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107章 龙戏三凤

第107章 龙戏三凤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7042更新时间:2015-07-10 06:31:32
     当昊天醒来的时候,看着那三具动人的裸睡女体在柔和的光射下呈现出一片晶莹粉霞,不同的优美曲线散发出不同的色彩,有的昂躺,一对高高挺立,有的俯卧,雪白的微微抖动,有的侧卧,神秘的香源之处毛发可见,那一抹嫣红也显露半边脸庞,如此场景真是诱人无限。  正当昊天在爽透至极的欣赏这香艳的裸露三美图时,突然一声刺耳的尖叫“啊……”还有挺长的音调,要不是忙着找衣物遮身,会叫得更长,可惜这蓦然的一叫一下子打破了这个空间的宁静,三具千姿百态的身体开始相继移动,一会儿三个美丽无边的少女都醒了过来,就像是一锅粥一般,乱成一团,乱成一片,这种样子比刚才不动的样子更加的香艳诱人,这让昊天的身体又产生了新的。  这三个女人都有了一个新的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是青春少女了,一瞬间,场中油然而生出一种莫名的伤感,三个如此美丽的少女,竟然在不知不觉中丢掉了保存十几二十年的少女春蕾,一夜之间没有知觉地就变成了少妇。  三双眼睛不约而同的望着昊天,她们的眼睛中除了焦虑,没有其它的了,还是那个如同白衣天使一般的女人秋虹烟首先打破了沉寂,她对着昊天问道:“你是谁?我们现在在哪里?还有你怎么对我们负责?”一口气问了这么多问题,秋虹烟也微微喘了口气。  秋虹烟问的话也是另外两位少女一致想问的问题,虽然昨夜的事说起来还是昊天救了她们,但是一下子毁了三个女孩的青春贞洁,如果是一个还好说,大不了娶了,但一下子三个,又该如何得出一个解决的方案呢?  昊天看着眼前的三位少女,哦,应该是少妇,然后说道:“我叫昊天,现在是华夏学院的一名学生,现在你们都是我的女人了,我一定不会放手的,所以我请求你们都嫁给我,做我的妻子,我会永远对你们好的。”昊天的话让三个女人都沉默了,连那智慧灵心的素心都在衡量这个做法的可能性,一进之间这里平静无声,三个女人都在考虑这个问题。  见到三女突然无声的沉静,昊天好奇的抬起了头,看到了一副绮丽的春灿风光,身前的三女都仅只遮往了身体上的唯一,虽然有一个也披了一件长衫,但说实在话,那还不如不穿,因为那衣服都被扯成一条条的随风飞舞,诱人的春光或隐或现,妩媚丛生,清纯夹着勾魂引魄的妩媚风情,美得都让昊天差点窒息,但是奇怪的是三女在昊天的面前一点都没有隐躲的意思,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她们还故意把身体的美好表现在自己的面前,让他好好的过了一把眼瘾。  过了一会儿,见到三女依然没有说话,昊天打破了其中的沉静,问道:“我们在这里坐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几位美女的尊姓大名,你们可否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秋虹烟,你就是那个夺走莫星雅学姐芳心的昊天吧,现在全学院的男人都在羡慕你的艳福呢!”首先还是那个如同白衣天使一般的女人首先说了话,不过她的话让昊天感到大汗,但是他也没想到这个小女人居然就是华夏十二美人榜上的医仙子秋虹烟,昊天有些感叹自己的艳福不浅。  “我叫黎丹萍,今年十六岁了。”是那个最是丰满的小少妇开口了,昊天记得那昨夜她的胸部可让自己吓了一大跳呢?她娘的,竟然才十六岁,这还是人吗?  