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115章 酒后激情

第115章 酒后激情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9229更新时间:2015-07-10 06:31:40
     三人吃完早餐收拾好东西后,昊天带着陈诗韵和黎丹萍两女来到了别院,他把陈诗韵介绍给了其它几女,然后也把自己与她之间的关系坦然相告,几女听后相视一笑,显然她们已经知道是这种结果了,其中作为大姐的薛凝儿把陈诗韵带了进去,帮她安排房间,昊天见此,就带着秋虹嫣往外面走去。  秋虹嫣的家离紫禁城还有一段距离,当昊天带着秋虹嫣到达她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到了她家里,秋虹嫣非常激动,她急忙跑过去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只见一个美艳熟妇走了出来,那美丽的样子,顿时让昊天心中一颤。  只见美艳熟妇一头乌黑的秀发高高的盘在脑后,精致的五官巧妙的配合在美人才有鹅蛋形脸上,细眉如画,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一般,性感的樱唇,小巧的秀鼻,胸前高耸的酥胸把衣服撑的鼓鼓的,中间形成了一道深深的鸿沟,昊天看在眼里,小心的吞了吞口水,眼光继续转下,是美艳熟妇那平坦的和纤细的柳腰,让人忍不住想把她拥在怀中,紧接着,是浑圆修长的大腿,便随着长裙的掩护,那如水般的感觉让人想伸手去摸上一把,美艳熟妇周身散发着一股悲天悯人的气质,站在那里显得飘飘若仙。  显然这个美艳熟妇正是秋虹嫣的母亲师灵宣,师灵宣打开门一眼就看到了眼前的女儿秋虹嫣,她激动得抱住了女儿,显然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过了一会儿,两女才平复了心情,秋虹嫣拉着昊天说道:“娘,他叫昊天,是女儿的好朋友。”  说道好朋友的时候秋虹嫣一阵脸红。  看到女儿羞红的样子,师灵宣也知道了昊天是什么人,她对着秋虹嫣和昊天说道:“嫣儿,昊天你们都进屋来坐坐吧!”  说着率先往里面走去,秋虹嫣和昊天也跟着走了进去。  师灵宣给昊天和秋虹嫣倒了一杯茶,说道:“嫣儿,你这次和昊天回来,一定要多住几天,娘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我们一定要好好聊聊。”  秋虹嫣听后忙说道:“娘,我们这次回来是想让你跟我们一起去紫禁城里面住,你独自一人把女儿养育成人,现在女儿有能力了,你该享享清福了。”  师灵宣听了非常高兴,但是她却摇了摇头,说道:“难得嫣儿有这片孝心,娘亲非常安慰,可是我在这里住惯了,不想离开,我就不跟你们一起去紫禁城了,不过嫣儿如果你想娘亲了,可以回来看看。”  说罢,她走进了屋内。  听到自己娘亲已经这样说了,秋虹嫣只能作罢,但是此时天色已晚,昊天和秋虹嫣决定在这里住一晚上,明天一早再走。听到两人要在这里住一晚,师灵宣很高兴,晚上做了很多的菜,还拿出了一瓶酒来,三人很是高兴,不知不觉中就喝了些酒,昊天由于功力深厚,并没有怎么喝醉,可是秋虹嫣和师灵宣两女已经醉得是一塌糊涂,分不清东西南北。  