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081章 司徒=后宫

第081章 司徒=后宫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9558更新时间:2015-07-10 06:31:03
     等昊天睁开眼睛,天已经黑了下来,此时的司徒欣欣估计是下午太劳累了,因此依然还在睡梦中。昊天轻轻地抬起司徒欣欣的头然后把自己的手从她的头下拿了出来,然后帮司徒欣欣盖好被子,自己穿好了衣服走了出去。  上午,昊天刚回来时,想着回家时司徒晴儿看自己那幽怨的眼神,昊天明白了司徒晴儿肯定也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想着现在司徒家除了司徒晴儿,都是自己的女人,昊天决定今晚一定要拿下司徒晴儿,让司徒家变成自己真正的后宫,因此他就径直向司徒晴儿居住的碧草轩而去。  昊天来到司徒晴儿房中,不料却不见她的人影,心想天已黑了,她会去那里,正想出去寻找,只见司徒晴儿就从外边进来了。  “晴儿,你去那里了?”昊天关心的问道。  司徒晴儿微微一笑,道:“一个人怪寂寞的,到外边去看月亮去了。”  昊天突然一把将她拉入怀中,紧紧抱着她,将她那高高耸立的用力压在他的胸膛上,对她说道:“晴儿,我喜欢你?”  司徒晴儿被昊天这突如其来的举动顿时吓懵了,接着她剧烈的挣扎着,可昊天抱得太紧了,司徒晴儿怎么也挣扎不出昊天的怀抱,她只好放弃,对着昊天说道:“大哥,我们是亲兄妹,你不能这样,快放开我吧,要是让别人看见了传出去,对你我和司徒家的名声都不好。”  昊天听完司徒晴儿的话,不但没有放开她,反而把她抱得更紧了,对着她说道:“晴儿,我知道你已经知晓了我不是司徒青云,我叫昊天,现在这司徒家中除了你都是我的女人,谁也不会说出去的,而且我也知道你是喜欢我的,以前父亲还在,你不敢说出来,现在父亲已经去世了,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司徒晴儿听完昊天的话,彷佛也解开了心结似的不再挣扎了,反而紧紧的反搂住昊天说道:“哥,你知道吗?从你遇刺回来过后,你整个人的性格都大变样了,从那时起,我就慢慢的爱上了你,因此就算她们不对我说你是假冒的大哥的事,我迟早也会自发地把自己完整地交给你的。”  “谢谢你对我这么好,晴儿。”  昊天感动极了,紧紧拥着她,用力吻住她的樱唇,下面那坚硬也紧紧地抵在她的下面。  “嗯……不要……哥……”  司徒晴儿挣扎着扭动娇躯,不扭还好,一扭之下,她和昊天正好摩擦起来,这下子,她如遭电击。  “嗯……嗯……”  司徒晴儿娇嗯着,并把香舌送进昊天的口中,任他吮吸。她刚才一扭,大概尝到甜头了,开始扭动娇躯,再一次紧贴着昊天摩擦起来。  刚磨了几下,昊天发觉她渐渐涨了起来,显然已经动情了,伸手想伸进裙子里摸摸她的,没想到搂得太紧,贴得太紧,司徒晴儿又紧紧地贴着他,昊天的手伸不进去,只能在她的大腿上抚摸着。  司徒晴儿凤眼微张,粉面生春,樱口半张,娇声轻哼,越扭越快,不大一会儿就“……”娇呼几声,整个人就瘫软在昊天的怀中了。  “莫非她已了?哪有这么快?”  昊天抱起她放在床上,伸手去抚摸她的大腿。  司徒晴儿的一双玉腿太漂亮了,增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瘦,嫩的像刚剥开壳的鸡蛋,又粉又滑,细腻的使人看不到汗毛孔。昊天的手顺着大腿向内移动,刚要摸到小裤头,司徒晴儿一下子坐了起来,拉住了昊天的手,红着脸说:“哥,我怕!”  