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082章 母女同床

第082章 母女同床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8903更新时间:2015-07-10 06:31:04
     第二天早晨,昊天睁开了眼睛,旁边的司徒晴儿依旧没有醒,估计是昨晚上受创太重了,她现在还在睡梦中,昊天轻轻的起了身,帮司徒晴儿盖好了被子,走了出去,发现外面的丫鬟正在忙着把一些礼物搬上马车,昊天很好奇,拉住了一个丫鬟,想问明原因,经过丫鬟的诉说,昊天才明白了怎么回事。  原来今天是自己的岳父宋欣平五十大寿,但他却不想大办,只想一家人在一起吃个便饭,于是派人来通知了宋玉瑶一声。而自己的母亲端木凤仪因为知道这是亲家五十大寿,而且又是宋玉瑶嫁到司徒家后第一次回娘家,因此叫人多准备了一些礼物。  这时昊天的四个丫鬟走了过来,把他带近了房间,帮着他梳洗打扮了一番,等昊天出来的时候,只见宋玉瑶已经等在了那里,作为出嫁新娘子第一次回娘家,而且今天又是自己父亲的五十大寿,宋玉瑶打扮得漂亮动人,而且显得精神奕奕。  一共就两架马车,一架用来坐人的,一架用来拉礼物的,昊天和宋玉瑶就坐在拉人的那辆马车中,看着宋玉瑶那娇艳美丽的样子,昊天心中有些愧疚,自己这几天冷落了她,他轻轻的把宋玉瑶拥在了怀中,宋玉瑶彷佛知道了昊天对自己的怜惜,无声的靠在了昊天的怀中。  马车很快就来到宋府,昊天的岳父宋欣平和岳母苏怡秀亲自来到门口迎接,昊天和宋玉瑶下了马车,来到了宋欣平面前,两人当即给宋欣平行了个礼,祝他生日快乐,宋欣平高兴的笑了,然后领着昊天她们走进了宋府。  今天的岳母苏怡秀更是特别打扮了一番,眉目如画,睫毛忽闪忽闪的,淡淡的腮红,鲜艳的樱唇,米黄色及膝连衣裙勾勒出绵软的柳腰,成熟美妇玉体娇躯山峦起伏,美不胜收,玲珑浮突得恰到好处,高耸的酥胸前两处丰硕饱满的将连衣裙鼓鼓的顶起,双峰之间形成一道高高的山梁,随连衣裙紧贴著雪峰上下完美的弧线下来,高耸丰硕的酥胸,左右膨胀浑圆翘起丰腴的美臀,修长浑圆的玉腿,配上红色锦鞋,更加性感迷人,惹人遐思。眼角的隐约可见的鱼尾纹,不仅没有影响她的美丽,配上妩媚的丹凤眼,反而更加增添了成熟美妇的风情丰韵!想到上次跟她在后院的事情,昊天忍不住食指大动。  这时昊天从旁边拿了一个礼盒走到岳父宋欣平的面前,说道:“岳父大人,这次来的匆忙,我并没有准备什么好的礼物,这是我司徒家家传的一些古玩,不知道岳父大人喜欢不喜欢?”  “啊,这是天青无纹水仙盆!传世的杰作啊!在大破灭之后就很少见到了呀!想不到青云家中还收藏着,这可以算得上是无价之宝了。”  宋欣平痴迷古董,一见之下就如痴如醉爱不释手,激动地说道,“青云你这份礼物太贵重了吧?”  “这是我用来孝敬岳父大人的,而且这种物品在岳父大人你们这行人的眼里才能发挥价值,在我们眼中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用来孝敬你再好不过了。而且你都把宝贝女儿嫁给我了,这些古董怎么能够和国色天香的美女相提并论呢?您说是吧?岳母大人!”昊天对着苏岳母怡秀说道。  