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069章 弟妹月娥

第069章 弟妹月娥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13025更新时间:2015-07-10 06:30:50
     自从征服了端木凤仪,昊天隔三差五就以商量家族之事为借口往端木凤仪的住所跑,而端木凤仪对这种事也乐此不疲,完全沉浸在自己与昊天的中。  这天晚上,昊天又来到了玉凤阁,轻轻敲了敲门,端木凤仪打开了门,把昊天迎了进去,然后关上了门。昊天见端木端木凤仪关上了门,连忙走到她的身后,从后面抱住了她。不得不说,端木凤仪自从经过御女双修的滋润,变得越来越成熟迷人,却令昊天感觉仿如至亲,她风华绝代的动人魅力,让昊天越来越迷恋她了。  今天的端木凤仪秀发高挽,二目生辉。身穿淡紫色的长裙,酥胸上边露出一片来。这令昊天有点受不了,馋得舔了几下嘴唇,那样子就像是大色狼见到世上仅有的美味一样。  端木凤仪看见昊天的样子,往他头上的拍了一下,嗔道:“看什么看?不认识我了吗?”  昊天一把抓住端木凤仪的手,说道:“我的好娘亲呀,你怎么就这么迷人,穿得这么少,这不是摆明了让我犯罪吗?”  说着话,将端木凤仪将半推半拉进了房间的床上!  端木凤仪并不拒绝,娇嗔的道:“你也不怕别人看见。”  说着话,她随手把房间里的灯关了。  昊天哎了一声,说道:“哎呀,你干嘛把灯关了。屋里一黑,我就看不见了。”  端木凤仪贴上昊天的身子,说道:“你呀,月光这么亮,你还看不见啊!再说了,有些事做起来,是不需要眼睛的。难道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吗?”  昊天听了嘿嘿直笑,说道:“我的好娘亲到底是个懂风情的人,跟你在一起,感觉真妙呀。”  说着话,将端木凤仪搂得紧紧的。如此成熟的美女在怀,昊天有些急不可耐了。他一翻身压在端木凤仪的身上,大嘴狂吻下去,两只手也开始忙活起来。端木凤仪不再顾忌,也配合起男人的动作了。  一时间,屋里春色无边,二人都从对方的身上得到快乐。他们都象贪婪的猫吃骨头一样,只想永远这么下去。  二人有几天没快活了,因此干起那事来,都挺卖力的。这时昊天躺在床上,而端木凤仪象骑马一样骑在棒子上,时而吞吐着,时而旋转着,细细感觉着昊天给自己带来的刺激跟快活。  虽然在黑暗中看不到什么,也能听到端木凤仪兴奋的娇喘声。  昊天一边用力一边嘴里还说道:“好宝贝,你还是开灯吧,我想看看你是怎么浪的。”  端木凤仪哼道:“不,不,不,我不想让你看见我现在的样子,很不好看的。”  说到这儿,端木凤仪的声音低得不能再低了。嘴上说着话,动作却不停,一出一进之间,都令人销魂。  昊天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软了,灵魂也象羽毛一样飘飘荡荡的,只想永远这个样子。  昊天嘴上还说:“好宝贝,每天有没有想过我呀。”  端木凤仪说道:“想呀,想死我了,想得我每天晚上下边都流水了。”  听得昊天大为过瘾。  端木凤仪颠狂了一会儿,动作渐渐慢下来。昊天便坐起来,搂着端木凤仪的腰,亲吻起端木凤仪来,使昊天感觉无比亲切。  端木凤仪叫道:“昊天,要痒死我了,我受不了。咱们来点激烈的吧。”  昊天笑道:“娘亲你说了算,你说怎么干,咱们就怎么干。反正咱们有的是时间。”  端木凤仪提醒道:“不行的,你要赶着回去,要不然玉瑶还不上我这里找老公来啊!那时候,我的脸往那里钻啊?”  昊天答应一声,说道:“好了,我的好娘亲,我都听你的好了。咱们加快进度,玩个痛快。”  说着话,昊天跟端木凤仪倒下一滚,他就到了上边。  端木凤仪忘情地叫道:“我的好夫君,你真好,简直美得我要冒泡了。”  玉臂搂住昊天的脖子,一个劲的积极配合着。  昊天一边用力,一边也不忘夸道:“好娘亲呀,你才叫真的好呀,得我全身每一个毛孔都竖起来。我要你天天陪我睡觉。”  端木凤仪也娇喘着说道:“好呀,我天天都陪你,我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别的人都没有资格跟我做这样的事。”  昊天笑着看着端木凤仪那摆动着的肥白的臀,眼睛里闪动的光更是骇人。因为端木凤仪是司徒青云的亲生母亲,而昊天现在是身份偏偏就是司徒青云,尽管是假冒的。但是母子相奸的感觉是在别人身上难以如此强烈的。  