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100章 母女双飞

第100章 母女双飞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6518更新时间:2015-07-10 06:31:26
     “嗯……夫君……你好坏……这样逗我……害我身子好热……嗯……那个……我又……又热起来了……”薛凝儿断断续续的呻吟着。  “不会吧?”  似被母亲薛凝儿的话勾回了魂,青青羞答答地也凑过去,在母亲薛凝儿手中的硬挺昂然的庞然大物上面亲密地吻了一口,这才爱不释手地望向了她,只见母亲薛凝儿神态娇羞、媚意无伦,雪白的肌肤上水润润地透起一层薄薄的媚光,光看那样儿哪里还有半分母亲的端庄模样?分明就是个被昊天彻底征服的美妇人!  虽说仍是一副泄得彻底的柔弱模样,可呼吸间却愈来愈快,那对高挺的美峰火辣辣地跳动着,正如她的欲火一般高昂,似没想到母亲薛凝儿竟比自己还要耐干耐,连泄了两回竟这么快就被诱发了,青青语中微带讶异:“母亲你……泄得那么舒服……还……还想要吗……怎么这么快……”  “女儿……女儿坏……哎……哪壶不开提哪壶……”  本来这等羞人话儿出口,已令薛凝儿脑子里轰的一声炸了开来,偏偏一双美目被女儿青青唇畔那耸立的庞然大物吸住,想到自己方才被昊天铁蹄驰骋间蹂躏的无力承欢、,梅开二度间被昊天尽情攻陷,此刻已是不堪再战,而那庞然大物却又在她之间和女儿青青的唇齿之间硬挺起来。  从腹下涌起的需求一时间占了上风,竟是无可遏抑,明知自己若是强撑着再爽一回,今儿个也不知能否下得了床,可身子里的激情却将薛凝儿的矜持全盘击溃,“都是女儿……是女儿坏……还说母亲呢……”  虽知昊天大开杀戒之下,母亲薛凝儿必是吃不消的,可青青也真没想到,一旦打破了禁忌,母亲薛凝儿竟是如此投入,仿佛一瞬间便从贞节烈女变成了浪女娃,想到自己在昊天的也是这般喜翻芳心,即便知道自己已无力承欢,仍是勉力撑持,渴望着再一回云雨狂乱,青青不由踌躇羞赧。  “啊……夫君……”  薛凝儿芳心又羞又喜,还带三分惧意,深怕自己已被饱足过头的身体,未必吃得消杨小天再一次玩,偏偏那打从里头浮出的渴望,却让她退让不得。当女儿青青娇躯挪到自己身边,小心翼翼地扶起她酸软的纤腰时,虽是不由微疼,只觉腰差点直不起来了,再想到接下来那疯狂的滋味,薛凝儿可是期待有加呢。  薛凝儿软绵无力地任女儿青青扶起,看着昊天舒舒服服地躺倒床上,庞然大物昂然高挺,只等着自己移樽就教,羞喜之间不由又浮起一丝羞惧之意。  原本当开口要求之时,薛凝儿虽说心中只有一半期待,却也心想着这回要好生享受一番,可见昊天摆出如此架式,分明是要自己主动献上身心,在他身上扭摇,便不说自己的身子是否还有力气这样主动,光这前所未有的体位,加上扭摇之间女子身躯的妩媚曼妙,将一丝也逃不过他贪婪的目光,薛凝儿便觉羞耻已极,偏生体内的欲火却与羞耻心一般高昂,退却的想法怎也抵不过主动套上去的渴望。  薛凝儿轻咬银牙,蹲坐在昊天腹下,轻轻地沉子,当火热的幽谷口触及那灼烫的顶端时,身子不由自主地一震,一股泉水源源涌出,沁得庞然大物上头水光灿烂。  光只这么一触,灼烫般的快感便冲上了身子,仿佛在转瞬之间袭遍娇躯,强烈的渴求登时淹没了一切,酥得薛凝儿身子一颤,只觉比之方才任昊天为所欲为之时,此刻自己主动之间,那庞然大物的威似是更强悍了。  