此刻宋欣平像走火入魔一般,兴高采烈地抱着天青无纹水仙盆好象怀抱心肝宝贝一样地小心翼翼地径直回自己房间去了。  晚上,宋欣平和苏怡秀两人上座,宋玉瑶和昊天左右相陪,餐桌上面净是美味佳肴,令人馋涎欲滴。  明珠拌猪肚、凤尾虾、香嫩彩椒牛柳、苦瓜炒百合、香辣宫保虾仁、软炸里脊、罗汉大虾、红松鳜鱼、葱爆羊肉、红烧排骨炖土豆香菇、花生大枣猪蹄汤、党参黄芪炖鸡汤、双黄羊肉汤、狗肉煲等等摆了一桌子,上等的竹叶青、女儿红酒水一应俱全。  “岳母大人真是心灵手巧贤妻良母啊!谁能够想到宋家夫人还能有如此高超的厨艺呢?怪不得玉瑶长的这么水灵白净美丽呢!岳父大人好有福气哦!”  昊天谀词如潮赞不绝口。  成熟美妇岳母苏怡秀被女婿赞美得心花怒放,喜笑颜开说道:“今天是老爷的五十大寿,大家一醉方休,你可要把咱们女婿招待好了啊!”  “好好好!夫人发话就好办了!”  宋欣平今天得到一个传世珍宝天青无纹水仙盆,欣喜若狂,证实了这个女婿真的是大方,出手阔绰,而且自己这几个月家族的生意也比以前好了很多,宋欣平正为自己的决定自鸣得意。就这样你已被我一杯的,由于昊天有武功,因此不容易醉倒,而宋欣平喝过酒后很快醉倒了。  看着宋欣平醉倒的样子,岳母苏怡秀连忙叫昊天把他送回房间,自己则和宋玉瑶把桌子收拾一下。昊天搀扶着宋欣平正想走,却被宋玉瑶揽住脖子在咬着他的耳朵笑声说道:“相公,你把父亲送回房间就立刻到我的房间来哦!我有惊喜大礼物给你!”  说完,宋玉瑶竟然神秘的眨了一下眼!  昊天也没明白她的神秘大礼是什么,扶起烂醉如泥的宋欣平很快来到了他的房间,他把宋欣平放倒在床上,宋欣平醉的象一头死猪,四脚朝天才一躺倒就鼾声如雷。那个天青无纹水仙盆正被宋欣平爱如珍宝地暂时放置在床头,看来是想今天先欣赏一个心满意足再收入收藏室里面珍藏起来的。  看着一眼房间,昊天就离开了,很快来到了宋玉瑶的房间,他很想知道宋玉瑶的惊喜是什么。宋玉瑶的房间秀气典雅,宋玉瑶和自己的母亲苏怡秀正坐在床上相偎相依着呢呢喃喃卿卿我我,也许受到酒精的刺激,宋玉瑶还不时在苏怡秀脸颊上,耳垂上亲吻一口,逗得苏怡秀痴痴娇笑不已。  看见昊天进来,苏怡秀慌忙站立起来娇羞妩媚地看了昊天一眼,赶紧又羞答答地低下头去,俊俏姣美的模样婉娈可人之极。  “玉瑶,我该走了!不打扰你们!”  这个岳母大人感觉就跟小姑娘一样羞涩。  苏怡秀娇滴滴呢喃道,想要离开,却被宋玉瑶抓住了玉手。  “不要走啊!娘,你刚才不还说你喜欢你的女婿吗?”  宋玉瑶眉目含春地娇嗔道,“我们来当面问问你的女婿是不是喜欢你呢?”  “玉瑶,你……你怎么拿自己的娘亲开玩笑?”  苏怡秀气得小脚跺地板的说道,实际上宋欣平现在老了,床弟之事早已不行了,而苏怡秀又是虎狼之年,宋欣平早已不能满足她,而听到女儿宋玉瑶给她说了昊天在床上的勇猛,她早已心猿意马了,现在只是不好意思。  “相公,你也太久了吧!”  宋玉瑶故作生气的说道:“人家都等你老半天了!”  昊天呵呵的道:“没办法,老爷子到了床上,还要我陪他喝!”  “父亲才不是这样的人!”  宋玉瑶道:“相公,你喜欢我娘亲吗?”  “喜欢啊!岳母大人跟你站一起,简直就是一对姐妹花呢!”  昊天直勾勾的看着苏怡秀说道。  