怪不得华夏学院的人都称呼她为艳仙子,昊天心中窃喜自己捡到宝了,想到以后她用那对巨大的胸器为自己的场面,昊天心中一阵激动。  这时房间中只剩下那个最美丽的女人了,她见其他两女都回答了,不得不开口道:“我叫素心。”话语很短很清冷,昊天听了大喜,原来这就是自己要寻找的女人,果然是倾城倾国,怪不得东方霸一定要把她抢回家中。  昊天对着她说道:“原来你就是素心哦,这次就是你母亲让我来东方家寻你的。”说着,就把自己怎么遇到薛凝儿母女,怎么帮助她们的事情都告诉了她,当然其中省略了薛凝儿母女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女人,这种事情需要慢慢的接受,不能一下子就消化掉。  素心听完昊天的话,非常激动,对他投来了一个感激的眼神,然后说道:“你与我母亲和妹妹都毫不犹豫地救了她们,我相信你是个好人,我答应一生一世做你的女人。”  倾城绝色的容颜下难能可贵的是有一颗灵珑剔透的心,柔美得无以加复的美丽每一刻都是那么的诱人,素心的身上此刻正披着昊天的长衫,把她那火热却又纯真的娇嫩身姿在昊天的眼前一一展现,虽然不是如黎丹萍一样的波涛汹涌,但是却也是挺拔耸立,深壑,美得如天上的女神,更由于心底羞涩的承诺让她一下子发出一种扉红的春潮,那神圣贞洁的女神一下子就变成春光泛滥的天幽媚女,那种天生无比的诱人媚力真是比黎丹萍有过之而无不及。  “既然素心姐姐都答应了,我也答应,只是你以后一定要对我们好一点,我以前总是听说男人就会欺负自己的女人,还虐待她们,你,你可不能这样?”见到素心答应,这个少女黎丹萍也一下子就应承了,可是加了这几句,昊天还真的不好回答,不过看在她这么希望自己答应的期盼眼神上,昊天也不得不开口回她了。  “这男人欺负自己女人嘛,时不时是要做的,但是虐待就不会了,我一点都不喜欢那个调调,放心,我一定会多怜惜你一点的。”这男人不欺负自已老婆或者女人,那就不是男人了?不过黎丹萍这小丫头很单纯的,一听说昊天还是要欺负她,立刻不依的说到:“素心姐姐,做他女人还要被她欺负,我,我,好害怕哦,我不干啦!”  素心这么聪明的小女人当然听出了昊天的话意,立刻牵住她的手笑着说到:“没事,没事,以后他要是敢欺负你,我们就合起来打他,好不好?”  黎丹萍立刻展开玉容一笑,点了点头说:“好的,素心姐姐。”说完又转过头来,对着昊天“哼”了一声说到:“怎么样,我做你的女人后,你要是敢欺我,我们就合起来把你打成熊猫,哈哈。”想着昊天变成熊猫的样子,黎丹萍竟然笑了起来,真是幻想一下都会笑的女人也只有她了!  现在就只剩下最后一个了,那个医仙子秋虹烟,看到众人都望向了她,她瞬间脸红了,然后害羞地低下了头,说道:“现在便宜都让这个坏蛋占尽了,我不答应能怎么办,不过你以后可要好好对我哦。”  听到医仙子秋虹烟的话,昊天怜惜地把她抱在怀中,坐在自己的一条腿上说道:“放心好了,以后我一定好好疼爱你。”说着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秋虹烟的脸变得更红了,真是个害羞的女孩。  “还有我呢?”黎丹萍看见昊天亲了秋虹烟一下,急忙地跳到了昊天的另外一条腿上坐着,想要昊天亲她,一种比秋虹烟更加滑腻的柔软从他的腿上传来,可见这黎丹萍不仅胸前挺着两个大木瓜,连臀部也是两个大满月,真是天生一个浪女,还好是选择了昊天,不然没准被这社会给造就成一个祸国殃民的红颜优物,因为她与素心一般是那种天生就应该被珍藏在家里的,不能外泄的美丽,不然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看着黎丹萍娇艳的俏脸,昊天一手绕过她纤纤的细腰,紧紧的搂住了她的细腰,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她才满意地笑了,黎丹萍的笑容引得她胸前的一对不住地抖动,摩擦着昊天的胸膛,使得他心底的欲火瞬间又起来了,昊天慢慢的把手伸向黎丹萍的那对,瞬间她胸前的饱满已落入他的掌中,滑腻香甜,凝脂酥脆,捏在手里真是一个字:爽啊!  