比之方才愈发灼烫火热,仅仅这般接触已令薛凝儿魂销,美目如丝间只见昊天睁大眼睛,打量着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欲火,火辣的目光游走在饥渴的胴体上头,尤其驻目在那随着呼吸不住弹跳的高峰,她只酥得脑子里都透出了火,心想此事已逃不开了,为了让昊天以后对自己更加的疼爱,就让它狠狠地发生吧。  薛凝儿一咬银牙,双手撑在昊天胸前,小心翼翼一地沉子,将那庞然大物一点一点地吞入谷内,这才感觉到那庞然大物的巨伟灼烫,光只这样沉坐,滋味已撩人至极,实在难以想象等自己沉坐至底,将庞然大物全根吞入,动作之间会是怎样美法?  虽是有些难为情,但在一旁女儿青青的扶助下,薛凝儿虽初试此法,却也没出什么岔子,尤其当一点点地将庞然大物吞没之时,灼烫的触感让她娇躯颤抖,娇羞又热情地扭动起来。虽说对她而言只是幽谷里酸痒的地方触上庞然大物,好将那酸痒刮去,以酥麻代替酸痒之感,可这样动作之下,对人的刺激却远比单纯上下要强烈的多,尤其柳腰扭摇之间,那高挺的美峰不住跳动,充满了诱惑,那饱挺的高峰虽不像女儿青青一般白晰无瑕坚挺浑圆,却要丰硕饱满大上几分,健美的肤色更添三分火辣,丰腴圆润的薛凝儿跳动之间着实让青青的冲到了高点,昊天不由轻轻挺腰顶动,弄得薛凝儿声声娇吟。  “啊……夫君……你的好大……”  当着女儿青青的面与昊天初试这般羞人姿势,薛凝儿原本就已经羞耻至极,给昊天这般作弄,欲火焚身之间更添羞意,偏偏主动沉坐下去,比之原先任他蹂躏之时,竟多了几分共犯的感觉,娇羞之间的感觉却更加敏锐了;等到将那庞然大物整个吞进体内之时,薛凝儿娇躯一震,一声甜蜜的呻吟登时脱口而出,仿佛方才的快乐已使得自己花蕊再也掩藏不得,竟是这么一坐就给他采着了,美得令薛凝儿差点以为自己立时又要,“好烫的宝贝……啊……咬……咬到花蕊里了……”  看到薛凝儿眉开眼笑,嘴上虽是一副要的样儿,可柳腰扭摇间却充满了劲道,青青经过昊天的调教,也是此间行家了,自是知道母亲薛凝儿的言行不一,身为女人在这等时候,就算真是一触之下便觉在即,可只要多扭摇几下,力气便会从身子里头涌出,鼓舞着她在男人身上顶挺旋摇,让他享受视觉之美。  青青心中不由兴奋起来,可是看见昊天笑意盈盈,悄悄心中妒意难消,却知两人都在兴头上,怎么也不可能在这儿泼冷水,突地一个念头跃入心湖,青青甜甜一笑,虽不由觉得自己也真的堕落了,否则怎会想出这等秽的主意?可对昊天而言,这般主意想来也不坏吧?也不知见到自己这样,昊天会是庆幸将自己母女通吃的服服贴贴、态毕露?还是暗气自己火上身便忘了形,不让他得窥全貌?  青青伸手勾过母亲薛凝儿身子,与她接了个吻,她对昊天飘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竟就这么骑上了昊天的胸口,搂住了母亲薛凝儿热吻起来,“坏夫君……不让你看……好母亲……刚才你亲我……现在我来亲你……”  “青青……”  薛凝儿这样沉坐而下,那感觉似比方才还激烈,扭摇之间薛凝儿原已有些禁受不住,没想到女儿青青竟选在此时来了这一招,虽说没有昊天那火辣的眼神巡礼,薛凝儿的羞意减了不少,可幽谷被庞然大物充实着,眼前又有女儿青青似笑非笑地非礼着自己,比之方才的男女交欢又多了一重刺激;偏偏她这一搂来得好快,薛凝儿根本连手都来不及动,就已被她拥了过来,加上唇舌交缠之间,除了女儿青青香唾的甜蜜,薛凝儿口中更多了一丝微微的腥味,却又是那般好闻,迷茫的薛凝儿吻吮良久方觉,那不就是昊天庞然大物上的味道?