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098章 薛凝儿

第098章 薛凝儿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10860更新时间:2015-07-10 06:31:22
     昊天把这个妇人和青青带到了上次给莫星雅她们买的那所院子里面,由于莫星雅她们都已经搬进了司徒府,因此这所院子空了下来,一直没有人住,昊天就把这母女俩暂时安置在了这里,由于妇女生病并不能照顾自己,而青青又太小了,所以昊天出门找来了几个大妈来服侍她们,顺便给她们买了几套衣服。  当妇女俩看见昊天领着几个大妈提着一包衣服走了进来,她们心里感动极了,自己只与昊天是萍水相逢,可是他却对自己母女俩这么好,此时的母女俩即使是为昊天去死也心甘情愿,妇女挣扎着带着青青要给他跪下,昊天见状连忙制止了她的动作,然后吩咐这几个大妈把母女俩待下去梳洗了一番,而他自己又出去了。  当昊天带着一个老大夫回到别院的时候,母女俩已经梳洗好了,昊天一看顿时有一股惊艳的感觉。只见妇女精致皎洁的面容,一副天生美人胚的瓜子脸的轮廓,以及似经过精工雕琢出来的挺直鼻梁,如樱桃般,小小的,弧线优美的柔唇,微薄中不失润,一头秀发如云如织,还有白雪般的凝脂玉臂,身体虽然由于生病显得非常瘦弱,但是那一对且并没有因此缩水,依旧是高挺着,与那副美丽的面孔配合着,简直就是一个绝色美妇。  而青青显然也继承了她母亲的美丽,瓜子脸、柳叶眉、一双凤目、琼鼻、性感的双唇,但是由于长期营养不良,胸部和臀部还没有怎么发育非常均匀,但昊天相信只要能够让她补充上营养,她一定能够长成一个美少女,昊天想不到自己顺手救回来的这两个女人居然是这样的美丽,看来自己是救到宝了。  妇女看见昊天如此盯着自己,羞涩地低下了头,她以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恩公,你看什么?”昊天听后连忙反应了过来,他尴尬地笑了笑,然后问道:“大姐,在下昊天,还不知道你的尊姓大名。”  “恩公,说哪里话,妾身薛凝儿承蒙恩公搭救我们母女俩,我感激不尽。”妇人薛凝儿说道。  “那我以后就叫你凝儿姐,你就叫我天弟吧!”昊天说道,不待薛凝儿反对,然后叫来了那个老医生,让他给薛凝儿看病。  薛凝儿感动地留下了眼泪,她心中发誓来世一定当牛做马报答昊天。然后那个老大夫帮薛凝儿诊了诊脉,过了一会儿,只见他放下了手,昊天连忙走过来问道:“大夫,怎么样了?”  那大夫叹了叹气说道:“夫人是寒毒入体,已经病入膏肓了,此时已是药石无灵,我看公子你还是准备好后事吧!”说完他叹了叹气就收拾东西离开了。  薛凝儿也早就猜到是这样的结果了,她对着昊天说道:“恩公……”看到昊天瞪来的眼神,她只好改了改口说道:“天弟,我知道我没有几日好活了,我只希望在我死后你能够帮我照顾一下青青,这样我死也瞑目了。”  昊天连忙走了过来,对着她说道:“凝儿姐,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死的。” 说着昊天不理薛凝儿的话语又出了门,去找了几个大夫,可是最后都是一个结果,昊天心有些不甘,如此伟大的母亲怎么能这么轻易的离开了人世,这对昊天这个从小没见过母亲的孤儿是个沉重的打击。  昊天仍然不相信,他继续找着大夫给薛凝儿看病,薛凝儿感动极了,自己与昊天只是萍水相逢,他却如此无私的帮助自己,就这样过了一两天,眼看着薛凝儿的病越来越重了,昊天急不可耐,最后紫禁城的大夫都被他请来了,可是却都只是一个结果,昊天有些伤心。又是一天晚上,他来到了薛凝儿的卧室,有些自责地对着她说道:“凝儿姐,对不起,我救不了你。”  看着昊天如此自责,薛凝儿心中非常感动,连声说道:“天弟,生死有命,不必强求,你看开点儿吧!”  