昊天安慰的说道:“晴儿,这是每个女人都会经历的事情……”  “可是……人家就是怕嘛!”司徒晴儿又调皮起来。  “这没什么可怕的,相反是一种美妙的享受,会让你尝到那美妙的灵肉之爱,让你尝到你从来没有尝过、大概也从来没有想过的、那种男女共同制造的绝妙快感,你会。”  昊天自有对付她调皮的方法。  “你说什么呀哥,我怎么听不懂呀?什么是‘灵肉之爱’呀?又让我尝到我从来没有尝过什么呀?”  司徒晴儿真是调皮可爱,故意装起糊涂来。  “你这小妮子,和哥玩什么花样?好,哥就告诉你,看你好意思不好意思,初夜就是人生最美的时刻……”  昊天扯开裤子,将早就想破裤而出的巨龙放了出来。  司徒晴儿一声惊呼:“好大呀,真怕人。”  言语间,尽是羞涩绯红,对于她来说,这实在有点难堪,毕竟还是黄花闺女一个。  昊天拉她的手握住自己的巨龙道:“这能让你们女人朝思暮想、意乱神迷、神魂颠倒、飘飘欲仙的东西,名叫。所谓灵肉之爱,就是用我的宝贝和你的共同制造的爱。明白了吗?我的好晴儿……”  昊天故意放肆地在语言上羞她,看她怎么办。  “去你的,哥哥,你真坏,一点都不像个好哥哥,这么羞妹妹。”  果然,司徒晴儿不好意思起来,不过娇嗔的样子还真是迷人。  “我就不是个好哥哥,我是个好情人,不行吗?好了,别再闹了,难道你真的不想和哥……”  昊天的话还没说完,司徒晴儿就扑进了他的怀中。  昊天轻轻地揽着她的细腰,抚摸着她的秀发、她的脸蛋,渐渐地,昊天把嘴唇凑上去盖住了她的樱唇,两个热烈地吻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司徒晴儿避开他的嘴唇,对他说:“哥,我是第一次,轻点儿!”  “放心吧,我会很温柔的。”  昊天慢慢地将司徒晴儿的衣服全脱了下来,司徒晴儿倒是很自然地,像一个多情的妻子一样,自动地帮他将衣服也脱了下来,昊天将司徒晴儿放倒在床上,低头欣赏她那迷人的胴体。  司徒晴儿实在是个美人胚子,一头乌黑的秀发,一双娇羞的媚眼,樱唇像熟透的樱桃,让人想咬上一口,两个小小的洒窝,荡漾着迷人的芳香。雪白的凝脂般的玉体丰满动人,散发着无尽的青春魅力;丰挺高耸,白嫩光洁而富有弹性,看上去如两朵盛开的并蒂莲花,随着她微微娇喘的胸脯轻轻起伏。褐红的、鲜红的,看上去娇艳动人,让人情不自禁地想摸个过瘾。柔软平滑的下面,浑圆粉嫩的玉腿之间,细缝微张,好不迷人。  当昊天目不转睛地流览她的全身时,司徒晴儿娇声娇气地说:“哥,你好坏,怎么这样看人家?”  看着这个丰满娇嫩的身体,昊天的心头狂跳,欲火大盛,一股热流直冲,巨龙发胀,硬挺起来,还不住地微微颤动着,似乎在向她打招呼。  “哥,你这东西好大,我好怕呀!哥。”司徒晴儿惊呼着。  “晴儿,不要怕,哥会很温柔地轻轻弄的。你只要忍耐一下,马上就会尝到飘飘欲仙的滋味,会乐死你的。”  说完,昊天再也忍耐不住,扑在她那迷人的躯体上,低下头,吻着她那热情似火的香唇,司徒晴儿也热烈地拥抱着他,全身起了一阵颤抖,将舌头伸进他的口中,彼此吸吮着。  慢慢地,昊天的头向下滑去,滑过她那雪白的粉颈,来到高高耸起的一对峰峦上,那柔软又富有弹性的,随着她那急促的呼吸一上一下地起伏着。司徒晴儿被他弄得好不舒服,口中发出诱人的呻吟声,情不自禁地将双乳用力向上挺起,丰满的胴体不停地扭动着。  昊天抬起头来,压住她,抱住她的细腰,轻轻地问:“小妹,舒服吗?”  “哥,太美了。”  司徒晴儿着,娇躯快速扭动着,香臀更是拚命地向上挺:“好哥哥,别再捉弄妹妹了,妹妹好难受。”  “你怎么难受呀?我怎么捉弄你了?”  昊天故意逗她。  “坏哥哥,坏男人,明知道妹妹怎么难受,还要问。”  司徒晴儿羞红了脸,娇嗔着。  “那你要哥哥怎么办呢?”  昊天还是不放过她。  “我要你……要你……”  司徒晴儿欲言又止,难以启齿,但毕竟欲火占了上风,聪明的她又想到了些代名词,终于说道:“我要你让晴儿见识见识你那东西的威力。”  “那哥哥可就要用哥哥这东西弄进妹妹的那东西里了,你这可就让哥哥给捅破了,你就让哥给你开了苞了,从此你就变成个妇人了,就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人了。让哥哥破了你的身,你不后悔吗?”  “不后悔,哥,到这时候,妹妹也不怕羞了,对你说实话,妹妹让哥哥你破身,那是求之不得,妹子不让哥把那那东西弄进妹子这东西里让谁的东西弄进去?妹子不让哥那东西弄破妹这让谁弄破?妹子不让哥给妹子让谁?妹子不让哥把妹子变成真正的女人让谁变?妹子这之身不送给哥送给谁?说实话,妹子想哥都想得发了疯了,哥,快用你的东西给妹子破身吧!快点儿让妹子见识见识吧。”  司徒晴儿终于不再犹豫,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一连串反问充份显示了她对我的爱意。  昊天的冲动也到了极点,就分开小妹的双腿,用手抬起她的玉腿,抡起宝贝,对准她……  “哎哟,我的坏哥哥,怎么这么痛?我的身体早晚都是你的,你急个什么劲呀?”  司徒晴儿受不了了。  “对不起,小妹。”  昊天忙道歉,只好按兵不动,轻微摇动。过了一会儿,她不再喊痛了,反而向上微微顶了几下,似乎在鼓励他,于是,昊天把宝贝用力一挺,“噗”的一声,一下子就到底了。  “痛……痛……痛死了……你不要动……”  司徒晴儿大喊起来,双手用力地推着昊天的身子,只见她脸色苍白,樱桃小口痛得失去了血色。  “对不起,小妹,忍耐一会儿就好了。”  昊天爱怜地抱紧了她,不住地轻吻她的脸庞,经过一阵抚摸,司徒晴儿终于苦尽甘来……  “好妹妹,现在不痛了?”  “嗯,不太痛了,你真狠。”  司徒晴儿白了凌峰一眼,娇嗔道:“人家是第一次,你又那么大,人家当然受不了。不过现在不痛了,你可以轻轻地动。”  “是,是,大宝贝错了。”  司徒晴儿可真大胆,看着她的一副荡的样子,昊天知道她又尝到甜头了,就开始用力了。  司徒晴儿真是开放,一下又一下的身体攻击!  “啊……”  司徒晴儿发出一声迷乱、狂热而又羞答答的娇喘,感觉自己欲火焚身,那深处的幽径感到一阵强烈的空虚和酥痒。  一股渴望被充实、被填满、被男人猛烈占有的原始生理冲动占据了司徒晴儿脑海里的一切思维空间,她的高炽,却又万般娇羞。  司徒晴儿那秀美的娇靥因熊熊的火和羞涩而胀得一片火红,玉嫩娇滑的粉脸烫得如沸水一样,含羞轻掩的美眸半睁半闭……  司徒晴儿伸出双手攀在昊天的脑后,两脚则分开高架在他的肩头,脸孔红通通的闭着眼睛说道:“好哥哥,这次可要不要那么粗暴哦!”  成熟美貌的绝色少女那一双修长优美、雪.白浑圆的娇滑玉腿随着昊天的、抽出而曲起、放下……曲起又放下……  已经迷失在海中的绝色少女,忘情的和干着自己雪白如玉、娇软如绵的圣洁胴体、强行她那曾经贞洁的玉门关的昊天狂热的云雨交欢、颠鸾倒凤的合体着……  司徒晴儿那柔若无骨、一丝不挂的雪.白玉体带着愉悦的随着昊天在自己贞洁的蜜道内的抽动而蠕动起伏……  昊天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重,司徒晴儿被那一波胜过一波的强烈电击般的刺激弄得一阵狂喘娇啼、银牙轻咬,秀美火红的优美螓首僵直的向后扬起。  