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064章 春琴夏棋

第064章 春琴夏棋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5403更新时间:2015-07-10 06:30:42
     几人走后,房间里就剩下春琴和昊天两人,而昊天已经有很多天没有做过哪方面的事了,看着春琴的样子,昊天心中不由得十指大动。春琴则被昊天看着实在不知所措,娇俏的脸蛋早羞得通红,站在床边摆弄衣角,那模样可爱之极。  昊天看得出春琴对自己很是心动,而且是很听话很愿意的样子,突然心念一动,现在自己在司徒世家内孤身犯险,身边不能没有一两个靠得着的人,而春琴是自己的贴身丫环,不把她收伏,以后很多事会很不方便。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不如就趁现在收了她,让她以后死心塌地的听命与自己。反正她的美丽也让自己心动,这种两厢情愿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此刻四下无人,正是最佳时机啊。  主意打定的昊天一把就将春琴拉上了床,在她耳边轻轻说道:“春琴,我想要你。你放心,只要你愿意,以后我都会给你一个名份。”  听了昊天的话,春琴一下子软倒在他的怀里。春琴是司徒青云贴身丫环,关系非比一般,依照家规,日后成亲只要昊天愿意,春琴便可顺理成章的升为小妾。而且昊天知道这小妮子早就对自己心生爱慕,只是自愧身份,不敢有这种妄想,现在自己主动提出,春琴几乎不敢相信。这对于一个婢女出身的丫鬟来说,简直就天大的幸福了。  昊天的手不老实的滑入了她的小衣内,直取挺拔的山峰,入手只觉温软滑腻,细嫩的几乎可以掐出水来,心神荡漾……  春琴软绵绵的身体这时已经失去了抵抗能力,只能小声向昊天哀求道:“少爷……不要,你的身子还没好,万一……有人来了怎么办……”  昊天笑道:“这是少爷我的房间,没我批准,谁敢进来。而且他们都在用膳,一时半刻还回不来,至于少爷我的身子,就更不用你担心了。”  说完就把春琴轻轻放倒在了床上,双手不停的将她变成了一只雪白的绵羊。  事已至此,春琴也只有紧闭双眼,俯仰由人了。  初次的疼痛让春琴眉头紧皱,雪白的胳膊将昊天紧紧抱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愉悦的感觉渐渐让这少女忘记了痛楚,于是昊天不再顾忌的猛烈进攻,春琴只觉阵阵快感透射全身,不一会忘乎所以的娇呤,身体左摇右摆,有如波浪般起伏,终于仿若在云端飘荡之中登上了极乐的巅峰,四肢无力的软了下来。  春琴清醒后,害怕有人传进来,急忙面红耳赤的起身穿上衣服,服待昊天躺好。然后端来一碗已熬好的参汤给昊天喝下,然后给他做全身按摩。昊天虽然很心疼她,但是还是拗不过她,只能躺在床上享受她的侍候。春琴的按摩技巧真是一流,不一会昊天就全身舒泰,忍不住呻吟出声。果然在春琴给凌峰按摩之后,司徒轩他们又来到昊天的房间看望,嘱咐他好好养伤。  自从昊天恢复记忆后,司徒家的一切事情都进入了正轨,司徒轩也没有过多的来看昊天,毕竟司徒家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他这个家主处理,常来看昊天的就只有司徒青云的母亲端木凤仪和他的两个妹妹,昊天也乐得逍遥。  最让昊天担心的是自从他恢复了记忆,而他与宋玉瑶的婚事就提上了日程,他怕宋玉瑶这个丫头想不开,而且自己也有好久没有见到她们了,有些想念她们。  