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050章 仙子比武

第050章 仙子比武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8315更新时间:2015-07-10 06:30:30
     一觉悠悠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龙诗静已经醒过来了,昊天亲吻了一口龙诗静,龙诗静缓缓的睁开双眼,媚眼如丝地娇嗔道,“大清早的就打算来欺负人家了啊?”  “哪里啊,我是见你醒了,想亲一亲你嘛。”  昊天搂着龙诗静丰腴绵软的柳腰笑着道,“那你还想不想要我欺负呢?”  “人家才不呢。”  龙诗静嘴里娇嗔,芊芊玉手却已搂住昊天的脖子,美目迷离地将樱桃小口递了过去。  昊天搂着龙诗静,见她星眸半闭,红唇微张,呼吸急促,这种销魂蚀骨的神情真是勾魂摄魄。他迅速吻住了龙诗静的香唇,舌头顶入她的口中,她也缓缓地伸出可爱的小舌,吐入他的口中,和他的舌缠在一块,他们互相品赏着对方甜美的甘露津液。  湿吻越发激情缠绵,昊天的嘴唇厚实、充满力量,狂吻时把龙诗静的小舌都吸进了他的口中,龙诗静神魂颠倒、如醉如痴,精神和躯体都沈浸在兴奋之中,一双手也不由自主地紧紧抱住昊天的腰,好象怕失去他一样。  同时龙诗静也使劲吮吸他的唇舌,昊天把舌头伸向传出阵阵呻吟的樱口中,在里面上下左右地搅动着,龙诗静张大樱桃小口,使昊天硕大的舌头更加深入搜索。  龙诗静益发觉得刺激了,也把自己甜美滑腻的香舌迎上去,贴着昊天硕大的舌头,随着他上下左右移动着。龙诗静温顺如绵羊的仰起吐气如兰的檀口,昊天毫不犹豫的把嘴盖在那两片香腻的柔唇上,两人的舌尖轻揉的交缠,彼此都贪婪的吸啜着对方口中的香津玉液。昊天温柔地隔着几近于无的睡衣抚摩着龙诗静高耸丰满的,龙诗静几乎喘息着瘫软在他的怀中柔软的嘴唇,香甜的嫩舌,唇舌相交,丁香暗渡,津液交流,缱绻缠绵。柳腰款款扭摆着迎合着昊天的抚摩揉搓,修长结实的玉腿紧紧夹在昊天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夹缠,有如八爪鱼般纠缠住昊天的身体。  昊天的双手紧紧搂着龙诗静,开始尝试着寻觅更多的快乐,他温柔地抚摩着龙诗静敏光滑丰腴的后背和纤细柔软的腰身,温香暖玉拥抱满怀,芬芳宜人。龙诗静的身体仿佛整个酥了一般,完全失去了力量,唇间不时飘出一丝微不可闻的嘤咛,撩人心弦,动人心魄……  昊天双手左右开工,一只手在龙诗静两条光润的美腿内侧上下爱抚,手感极佳,而另一只手,却绕着龙诗静女性神秘不断挑逗,一圈、两圈、三圈……随着昊天的挑逗,龙诗静只觉如潮快感直窜脑门,但另一股空虚难过,窒息般难以忍受的感觉也渐渐充斥着她的身躯。  龙诗静有一次渴望被征服占有,承欢蹂躏的身体情不自禁的起来,腰肢摆动,蠕扭如蛇,昊天留意着她的反应,将修长的手指沿着凹陷的裂缝来回抚弄,寻到敏感的突起,按、压、柔、捏,巡幽探秘。一次、二次、三倒次……昊天非常有技巧,非常有耐心,简直是完美的将理论和实践结合起来,每次只进去一点点,旋、转、压、按,接着轻轻退出,重复动作,无休无止……  “啊……不要……不要……啊……”  龙诗静火热的娇躯配合着昊天不停进出的手指,挺腰迎合,玉腿分张,美臀颤抖。  泛红的雪腻肌肤布满了细密的耀眼汗珠,更显丰盈,愈见晶莹,纤腰如蛇,款款扭摆,浑圆修长的光润美腿,紧紧夹缠,欲满腔,难耐煎熬,他满意的看着龙诗静的反应,手上仍不紧不慢的揉搓抚摩着眼前这冰晶雪莹的迷人胴体。  沉迷在昊天高超的挑逗下,龙诗静檀口微分,除了呻吟不闻其他,凝视着她春意盈盈的美丽双眼,昊天终于缓缓俯下虎躯,龙诗静泛红的玉颊被昊天亲的发出“啾啾”的声响,随后,丰润柔湿的樱桃小嘴被紧紧啜吸住,龙诗静“嗯嘤”一声,热情回应。  