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062章 欧阳菲菲

第062章 欧阳菲菲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6824更新时间:2015-07-10 06:30:41
     离开了宋府,天已经亮了,昊天一个人向着华夏学院的方向走去,在路上,昊天想要解决这件事情,又不会让宋家着受到司徒家的报复,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司徒家主动退婚,可是要怎么办呢?昊天突然想到从张俊哪里得到一门叫做《移形换骨》的功法,作为一个专业的贼,张俊除了偶然间得到的《九天御女真诀》,还会一些旁门左道的东西,而这门《移形换骨》的功法是运用自己的真气,改变脸部肌肉,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样子,他曾经用这门功法多次躲过了追杀,想到此昊天就喜不自胜。  但想到想运用这门功法边成另外一个人的样子,前提是需要知道这个人的容貌,可自己并不知道司徒青云的面貌,这怎么办呢?而司徒世家作为自华夏国建国起就存在的四大世家之一,那防守一定很严密,而且绝对拥有先天期的高手,自己悄悄的潜入根本不可能,只有等着司徒青云离开司徒家,自己才有下手的机会。于是他向旁边的人打听了一下司徒青云的事,可旁边的人一听是询问司徒青云,就显得很气愤,经过昊天的再三解释,那人终于告诉了他关于司徒青云的事。  原来司徒青云作为司徒家的大公子,但整个人却不学无术,整天仗着司徒家的家势,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紫禁城的所有百姓对他都是恨之入骨,但无奈司徒家的势力太大了,曾经有许多人都去官府状告过司徒青云,但那些官员却都拒不受理,而且还把他们赶了出去,最后大家只有敢怒不敢言,每次见到司徒青云就有好远躲好远。  昊天听后感到气愤不已,想不到这天子脚下还会出现官官相互的情景,而且司徒青云为人如此卑鄙下流,如果让玉瑶嫁给了她岂不是会毁了她的终身吗?这让昊天更加坚定了除掉司徒青云自己取而代之的决心。他还打听到每个月月初的时候就是第一名妓欧阳菲菲在飘香楼演出的日子,如果能够被欧阳菲菲看上,就可以成为她的入幕之宾,一享这第一名妓的风情,但至今为止都没有人别她看上,司徒青云在每个月的这个时候都会去飘香楼,而今天正好就是这个月的月初,也是欧阳菲菲演出的日子,真是天助我也,昊天想到。  飘香楼作为紫禁城第一青楼,昊天随便找个人就打听到了,一走到飘香楼门口,隔得远远的,昊天就看到飘香楼前人声鼎沸,打扮的花枝招展千娇百媚的小娘子们一个个捂嘀娇笑不已,几乎都不用她们拉客,一批又一批衣冠楚楚道貌岸然之辈直接就朝飘香楼里走了进去。  这些走进去的男人要是碰到熟识的姐儿,两个人还会勾勾搭搭,眉来眼去,调笑上几句。甚至有公然在大街上上下其手之徒。  “这么夸张?太奔放,太直接了吧?”昊天停下了脚步,愣愣地看着前方。  昊天这还是第一次来逛窑子,要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尤其是人还没到,就嗅到各种各样的香味交织在空气里,看得出来,飘香楼的这些姑娘们走的都是精品路线,一个个容貌虽然不能说是绝色之姿,可也不至于太丑,打扮打扮倒也挺有魅力的。而且,她们身上的香水味也喷洒的很淡,让人闻起来不至于会感到恶心,反而会有一种清心脱俗的感觉,也难怪它会成为紫禁城第一青楼。  昊天整理下衣服,脸上摆出一副荡至极的笑容来,走了进去。飘香楼里面占地规模很大,长足有二十丈左右,宽也有十来丈。