昊天见端木凤仪的玉洞中已经是流水潺潺了,也就不再客气,只见他将还在不断跳动的巨龙顶端那颗硕大无比的大,对准了那诱人的玉洞口,虎腰一挺,“滋……”的一声轻响,一场盛大交欢开始了。  昊天宛如下山猛虎,竭尽全力的着自己的巨龙,的呼呼有声。端木凤仪也是竭尽所能,摆动自己的腰肢,拼命迎合着自己的“儿子”兼“夫君”“啊,呀,,呀……”  “娘亲,孩儿的娘亲是否舒服呀?”  昊天一边勇猛的弄着端木凤仪,一面又不失时机的调笑着。  “好呀,舒服死了,啊……早知道孩儿这么能干,呀……娘早就嫁给你了,啊……”  端木凤仪也不拒绝昊天叫自己母亲,反正在人前的时候,他们都是这样相称的。这样,更有刺激的感觉,端木凤仪也喜欢如此。  “现在也不晚呀,以后我要天天孝顺娘亲。”  昊天说着,大力的起来!  “好死了,啊……只盼望娘能早日给你生下个孩子来,也是对你有个交代了,呀……”  俩人极尽所能,的做着各种姿势的交欢。昊天的巨龙拼命的弄,端木凤仪也是极力迎合着,全然不顾隔墙有耳这句话了。但昊天不是不小心的人,而端木凤仪也是老江湖了照理不会如此不小心才是,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两个人大战了一个多时辰,端木凤仪已经是溃不成军了,她似乎连睁开眼睛的力气也没了。而昊天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也已经是箭在弦上了,于是他将端木凤仪拖到床边,使她那肥大的凌空飞舞,却将她的双腿搭到了自己的肩上,这样一来,端木凤仪那已经被他弄的红肿异常的,更加的贴近了昊天的巨龙。  昊天双手托住端木凤仪的大,向上用力一拉,同时自己的巨龙向前急挺。  那粗壮坚硬的巨龙直入端木凤仪的,大猛地插到了端木凤仪的内,直到顶上了壁才停了下来。端木凤仪本来已经处于昏迷之中了,但却在这强烈刺激下,再次被醒了。她感到了昊天本来就是骇人的巨龙,更加威武雄壮,她知道,昊天也要爆发了。于是她鼓起余勇,双手扶着床沿,用仅剩下的一点力气飞舞着自己的大向昊天效忠般迎合着攻势。而昊天也是更加杀红了眼,他突然将端木凤仪抄起,用出了自己无数次将端木凤仪的死去活来的玉女上树的架势来。端木凤仪向下落时他便拼命将巨龙上顶,待其上抬时,便乘机抽身,如此往复数百抽。  “不行了,呀,……啊……死了……”  随着端木凤仪一声凄惨的叫,昊天再次将她放在了床上,并将其双腿对折压向床面,同时他也因为要到达极限而更加猛烈的着端木凤仪。这时,一股冰凉的从端木凤仪体内涌出,昊天猝不及防,火热的巨龙被淋得一激灵,一股酥麻的感觉从下而上,顿时他的也不再死守,他低吼一声,将那灼热的岩浆般的一股脑的射入了自己“母亲”的之中。一股又一股,直到他的存货全部清空,而端木凤仪的久经考验的也不能再承受他的恩赐后,他那些射入进去的子孙精不少又从口溢了出来。  昊天死命的又动了几下,极不情愿的停了下来。而此时的端木凤仪早已经被昊天活活死过去,但她的脸上却是显露出性福的微笑。此时屋内的景象可谓糜,端木凤仪趴在了床上,双腿大开,她那乌黑的丛林更是被液粘黏的一塌糊涂,不时的会微微抽搐一下,她那诱人的玉壶此时已经被儿子蹂躏得不成样子,竟然不能闭合了,而且,还有不少不能被她的完全吸收的本来应当是她孙子孙女的,从缝隙中溢出。  看着自己的丰功伟绩,昊天满意极了,但当他发现自己在端木凤仪体内播下的种子却有不少被浪费了时,不由得一皱眉头,随即他的脸上又显现出了那邪邪的笑容来。他再次上到了端木凤仪身上,将他那根还没有完全萎缩,还是尺寸惊人的巨龙对准了端木凤仪的,腰部略一用力,他再次进入了快乐的园地。  昊天很有技巧,很灵活。在她的身上,也不时变化着,时而挎她的臀,时而扛她的臀,时而侧卧其后,从后边攻击着,时而又让端木凤仪跪伏在床……这一阵子的‘战斗’,使端木凤仪过足了瘾。在舒服之下,端木凤仪连续了两次。  端木凤仪说道:“好夫君呀,你怎么还没有来呢?你今天想把我给折腾死呀。”  昊天笑道:“好娘亲,你今晚等我过来,不就是想死几回的吗?我不会就这么轻易地让你认输的。你可是我心爱的女人。”  说着话,在端木凤仪的肥响亮地拍了几下。  端木凤仪嗔道:“小色狼,你轻一点呀,我也会痛的。你千万小点劲儿,别把我给插坏了。”  昊天两手又玩起她,玩得津津有味,说道:“好宝贝呀,我怎么舍得伤了你呢,咱们的好日子以后还长着呢。”  说着话,弄得端木凤仪啊地一声叫,道:“小色狼呀,你的花样可真不少呀。”  昊天一笑道:“我的本事你还没有见识全呢。”  说着话,一阵、似地,令端木凤仪大为过瘾。她爽极了,身子也软了,坚持不住时,便身子一伏,扑倒在床上了。