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090章 欧阳芯儿

第090章 欧阳芯儿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6506更新时间:2015-07-10 06:31:14
     看着两人伤心地样子,昊天心中有些话想说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时端木凤仪等人走了过来,询问了大战的状况,昊天也如实地告诉了她们,只不过听到绝色门主因为伤势过重即将死去,众人都有些感到伤心,还是端木凤仪心神灵活些,她见昊天欲言又止,急忙问道:“夫君,你是不是有救绝色门主的办法?”  昊天想了想说道:“要想救他,只有用我的《九天御女真诀》真诀与她双修,才能保全她的性命,可是这种事情我不好跟她说,更不好跟欧阳菲菲她们说,不然她们会以为我趁火打劫。”  端木凤仪想了想,以玩味的眼神看着昊天说道:“夫君是想我们去说吗?”  昊天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可没这种想法,只是我只能想到这种办法才能保住她的性命!”  端木凤仪一眼就识破的昊天的想法,说道:“我看你是早就对那个绝色门主有觊觎之心了吧!也对,那么美丽的人儿,以你好色的性格怎么可能放过,而且我看你连她的女儿和徒弟都不会放过吧!”  昊天一下抱住了端木凤仪,在她耳边轻轻说道:“还是娘子你了解我,现在天霜和欧阳菲菲都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希望在绝色门主那里,娘子帮帮忙,我一定不会忘了你的好的。”  端木凤仪看着昊天的样子点了点头,昊天高兴地抱着端木凤仪的脸亲了一下,然后她就走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只见端木凤仪领着欧阳菲菲和天霜走了进来,两人一进来就问道:“昊天,端木姐姐说的话是真的吗?”看来她们已经知道了端木凤仪等人和昊天之间的关系。  昊天点了点头说道:“嗯,现在我只想到这一个办法救她了,而且上次霜儿身受重伤,也是这样被我救回来的,只是这个办法想必门主不会接受的……”  欧阳菲菲连忙打断了他的话语,说道:“我娘那里我会去说服她的,但昊天你一定要保证把我娘治好。”  昊天见欧阳菲菲的样子表情沉重地点了点头,但是心中一片窃喜,然后欧阳菲菲和天霜一起走了出去,想必是去说服绝色门主了,看着昊天窃喜的样子,端木凤仪娇嗔地对他说道:“这下你满意了吧!”昊天一阵干笑。  过了一会儿,欧阳菲菲和天霜才走了进来,看着昊天的样子露出一股股哀怨的神情,说道:“我和师姐说服了娘亲,她同意和你双修,这下都便宜你了。”  昊天连忙搂过欧阳菲菲和天霜说道:“我以后一定会更加爱你们,不会辜负你们的真心!”看着昊天如此真诚的样子,两人笑了笑,那笑容如同百花绽放一般美丽,昊天不由得看痴了,两女看着昊天如此痴迷的看着自己,心中都很甜蜜,但想到等会儿还要去救人,连忙叫醒了昊天。  昊天来到绝色门主的房前,他敲了敲门,从屋内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门没锁,进来吧!”昊天激动的走了进来,此时房内漆黑一片。  昊天走上前去,正要点灯,“别,别点灯!”床上突然响起一声轻呼,声音微弱隐隐还带着颤抖,昊天的动作也在这一瞬间止住。  “莫不是门主姐姐要与我双修,而又心中羞怯,因此才熄灯以壮胆量?”