大厅前方的正中央,有一个高台,上面铺着柔软的红色毛皮地毯,桌椅全是用红檀木制作,一张张桌子摆在大厅中,桌子上摆满了水果糕点。大厅的各处,还点了檀香。  二楼的回廊处,也被分成了一个个雅间,正面对着大厅的位置,坐在上面可以俯瞰着整个大厅,这里不但有二楼,还有三楼,两层楼全是一样的格局。  昊天进来的时候,大厅里面已经人满为患了。那些人各自三五成群,彼此小声地讨论着什么,昊天耳朵动了动,听到最多的就是那些人对欧阳菲菲的赞誉之词。而且这些人中还有不少老头子,昊天看的一阵愕然,这些老家伙一个个年纪不轻,居然也有心思过来逛窑子,也不知道能不能行,这让昊天对欧阳菲菲感到无比好奇。  由于时间还早,司徒青云还没有来,昊天找了一个靠近门口的位子,并没有叫姑娘作陪,只点了几碟小菜和一壶酒,在那里津津有味的吃起来,但他眼角的余光却时不时地向门口瞟去。昊天坐在那里,一边吃着一边欣赏着周围的姑娘,不得不说这些姑娘的质量还是不错的,虽然不是什么绝世美人,但也一个个长相清秀。  等了一会儿,从外面传来一阵乱的声音,昊天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只见一个身着淡青色长衫的青年走了进来,青年长的还算说得过去,手执一把纸扇,看起来也颇有点俊朗之风,只是脸色苍白,脚步虚华,明显是纵欲过度所造成的,而且嘴角还带着一丝荡的笑容,让人看了就感到厌恶。他的后面跟着两个身着黑衣的中年人,中年人的衣服上绣着司徒二字,昊天见此眼睛一亮,昊天知道这个人就是他今天要除掉的司徒青云,只不过旁边的的两个黑衣人虽然面无表情,但一看就知道他们的武功绝对不低,这让昊天感到有点儿棘手。  司徒青云进来后,门口处立马迎过来一个样貌妩媚的年轻女子,司徒青云见到她直接走了过去,搂着她的腰,笑着在她胸口抓了两把,女子也没有反抗,反而更加妖媚,看来两人是认识的。司徒青云和她寒暄了几句,然后在这女子的带领下向三楼走去。昊天也不急,他在等待着机会一击干掉司徒青云。  忽然听到一阵缓缓徐徐的音律声传来,大厅内的嘈杂之声瞬间安静了下来,不知道是谁激动地欢呼了一声:“菲菲姑娘出来了。”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了那个前方正中的高台之上。  只见那高台上,慢慢地走上来十几个身穿彩色宫装,打扮的犹如良家女孩一般的清秀少女,个个都有不俗的容姿,她们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淡淡的微笑。  一个身穿艳红长裙的女子随后走出,长发及腰,犹如众星拱月一般来到高台上。她的面部被一层黑纱遮挡,只露出半个鼻梁和一双眼睛。  每个男人都在看他,昊天也不例外。当昊天看到她那双眼睛的时候,心脏有些不争气地跳动了一下。这双眼睛,很美。任何华丽的辞藻都不足以来形容这双不属于人间的眼睛,这双眸子就像是天上最亮的明星,又如一个巨大的漩涡,将所有投过来的目光,全都吸了进去,让人无法自拔。  看不到真面目,昊天感到有点儿遗憾,但是有这样灵动的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眼睛,姿色绝对差不到哪去。  昊天见到过的美女不少,整个天女派的美女层出不穷,但是没有人的眼睛能够和面前这位欧阳菲菲相比,任何人在盯着她的眼睛的时候,都会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清纯,俏皮,妩媚,娇羞,这双眼睛在不同的时刻看去,会给人不同的感觉。这时大厅内已经有无数男人的喘息声此起彼伏了,他们激动,大口地喘着气,视线根本舍不得离开欧阳菲菲分毫。  昊天并没沉陷,但是飘香楼的所有男人都沉陷了。他时不时的向三楼司徒青云所在的房间看去,那里没有任何动静。  