昊天却摇了摇头说道:“凝儿姐,我一定要救你。”说着突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自己修炼的《九天御女真诀》不是有双修治疗的功效吗,只要自己和她双修,不就可以把她救回来了吗?只是双修必须要与她,这她会同意吗?  薛凝儿看着昊天在那里一阵发愣,连忙问道:“天弟,你怎么啦?”龙翼看着薛凝儿那关心的眼神,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凝儿姐,我有办法救你,只不过……”说着昊天有些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  “只不过什么?”薛凝儿有些急迫地问道,每一个人都不想死,更何况她还有一个女儿,而且她也有些舍不得昊天,这几天的相处,薛凝儿早已经爱上了昊天,但是想到自己的身份,想到自己只有几天好活了,她只有把这份爱深深的埋在心中,不敢告诉任何人,但此时听到自己能够活下去,这样即使自己跟昊天做不成夫妻,只要他能够时不时地来看自己,自己心中就满足了。  看着薛凝儿那急切的话语,昊天只好说了出来:“只不过需要凝儿姐你与我行夫妻之事,这样我们双修,就能够治好你的病了。”听到昊天的话,薛凝儿害羞地低下了头,昊天见此,就知道她不会答应的,他只好走出了房间,谁知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背后传来一阵很小声的声音“我愿意!”  昊天一听顿时停住了脚步,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连忙走了回来,对着薛凝儿问道:“凝儿姐,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薛凝儿听完昊天的话害羞极了,但她还是把话再说了一遍“我愿意”,昊天听了高兴极了。此时薛凝儿抬起头来对昊天说道:“天弟,你是不是认为我很贱,为了活下去什么事情都答应。”  昊天摇了摇头,看到昊天摇头薛凝儿觉得自己幸福极了,她依偎在昊天的怀中对着她说道:“天弟,这几天的相处,姐姐我已经完全爱上你了,只是我因为自己的身份和这病不敢说出来,这下上天给了我这个机会,姐姐就是这个病治不好,但是能把身子给你,我也就死而无憾了。”  昊天听到薛凝儿的话,高兴地把她搂在了怀中,说道:“凝儿姐,其实在我也早就爱上了你,刚才,你不同意,我以为你对我没有感情可把我伤心透了,谁知道你又答应了。”  薛凝儿听到昊天的话,她的心中充满了幸福,自己爱的人也爱自己,有什么比这个还幸福的吗?此时的薛凝儿焕发出了别样的美丽,把昊天看得一呆。薛凝儿看着昊天的样子,有些害羞的说道:“天弟,你看什么?”  “我看凝儿姐这个大美人呀!”说着他慢慢的吻上了薛凝儿的双唇,而薛凝儿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她紧紧地抱住了昊天,激烈地回吻着。薛凝儿的嘴唇细腻而柔软,湿润地微张着,求索着的唇,像是一朵怒放的鲜花,诱惑着蜜蜂采摘她里的蜜糖。  一阵疯狂的狂吻,让薛凝儿全身都热了起来,她脸泛潮红,媚眼迷离,娇喘吁吁的看着昊天,一双明亮的眼睛看起来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水汪汪的,极为动人,那种小儿女的娇态,让昊天看得更是情动。  昊天紧紧地搂抱着薛凝儿那动人心弦的纤秀身子,又爱不释手地吻上她那娇喘吁吁的小嘴,薛凝儿的小嘴是那么湿润香滑,吐气如兰,一股清新动人的女人气息缠绕着昊天。昊天则紧紧地抱着她,一边在她颊上、颈上狂热地吻着,一边伸手握住了薛凝儿一对,不住地揉搓着,由于这几天的悉心照料,薛凝儿的身体也不再那么瘦弱了,昊天握住的手顿时传来了一种甜美的感觉。  “啊……”  薛凝儿软绵绵的靠在了昊天的身上,任由昊天的手从衣衬的领口伸了进去,握住了她坚挺饱满的酥胸,身子不住地轻颤着,随着昊天的动作,薛凝儿的俏脸越来越红,白晰的脸上挂着动人的红晕,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楚楚动人地看着昊天,饱含着爱慕和兴奋,神情极为动人,衣衫半露,乳白如玉的娇美若隐若现,诱人非常。  “嗯……嗯……天弟……”  薛凝儿的双手死紧的拥抱着昊天的腰,扭动着,让自己的敏感处与昊天的庞然大物磨擦,显然此时的她已经情动了。昊天用唇吻着薛凝儿的脸,唇,颈部,慢慢往下移,同时自已也缓缓地往下蹲,以配合脱薛凝儿的衣服。  “啊……”  昊天整个心胸大震,这一对白嫩的像两个粉团似的,终于现在他的眼前了,昊天向薛凝儿打了个眼神,薛凝儿红着脸看了他一眼,神情动人无比,不过她还是温顺地躺在床上,娇羞无限地望着昊天,昊天伸手去解她的衣裳,薛凝儿只是羞涩地抓了一下他的手,就放开了,薛凝儿的双手被昊天拉下来之后,她只有梦呓似的低吟着。  衣服脱开,昊天看那荡人魂魄的白嫩,绯红的,情不自禁的用口去含着,去吸,去吮,他终于把薛凝儿的衣服脱下,薛凝儿的双手一自由,紧紧抱着昊天的头不放,昊天沉住气,一口含着一个,一手揉弄着另一个。  薛凝儿躺在床上,娇躯蜷缩着,用迷迷糊糊的鼻音,低吟着:“天弟……”  她已经变得半裸,脚趾头晶莹剔透,脚背肌肤白皙光滑,隐约可见软弱而纤细的蓝色血管,没有一点瑕疵,仿佛一块温润的美玉,瑟琶半掩,最为诱人,一身褒衣的薛凝儿是如此的美丽和妩媚,昊天的手都不由颤抖起来。  终于,薛凝儿身上多余的衣裤全部褪去。一瞬间一具光华雪白的完全暴露在昊天的眼前,一张原本清丽无匹的俏脸,比往日更加的白润鲜嫩,显得更为圆润秀气,小腰盈盈一握,丰腴又柔若无骨,皮肤光滑如玉,抚上去细腻芬芳,白净的肌肤,就像是用最上等的晶莹白洁的羊脂白玉凝成,杨柳枝条一样柔软、修长匀称、两条雪藕般的玉臂,足以使人为之心荡魂飞,一对凝霜堆雪的,浑圆丰隆,好似成熟的水蜜桃一般,两条白生生的粉腿羞涩地纠缠在一起,姿态撩人,那浑圆的粉臀,圆圆的,白白的,像一朵美丽的鲜花,那美丽丰盈的臀部曲线流畅、优美动人,两瓣诱人犯罪的可爱臀部夹得紧紧的,使人无法一窥内里究竟,细细的柳腰为了使臀部高昂而沉了下去,那浑圆的、眩目的、柔软丰盈的臀部展现着惊人的美丽曲线,高耸的圆丘中间优美的弧线的沟壑让人心荡神驰……  昊天的一双眼睛到了薛凝儿的身上,就再也离不开了,那种如痴如醉的神情委实让薛凝儿羞涩不已,但又心满意足,薛凝儿的粉脸含春,娇躯微微发抖,羞怯之情,表露无遗四目相现,传着春情与欲火,两个被欲火燃烧的人都无法支持了,猛地拥抱在一起吻在一起。  昊天只觉得自己赤裸的胸膛压着一对丰满的很是受用,他的手也在薛凝儿的双乳间揉弄着,薛凝儿被揉弄得全身伸缩不已,说不出的麻、痒、刺激,只感到昊天的手像火似的在自己的身上游动着,不由得呻吟出声来:“天弟……轻点呀……”  昊天的手并没有因此满足,在双乳间一阵的揉弄后,他的手竟顺着往下滑,然后钻进去,薛凝儿像触电般的,张开那双钩魂的双眼,凝视着昊天。  “凝儿你真美,能够得到你,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昊天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再也忍受不了,缓缓地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健美笔挺的躯体,他的躯体充满了力和美,浑身上下的肌肉扎实,完美有力,似乎隐藏着惊人的力量,特别是他的胸大肌和背阔肌,还有腹中的三角肌,更是坟起扎实,闪闪发亮,令人印象深刻。  