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113章 怜仙子风玉婷

第113章 怜仙子风玉婷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8634更新时间:2015-07-10 06:31:38
     昊天双手颤抖着覆上风玉婷那优美的玉女峰,风玉婷一双手无力的阻拦着,昊天隔着她身上那件粉红色肚兜轻轻的揉着她的玉女峰,感觉十分的美妙,他感觉到自己的庞然大物以惊人的速度雄起——“唔——”  在昊天轻揉缓搓下,风玉婷那双玉女峰慢慢硬起来,那两颗葡萄涨肿变大,隔着肚兜能看到那尖尖的顶起,昊天再也忍不住,附下头去隔着肚兜那颗葡萄,忘情轻轻的嚼咬。  “喔……”  风玉婷所有的理智在昊天这一嚼咬之下瞬间崩溃,忍不住发出一声消魂荡魄的呻吟,那双嫩白的手也情不自禁的按住他的头,仿佛要把昊天的头按入她体内一般。  昊天咬着风玉婷那件粉红色的肚兜用力一扯,扯脱了,两只带着丝丝青筋却嫩白如春雪的玉女峰弹出来,一颤一颤的,他双眼微赤,仿佛发情的野兽,迅速的低头咬住其中颗葡萄,用力扯拉。  “唔……痛呀……轻……轻点……”  风玉婷蹙起了眉头。  昊天一只手却在另外一只玉女峰上尽情揉搓拿捏,另一只手急躁的去脱风玉婷身上唯一一件阻挡物——褒裤,风玉婷此时已经完全丢掉了传统理性,完全进入了的海洋,配合着挺起滚圆的让昊天轻易把她的褒裤脱下,露出那让昊天疯狂,让风玉婷羞赧的花田宝地,那养育着人类的地方芳草泽泽,水润漆黑,那条微张的小渠里一颗珍珠沾着丝丝点点的花露,伴随着风玉婷一双难受而不安的厮磨时隐时现,充满了极限的诱惑,禁地里有着人类本能的冲动。  昊天感觉到自己涨得快爆了,也知道风玉婷意志力如此强的女人到这种地步已经是完全迷离了,身体也做好了迎接男人进入的准备。  昊天用手分开风玉婷那双修长而嫩白的大腿,把它压成个大字型,他跪在中间,俯去,握住自己的庞然大物引导它抵在风玉婷的花田大门上,上下的摩擦研磨着。  风玉婷已经彻底进入了状态,粉胯不断抬起,追逐着昊天的庞然大物,嘴轻呻荡吟:“给我,好痒,给我……”  “我要进去了,你是我的女人!”  随着昊天宣言一般的话,他猛的发力挺身,噗嗤一声,昊天的庞然大物整根没入风玉婷的花田里,犹如耕耘的梨一般花田,花田需要梨去开发去翻新。  昊天舒爽得浑身打个冷颤,感觉到进入了一个火热滚烫的空间里,两壁的摩擦压挤,甚至阵阵的蠕动,让他爽到骨髓里去。  “噢——”  风玉婷红唇紧咬,眉头轻蹙,面容有些扭曲,先是煞白再跟着极度的嫣红,似乎昊天这么彻底的占有让她被丝丝的痛苦弄清醒了些,那双迷离紧闭的眼睛此时微微张开,看了一眼昊天,娇羞、难堪、痛苦、挣扎、幽怨、薄恨、略带几分满足,十分复杂,可这些在他开始抽动时都没了,换成渴望和灼热,最后认命的闭上了眼睛,娇羞而媚惑的呢喃:“轻、轻些个儿唔……啊……喔……”  昊天把美少女千金风玉婷那双让人疯狂的嫩腿环在自己的腰间,然后双手扳住她那纤细柔韧的腰,大力的拉动,狠狠的撞送,肉和肉的撞击声而响。  