昊天心中胡乱猜想,脚步却是不由自主地向床前迈去。昊天已经走到了床边。只见虽然借着微弱的月光,但屋内依旧昏暗不已,隔着床纱帷幔更是只能看到一具玲珑的娇躯隐藏在薄被之下,唯有那双明亮的双眸闪着复杂难名的光芒,紧紧地盯着他。  “门主姐姐,菲菲她们已经把解救的办法告诉你了吧,只是不知道你意下如何?”昊天询问道。  “嗯”一声轻微,但却又散发着些许诱惑的哼声从佳人琼鼻间发出。  听见绝色门主答应了自己,昊天有些喜不自胜,他把坐在了,看着昊天坐了下来,绝色门主一阵慌乱,竟然抓着他的胳膊猛一用力。  “啊!”昊天哪里还会有此防备,猝不及防之下,被这力道一拽,直接往佳人身上扑去。  “!”不偏不倚,他的双唇正好吻上了佳人的两片柔软,而他的胸膛则紧紧地压在了佳人饱满丰挺的胸部,顿时激起两人的同时惊呼,不过瞬间就变成了模糊不清的哼声。  绝色门主也未料有此,整个人在一瞬间便僵在那里,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有那对明亮的双眸怔怔地望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俊美面庞。  过了许久,绝色门主仿佛才渐渐回过神来,她立刻感受到那紧紧压迫在自己身子上的男子气息是多么的浓重,几乎令她窒息。  “哼!”轻微的哼声从佳人檀口发出,昊天身体如遭雷击。他感受着双唇紧贴的柔软湿润,忍不住狠狠地吻住佳人的双唇,恣意地品尝起来。同时舌头轻轻探出,顶住佳人的牙关,想要破关而入,以窥幽境。  绝色门主见到如此情景,只好壮起胆子,伸出玉臂便环住了昊天的脖颈,同时一对诱人的红唇也开始反击起来。她迅速伸出自己柔软温热的香丁,立刻迎头之上,虽然略带生涩,但依旧不肯退缩,紧紧缠绕着昊天前来攻城略池的滑腻舌头。二者立刻展开天翻地覆的大战,你来我往,纠缠不休,甘甜的香津被二人互相吞入腹中。  “嘿嘿,原来这门主姐姐是这般渴望我的怜惜,反应竟如此激烈。”  昊天被绝色门主挑起了情火,感受到佳人火热的激情,令他更觉刺激,心中忍不住笑开了花。  随着二人灵魂的交融、的攀升,绝色门主浓浓的情火已经燃烧了她的理智,而在二人的激吻之中,她的接吻技巧也由生涩渐渐变得熟练起来。到最后,她更是沉迷于这美妙的触觉之中。此刻她只觉得浑身滚烫,被昊天强壮的胸怀紧紧压迫着是那么的令人迷醉。她的玉手早已不听自己大脑的指挥,胡乱地在昊天身上抚摸抓扯。没过多久,昊天的外衫、中衣都已被身下的“女色狼”扯得乱七八糟,衣不遮体,健美壮硕的胸膛坦露在佳人眼前。  “喔!”绝色门主双眸早已迷离,望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男子躯体,她本能地感到羞涩,但是心中升腾的情火却不断地燃烧着她的理智,令她不舍地放开了那两片嘴唇,转而将目标投向了男子壮硕的胸膛。一股浓郁的男性气息瞬间令她迷失方向,她如饥渴的猛兽般扑向了猎物,狠狠地亲吻着那阳刚健美的身躯。  “咝,门主姐姐!”昊天猝不及防,只感到胸前一阵温热舒爽,令他忍不住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低头才发现是佳人正在亲吻自己。他更盛,抓起阻拦在二人之间的薄被就是一拉,直接将其扔到了床榻里边。他一双大手早已抑制不住地游走于佳人玲珑浮凸的迷人曲线之上。随着他熟练的挑弄,身下佳人口中不断地发出一声声诱人犯罪的轻吟声。  未过片刻,身下佳人粉纱裙衫已离体而去,白色的中衣也被渐渐地解开。  