了吧!”说完就把鸡汤递给了他。  昊天接过了碗,一口气喝完了,但是却感觉自己的丹田之上不断出来了阵阵无比燥热的气息,最后全部汇聚在他的之上!的小神龙顿时一柱擎天!他的俊脸变得非红,龙诗静看见昊天的俊脸变得如此之红,以为他生病了,连忙向他问道:“昊天大哥,你没事吧?脸怎么这么红?”  昊天自己当然知道为什么,估计那碗鸡汤里面加了一些另外的作料,他看着龙诗静那关心自己的美艳脸庞,对着她说道:“静静,我中毒了”  昊天还没有说完就被龙诗静打断了话,她吃了一惊,关心的问道:“昊天大哥,你怎么会中毒呢?我现在就去找医生来帮你解毒。”说完就想向外面跑去。  昊天哪里能让她走掉,要是她走掉了,说来帮自己,于是连忙拉住了龙诗静的手,对着她说道:“静静,我这个毒别人是解不了的,只有你能帮我。”  龙诗静听到昊天的话,很疑惑的对着他说道:“昊天大哥,我不会医术,怎么可能帮你解毒呢?”  昊天对着龙诗静神秘一笑,然后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这时一个人悄悄的来到昊天的房门前,侧耳倾听着里面的动静,这个人就是龙诗静的亲生母亲任雪雅,原来她不放心这个计划能不能成功,就悄悄的跟着龙诗静。  昊天把龙诗静带进了房间,对着她说道:“你的五个娘亲给我下了春药,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静静,你愿意吗?”  龙诗静听到自己的五位母亲给昊天下了春药,心里感到很愤怒,这时,她想起母亲让自己给昊天送鸡汤来时那暧昧的眼神,明白了她们想干什么,又听到昊天想让自己帮她解春药之毒,脸颊变得羞红。她抬头看着昊天那俊美的脸庞,想到了他在太子府为自己打了太子一顿的英姿,才发觉原来昊天的身影早已刻在了自己的心上,她轻轻的点了点头。昊天看见龙诗静点了头,非常高兴,亲了她一下,对着她说道:“静静,我会永远对你好的,给你一辈子的幸福。”说完就抱着龙诗静向床上走去。龙诗静听到昊天的承诺,心里满是幸福,把头埋进了昊天的怀中。  他把龙诗静轻轻的放在了床上,慢慢的解开了她的外套,她的身上就只剩性感的亵衣和垫裤,成熟少妇特有的胴体玲珑浮凸,结实而柔美的起伏线条,似乎让人不忍碰触,昊天能想象龙诗爵衣下一对犹如新剥鸡头肉般光洁玉润的像一对含苞欲放的娇花蓓蕾,颤巍巍地摇荡着坚挺怒耸在一片雪白晶莹、如脂如玉的香肌雪肤中,圣洁娇挺的顶端,一定有一对玲珑剔透、嫣红诱人、娇小可爱的红晕含娇带怯、羞羞答答地娇傲挺立。那一对娇小可爱、稚气未脱的柔嫩旁一定有一圈淡淡的嫣红的妩媚可爱,犹如一圈皎洁的月晕围绕在周围,盈盈一握、娇软纤柔的如织细腰,给人一种就欲拥之入怀轻怜蜜爱的柔美感,不愧是京城四美之一。  光洁玉白、平滑柔软,垫裤下细白柔软的丰盈一定微隆而起,下端,一条鲜红娇艳、柔滑紧闭的肥美玉色,将一片春色尽掩其中。一对雪白浑圆、玉洁光滑、优美修长的美腿,那细腻玉滑的大腿内侧雪白细嫩得近似透明,一根青色的静脉若隐若现,和那线条细削柔和、纤柔紧小的细腰连接得起伏有度。玲珑细小的两片想必色呈粉红,成半开状,两团微隆的,中间夹着鲜润诱人的细缝,如同左右门神般护卫着柔弱的,这情景让昊天早已高涨的变得更加旺盛。  他一把搂住龙诗静,将嘴唇贴上了她鲜嫩的红唇,张大了嘴,就像要把龙诗静的双唇生吞一般,激烈的进攻。昊天的舌头在口腔中激烈的搅动,卷住龙诗静的舌头开始吸吮。  很长很长的接吻,昊天将自己的唾液送进龙诗静的嘴里,龙诗静眼睛紧闭,美丽的睫毛微微颤抖,她微张樱桃小口,一点点伸出小巧的舌头。昊天以自己的舌尖,触摸着她的舌尖,并划了一个圆。龙诗静将舌头又伸出了一点,而昊天的舌尖则又更仔细的接触那正在发抖的舌头的侧面。  “啊……天哥……温柔一点……啊……”  龙诗静呼吸变得粗重,从她的喉咙深处中,微微地发出这种声音。昊天听后点了点头,然后毫不犹豫的用双手把龙诗静的垫裤拉下去,手指毫不客气的拨开她的花瓣,向里面摸索。  “嗯……”  龙诗静闭着唇发出更高的呻吟,开始直接爱抚后,昊天的技巧还是很高明,手指在每一片花瓣上抚摸,轻轻捏弄。把沾上花蜜的手指里,龙诗静已经瘫痪,完全湿润的花蕊不停的抽搐,更大量溢出的花蜜流到大腿根,昊天手指在抚摸花瓣的同时,用大拇指揉搓。  “天哥……别摸那里……”  龙诗静害羞的说,她的两支长腿丰润柔腻,在那趾骨顶端描绘出诱惑人的曲线,而昊天正伸出手指抚搓那充血而娇挺的蓓蕾。“啊……当舌头被吸时,龙诗静的美腿微微扭摆,而腰以下的那个部份,已完全麻酥酥的了。龙诗静从鼻子中发出急切的呼吸,如果自己的嘴不是被昊天的嘴堵住,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发出羞耻的声音。  被蹂躏的,特别的热。昊天以中指为中心,并以四支手指一起热去抚慰。龙诗静的红唇和舌头都一起被占据,由于呼吸急促,使得她拼命想将嘴拿开,而且肢体发生很大的扭动,喉咙深处还发出好像在抽泣的声音,那是因为性感带被昊天的蹂躏激发而喷出来的缘故。终于昊天的嘴离开,龙诗静像缺氧的鱼大口创大口地喘息着,娇挺的随之颤动。昊天从衣服下摆伸进去将手伸到龙诗静的上,揉着那小巧的。好像是发电所一样地,从那两个,将快乐的电波传达至身体各部位。昊天的手由胸部移到身侧,然后再移到龙诗静的纤腰;然后再从腰滑下去。  昊天运用巧妙的手指,从下腹一直到大腿间的底部,并从下侧以中指来玩弄那个凸起的部份,好像是毫不做作地在抚摸着,再用拇指捏擦那最敏感的部位,电流已经由那最深处的一点扩散到全身,而那饱含热热气的幽谷里的,也已经被弄得湿答答的。  “啊……天哥……静静受不了了……”  龙诗静羞耻地低吟。  昊天将唇贴在耳上,轻轻地吹着气。龙诗静也因那样而微抖,那吹着她的唇,再挟住耳缘用舌头去舔,而那甜美的波浪,又随之流到身体之中央。昊天的一只手又攀上,抚着膝的内侧的手,沿着大腿一直朝那底部前进。  “啊……”  龙诗静瞬间失去了自制力,几乎叫了起来,对娇挺的搓揉,已经措手不及了,现在再加上下面的花唇也被搓揉。  “天哥……”  龙诗静缩起全身,用半长的头发,想将头藏起来。  “喔……啊……”  好像是要死了那样地喘息着,龙诗静张开自己的脚绷得紧紧的,昊天此时也已脸色涨红,由于春药再加上眼下美色的刺激,他的变得坚硬灼热,涨的难受。  龙诗静娇靥晕红、羞赧万分的半推半就中,昊天将她剥脱得片缕无存、一丝不挂,而他自己也迅速脱掉身上的所有衣物,挺着巨大的站在床前。  他抓住龙诗静的一只嫩滑小手往上按去,那可爱的雪白小手刚轻轻触到他的巨龙,立即就像碰到了“蛇”一般,娇羞慌乱地手一缩,被昊天抓住重新按上,触手那一片滚烫、梆硬,让龙诗静好一阵心慌意乱,她一手握住那不断在摇头晃脑的,另一只可爱小手轻缓地、娇羞怯怯地在那上面擦抹起来。  昊天渐渐被那双如玉般娇软柔绵的可爱小手无意识地撩拨弄得血脉贲张,他一把搂住龙诗静柔软的细腰,将她娇软无骨、一丝不挂的玉体搂进怀里,一阵狂搓猛揉,又低头找到龙诗静吐气如兰的鲜红小嘴,顶开她含羞轻合的玉齿,然后卷住她那香滑娇嫩、小巧可爱的兰香舌一阵狂吮猛吸,他的嘴一路往下滑,吻住一粒稚嫩玉润、娇小可爱的嫣红,一阵柔舔轻吮,吻了左边,又吻右边,然后一路下滑,直吻进龙诗静那温热的大腿根中。  被昊天这样邪的撩逗、玩弄,龙诗静又羞又痒,她的娇躯在昊天邪的吻吮下阵阵酸软,她那一双修长优美的雪白玉腿分了开来,而且羞答答地越分越开,像是希望他吻得更深一点。  