这就变成另一种姿势了。  昊天自然不会放过她,整个人压在端木凤仪的身后,双臂撑在两侧,又是一阵的猛烈高空轰炸。  端木凤仪还沉溺在酣梦当中,昊天却已经从忘我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就在脑海清明的一瞬间,猛然听到房子外一阵轻盈的脚步声,还夹杂着衣服撞着树叶的微小声音。换做别人,那是绝对不可能听得出的细微声音,但昊天不是别人,他可是先天高手,如果要专心起来,可以听到百步之外蚂蚁爬行的声音。  昊天的第一直觉就是,门外的这个人已经在外边偷窥已久,绝对是听到了房间内的一切。  “砰!”  昊天根本不顾三七二十一,就像火箭流星一般的窜了起来,披上衣服,箭一般的朝着外边偷窥者的方向冲了出去。  原本躺在床上的端木凤仪还没有反应过来,昊天已经到了外边。  更令人惊叹的是,前后不到眨眼的时间,偷窥者已经被昊天扣住。  “啊……”  外边偷窥者还没来得及反应,却已经被昊天扣住的咽喉,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带回了房间之内。  “昊天,怎么了?”  端木凤仪急忙的从床头拿起衣服穿上,用惊慌的眼睛看着昊天和带回来的人。  昊天微笑的道:“没什么,抓了一个偷窥者。”  说着,他用的透视眼欣赏眼前这个人,一个女人。羊脂般雪白的肌肤,整个人像一朵怒放的牡丹,何等鲜艳,何等芬芳。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年纪,让她身体发育丰满,充满女性气质。很够女人味,完全风韵的臀部浑圆似球,匀称修长的双腿,极其漂亮,真是美妙绝伦。腰肢纤细,高耸,背部高傲地挺直着。光洁、平滑的肌肤上略施粉黛,相映生辉,璀璨夺目。她朱唇皓齿、明亮的眸子让人过目不忘。  光是上身就看得昊天心中一颤,目光下移,看见那光洁柔滑的,春情轿软,峰回柳漾。又看见她的美脐,像一个美丽的笑靥,展现在那丰腴的腰间,难描难述,一点情钟。凌峰的眼睛再往下移,便不再移动了,因为他又看见另外一朵牡丹,千般婀娜,万般旖旎,藏艳含媚,不尽娇娆。那是任何男人看了都要抓狂的地方,那是无法抵挡的诱惑。  “月娥,是你!”端木凤仪惊讶的失声叫道。  被昊天抓回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司徒浩然的二夫人,司徒青云的二弟妹周月娥。  周月娥在不经意之间被昊天擒住,还在惊慌落魄之际,她根本没有注意昊天的眼睛,更不知道昊天正用透视的眼睛看着她的身体!  “想不到你们母子既然在房间里做出如此苟且之事……”周月娥开口就是一句威胁的话语。  端木凤仪听了,自然是一惊,昊天却是一阵哈哈的大笑,道:“难道你不知道自己这句话可以让你死一百次吗?你不知道世上有种谋杀叫杀人灭口吗?而且我还有化骨水,绝对可以担保你在一瞬间从这个世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  周月娥顿时惊吓住了,没有人不害怕死亡,而且她深知,自己今天看到的事情,绝对让昊天有理由将自己杀一万遍。  昊天的话很奏效,周月娥顷刻间没有锐气和反抗。  “大娘,大哥,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刚才错了。其实我什么也没看到,只是偶尔路过……”  周月娥的话变得有点语无伦次起来,她只有一个目的,保住自己的小命。  昊天点点头,道:“现在不是好多了吗?不过你说这些都没用,你第一句威胁我们的话已经透露了你偷窥到了的一切,所以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不……不要杀我!”  周月娥就求饶,她声俱泪下,已经跪下磕头,她知道在豪门之家这种争斗和掩盖丑行的手段,死人是常有的事情。  端木凤仪有点不忍心,看着昊天,道:“昊天,你……你真的要杀了她吗?”  昊天道:“难道你以为放了她的生路,我们还能呆在司徒世家,还能抬起头做人吗?司徒浩然根本就是我们的死对头,恨不得我被剁成八块,而这个女人可是他的老婆!你能相信她说的话?”  “大娘,大哥。求你,不要杀我,我担保今天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说出去,否则天打雷劈,我不得好死……我求你了!大娘,饶命啊!”  周月娥见凌峰下定了决心,只能求饶于同是女人的端木凤仪了。  