薛凝儿痴痴地瞧着昊天那慑人完美的身体,无法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她脸泛桃花,身体不住地颤抖着,眼中流露出颠倒迷醉的神情,昊天迈伸出强有力的胳膊箍住薛凝儿那柔软的腰肢,薛凝儿娇躯剧颤,软软地倒在昊天的怀里。  昊天轻轻地吻在薛凝儿的脖颈上,薛凝儿脖颈上的肌肤是那么的柔软娇嫩,不断散发着优雅的香味,令昊天心魂皆醉,昊天的嘴唇慢慢地往上移,最后吻在薛凝儿那晶莹的小耳朵上,不断地啜吸她那浑圆娇嫩的耳珠,同时昊天的右手移到薛凝儿的胸前,在她那柔软坚挺的淑乳上大力揉捏着,触手滑腻柔软,一阵坚挺结实、柔软无比而又充满弹性的美妙肉感传来,令人血脉贲张。  一抹醉人的晕红逐渐蔓衍到薛凝儿那美艳动人的绝色娇靥上,她神情娇羞,粉脸羞红万分,秀靥上丽色娇晕,她的脸颊火热艳红,身体不住地颤抖着,口中不断发出勾人心魄的呻吟声,她的呼息越来越急促,如兰的气息更是让人闻之欲醉,她秀丽清雅的绝色娇靥越来越红,就连娇嫩晶莹的柔小耳垂也是一片绯红,昊天也越来越兴奋,此刻的薛凝儿玉颊晕红,星眸半闭,小口微张,不住地喘息着,她那如云的秀发有些散乱地披在肩上,在烛光的辉映下,衬着她那晕红的秀脸,媚骨天生的绝世玉体,直有说不尽的妩媚动人。  昊天心中一股火在雄雄燃烧着,薛凝儿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玉脸通红,胸口急促地起伏着,望着伏身下来的昊天,忽地颤声道:“天弟……我……”  昊天伏身压在薛凝儿那动人的玉体上,在她那柔软的红唇上轻吻了一口,柔声道:“凝儿,放心吧,我爱你。”  说着两人又拥作一堆,昊天听到薛凝儿沉重的鼻音,剧烈的心跳,他翻身上马,把她压着,充足的光线,把她那光洁细嫩,毫无斑点的雪白,照得耀眼生辉,那柔丽的曲线,几乎无一处不美,由头到腹部雪白一片,两个饱满丰挺的,美得难于形容,昊天贪婪的欣赏着。  “天弟……不要看了……羞死妾身了……”  薛凝儿的呻吟的说道,她已经迫不及待了,清纯秀丽的脸颊上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眸已经变得水汪汪的,尽是媚态。  “告诉我,你想要我进入你的体内的吗?”  昊天凝视着薛凝儿,再用膝盖缓缓顶开她雪白浑圆的双腿,手掌滑进她处,温柔地抚摸着她,薛凝儿早已又湿又滑,完全进入最佳的状态,在昊天手指逗弄她最为敏感的珍珠时,薛凝儿情不自禁娇喘吁吁呻吟出声了:“不要再折磨我了……求求你……天弟……给我好吗……”  昊天移身来到薛凝儿光滑细嫩的大腿间,抬起她的臀部,先用龙头抵在她口回旋一会,才缓慢地把龙头塞进她柔嫩的唇口,那股紧箍令昊天感到十分舒服,想不到已经有了一个女儿的她甬道居然还是如此的紧凑,犹如的甬道一般。  “啊……”  薛凝儿空旷多年的熟美胴体已被昊天破体而入,在一阵阵强烈至极的刺激中,昊天深深地进入到薛凝儿玉体之内,在那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刺激下,薛凝儿丰满浑圆的不住起伏,薛凝儿急促地娇喘呻吟,含羞无奈地娇啼婉转呻吟。  薛凝儿情难自禁地蠕动、娇喘回应着,一双雪白娇滑、秀美修长的玉腿时而轻举、时而平放……不知不觉中,薛凝儿那双优美修长的雪滑玉腿盘在了昊天腰后,并随着昊天的每一下进入、抽出而羞羞答答地紧夹、轻抬。  昊天身下的薛凝儿因的胀塞来临,主动地扭动着雪白丰腴的胴体,催促他快点前进,昊天看见她热情的反应,带给他莫大的欢愉,他先盯着薛凝儿俏颜,探手把她一边的饱挺握在掌中,才徐徐将庞然大物深进,直插至她的花宫尽处,他一面把玩着她的丰挺,一面问道:“好凝儿,舒服吗?”  