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095章 莫母春情

第095章 莫母春情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8009更新时间:2015-07-10 06:31:20
     昊天带着李冰一起离开了山洞,他们往暗月山脉外面走去,昊天由于恢复了记忆,他的身上多了一层平时没有的霸气,这让李冰更加痴迷,两人从山洞中出来,一路上也并没有碰见什么高阶魔兽,他们只当自己是运气好而已。  两人走了几天,终于离开了暗月山脉,而他们的感情也在这几天中变得越来越深了。当他们来到暗月山脉外面时,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回来了,而没有回来的学生也差不多是死在里面了,看见昊天两人走了出来,跟她们一起随行的老师也非常高兴,这几天一直没有看见两人的身影,可把他急坏了,要知道李冰乃是帝国公主,要是有个什么闪失,他们可担当不起,而昊天的安全则没人去管他,幸好李冰及时出来了,不然这个老师可能有自杀的倾向了。  李冰和昊天回到了队伍,把他们收获的战利品交给了记录的老师,等待老师的最终统计结果,而他们则走到了一旁,说着情话。再等了一天,确定几乎不会再有人出来了,那个副院长也招呼着这些同学往学院走去,走了几天,终于回到了华夏学院,看着华夏学院的大门,有些第一次参加试炼的同学忍不住哭了起来,要知道他们这几天可都在生与死之间挣扎着,副院长吼了一声“解散”,全部人都立刻跑了个没影,而昊天和李冰也分开了,李冰现在要回皇宫报个平安,顺便跟他们说说昊天的事情,而昊天几天没有见到方欣和莫星雅了,非常想念两女,当昊天回到宿舍的时候,房间里只有方欣一人,而没有看见莫星雅。  方欣看见昊天回来了,非常高兴,她紧紧地抱住昊天,彷佛怕他消失了一般,而昊天也反拥着方欣,过了一会儿,两人才分开来,昊天却一直没看见莫星雅的声影,他向方欣问道:“欣儿,怎么没有看见雅儿,她去哪里了?”  方欣听后说道:“好像是雅姐的父亲病重,所以把她叫回去了,她已经有几天没来学院了。”昊天听后对莫星雅有些担心,他对着方欣说道:“欣儿,我先去莫府看看雅儿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方欣听后点了点头,昊天离开了学院再次来到了莫府,此时的莫府全府上下都是一片白色,昊天大吃一惊,连忙走了进去,而莫府的家仆也在上次相亲的时候也都认识昊天,知道他是莫府未来的姑爷,因此并没有阻拦,昊天也从仆人哪里知道了莫老爷今天一大早就已经病逝了,他知道此时的莫星雅最需要自己的安慰,于是昊天快步往里面走去,终于看见了莫星雅,此时的她一身雪白,当他看见昊天进来,莫星雅扑进昊天的怀里,哭着说道:“夫君,我父亲去世了。”  昊天伸手在她长发上轻轻抚摸着,柔声道:“没关系,你还有夫君我,你放心吧,夫君我一定会好好的疼爱你的,比你父亲还要疼你。”  莫星雅用力得点了点头,把头埋进昊天怀里,不再动了。这时莫星雅的母亲花雪薇走了过来,她看见昊天说道:“昊天,你来了。”昊天点了点头,想起身安慰她,却不知道说什么。  在昊天的帮忙下,莫天云的后事仅仅有条的进行着,今天是莫天云的葬礼,整个一楼大厅被布置成了一个巨大的灵堂,莫天云的骨灰盒和一张大大的遗像摆在大厅的正中央,衬上周围的黑色布幔,显得极为庄严肃穆。  现在时间还早,并没有什么人来,大厅里就只有莫府的一些仆人,昊天三人慢慢走到大厅中央,早有人给他们准备好了早餐。  看到莫天云的遗像,花雪薇母女又是一阵悲从中来,哪里吃得下去东西,昊天劝了好一会,她们才勉强吃了一点,放下碗筷后,也已经有人来了。  来的都是莫府的一些生意伙伴,他们都只是来走个过场,顺便看看有什么便宜可占,而并不是诚心来祭奠莫天云的,这让昊天不得不感叹世态的炎凉。  