昊天舌尖沿着洁白贝齿不断向着温润口腔探索,火烫的灵舌与龙诗静香嫩的丁香紧紧搅拌在一处,抵死缠绵,昊天恣肆地品尝着龙诗静热情火热的吻,贪恋着她口中的玉液香津,逗弄着她柔软的舌头,只觉舒爽快感,一股似兰似麝的清雅香气扑鼻袭来,刺激得昊天欲火焚心,如痴如狂。  左手猛的抓住龙诗静丰满高耸的酥胸狠狠揉搓,右手中指更是缓慢而坚决的深入她体内,一股酥麻饱满的充实感,瞬时填满了她内心的空虚。  “……我……受不了……哦……啊……”  在昊天技巧娴熟地挑弄撩拨之下,龙诗静娇喘吁吁,嘤咛声声,瑶鼻中不由自主地传出一声娇柔甜美的轻哼,如哭如泣,似歌似怨。  昊天狂吻着龙诗静的檀口香唇,咬吻着她的柔嫩香舌,左手揉搓着她丰满硕挺的,右手中指更被神秘谷地内层层窄小狭箍,温湿润腻的紧凑紧紧缠绕挤压。  龙诗静被昊天的口手并用唇舌交加,挑弄撩拨得娇躯急抖直颤,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  龙诗静一分一合的啜吸吞没着昊天非法入侵的手指,说不出的舒爽惬意,当昊天缓缓退离手指时,龙诗静还急挺粉臀,好似不舍难离,苦苦贪恋,此时已经整个迷失在欲的深渊,痴迷难返,无法自拔。  娇态糜,美不胜收,看到身下龙诗静的态,昊天囤积的欲火终于不可抑制的爆发了,充满阳刚气息的雄健虎躯完完全全压在龙诗静那柔嫩的娇躯上,除了彼此身体的凹凸处,两个赤裸的躯体已百分之百贴合在一起。  昊天啜着龙诗静润艳艳的樱桃小嘴一通狂吻,双手更在那对丰满高耸的肆意揉捏,搓、推、压、挤,欲火高涨的龙诗静只觉阵阵如潮快感不断在体内奔流,尤其是,被一根热气腾腾的灼热硬邦邦的庞然大物紧紧顶住她肥美娇嫩的沟壑幽谷肆意研磨着……龙诗静檀口香舌和昊天入侵的舌头纠缠不休,抵死缠绵,一双浑圆迷人的玉腿更是死死夹紧昊天的熊腰,纤腰扭颤蠕动,蓬门紧紧贴住火热之物不断厮磨。  一个湿吻过后,昊天身体,双手稳稳托起龙诗静丰腴滚圆的美臀,硬邦邦的庞然大物在她湿淋淋的沟壑幽谷上面缓缓研磨揉动,偶尔探入龙头,却不深进。  那股子撩人心魂的热、烫、酥、痒、麻,可谓各种滋味在心头,别提有多难受了,龙诗静被逗的浑身发颤狂抖,口中声浪语不断,几乎要陷入歇斯底里的疯狂境界。  “好夫人,我又要欺负你了哟。”  昊天看到这种情形,知道龙诗静的身体早就做好了的准备,双手按在她的腰,这次再没有任何迟疑等待,挺腰贯穿到底。  甫一进入,昊天只觉花径内紧窄异常,虽有大量润滑,但仍步履艰难,前进不易,尤其是内里层层叠叠的紧紧缠绕,更增进入的困难度,但却又凭添无尽的舒爽快感。  “啊……”  饶是身体已经准备就绪,龙诗静依然还是发出了一声频率颇高的尖叫。  龙诗静只觉侵入自己胴体深处的庞然大物,火热粗大、坚硬雄伟,它似乎自具生命,不待主人发号施令,就蠢蠢欲动跃跃欲试,分身自动起来,龙诗静无法控制地发出声声娇喘,连连呻吟,高举起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紧紧缠绕住昊天的腰臀。  昊天低头含住了龙诗静在迎合扭动间颤颤巍巍晃动的一只丰硕饱满的,一边吮吸咬啮,一边大力拉动身躯,猛烈强悍地挞伐着龙诗静的。  “……”  龙诗静有一次体会真正女人的美妙快感,动情的放纵自我,柳腰款摆,粉胯,纵体承欢,主动逢迎,在昊天几路大军的同时攻击下,身心得到了巨大的刺激满足和快感,不可控制地颤抖着痉挛着率先攀上了的高峰。  龙诗静猛烈的摇头,秀发飘逸,发丝散乱的嘶喊,受不住昊天的狂猛激刺,连连,在他还没有改到下一个体位时,全身倏然不能抑制的剧烈颤抖起来,玉臂粉臀死命地抱紧昊天,达到了一次。  