端木凤仪到底是心软了,道:“昊天,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吗?比如说让她变哑说不出话也可以啊!”  昊天微笑的道:“你啊,别天真了,你以为她哑了今天的事情就不会传出去吗?她可是有手的。她会写字,会表达自己的思想,难道你要把她的手也砍断,如此这样不如来一个直接的痛快给她。”  “这……”  端木凤仪彻底无语了,昊天的话句句在理,她自己无从对答。  “大娘,你饶命啊,我……我不是有意的!”周月娥求饶的道。  昊天看着周月娥,冷笑的道:“别装了,你以为我真的是傻的。半夜三更你不在房里呆着陪我二弟,跑到这里来,难道是为了乘凉赏月,这院子可是独立分开的,你分明就是潜进来的!但是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我都不想知道。因为今天你撞破的事情,已经决定了你不能苟活于世上……”  “不要……”  周月娥跪着爬行到端木凤仪的脚下,抱着端木凤仪痛苦求饶:“大娘,只要你饶我不死,我宁愿给你做牛做马……其实今天晚上我是给你送礼来的,你看这里有一对连环凤凰玉钗……”  说着,她还真拿出一对精美无比的玉钗来。  端木凤仪是很喜欢首饰之人,但是此刻此景,她又怎么会贪图这些东西,随手一甩,便将周月娥递上的玉钗扫落地上。  玉钗掉落地上,摔成了几段。  昊天一听到周月娥说做牛做马,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再看周月娥那美妙的身段,顿时热火一冲,突然有了一个主意,冷笑的道:“你倒是提醒了我,要活命也未尝没有办法!”  “啊!大哥,你真能饶了我!”周月娥有点激动的说道。  昊天荡的笑道:“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刚才你说过就是做牛做马都愿意的!”  周月娥一愣,转而又看了一下昊天的眼睛,好像明白什么,可是又不敢相信。倒是一旁的端木凤仪突然明白了几分。  “不明白了,跟我到里面去!”  说着,昊天上前抱着周月娥步入房间,重重的将她扔到床上。  “凤仪!你到外边去把风!”  昊天说着,把端木凤仪请了出去。端木凤仪自然明白,点头退了出去!  此刻,周月娥殷红的娇颜上布着一层苦楚,她已经知道昊天下一步要做什么,只是她不敢反抗,只有惊慌的问道:“你……你要做什么?”  昊天道:“我要做什么,你不明白吗?”  说着,便伸手去解周月娥身上的衣服!  周月娥大惊,道:“不要……”  昊天淡淡的道:“不瞒你说,今天我可以杀了你,还有一种方法就是控制你,但是这些未免太残忍。如果你要活命又不想当傀儡,只能跟我和凤仪一起,只要你也成了我的女人,大家就会同坐一条船上,你自然不会将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只有这样我才能放你一条生路,另外我对自己也非常有信心,只要你给我,你这辈子都只会忠诚于我。”  周月娥颤抖的啐道:“无耻!我……我不会屈服的!”  昊天不鸟的道:“是吗,那你就咬舌自尽吧,反正这世上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自己了结总比我杀你或者控制你强吧。”  周月娥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无力,良久嘴硬道:“我为何要自尽,你走,给我出去……要不然我大声喊叫……”  昊天非但没有离开,反而慢慢褪去衣衫,道:“我出去?除非你把我的腿给打断了!你大喊只能将自己推向深渊,要知道你现在赤裸的跟我躺在床上,大家进来看到了会是什么感觉,你认为我二弟还会要你这样一个败坏贞节的妻子吗?你以为司徒世家会容得下一个勾引大哥的女人吗?哪怕你是被的,但是在他们看来,这跟你自愿没有任何的区别。你应该清楚,女人当众失贞意味什么!佛祖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要知道我现在是在救你。”  周月娥紧闭凤目,满脸红云。面对如此咄咄逼人的昊天,她还能说什么?  昊天看着她羞涩的表情,微微的笑道:“夫人,又不是没见过,干嘛怕羞?”  周月娥银牙暗咬,似乎打定主意不理昊天,既然不能睁开眼睛享受,闭着眼睛也是一种反抗。  昊天已经全身赤裸,正色道:“既然都不可避免了,配合一点,或许你会更快活一点。”  周月娥长长的睫毛不住颤动,犹豫是否要睁开眼。