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昊天看见两女都喝醉了,没有办法,只好将她们都扶回房间去休息,他先扶着秋虹嫣进了房间,几步的路程,昊天的鼻中不断的传来秋虹嫣身上发出的女人香,引得他欲火一阵旺盛,由于不熟悉院子里的房间,他只好将秋虹嫣先扶到一间较小的房间,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并把她的鞋脱掉。  这个时候,秋虹嫣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可能是由于先前被昊天扶上来,使得她从酒醉中醒了过来,她看见昊天正在给自己温暖的脱掉自己的鞋子,内心一阵羞涩和甜蜜。  昊天看到秋虹嫣酒醉娇羞的模样,内心的更加的强烈,于是他直接向嘴对准秋虹嫣的红唇吻了下去。  秋虹嫣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娇靥昊天的嘴唇压了下来,性感的嘴唇被覆盖住,接着是娴熟地咬吻着,她感受到昊天的色手开始熟练地抚摩揉搓着自己的大腿和美臀,这使得她的呼吸开始有些喘息急促,情不自禁地吐出香艳的小舌任由昊天吮吸。  昊天吻住秋虹嫣的小嘴和她在嘴中缠绵着,双手也用力地隔着她的衣服揉捏着她的,秋虹嫣被昊天吻住,只能发出咽呜的呻吟声,她感到自己身体开始了发热,而且还感到昊天的手像无处不在,不断对自己进行爱抚。  昊天看着眼前的秋虹嫣,娇靥媚若娇花似的赧然酡红,吐气如兰,酥胸起伏,媚人至极。随着曼妙胴体的蠕动,她的裙子已经缩到,露出红色的亵裤,闻到她身上飘来的女人的香味,昊天的巨龙更硬了。  昊天再也忍不住了,他把秋虹嫣压在身下,伸手脱掉她的衣服,瞬间一对粉嫩莹白的酥胸露了出来,浑圆的悠悠颤颤,玉白无暇。  见状秋虹嫣的脸上不禁升起红霞,嗫嚅的发出模煳的鼻音,她柔顺的任昊天除卸衣衫,昊天紧紧握住丰盈的搓了几下,秋虹嫣贝齿紧咬樱唇,娇躯簌簌发抖,昊天更用力揉弄热呼呼软绵绵的,秋虹嫣娇羞的闭上双眼,紧紧阖起闪着玉般光泽的莹白大腿。  昊天的嘴印到秋虹嫣柔软的唇上,堵住诱人的樱桃小嘴,秋虹嫣吐出香滑舌尖与他狂乱的交缠,发出吸吮津液的啧啧声,檀口突然发热涌出大量玉津,灌入昊天嘴里,修长的大腿紧夹着他的左手,潺潺的透过亵裤流出来,温温热热滑滑腻腻的,让他摸着很舒服,昊天伸手抓住亵裤往下拉到小腿上。  秋虹嫣则主动挽着腿,用修长手指拉开红嫩的花瓣将湿润的花房张开,露出层层叠叠的花径,白浊的黏在蜜肉上,昊天见她一下变得那么主动,心中很是高兴,他柔声地对秋虹嫣说道:“好嫣儿,快帮我舔舔。”  “怎么做啊?我从来没有做过?而且这么大的东西我的小嘴能接受的了吗?”  秋虹嫣惊呼道。  “好嫣儿,你肯定行的,用你小嘴慢慢的来。”  昊天邪笑着说道。  秋虹嫣听后张开小嘴,伸向昊天的巨龙,含住了龙头,昊天感觉自己的巨龙来到的温暖的怀抱,他发出了巨大满足声,一边呻吟,一边教着秋虹嫣道:“对,好嫣儿,慢慢,对,就这样……嗯……用香舌舔下我的龙头……嗯……好嫣儿……你真聪明……对……就这样……嫣儿的小嘴让我的巨龙好舒服……好爽……嗯……”  秋虹嫣听着昊天的赞美,感觉自己越来越荡,在这荡的气芬中,也感觉到自己在慢慢堕落,但是这种堕落是愉快的,随着自己的动作越来越熟练,感觉到昊天的巨龙变的更硬更大了。  昊天感觉到一股巨大的舒爽感直冲脑顶,然后传到全身,巨龙在秋虹嫣温暖的小嘴中,感受到她灵巧的香舌,简直乐不思蜀,他双手紧紧的搂着秋虹嫣的头,助动着她。  昊天慢慢的把从秋虹嫣的樱唇中抽出,秋虹嫣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昊天对着秋虹嫣的耳垂温声说道:“好嫣儿,来,我们换个姿式。”  