偏偏异味入口,虽没有原先女儿青青唇舌间那样纯然的甜蜜,却更多了一丝调情的味道,几下香舌交卷,薛凝儿已迷醉了,再离不开那香舌缠绕。  被青青来这么一套,昊天本也有三分不爽,毕竟方才自己大展威风,再一次让薛凝儿尝到了男女之间至高无上的美味,然后又施强力,硬是压制住薛凝儿羞耻的反抗,在她的女儿青青面前强行将她再次送上仙境,不过仔细一想,昊天也不由苦笑出来,青青被开垦之后,人生的本能早已诱发出来,最是不堪空闺寂寞,再加上看到母亲薛凝儿疯狂的一面,内心禁忌的刺激早就使得体内的控制不住了,所以此时才会爬到自己的身上,与母亲薛凝儿接吻,实现真正的母女。  昊天笑了笑,虽说眼睛看不到,但如此姿势之下,自己仍有着很好的机会,他伸手轻轻撑住悄悄充满热力的纤腰,让她那亮白色的腰臀微微后后,一边舌头轻吐,就在眼前青青那水光泛滥的幽谷口是如此可爱,入鼻尽是缠绵的香气,昊天不由爱不释手的舔了起来,还一边伸手扶住她的纤腰,绝不让她有逃脱的机会,只舐得青青姣好的裸躯阵阵抖颤,似是不堪昊天如此火辣的口舌刺激,偏生已全然开发的胴体,早被方才的两番云雨诱起了兴,已忍不住想要亲身上阵被杨小天蹂躏了,若非如此,青青也真不敢在母亲薛凝儿的眼前,主动为昊天庞然大物。  此刻在昊天的口舌动作之下,青青是既想逃又舍不得,一边扭着腰,让幽谷若即若离地在昊天嘴上滑动,一边搂着母亲薛凝儿,两女口舌交缠愈发炽热。青青口鼻之间咿唔阵阵,似哭似笑、如泣如诉,她的身子正当火热,偏偏渴望的幽谷却只能承受口舌那灵巧却难深入的疼爱,即便谷口不住张合,将体内汨汨泉水排挤出来,被昊天一边热吻、一边畅饮,谷口处的滋味说不出的快活,可较之以往被他尽情深入,把她的所有酥痒处全盘占据,此刻的滋味只能算是一般而已。  母亲薛凝儿正自神销魂畅的脸蛋儿就在眼前,口舌交缠之间无比投入,显而易见的是母亲薛凝儿幽谷之中的庞然大物是怎么样发挥着令女人神魂颠倒、身心俱失的威,看得青青打从心底热了起来,幽谷口虽被吻的火热,却更显得幽谷深处空虚渴望,弄得她芳心混乱难安,只能将眼前的母亲薛凝儿吻得更紧更深,虽说吻的愈深愈浓,愈觉里头空虚难耐,但此时此刻,也只能聊胜于无。  唇舌缠舔之间味催情,加上幽谷里的庞然大物如此火热,灼得薛凝儿眼儿也迷了,口干舌噪的她与女儿青青缠绵深吻,互相探索着对方口中的香氛,更重要的是女儿青青口中那庞然大物的余味,充满了男女交欢的味道,心神的震荡比之药更加勾人,舒服的让薛凝儿不由扭了起来,本该无力的柳腰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在昊天身上旋磨不休,哪处酸痒便让那处磨上火烫的庞然大物,偏生摩挲之间酸痒虽化为悦乐,可别处却又不曲自主地痒了起来,弄得薛凝儿柳腰不住旋转,怎也难休。  幽谷里头那深刻强烈的刺激,令薛凝儿身心俱入销魂之境,一开始时难免放不开,还只是哪处痒便磨上哪处,同时被女儿青青肆行轻薄,上下两张嘴都被火辣的欲挑逗充实着;给昊天和女儿青青这样联手,纵使床笫之间比薛凝儿高明荡的女人,估计一时间也会吃不消,面对昊天,薛凝儿这个成熟美妇就跟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没个两样,加上先前在昊天的威下泄了两回,面对着女儿青青和昊天两人各自强悍的火相灼,一时间也真是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唔唔嗯嗯地一边扭腰旋臀,一边深吻浅酌。  