薛凝儿羞得满脸通红,但体内的胀满感确实美快难言,只得娇羞妩媚地呻吟呢喃说:“妾室很舒服……”  “想我继续动吗?”  昊天改用双手玩弄她一对,压逼出一条雪白深邃的。  “啊……要……我要你爱我……要我……”  薛凝儿情不自禁地娇喘吁吁,嘤咛呻吟道,等薛凝儿说完之后,昊天顿时龙腾虎跃起来,薛凝儿丽靥晕红,柳眉轻皱,香唇微分,秀眸轻合,一副说不清楚究竟是痛苦还是愉悦的诱人娇态,她玉齿轻咬,微皱双眉,承受着昊天的冲击,口中不停地呻吟着,似痛苦,又似欢乐,她的呻吟声如诉如泣,似歌非歌,宛若仙声,不断地挑动着昊天心中的那根弦,更激起他的欲火。  昊天越来越兴奋,动作也越来越加剧,不断地给薛凝儿以强有力的冲击,薛凝儿娇喘着,呻吟着,似不堪挞伐,但娇躯却又如水蛇般紧紧地缠着昊天,不停地扭动逢迎着,昊天只觉得薛凝儿不断地收缩蠕动着,似有无数张小嘴在吮吸着自己,一阵阵极度酥麻的感觉从对方那边传来,更是刺激得他的动作越来越猛烈。  薛凝儿只觉得一阵阵令人愉悦万分、舒畅甘美的强烈至极的快感不断向她涌来,昊天几乎每下都顶到了薛凝儿的深处,每一次薛凝儿都不由浑身一颤,红唇微启,呻吟一声,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舒服。  “……”  薛凝儿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着,她紧紧地抱着杨小天的腰,微闭的眼睛上睫毛轻轻的颤动,娇嫩的嘴唇似张似合,两条修长的美腿盘在昊天的臀部,像条八爪鱼般将他紧紧拥抱,鼻间不断发出令人销魂的阵阵呻吟声,一对丰满的象浪一样在胸前涌动,粉红的小如同雪山上的雪莲一样摇弋舞动。  昊天一口气顶了几十下,薛凝儿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她抑制不住地发出极大的呻吟,无比的快感向她袭来,她的头在枕头上不住的摇摆,发髻早已散成满枕的长发,散在胸前,散在嘴里。  薛凝儿娇慵无力地瘫软在昊天的身下,娇喘呻吟,乌黑秀丽的长发散乱地铺在床上,妖异而美丽,俏丽的脸蛋像一朵脱俗绦尘的深谷幽兰,散发着芬芳的气息,昊天还没有停止,他也不会停止,薛凝儿的美臀不停的抬起、放下,迎接着每一次的冲击,又一阵难以抑制的快感袭来,薛凝儿一口咬住一缕飘来的发丝。  昊天的伸出手握住薛凝儿的,开始快速地,两人撞到一起,“”之声直响,薛凝儿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她上气不接下气地娇喘呻吟着,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来了又去了,薛凝儿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昊天用力用力用力自己。  在这种的令人酸麻欲醉、销魂蚀骨、的快感刺激下,薛凝儿脑海一片空白,她那柔若无骨、赤裸的秀美胴体在昊天身下一阵美妙难言、近似痉挛的轻微颤动着,薛凝儿如藕玉臂如被虫噬般酸痒难捺地一阵阵轻颤,雪白可爱的小手上十根修长纤细的如葱玉指痉挛般紧紧抓在床单上,粉雕玉琢般娇软雪白的手背上几丝青色的小静脉因手指那莫名的用力而若隐若现。  昊天的动作越来越疯狂,浑身上下汗水淋漓,急促地喘着气,只觉得一阵阵如电流般的强烈快感不断地从两人处传来,身体一阵阵麻痹,全身寒毛直竖,两人都兴奋得浑身发抖,薛凝儿更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声勾人心魄的呻吟声,她的呻吟声婉转动人,扣人心弦,让人浑体酥麻,更是激起昊天的极度欲火。  昊天猛烈地动作着,拼命地冲刺,坚挺火热的庞然大物一下又一下地重重顶在薛凝儿的最深处,极度的快感让薛凝儿的全身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她的神情恍惚,猛烈地摇着头,飞舞着长发,口中更是发出了高亢尖锐的嘶叫声。  