昊天每撞一下必然到底,截着美少妇风玉婷的肉,她娇滴滴又略带一丝丝的痛楚呻吟着,“喔……恩哼……轻、轻些……哎……轻、轻、啊……”  昊天一双手用力揉搓着她那双被撞得一颤一荡的玉女峰,附下头去吻住她那张微张的红唇,不断的,美少妇风玉婷被撞得气喘气粗,极度的快感阵阵传入她大脑,她只想放声的呻吟,可嘴被昊天堵住狂吻,阵阵的呻吟只能在喉咙里唔唔咿呀,只有那秀气的鼻子能呼吸,可是激烈的快感让她心跳加速呼吸飞快,鼻子根本无法满足需求,鼻子里发出阵阵的喘息声,娇哼哼的。  风玉婷的脸不知道是被昊天缠住舌头还是被他堵住小嘴无法呼吸还是其他,红得欲滴血,身体不知道是在挣扎还是在极度享受,粉胯每每抬起迎接着昊天每一次的深入,雪白浑圆的狂摆肆扭,让他的庞然大物在自己的花田内壁尽量的厮磨刮擦,换来更大的快感。  风玉婷那双玉嫩嫩的手在昊天虎背上狂抓乱摸,一双美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紧紧的盘住他的腰间,用力的夹紧,平坦的阵阵的抽搐,显然已经快到了边缘。  昊天松开美少妇风玉婷那被吻得红肿的小嘴,一手抓住她一只脚,把它压到她玉女峰上,另一只手把她另一只脚用力压到一边,让她的花田无限的突出,他发力狂抽,这次能插得更入,余势似乎能撞穿她的身体。  “啊……好人儿……好深……撞……撞到……到我……我肚子里啦……喔……别……别停……用……用力啊……”  风玉婷呻吟道。  昊天刚才已经在秋香的体内一次,这次能更加的持久,更加的有冲击力,他把风家大小姐风玉婷的双腿并拢压在身下,然后压去。  风玉婷爽得头狂甩,发飞散,“快……快啊……我……我要死了……来了……来了……噢……”  昊天放下风玉婷那双美白的嫩腿,握住她那肉感很好的腰,加快一阵,风玉婷忽然浑身颤抖,一双腿用力一收,紧紧的夹住昊天的腰,忽然一僵,大力挺上去贴紧他的,一双玉手缠绕搂箍紧他的脖子,头猛地向后一昂,似欢似哀的一声尖叫,“哎——”  一股潮水从风玉婷的花田里喷,嗤嗤声可听闻,而她在的时候流下了眼泪。  风玉婷身子僵硬着,抽搐着,花田一阵一阵的蠕动,仿佛极度干渴的小嘴,吸得昊天浑身舒坦,可他还未到要射的时候。  昊天的庞然大物依然插在风玉婷的花田里,双手温柔的抚摩着她身体的每一寸,亲吻着她的脸颊和脖子,给予她后的温柔。  风玉婷慢慢的从中回过气来,神智也清醒了很多,嘤咛一声微微睁开了那双似水似雾的迷离眼,睫毛上挂着点点滴滴的泪珠子,眼神凄迷而羞怯的望着压在身上给予自己最大快乐的男人,一时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昊天抬起头来注视着风玉婷的眸子,温柔的抚摩着她后红霞飞扬水嫩嫩的脸蛋儿,再亲亲的吻去她脸上的泪水,从眼睛吻到耳垂,很温柔,风玉婷羞涩的想撇开头,可内心却默默的有另外一个声音让她不要撇开头,就让昊天亲吻着。  “你叫什么名字?”  昊天问道。  “风玉婷。”  风玉婷羞涩的答道。  “风玉婷,华夏学院十二美人榜上的怜仙子,果然人如其名,令人怜爱!”  昊天惊讶的说道。  听了昊天的赞美,风玉婷那对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羞赧的闭着眼睛,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姿势一定很荡,双手双脚缠住昊天不放,而他难羞人的东西还插在自己身体里,硬邦邦热乎乎的烫得自己的心都醉了,又仿佛要撑裂自己一般,她知道自己永远的失去清白了……想着想着她不禁流下愧疚的泪水,嘤嘤而哭。  “怎么啦,玉婷,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  昊天轻轻的挺一下自己的庞然大物。  “唔——”  失身后的风玉婷身体极度敏感,被昊天轻轻一插,她忍不住发出一声腻人的呻吟,她羞赧得无地自容,粉拳一拳一拳的捶打着昊天的后背,哭着声道,“你就是不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要我以后怎么做人?我是你要我以后怎么做人?我是有未婚夫的,乃是待嫁之人,如今这样……我还有什么脸面嫁人,你干嘛不让我死了算了,我是个不贞的女人,呜……我恨你,恨死你!”  “玉婷你要是觉得打我能好受一点的话就尽力打!”  昊天说道。  “我就是打死你,打死你……”  风玉婷象征性的打了打,边打边说道。  昊天抓紧风玉婷的双手,然后按在自己的胸膛上,温柔而带点磁性沙哑的声音说道,“玉婷,你能感觉到我对你的爱意吗?”  风玉婷所有怨气忽然被羞意掩盖,忙抽回自己的手,可被昊天死死的抓住不放,不由得娇羞道,“你、你放开我,我、我不要听你的鬼话。”  昊天松开她的手,双手扳住她的头,眼睛注视着她的眸子,有点霸道的说道,“玉婷,以后我叫你玉婷,你在我昊天的妻子,不管你拒绝与否,我一样摆你到我妻子的位置上,这一刻你我紧紧相连互为一体,我就是你丈夫,我就是你的男人!”  风玉婷看到了昊天眼里流露出来的爱意和霸道,附带着强烈占有欲,她的心中五味泛陈,有羞涩有哀怨有欢喜还有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遗憾,遗憾什么呢?  遗憾昊天不是自己的心上人吗?她比谁都清楚,自己的未婚夫是怎么样的人,那不是自己能够轻易想改嫁就能改嫁的,她害怕,因为她心底里担心今天发生的一切,不但会让自己沦陷入悲惨的命运,更有可能会连累整个风家,那自己将是风家的千古罪人,这才是她最担心的。  昊天见她如此表情,孜孜不舍的问道,“玉婷做我妻子,好吗?”  “我、我有未婚夫,不行,我们不可能的,你别逼我!”  风玉婷心中惊恐,拒绝的说道。  “为什么不行?未婚夫不算最终丈夫,你也未算嫁人,既然你未嫁,就有机会另嫁!我只问你一句,你刚才快乐不快乐?”  昊天轻轻的说道。  风玉婷撇开头,臊得慌,满脸红欲滴血,想反驳些什么却开不了口,刚才她快乐是无法掩饰的,而且现在男人的那东西还在自己的身体里,占有着自己,她羞于出声。  “你不出声我就当你默认!”  昊天占着绝对的主动,“那我再问你,你有没有喜欢我?”  “没、没有!我才不喜欢你,不喜欢,我恨你,恨死你!”  风玉婷真的焦急了,她不知道接下来昊天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昊天附得更近,鼻子对着鼻子,两眼霸道的盯着风玉婷闪烁不定慌张羞涩的眸子,温柔的问道,“真的?”  “真……唔……”  风玉婷后面的话被昊天堵了回去。  昊天直吻到风玉婷气喘连连才松开嘴,邪魅一笑,再问道,“有没有喜欢我?”  “没有……唔……”  风玉婷那倔强的小嘴再一次被昊天封上。  昊天再一次松开嘴的时候,风玉婷已经媚眼如丝了,昊天依然不舍从复问道,“有没有?”  “我、我不知道!求求你别问我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是个坏女人,呜……”  风玉婷再一次流下了眼泪。  昊天不由得心一软,不再逼风玉婷了,他知道要一个传统贤惠的女人一下子接受自己真的很难,可昊天有信心,“好了好了,我不逼你了,看着你流泪我会心痛的!”  风玉婷慢慢的止住眼泪,昊天温柔的替她拭掉眼泪,她羞涩的不动,任昊天所为,昊天温柔的问道,“玉婷,你恨我吗?”  风玉婷她知道自己即使有恨也恨不起占有自己身体的男人,虽然这男人是个闯入者,可终究她只是救自己而已,恨不起来不说,心里还有着丝丝道不明说不清的情愫在产生,她幽幽的说道,“我不知道!”  “玉婷,我要让你知道我的爱,我现在还想要你!”  昊天憋得难受,要不是为了打开这美丽不可方物的的心灵让她心里彻底有自己的位置,以便以后能永远拥有她的话,他早就忍不住要鞭挞了,这时候见心神慌乱,似乎心已经松动微开,自己只要再加一把劲便能进入她的内心,昊天便再也忍不住了。  风玉婷身体里的依然很强烈,听到昊天宣告般的话语,她只是羞涩的扭过头去不看昊天,一副任君施为的模样,看得昊天高烧,再也不迟疑,扳紧她的腰开始缓缓的慢慢的挺插深入浅出。  “唔……”  敏感的风玉婷迅速的有了反应,身体染上了一层粉色。  昊天盘起脚,抱起她娇柔似水一般的身子,让她坐在自己的怀里,他双手托住她那浑圆翘挺的,风玉婷双腿大开,环住昊天的腰,粉胯紧紧的和他相连,一双柔软的手臂搂着他的脖子,昊天自下而上的。  风玉婷双眼似闭似睁,流露着迷离而妖艳的光芒,轻咬着下唇配合着昊天的而起伏着,一起一坐间每每让他深入她底,风玉婷不由得娇嘘低喘,忘情呻吟,“噢……好深……唔……顶到了……好人儿……快……快点……”  再贞洁的女人在被完全激发出来后都会放纵荡漾,也不过如此,但昊天喜欢,他兴奋,他无须什么技巧,因为他无尽的动力也威猛的直撞就是最好的技巧,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技巧都没有直接拿出实力来更有效果。风玉婷被撞得混身轻颤,乌黑的秀发随着她忘情晃脑而散乱,髻不成髻、鬓鬟脱散,发飞钗落,一张陶醉满足又是红潮满布的绝世容颜此时微微后昂,小嘴微张直喘着粗气,一声声的荡人心魂的呻吟能人世间所有的男人把持不住。  昊天嫌马车里空间太窄,无法大靠大合的拉动,便慢慢的挪动着两人相连的身体,慢慢的向车门处去,此时的风玉婷已经完全迷失在里面了,昊天的抽动有所放慢,可她上下起伏的身子却没停过,反而因为昊天的放慢而更加的用劲,双手搂紧紧他的脖子,仿佛怕昊天会消失一般,粉胯上挺迎合,小嘴急声道,“好人,你……你快……快……点动啊……快……我……我要……”  昊天吻上风玉婷雪白的脖子,粗着气,“别着急,会有你爽的时候。”  昊天抱托着风玉婷的身子下了马车,外面雪花轻下,几许飘飞,寒气逼人,从马车这么一个温暖的小空间里忽然出到外面,忘情的风玉婷冷醒了些,身体自然的把昊天搂得更紧,待发现自己已经悬空的时候惊呼一声双脚盘紧他的腰,这么一用力,花田里的便收缩,夹得他的庞然大物一阵舒爽,昊天忍不住舒服一声,“噢——”  风玉婷已经有了几分清醒,不禁羞赧涩涩,玉面火辣辣,也不再感觉到冷了,只是头埋到昊天的肩膀上,根本不敢看他一眼。  