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075章 灵堂欢好

第075章 灵堂欢好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4352更新时间:2015-07-10 06:30:58
     在与欧阳菲菲分别后,昊天便回到了司徒世家,他想要对付张家,首先得把张家的情况搞清楚。司徒家作为四大世家之一,对紫禁城这些世家的资料都很齐全,昊天来到了书房,找出了张家的资料。张家有三兄弟,大哥张硕,老二张恒,老三张瑞,而张婉君就是老二张恒的女儿,老大张硕有一个儿子,一个老婆和一个儿媳妇;老二张恒就只有张婉君这一个女儿,而张婉君的母亲在生了她之后就已经去世了,张恒至今没有再娶;老三张瑞有三个老婆,还有一个十三岁的女儿是他的大夫人生的,而现任张家家主就是老大张硕,看完这些消息,昊天发现张家的人还是挺多的。  当昊天看完张家的信息离开书房后,外面差不多已经黑了,此时司徒轩还没有回来,昊天和宋玉瑶她们用过晚餐后,他拥着宋玉瑶来到房间,二人干柴烈火,正要上床行那云雨之事。忽然,门被“怦怦”敲响了。  昊天吃了一惊,心中有些恼火,赶忙前去开门。  打开门一看,只见司徒府的管家正焦急地站在门外,一见昊天开门,立刻大叫道:“大少爷!大少奶奶!不……不好了!出大事儿了!”  “什么?出什么事儿了?!”昊天和宋玉瑶都是吃了一惊,赶忙问道。  “家……家主……家主出事儿!出事儿!”管家大叫道。  “什么?父亲?他怎么了?”昊天大叫道。  “今天家主在回府的路上遇到了刺客刺杀,此时性命危在旦夕,夫人她们都已经赶去了!事态严重啊!你们快去看看吧!”管家大叫道。  “好好好!我们这就去!”昊天和宋玉瑶齐声叫道。  ※※※  昊天和宋玉瑶冲进房间,只见周围下人个个哭丧着脸,端木凤仪和张素素几女更是不停地流泪。而司徒轩正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胸口包着一层纱布,纱布上还沾有血迹,旁边有一个大夫正给司徒轩把脉,众人都不敢去打扰大夫。  过了一会儿,大夫放下的司徒轩的手,对着旁边的昊天等人说道:“大少爷,各位夫人,请节哀顺便。”说完他就背着自己的药箱离开了,昊天等人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懵了,接着端木凤仪大叫一声,晕倒在地,众人登时乱作一团,有的去看司徒轩,有的赶紧把端木凤仪扶进了房间,总之是乱了。  昊天此时是最冷静的,他把司徒府的侍卫叫了过来,然后叫他们一定要抓到凶手,虽然他知道这些杀手肯定是张家派来的,但昊天并没有打算说出去,司徒轩的突然去世,对昊天来说是一个可以完全掌握司徒家的机会,自己虽然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但这几天他对自己还是很不错,昊天心中发誓一定会给他报仇的。  司徒轩遇刺死亡已经过去两天了,司徒世家内此时已经四周挂上了白布,庄园之中仆人此时全部都默不作声地做着自己的事情,生怕惹得主人不高兴而被罚。  今天晚上按照习俗该是端木凤仪守夜,灵堂内本是肃穆之地,但此时,却是另一番景象,只见端木凤仪身上的孝服已经不见踪影了,除了头上的孝带还可以显示其正在服丧外,其脸上的欲求渴望之态,简直是个发春的妇,怎么也跟未亡人的身份联系不上了。此时的她正趴伏在司徒轩灵位的正前面,美丽的身体高高的向后撅起,她正在等待着主宰的光临。  而端木凤仪的主宰,正是昊天,此时正站在她的身后,俯视着眼前这个堪称绝色的尤物,特别是那美白肥硕,似乎正在勾引着他。此等情景,别说昊天本来就是欲念旺盛异常的人,就是天阉之人也会一柱擎天了。  昊天原想着来看看端木凤仪的,但是一见到端木凤仪披麻戴孝的样子,顿时充满了欲,戴孝三分俏,更何况端木凤仪本来就是天下少有的美人。想到司徒轩已经死了,自己也早已成为了昊天的女人,而司徒世家早晚也会变成昊天的后宫的,端木凤仪也顺从了昊天的要求!  谁都不曾想到司徒轩的灵堂上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端木凤仪显然也是没有准备,或许她没有准备的缘故,居然快乐得要晕厥过去了,感受到了那猛烈的冲击,不由得一阵激动,竟然流出了眼泪来。