一个体内被充得满满实实,扭摇之间泉水不住溢出,一个却是怎也满足不了,幽谷口处愈被灵巧舌功伺候,愈觉体内深处空虚难熬,虽说感受完全不同,却如一般的娇躯扭动难安,母女两人愈吻愈是深刻,甜的仿佛整个人都融了,粘在一起的四颗美峰互相挤压,随着呼吸愈来愈急促,胸前的弹力也愈来愈强烈,揩磨挤压之间,真有种异样的快感,惹得两女一时间管不到身下还有昊天虎视耽耽,竟就这般拥吻起来,纤长的手指不住在彼此娇躯上拂弄,只觉每处触及都极有感觉。  薛凝儿也不知是哪儿出来的气力,明明前一刻才被昊天奸得死去活来,泄得魂飞天外,软得仿佛再动不了一根手指头,疲惫得像是要死了一般,可此刻幽谷满胀、唇舌交缠、肉峰紧挤之间,薛凝儿竟是身不由己泉水滚滚,恨不得再在昊天上一回才过瘾。  充满活力的腰臀在昊天身上不住扭摇,一刻不得安,只觉每下接触都有着更深一层的体会,加上面前的女儿青青口舌激情难已,饱胀的美峰虽说硕大处稍弱自己一筹,可若论弹性和触感,却是连薛凝儿都难以割舍,她爱不释胸地与女儿青青紧紧抵住,感觉着彼此的呼吸,尤其娇躯颤抖之间,磨擦的感觉更是舒畅,若非香舌正自缠卷不休,一时不得自由,薛凝儿可真不知自己会叫出什么声音来。  此时母亲薛凝儿的动作,更令青青难以自已,加上昊天竟与母亲薛凝儿配合得恰到好处,一个在她股间狂吸猛吮,舌头滑动时灵巧又猛烈,不住搔得青青原已渴望的幽谷泉水长流,泄得一发不可收拾,偏偏昊天的舌头再长,也触不到她最渴望的深处,而昊天也有自知之明,灵巧的舌头只在幽谷口处游栘,尽情地享用那娇嫩的香肌,刺激着她的敏感,全然不思深入。  此刻青青又似喜悦又似难受地扭着身子,恰好与激动难安的母亲薛凝儿配到了一处,一时间床上竟是母女两人愈吻愈深、愈磨愈激情,两具美妙的裸躯挤成一处,热烈地仿佛想要互相融成一人般,身下的昊天却是好整以暇地任二女在身上激情扭摇,厮磨之间不只庞然大物上头,口舌间的感觉也愈发甜美,虽没怎么动作,可身上母女两人的激情,却让他仅只稍有轻动,满心的享受也是一波波冲上极限。  一边舌头舞动,吮吸着青青不住涌出的蜜泉,昊天一边吐舌探索着幽谷口处那贲张的小蒂,他感觉庞然大物被薛凝儿充满弹性的窄紧幽谷不住缩紧吮吸,知道薛凝儿也已到了尽头,今夜的薛凝儿泄得特别畅快,格外需要男性的灌溉调和补身,是以昊天也不再紧守了,他轻轻咬啮着青青挺起的小蒂,舌头滑动之间,舐得青青连声娇吟,舒服得就要,一边腰身,深深探进薛凝儿花蕊当中,剌得这久旷美妇大泄。  “凝儿,我会疼爱你一生一世的,让你经常享受这至美的快感。”昊天搂抱着薛凝儿曼妙美好的胴体,软语温存道。  “人家才不呢,羞死人了。”薛凝儿爱抚着昊天宽阔健壮的胸膛,媚眼如丝地呢喃道。  “不要吗?”  昊天笑着说道,插在中的庞然大物紧抽了几下,让薛凝儿口中娇喘吁吁,还不时还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着微张的樱唇,彷佛十分饥渴一般,泛红的肌肤布满了细细的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正在迎合着昊天的欢爱,浑圆笔直的修长美腿一张一合的缓缓夹缠,似乎还在享受的快感。  昊天顶住她的沟壑幽谷肆意研磨着,肆意,着闷吼一声笑道:“凝儿,你还想要吗?”  “我……不……知道……今天在女儿面前太荡了……但是你干的我好舒服……求求你了……”  薛凝儿娇喘吁吁,嘤咛呻吟着,不知道求昊天再一次猛烈一点,还是要昊天不要羞辱她了,眼看着昊天的硕大无比的庞然大物肆无忌惮地在她的幽谷洞口着,真是天赋异秉,无与伦比,她自己的肥美柔嫩竟然情不自禁地张开小嘴想要吮吸他的庞然大物,薛凝儿感到麻酥酥的感觉从玉腿之间一直向胴体深处传去。  “求求我什么?是求求我饶了你还是求求我快点呢?”昊天笑道。  “我……不……知道……”薛凝儿娇喘吁吁,无可奈何地摇头。  “我的好凝儿,我现在再让你爽,今天爽死你。”昊天说完腰身,硬邦邦的庞然大物全部抽出,又势不可挡势如破竹地一插到底。  “不要啊……夫君啊……好深啊……都顶破获心……插到了……你好猛……”  薛凝儿眼睁睁看着昊天硕大的蘑菇头一会是顶撞研磨着她的花瓣,一会儿借助着她的春水的润滑然后突然发力突破,那么雄伟坚硬的庞然大物,居然齐根没入她的幽谷甬道深入到底,顶撞得薛凝儿急促喘息了一声,长长呻吟了一声,幽谷甬道饱胀充实,娇躯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我的好凝儿,舒服吗?”  昊天亵地问道,他臀部不停快速耸动,两手也揉捏薛凝儿白嫩丰满的,指尖则轻搔樱桃般的,嘴唇也凑上她洁白的颈项,轻舔那玲珑小巧的耳孔。  “不要吧……”  薛凝儿娇羞无比地呢喃道,“人家不好意思的,还当着女儿的面真是羞死人了。”  两条修长玉腿缠绕住昊天的腰臀,却把脸埋在他的怀里,粉面绯红,羞不可抑。  “凝儿,你到底叫不叫啊?你不叫我可要收兵回营咯。”  昊天坏笑着,故意抽出大半,只在薛凝儿的幽谷洞口肥美柔嫩之处研磨。  “夫君,不要逼人家了。”  薛凝儿此时此刻羞涩的好像初次破身的少女一样,偏偏双手双腿像八爪鱼似的紧紧缠绕住昊天,不肯让他撤退,娇媚放浪的好像一个十足的,娇羞和妩媚,腼腆和荡在一瞬间在她一个人身上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愈发美妙迷人。  “不行,我偏偏要你把心里话叫出来,快点。”  昊天说完,按住薛凝儿丰腴圆润的胴体,腰身,大力而猛烈地连续深入到底长距离。  一种从未有过的极度的舒爽快感令薛凝儿浑身玉体阵阵麻软娇酥,这可能是她出嫁以来,第一次享受到如此美妙而不可言喻的抚慰,昊天激情的抚摸中所赐给她的快感程度以及舒适感,让薛凝儿舒服得几乎要疯狂起来,薛凝儿小腿乱踢,猛挺,娇躯在不断的痉挛、颤抖,她激动的气喘吁吁,再也控制不住,浪声呻吟道:“夫君……好夫君……你人家了……”  昊天又一次深深进入薛凝儿的领地,他深深她体内,随着他速度的加快,薛凝儿更加狂野,昊天每次尽力挺进她身体深处,她也很配合的一上一下的迎合着他的动作。  “好棒……我又要死了……今天要被你了……来了……来了。”于是昊天加快速度和力度,而薛凝儿就由一声声的呻吟,变成连续不断的叫喊,昊天插得更深更快,手也开始用力搓揉她的,她叫声愈来愈大,呼吸愈来愈重,他不管那么多,只是越抽越猛,越插越狠,火山轰然爆发,昊天也舒畅的泄出了自己的岩浆精华,全部喷射浇灌入薛凝儿的。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俱已达到了爱的顶点,魂飞魄渺,紧紧的相拥相抱。终于结束了,昊天知道已经母女两人已经彻底放开了,在薛凝儿和青青昏迷过后,昊天则拥着两人睡了过去。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