祸国殃民,红颜祸水!直到此刻,昊天才真正地体会到这两句话的含义。若是说宋玉瑶和莫星雅拥有的姿色是倾城倾国级别的,那么眼前这个菲菲姑娘就是祸水级别的。她拥有前两个人没有的那种妩媚劲,这种妩媚,连方欣故意撒娇的时候都比不上,好像是一种天生的气质。  她走出来之后,先是款款地对所有人行了个礼,然后慢慢地坐了下来,旁边有人搬上来一架古香古色的古琴,欧阳菲菲挥动着芊芊玉指!委婉连绵的琴声徐徐响起,渐渐如潮水舫四溢开去,时而舒瑷如流泉,时而急越如飞瀑,时而清脆如珠落玉盘,时而低回如呢喃细语,琴音就像是在倾诉着欧阳菲菲内心的情感一般,让所有人都沉浸在其中。  在弹奏的时候,那些穿着彩色宫装的少女们也翩翩起舞起来,犹如一群美丽的蝴蝶穿梭在她身边,美不胜收,让人看得心驰神往。  一曲终了,满场寂静,就连昊天这个先天高手就沉浸在其中,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好!”不知道是谁,突然饱含真情地大嘻了一声,下一刻,如潮一般的欢呼声响了起来。  “好……咳,咳咳……”一个老迈的声音也高声叫道,不过下一刻他便猛烈地咳了起来。  昊天顺着声音低头看去,正看到一个老家伙满脸涨红,站起来的身子就好像一杆倒下去的标枪似的,直直朝地面载去。他旁边的几个仆人慌忙将他扶住,惊呼道:“老爷,老爷你怎么了?”  老家伙手摸着胸口,有气无力道:“不行……我岔气了……’”  “快,快送老爷回去。”一个仆人惊慌地叫着。  老家伙断然拒绝:“谁敢……谁敢送我回去,我打断……他的狗腿!我要留下来……”  昊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想您都老大不小了,不在家颐养天年,跑到青楼里来跟年轻人掺和个什么劲啊?这一幕小插曲自然没能引起任何人的关注,欧阳菲菲闪动着一双美眸朝底下微微点头。  这时昊天突然看见三楼欧阳青云那间房的门开了,欧阳青云悄悄的走了出来,后面并没有跟任何人,昊天连忙悄悄的的跟了过去。只见欧阳青云来到了后院的一栋独立的阁楼,他看了看四下无人,就走向二楼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然后悄悄的关上了门,昊天见到此等好机会,他连忙推开了门,此时欧阳青云正拿着一包白色的粉末正准备往桌上的茶壶里倒下,突然听到门开了,他手忙脚乱的把粉末倒在了地上,回头一看是一个青年走了进来,他正想呵斥昊天,却见昊天快速地点了他的道,让他不能发出任何声音,然后把他的脖子一扭,欧阳青云就这么死去了,临死前都不知道是谁杀了他。  昊天杀了欧阳青云,自己换上了他的衣服,运起《移形换骨》的功法,很快他就变成了欧阳青云的样子,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包早已准备好的毁尸灭迹的东西,倒在欧阳青云的尸体上,尸体发出了一阵兹兹的声音,不一会儿,欧阳青云就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一点儿痕迹也找不到,他把房间清理了一遍后就离开了。  外面欧阳菲菲还没有演出完,昊天离开了阁楼径直向三楼走去,打开了门,只见那两个黑衣人正站在里面,依旧面无表情,而先前进来招呼欧阳青云的那个女子正坐在里面等待着,她见昊天走了进来,连忙迎了上去,对着他说道:“司徒公子,你怎么才回来呀,这场表演就要完了。”  昊天听后,在女子的上抓了两把,然后笑道:“小美人,是不是想我啦!看来本公子回来的正是时候,今天欧阳菲菲一定会选上我的。”  见两人调笑完了,旁边的一个黑衣人对着昊天说道:“公子,家主吩咐我们要时刻跟在你旁边,以后上厕所还是让属下陪你一起去,不然你在外面出了事情,我们不好跟家主交代。”  