毕竟,在她的心里到底还是更加爱昊天一些的。不过,她也想不了太多了,她本来就是舍命陪昊天玩乐,全凭一口气硬撑,如今总算是松懈下来,沉沉的睡了过去。看到端木凤仪被自己弄晕了过去,昊天虽是司空见惯了,但是刚才怕她经受不了,才故意运功放松,虽是发泄不少,却还是没有发泄完,十分难耐的。他看看端木凤仪昏睡的样子,知道恐怕是要休息上好一会儿了,于是,他将端木凤仪衣服穿好,自己也整理好后,就出了灵堂。  就这样,连续几天晚上,每当自己的三位娘亲来守灵的时候,昊天都会与她们在灵堂欢好,而三女也没有拒绝,因此,司徒轩过世的这几天,他的三位夫人不但没有消瘦,脸色反而更加红润了,其他的人虽然有点儿怀疑,但并没有细想。  今天是司徒轩下葬的日子,在司徒世家墓地,昊天亲自动手为司徒轩下葬立碑,给他上了一炷香,然后对着他的墓碑,心中说道:“司徒轩,虽然你不是我亲身父亲,但你对我的恩情我不会忘记,我会帮你报仇,司徒世家我也会让它发扬光大,至于三位娘亲和两位妹妹我会好好照顾她们的,你放心好了。”  三女拜祭司徒轩之后,心中结都解开了,面对已经过世的丈夫,她所有的愧疚和羞愧,都已经不复存在。她清楚的知道,这一刻起,自己可以名正言顺的做昊天的妻子,再也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丧夫改嫁,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更何况自己心中对昊天的爱,已然超过司徒轩千倍万倍。  昊天在办完司徒轩的丧事后,回到了司徒世家,此时,他才记起自己与欧阳菲菲的两日之约,但这几天忙于司徒轩的丧事早已把这件事忘记了,现在才想起来。他向端木凤仪她们说了一声,然后就径直离开了司徒世家来到了飘香楼后的小阁楼。  他来到楼中,发现欧阳菲菲还在此地等着他,昊天对着她抱了抱拳说道:“对不起,这几天我在处理我父亲的丧事,因此来晚了,我们现在是不是就去见你母亲?”  欧阳菲菲并没有跟他顶嘴,显然她也知道司徒轩遇刺的事情,对着昊天说道:“你跟我走吧,我现在就带你去见我母亲。”说完她就来到旁边的一个花瓶旁,把花瓶向右旋转了一下,从旁边现出来一个通道,昊天怎么也想不到绝色组织在紫禁城还有这么隐蔽的地方。  欧阳菲菲率先走了进去,昊天也跟着走了进去,密道里并不像想象中的一片漆黑,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盏灯照亮着通道,昊天跟着欧阳菲菲来到了一个石门旁,欧阳菲菲先是有规律地敲了几下门,待得里面传来应答,她才推门而入。她们的这种谨慎小心的举动令昊天很是不解,心中也感觉小题大做。欧阳菲菲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但却懒得跟他解释。  两人刚一进入密室,“嗖”的一声,剑光闪烁,一道剑光化作一道长虹,携带者雷霆万钧之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昊天劈来。狂暴得劲气如汹涌的浪涛一般吹得昊天脸皮生痛。刚进门的他眉头微微一蹙,看到一旁面无表情的欧阳菲菲,心中掠过一丝不满。  “哼!”一声冷哼夹杂着雄浑的劲气朝四方扩散开来,抵御住了那股压抑的感觉。接着,只见他身影一闪,在原地留下几道残影,瞬间出现在偷袭者的面前。他右手凝拳,青朦色的劲气笼罩整个拳头,仿佛一道碧蓝的浪涛刺破重重防线,击在一柄宝剑之上。  “砰……”  拳剑交击,一声巨大的闷响传遍整个密室,强大的劲气随着两者相击之处迅速朝四周扩散,周围的陈设瞬间化为粉碎。  偷袭之人显然没有料到对手竟然如此了得,她在那一击之下竟然被击退了数步,而且手中宝剑颤呜,自己那握剑的手也是变得麻木了。不光是她自己,就连站在一边的欧阳菲菲都是惊得张大了嘴巴,显然这个结果令她们大吃一惊。  别人不知道偷袭之人的厉害,但欧阳菲菲可是清楚得很。自己这位师姐可是绝色杀手组织之中功力、速度、战术最为优秀的人之一,除却母亲还有那几个师叔级别的人物外,可以说她已经再难逢敌手了。