说着,就把秋虹嫣的娇驱扶直,仰面躺在床上,而他自己双腿分开,跪在秋虹嫣双侧,把巨龙放到了她樱唇边,昊天面朝她下部,双手扶起秋虹嫣玉腿,伸出舌头,不待她说话,已经舔上秋虹嫣桃源幽谷,只见昊天的舌头时而划过幽谷,时而划下幽谷上已经凸出的玉豆,引得秋虹嫣的玉躯微微轻颤,发出情不自禁的呻吟声。  秋虹嫣此时已经堕落欲之中,顺着昊天的,飞溅,酸麻感又占领了全身,无神中握住了他的大,张开樱桃小口,免强接纳了,像呵护宝贝一样,细细的着。  昊天见差不多了,于是起身将秋虹嫣压在,用巨龙顶住她的沟壑幽谷肆意研磨着,闷吼一声笑道:“我的好嫣儿,我要进来了。”  说完腰身,硬邦邦的庞然大物势不可挡势如破竹地一插到底。  “哦!”  秋虹嫣眼睁睁看着昊天硕大的蘑菇头先是顶撞研磨着自己的花瓣,借助着自己的春水的润滑,然后突然发力突破,那么雄伟坚硬的庞然大物,齐根没入自己的幽谷甬道深入到底,然后就狂野直接地顶撞在自己的上,顶撞得自己急促喘息了一声,她长长呻吟了一声,幽谷甬道饱胀充实,娇躯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哼……嗯……嗯……”  秋虹嫣微揪起眉头忘情的呻吟,修长大腿完全敞开,悬在床缘外,鲜红的花房诱人绽放,昊天的龙头碰触到娇嫩的花瓣,秋虹嫣芳心迷乱呼吸急促,龙头摩擦着花房,难以抵御的酥痒令她激畅得发抖,发出诱人的喘息。  “痛啊,轻点。”  随着昊天巨龙的进入,秋虹嫣发出痛苦的声音,昊天感觉她下面的狭窄,于是轻轻的在她耳边说到:“嫣儿你放松些就不疼了。”  好在先前的前戏,使得秋虹嫣的花房中早已横流,湿滑无比,昊天缓缓的将巨龙往紧窄的花房深处插去,“啊……好麻…………夫君……好舒服啊……我…………再插……再……插深……天哪……好好哦……好夫君…………”  秋虹嫣如泣如诉迷蒙的呻吟,激烈的在床上蠕动,仰张的瘦直玉腿举直,纤秀的脚趾用力屈握,紧滑的花房痉挛着将巨龙狠狠夹住,昊天还没,就已经忍耐得满头滴汗。  龙头好不容易顶到最深处,昊天慢慢地起来,而秋虹嫣随着强烈的快感毫无顾忌的蠕动配合起来,狂放的表现令人汗颜。  秋虹嫣紧揪双眉,时而咬唇忍耐,时而张口娇吟,让人分不清是舒服还是痛苦,两弯水眸凄朦涣散益发动人,她的玉臂粉腿使劲勾住昊天,昊天索性将她抱起来,吻住着柔软的小嘴,秋虹嫣忘情地和他热吻。  昊天左手握住秋虹嫣浑圆的,右手下探到圆隆的,手指轻轻触摸粉嫩的菊蕾。  “啊……快……快到了……呜……好舒服……”  敏感的受到爱抚,传来被冰凉手指挤开火烫括约肌的奇妙感觉,堕落在快感深渊的秋虹嫣差点熔化在昊天身上,不知流出多少的花房紧紧夹着巨龙蠕动收缩。  “呜……你……不要……”  秋虹嫣想抵抗昊天手指在她菊蕾的进攻,丰盈曼妙的娇躯贴着他乱挺,痛苦又欢愉的娇啼,饱满随着急促呼吸诱人起伏。  昊天搂着秋虹嫣香滑柔软的迷人胴体,用舌头吮舔流满酥胸的香汗,低头轻含住她的嫣红,秋虹嫣粉红微褐的峰点硬得像樱桃一样,昊天轻轻吸啜着一下,她就呻吟了一声,抱住昊天的头,昊天的脸紧压在腻滑的,每寸香滑的肌肤。  昊天开始猛烈的,秋虹嫣沉浸在仙境中,不由得婉转娇啼,发出既痛苦又痛快的呻吟:“啊……好痒呀……好爽呀……插深一点……啊……呀……哎呀……噢……哦……”  昊天的巨大深深地插着,顶着秋虹嫣的花蕊,狠狠地磨着,流了出来,他用力地插,秋虹嫣拼命地配合,进入了快乐的境界,看到秋虹嫣迷离的神情和扭动的娇驱,昊天的攻势更猛了,而秋虹嫣也尝到了巨龙深入的甜头,大腿紧紧地夹着他,好让更深的刺进去。  