这天司徒世家的几个重要人物都有事出去了,昊天搞定了春琴之后,便一个人悄悄地潜出了司徒世家,回到了华夏学院。正巧的是宋玉瑶、方欣、莫星雅、许月媚和萧灵这几个他的女人都在他的寝室,而宋玉瑶由于表现地反抗没有那么强烈,她父亲就准许她出门了。本来几人是不认识的,但她们见昊天已经有很久没有在学院露过面了,心中都有点儿着急,不约而同的来到他的寝室找他,几人见面后都很惊讶,想不到昊天这个家伙居然有这么多女人,也幸亏他住的是一栋单独的寝室,平时很少有人,不然这么多的美女同时到来,他们不被吓了一跳。  几人看见昊天回来都非常高兴,当然在他进来之前他已经变换回了原来的模样。昊天紧紧的搂着五人以述相思之情,而几女原先想好的对昊天的惩罚这一刻全都烟消云散了,她们此时只想紧紧的抱住昊天,不让他离开。  昊天将自己的经历对她们一一讲述,没有丝毫的隐瞒,五人听后大惊,想不到昊天居然这么大胆,杀掉了司徒家的司徒青云,自己取而代之了,但想到司徒青云在紫禁城无恶不作,昊天杀了他也算是为民除害,现在她们唯一担心的是爱郎在司徒家如果被发现了怎么办,但想到他已经已经骑虎难下了,而且如果昊天当上了司徒家的家主,这对她们也是一件好事。而宋玉瑶是最高兴的人了,因为她很快就会跟昊天结婚了,众女心中无不有点儿嫉妒的看着她。  然后她们看了看罪魁祸首昊天,一拥而上,很快就在房里将昊天剥光,执行轮流家法伺候。这年头,没老婆的有烦恼;像昊天这样老婆多的也有烦恼。  五个国色天香的美女老婆,自然是男人都羡慕的对象,可是话说回来,这等艳福不是人人都可以承受的。换作别人,在五个似虎如狼美女老婆夹击下,一早就精尽人亡了。昊天仗着本钱雄厚,还有御女双修做后盾,简直就是无往不利,大杀四方,把他那帮饿了许久的老婆填的身心俱满。  昊天不可谓不买力,一张大床上,尽是春光灿烂,那种开心的呻吟嘶喊,要不是这间房子的隔音效果很好,不然早就被外人听见了。  战罢,诸女一致讨论不能再住在学院了,要在司徒家附近住下,目的就是为了能跟昊天经常的见面。为了昊天的安全,昊天就带着五女在离司徒家十几里外的地方买了一间宅院,自己则继续回司徒家做司徒青云。当然五女出来都是蒙着面纱,不然五个绝色美女同时出现在大街上,而且其中几个还是紫禁城有名的人,那么一定有很大的影响。  回到司徒世家时,已经有点儿晚了,他进门就看见了司徒轩,而司徒轩见昊天已恢复得神采奕奕,还能够出去,不由得满心欢喜,他嘱咐昊天以后出去的时候要小心,最好带上护卫,然后叫他赶快沐浴更衣后到客厅来参加家宴后离开了,昊天匆匆回到自己的居室听雨轩沐浴更衣……  春琴夏棋秋诗冬梅四位丫环早就在恭候昊天,沐浴更衣之后昊天便去参加司徒世家家筵。由于前几天他们都在忙,所以没来得及给昊天庆祝,而今天刚好所有的人都有时间,故才摆下家宴为他庆祝。席间司徒世家人频频向昊天敬酒,尤其是已经回来的司徒世家二公子司徒浩然更是不停地说恭喜昊天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做弟弟的真为昊天高兴之类的话。  昊天却知道他都不是真心,司徒青云毕竟是长子,而司徒浩然则身为次子,这对他竞争家主之位很是不利,在昊天“丧失记忆”时司徒浩然肯定巴不得昊天永远不会恢复,好减去一个劲敌。毕竟司徒世家现在就只有他们两个嫡传,家主之位很明显就是二选一。如果换在平常,昊天倒也不在乎什么家主之位,但是现在自己必须拥有强大的势力才能保护自己所爱的人,帮自己去寻找亲身父母。这让他没得选择。  散席后昊天醉熏熏的回到了听雨轩。