苏怡秀娇羞无限难为情地双手捂住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昊天立刻明白宋玉瑶的惊喜大礼的真实含义了,喜出望外地快步扑过去将苏怡秀和宋玉瑶一起搂抱在怀里。  “不要啊!”  苏怡秀羞怯害怕心慌意乱地挣扎着,却被昊天搂抱住柳腰,径直亲吻住了她的樱桃小口,她嘤咛一声,惊慌地瞪大了美丽的眼睛,她还想紧闭贝齿阻止昊天舌头的侵袭,不料昊天抓住她翘挺浑圆的美臀揉捏一把,趁着她喘息呻吟的空当,他的舌头已迅快地溜了进来,勾出了她的小香舌,带着她在唇间甜美地舞动着,口中的汁液不住交流,那滋味简直就比得上被迷情眼挑逗的味道,弄得苏怡秀顿时芳心迷醉、咿唔连声。  苏怡秀“恩唔”的呢喃着,双手在他胸膛上无力地捶打着,可是,很快她就完全迷失在他娴熟的湿吻技巧里面,唇舌交织,吮吸舔动,津液横生,她动情羞怯的吐出香甜的小舌任由他纠缠吮吸,娇躯颤抖,玉腿酥软,迷醉在深吻中的苏怡秀浑然忘我地任由昊天火热的舌在口中恣意舞弄,香舌也美妙地配合回舞,虽说不断有汁水被她勾吸过来,但不知怎么回事,她的喉中反而愈发焦燥了;好不容易等到昊天松了口,从长吻中透过气来的苏怡秀却只有娇声急喘的份儿,两人的嘴儿离的不远,香唾犹如牵了条线般连起两人,那美妙无比的滋味儿,让她玉体酸麻酥软无力瘫软在昊天怀里,娇喘吁吁地娇嗔道:“你们俩好坏!合伙欺负人家!”  “娘亲,你喜欢你的女婿对你这样坏吗?”  昊天继续着她的白嫩柔软的耳垂,一手隔着粉红色连衣裙抚摩着她的娇挺的酥胸,即使隔着连衣裙也可以感受到她穿的是抹胸,那丰满的,是宋玉瑶不能比的,而且依然可以清晰感觉到她的酥胸的挺拔和弹性,另一只手探进裙里面温柔地揉搓着她的丰满浑圆的大腿,手感更加爽滑细腻。  “我我我不知道!啊!”  苏怡秀浑身酸麻刺痒难捺,嘴唇微微张开,胴体蛇一样的扭动,玉手抓住他的胳膊,也不知道是应该推开他,还是应该怎么办?其实从宋玉瑶那里听到昊天床上的雄伟,她就已经春心大动了!她能陪女儿在房间聊这么久,芳心就已经被这个女婿俘获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可以和女婿亲热,更没有想到居然在自己女儿面前和女儿的使坏下让坏女婿肆意轻薄她,她只有无可奈何半推半就的喘息着呢喃着。  昊天再次亲吻住了她的樱桃小口,舌头顺利地进入了她的香甜柔软的口腔,她已经被挑逗动了春心,笨拙地吐出香艳的小舌,被他动情地娴熟地含住纠缠着吮吸着,色手同时抚摩着揉搓着她的娇挺的,丰满的大腿和浑圆的臀瓣。苏怡秀哪里经受过如此熟练的三管齐下的缱绻缠绵,她已经玉腿酥软,几乎瘫软在昊天的怀里,双手动情的紧紧搂抱住他的脖子。  昊天将苏怡秀整个地搂抱起来放在床上,解开她的白色的上衣,果然是粉红色的抹胸包裹着浑圆雪白的少妇丰满的圣女峰,昊天隔着抹胸就张口含住亲吻着吮吸着吞吐着她的白嫩的椒乳。  “啊啊!青云,不要啊!”  苏怡秀粗重地喘息呻吟了一声,却被宋玉瑶抓住她的玉手扯到头顶使劲按住。  宋玉瑶娇笑着轻声劝慰道:“娘亲,你忘记女儿跟你说过,女儿享受的福,一定会让娘亲你也能享受到吗?相公是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男人,女儿享受到了,但是母亲这些年你一直被父亲冷落,这样算是女儿给你的一份大礼。好好享受你女婿带给你的快乐吧!