司徒晴儿一双美眸中闪烁着一股醉人而狂热的欲焰,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着扭动而飘荡着,全身的雪肌玉肤渗出一层细细的香汗,她被这强烈的、经久不息的、最原始、最销魂的刺激牵引着,渐渐爬上男女欢的极乐……  “啊……”  司徒晴儿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一声哀婉悠扬的娇啼,她第一次与男人合体,就尝到了那销魂蚀骨的快感,爬上了男欢女爱的高峰。  司徒晴儿领略了那的,一个刚刚还是矜持的千金小姐,如今身心都再也承受不了那强烈至极的刺激,彷佛要昏过去了,她已经进入男女合体交欢的最高境界。  数秒钟之后,司徒晴儿再次“啊……”的一声娇啼,修长雪.白的优美玉腿猛然高高扬起、僵直……最后又酥软娇瘫的盘在昊天的股后,一双柔软雪白的纤秀玉臂也痉挛般的紧紧抱住昊天的肩膀,十根白玉般的纤纤素指也深深陷入他肩头,而她那被欲焰和偷情的娇羞烧得火红的俏脸也迷乱而羞涩的埋进他的胸前……  这时司徒晴儿那一丝不挂、柔若无骨、雪白娇软的玉体突然一阵电击般的轻颤,从花房深处的花芯猛射出一股宝贵神秘、羞涩万分的少女蜜精玉液。  “要死了!要死了……”  绝色少女司徒晴儿的娇靥羞红,口中发出一声声满足而娇酥的叹息。  司徒晴儿和还压着她一丝不挂的赤裸玉体的昊天沉浸在后的那种酸酥、疲软的慵懒气氛中。  昊天仅仅是感到有些疲累罢了,而处在下方的司徒晴儿却一直不住的低低娇喘,云雨后她的全身更是香汗淋漓,她满头如云的乌黑秀发凌乱不堪,艳丽俏美粉脸上还残留着一丝醉人的春意,秀美的桃腮晕红如火。  这种滋味真是消魂荡魄,俩人不禁紧紧地搂在一起。  云雨停歇,南宫晴轻轻的挪开身子,一眼看见自己还留有血迹,就恨恨地白了昊天一眼:“哥,你把人家弄得血都流出来了,真坏。”  一说完,转过身子不理他了。  “好妹妹,对不起,弄痛了你,不过这也不是哥凶狠,只不过每个女人第一次让男人弄的时候,都会流血的。我刚才弄你前,不是先问过你,后悔不后悔,你不是说不后悔吗?现在怎么又恨起来了?对不起,好晴儿,不要再难为哥哥了,让哥帮你擦擦吧。”  说完,昊天拿起枕巾,温柔地替她擦拭。  “哥,我是和你开玩笑呢,我说过,我这身子是你的,随便你怎么玩都成,就是弄死小妹,我都心甘情愿,何况仅仅是把那里弄出血?更何况小妹虽然不懂,可也知道这是女人都要经历的事,又不是每次都把我那里弄出血,我又怎么会生你的气呢?不劳哥的大驾了,让小妹自己来擦吧。”  司徒晴儿温柔转过身来,抱住昊天温柔地吻了一下,伸出小手接过枕巾,先擦干净了,又帮昊天擦去污垢,然后双双拥抱着进入了梦乡。  朦胧中,昊天感到有人在摸他的脸和身体,摸得他全身舒服极了,就像置身于白云间,虚无飘渺。昊天睁开眼,原来是司徒晴儿,昊天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亲吻着她:“晴儿,你在干什么?”  “我想不通,你这宝贝真怪,昨晚弄人家我时硬得怕人,现在却又这么软。”  司徒晴儿红着脸说。  “小妹,你可真浪,欣欣到现在都还不敢在我面前说宝贝这两个字,你却随口就来。”  昊天故意羞她。  “我才不管那么多呢,我爱你,你是我最爱的人,在你面前,我有什么好羞的?欣姐也是的,整天羞答答的,自己明明心里想,又不说出来。”  司徒晴儿说到这里,停了一下,说:“好哥哥,你不会因此说我浪,以为我以后会做出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  “好晴儿,哥知道你爱哥,你只对哥哥我一个浪,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哥爱你,就是爱你的一切,当然也包括你这浪劲了。”  昊天安抚她说道。  “那妹妹就放心了。哥,我想看看你这东西是怎么变硬的,好不好?”  