昊天托住风玉婷那肥美的,微微用力向上一抛,风玉婷惊呼一声,“啊——”  可腻人的呼叫还未来得收回,风玉婷便感觉到身体忽然落下,昊天那件庞然大物顺着她下落的趋往上一顶,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仿佛被一件火热庞大的东西戳穿了一般,五脏六腑好象一下子被顶撞到喉咙里,肺部里的空气仿佛被自下而上的冲击力给驱赶出去似的,忍不住小嘴大张,头往后昂,喉咙就好象被人掐住喘不出气一样,想大大呻吟一声却是无声发出,她身体颤抖到僵硬然后又开始阵阵抽搐,却不是来临。  昊天觉得这一下太过火了,看得风玉婷这么一副表情,昊天不敢乱动,忙附下头去咬住她那双雪白带着青筋的玉女峰,一会轻一会重的用力着,减轻刚才那一下给予她的痛苦。  风玉婷差点窒息过去,在昊天的温柔下好一会儿才把刚才那口气喘出去,一声哀艳婉娈的呼声幽远悠长,“呼——”  再接着是大口的吸气回肺,身体也柔软了下来,她秀气的下巴抵在昊天的肩膀上粗声的喘着气,哀幽嗔怪有气无力的呢喃,“你个没良心的,想戳死我呀?”  昊天这次不再那么粗鲁,轻抛她的身子再上下,但绕是如此,风玉婷依然不习惯昊天的庞大,而且这种姿势是刺得最深的,她多少有点不适应,蹙着眉头痛苦并快乐着,“唔……冤家……轻些儿、喔到人家里去啦啊……”  风玉婷感觉自己像个母猴一样攀缠在昊天这棵‘大树’上,而大树根却次次都戳到她上,阵阵痛楚阵阵酥麻,她感到羞耻又刺激,极限的快感随着身体落下,昊天顶上而阵阵涌来。  “玉婷娘子,叫我相公,快!”  昊天笑道。  “我……喔……我……我不叫……唔……你不……不是……我啊……到底了……呜……穿了……唔……”  听着风玉婷的呻吟声,昊天不禁加快了顶上速度和力度,托住她浑圆优美的手也不再用力去托,而是让她大部分的体重压下,靠庞然大物支撑她的身体重量和阻拦她下落的趋势,这样一来每一下都狠重,风玉婷出声:“啊……死了……痛啊……呜……噢……快托住……托住我……我……呀……唔……”  “快叫我相公,乖啦玉婷娘子,我们现在都在行夫妻之礼了,名义上不是你相公,实际上已经是你相公了,叫声相公我听听。”  昊天继续笑道。  “我不叫……喔……”  风玉婷满脸羞红的说道。  昊天嘿嘿直笑,双眼微微发赤,仿佛夜里毒蛇的眼睛,他加快,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已经积储了很多快感了,急需发泄。  风玉婷在昊天新一阵快速的顶撞下混身打冷颤一般,头也昂了起来,露出优美的脖子和秀润的下巴,忘情,“喔……快……用……力……哎……”  昊天知道风玉婷也快来,更加卖力抛起落下顶上,两人处已经粘湿不成样子,糜烂而诱惑,几条湿湿的水痕顺着昊天的大腿流下去,莹莹发亮。  昊天用力分开她的两辨臀肉,让自己每一下都能顶得更深,即使已经顶不进去了。  风玉婷忽然一个轻微颤抖,再接着就是连续的轻颤,再接着就是一阵阵强烈的颤抖,双手用力搂紧昊天的头,把他的头箍到自己那对玉女峰里,风玉婷的头高高昂起,那双浑圆嫩白修长的使尽所有的力气夹住凌峰的腰,仿佛要夹断昊天的腰一样。她的花田里强烈的蠕动,阵阵,仿佛无数个吸管在吸着昊天深刺里面的庞然大物每一个细胞,“来了……来了……快死了……”  “快叫相公!”  