这会是真正的快乐,一会不要快乐呻吟的太大声哦!”  苏怡秀感受着昊天的口手并用唇舌齐上对她丰满柔嫩的圣女峰的侵袭,她娇喘吁吁,娇躯不由自主地扭动,明显感受到他的色手分开她两条玉腿,扯开她的红色蚕丝半透明的三角,抚摩揉捏着她的芳草地的沟壑幽谷,更要命的是昊天居然低头趴在她的玉腿之间,伸出大舌头亲吻吮吸起来,苏怡秀感觉已经情不自禁地抽搐着痉挛着流出春水来了,忍不住娇喘吁吁,呻吟哀求道:“青云,不要不要啊!求求你饶了我吧!”  昊天紧紧的抱着苏怡秀那身柔嫩赤裸裸的娇躯,周身的神经不停的在澎涨扩张著,忍不住的抱着苏怡秀赤裸裸的娇躯,猛烈的亲吻起来。他由苏怡秀的樱桃小嘴先吻着,右手也不停的在苏怡秀的上抚摸着,并不时用手指头去捏那像红豆般的。昊天越吻越来劲,由苏怡秀的小嘴,脸颊,耳朵,一直往下吻去,经过了苏怡秀的粉颈、双肩、再吻着胸前,慢慢的往下吻起苏怡秀的那对鸡蛋般滑嫩,圆圆结实竖挺的。  昊天右手环抱着苏怡秀的粉颈,左手一直揉摸着苏怡秀的。苏怡秀那对,实在美得没话说,不但柔嫩雪白,而且不大不小,又结实又坚挺,尤其是那粒如红豆般的,小小圆圆的附在之上,就如雕刻家所雕刻之下的那么美,让昊天像是揉摸的般地畅快,使他揉摸得舒爽异常,简直是越摸越好,越□越爽,爽得他是越摸越大力,越揉挝来劲。  昊天揉摸苏怡秀的右手,也随着亲吻着苏怡秀的嘴,慢慢地往下抚摸下去,抚摸着那雪白柔嫩的腹部,再往下去抚摸肚脐及。他的嘴吻到苏怡秀的之时,他的右手也摸到了苏怡秀双腿之间的。他在那一堆呈三角形状,细细柔软的上,不停地上上下下抚摸着。他不时地用手指延着那条早以泛滥成灾的阴沟,上下不停地的去磨着上的,偶而的去插着桃源花洞。他这样的亲吻,这般的抚摸与磨插,苏怡秀周身起了一阵又一阵的颤抖,全身也微微地跟着扭动起来,里不断地流出湿湿的,小嘴也忍不住的小声呻吟起来。  “嗯……哼……青云……你……哦……你……吻得……人家……好……喔……喂……青云……你摸得……我好痒……哎……哟……青云……哦……好痒……哎……呀……痒死人……喂……喂……痒死人了……嗯……哼……”  昊天被苏怡秀那断断续续娇声荡的呻吟,刺激得周身酥麻畅快,一把巨大的欲火把他燃烧得整根大宝贝,红通通的又大又粗,一抖一抖的挺立着,抖得他十分难过。于是昊天忍不住的纵马上身,准备去苏怡秀的。当他准备去插苏怡秀,他的巨大抵触着苏怡秀之时,忽然苏怡秀全身抖了一下,娇唇也哼着:“哎……呀……祈福……你把我顶得……麻了一下……”  昊天强忍心中那把火热的欲火,故意用大去顶着磨擦着苏怡秀的。他用大去磨擦去顶起苏怡秀的,已把苏怡秀磨得起了一阵阵的颤抖,全身不停的扭动。尤其是她的,不停地往上挺,不断地左右旋转,去配合著昊天大的磨顶着,她的。昊天的磨顶,苏怡秀配合著挺高与旋转,就这样中不断的流出大量,流湿了苏怡秀底下床褥湿淋淋一大片。  苏怡秀被磨得难忍地声呻吟出来:“哎……唷……青云……哦……不要……再磨了……嗯……磨死我了……哎……哟……坏女婿……磨得……岳母我……好痒……哎……唷……喂……呀……痒死人了,死人了……快嘛……我要……我要……哦……”  昊天把苏怡秀整得整个人都在发浪,他得意的问道:“我的好岳母大人,你要什么呢?”  “哎……呀……不来了……坏女婿……哦……你最坏了……羞死人了……你故意……在羞人家……哦……我……要嘛……快嘛……”  “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呢?”  “哎……呀……坏蛋……羞死人了……青云……不要羞我了……我……痒死了……哎……唷……哏……呀……快嘛……求求你……快嘛……哎……呀……痒……痒死了……”  “娘亲,你说呀,你要什么嘛?”  一旁的宋玉瑶也跟着起哄调侃的说道。  “哎……喂……你们两个……坏死了……你们明知故问……喔……哦……好嘛……我说……哎……唷……玉瑶,娘亲……要你相公的……宝贝……的…………哎……呀……羞死人了……坏女儿……坏女婿……玉瑶……你最坏了……故意在羞……娘亲……哦……呀……坏女儿……”  “岳母大人,你求我的,还骂我,还骂玉瑶,我偏不要插,要叫我好相公,我才插。”  昊天故意逗她。  “哎……呀……青云……哦……最会整人……好嘛……好嘛……我叫……我叫……哎……哟……好相公……好相公……快呀……我……叫了……快吧……哎……唷……喂……呀……求求你……哦……我……真的痒死了……”  这时昊天才心满意足的提起大宝贝,往苏怡秀的洞里插去,并用力的插了进去,也许昊天的大宝贝太大,用力过猛,或许是苏怡秀的太小。昊天这大力的一插,把苏怡秀插得痛得叫了起来,双手撑着昊天的胸前:“哎……呀……青云……你想要我的命……好女婿……你真狠……想把我插穿……”  “娘亲,你比我还不堪用!你又不是黄花闺女,有那么夸张吗?”  宋玉瑶紧紧抓住苏怡秀的双手。  随着苏怡秀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呻吟,昊天挺身进入了她。“好疼啊!疼!青云!不要啊!”  苏怡秀雪白娇嫩的胴体颤抖着,娇喘着,呢喃着,呻吟着。  昊天这时才知道自己太过于猛浪,用力太猛了,把苏怡秀插痛了,并歉意的对苏怡秀说:“娘子,对不起,我太冲动了,才这样插痛你,不过你怎么还会痛呢?”  苏怡秀幽怨的说道:“玉瑶,你是不知道,娘亲哪经过像你相公这样的大宝贝,你们一点都不怜惜娘亲,还故意羞娘亲。”  昊天听她如此一说,心中无限怜惜她,发誓着要好好的,让她痛快的发泄一下。于是他伏下脸去吻起她的小嘴、脸颊、粉颈、及那对,同时他那根大宝贝也缓缓地一分一寸的抽动着,很快苏怡秀又被昊天玩出性趣,心中的欲火又被点燃,刚才那份痛已完全消除,反而觉得渐渐地起来。苏怡秀已微微的在扭动着,去迎接着昊天的大宝贝。  昊天那巨大的缓缓地在苏怡秀的心,轻轻地碰撞一下,使她产生了从未尝过的轻微酥麻酸痒的感觉。慢慢地这份畅快的感觉,已不能满足她。她像是要大大力的去碰撞她的心才会觉得过瘾。于是她已由缓缓地扭动,变成大力的扭动,猛力的摆动。可是她这样大力扭动,猛力摆动,还是觉得不过瘾,好像要昊天再大力的用大去碰撞她的心,才能过足了瘾,她此时已忍不住的哀求着昊天呻吟的叫着……  昊天听了苏怡秀的言,己知她正是需要狠插的时候,他提起干劲上提下落的努力起来,连连大力七、八十下,把苏怡秀插得声叫着:“哎……呀……从来没有……这样爽快……这样美过……哎……呀……玉瑶呀……娘亲……真的……好舒服……哦……”  “娘亲,我没骗你吧?这就是我给你最大的礼物!相公,你给你的礼物棒不棒?”  