滑腻泛滥四溢,昊天不给她丝毫喘息的机会,再次加速加力,每一次都大刀阔斧的深入撞击着柔软的,带起花径一阵强似一阵的颤栗,摩擦迸发出灿烂极乐的爱欲火花。  “啊……唔……丢了……”  身子突然一阵急剧痉挛,一双盘在昊天腰间,高高翘起的玉腿颤个不停,抖个不休,花径不停蠕动收缩,一股股玉液激淋而出,又一次到达了更深的。  昊天双目微微泛赤,布满血丝,换过一个姿势,让她跪在床榻之上,纤臂撑着娇躯,高高翘起,他捧着龙诗静丰满腻滑的硕臀,毫不犹豫地从后面再次深深地进入,龙诗静脑中只有追求更强更美快感的念头,丰满肥美的雪腻硕臀没有任何瑕疵,光滑如脂,柔似锦缎的裸背,不堪一握的纤腰,勾勒出一道优美有人的柔和弧线,显出龙诗静的绝世丰姿,娇嫩玉体。  在昊天不断地疯狂撞击下,美臀荡起令人目眩神迷的肉波与乳浪,划出一片白花花的耀眼光芒,乌黑的长发摇曳飘逸,好像水洗了一样香汗淋漓,晶莹剔透,真是女人之中的极品,龙诗静的美态媚姿掀起了昊天心中如涛狂澜,勾起了心底深处无边狂情,他不停地变换欢好的体位……  在昊天的猛攻下,龙诗静花开了又谢,接着再开再谢……龙诗静翻越一个又一个的巅峰,梦呓般的呻吟变成了歇斯底里,再微不可闻,香汗混合着充斥在空气中,糜而暧昧。  昊天身体剧烈活动着,大力拉动,猛烈,狂野撞击,将床上功夫发挥得淋漓尽致,玩得不亦乐乎,爽的龙诗静迭起,不知天上人间,激烈的盘肠大战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昊天终于在龙诗静再次时,心满意足地爆发,甬道深处喷薄而出的春水在昊天的龙头上面一激,昊天再也把持不住,火山爆发,猛烈喷滚烫的岩浆在龙诗静的一浇,两个人感觉整个人儿似乎轻飘飘的飞了起来,紧紧搂抱着飘飘欲仙,共同飞翔在爱的天堂……  两人温存了一会儿之后,昊天带着龙诗静走出了房门,外面龙诗静的五位娘亲已经做好了早餐,她们看见龙诗静那脸色红润的样子,哪里还想不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想到自己昨晚上在昊天身下婉转承欢的样子,脸色变得羞红。  龙诗静进来后在她的五位母亲注视下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但见几位母亲的脸色一会儿就变得羞红,而且她发现自己的几位母亲一觉醒来后变得更加漂亮迷人了,这让她感到很疑惑,但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事情是自己旁边的昊天造成,她的几位母亲已经跟自己一样变成了昊天的女人。  任雪雅几人发现了龙诗雅疑惑的眼神,为了不引起她的怀疑,她们连忙招呼昊天吃饭,用过早餐后,昊天向她们告辞要回学院,几人都很不舍,特别是龙诗雅更是伤心地哭了,昊天见状连忙安慰着她,在昊天的安慰和再三保证下,龙诗雅停止了哭泣,她嘱咐昊天过几天一定要来看自己,昊天连忙答应,然后再龙诗雅和她的五位母亲注视下,昊天离开了龙家,临走时他给了任雪雅等女个眼神,意思是自己不会忘记她们的,任雪雅几女明白了昊天的眼神,心里很甜蜜。  昊天很快地回到了华夏学院,走进学院他发现很多人都朝着学校武馆的方向走去,他无意中看到了胖子杜鑫的身影。昊天走了过去,来到杜鑫的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杜鑫吓了一跳,回过头来一看才发觉是昊天,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道:“原来是你,我还以为是谁呢?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对了,你这几天都跑哪里去了,怎么不见你的人影?”  