司徒晴儿可真是太天真了,对什么都好奇,都想弄个明白,这句话要是让别人听到觉得小妹太浪,昊天却知道这只是司徒晴儿的天真好奇罢了,更显出她的可爱之处。  昊天微笑的道:“好罢,我可以让你看,不过你要配合我。”  “怎么配合呀?”  司徒晴儿兴致很高。  “你要知道,我们男人这东西在有时,充血膨胀,所以才会变硬,你要让我变硬,只有你牺牲色相了。”  昊天故意逗她。  司徒晴儿娇嗔的说道:“去你的,哥,什么牺牲色相,到底要让我干什么呀?”  昊天微笑的道:“什么也不让你做,你只要躺着让我看你的裸体就行了,看着这绝妙无比的玉体,谁的那玩意儿要还不会,那他就是死人一个了。”  司徒晴儿乐了,道:“这还不容易?妹子这色和相全都是你的,随便你什么时候看、怎么看都可以!哥,让你看怎么能说是牺牲呢?妹妹愿一天到晚脱光让你看。”  司徒晴儿对昊天的爱真是无比深厚,昊天站起身来,让她躺在床上,昊天看着她那丰满的玉体,欲火一点点上升,巨龙也一点点变硬,一颤一颤地向上挑着,越挑越高,直到最后,刚硬如铁,直挺挺地向上挺立着。  “好奇妙呀。”  司徒晴儿轻呼一声,伸出她的小手去握,可是宝贝太大,她的小手围不拢,她就用两只手去合围,不住地抚摸着、揉搓着、着,甚至到她那樱桃小口里去,又无师自通地吞吐起来。  昊天也不甘示弱,他再次动作起来,这次他改变和司徒晴儿的体位,一把将司徒晴儿翻转,改从背后进入了她的身体。  昊天将司徒晴儿翻过身,让她跪伏在柔软的床上,开始向前猛刺,第二轮攻击又在推送之中展开。  司徒晴儿的两片肉臀撞击着昊天的,带给他不小的快感,他不禁感叹道:“真爽!”  昊天伸手去握住司徒晴儿悬在半空的,然后用力握揉那两团美丽而吸引人的,让她又是一阵激烈的吟叫。  昊天见状更是用力的抱住司徒晴儿,两手抓住她的细腰用力的向里面推进。  “啊……”  司徒晴儿受不了强烈的刺激,长叫了一声,整个人便趴倒在床上,她那对异常丰满硕大的乳.房压在床上,白皙圆浑充满弹性的臀部高高的翘起,看得昊天邪念大起,不由得伸出右手中指探进臀部深深的裂缝中,指尖上下来回探索着的。  “别……好脏,请不要……”  那是司徒晴儿怎么会知道菊花的用处,只想着之前排便而已,如今被昊天用手指挖弄着,她羞愧难当的挣扎起来。  但是昊天哪里理会司徒晴儿的哀求,他用手拨开她丰厚的股肉,粉红如小菊花的不断的开合蠕动着。  昊天把从司徒晴儿的身体里猛然抽了出来,接着用手握住粗壮的对准司徒晴儿的,无声无息的大力轰去……  司徒晴儿虽然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但是当昊天粗大的龙头撞上自己的时也知已到危急关头,于是她连忙死命做出垂死挣扎,纤腰左摇右摆的闪避着,再加上昊天自己亦缺乏经验,只能在她的臀上乱踫、乱撞的搞了好一阵子也没能成功进入。  渐渐的,昊天心中积起一股怒火,就像一个魔王。  “别动,快让老子。”  昊天大声喝道:“你,你……”  在喝叫声中,昊天竟然按住司徒晴儿的,大力地用掌拍了两下,拍得她一下子被吓得呆在原处不动了。  昊天趁着这片刻机会,用两指撑开司徒晴儿两片紧闭着的臀缝,腰部向前用力一挺。  司徒晴儿下部传来的痛楚将她从呆愣中惊醒过来,她知道自己宝贵的后门贞已经被这个男人强行夺去。  “呜……”  一阵绝望的悲鸣声从司徒晴儿的口中发出。  当昊天将整个龙头强行挤进司徒晴儿的体内后,立刻用手紧抓着她的,以防被她抛脱。  司徒晴儿的通道刚才在昊天的手指挑逗下,虽然已有些许湿润,但这从未被开辟的羊肠小径实在是狭益非常,夹得昊天胀硬的也隐隐微痛。  昊天忍住这短暂的不快,用力向前挺推,享受着一分一分挤进女人内的快感。  