宋玉瑶从娘亲哪里得了好处,又不忘跟昊天讨好处!  “好!棒!不愧是我的娘子!”  昊天看文文静静的苏怡秀,插起来,会是这样的荡迷人,把他的周身神经,刺激得非常舒畅,他那根大宝贝也随着暴涨起来。可苏怡秀突然吃这么大的宝贝,此刻已好像有点招架不住了,对着昊天呻吟着:“玉瑶,你的相公……大宝贝……实在太大了……把娘亲的……心……顶撞得……太爽了……哎……唷……喂……呀……娘亲……快不行了……快忍不住……哎……哟……哎……喂……快了……娘亲……快要向……大宝贝……玉瑶……青云……我投降了……喔……哦……”  昊天知道苏怡秀已要进入的时候,此刻是不能松懈下来,应该要加倍努力,才能把苏怡秀带入。于是昊天比刚才更加努力的拚命地着,把苏怡秀插得双眼泛白,咬牙切齿的叫着:“哎,娘亲……快了……快忍不住了……哎……呀……娘亲……真的……会死给你……喂……喔……呀……娘亲……丢了……丢了……真的……丢了……哎……唷……喂……呀……怎么会……丢得这么爽……丢得爽死了……哦……”  苏怡秀从未被插得如此痛快的丢过,她的是一阵又一阵猛丢着,丢得周身畅快的颤抖着。昊天感到一股又一股,又多又烫的,强力的喷在他的大上,他不想这么快的丢精,他还想好好的玩一下苏怡秀的美妙。于是他停止,用大紧紧地顶死在苏怡秀的心上,并缓缓的转动着,去磨着心。  “啊!我不行了!啊!”  随着苏怡秀的喘息呻吟,随着她的颤抖痉挛,昊天一次又一次地把苏怡秀送上第一次爱的,瘫软在一旁。  “好相公,人家还给你这么一份大礼,你可不要嫌弃人家哦!”  宋玉瑶此时如释重负地眉目含春地搂住爱郎昊天的脖子喃喃说道。  看着美丽的少女婉娈可爱娇羞妩媚的模样,昊天虎吼一声将宋玉瑶压在,分开她修长玉腿,狂野地进去了她。  “啊!相公……你……慢点……啊!”  昊天又开始迅猛地抽动他的大宝贝,一进一出的着宋玉瑶的,并且趴着头去吮吸着宋玉瑶的,有时还用他的舌尖,去舐吹着她的。  宋玉瑶匆忙应战,此时双手又紧紧的抱住昊天的背部,双腿把昊天的双腿紧紧地挟住,也开始的微微扭动着,娇口也小声的呻吟着:“喔……喂……相公……你……最坏了……哎……唷……又想……哦……我……哎……呀……不……我的……哦……好相公……哎……呀……大宝贝……我……相公……好相公……唔……唔……”  宋玉瑶不停的荡叫着,也跟着不停的挺得高高,不断摆动着,里的也一阵又一阵的流着。昊天见宋玉瑶那样的荡及叫,也就越插越起劲,他已由变为狠插,可是现在的宋玉瑶,并不怕昊天这般的狠插,反而把挺得更高,去迎迅接着大宝贝的狠插。他们俩人这样的狠插,宋玉瑶已被插得魂儿像在空中飘荡,双手紧紧抓住床褥,周身不停的猛力扭动着,是又挺又转,小腿也在半空中乱踢着,并且又荡的叫着:“哎……唷……好相公……啊……呀……你…………我了……大宝贝……相公……哎……唷……喂……呀……美…………哎……呀……爽呀……爽死人了……我……爱死……大宝贝……相公……哦……”  此时的昊天已被宋玉瑶迷人的荡叫声,及那的猛力扭转,整个人也刺激得舒畅不已,他忍不住的喊了起来:“哦……好……娘子……喔……唉……呀……你扭得……我好畅快……呢……我也快了……娘子……等等我……一起丢吧……等我……一起死在吧……哎……”  昊天此刻是舒服得狠插猛抽,宋玉瑶是猛挺猛扭,俩人配合得天衣无缝,都舒畅到了极点。  