昊天一直将龙诗静吻吮、挑逗得娇哼细喘,胴体轻颤,美眸迷离,桃腮晕红如火冰肌雪肤也渐渐开始灼热起来,玉沟中已开始湿滑了,昊天这才抬起头来,吻住美眸轻掩的龙诗静那娇哼细喘的香唇一阵火热湿吻。丁香暗吐,嫩滑的玉舌热烈地与他缠绕、翻卷、如火如荼地回应着。她同时感觉到昊天火热滚烫的硬绷绷的紧紧地顶在了她柔软的上。  昊天按住龙诗静那含羞欲滴的娇嫩,一阵抚弄、揉搓,她被那强烈的刺激震憾得心头狂颤,情不自禁中娇哼出声,马上又粉脸羞红万分,秀靥上丽色娇晕。  她娇软的被昊天用手指夹住揉搓,最令她诧异莫名,也是最令她身心趐麻难捺的,就是在昊天的手指下,由小肉豆处传向全身玉体,传向芳心脑海深处的那一阵阵令人愉悦万分、舒畅甘美的羞人的快感。在这种强烈至极的快感刺激下,龙诗静脑海一片空白,芳心体味那一种令人酸趐欲醉,紧张刺激得令人几乎呼息顿止、晕眩欲绝的快感,她那柔若无骨、赤裸的秀美胴体在昊天身下一阵美妙难言、近似痉挛的轻微颤动,如藕玉臂如被虫噬般酸痒难捺地一阵轻颤,雪白可爱的小手上十根修长纤细的如葱玉指痉挛般紧紧抓在床上,粉雕玉琢般娇软雪白的手背上几丝青色的小静脉因手指那莫名的用力而若隐若现。  龙诗静丽靥晕红,柳眉轻皱,香唇微分,秀眸轻合,一副说不清楚究竟是痛苦还是愉悦的诱人娇态。只见她娇靥绯红,如兰气息急促起伏,如云秀发间香汗微浸。但龙诗静只感觉到自己的越来越湿,美若天仙的龙诗静在昊天面前羞涩万分,美丽的花靥上丽色娇晕,羞红无限。  昊天的一根手指顺着那越来越湿滑火热的柔嫩玉沟,一直滑抵到湿濡阵阵、滑不堪的口,手指上沾满了面前流泄出来的神秘分泌物,提起手来,俯身在龙诗静耳边邪地低声道:“静静,你看看我手上是什么?”  龙诗静秋水般的大眼睛紧张而羞涩难堪地紧闭起来,真的是欲说还羞,芳心只感到一阵阵的难为情。昊天也已经高涨,他握着自己的庞然大物,沾些龙诗静里流出来的,顶着发烫的小,用力一挺,“滋”的一声,就把自己的庞然大物插进了龙诗静的里面。  龙诗静粉脸变白,娇躯痉挛,很痛苦的哀呼道:“哎唷……慢……慢点……静静的…………好痛……大宝贝……太……粗了……等……等静静……的……水……润滑……了……再……再插……”  昊天则感到好受极了,那种又暖又紧的感觉,使他舒服得长出了一口气,他特别兴奋地用耻骨压着龙诗静的,磨着龙诗静的小,磨了一阵,里的流得杨小天的都浸湿了,他感到庞然大物插在龙诗静那紧小暖滑湿润的里有说不出的舒服。看着龙诗静那痛苦的样子,虽然庞然大物被她的夹得舒畅无比,昊天还是于心不忍的说道:“静静,你很痛,是吗?”  龙诗静娇吁吁的说:“天哥……你的太大了……涨得静静受不了……”  昊天道:“那静静,我抽出来好吗?”  “不要抽……好天哥……让大宝贝泡一会……等……静静的春水多一点时再……再……好天哥……大哥哥……来先吻静静的嘴唇……再……摸我的……快……快……”  说完龙诗静双手像蛇般的抱紧昊天的雄腰,大白慢慢的扭动起来。  昊天一边摸揉龙诗静的,一边吻着她的樱唇,吸着香舌,插在龙诗静里的庞然大物,被扭动得感觉越来越多,于是再将庞然大物用力地一下,又三、四寸,使得张怡佳娇躯一颤:“啊……好天哥……痛……轻点……”  昊天道:“好静静,我感觉你的多了一点,我才的。”  “天哥……你的太大了……”  龙诗静有点难受的说道,但是身体里面又希望昊天能够的更深,此时她的心情算是特别的矛盾。  “静静,说我的什么太大了?”  杨小天开始逗弄着自己美艳的龙诗静了。  “好天哥……羞死人了……”  龙诗静羞涩的嗔道。  “静静,你说嘛……”  昊天可不依的说道。  “你……你的巨龙真大……羞死我了……”  说完,龙诗静马上娇羞的闭上那双勾魂的美目。  