昊天又道:“你真不想活,我可离开,但是你死那可是必然!”  周月娥听到死字,猛的睁开眼来,顿时脸如红布。 她万万没有想到昊天竟然已经脱的一丝不挂,身下巨物意气风发,但还未尽展雄姿,却已经是紫光流转,晶莹剔透。实在是世上难得一见的旷世宝贝,不知道多少女人为之痴迷!  “你……无耻!”  周月娥嘴里啐骂着,可是心里却有着一种莫名的冲动,自她的丹田之上熊熊燃起!就是当年洞房花烛,她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周月娥哼了一声闭上了眼,昊天却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压上她柔软的身子,她不由惊呼一声。  昊天微微的道:“配合一点,我可不想真的让自己奸尸……”  “你……”  周月娥俏脸晕红,呸了一声,神态甚是娇媚。  昊天心中大荡,强吻上她的樱桃小嘴,周月娥左右闪避不行,于是用玉齿咬昊天,昊天巧妙应对之后,终于尝到了一番吹气如兰的小嘴。  昊天离开她的樱唇,周月娥一副泫然若泣的黯然模样,昊天翻下她动人的娇躯。  周月娥想拒绝,可是身体却是燥热了起来,根本不受自己控制。她实在没想到自己会变得如此不堪抵抗力和出卖自己的贞节。  昊天看着她起伏有致的动人身躯叹道:“想不到我的弟妹居然有着如此娇艳动人的身体,一点不比我新婚娘子差啊……”  周月娥哼道:“你、你这样对得起宋玉瑶吗,对得起你二弟吗?”  昊天笑道:“孔子道,食色,性也。好色之心,人兼有之,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至于我二弟,算了吧,你比我更清楚他的为人!”  周月娥不屑地哼了一声,却没有言语,昊天轻轻抚摸她光滑的脸颊,忍不住亲了上去,周月娥拼命躲避,就是不让昊天遂意。  昊天猛的将她抱住,不由她反抗,轻轻的一遍又一遍的吻着她嫩若凝脂的脸颊、耳垂和粉颈。她的呼吸轻快起来,昊天再吻上丰润的红唇,这次她没有拼命躲闪,却也没有迎合。  昊天用舌尖在她的唇间挑逗着她的舌头,一手抚上酥胸。  周月娥浑身一颤,皱起了秀眉,昊天轻轻揉捏,隔着衣衫体会着她饱满那令人刻骨铭心的滑腻柔软,身心俱爽,舒服得几乎要呻吟出来。昊天解开她的衣衫,褪去米黄色的小衣,圆润滑腻的酥胸展现在眼前,雪白的肌肤泛着层温玉般的光泽,半球形的丰满微微荡漾,殷红的葡萄似乎已肿胀挺立起来。  昊天轻轻捻着了那两颗诱人的葡萄,她眉宇间甚是烦恼,喉间忍不住发出一声极其轻微的呻吟。  周月娥满面通红,拼命夹紧大腿。  昊天已经进入了那一片特别茂密的芳草地……  “啊!”  周月娥痛楚的一声嘶喊,眼泪冲出眼眶,屈辱的泪水哗哗而下。  昊天的巨大无比的龙棒竟然一下就了一大半,周月娥虽是,但面对这种突入起来的攻击着实招架不住,更何况自己相公的压根没有昊天的三分之一,面对如此强大的。她痛得满脸大汗,四肢漫无目的的乱踢乱打,脑袋更是拼命的摇晃,似乎要摆脱掉眼前的恶梦似的。可正是她这种痛苦的样子,使昊天更加产生了暴虐的乐趣。他“嗨!”  昊天一声低吼,将剩下露在外面的一小半巨龙也残忍的了周月娥的当中。顿时,周月娥的鼓了起来,她感觉到异常的充实,但这也更加大了她的羞耻感。昊天看着她那痛苦的样子,得意异常,他放开了手脚,就像下山的猛虎一般疯狂的弄起身下的美艳妇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昊天的心里充满了成功感,“弟妹,不知我和我二弟比起来,谁更加能使弟妹快乐?”  “弟妹不必矜持,若是想叫就尽管叫好了,不用客气。”  面对昊天的调笑,周月娥却是只有泪流满面,却是连骂人的力气也没有了,她已经被昊天得晕头转向,仅有的一点神智也被羞耻占据了。但昊天却是不在意这些,他继续快乐的驰骋着.“啪!啪!啪!啪!”  与的撞击声清脆悦耳,但周月娥听来却是难言的辛酸。被昊天弄了半个多时辰,周月娥醒了又晕晕了又醒的,早已经被得没有一丝力气,但昊天却是像发了疯一般,非但没有一丝疲累的神情,反倒是神采奕奕的。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是腻味了一种姿势,昊天将巨龙略微拔出一些,他将已经一滩肉泥般的周月娥翻了个身,让她趴在一床上,正当周月娥思索他要对自己做什么时,昊天突地一挺巨龙,继续了对周月娥的杀伐。周月娥再也忍耐不住了,她开始了低声的呻吟,而这呻吟声又更加的刺激了凌峰。  “啊,呀……不呀……”  “畜生!你,你啊……”  昊天听到她骂自己,反而更加开心了,在他看来,女人死气沉沉的被是十分乏味的。  “哈,你敢骂我,那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畜生,嘿……”  昊天更加卖力的弄周月娥,由于周月娥的玉道早已经润滑无比,所以,他的巨龙虽然巨大骇人,却也是出入自如了。  周月娥被他了足足有一个时辰时,再也坚持不住了,她仅剩下的力气也用在了开口求饶上。“饶了我吧,我求饶,你要,你要什么都行,呀……饶命呀……”  昊天见她求饶了,却不减速,反而更加凶狠的弄起来。  “嘿嘿,求饶?早干什么去了?嘿……”  又是一声猛喝。他更加加快了巨龙在周月娥里出入的速度,随着他那条巨龙的抽出,周月娥中的也被带了出来,将她身下的床被都弄湿了。  昊天有心要周月娥彻底服气,他在弄享乐的同时,一股灼热的纯阳真气从他顶端的出来,点击着周月娥内的道,更加刺激了周月娥。  “……啊……呀……”  在一阵歇斯底里的叫后,周月娥突然疯狂了起来,她拼命的大迎合着昊天的动,看来她要到真正极限了。  昊天自然知道周月娥的情况,他果断的拔出巨龙,同时以极快的速度将周月娥翻过了身,重新变回了面对面的姿势。跟着,他再次的刺入了周月娥的身体,他凶悍无比的他那金刚般的巨龙,动着身下的在几个时辰前还是良家妇女熟妇。  此时的周月娥似乎是把所有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她极力的耸动下面的大,以便让昊天的巨龙能更加深入的入自己的中。但这种回光返照自然坚持不了多久,她一阵疯狂的反击后,猛地四肢发力,八爪鱼般死死抱住了昊天玉道内一阵剧烈的收缩,跟着就从深处涌出一股冰凉的来,淋在昊天那充当前锋的大上,好不舒服,但他也知道自己还不能放纵,还有正事要做。  在周月娥泄完身后,身子松散下来时,昊天将她的双腿搭载了自己肩膀上,双手却将她的虽然有些赘肉但却极为性感的腰身捉住,然后,开始了最后冲杀。他将巨龙死力向下刺的同时,双手用力,将周月娥的拉向自己,二力相合,动的更加有力。不几下后,他感到一股快感袭来,他狠狠的动,突然,猛地将巨龙死命向周月娥体内一顶,巨龙整根刺入了周月娥的中,大顶到了那成熟的壁,他那巨龙一阵猛跳后,灼热的,烫的周月娥阴关洞开,那些醇厚无比的先天元阴汹涌的涌了出来。昊天自然不会客气,他一口气将那些元阴吸了个精光,最后,他担心周月娥会脱阴而死,又将自己的元阳射入了一些,既保住了周月娥的命也同时将他心神彻底控制了。  在昊天的双修之下,周月娥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快感涌上心头,慧黠眼神也已然露出媚波荡漾,她不但没责怪昊天对自己的,反而带着一点期待。她不是放荡的女人,可是她是一个有着正常生理需要的女人,一个需要爱、需要疼的女人。  她有理由去放纵自己,因为昊天是值得女人期待的男人!  就在周月娥对昊天充满着那么一点期待之余,昊天的行动也变得激烈起来!  周月娥躺在床上,娇躯蜷缩着,用迷迷糊糊的鼻音,低吟着,任由昊天的作弄。周月娥的粉脸含春,娇躯微微发抖,羞怯之情,表露无遗四目相现,传着春情与欲火,两个被欲火燃烧的人,都无法支持了,猛地拥抱在一起,吻在一起。  昊天使出全身解数,周月娥被揉弄得全身伸缩不已,说不出的麻、痒、刺激,只感到他像火似的在自己的身上游动着,有时又像触电般,春情荡漾时,只得张开那双钩魂的双眼,凝视着昊天。  周月娥的身体逐渐火热,有无法形容的痛痒感,扩散到整个身体,舒畅的感觉让她不禁扪心自问:“原来夫妻床第之欢是这么的快乐、美妙,我以前的日子都是白活了,为什么司徒浩然从来没有给我这样的快乐?三年了,他从来没有带给我任何像样的快乐,我跟随着他,为他以死守贞洁,到底值不值得?”  周月娥一直想在昊天面前保持的端庄形象整个崩溃,可是她全身的酥痒让身体反应激烈,她彷佛被推上了九霄云外,情不自禁的呻吟声从樱口中放浪而出:“啊……”  同时皱起眉头,脚尖也跷起,微微颤抖。这是开始喷发的前奏,就像火山即将爆发前的震动,其实也预示着一场风暴的不可避免,就像火山爆发一样不可阻挡和遏制!  听到周月娥叫出的声音充满愉悦、娇媚的语调,凌峰狂喜不已,周月娥感受到快感高一次又一次打击她的尊严,终于她也无意识的扭动,像极了久旷的怨妇。火山终于在爆发之前开始了点滴的熔浆喷发,那屡燃烧的青烟,已经从火山口飘荡起来,就像欲火喷发时候那对媚眼如炬……  昊天见周月娥脸上露出吃惊羞涩之色,显得更加娇柔可怜,一时间心中竟升起征服式的快感,想更加蹂躏眼前的周月娥。  