昊天猛烈无比地快速抽出,又大力挺进,猛烈撞击,力拔千钧,所向披靡,在宋玉瑶风荡的喘息和呻吟声中,变换着各种姿势,大力拉动身躯挺送耸动奋进冲刺。  “相公,快点给我吧!我不行了!啊!求求你了啊!”  随着宋玉瑶放浪地呻吟哀求,昊天近乎粗暴地挺进奋进,直到在她的胴体之中彻底出来,宋玉瑶感觉如同火山爆发一样,猛烈地抖动,急剧地喷,滚烫的岩浆在宋玉瑶的花蕊上一烫,烫得她销魂夺魄,头晕目眩,胴体深处抽搐痉挛,再次达到了的。宋玉瑶婉转呻吟,在与昊天共赴巫山下,攀上了一次又一次的快乐高峰。  昊天和宋玉瑶、苏怡秀母女一阵阵云雨交欢、颠鸾倒凤,只见床上三具一丝不挂的翻滚、缠绕……  第二天早晨,昊天醒了过来,看见旁边只有宋玉瑶,并不见岳母苏怡秀的影子,昊天知道她是为了不引起岳父宋欣平的怀疑才早早就走了。昊天在宋玉瑶的伺候下,穿上了衣服,出门吃完了早餐,但却一直不见岳父宋欣平的踪影。当昊天和宋玉瑶准备坐上马车离开时,这个时候,岳父大人宋欣平从后院步履蹒跚的走出来,对着昊天笑眯眯地说道:“青云,你送的天青无纹水仙盆真是宝贝啊!我太喜欢了!呵呵!”开心和喜悦之意溢于言表。  昊天心想,这还不简单,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下次我多送几件给你,那还不把你乐死。你死了,这东西最后还是归我。不就是给你活着的时候,帮忙保管一下而已吗?你连个孙子都没有,就算给你宝贝再多,你能传给谁啊?  “净是废话连篇,你是不是想让人家青云多送你几个啊!”苏怡秀越看宋欣平越不顺眼,她拉住女婿昊天的手说道:“青云回到家的时候,到时候一定代我向你娘亲问好啊!我这里还备着几分礼物,是给你几位娘亲的。”  “嗯,我一定会跟她们说的。”昊天点点头的说道。  “爹,您说那个盆真的那么好吗?只要您喜欢,以后让相公多孝敬您几个!”  宋玉瑶故意拉着宋欣平说话,好给昊天和苏怡秀创造机会告别。  “那个东西价值连城,而且世上独一份,怎么能有好几个啊!不过还是玉瑶孝顺我!”宋欣平被女儿搔到了痒处,握住女儿宋玉瑶的手笑呵呵叮嘱道,“好闺女,千万别忘记要好好照顾青云,你要争气,最好坐到司徒家大夫人的位置上,如果那样的话,咱们宋家才能有出息啊!”  “爹,你放心好了!我知道的!也会努力的!”宋玉瑶微笑的说道。的确,在她的心里,她可不愿意输给其他的姐妹。  “我和玉瑶她们这就回家去了!岳母大人放心,届时我一定请岳母大人到我家盘桓几日,和我娘亲她们一起说说话聊聊天哦!”凌峰说着话,看宋欣平被宋玉瑶转移了注意力,他的色手已经从苏怡秀衣裙的高开叉处探了进去,直截了当地抚摸揉捏上岳母苏怡秀丰腴滚圆的美臀,下面自然还是真空的赤裸裸,纤毫毕现,爽滑无比。  苏怡秀被昊天的色手径直从臀沟溜进了玉腿之间的肥美玲珑沟壑幽谷,成熟美妇身心沦落,敏感之极,被昊天一摸就娇躯轻颤沟壑湿润幽谷泥泞起来,她急忙心慌意乱地看了宋欣平一眼,拼命抓住昊天的色手拽了出来,媚眼如丝地近乎哀求说道:“玉瑶,青云,你们该走了!”  昊天这才得意的松开手来!  很快,昊天和宋玉瑶就回到了司徒家的府邸,回家的感觉真好。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