虽然知道这些人的动机都不怎么纯,但昊天他们还是很耐心得接待了这些人,毕竟他们肯来,本事就是对莫天云的一种尊重,不管他们的本意如何,莫家人也不能失了礼数。  送走最后一批客人,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这一天下来,就连昊天也有些疲惫,这种疲惫并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理上的,每来一个客人,昊天都要负责接待,还要说着那些烦人的客套话,让昊天都快要崩溃了。  和昊天相比,二女倒是好一些,她们只是负责在来人行礼的时候回一下礼,但就算是这样,她们也累得不轻,昊天把人送到大门外,回到大厅后对二女道:“累坏了吧?来,咱们先吃点东西,然后你们就赶快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忙呢。”  吃了些东西,莫星雅上楼休息去了,花雪薇却不肯去,对昊天道:“你也去休息吧,我今天要为他守灵。”  “守灵?”  昊天愣了一下,说道:“不用了吧,这里有府上的仆人看着,不会有什么事的。”  花雪薇摇头道:“你先上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好吧。”  昊天多少能猜出一些她现在的心情,有些无奈的道:“随你吧,如果有什么事情,就吩咐他们去做吧,你也累了一天了。”  昊天关心的话让花雪薇心里又是一暖,她现在内心挣扎得很厉害,自从上次相亲,她被昊天挑逗了一番,久久都不能忘记他,而这次昊天在莫天云的葬礼上表现的一切,都让她越来越有些痴迷于昊天了。花雪薇感觉自己是个很坏的女人,因为这两天,她除了悲伤之外,内心最深处竟然还有着一丝窃喜。  和昊天相处的这些天,昊天在花雪薇的心里所占分量越来越重,到了最后这几天,心里就已经完全是他了,她想不通,为什么这个和自己女儿一般大的男孩对自己有这么大的吸引力,使得自己就如着了魔一般。  面对着莫天云的灵位,花雪薇感觉自己很对不起他,今天,她要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那就是彻底的把昊天忘掉,掐断自己内心这份不应该有的情丝,这让她很是痛苦,可是她必须要这样做,就算不是为了莫天云,单只是为了女儿她也要这样做,女儿已经跟他订婚了,她不能为了自己毁了女儿的幸福。  回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大厅,花雪薇的眼泪不由流了出来,心里说道:别了,昊天,就让我们彼此成为对方生命中的过客吧!做出这个决定后,她感觉自己内心的痛苦都快要把自己弄晕了。  就在这时,花雪薇忽然觉得背上一暖,紧接着自己就被拥进了一个宽阔的怀抱里,这两天,她已经多次享受这个怀抱了,对这个感觉她越来越迷恋,但此时,她却感到了一种惶恐,自己刚刚才决定忘记他的呀,可是为什么还要留恋他的怀抱呢?  “雪薇,你怎么了?”  昊天将花雪薇抱进怀里,他并没有叫她伯母,而是称呼她的名字,在这一刻,昊天似乎清晰得感觉到了花雪薇的想法,但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花雪薇轻轻从他的怀里挣脱,转过身,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问道:“你怎么来了?”  “因为我觉得,如果我不来,就会永远失去你了,我不想失去你,所以就下来了。”  昊天深情得看着花雪薇的眼睛。  花雪薇看着他深情的目光,心中又是一阵迷醉,不过她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故作平静的道:“怎么,你怕我会自杀吗?”  “你虽然不会自杀,但你却正在做出一个让我们两人都痛苦的决定,我说得对吗?”  昊天仍是那样深情得看着她:“你知道吗?这个决定比杀了我还要痛苦,我绝对不允许!”  “你能看透我的心思?”花雪薇吃惊的问道。  “不,我不能。”  昊天摇了摇头:“但是我能猜得出来,因为我心里也挣扎过,莫伯父是我的岳父,而我却爱上了他的妻子,这让我感觉很对不起他,也不知道我这样做是对还是错,但就在刚才,我终于想通了。”  “你想通了什么?”  花雪薇急忙问道,她也很希望昊天能给自己一个好的理由,可以让自己不再痛苦。  昊天却暂时没有回答她,而是问道:“你先告诉我,你觉得莫伯父他爱你吗?”  “是的,他很爱我。”  说到这个,花雪薇的心里又是一阵痛苦,是啊,他这么爱自己,自己却背叛了他,看来自己真的不是一个好女人。  “那你觉得,如果莫伯父在天有灵的话,他是希望你以后生活得快乐还是痛苦呢?”  昊天紧接着问道。  “我不知道!”  花雪薇摇头,但她心里却知道,莫天云一定是希望她能幸福的。  “不,你知道的!”  昊天盯着花雪薇的眼睛道:“所以就在刚才,我想通了,莫伯父现在已经死了,我有责任让他最爱的人成为世界上最幸福最快乐的女人!”  一番极为荒谬的说词,却直接说到了花雪薇内心的最深处,她竟然毫不犹豫得接受了昊天的想法,可是她仍不能答应做昊天的女人,因为她知道,莫星雅和昊天已经有夫妻之实了,而且他们两人已经订婚了,她不能和自己的女儿抢男人。  昊天见花雪薇陷入了沉思,上前一步再次将她抱进怀里,问道:“雪薇,我说得对吗?”  花雪薇这次没有再推开他,但却说道:“我承认,你说得不错,但我们还是不可能,因为我知道,星雅她也很爱你,而且你们已经订婚了。”  “也?”  昊天忽然笑了起来:“这么说,你同样也是很爱我的了?”  花雪薇没想到一下说露了嘴,绝美的脸蛋上不禁涌上了大片的红晕,不过事已至此,她也不想再隐瞒了,点头道:“不错,我也爱你,但是我不能和我的女儿争同一个男人,昊天,不要再逼我了好不好?星雅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昊天笑道:“你说得不错,她是我最好的选择,但你同样也是,我并没有让你们去争我,我是同时属于你们两个的。”  “你是说,让我们一起?”  花雪薇吃惊得看着昊天:“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的?这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  昊天道:“你想,如果我只和星雅在一起,日后若是让她知道,是她夺去了你的幸福,那她会高兴吗?而且你我也是痛苦的,既然有更好的办法,我们又为什么要让三个人都不高兴呢?所以,我们都在一起,才是最好的选择,而且我的女人中有很多都是母女呀!”  又是一番极为荒谬的言论,但花雪薇却发现,自己竟然再一次被他说服了,而且最重要的已经有了先例,难道这才是自己内心最向往的结果?一时间,她不由陷入了沉思。  但昊天却没有给她思考的机会,用力将她抱得更紧,趁机吻上了她红润的小嘴。  这个吻,已经在花雪薇的梦中出现多次了,虽然上次在厕所也互相吻过,但当时怕被他人发现,并没有怎么享受,这才等于两人真真意义上的一吻,因此,只是过了片刻,花雪薇就被昊天激发出了最原始的热情,双手抱住他的脖子,热情得回应起来。  嘴上品尝着花雪薇香甜的小嘴,昊天的手也没有闲着,而是在她的背臀之上来回抚摸着,并且在手上运起内力,不断刺激着她身上敏感的位,将她的快速诱发出来。  花雪薇的身体是很敏感的,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她的欲火就被彻底点燃了,当昊天的手撩起她的裙摆来到她双腿之间的时候,摸到了一手的水迹。  