一瞬间,屋内光华大盛,气温急剧攀升,一具羊脂白玉般的玲珑玉体展露眼前,令昊天的视线凝聚其上,无法离开半分。同样是水粉色的肚兜覆在那对饱满丰挺的雪峰之上,遮住了那最惊心动魄的绝关风景,让人微觉遗憾,但又更添期待。  “啊!”绝色门主忽感胸前一凉,本能地发出一声尖叫,但看到昊天正目光痴迷的望着自己引以为豪的仙容玉体,她原本就红晕满布的双颊更是红得鲜艳欲滴,同时心中既羞涩又充满着欣喜和自豪。心爱男子痴迷于自己美丽动人的胴体,没有女人会不喜欢,绝色门主同样也不例外。  昊天呆愣片刻,终于从沉迷中清醒过来。他目光温柔火热地望着绝色门主痴痴道:“门主姐姐,你的玉体真的好美。实乃夺天地造化,冰雕玉砌、鬼斧神工之作! ‘玉骨冰肌’四字用来形容你是再贴切不过了!”  “哼!”绝色门主闻言轻哼一声,但心中却是早已被昊天醉人的赞美之语所融化。想不到他看得如此仔细,形容的也是如此贴切,怎能不令她芳心颤动。  昊天还以为是佳人依旧羞涩不敢直视,也不在意。此刻他的心中欲火早已被眼前的绝美玉体挑到了极限,那里还堪苦苦忍受这般折磨,一双大手已紧紧地覆盖在那饱满的挺拔之上,隔着滑腻的绸缎轻轻地揉捏起来。  “轰!”绝色门主脑海之觉一声轰鸣,从双峰端突然传来的强大酥麻快感瞬间将她的灵魂炸得碎碎片片,不知飘向何处。她已无法再压抑自己的声音,雪臂紧紧缠上昊天肩膀,一双修长光滑的玉腿也不知何时紧紧箍住他的腰身,火爆曼妙的娇躯开始不安地扭动,不时地摩擦着二人的身体。  “哦……昊天……不要……”  绝色门主再也忍受不了昊天那双魔手的恣意挑逗,突然放声地娇吟起来。她嘴上虽然喊着不要,但是一双玉手抱着昊天的头狂乱地亲吻。  “门主姐姐,你的肌肤好滑好白,就像牛奶浸泡过一般!”昊天怀中抱着天香国色的佳人,大手忍不住开始在其宛如涂了一层凝脂的雪肤玉肌之上轻轻浮动,眼中炽热的光芒令怀中的佳人娇躯滚烫颤抖。他的手轻轻滑到绝色门主丰腴的翘臀,触手一片柔软滑腻,弹性十足。他的手都有些颤抖,预示着他内心的激动。但是他的颤抖却通过肌肤传入佳人的内心,令她忍不住娇躯抖动,脸上红晕更胜。  绝色门主杏目微眯,动人的睫毛轻轻颤动,宛如新月的黛眉时蹙时松。感受到昊天胡乱游动的大手,她想要伸手制止却又使不出半点力气,整具玲珑的躯体都瘫软在他的怀中,只有口鼻中呼出的热气轻轻搔痒着男子的胸膛。她玉藕般的莲臂毫无力道地搭在昊天的肩膀上,白皙光洁的裸背上只有一根细细的粉色丝带连接着胸前的亵衣,往下是丰挺圆润的香臀,修长的玉腿,宛如刀削,纤浓合度,无不散发着成熟诱人的气息。  终于,昊天的目光渐渐上移,来到了那白皙的光背,一双眼睛变得火热异常。在他的轻轻钩挑之下,粉带顿时断裂,光滑白皙的香背再无瑕疵,犹如乳白色的玉石完美的呈现在眼前。  “啊,不,不要!”绝色门主突然感到脊背一松,接着胸前一阵凉风吹过,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樱口微张,娇呼起来。同时,她的玉手硬是抬起,想要去阻止昊天的大手。此时此刻,她绝美的玉脸早已潮红一片,更显美艳芬芳,绝色妖娆,看得昊天口干舌燥,忍不住又吻上了那两瓣诱人无比的香唇。  “嗯……哼!”绝色门主刚要发出的娇呼声,瞬间化做了模糊不清的微哼,却更加撩人心跳。她杏目迷离,云鬓乱撒,一双玉臂又紧紧缠绕上了他的脖颈,疯狂地回应着他的索取。柔软滑腻的小丁香如小蛇一般在二人口中你来我往,嘴角渐渐溢出一丝丝晶莹的香津。她胸前的饱满双峰挤压在二人之间,不断地厮摩,带来阵阵快感。  “咻!”昊天突然轻指一弹,只见灯光闪动,室内渐渐明亮起来。