两人疯狂地,脑中一空白,浑然忘了一切,只知道拼命地动作着,不知过了多久,蓦然薛凝儿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尖叫声,身体剧烈地抽搐着,双手死命地搂抱着昊天的腰身,泪流满面,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之巅,薛凝儿的表情越来越旖旎,娇媚的脸蛋上满是迷醉快乐的神情,原本紧紧抓着床单的双手顿时瘫软无力的放开,全身汗出如浆,全身颤栗,呻吟不断,一副的可爱模样,身体内不停地涌出一股又一股的热热的,随着昊天的冲刺流出体外,黏在床上。  昊天仍未停止冲击,耳闻着薛凝儿那销魂的声,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更加拼命的动作,喘息呻吟声在房间内此起彼伏的回响,空气里满是的气味。  不知道了多少时间,薛凝儿第三次像是疯了一样,“啊……”的一声长叫,双手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然的掐紧昊天的背后,连指甲都陷入他的背肉里面,身体用力的往上顶,不知过了多久,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整个人瘫痪在床上。  同时,昊天感觉到薛凝儿的里面像一张小嘴般吸允着自己,一阵难以形容的强烈刺激传来,昊天本已到了崩溃的边缘,被薛凝儿的一激,再也忍不住,一股火热的狂涌而出,激薛凝儿的深处,又激起薛凝儿的一阵剧烈抽搐。在两人的过程中,昊天已经运起了《九天御女真诀》与薛凝儿进行双修,因此当两人同时达到时,薛凝儿体内的寒气已经彻底被清除干净了,此时薛凝儿的病已经完全好了。  事后两人紧紧地搂抱在一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不停地相互抚摸热吻,深情相拥,薛凝儿本是媚骨天生,再加上她的寒疾已除,此时又经过雨露的滋润后,更是散发出倾国倾城,颠倒众生的惊人艳光,眉梢眼角处满是慵懒满足的绝世动人风情,妩媚迷人至极点。  后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猛喘着气。薛凝儿仍未从的余韵中恢复,漂亮的脸蛋依然是的销魂模样,美丽的肌肤温凉如玉,一粒粒的汗珠在她的全身流动,分不清是昊天的还是她的。  良久,两人相视一笑,又紧紧地搂抱在一起,两人深情相拥着,说不尽的柔情蜜爱。  “天弟,我真的好快乐,从今天开始我永远都只属于你一个人的,我的好夫君。”  薛凝儿蜷在昊天的怀里喃喃道,这一场欢爱薛凝儿对于昊天的是彻底的爱恋,抛开两人间的年龄,身份差距,以及所谓的道德常伦,薛凝儿再也没有任何的牵挂,扑在昊天怀里,喃喃的向昊天表白自己内心的感情,口中说道:“我的好相公,从今天开始,妾身就是你的人了,我把自己的全部都交给你了。”  “好凝儿,我会一生一世的照顾你,爱你,疼你,不让你受任何的欺负,永远都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昊天说着,凝视着薛凝儿那如花的玉容,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他紧紧搂抱着薛凝儿,听着耳边她那痴情的妮声细语,看着她那娇媚的面庞,抚摸着她那如丝绸般细滑的肌肤,不由醉了……  薛凝儿见昊天如此迷醉自己,心中泛起甜蜜的感觉,妩媚地白了昊天一眼,随即又甜甜浅笑,送上香吻,昊天深情地凝视着怀中的薛凝儿,心中满是辛福满足的感觉,他轻轻地抚摸着薛凝儿的秀发,柔声道:“我的好凝儿,快乐吗?”  