昊天强忍着每一个细胞被吸的强烈欲射的快感,忽然停了下来说道。  风玉婷在天际边缘徘徊,难份欲到未到的感觉让她焦虑和急切,柳腰蠕扭用力的摇摆纽动,嘴里哀婉以求欢,“别、别停,给我、给我、快给我……”  “叫相公了就给你!”  昊天继续说道。  “痒……相……相公……快给婷儿儿……快……”  风玉婷内心挣扎不到半妙,便被烘烘的烧得无法忍耐,急声求欢。  昊天如闻仙音,开足马力连冲几十下,风玉婷身子一僵,绝艳‘惨’叫,“呀啊——”  一股丰足的热潮从里喷射而出。  昊天受到这热潮一激,再也忍不住那阵酥麻到骨髓的快感,后腰阵阵酸热酥麻,“啊——”  昊天虎吼一声,手用力收紧风玉婷的,让两人连到最密切状态,庞然大物顶到尽头,一开,一股股浓浓的白色生命之液射入风玉婷这个绝美的少妇花田里,昊天连续十多秒,直到风玉婷花田里灌满了生命种子,昊天才有一种交清存货的感觉。  “啊……你……”  消魂魂未回的风玉婷受到这股生命热流刺激,迅速惊醒过来,随后却是一叹:“哎——”  昊天射完之后不敢停留,省得怀中玉人后受冻得病,就这样拥着后娇艳欲滴的风玉婷回马车内,进到马车内发现秋香依然沉睡,粉胯处一片狼藉,还带着丝丝的血红色,那是她的落红。  昊天拥着慵懒的玉人坐下,两人面对面交颈而拥,后的庞然大物依然是庞然大物,还留在风玉婷的体内。  昊天的手轻轻的在温文清粉背上抚摩,“婷儿,刚才为什么叹气呢?”  风玉婷默许了昊天叫她婷儿,而事实上她没有反对的理由了,刚才那一刻她身心具服,后面虽然羞赧懊悔,可曾经也是一种拥有,所有‘婷儿’也是昊天拥有的称呼。  “你刚才怎么可以射到人家里面呢,难道你不怕我怀孕了被我家里人发现我们之间的事吗?”  风玉婷幽幽的说道,柔腻腻的,没多少力气,娇艳无限的脸蛋媚意丝丝,一种被彻底喂饱的满足流露在其上。  “这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他不要你我要你。”  昊天说道。  风玉婷心里稍微有点安慰有些甜蜜,她可不想和自己有如此交缘的男人只是个为了快乐不顾女人感受的男人。  风玉婷幽幽的说道,“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我的事情吗?”  昊天摇摇头,道:“我只知道你是华夏帝国一个大家族的子女。”  “既然你知道,那你刚才还敢射进我的身体里,如果我怀孕了,这怎么办?”  风玉婷最终还是忍不住的把自己内心的恐惧说了出来,这让她心头的压力随之舒缓!  “你放心,我刚才说过你会成为我的妻子,一定不会改变。”  昊天说道,“不过既然我们都做了夫妻,不如做得更彻底一点,让你怀上我的孩子怎么样?”  “啊!”  风玉婷大惊,这明明就是她最担心的,他居然还提出来要。  “怎么,你担心我不娶你吗?”  昊天问道。  “不,我只是担心……”  风玉婷道。  “担心我做不到?”  昊天再一次的反问道。  “真的会怀孕吗?”  风玉婷又期待又害怕,还有一丝丝的羞赧。  “一次可能不够,我们来多几次的话说不准就能让种子在你花田里发芽了。”  昊天邪邪的笑道。  “你这人说话……哼!”  风玉婷娇哼一声,却不想这时候她的态度有多温柔,仿佛一个被溺宠惯了的小妻子在丈夫面前撒娇一般,其实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接受了昊天,起码这一刻是这样。  