挺进不久,便感到遇上一股强大的阻力,昊天无耻的问道:“晴儿,我感到自己的现在正顶着你的,让小弟全部刺进去好吗?”  “哥哥,好哥哥,不要!不要弄那里!”  司徒晴儿边说边猛摇着头。  昊天缓慢的向后退出小许,随即猛力向前一冲,那片脆弱的菊花瓣怎能阻挡胀硬的强力撞击,一下子已整根钻进司徒晴儿的内。  昊天插进后静止不动享受那暖且紧的包围感,这渴望已久的感觉以往只能在幻想中出现,他心中真有些怀疑现在也只在作梦而已。  “啊!疼死我了……”  被撕裂的感觉令司徒晴儿痛得头部上仰,的剧痛还不及心中的悲伤,她自喉咙里发出一声哀嚎,这感觉要比之前那个破处还要疼痛百倍以上!  昊天听到司徒晴儿这声哀嚎并没令他正在燃烧的欲火退却,凌虐之意反而更盛,他得意洋洋的问道:“晴儿,我的小弟已经全部进去了,你的真是窄得很,夹得我好爽,你舒服吗?”  司徒晴儿只能流着眼泪大叫:“你这个畜生,快放开我!救命呀!呜……”  昊天早知道司徒晴儿会呼喊,但是她也没能叫出几声,因为她的嘴巴已经被他的大手掩住。  昊天安慰的道:“晴儿,一会儿你就知道爽快了,就跟前面给你破处的一样的!”  这一番话似乎真的生效,司徒晴儿没再大声呼叫,只是有点怀疑的问道:“真的吗?”  昊天语调坚定的答道:“当然,哥我现在下面胀得难受,待会我搞遍了晴儿身上的三个洞才会作罢,你那香艳的红唇我还没有进去过呢!”  司徒晴儿听得那句“搞遍身上三个洞”立刻露出恐惧神情,颤声的道:“哥,你说真的吗?”  昊天心中暗喜,答道:“当然。但是我也实在停不下来,这样吧!反正我现在都进去了,你乖乖的不再挣扎让我弄一次,我尽量把时间缩短行吗?”  “呜……可是好痛啊!”  司徒晴儿仍然哭着抗议道。  昊天扳着脸说道:“你不答应就行了吗?”  昊天说着用力在内一缩一挺,司徒晴儿立刻小声哀叫起来:“哎哟!痛啊!快停下来!”  昊天继续抽动,并恐吓道:“晴儿,你母亲都让我搞完了三个地方,你不乖吗?不向你母亲学习一下吗?”  司徒晴儿在呼痛声中应道:“求求你快点做好吗?”  昊天停下来问道:“你这是答应让我继续这样做了?”  司徒晴儿没再说话,只是悲痛的饮泣着。  昊天又小心的挺着自己的,顶在她的入口勉强的推入,一点一点的进入的她的,他慢慢的大约三分之一进去,然后再抽出来一点点,然后又再次的。  司徒晴儿无奈下只好“呜呜”的抽泣着向后顶着,昊天的巨型大炮顿时几乎消失在她雪白性感的之内。  昊天对司徒晴儿的默不作声感到不甚满意,奸笑道:“你不回答也无所谓,反正我也要痛快的彻底采一次,我要开始了!”  话声一落,昊天的分身再次在她体内起来,见她不再出声,昊天便用力狂击上百下,只见司徒晴儿被搞得只能“哇哇”叫痛,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昊天一边,一边把玩着司徒晴儿的一双,嘴里还猥亵的问道:“晴儿,好一点了吗?”  司徒晴儿低声道:“嗯,嗯……”  昊天笑道:“你就是好了很多!”  他话一说完,就再度伸手抓着她胸前抖动不止的一对豪乳揉搓起来。  昊天在抚弄双乳同时,缓缓抽出自己的退至她的口再轻轻回插少许,来回数度后突如其来一下子整根尽入。  司徒晴儿被那突如其来的一插,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叫了起来。  这昊天“”功,随着节奏的加快,司徒晴儿的叫唤声也渐密和渐响。  不一会儿,昊天就感到司徒晴儿的菊洞已再度湿润起来。  昊天眼看时机成熟,便爬起身来两膝跪着,用手环按着司徒晴儿的两股。  司徒晴儿被昊天揪离床上,整个身躯成拱桥状,昊天不快也不缓前后着腰部,只见自己壮大的巨炮在她的来回进出,他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兴奋。  