昊天又爱又怜,此时龙诗静的更加泛滥,泊泊的流出,使庞然大物的龙头渐渐松动了些,昊天猛的用力一挺,只听“滋”的一声,庞然大物整根插到底,紧紧被包套住,顶住,一吸一吮,龙诗静痛得咬紧牙根。  她只感觉大碰到了,一阵从未有过的舒畅和快感,由传遍全身,痛麻涨痒酸甜,真是百味杂呈,那种滋味实难形容于笔墨中。昊天把龙诗静领入从未有过的妙境里,就是太子也不曾有过,因太子的巨龙没有昊天的大。  此时,龙诗静感到昊天的庞然大物像一根烧红的铁棒一样插在自己的里,火热坚硬,棱角,塞得涨满。于是,龙诗静双手双脚紧挟缠着昊天,大白往上一挺一挺地迎送,粉脸含春,媚眼半开半闭,娇声喘喘,浪声叫道:“好天哥……大宝贝哥哥……好美……好舒服……静静要你快动……快……用力我……”  听到龙诗静的话,昊天慢慢地扭动自己的,让巨龙在龙诗静的里转动着。  龙诗静被昊天温柔的动作激得欲焰高张,梦呓似地呻吟着:“啊……喔……静静……的……好哥哥……你……用……用力……一点……没关系……啊……对了……就是……这样……快磨……磨……那里……就是……那里……好……痒……重……点…………”  “我的……宝贝……静静……的……好哥哥……我……好……舒服……好美……喔……啊……快……快……再……再用力……深一点……啊……爽死……了……”  随着龙诗静的指示,昊天扭着,左右上下地抽动着庞然大物,时而轻点,时而重压,龙诗静也将她的大往上挺摇,让她的和昊天的庞然大物更紧密地接合,小嘴里也浪地叫道:“啊……用力……插……吧……天哥……静静……好……好舒服……用力吧……死我好了……我忍不……住……要……要泄……泄了……”  昊天的庞然大物与龙诗静的里的每磨擦一次,她的娇躯就会抽搐一下,而她每抽搐一下,里也会紧夹一次,直到她小里一股滚烫的直冲着大,昊天这才把狠力一压,庞然大物整根猛到底。  龙诗静的口像一张小嘴似地含吮着昊天深深入的庞然大物,那种又暖又紧的感觉,让人无限销魂。昊天缓缓地把庞然大物往外抽出,直到只剩一个含在龙诗静的口,再用力地急速,每次都深到龙诗静的里,让她忘情地娇躯不停地颤抖、小腿乱伸、猛筛,全身像蛇一样地紧缠着昊天的身体。  这时的龙诗静只知道本能地抬高大,把上挺,再上挺,舒服的媚眼如丝,气喘咻咻地道:“好哥哥……静静……要……要被你……死……了……啊……大……快要……整死……静静了……我……被你……得……好……舒服……哟……你……你真……是……静静……心爱……的……好哥哥……啊……爽……爽死了……”  昊天眼见龙诗静此时的浪媚相,真是勾魂荡魄,使得他心摇神驰,再加上庞然大物被紧小包围住,紧暖得不动不快,于是大起大落,猛抽狠插,毫不留情。每次抽到头、又插到底,到底时再扭动,使在口旋转、摩擦,只得龙诗静浪声大叫:“啊…………大宝贝哥哥……静静……静静……你的大……碰到我的了……啊……用力吧……死我好了……”  龙诗静梦呓般的呻吟不已,昊天则越越猛,声“叭滋叭滋”的响着,庞然大物次次着肉,龙诗静被得:“啊……好天哥……我的小亲亲啊……静静可让你得上天了……啊……乖哥哥……痛快死了……”  昊天了几百下,只感觉龙头一热,一股热液袭向,龙诗静娇喘连连:“宝贝哥哥……静静不行了……我泄了……”  说完就见龙诗静美妙诱人、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一阵紧张的律动、轻颤。她只感觉到,昊天巨大的在自己深处的花芯上一触,立即引发她最幽深处那粒敏感至极、柔嫩湿滑万分的一阵难以抑制而又美妙难言的痉挛、抽搐,然后迅速地、不由自主地蔓延至全身冰肌玉骨。  