秋虹嫣觉得传来一阵阵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快要化掉了,壁一阵痉挛,大量的液从里边流了出来,昊天大出大入的抽着,手捏着秋虹嫣骄人的,享受着光润的滋味,秋虹嫣在昊天傲人的下很快的就攀上了:“哦……好夫君……你好棒……居然比……还大……啊……我……的快受不了了……快被你干爆了……你饶了我吧……”  如仙乐般的呻吟声继续传入昊天的耳中,钻入他的心底深处,掀起更狂、更野、更原始的兽性。  “舒服不舒服?”  昊天喘着气加快的节奏。  “嗯……”  秋虹嫣点着头呻吟回应。  “要不要再快一点?”  昊天说着巨龙在紧小的腔道里勐烈。  秋虹嫣忍不住叫出声来:“……好大……我受不了了!”  昊天伸手抱住秋虹嫣圆翘的,巨龙在花房内大力的,次次尽根,秋虹嫣被干得摇头晃脑,长长的秀发甩来甩去,小手紧紧抓着昊天的头发,任他在挺起的上,花房不断痉挛收缩,昊天的巨龙被收缩的花房阵阵箍紧,抓住秋虹嫣的细腰加速抽干。  秋虹嫣飞瀑般的秀发披散在香肩和玉背上,修长的大腿死攀住昊天的腰,嫩白胳臂勾着他的脖子,环在秋虹嫣身上扭着肥白圆臀发出断断续续荡呻吟,诱人的身体流遍香汗,发丝黏在雪白肌肤上,显得更凄美,昊天捧住秋虹嫣滑熘熘的臀肉,抽出巨龙抵在花房口磨擦,任凭她卖力的扭挺,也无法消解花房深处的痒。  “别……别走。”  秋虹嫣的花房间早已黏满滴汁,由于巨龙的离开,她感觉到自己的花房深处的蠕爬,酸痒饥渴的折磨煎熬着自己,水蛇般的柳腰急急扭动,光熘熘的火热胴体和昊天贴在一起在床上翻滚,丰软滑嫩的豪乳,纤瘦性感的香肩,水蛇般扭动的细腰,以及修长滑白的玉腿,尤其是滑软温湿的花房又紧又会夹,刺激的他香艳销魂。  秋虹嫣饥渴的扭着白皙柔软的,煽情乱的呻吟燃起昊天的兽性,他的手在秋虹嫣曲线诱人的胴体满是香汗的肌肤上游移,秋虹嫣曼妙身躯越发激烈的颤抖,昊天轻轻拨开盖住她半边脸颊的长发,露出那正饱受煎熬的美丽面孔。  “求求你……那里……好痒……呜……快……快来……快来啊……我好痒……”  秋虹嫣让人痴迷的娇靥全没了矜持,放浪的,湿润的花房磨擦龙头,发出“滋滋”的清脆水响,昊天推高秋虹嫣的,看着狼藉不堪的潮红花房,被推离巨龙磨擦不到花房的秋虹嫣忍不住的哭泣哀求,白嫩的在他手中扭动,昊天徐徐上挺巨龙,龙头重新花房,秋虹嫣水汪汪的眼中露出满足的笑意。  秋虹嫣猛力一沉,把昊天的巨龙尽根吞入,花房内泛滥的让巨龙的异常顺畅,昊天感到龙头在娇嫩的花房里被夹得好舒服,龙头被浸得好痛快,他将秋虹嫣修长的大腿架在肩上,巨龙对准花房尽没尽出,次次送到花芯,秋虹嫣雪白的胴体披散着乌黑秀发,丰润诱人的激烈摇晃,还不时被昊天抓起来揉挤吸舔,她低头看着昊天的情形,巨龙抽出时将粉嫩的花唇外翻,时又将花唇纳入花房口。  秋虹嫣迎着昊天的,快感节节高涨,她不断地呻吟道:“啊……夫君……再快一点…………快一点嘛……用力……喔……夫君……啊……你干的我好爽喔……啊……对……好相公……用力的我喔……啊……哥哥……干烂我的了……再用力……好夫君……啊……干到的了……又不行了……喔……哥哥……快……再用力……”  昊天运用着熟练的技巧上下抽动,把花房插得“滋滋”作响,秋虹嫣乱伸长腿扭摆配合着他的,紧紧地搂着昊天,媚眼如丝,香汗淋淋,娇喘吁吁,享受大巨龙给予她的快感,秋虹嫣拚命抬高,使花房与巨龙贴得更紧密,荡的叫声和表情,刺激得昊天更用力起来了,龙头碰触到花房深处最敏感的花芯,刺激得秋虹嫣狂流。  