感到时机成熟了,昊天一边吻着她,一边将她的衣服慢慢的脱了下来,片刻后,花雪薇这个美妇那丰满诱人的身体就已经是完全赤裸的了,昊天将自己的裤子也脱了下去,右手下探,抬起她圆润修长的左腿盘在自己腰上,身体微微下蹲,早已硬得像是铁棒一般的顶在她湿润的口上。  花雪薇被昊天吻得脑中一片空白,只知道热情得回应,直到感觉自己不已的上顶住了一个滚烫的东西才一下清醒过来,忙睁开眼睛,把香舌从昊天的嘴里收回来,离开了他的嘴唇,却发现自己此时已经是一丝不挂,而且还和他摆成了站交的姿势,他那根大得吓人的正处在蓄势待发状态,那比鸡蛋还要大的正顶在自己的上,似乎马上就要。  花雪薇不禁羞涩难当,可是她现在真的很想他能,于是说道:“昊天,不要在这里!”  昊天邪笑道:“我就是要在这里,我要让莫伯父亲眼看看,我会让你有多么快乐!”  说着腰总用力一挺,特大号的借着的润滑,一下了大半根。  “啊!”  花雪薇被他插得惨叫了一声:“昊天,快点拔出去,你的太大了,插得我好痛!”  昊天伸出双手托着她的大帮她稳定住身子,在她耳边笑道:“好夫人,你的真紧,把相公的夹得爽死了!”  花雪薇此时又痛又羞,听到昊天说出这么粗俗的话,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他。  过了一会,花雪薇感觉自己的疼痛尽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简直痒到心里的感觉,忍不住轻轻扭动起来,让他的在自己做着小幅度的活动。  昊天双手在她的大上用力得揉捏着,并晃动上身,让自己的胸膛摩擦着她那对丰满的子,笑道:“好夫人,是不是痒了?想让夫君了?”  花雪薇很想说是,但那羞涩的感觉却让她开不了这个口,只能恨恨得瞪了昊天一眼,身体的扭动也停了下来。  昊天哈哈一笑,不再逗她,开始慢慢得起来,花雪薇的真的好紧,比许多少女的还要紧得多,昊天每一次都要费老大的力气,不过这样一来,却也让二人享受到了更大的快感。  花雪薇活了近四十年,还是第一次享受到这样的快感呢,她以前本来就做得不多,昊天的又远非常人可比,此时已经将她的撑到了最大的限度,她只觉得自己的每一分都和昊天的纠缠得紧紧的,随着他的,滚烫的大摩擦着那些,一种畅美得不可言喻的感觉从直接传到了内心最深处,一时间,她被干得忘记了一切,只知道本能得扭动着身体配合昊天的,喉咙里也不可抑制得发出荡的呻吟声。  随着快感的加强,花雪薇分泌的越来越多,昊天的在的进出也越来越顺畅,昊天自然也是越干越快,而花雪薇的呻吟也就越来越大,到得后来,她只能本能得尖叫着,身体疯狂得扭动,以期能获得更大的快感。  昊天决定要给花雪薇一个绝顶的,于是越来越快,也越来越重,虽然由于姿势的原因并不能全部,但昊天的实在太大,每次仍能把大半个都顶进她娇嫩的里。  花雪薇哪里享受过这么激烈的,时间不长,便抱紧了昊天,浑身颤抖个不停,泄得一塌糊涂。  之后,花雪薇软软得抱着昊天,全靠昊天托在她上的双手才能站稳,昊天抱着瘫软如泥的花雪薇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让她跨骑在自己上,大仍深深得插在她紧紧的里,双手在她的背上抚摸着,问道:“夫人,刚才舒服吗?”  想起刚才那几乎要升天的快感,花雪薇仍有些迷醉,轻轻点了点头道:“好舒服,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  说到这里,她的脸上忽然红了起来:“可是,你这个坏蛋,竟然在这里就……要是让星雅知道,我就不要活了!”  昊天笑道:“只是让她知道就不想活了啊?那要是让你们一起和相公呢?你会怎么样?”  说着用力顶了几下仍插在她的。  由于坐了下来,昊天的插得更深,花雪薇觉得都要插进自己的肚子里了,此时再被他一顶,不由又娇媚得呻吟了一声,不过马上白了他一眼道:“你还要让我和星雅一起?想都不要想哦,我才不干!”  “你不干?”  昊天笑了起来:“那好吧,你不干就只能由我干了。”  说着双手抱着她肥嫩的大,用力得将她的身子举起再放下,用她的着自己的。  花雪薇正处在女人需求最大的年龄,刚才的一次虽然很强烈,但哪里能满足得了她,因此不到十来,便被昊天差出了性,双手按在他的肩头,大开始快速得起坐。  昊天却一把抱住她纤细的腰肢,将她固定在自己身上,不让她再动,这样一来,虽然插得很深,可是哪里能满足得了欲火正盛的花雪薇?她忍不住哀求道:“你快点动呀!”  昊天一脸无辜的道:“可是我坐在下面,怎么动啊?”  “那你放开我,我来动!”  花雪薇感觉越来越痒,也顾不上羞涩了。  昊天笑道:“那我问你几个问题,回答了我就放开你。”  “你快问吧!”花雪薇更加着急了。  昊天低下头去,在她丰满白嫩的子上吻了几下,又把一颗硬起来的小含进嘴里吮吸着,含糊不清得问道:“我是谁?”  “你是昊天啊。”  花雪薇不明白为什么在这样的时候,昊天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不对哦!”  昊天在她的上咬了一下:“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相公了,叫声相公来听听!”  也是花雪薇的一个敏感点,此时被于同一吸一咬,欲火更加的旺盛,这时别说是叫昊天相公了,只要昊天肯,就算再羞涩的话她也说得出口,更何况她心里早就在这么叫了,于是叫道:“是,你是我相公,我的好相公!”  “嗯。”  昊天满意得应了一声,让在她小幅度得动了起来,以示奖励,又问道:“喜欢相公的吗?”  昊天这样轻轻的动,不但不能让花雪薇解痒,反而让她的欲火更强了,虽然要说出喜欢他的太让人羞涩,但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红着脸道:“喜,喜欢。”  昊天吐出被自己弄得涨大了许多的,却又把另一颗含进嘴里,问道:“喜欢什么?你要说清楚哦,还有,为什么喜欢它?”  虽然很羞涩,但想到自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也不怕当着他风一点,于是花雪薇道:“喜欢相公的,因为它很大,很硬,让雪薇很舒服。”  见花雪薇已经渐渐得放开了,昊天心里很是高兴,他要的正是这样的结果,在床上,他喜欢风一点的女人,而且他也认为,既然什么都做过了,当然还是完全的放开情怀更好,于是再接再厉得问道:“相公的让你的哪里舒服啊?”  既然已经放开,花雪薇也不再多想什么了,随着他的话道:“让雪薇的舒服,它把雪薇的插得好舒服啊!”  昊天笑了起来,松手放开她,让早已忍不住的她快速活动起来,自己也配合得往上用力顶着,说道:“你说得没错,相公在床上是最厉害的,以后每天都要把你干得这么舒服,让你做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花雪薇的欲火终于得到了缓解,如同疯狂一般得在于同身上快速起坐着,叫道:“好相公,雪薇现在已经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了,你快点,用力干我!”  昊天哈哈一笑,抱着她站了起来,让她的双腿盘在自己腰上,双手托着她的大,化被动为主动,用力得干了起来。  等他们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以后了,花雪薇大泄十余次,最后竟然就在昊天身上睡着了,昊天也没有再动,就那么坐在椅子上,双手抱着她,让她的头枕在自己肩膀上,开始用真气为她改变体质,这也是他从前世记忆中得到的。  花雪薇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快要亮了,缓缓睁开眼睛,忽然听到有人在耳边道:“醒了?”  