昊天听后才明白,原来欧阳青云以上厕所为借口,甩开了他们,然后偷偷的去干坏事了。这时他只能装作郁闷的对着他们说道:“我知道了。”然后搂着女子坐在沙发上调着情,黑衣人也没有怀疑。  这时欧阳菲菲已经表演完了,她缓缓站起了身,将自己鬓发上的一朵花摘了下来,递给了站在她旁边的中年妇人,向着她使了使眼色,然后朝高台后面走去,片刻便不见了踪影,中年妇人接过花轻轻的点了点头。  底下众人见欧阳菲菲离开了顿时闹了起来,中东妇人走到了前台对着下面的人笑道:“各位,各位请稍安勿躁!菲菲姑娘已经选中他的意中人了,各位若是有雅兴,鄙楼还有很多绝色的姑娘可以相陪,并非只有菲菲一人罢了。”  听到这句话,众人顿时愤怒了起来,大叫着:“是谁,是哪个王八羔子被菲菲姑娘看中了?”  “让他站出来,老子剁了他!”  “扁他,扁得他妈妈都不认得他!”  “……”群英激愤,场面一片混乱。中年妇人面不改色,依旧笑道:“菲菲姑娘选中的意中人,就是三楼的司徒青云公子!飘香楼有飘香楼的规矩,既然菲菲今日已经找到了自己喜欢的男人,那么我这个做妈妈的,自然要将司徒公子安全地送到菲菲的房中,还请各位给我一个薄面,今日各位在醉春楼的消费全部免费如何?”  台下的众人听了,顿时杳无声息,虽然他们也很想骂,但无奈司徒家的势力太大了,而且这个司徒青云是有名的心胸狭窄,他们生怕遭到司徒家的报复,只能在心中暗自骂道,一朵鲜花就这么让猪拱了。  昊天突然听到欧阳菲菲选中了自己,他突然楞了一下,本来先是说着玩的,但怎么也想不到欧阳菲菲会选中司徒青云这个花花公子做她的入幕之宾,但这时他只能赶鸭子上架了,表面装作非常高兴的样子,而旁边的两个黑衣人和那个女子听后,连忙恭喜他。  几个人说话的时候,那个中年妇人已经笑眯眯地走了上来,恭敬地把手上那朵花递到昊天面前,开口道:“司徒公子,春宵一刻值千金,可不能让菲菲姑娘久等了。”  昊天笑了笑,将那朵花从她手上拿了过来,放在鼻尖下闻了闻,点头道:“承蒙菲菲姑娘看得起,我怎能扫了她的雅兴?妈妈前头带路吧。”  中年妇女转身朝外面走去,昊天跟在她的身后,一直绕过大厅,来到飘香楼后面的一栋独立的阁楼,阁楼内,在涓消流淌着清淡高雅的琴看书就音,和这种风花雪月的地方显得格格不入,昊天发现这个地方不就是刚才欧阳青云来的地方吗?看来他对这个欧阳菲菲有企图呀,幸亏自己在他还没有成功的时候杀了他,这样又挽救了一个女孩的清白。  在距离阁楼不远的地方,中年妇人突然停了下来,转头微笑道:“司徒公子,菲菲姑娘只请了你一人,你这两位护卫……”  昊天转过身来对着他们说道:“你们先离开吧!这里是紫禁城,还没有人敢对本公子下手,你们不要在这里扫了本公子的雅兴。”说完,就嘴角带着一丝笑地向里面走去,两个护卫还想说什么,但看见昊天有点儿不悦的样子,他们闭上了嘴,想了想的确如此。  这一片地方很清净,虽然也能时不时地听到飘香里传来的声浪语,可比较下来也算是一处幽境了。昊天跟着中年妇女来到了二楼,二楼内传来一片幽香,那是女孩闺房的香味,掀开挡在门口的串串珠帘,欧阳菲菲的房间便印入了眼帘之中。  房间并不是很大,整理的很明朗精致,屋内有一桌,几个椅子,一具香床,床上铺着大红色的被褥,给人一种强烈到极点的视觉冲击感。  桌上已经摆了几碟精致的糕点,还有一壶小酒。  欧阳菲菲此时就坐在一架古琴旁,芊芊玉手随意拨弄着琴弦,见到昊天走进来之后抬起眼帘飞快地瞄了他一眼,随后又赶紧低下了脑袋。  她依然还蒙着面纱,可露在外面的皮肤却有些红润。  昊天微笑地看着她,欧阳菲菲站起身来柔声道:“司徒公子请坐!”可她的心里表现的很惊讶,这个司徒公子完全不像外面传言那样是个急色的人啊!但想到自己要做的事情,她稳了稳心神。  昊天听后,连忙落座,欧阳菲菲给昊天斟了一杯酒,两人相距不过三尺距离.