而今日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却是这样的不堪一击,这令她很是难以接受。  此时,昊天那已将看清了偷袭他的人。这是一名美丽得令他目眩的女子,花容月貌,体态曼妙,皮肤肌白,冰清玉洁,好像出水的芙蓉。一张不食人间烟火的俏脸之上虽然略带惊讶但却依旧冷若冰霜,只看她的眼神就能够感觉到那发自内心的寒意。  “这绝对是一名超级杀手!不过她真的好靓!”昊天在心中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不过虽然如此,但昊天并没有因此而停手。在他看来,既然敢于挑战就要做好失败的准备。而既然失败了,那就要接受惩罚。至于怎么惩罚,昊天嘴角挂起一丝邪邪的微笑。  “嘿嘿,美女,对不起了!虽然你美得令人发指,但我却不得不忍痛将你打成猪头,因为你刚才真的好无礼!”昊天在心中为美女默默悼念,也许是在为自己的决定而乞求上天的宽恕吧!  “昊天,你还不快住手!”欧阳菲菲见状不由怒斥道,但是昊天没有丝毫反应。而那名门主也是没有说话,好像是故意想要试探昊天的实力深浅。  “哼,已经晚了。哥现在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昊天略显玩味地道。他嘴上说着,手上却是毫不迟疑。这次他是双拳出击,两只被青艨气罩所包裹的拳头,开始疯狂地向对面冰冷似霜的女子挥去。每一次碰撞都会令周围的空气泛起一丝丝狂暴的涟漪。  那名女子虽然俏脸冰冷漠然,但并不代表她的内心也同样如此。现在的她就好比那波涛汹涌的大海之上飘荡的一支浮萍,面对昊天狂暴汹涌的攻击只能一味地死守。欧阳菲菲明显可以看出,昊天虽然是赤手空拳,但他的功力绝对比自己要深厚,这种想法令她心中很不是滋味。  天霜虽然内心波动很大,但是以她冰冷的杀手本质,却绝不会将之表现在脸上。她一直都在找机会反击,但对手根本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杀!”天霜终于怒了,多少年来的杀手巅峰生涯,令她已经忘记了危险是什么滋味,但今天她却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了,只不过令她感到威胁的竟然是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青年,这多少令她的自信心受到打击。  狂暴的剑气弥漫纵横在整个房间,将昊天完全淹没。还好这间密室够大,而且也非常坚固,要不然的话,恐怕早已被两人给拆了。但即使这样,室内已是狼藉不堪。  “嘭嘭嘭……”  一连响起一连串的巨响,昊天终于又一次突破了天霜的剑网防线,双拳扫除一道狂风直击对方脑袋而去。  “不要!”欧阳菲菲惊呼,想要出手相助,但却来不及了。而在此刻,天霜那始终千年不变的冰冷容颜之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细微的变化,那是怨恼不甘的表情。  “昊天公子,请停手吧!”就在这时,一道轻灵悦耳、牵人心魄的声音从里间的一张秀榻之上传来,那个神秘的绝色门主方才一直未出言,直到此刻才做出反应。  本来还有些狂暴的昊天,不知怎的在听到这声叫喊之后,却是出人意料地停了下来。仿佛那股声音带着一股莫名的魔力,可以牵动他的心神。而他那携带万钧之力的拳头在距天霜面部不足三寸的地方生生给停了下来,拳风吹开了天霜额前的长发,一张清秀娟丽,但却冰冷如霜的俏脸显露而出。  而此刻的天霜却是紧闭双目,仿佛不愿意看到眼前那男子无情的眼神。不知怎的,看着面前纹丝不动的美女,昊天忽然有一种冲动,想要将她揽入怀中好好地爱怜一番。也许是色心作祟,也许是感受到了她心中的那份孤寂,令他心中起怜。  感受到对方停了下来,天霜紧闭的双眸终于睁了开来,她眼神复杂地看了昊天一眼,最后默默无声地走到了一边。从始至终她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昊天真有点怀疑她是不是哑巴,若真是那样,可就太可惜了,好歹也是个大美女呀。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