听雨轩是一套三层的楼房,昊天的卧室、书房、练功室在二楼,客厅和丫环的住房在一楼,三楼则是赏花听雨凉亭楼阁,是半封闭半开的楼层。此时已是深夜,上楼后朦胧中只见春琴在凌峰的卧室内等昊天。春琴由于是昊天的贴身大丫环,她的床也摆在凌峰的卧室内,平时她都是服侍昊天睡下后才修息,所以今天其它丫环都去睡了,她还在等昊天。  见昊天醉熏熏的回来,春琴连忙把昊天扶到床边,接着替昊天宽衣。她今晚好象也喝了一点酒,油灯下红扑扑的俏脸更显妩媚。此时昊天酒劲上涌,看着她诱人的身材,只觉中突然冒起一股腾腾的热气,冲动之下昊天一把抱住春琴顺势倒在床上。  春琴似乎大吃一惊,手忙脚乱的想挣脱昊天爬起来,又怕惊醒其它人,不敢大声呼叫,只能小声地向昊天哀求道:“公子爷不要……”  昊天不由笑道:“春琴,今天在房间里的第一次你不是乖乖的吗,还说以后要好好服侍公子我,今天你怎么又推三阻四的了?”  听到昊天的话春琴浑身一震,慢慢放弃了抵抗,任由好昊天趁着酒兴为所欲为。  昊天上床跪在她腿间,分开春琴雪白丰满的大腿,粉红的肥厚分了开来,露出桃源口殷红的蜜肉。昊天让硕大的在春琴湿润的宝蛤口轻点几下,刚一下便挺身刺了进去,进入便觉得像挤进了一个狭窄的缝中,和上午的感觉不太一样。但酒劲上头的昊天哪还会思索这个问题,只知道连续不断的大加挞伐。  春琴浑身一震,微微一缩颤声叫道:“少爷,你太大了!”  昊天根本没有理会,顶到尽头,俯下去贴身压在她身上,胸前一片柔软,下腹却是一片毛茸茸,甚是舒服。亲吻着她的耳垂颈项,一面揉捏柔软丰满的酥胸。春琴轻锁黛眉,身子微微颤抖,温暖湿润的紧紧含住蠕动,柔软的花蕊轻轻抱住,立起身来,一面用力揉捏硕大的,一面摆动让起来。  随着昊天不停的杀进杀出,春琴原先有些僵硬的胴体渐渐软化,紧窄的小路也变成了泥泞的大道,昊天举高起她的双腿,让继续快速出入她体内。春琴星眸半闭,体味着余韵的快意,不时轻轻呢喃两声。昊天一刻也不停留,坚硬巨大的每次都重重撞击在柔软的花蕊上,春琴休息了片刻又有了感觉,轻轻呻吟起来。昊天让她的双腿缠住在自己的腰身,一手捻住了她殷红的蚌珠玩弄。  春琴打了个冷战,叫道:“少爷,奴家难受…”  昊天得意笑道:“难受吗?那少爷不插了……”  一面缓缓将往外退出。春琴双腿紧缠,腰肢一挺吞入,急求道:“好少爷,你别走……”  昊天快速捻动蚌珠笑道:“那你要怎样呢?”  春琴颤声道:“好少爷,那颗珠子弄的奴家难受…”  凌峰笑道:“好,那少爷不弄了!”  一面重重在蚌珠上弹了一下,春琴绵软的身子一下绷的死紧,内包裹住抽搐,竟然又引发了次。  春琴喃喃道:“好少爷,真舒服,奴家爱死你了!”  昊天笑道:“这次不算,实在太便宜你了!”  将她翻过来趴下,按住因跪势而异常丰满的后臀大力。春琴似乎觉得坚硬巨大的龙根次次都插到自己的心坎儿,颤抖道:“好少爷,奴不行了,求你饶了奴吧!”  昊天重重撞击着她的后臀笑道:“怎会不行?你里缠着少爷,似乎高兴着呢……”  一面用指尖触弄着她的道:“连这小菊花都一收一缩的……”  春琴将头埋在手上,似乎连哀求的力量都没有了。昊天握住她的双肩,拉着她的身子配合自己一次次猛烈的,春琴随着昊天的撞击低声的哀鸣,却激起他心中的快意,更加快速的。  昊天扶住她的玉臀上下耸动,粗壮的挤压着里的每一寸,春琴一面呢喃,一面轻轻咬着他的胸肌,昊天快速着下腹,一面大力击打她的玉臀,叫道:“宝贝儿,你忍忍,爷陪你一起来!”  春琴奋起余力扭动腰肢,突然剧烈颤抖,哀声叫道:“贱妾忍不住了…贱妾来了!”  内一片火热紧窄,花蕊吐出的花蜜烫得我浑身一颤,在她体内强烈的一涨一缩,开始喷射。