正在回味着昊天的吻的黎丹萍立刻发现异样,胸前的神秘已经失守,一阵火热的狂潮瞬间在她的身体里散开,春情似乎尚未除尽,她一下子心智尽迷,动荡的情潮开始泛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被昊天轻轻的抚摸一下就会让她有春水横流的感觉,一种少女初化的情态有了新的渴望,这是一种身不由已的诱惑,她当然不会知道昊天一手一足间对她都运用了《九天御女真诀》的心法,如此的深魅她这个初开花蕾又如何能够承受。  尽管心里是渴望着昊天的疼爱,但是黎丹萍的手却在无力的抗拒着,这种欲拒还迎的推攘哪里可以推开他的这只魔手呢?越来越不堪的她放弃了挣扎,嘴里呻呤起来:“你,你不要这样,她们在看着呢?哦……啊……不要,不要在这里,你这色狼坏死了,我丢脸了。”  昊天也被她这种诱人的呻呤与春潮芳动的模样弄得欲火高涨,心想:反正她都已经答应做我的女人,那再把她的美丽尝试一遍也未常不可啊,再说昨夜太匆忙,她们又都迷失了理智,此时清醒了,那欢爱又是一副怎样的姿态与风情图画呢?  于是昊天一把抱住了还在不依的抗拒的女人,嘴放在了她的耳边,诱惑无比的对她轻声的说道:“萍儿,我现在想要你,你愿意吗?”这么羞人的问话一进入到了黎丹萍的耳中,让她不知该如何自处,要是现在只有她一个人,以她此时的身体状况一定脱口答应,但是一种少女的矜持还是让她尽管羞红着脸,但是就一声不吭,心里却在想着,你想要就要,这不要问我,反正我又没有反抗的能力。  但昊天却不想这样干,他想让黎丹萍亲口答应,见到这春情寸动的少女明明一副春情勃发的样子,可是牙还咬得紧紧的不松,昊天不由装作一种十分惋惜的样子,说到:“你不愿意说算了,我不会强求你的,唉!”言罢,就准备把她放下来,但是他的手上却把更多真气输入黎丹萍的体内,挑动她的。  黎丹萍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火热了,她有些受不了对着昊天叫道:“我给你,我给你了啦!快点儿,我受不了了。”说完了这一句,连黎丹萍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昨天的她还是一个青春俏丽的少女,神彩飞扬,心中有着无限的幻想,可是此刻自己却变得如同一个一般,竟然当着两个朋友的面应允一个男人与自己欢爱,而且是那么的心甘情愿那么的死心踏地,让她不禁怀疑:我真的是那个心志坚定、视男人如无物的黎丹萍吗?  听到黎丹萍的话,昊天露出一个阴谋得逞的笑容,他一下扑到了黎丹萍的身上,那两团丰硕顶着昊天的胸膛,柔软舒服,细嫩酥香,真是让他全身不停的往那时挤压,直想把这对揉爆了才甘心,而昊天身下的巨龙在她展现脸上洒窝的时候就猛的穿击下去,黎丹萍“啊”的一声,昊天就吻住了她的脸,那两个他最爱的酒杯,舌头在上面细细的着,一种立刻传遍黎丹萍的心房,“我要,我要……”她已开始不顾少女的羞涩的自己起来,只是在紧紧的接合处传来一种“ 噗嗤” 的连绵声,夹着她幸福的呻吟,让旁边的两女一脸酡红。  