龙诗静迷乱地用手猛地抓住昊天刚刚因将退出她而提起的,雪白粉嫩的小手上十根纤纤玉指痉挛似地抓进他肌肉里,那十根冰雪透明般修长如笋的玉指与他那黝黑的形成十分耀目的对比,而美貌的龙诗静那一双修长优美、珠圆玉润的娇滑秀腿更是一阵痉挛紧夹住他的双腿。昊天只感觉身下龙诗静那洁白如雪的平滑和微微凸起的柔软一阵急促地律动、抽搐。  在龙诗静雪白平滑的和一起一伏的狂乱颤抖中,她那湿漉漉、亮晶晶,玉润无比的嫣红玉沟中,因情动而微张的粉嘟嘟的嫣红的小肉孔一阵无规律地律动,泄出一股乳白、晶莹亮滑的玉女,这股温湿稠滑的液体流进她那微分的嫣红玉沟,顺着她的玉溪向下流去,一股熟悉的温热暖流又从她深处潮涌而出,龙诗静不禁娇羞万般,如花秀靥上更是丽色娇晕,羞红一片,真的是娇羞怯怯、羞羞答答、我见犹怜。  这时,她诧异地感到,有什么东西正轻碰自己的香唇,原来,昊天那根不知什么时候已昂首挺胸,正在她眼前一点一晃,她赶紧紧合秀眸,芳心怦、怦乱跳,美眸紧闭着根本不敢睁开,可是,那根仍然在她柔软鲜红的香唇上一点一碰,好像也在撩逗她。  任雪雅听见里面传来的那男女欢好的声音,高兴的笑了笑,好像阴谋得逞了一般,随着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她忍不住好奇,把窗户捅破了一个,深深吸了口气,看到了床上发生的一切,昊天正用他坚硬无比庞然大物着自己的女儿。  她看着昊天那又粗又长的庞然大物,以及如鸡蛋般紫红色的龙头,任雪雅有点困难的吞了口口水,而且龙诗静的口中不断发出销魂的声音,她听得出来,女儿发出的那声音带着无限的满足。  看着两人欢好的场面,任雪雅感觉有股电流立刻流窜在她的体内,激荡起阵阵不歇的热潮,浪的桃源里,不知不觉的流出一股蜜汁,桃源的感使得她微微扭晃着大,她的手下意识地伸到衣服里滑动起来,并且开始抚摸那潮湿的桃源。  任雪雅看着昊天正奋力的用庞然大物着女儿龙诗静的桃源圣地,虽然刚才已经用手满足了内心的欲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内心现在却想让昊天能立刻把巨大的庞然大物奋力的完完全全的,就像在女儿龙诗静身体内那样,整根入她的桃源里,自己怎么会这么想呢,任雪雅感觉自己变得荡了,不过身子的反应和脑海中的反应却是更加的强烈,虽然母子,公公媳妇,父女之事在豪门贵族中是常见的事情,出生名门的任雪雅就算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多少也听说过,想到母子,又自己是昊天的岳母,任雪雅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特别的兴奋,桃源深处流出来更多的春水。  从龙诗静玉沟中、口一阵阵黏滑白浊的浮汁已将她的湿成一团,那团淡黑柔卷的中湿滑滑、亮晶晶,诱人发狂。昊天粗大硬硕的又狠又深地龙诗静体内,他的巨棒狂暴地撞开龙诗静那天生娇小的口,在那紧窄的花径中横冲直撞,巨棒的抽出顶入,将一股股乳白黏稠的浆挤出她的小肉孔。  巨棒不断地深入探索着龙诗静体内的最深处,在凶狠粗暴的冲刺下,美艳绝伦、清秀灵慧的龙诗静的内最神秘圣洁、最玄奥幽深的娇嫩无比、滑湿软的花宫玉壁渐渐为羞答答、娇怯怯地绽放开来,这时,昊天改变战术,猛提,然后吸一口长气,咬牙一挺,龙诗静浑身玉体一震,柳眉轻皱,银牙紧咬,一幅痛苦不堪又似舒畅甘美至极的诱人娇态,然后樱唇微张,“啊……”  一声媚婉转的娇啼冲唇而出,龙诗静的芳心只觉被那粗大的近似疯狂的这样一刺,顿时全身冰肌玉骨酸麻难捺至极,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齐涌上芳心,只见龙诗静一丝不挂、雪白赤裸的娇软胴体在昊天身下一阵轻狂的颤览栗而轻抖,一双修长优美、雪白玉润的纤柔秀腿情难自禁地高举起来。  