听着那熟悉的声音,感受着仍深深的留在自己体内的大家伙,花雪薇才想起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想起昨晚的疯狂,她的脸上不由一红,低下头不敢看于同。  昊天笑道:“夫人,你怎么了?我们都已经连成一体了,你还害羞啊?”  他这么一说,花雪薇更加羞涩了,索性把脸埋进他的怀里,再也不肯抬起来了。  昊天笑道:“星雅她马上就要下来了哦,也好,正好让她们看看,她的母亲有多幸福。”  花雪薇这才想起,天已经快亮了,要是让女儿看到,她真的就没脸见人了,于是急忙从昊天身上下来,二人的身体分享时,那强烈的摩擦让花雪薇又忍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吟,那让人惊醒的感觉差点又让她忍不住坐下去。  昊天笑道:“怎么,又想要了?现在好像还有点时间哦,要不要咱们再来一次?”  女儿马上就要下来,虽然也很想要,但花雪薇才不会冒这个险呢,气恼得瞪了昊天一眼,猛得一退,让二人的身体彻底分开,伸手取过自己的衣服想要穿上,却觉得脚下一滑差点摔倒,不由问道:“地上这是什么呀,怎么这么滑?”  昊天哈哈笑了起来:“你自己流出来的东西,你还问我啊?”  花雪薇这才反应过来地上是什么,脸上红得都快要冒烟了,索性不理昊天,快速得把衣服穿好,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撅起了小嘴。  昊天笑着一挥手,地上的痕迹瞬间被清理干净,来到花雪薇身后,伸臂抱住她,问道:“怎么了夫人,生相公的气了?”  花雪薇倒没有生气,只是羞涩难当,哪里肯理会昊天,昊天嬉皮笑脸的道:“看来我的好夫人真的生气了,那怎么办呢?要不,你打我两下?”  说着放开花雪薇,来到她前面,把脸伸到她的面前,一副怕怕的样子。  花雪薇被他逗得“扑哧”一笑,伸手在他脸上拍了拍道:“真想打死你算了,你这个坏蛋,总是羞人家!”  昊天嘿嘿笑道:“都老夫老妻了,还怕什么羞啊?相公还是最喜欢昨晚的你。”  听他又说起昨晚的事,花雪薇的脸蛋更加红了起来,有些担心的道:“昨晚我是不是很那个?”  昊天知道她是担心自己会认为她放荡,笑道:“相公不是说了吗?在亲热的时候,喜欢昨晚的你。”  “那么就是说,你不喜欢平常的我了?”  花雪薇见于同并没有因为昨晚而看轻自己,心中甜蜜之极,这句话也只是撒娇罢了。  昊天笑道:“也喜欢啊,相公正是因为你的端庄贤淑才爱上你的,不过亲热的时候还是希望你能放开点。”  “嗯!”  花雪薇这下彻底放心了,刚想再次扑进他的怀里,却听到有人道:“娘亲,你们在这里守了一夜啊?”  花雪薇吓了一跳,暗道好险,女儿要是晚开口一会,自己可就要糗大了,见昊天正一脸坏笑得看着自己,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回头道:“没有,我们也睡了,现在也是刚刚醒来。”  莫星雅从楼上走了下来,见到昊天,莫星雅笑道:“你们?娘亲,你昨晚和相公一起睡的啊?”  莫星雅只是开个玩笑,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花雪薇脸上不禁一红,骂道:“死丫头,当着你父亲的灵位,乱说什么呢。”  她不说这句话还好,但这一说,倒是显得心虚了,莫星雅的心中听了出来,不过她没说,而是似有深意地在昊天和花雪薇身上来回看了几眼,然后莫星雅走到莫天云的灵位前,呆呆得看着他的遗像,眼泪又流了出来,花雪薇不由一阵心疼,暗怪自己口不择言,女儿好不容易能暂时忘掉这件事,有个好心情,却让自己一句话给破坏了,于是走了过去,轻轻将莫星雅抱住,小声安慰起来。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