薛凝儿娇羞地擂了昊天一下,娇嗔的说道:“你刚刚还说不欺负人家的,现在又来逞口舌之威。”  “我错了,你惩罚我吧。”  昊天说着,庞然大物还在薛凝儿体内,故意的挺了两下,弄得薛凝儿一阵潮涌。  “坏蛋,你还来……”  薛凝儿说这话时神情娇嗔迷人,但眉梢眼角之间却又不经意地流露出勾人心魄的狐媚迷人风情,充满了成人的糜气息,昊天感受着薛凝儿惊人的挑逗性,胸中的欲火又雄雄地燃烧起来,的也迅速坚硬起来。  薛凝儿马上感觉到了,晕生双颊,媚眼如丝,诱人至极,她含羞地擂了昊天一下,说道:“不要来了,我受不了。”  “休息一下就没有事情了。”  昊天笑道,从庞然大物处输送了一些真气给薛凝儿,“好凝儿,现在该没有问题了吧?”  “坏蛋,你还说。”  薛凝儿玉脸通红,含羞地擂了昊天几拳,她感觉自己的下面特别的舒服。  等薛凝儿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昊天俯身微微撑住床面,欣赏着过后的薛凝儿,白嫩饱满的双乳,丰润坚挺,樱红的微微上翘;修长结实的双腿,圆润光滑;香臀丰耸浑圆,平坦坚实;浓密,蛊惑媚人。  今年不过三十五岁的她,正是女人风情最盛之时,以前由于寒疾和营养不良,才照成了身体如此瘦弱,但是由于这几天的细心照料,再加上寒疾已除,薛凝儿经过昊天的滋润,此时的她无论是心理或是生理都处于颠峰状态,整个身体焕发出一股极为妩媚诱人的风韵,此时面对如此新鲜动人,没有那个男人可以忍受,昊天再一次俯身而上,一把把她的双腿分得开开的,张得呈一字形,薛凝儿被昊天这个动作搞得羞涩无比,全身更是颤抖。  薛凝儿看着昊天熊熊燃烧的欲火,不由娇嗔的道:“你又要使坏了吗?”  “好凝儿,我忍不住。”  昊天吼道,欲火焚身,再也忍不住,一挺腰,庞然大物猛地进入薛凝儿那羊脂般的滑腻内。  “啊……”  薛凝儿仰起头,发出一阵尖锐满足的蚀骨销魂的呻吟,两条柔滑如雪的美腿抬起来,紧紧地缠住了昊天的腰,挺起用力往上顶,使他们两人的紧密相连,一点缝隙都没有。  这一次昊天没有怜香惜玉,薛凝儿紧咬着银牙,不让自己的小嘴里发出让自己脸红的声,殊不知这恰好适得其反,犹如火上浇油般刺激得昊天欲念更旺,最后一丝的怜香惜玉之心也在熊熊的欲火当中被烧掉了,昊天兴奋如狂,抱住薛凝儿的腰,将她的固定住,开始狠狠的动作着,如急风骤雨一般,两具火热的紧紧相贴,结合相连,一下下兼具力量与速度的挺刺,薛凝儿柔嫩肥白的玉臀一次又一次地拍打在昊天的;每一次、每一次拍打发出“啪嗒啪嗒”之声。  “啊……夫君……轻点……”  薛凝儿似乎不堪鞑伐,从咬着一绺秀发的樱桃小嘴里发出了求饶的声音,她不停地呻吟着:“我不行了……你轻点……”  薛凝儿随着昊天不断加力的挺进,腰躯动情地迎合着,只见她的上身乱摆着,头不停的甩动,汗水将头发弄得湿漉漉的,喉咙里发出不像苦又不像痛的呻吟,全身发散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慵懒风情,娇艳的面庞,不待抹脂而自红;明亮的双眸也泛起一层朦胧的水光;眼波流转之际,直是荡人心弦,勾人魂魄,让昊天更加亢奋,捅得更用力了。  而薛凝儿两条雪白圆润的玉腿盘踞在昊天的腰上,随着昊天的捅动,不住地发出咦咦呀呀的呻吟,尽管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仍从喉咙里发出声音,她面色越来越红,红到了胸脯上,头不停的左右甩动,想摆脱什似的,她的叫声非常娇嗲,让昊天听了更想把她弄得死去活来。  薛凝儿的细腰不断地扭动着,她玉齿轻咬,柳眉微皱,凤眼迷离,像是蒙上了一层云雾,很快她就满面潮红,香汗淋漓,端庄秀丽的俏脸完全被思媚态所代替,口中更是不断发出勾人心魄的呻吟声。  