周月娥红着脸,极度尴尬羞愧,嗫嚅道:“你……给我给得好舒服!”  说着,她晶莹的泪珠代表贞节贤妻的无意识的滴了下来,抗议被欲火火占据的秽意识,她终于屈服了!  疯狂了的周月娥好似要把昊天整个挤干似的,但是她又无法忍禁自己的,当昊天被周月娥第五次的热浪的冲击,顿时感到一阵舒畅,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感直冲脑门,一痒一麻,背脊一酸,种子如春雨一般撒播。  周月娥整个人完全瘫软下来,肌肤泛起玫瑰般的艳红,温香软玉般的臀体紧密的和昊天结合着,脸上红晕未退,一双紧闭的美目不停颤动。  昊天低头看着怀中的周月娥,心中感到无限欣慰,轻轻柔柔的吻着怀中的周月娥,双手更是在柔软的白玉身体上翻山越岭,尽情揉捏爱抚。  周月娥只感到全身有一种打从娘胎起,便不曾有过的快感遍布全身,根本没有感觉到昊天的轻薄,只是静静地、柔顺地躺在昊天怀中,鼻中娇哼不断,嘴角含春,回味刚才残余的快感。  “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如果你愿意,不用理会司徒浩然,只要安心做我的女人便是。凤仪可以做的,你更加可以做到。如果你不愿意做我女人,我也不会为难你。我昊天从来不会杀与自己发生关系的女人!因为每一个我要的女人,都是我心爱的女人!”  昊天用手轻轻抚摸周月娥的全身,让她享受性后,慢慢回复身心的平静。  “啊!”  周月娥大惊,失声的道:“你……你说你叫昊天,不是司徒青云。”  昊天点点头,压根没想隐瞒什么,于是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全盘托出,或许真是昊天这种真诚,将周月娥彻底的打动了,周月娥闭紧双眼,享受她从没有过的温存爱抚:“昊天,只要你不嫌弃我是残花败柳,我愿意一辈子做你的女人。因为你让我第一次感受到做女人的幸福,谢谢你!”  昊天亲吻着她道:“好宝贝,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人!你放心,我以后会经常让你享受到这种滋味的。”  一种难以言表的悲哀蓦地袭上周月娥的心头,晶莹的泪珠不由自主地滑落脸庞:“天哥,我,我谢谢你。”  昊天激动的道:“你无需谢我,你应该感谢的人是你自己,因为这个决定是你自己做出的。”  周月娥道:“其实我有一事瞒着你!今天晚上我来其实是受司徒浩然委托,要对大娘和你下毒的!”  昊天先是一惊,紧接着显得格外的平静,道:“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他司徒浩然竟然连凤仪也不放过!”  周月娥道:“其实司徒浩然对于家主之位一直虎视眈眈,这几天你做出了一些成绩,他看到你被家主越来越器重,再加上你是长子,家主之位有很大的可能不会落到他的头上。所以他一早勾结了张家,对你和父亲一起下毒手。”  “什么!对我父亲也下毒手?我父亲不是他父亲吗?”昊天失声的说道。  周月娥点点头道:“说来你可能不相信,其实司徒浩然已经准备好了要对司徒世家的人下慢性毒药,他准备明天起在厨房饭菜里下毒,毒性很慢,很弱,一般人不会发现的,但是一个月后,毒性会慢慢加强。如果平日不用内力,这种毒对身体没有任何损害。但是一发功,就会经脉尽断,直至断气身亡。另外今晚司徒浩然让我前来,其实就是为了给大娘送玉钗来的。刚才你们都没有留意,摔断的玉钗里流出了液体,那是慢性毒水,如果大娘戴了这玉钗,久而久之,就会病发身亡的!而对于老爷,他的饭菜里一早已经下了千年红,这种毒一个月后才会爆发……”  “可恶!”昊天听了,不由得咬牙切齿,抓紧拳头重重砸打在床上。  周月娥大惊,连忙的跪下磕头道:“月娥知错,请求相公原谅。”  昊天缓过气来,道:“你为什么把这些告诉我?如果你不告诉,继续假装臣服于我,司徒浩然还是有机会将我们一网打尽,你也有机会翻身……”  “不……”  周月娥含泪的坚定说道:“一朝是天哥的人,我这辈子都是天哥的人。司徒浩然丧尽天良,连自己父亲都不放过,更没有把我当作他的妻子,在他眼里,我不过是一个棋子。今天是天哥你让我知道什么是爱,什么尊严,什么是活着的意义。就算没有明天,我依旧无怨无悔……”  “月娥……”  昊天也是一阵感动,将她扶起,道:“对于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我昊天都会倾尽所爱,所以今后你只是我的女人,我会给你最大的幸福。”  