昊天听了他的问话,说道:“胖子,你的问题真多,我这几天有事出去了一趟,这些人是怎么回事?”他指了指旁边正在向学校武馆走去的这些人。  胖子杜鑫听后,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对着昊天说道,“我们快走,晚了就挤不进去了,今天有人来我们学校挑战我们的武技部部长莫星雅,很多人都去看了,我们也快点走吧!”  “想不到居然有人会去挑战莫星雅,莫星雅的武功虽然没有我高,但也步入了一流高手的行列,我倒想看看是谁会去挑战她。”昊天喃喃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胖子杜鑫看见昊天在不停的嘀咕,连忙问道。  “没有什么,我们也快点儿走吧!”说完就向着武馆方向走去,杜鑫看着昊天的样子,也跟了上去。  说实在话,在这个学院这么久,还真不知道,这里会有这么一间宽大的练功房,里面全是白色,布置得庄严肃穆,连杜鑫一走进去,都收起了那嘻皮笑脸,其实昊天也感受到了,这里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如果不是这场比试特别的热闹,想来一般的人也不会轻意的进到这里来。  “昊天,那个姜女就是莫星雅。你看,真的有种冷艳的美,只是可惜了这么美的学姐,竟然让人不敢接近,不然我也去追她了。”昊天其实早已看见了莫星雅,相对杜鑫那眼冒精光看着的她,昊天却注视到那在比武场中,静静站着的那个男生。  不用猜就知道,这个男生就是来挑战莫星雅的人,一米九的身躯,虽然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但那种高手临渊不惊风范却让人为之喝彩,这一站,就让人感觉到他一定是一个高手。  看着他那样子,昊天不由得为莫星雅担忧,这个小女人不知道能不能挡住他的攻势,不过见到那穿着武服的莫星雅,昊天也有些惊艳的,相对那天的运动装,这身武服更增她的几分英气,可能是因为学武的关系,那绝色的姿容,也未曾好好的修饰过,此时看上去强悍有余,柔韧不足,但这让昊天更有一种想征服她的。  “学姐请小心,我不会手下留情的。”作为比斗,那个男生还算是正大光明的,至少不会突然出手袭击,而莫星雅只是玉手—摆,作了一个请的姿势。其实她也知道,这一次的对手绝对不是那些只会三脚猫功夫的庸才,而是真正的高手,家族的玄冰真气已经凝聚全身,只是可惜,家族的玄冰真气始终不能突破冷热玄关,不然今天自己也无需担心眼前的对手了,莫星雅暗暗的在心里遗憾的想到。  玄冰真气共分三关,冷关、热关,冷热关,冷关的九冰寒气与热关的六脉赤火她都已经修练完成,可是最具威力的冷热关却需在把这二种属性完全不同的气劲融为一体,发挥出超然的威力,莫星雅试过几次,除了承受无边的疼痛之外,似乎没有一丝的作用,所以现在她也放弃了,因为她知道冷热关的堪破已不是努力就有用的,这需要一种机缘,就看何时能降临到她的身上了。  高手就是高手,二人虚晃一招过后,男子身形骤变,一双臂膊夹带着狂妄之势,轮番而上,虽然没有什么玄妙的招式,但是可以看出他的一身功力全是真功夫,昊天猜测,这个男子专门挑战那些学武之人,可能就是为了提高自己。  修长的身姿还是灵敏至极,虽然这个莫星雅不是很在意她那绝美的容貌,但对于自己的一身武学却是下过苦功的,此时略显娇柔的身子在空中几转,躲过了对方这狂暴攻势,她也看出来了,对手一身功力已经非她能敌,只能以灵巧的招式取胜了。  只是可惜,本来漫妙的身法,受她体内的真气所累,在几十招之后,有些后力不继的现象,而看到此种状况的男子更是攻击得迅猛无比,几乎不给这个堪称学院第一高手的仙子一丝休息的机会。  