一股股让人心旷神怡而又欲让人沉醉的女儿香扑面而来。这是一种让人闻起来就觉得舒服的香味,昊天敢肯定对方并没有用任何香水,这不过是天然的体香。  而且,这种体香和欧阳菲菲表现出来的气质有点不同,欧阳菲菲整个人显得很娇弱,但是她的眼睛和这种香味,都应该是那种妩媚而放荡的女人才应该具有的,这虽然有点怪怪的,可却更加地吸引男人。纯洁和放荡的完美结合,淋漓精致地体现在这个女孩身上。  “公子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欧阳菲菲被昊天盯得满面娇羞,根本不敢正视他。  “我是在想菲菲姑娘为什么选中我呢?不可能是因为我司徒家的家世吧?”昊天问道。  “怎么不可能,司徒家作为紫禁城四大世家之一,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菲菲作为一介凡人,也不可能免俗。”欧阳菲菲连忙回答道。  昊天一听也知道她不可能说实话,但对她想做什么有些好奇,他连忙色色地说道:“既然菲菲姑娘如此想进我们司徒家的门,那我们就快点儿洞房吧,只要你成了本公子的人,到时候荣华富贵享之不尽。”说着他就想去抓欧阳菲菲的手。  欧阳菲菲不留痕迹地躲开了昊天的手,对着昊天说道:“请司徒公子先跟我喝了这杯交杯酒,我们再入洞房。”  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白藕一般的玉臂,昊天端起酒杯,穿过她的胳膊,色色地看着她。欧阳菲菲的面色更羞怯了许多,一双水汪汪的眸子散发着无穷的魅力,小女儿一般的神态让人看得心驰神往。  美酒下肚,昊天依然直直地盯着欧阳菲菲,两人还保持着喝交杯酒的姿态,昊天甚至能听到对方胸腔处传来那砰砰的心跳声,那种迷人的体香味更加浓郁了许多。  “菲菲姑娘,这酒也喝完了,天色也不早了,你看我们是不是……”昊天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神色变得非常荡,眉头还轻佻地挑了挑。  欧阳菲菲撇开目光,轻声道:“公子很急么?”  “春宵一刻值千金,你说本公子能不急吗?”  昊天说完想再次去抓欧阳菲菲的手,可他感到一阵眩晕,知道欧阳菲菲在酒里下了药,但昊天早已是百毒不侵了,这点药根本奈何不了他,但他还是装作被迷晕的样子,就是想看看欧阳菲菲想干什么。  欧阳菲菲看到昊天已经有点儿眩晕,她从床上拿出了一把剑,喃喃的说道:“司徒青云,你个衣冠禽兽,今天我就要为紫禁城百姓除害。”  昊天看欧阳菲菲一剑刺了过来,他心中一喜,本来正想不到用什么办法能够瞒过司徒青云的父母,没想到欧阳菲菲在这个时候来行刺他,这正给他制造了一个好借口。  于是他承受了欧阳菲菲一剑,然后跑向窗口向着外面大喊,外面的两个黑衣人听到昊天的呼喊,急忙向小楼飞去,欧阳菲菲见此,连忙拿剑又向昊天刺去。昊天不留痕迹的躲过了刺来的剑,轻声对着她说道:“你快走!”然后自己一头撞到了桌子上,昏了过去。  欧阳菲菲听到昊天的话不明所以,但还是快速地从窗子跳了出去,然后向远处飞奔而去。这时两个黑衣人闯了进来,看见昊天浑身沾满血迹,而欧阳菲菲却不见了踪影,他们顿时明白这一切都是早已预谋好的,而欧阳菲菲就是行刺昊天的人,两人勃然大怒,想不到还有人敢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行刺,他们一人来到了昊天的身旁,试探了他的鼻息,发现他还有气,向另一个人示意,两人大喜,他连忙抱着昊天向司徒世家的方向飞去。而另一个人也朝窗外欧阳菲菲离开的方向追去,但不一会儿,那个人就返回来了,显然是没有追上。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