昊天看她一副娇媚的样子,心不禁又起火,下面也开始迅速涨大发硬,那庞然大物依然犁在风玉婷花田里,这么迅速的崛起涨硬,她自然能感觉到,惊呼一声,“你怎么……”  “谁叫我的娘子这么迷人呢,我还要你。”  昊天微笑的说道,这个时候感觉已经是充满爱的力量。  “我、我不行的,我那里都红肿了,现在还火辣辣的,不要!”  风玉婷羞涩道。  “娘子就好好享受相公的恩泽吧!”  昊天听后笑道。  “唔……”  风玉婷未来得及出声已经被昊天吻住了。  一场大戏又在马车上展开,昊天生龙活虎的大开大合,肆意鞭挞,娇羞无限的风玉婷几经风雨,潮起潮落,呻吟声凄婉哀绝,似泣似吟,她直到没力再来,只能躺在马车上任昊天施为折腾,最后她实在无力承受鞭挞了昊天才放过她,却在她羞赧的目光注视下拉过未醒的秋香沓叠在她身上,一时间两个女人一上一下,两个粉胯中间都是糜烂潮湿不堪,那红幽幽的深沟肉壑里还渗流着昊天刚才射进去的乳白色液体。  昊天望着两个叠在一起的女人,蓬门起开等君入的模样,再也忍不住,挺身向叠在上面的秋香花田插去,嗤的一声应声而入,熟睡中的秋香惨叫一声醒来,不多时又陷入了的快感中,呻吟阵阵。  昊天连插十几下忽然抽出,秋香依然本能的挺着粉胯,但昊天此时已经转移了阵地,对着秋香身下的风玉婷的花田挺进……  “唔……”  此时风玉婷已经顾不得三人的荒唐乱姿势到底如何羞人了,只知道,这一刻自己被填得满满的了,酸酸酥酥的,只想大声呻吟,她那双玉手无法够得着昊天,只有忘情的摸索着压在她身上的俞夏,红唇狂热的住秋香的小樱嘴,秋香在昏沉间根本不知道到底谁吻她,只知道激烈的回应着,一对主仆就这样忘情纠缠在一起,而她的粉胯娇嫩花田却轮流迎接昊天的造访耕耘,彼此交织……  马车里一男两女活色生香消魂糜烂,最后秋香再度昏去,昊天也快到了爆发边缘,退出秋香的身体然后扑到无力娇弱的风玉婷身上,熟练的刺入她身体,猛刺几十下在她体内在一次劲射,热流冲击下无力的风玉婷再一次丢身泄水。  昊天守侯在两个女人的身边,直到她们恢复过来勉强能活动时才打算离开,“婷儿,现在时间不早了,你还打算回家吗?”  风玉婷轻声一叹,“不回家的话,家里人会担心的,还是回家吧!”  “那我顺便送你们俩个回去,外面那个马夫我就不弄醒他那么快,等到回到城里我要和两位娘子分离的时候再把他弄醒!”  昊天说道。  风玉婷羞得撇开头,幽幽的望着马车窗外,她的丫鬟秋香却是羞红了脸低着头。  “秋香,你照顾好你家小姐,我去驾驶马车。”  昊天跳下车去,把躺在不远处的马夫搬上车前,他跳上马车挥鞭赶马走出树林,留下四具尸体在那里,白雪丝丝飘飞!  距离风府一百丈远的时候,昊天跟风玉婷交换了信物,自己就和风玉婷、秋香分开了,昊天离开时主仆两人都不舍,秋香对于昊天很是不舍,因为她以后的男人只能是昊天了,所以她那不舍都表现在脸上,黯然欲泪。而风玉婷却是一脸的冷漠,其实她的内心更多是担心,昊天走的时候她都不看一眼,昊天知道风玉婷还不太放得开,一个女人才刚刚给一个不讨厌甚至已经有点点喜欢的男人,她如何冷漠得起来?冷漠的不过是表面罢了。  走了一会儿,昊天看到风玉婷和秋香已经进入风府中了,他也径直的往紫禁城赶回。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