杜鑫与众人都被那高手间的龙腾虎跃而吸引住,昊天却发觉了莫星雅的劣势,虽然她的想法是好的,以弱示强,以软克钢,只是可惜,那男子钢猛过剩,已经到了让她陷入避无可避的形式了。  莫星雅听到围观的人员传来的拍掌声,心里气得要死,刚才那一式玉女投怀,也仅堪堪避过对手的阳钢之拳,心里已经惊出一身的冷汗,却还听到这些不知所渭的学生叫好,真是让她徒生无奈,看来真是没有人看出来,今天她是凶多吉少了。  美丽的小脸一凝,寒霜突现,银牙贝齿一咬,莫星雅已经决定不再闪躲,身体内冷、热真气轮流交换,分散在她的气海丹田之内,人已瞬间腾起,化被动为主动,巧妙的化解了目前的劣势,男子看后也不禁大叫一声:“来得好!”  经过上百场的挑战,男子也不由为这个女生的一身功夫叫好,至少比外面那些所谓牛皮大王要强上许多,而且他还以能看出,这个叫莫星雅的女生一身的功力已经达到了一流高手,虽然打败她并不是自己的目的,但为了今生自己的最爱,他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昊天对莫星雅的心机也不由得赞叹,被动化为主动之间,一时风水轮流转,加上她身形灵巧,动作轻快,对手已经挨了她好几脚,只是可惜,对那男子来说,这女生的几脚却还没有渗入到他的体内,所以一点也不影响他的攻击,而且有了这样的对手,他的动作更快更猛,试图在她的身上学到更多。  这种游斗也硬碰硬的过了上百招,每次二人相碰,必定传出霍霍的拳脚声,传说中的拳风脚风已经带起了一种火热般的气氛,让这些围观的学生第一次见到真正高手的决斗,而且在他们的眼里,男子身形滞呆,被莫星雅戏得团团转,不由都欣喜若狂,那些武技部的成员更是每次看到二人相碰之后,皆热烈的起劲,似乎他们的部长马上就可以取胜了,其实没有人知道她已经是山穷水尽,有苦难言。  别人都能想到的问题,男子当然也能想到,莫星雅身形敏捷,动作极快,而且出招方位令人防不甚防,这样下去,自己永远只有挨打的份,不由心神一动,故意耍露了个天大的缺口,昊天心里暗叫糟糕,而莫星雅却已到了极至,无暇去理会这是不是陷阱,只想一招奏效,把这个男生打爬下。  灵腿如飞箭般的袭来,却正中猎人的圈套,本来低头的男子憨脸一抬,露出一种笑意,莫星雅就知不妙,可是身形已下,无法收回,大手一升,那刚刚袭到的玉腿已经被男子抓住,莫星雅急忙柔腰—弯,双手夹带着最快的妙手寒冰掌攻来。  然而这一切都似乎在瞬间失去了作用,一手紧紧的抓住她的玉腿,让她的身形无法转换,一手已暴起最凌厉的一拳,迎上莫星雅的招式,往往最简单的招式却是最有效的,那过于汹猛的招式硬是穿透了这小女人的护身真气,直听“啪”的一声,结实的打中她的肩头。  巨力的渗入,不仅让莫星雅疼痛难忍,更为严重的是那体内的真气因为那一拳之力,一时之间已是无法凝聚,爆退的身形,已不是自己能够控制,这时她已经知道,这样没有护身真气的娇弱身体如此的跌落地下,她已可能有再战之力,这一场她输了。  这时昊天动了,虽然这个小女人跟自己有些误会,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个美人,当然如果她愿花点时间打扮一下自己,那就可以算得上绝色美人了,眼看她就要被这个不知怜香惜玉的男子打败受伤,昊天还是有些不太忍心。  莫星雅也很奇怪,为什么她没有跌落地上,为什么她的身上不痛,为什么她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为什么她好像觉得自己被心上人搂抱在怀中?  “这么美丽的女人你也下这么重的手,太不怜香惜玉了吧!而且她还是我的女人。”耳边传来那种比男子更狂妄的话语,让莫星雅一下子睁开了紧闭的秀眸,她、她竟然依在这个让她讨厌到极点的昊天怀里。  “啊……是你?”就是这一场比试输了,也没有让她这样的惊叫,但她没有想到这个男生会出手救她,记得上次他还占了自己的便宜。