虽然油灯光线昏暗,光影幢幢,却依旧将怀中佳人的娇躯映射出瑰丽的光泽,宛如给圣洁的玉体披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更增添了神秘诱人的感觉。  “灭灯,快灭灯!”心神迷醉的绝色门主突然被屋内的光线惊醒,羞得她拉起被扔在角落里的衣衫遮住玲珑曼妙的玉体,却不知道这样若隐若现更增添了一丝神秘,对眼前男子的冲击力更大。  昊天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一双眼目此刻已经布满了红色。方才熄着灯,他虽然能够感觉到怀中佳人窈窕曼妙的身段,但是没有视觉上的冲击,总觉得缺少了什么。此刻亲眼目睹那夺天地造化的绝美胴体,他的心神早已被俘获,身体内一直压抑的情火在此刻彻底点燃。只见他并未理会绝色门主的要求,而是低吼一声,扑向了眼前的猎物。  “啊,你这混……蛋,呜……!”绝色门主发出一声惊叫,却还来不及出言斥责,便再次被封堵住双唇,只留下呜呜的反抗。她的玉臂随着挣扎渐渐松懈,一双修长动人的玉腿也开始慢慢缠绕,两具赤裸的身躯紧紧地缠绕起来。  昊天舌头探入佳人樱口,追逐着那滑腻香甜的小丁香,双手却趁机扯开了那讨厌的衣衫,然后紧紧覆盖上那对晶莹白皙的圣女峰。  “嗯,痛……坏蛋,你……轻……”  绝色门主被他有些粗鲁的力道弄得黛眉轻蹙,忍不住挣脱他的双唇嗔怪道,可惜还未说完,樱口又再次被封堵上。同时,她感觉到自己成熟饱满的酥胸被一双大手紧紧地揉捏着,那酥麻瘙痒的触感让她舒爽又难受,忍不住想要呼喊。  昊天心中狂呼不已,那弹挺、柔软的美妙触感令他心中颤抖。他贪婪地把玩着那对令男人疯狂着迷的雪峰,颤抖的双手显示他此刻心中是旌旗摇曳,翻江倒海。  倏尔,两人已是情火灼烧,心神迷醉,无法自拔。光滑的玉体紧紧缠绕着那雄壮的身躯,二者缠绵不休,旖旎香艳,令人欲罢不能。终于,在佳人一声痛哼声中,昊天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美妙的空间,想不到绝色门主已经生过一个孩子的甬道依然如此紧凑,犹如一般,那令人心神皆颤的触感差一点就让他把持不住。还好他经验丰富,及忙收摄心神,默运玄功,顿时,二者开始了体内的真气随着一股力量的牵引开始来回游走,穿梭于他们的体内。  从远处看,二者抱合的姿势甚为奇特,仿佛有着玄妙的易理。在他们的体外突然催生一层神秘的鸿蒙光罩,将二人紧紧包裹其中。光罩中的二人仿佛浑然不觉,依旧在进行着最为原始的阴阳。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二人的表情变得急促起来,动作也越来越大,而那围绕在他们周身的鸿蒙光罩也变得愈发光亮浓郁。  “啊!”终于,在二人几乎同时的一声舒畅的叫喊中,他们的身体紧紧缠绕,却都抑制不住地颤抖。良久,他们紧紧拥抱的姿势缓和下来,紧绷的肌肉也开始放松,脸上的表情非常舒爽惬意,仿佛经历了春风化雨,。  此时此刻,二人均感觉到了体内的不同寻常。他们并未因为纵情的欢爱而呈现丝毫疲惫之色,反而容光焕发出更加夺目的光彩。绝色门主体内的伤也完全被治好了,此时她雪肤玉容,娇若秋月,原本白皙滑腻的肌肤更加圆润玉泽,弹性柔软。微微颤抖起伏的饱满雪峰更加娇艳秀丽,醉人芬芳,光泽萦绕。她明艳端庄的绝色仙容又增添了一丝妩媚妖娆,成熟的玉体在蜕变成真正的少妇之后更是惊艳夺魄,玉骨销魂,百媚横生。  此刻佳人香汗密布,云鬓乱撒,杏目迷离,诱人的红唇微微翕合,吐露着醉人的芬芳,轻轻地扑洒在爱郎的脸上。柔柔的,痒痒的,宛如那婴儿柔嫩的小手在抚摸。  