昊天转身看去,只见另外两女早已是双腿夹紧,脸颊一片桃红,看来受了情潮的影响,已经是春水泛滥了,于是他加快了速度,巨龙在黎丹萍的有力的出入把撑的大开,壁的随着翻进翻出,大量的流出使得中更加润滑,庞然大物出入的更加快更猛,干的黎丹萍疯狂的迎合,双手紧紧搂着昊天的身体,娇喘嘘嘘,媚眼如丝,大不住的摆动好似要掉了似的,口中发出令人心荡的呻吟声:“啊……好哥哥……顶……顶死人了……好夫君……你好厉害……这么大……乐……乐死我了……用力……干……我今天让哥哥你……个够…………好美……好……舒服…………的我……  好过瘾……用力……“  昊天听着黎丹萍放浪的叫声更加兴奋,庞然大物凶狠的抽动,一次比一次快,“扑滋扑滋”声不绝于耳,干得黎丹萍,全身乱抖用力的挺臀迎合,使得两人的结合的更加紧密,中不断的收缩夹紧的咬着大,阵阵快感从传遍全身那种舒爽令黎丹萍好似飘在云端,昊天又是一阵阵的猛起猛落大插大抽,干的黎丹萍又酥又痒意阵阵双腿酸软,粉脸嫣红,整个人陷入疯狂的状态中。  昊天搂紧黎丹萍,拼命急抽,庞然大物直上直下如雨点一般冲击着她的,干的黎丹萍剧烈收缩一开,大股的急泄而出,随着庞然大物的而被带出弄湿了两人的,黎丹萍香汗淋淋,硕大的剧烈起伏,她了。  此时昊天的内心的欲火尚未平息,他放开了黎丹萍,伸手把另外二女拉了过来,两女双手掩住的双挺在不知不觉间放下,美得让人不忍有一丝玷污的神圣身体一丝一缕的展现在昊天的面前,灵珑剔透的滑嫩肌肤,弹性十足,胸前的饱满高高挺翘,线条美得无以加复,相同平润的下,一线春光无声的展露,只是两人的密处森林有一丝的不同。  素心的是漆黑柔顺,平平如流水一身斜挂在那神圣之地,正好遮住了那一抹红润的彩虹,有种诱人深入探索的无比,再加上她那凝脂般的玉腿纤细光泽,组成一副娇艳的春光图画,更别说她此时那一脸的动荡春情形态,绝对可以让一些稍稍不行的男人一见都会狂泄不已。  而秋虹烟与一脸妩媚的素心比起来,森林一片乌黑,而那一线处竟然只是疏疏拉拉的长了一些林木,让昊天都可以看到那一抹嫣红,真是诱人无限,不过,秋虹烟的身上比素心多了几分贞洁的神圣,让他好像看到了一个高贵典雅无人胆敢亵渎的女神趴在自己的身下,为他驱除身体内的火热的情景,而此时的秋虹烟绝对就是一个诱人的放荡女神,全身闪烁着一种神圣而又秽的光辉,两种不同的精神状态在她一个人的身上展现,融合交缠,揉合出一种特别的人性魅力。  如此耀人眼目的两个美女此时一丝不挂的站在昊天的面前,他又怎堪忍受,都不知先从哪一个身上开始,不由又想起了昨夜的解毒,对了,还是照样子来个一炮双响好了。  一想昊天马上就把两人按扑在地,雪白的与身前的丰挺一样的诱人,他双手伸去在二人的上面各自抚摸了一会儿,一种芳心开始震荡的春潮连她们的玉臀都已有在颤栗,昊天知道二人在自己的挑逗下,用这么诱人的姿势看着她们身上的神秘,早已是控制不住的水流不绝了,特别先前与黎丹萍的那场欢爱更是刺激了她们的感官,昊天一看到她们二人的已是洪水泛滥,晶莹尽露,就一双手分开把她俩的腰身给拉了起来,按照他的意愿终于让人把完美的圆月高高翘起,如听话的奴一般供主人的欲。  身下的两个女人早已是心神羞裂,不论昨晚昊天是怎样的占有她们,那是没有意识的,但此刻她们却被这个可恶的男人摆成这一副荡的姿势,如一般,真是恨不得马上远远的逃开,可是春潮的泛滥让二人再也移动不了分毫,只是两人相望,眼眸中除了无比的羞意以外,似乎都能在彼此的眼神中读出一丝被这样虐待的渴望。  随着昊天往前一挺,火热的巨龙已抵住了素心的玉溪内,狭窄的水月洞府曲径通幽,让昊天的分身在羊肠小道中蜿蜒而行,产生了更多的摩擦,前一次太匆忙,昊天竟然没有试出素心是一个绝世少见的名器,真是让他一进一出间畅意淋漓。  昊天在素心的温暖水月洞中耸动了半刻,就让她累得气喘吁吁了,全身泛着一种迷情的少妇狂潮,昊天见状恨不得一下子把她吃到肚子里去,如此迷人的小女人真是天生的优物,连欢爱时无意识的摆动与那若有若无的春呤都让昊天迷恋无比。  