春琴随着昊天的强劲喷射阵阵战抖,哼声道:“好烫…爷,妾身好舒服…”  昊天猛地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大力耸动让兀自喷射不止的在紧裹的内抽动,秘道里灼热滑腻的感觉让人销魂蚀骨,宝蛤口带出股股白滑的,春琴快美的哼叫起来,指甲深深掐入他的后背。良久昊天停止喷射,趴到她绵软的身上,亲吻樱桃小嘴叹道:“真好,宝贝儿…”  最后达到的春琴之后整个人瘫了下去,随后极度兴奋的昊天也在春琴的体内完成了剧烈的发射。  云停雨歇,昊天满足的带着醉意沉沉睡去,春琴则慢慢起身穿好衣衫,替昊天盖好被褥后离去。  第二天直到日上三竿昊天才醒来,只觉头痛欲裂,掀开被子正想起床,突然发现身下雪白的床单上一片落红分外显眼。昊天一下子想起昨晚的荒唐,春琴诱人的胴体又浮现在眼前。猛然间昊天想起一事,不由得大吃一惊,落红?春琴已经不是处子,昨晚怎么又会有落红?一瞬间昊天就想通了答案,昨晚在凌峰身下婉转娇啼的人肯定不是春琴,而是她的双胞胎妹妹夏棋!不知道昨晚夏棋为什么会代替春琴出现在昊天卧室里,结果被酒醉的昊天误认为是春琴,不明不白的失身于昊天。  昊天不禁摇头苦笑,这下子没脸见春琴了。正思索间,房门一开两个人走了进来,正是春琴和夏棋这一对迷人的孪生姐妹花。  昊天见到春琴夏棋姐妹,一下不知说什么才好。只见春琴拉着夏棋的手,走到昊天面前突的跪下,说道:“请公子爷开恩,答允我们姐妹一辈子追随和侍候公子爷。”  这下大出昊天的意料,他不由得怔了一下。  见昊天没有答应,春琴又说道:“公子爷,我们姐妹俩手足情深,从小就有一个心愿,那就是今生令世都要在一起,永不分开。现在奴婢姐妹都已经是公子爷的人了,奴婢姐妹也不敢要什么名分,以后也绝不敢和宋小姐争宠,只求公子爷能让奴婢姐妹在公子爷和宋小姐身旁为奴为婢,就于愿足矣,请公子爷答允。”  说完和夏棋深深叩下头去。  这等好事,昊天怎么会不答应,更何况自己现在在司徒家确实需要她们的帮助,二来自己也已经习惯她们的服侍,尤其是春琴更是十分善解人意,有时候昊天想做什么事,眼神一动春琴会查觉,然后不露声色的帮自己办好。有她们在身边自己会省很多事,大不了以后恢复了身份就将她们一起带走。  想到这里,昊天赶快下床将她们二人扶起来,说道:“你们姐妹情意深重,我怎能不允,你们愿意跟着我,我欢喜都来不及,只是这样太委屈了你们了……你们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待你们,不让你们吃半点亏。”  春琴夏棋大喜,春琴握着昊天的手感激得流泪道:“谢谢公子爷,你千万别这么说,奴婢姐妹自小就服侍公子爷,身子早就是公子爷的了,现在公子爷不嫌弃奴婢姐妹身份低贱,奴婢姐妹心甘情愿,永生永世都追随公子爷。”  心中愿望实现,春琴夏棋姐妹满心欢喜的服侍昊天穿上衣服。  昊天问夏棋为什么昨天晚上会在自己房间里。夏棋羞得说不出话来。春琴见状忙替妹妹解围道:“昨天晚上奴婢四个聚在一起,庆贺公子爷康复,我不小心喝多了一些酒,就醉倒了。夏棋就替我去服侍公子爷,没想到……”  下面的话她也羞得说不下去。服侍昊天穿好衣服后,夏棋面色通红的赶快把那张染有片片落红的床单换掉。  昊天一把拉着夏棋的玉手,道:“别洗了,把它保留好,一辈子的纪念,这是我和你的爱情见证。”  夏棋既是幸福,又是羞涩的点点头,转身抱着被子离开。春琴看着昊天,会心一笑,难道说这个事情,是一个早有的“预谋”和“骗局”。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