周月娥动容的道:“谢谢你,天哥……”  周月娥的泪水还在飞逝,心中不知所措,因为她彻底的迷上了昊天,可是作为司徒浩然的妻子身份,她不知道接下来如何跟昊天相处。  周月娥泪水滑落,颤声的道:“可是我们做的事情,在这个家里,根本是不容许的……”  昊天捧起她的脸,道:“月娥,你听我说啊,你爱我,我喜欢你。我们是光明正大的,有什么可怕的。将来,在这个家里,我就是主宰,一切都是我说的算!你只要放开了怀抱来爱我就可以!”  说着,昊天低下头,舔去周月娥脸上的泪珠。  周月娥彻底被昊天这一举动所倾倒,断下决心的道:“是,天哥!”  昊天看见她已然下了决心,心里充满了激动,紧紧的抱着她温暖的躯体,微笑的道:“这就对了!”  “吱呀!”  一阵推门声,昊天和周月娥同时一惊。  “啊!”  周月娥甚至惊呼起来。  抬头一看,原来是端木凤仪。  只见端木凤仪款款而来,道:“外边都没人,你们可以放心。”  昊天一把将端木凤仪也扯过来,在她脸上亲上一口,嘻笑的道:“刚才我们的话,相信你也都听到了吧。”  端木凤仪娇羞无限,看着周月娥满脸春意,道:“昊天,眼下最紧迫的事情就是要扳倒司徒浩然,要不然我们时刻都会在危险当中。”  端木凤仪道:“只要天哥一句话,我可以出面作证……”  昊天摇摇头,道:“单凭你一个人作证,只怕不足以说明问题,司徒浩然一样可以反咬一口,说我和你串通污蔑他。我们最重要的是拿到他下毒的证据……”  端木凤仪道:“在饭菜里下毒,这全部都是婉君一手负责的。”  “张婉君!”端木凤仪惊讶的说道。  张婉君,司徒浩然的明媒正娶,张家的千金小姐,张素素的小侄女,可以说她嫁给司徒浩然就是司徒世家与张家的亲上加亲。  周月娥点点头,道:“其实整个事情,也只有司徒浩然、张婉君和我知道……而张家则是司徒浩然最大的推手和支持力量。”  端木凤仪充满愤恨,大声的斥骂道:“想不到司徒浩然居然勾结张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实在可恶!”  昊天抱起端木凤仪和周月娥,不断的劝慰的道:“你们少安毋躁,事情很快就会解决了。”  端木凤仪和周月娥一惊,道:“你有办法了?”  昊天微笑的道:“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现场抓奸了。月娥呆会你就回去,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并告诉司徒浩然已经将玉钗成功送出。而明天一早,如不出意外张婉君一定还会前去下毒,到时候凤仪你则是亲自到厨房抓人,人赃俱获。”  端木凤仪道:“这的确是好办法,只是……如果张婉君到时候将罪名一个人全部承担了,我们还是没办法治罪于司徒浩然啊?”  昊天微笑的道:“我不相信张婉君会愚蠢到给司徒浩然背黑锅,另外你忘记了我们还有月娥,到时候月娥也站出来指证司徒浩然,只怕容不得他不服罪。”  周月娥点头的道:“一切听从天哥安排。”  昊天微笑的道:“只要扳倒了司徒浩然,司徒家里,还不是我说的算,到时候你们就是我们的亲亲好娘子了。”  周月娥娇羞地道:“天哥,你不嫌我是残花败柳吗?”  昊天低声道:“我只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你的心只属于我,今后你的人也只属于我,这就足够了。至于以前,没有人会提起!”  端木凤仪欣慰的道:“其实我也一早盼着这一天了。”  昊天朗声的道:“你们放心好了,我不是司徒青云,我是昊天,没有什么我做不到的,就由我来照顾你们一辈子好不好?”  “那不是便宜你了吗?”  端木凤仪娇俏的道。  昊天兴致勃勃的道:“那也是我的本事,不是每个男人都能有我这样的本领的!”  说着,故意的挺了两下,弄得二女倍感羞涩。  “啐!”  周月娥和端木凤仪同时啐道。  昊天笑着道:“你们别不屑,这个家里,喜欢我的女人可多了,而且家里真正的男人又只有我一个……”  端木凤仪和周月娥惊讶不已,道:“莫非你想把整个司徒世家的女人大小通吃。”  “知我者娘子也,而且你之前不也是答应把欣欣嫁给我吗?让她与我的孩子继承司徒家吗?”昊天微笑抱住端木凤仪和周月娥,嘻嘻的答道。  “哪个女人遇上你。就是一辈子的倒霉。”端木凤仪叹息道。  昊天的心里却是激荡的豪迈,大声的宣布道:“宝贝,你错了。女人遇上我是一辈子的幸福!”  他的声音,就像是那个时代的号角、宣言,久久的回荡在司徒世家……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