“你女人?好,既然是你女人,那你就自己来怜香惜玉,打败我。”对一心追求武道的男子来说,除了那远在深山众林里的那抹妙香,他今生已经不会再对任何人动情,而寻求更高的对手,进境更高的武学境界,也是为了得到那份他渴求的爱意。  莫星雅刚要破口大骂,但马上内心一转,自己上次被他占了便宜,可又打不赢他,不如也把他骗上去被这人揍一顿,最好被打得鼻青脸肿,皮开肉绽,这样也帮自己报了仇,于是本来俏美的仙容柔柔一笑,马上以一种连莫星雅自己都羞赧不堪的语气开口了:“男朋友,现在该你上场了。”  莫星雅的话让围观的人差点跌倒,好在他们本来就坐在地上,不然那跌倒的声音肯定响彻全场,刚才的声音,刚才的称呼,这是莫星雅说出来的吗?“昊天,加油,昊天,我支持你,打败他,泡到武仙子……”这种口号也只有脸皮比城墙还厚的胖子杜鑫才能这样高声的喊出来了。  可是奇怪的事,也许是这些学生平日里被这个强悍的小女人压迫得相当不堪,今日听到她的娇语,原来也可以这样的迷人动听,不由也兴奋的跟着杜鑫的口号大叫起来:“……打败他,泡到武仙子……”连莫星雅那双秀眸瞪得牛眼那么大都没有办法压抑住众学员的兴奋之情,真是把她气得够呛,心里更设想着这个昊天被打断一条腿,以报她心里的不愤了。  男子看到这个样貌帅到极点的男生,与他一般的修长,混身充满着一种平和的俊逸之气,虽然脸上神态有些纨绔子弟的本性,但作为武者,他能感受到这种幽幽的无形真力已经在他们二人之间横流,这是个高手,绝对的高手。  “我知道你一心追求武学的境界,本来我不该插手,但作为一个男人护着自己的女人,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希望你不要见怪。”昊天已经看出来,这个男子一身所学杂而不纯,百通而无一能精,看来他已经从众多的对手身上学到很多的东西,却最终也不能得到他所要的。  “废话少说,既然知道我的目的,那就让我看一看你有多大的本事可以说这番大话。”欣喜的心情已到了极点,男子知道自己终于遇到了旗鼓相当的对手,这种机会,是可遇不可求的。  相对刚才的冷静,这一刻面对着昊天,男子已经失去了耐性,汹猛的拳势已经闪到眼前,不管他如何快,也快不过昊天的身法,明明看到那拳已经打在昊天的身上,却又在瞬间落空。  莫星雅心里一惊,不知为何当那可恶的男生要被对手打中时,她的心蓦然一动,叫出来的声音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竟然是不要,她竟然不愿他受伤。  三招过后,昊天进攻了,其实三招落空,男子已经知道,这一次面对的是个真正的高手,有可能已经达到了先天之境,他一路南来,已决斗了上百人,可是没有有能给他这种强劲的压力,相对昊天而言,这个男子只能算上一个莽夫,凶猛有劲,柔韧不足,一拳攻出已无力收回,大有不死不休的意味。  昊天也不想把这个一心追求武道的男子打伤,于是双手化作龙爪之势,捏住他的双臂,以三两拨千斤之势,把他庞大的身体带起,右手已像他一样,握紧成拳,迎了上去,只听一声“怦”的巨响,男子承受一拳已无力再战,仅仅三四个回合,他就已经败了。  昊天看着男子凄惨的样子,在心里暗暗的说声对不起,为了泡妞,也只好让你接受我的一拳了,在众人拼命鼓掌,而莫星雅惊呆的瞬间,这时昊天已经走到她的面前看着她那还没有回过神来的痴呆模样,让他很心动,不好意思,帮了你这么大的忙,总得让我占占便宜吧!昊天心想道。  一吻贴上,在如此多的学生面前,昊天吻住了莫星雅,更热烈的掌声响起,一直等昊天逃远了,莫星雅才回过神来,口中传来她最爆烈的狂吼声:“昊天,你这个色狼,我跟你没完?我莫星雅不会放过你的!”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