薛凝儿胸前双乳随着动作不断地弹跳着,那酥胸上的两棵更是鲜红欲滴,引人之极,昊天俯首吻过绝色佳人那雪白嫩滑的胸脯,一口咬住一粒娇小玲珑、柔嫩羞赧、早已硬挺的可爱,同时舌尖在那粒鲜红的蓓雷上快速地挑动着,还用牙齿轻轻地啮咬着,异样的刺激使薛凝儿浑身剧震,口中发出一阵腻人的呻吟,她伸手紧紧地抱住昊天的头,把他紧紧地按在胸前,同时猛烈地筛动着,口中不停地呻吟,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哀婉悠扬、春意撩人。  薛凝儿仰头朝天,咬牙瞪目,娇哼不断,汗水淋漓,如瀑秀发乱甩乱舞,脸上汗水乱飞乱溅,白蟒般的身体不住颤动着,一颗颗晶莹的汗珠密布肌肤,性感的曲线诱人地起伏着,羊脂般的胴体呈现出艳丽的绯红色,媚眼如丝,闪动着浓酒般的迷醉。  昊天更用力地顶了起来,每次重重顶在薛凝儿身体的最深处,撞得薛凝儿的心跳到喉咙,撞得她浑身发软,原本盘在昊天腰上的腿也无力的垂到他的臀部,丰满成熟的娇躯随着薛凝儿的耸动而来回滑动,一双手也无力的放着,高耸的胸脯波浪似的起伏个不停,凌乱的秀发横七树八地披散着,脸蛋更是火红无比……  看着被钗横发乱,脸红耳赤,横流的薛凝儿,昊天心中充满了成就感,又快速地动作着。  “啊……我不行了……又……又要来了……好夫君……给我……快……”  薛凝儿摇头晃脑的胡言乱语喊道,昊天每次都撞得她的心都跳上嗓子,她已经连掉两次,终于,她又是一阵呻吟颤抖,大喊一声,四肢如同八爪鱼一样抱住昊天,玉臀高高抬起,身体一阵激烈的蠕动吮吸,一股温热的液体又喷了出来……  而昊天知道薛凝儿的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于是一股如怒涛排壑般的疾射进薛凝儿的体内,身体也起了阵阵的抽搐,薛凝儿瘫痪似的躺在床上,眼神迷离,鼻翼煽动,两腮艳红,呼吸急促。  昊天把薛凝儿搂入怀中,轻轻抚摸她缎子般光滑的肌肤。过了片刻,薛凝儿的呼吸才平稳下来,昵声道:“夫君,休息一下,我真的不行了。”  昊天得意地道:“你每次都说自己不行,可是每次都发浪像妇一样,不过我喜欢你发浪的样子。”  薛凝儿媚笑道:“我变得荡那都是你调教出来的,你让人家喜欢上了这床第之事,人家刚才放纵得差点昏死过去。”  昊天嘿嘿笑道:“在床上你尽管放纵,我才高兴。”  薛凝儿昵声道:“夫君你真是女人的克星。”  昊天看着薛凝儿的媚态,心中欲火狂起,道:“好凝儿,你不要再逗我了,我又会忍不住的。”  薛凝儿抿嘴笑道:“忍不住就忍不住嘛,反正妾身的寒疾已好,大不了今天就豁出去了。”  昊天尽量克制了一下,道:“还是不要了,你没有武功底子,把你弄坏了,是我受折磨啊。”  薛凝儿娇笑一声翻过身去,压在昊天的身上道:“明明受伤的是我,怎么会又变成你了?”  昊天微笑的道:“我这么喜欢你,要是你真的不能陪我了,你说我怎么办?我岂不是被欲火焚身的活活烧死啊。”  “你这大坏蛋活该。”  薛凝儿嘻嘻的笑道,腰臀却高高翘起,一面回头向昊天抛了个媚眼,道:“我就是逗你,看你怎么办?”  昊天只觉胸中“轰”的一下如遭重击,嘿嘿一笑,道:“看我怎么惩罚你。”  说着翻身将薛凝儿重新压倒在身下,这一次他的庞然大物对准的是那一堆颤颤的。  薛凝儿甚是大惊,没有想到昊天会弄出这样的把戏来,但是全身快感一丝丝中聚集,浑身又痒又酥……  天开始亮了,东方的天色渐渐发白,洁净的蓝天上,一抹罗纱般的玫瑰色慢慢地伸展开去,空气变得愈加清凉。鸟儿唧唧地叫着,叽叽喳喳闹成一片,枝枝叶叶间都响彻颤动的、喜悦的欢唱。  阳光普照大地,又是崭新的一天,昊天和薛凝儿从梦中醒来,两人还紧紧地搂抱在一起,保持着最亲密的接触,想起昨晚的疯狂,两人都不由相视而笑。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