在素心达到后,昊天马上又转移了目标,他双手扶住了秋虹烟那肥硕的俏臀,一线一线的前进,慢慢的穿过那片泥泞的沼泽地,整个抵达她那火热的桃源圣地,享受着世界上最温暖的淋浴,而她早已是一片湿漉的马上就自己开始上下抖动,似乎体内的已抑制不住了,要让这样荡的动作来细细的摩擦才会觉得舒服,终于秋虹烟也达到了,可是昊天依然没有释放出来。  看着这两个正在气喘吁吁地绝色大美人,昊天心中闪现出了一个很荡的想法,他把两人叠起来,让她们面对面,两个紧挨着,然后将两人控制在了一定的高度,庞然大物就在她们两个的蜜道里轮流的干了起来。  昊天的庞然大物就象织布机的梭子一样的在她们两个人的蜜道里穿梭起来,不一会她们两个都被昊天干得都叫了起来,那叫声此起彼落,伴随着昊天时那密集的撞击声,这里就像在演奏着一场大型的交响曲。  此时的素心已经被昊天干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她那雪白丰满的身体被昊天顶得乱抖着,由于她是和秋虹烟面对面的躺着,她那两个高耸的和秋虹烟的激烈的摩擦着,两个人都被昊天干得大声的呻吟起来。  昊天用力的冲击了一阵,终于两人都败下阵来,被昊天干的昏了过去,看着昏迷过去的两女,昊天再次来到了少女黎丹萍的身前,让她双腿跪下,双手撑着地面,高高翘起,然后从后面进入了她的身体,黎丹萍虽然感到一阵娇羞,但是这种姿势却让她的心里份外刺激。  昊天的巨龙每一下都重重地撞在上,把黎丹萍插得又涨又满、与精神都进入痴迷忘我的境界,干得兴奋起来的昊天猛地把身子向后一倒,改成后背座位的姿势让黎丹萍坐在他的腰上,从下往上挺起巨龙直顶她最深处的口昊天用双臂勾起黎丹萍的修长大腿,双手捧住她圆润弹力的美臀,将的巨根从下方向上她的桃源,已受过一次的桃源依然很敏感,一股股蜜汁伴随着庞然大物即刻涌出。  “啊……不……不要……又……又了……这种姿势……好羞耻……”  又被庞然大物深深的黎丹萍摇晃着披肩的乌黑秀发,既羞忿又吃惊地娇喘不停,这种立位的姿势要求男方有相当的体力和技巧,普通男人玩不会。  黎丹萍身体已经身不由己地融入快感中,呼吸越来越急促,吟不成声的止不住地从口中底裤的堵塞之中断断续续含糊不清地吐出来,昊天乘着她此刻意乱情迷,笑道:“怎么样?我干得你爽不爽啊?”  昊天笑着将南宫灵抱住按倒在地上,把她双腿并拢地拉起向内侧屈压,使她的高高翘起。  接着,昊天已深深插进黎丹萍粉嫩中的巨龙开始由上往下的垂直九十度插送,每一下像凿井般的垂直都狠狠地直捣,毫不留情地连续撞击着口,直让黎丹萍爽得哭叫哀号同时他的一双禄山之爪贪婪地抓玩着黎丹萍胸前不住晃悠的天然,将那对丰满球形的搓玩成各种形状,还俯子探头咬起玩弄,这样的天赋异宝不好好开发实在浪费。  足足干了好一阵,黎丹萍的已痉挛不己,桃源内产生一阵阵强烈的吸力和收缩力,和不断蠕动着紧紧吸住昊天那根异常粗长的巨龙。  突然间,黎丹萍感到昊天深深她桃源的巨龙猛颤着跳动起来,她知道他要,黎丹萍只感到插在自己体内的巨龙最前端龙头部分像是挤进了,爆发般喷出一阵阵浓烫的岩浆浇淋在壁上,虽然心中有所抵触,可是她却不由自主地享受着被昊天的庞然大物以高超性技巧深插的极上快感,她在不知不觉地扭起腰收缩起抽搐不己的幽谷甬道,像要把每一滴都吸入。  黎丹萍差点断气答般急促呼吸着,忘情地一边喘息一边喃喃呻吟:“好热好多好烫……”  同时黎丹萍的桃源也紧紧吸住仍不断喷射出岩浆的庞然大物不放,和激烈蠕动,像是要将最后一滴男精也吸出来,压在黎丹萍胴体上的昊天爽得骨髓酥麻,深深的庞然大物一下一下地颤动着将剩下的岩浆尽数射入,使得她浑身触电般一抖一抖地抽搐个不停。  停止后,昊天把庞然大物从黎丹萍体内抽出,看着已经昏迷过去的三女,昊天把她们放在了一起,然后把衣服盖在她们的身上,就离开了这飘渺仙宫。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