可怜的司徒晴儿初尝异物的抽击,头部不由自主的左右摇摆,口中哭声还夹杂着逐渐传过来的快感所带来的呻.吟,而唯一清醒的大脑却使她侧着头脸呆望向床内,一副绝望的神态。  昊天挺着顺时针方向打着大圈子,如此数百下后司徒晴儿的居然真的开始流出来,泛滥的汁液最后更是随着昊天的进出溢流出菊洞之外,将两人的结合的地方齐齐弄湿,那紧迫及湿润的快感令昊天加大力道腰肢,不给司徒晴儿一丝喘息余地。  “噢……”  司徒晴儿现在被弄得只能发出一连串大半像又小半像痛苦的叫喊声。  昊天又在司徒晴儿身上骋驰一刻钟后,感觉自己已经进入快要出精的时刻,便仰头叫道:“晴儿,哥再忍不住了,我!”  他说着用尽全身力度疯狂挺送,大喊道:“真的不行了!要射啦!射啦!噢……”  话声刚落,昊天向上猛挺一下,这一挺的力度直将司徒晴儿整个身躯向上推移,头也撞了床头一下。  司徒晴儿的双峰因为被昊天的十指深深的抓着,才没被撞离握抓,昊天感到自己的抵在她的尽头内不停的跳动,随着每次跳动,一股接着一股的浓稠的液体激射进她的深处。  司徒晴儿在昊天无情的射击下,竟然刺激得前面的花房突然产生数阵痉挛,从前面的蜜道深处大量涌出。  这真是出乎昊天的意料之外,司徒晴儿竟然敌不住生理反应,达到了,只见她嘴部张开,但是口中已经叫不出声,只能从喉内吐出低微“啊啊”之声。  昊天本来已经渐停跳跃的分身在同一时间被司徒晴儿的压逼下及外面的湿润中,再次发射数下才完全静止下来,他整个人压在司徒晴儿身上感受着极乐过后的一刻,这个绝色少女的、蜜道、以至整个已经全无保留的被自己强占了。  望着床上的司徒晴儿,在朦胧的灯光中,看着她这诱人的,昊天的很快又微硬起来,随即爬到司徒晴儿身后用手掌轻力磨弄着那又大又胀的紫红色蓓蕾。  “哥,好痛啊!”  司徒晴儿本来就不能熟睡,张眼看见昊天这副姿态,不由得叫道:“哥你已弄了这么久了,就不要再弄了好吗?”  昊天没有出声回答,他的行动就是最佳的答案,他手口并用的在这美丽的躯体上逗弄起来。  最后昊天的头部埋在司徒晴儿的两腿之间,在她娇声微喘声中,昊天一面两手夹弄着蓓蕾,一面用嘴吸吮着她的花房,待她的蜜道微微呈现湿润后,昊天便着再一次由她的蜜道进入她的体内。  这次一开始昊天就已经猛力的着,可怜的司徒晴儿又一次被昊天着。  他很久都没有的感觉,而司徒晴儿却早已被插至失神,看来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  昊天不动声色的将司徒晴儿的两只小腿负在自己肩膀上,司徒晴儿的蜜道在这姿势下自然比先前大字形时更加紧合,和花璧的磨擦也特别强烈。  一时之间,房间内只余下撩人的声和两人下部的互撞声。  昊天在感到司徒晴儿泄了两次后,才将今夜余下的所有喷在她的花芯上。  司徒晴儿此刻真的是,强烈的电流真得要让她窒息了,她纤细的手指抓紧着雪白的床单,揉成一团,手背因过分用力而变得青筋跳起,指骨发白。雪白可爱的脚趾也痉挛甸着时紧时松,浑圆修长的玉腿夹紧昊天,不让一丝快感逃脱,而花蕊中更是如潮。  随着一结束昊天也如遭雷击般,先是全身突然僵住一阵子,然后便像癫痫发作似的整个人都抖簌起来。  约莫一分钟后,昊天才说道:“晴儿我们休息一下吧!实在太累了。”  不知过了多久,司徒晴儿被弄得死去活来,一阵阵过去,回复平静,他们都获得了最高度的快感,紧紧搂抱在一起,静静地享受灵与肉的和谐统一,双双进入甜蜜的梦乡。直到第二天早上起床时,昊天还泡在司徒晴儿的身体里。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