龙诗静狂乱地娇啼狂喘,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呼吸着,那高举的优美修长的柔滑玉腿悠地落下来,急促而羞涩地盘在昊天腰后,那双雪白玉润的修长秀腿将傲天紧夹在大腿间,并随着紧顶住她深处的大对花蕊的揉动、顶触而不能自制的一阵阵律动、痉挛。昊天也被身下这绝色娇艳、美若天仙的人儿那如火般热烈的反应弄得心神摇荡,只觉顶进她深处,顶住她花蕊揉动的一麻,就欲狂泄而出,昊天赶忙狠狠一咬舌头,抽出,然后再吸一口长气,又狠狠地顶入龙诗静的体内,硕大的推开收缩、紧夹的膣内,顶住龙诗静最深处那羞答答的娇柔花蕊再一阵揉动,如此不断往复中,昊天更用一只手的手指紧按住龙诗静那娇小可爱、完全充血的嫣红一阵紧揉,另一只手捂住她的,手指夹住峰顶上娇小玲珑、嫣红玉润的可爱一阵狂搓,昊天的舌头更卷住龙诗静的上那含娇带怯、早已硬挺的娇羞,牙齿轻咬。  “……好夫君……好哥哥……静静好美……用力……快点……再快点…………啊……”  龙诗静娇啼狂喘声声,浪呻艳吟不绝,被昊天这样一下多点猛攻,但觉一颗芳心如飘浮在云端,而且轻飘飘地还在向上攀升,不知将飘向何处。  昊天俯身吻住龙诗静那正狂乱地娇啼狂喘的柔美鲜红的香唇,龙诗静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昊天舌头火热地卷住那娇羞万分、欲拒还迎的美少妇香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含住她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邪地狂吻浪吮,龙诗静樱桃小嘴被封,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似欢畅。  这时,昊天那粗大的已在龙诗静娇小的内了三四千下,在龙诗静的强烈摩擦下一阵阵酥麻,再加上在合体的连连中,本就天生娇小紧窄的内的紧紧夹住粗壮的一阵收缩、痉挛,湿滑嫩的膣内黏膜死死地缠绕在壮硕的身上一阵收缩、紧握,昊天的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他抽出,猛吸一口长气,用尽全身力气似地将巨大无比的往龙诗静火热紧窄的最深处狂猛地一插。  “啊……”  龙诗静一声狂啼,银牙紧咬,黛眉轻皱,两粒晶莹的珠泪从紧闭的秀眸中夺眶而出,这是狂喜的泪水,是一个女人到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之巅、甜美至极的泪水这时,昊天的深深顶入龙诗静紧小的深处,巨大的紧紧顶在她的口,将一股浓浓滚滚的直射入龙诗静的深处。  终于,一场战争结束了,龙诗静在中昏了过去,昊天满意的搂着她亲吻,而门外的任雪雅看见他们之间的战争已经结束了,为了不让昊天发现,她轻轻地离开了房门向外走去,可昊天的武功已经达到了先天境界,先前是因为与龙诗静正在享受这鱼水之欢,故精神放松了,没有发现,可这时已经结束了,他自然察觉到了门外的一举一动。在他发现有人在偷看自己,连忙出了门向任雪雅离开的的方向飞了过来,很快就追上了她,由于有点激动怕是刺客之类的,昊天居然一下没有控制好自己,把任雪雅压在了身下,瞬间,昊天就感觉到身下的人细嫩娇软,不时散发着令人销魂的体香。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