昊天一双眸子变得好似黑夜中的明星,散发出夺目的神采,令怀中佳人都心神一颤,禁不住与之对上。绝色门主顿时痴了。那刀削斧砌的刚毅脸庞,英俊无匹的潇洒面容,剑眉斜鬓,星目灿若繁星,嘴唇薄厚适中,无一不令她痴迷爱慕。  “门主姐姐!”昊天望着怀中绝色冷艳的面容,眼中柔情似海,禁不住发出一声深情的呼唤,却被佳人玉手掩住。  绝色门主美眸半眯,红唇飘香,潮红犹在,春情荡漾,娇柔的声音深情满溢:“相公,我自今夜起便是你的人,我叫欧阳芯儿,相公你以后喊我芯儿吧?”  “芯儿?”昊天听到欧阳芯儿的话深情的喊了一声,同时双手在她的胸前抚摸着,欧阳芯儿感受到昊天的动作,娇躯顿时毫无力道,紧紧地趴在他的怀中,羞得不敢抬起头来与之对视。  “嘤咛!”看到怀中佳人那娇羞的模样,昊天顿感心中的又再次升起,也起了反应。欧阳芯儿趴在他身上的光洁玉体还残留着余韵的潮红,感受到那还停留在体内的坏东西又昂然挺立,红晕未退的仙颜上顿时更加羞红,娇躯也被那传来的阵阵酥麻快感刺激的颤抖不止。  “我的好芯儿,美姐姐,我又想要了!”昊天凑到佳人晶莹的耳珠旁轻轻地吹气道,又忍不住将之含入口中,顿感佳人娇躯颤抖。  欧阳芯儿被昊天如此调戏,又羞又气,却又刺激不已。她抬起玉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却又羞赧道:“我,我那里还有点儿痛!”说完她已是从脸上红到了玉颈,将玉颜埋藏在他的怀中不敢出来。  昊天心中更是得意,想着平日里高贵冷艳的绝色门主在自己的身下婉转承欢,他就兴奋的浑身颤抖,禁不住继续叫喊“好芯儿,美姐姐,就一次!”说话的同时,他已经开始轻轻地律动起来。  “嗯,轻点!”欧阳芯儿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哼,紧缠着他的腰身趴伏不动,任由他的摆布。  室内的气氛渐渐火热高涨,旖旎香艳的气息慢慢飘散向四周,微风轻抚,灯火摇曳,玉体缠绕。屋外依旧寂静无声,夜空中皎洁的明月散发着圣洁的光辉,弯弯的新月倒影在湖中,随着一阵清风拂过,水面荡起层层涟漪,新月破碎成千万点,转眼复又恢复如初。  “啊,相公,我要飞啦!”许久之后,随着房间中的一声高亢的娇呼,一切都归于寂静,唯有那浓重的喘息声在黑夜中是如此清晰。  昊天的心中充满了无限满足,尤其是想到她还是欧阳菲菲的母亲,这样充满禁忌之恋的刺激,令他们很快就达到了的巅峰,体验到了男女欢爱的无限乐趣。经过两番征战厮杀,昊天毫无疲惫之色,反而神情愈发精神,一双灿若星辰的双眸好似黑夜中的明星散发着夺目的神采,令人深深迷陷。  望着身下已经酣然入睡的欧阳芯儿,想起她方才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交颈缠绵的妩媚姿态,昊天的内心便又欲火涌动。只是佳人很久没有享受过激情了,此时已不堪挞伐,他又是怜香惜玉之人,只能忍着心中的紧紧抱着佳人。感受着她那滑如凝脂的柔嫩肌肤,白皙如霜、晶莹剔透,犹如新剥鸡蛋,他的手轻轻抚摸游移,滑过娇艳欲滴的玉颊,掠过白皙如玉的项颈,攀上了那高耸饱满的雪峰。触手的柔软弹性让他欲罢不能,但又怕惊扰佳人美梦,只好轻轻揉捏,最后低头含住那颗鲜红诱人的蓓蕾轻轻吮吸。  “嗯!”睡梦中的佳人突然身体敏感部位遭袭,虽然依旧未醒,但身体上传来的丝丝快感还是令她发出一声轻轻的娇吟。昊天见状不敢再碰,看着佳人的样子,他内心的欲火也渐渐平息了下去,抱着佳人睡了过去。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