昊天一手搂着秋虹嫣的脖子,一手握揉着她的,一边亲吻一边,秋虹嫣雪白的身体由于昊天的冲击上下波动,渐渐地开始轻轻呻吟,继而喉咙里发出莺啼般的昵喃声,接着便开始语无伦次的呼叫:“……啊……夫君……我……喔……啊……用力……我好爽啊……使劲……”  昊天扶着秋虹嫣圆翘的长程的,巨龙完全再整根,撞得她紧紧抓着床单,花房深处不停收缩,连续不断的到来,小腿乱踢,勐挺,娇躯痉挛颤抖道:“了,你我了,我受不了啦。”  昊天感到龙头一阵酸麻,于是说道:“我也要啊!”  说着他再也忍不住了,低吼着把巨龙深深的刺入花房,火热的龙液开始喷射,喷得秋虹嫣娇躯蠕动颤抖,花芯不停吸吮,将昊天射出的浓稠龙液吞食的一滴不剩,四肢交缠着他。  “啊……不行了……死了。”  秋虹嫣全身无力的趴在床上,香汗淋漓,张大小嘴急促喘着,床单上留下一大片湿湿的痕迹,昊天趴在秋虹嫣软绵绵的胴体上,刚射完的巨龙还在花房里一抖一抖的,每抖一下,秋虹嫣就颤抖一下,两人相拥着口舌交缠,仍然结合在一起享受着性的快感。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在客厅的美艳岳母师灵宣早就已经清醒了过来,她听见自己旁边传来阵阵女人的呻吟声,是过来人的她,心里很清楚那声音代表着什么,心想现在家里就只有女儿秋虹嫣和昊天,难道他们?  听着这声音,美艳岳母师灵宣也管不住自己的脚,她慢慢的走进声音发出的房间里面,声音随着距离的拉进,越来越大,与女儿秋虹嫣相处二十多年了,美艳岳母师灵宣当然知道这声音是她的,平时看上去那么矜持的女儿居然会发出那么荡的叫声,使得美艳岳母师灵宣的好奇心更加的重,同时,那叫声,也是的内心一跳一跳的,自己自从丈夫死后,就没有有过鱼水之欢了,此时听见女儿秋虹嫣发出的叫声之后,久违的体验又重新涌上了身体。  美艳岳母师灵宣轻轻的推开门,隔着一道缝隙,向里面偷看了起来,里面的情景,使得她内心震撼起来:只见昊天正用巨大的巨龙着女儿秋虹嫣,而秋虹嫣因为的快感而大声又荡的叫着。  听着女儿秋虹嫣的声,美艳岳母师灵宣也感到自己全身开始变热,其实早在她推开房门的那一刻开始,昊天就知道了,后面对秋虹嫣的大力,也是为了让偷看的美艳岳母师灵宣更容易入戏。  昊天与秋虹嫣口舌交缠完后,她有些疲劳,开始在昊天怀中进入了梦乡,而昊天开始利用强大的功力,查看外面美艳岳母师灵宣的动作。  此时的美艳岳母师灵宣,早就被室内的激情勾起了十多年来压制的,这个时候的她,全身发热,而的洞内传来阵阵的瘙痒,她一手隔着自己上衣抚摸着自己丰满的山峰,另一只伸进自己的内,用手指着,时不时的还从性感的红唇中发出引人犯罪的呻吟声。  昊天悄悄的下来床,来到门边,美艳岳母师灵宣口中发出的喃喃声更加清晰的传人他的耳朵里面,听得他欲火大涨,的巨龙又开始蠢蠢欲动。  昊天正在考虑,到底有什么方式接近美艳岳母师灵宣,外面的美艳岳母师灵宣口中传来一句震撼的他的话:“天儿……好舒服啊……”  “难道岳母师灵宣自慰时,想的是我啊。”  想到这些昊天更加坚定了直接大胆的念头,于是他轻轻的打开房门,来到美艳岳母师灵宣身边,此时的她正紧闭着双眼,忘情的抚摸着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身边已经出现了一个男人。  昊天跪子,双手一用力,抱住美艳岳母师灵宣,暗里向她输送内气,一口引上了美艳岳母师灵宣性感的红唇,突如其来的惊变使得美艳岳母师灵宣睁开了双眼,看着自己被未来女婿非礼着,她双手拼命的击打着昊天的背后,由于嘴唇已经被他封住,只能发出喃喃的抗拒声。  昊天继续加大亲吻的力度,一手源源不断的向美艳岳母师灵宣的体内输送内气,另外一只手开始在美艳岳母师灵宣的身上游走起来。  美艳岳母师灵宣拼命的抵抗着昊天,此时此刻她的娇躯不堪刺激地强烈抖颤,嘴唇变得灼热柔软,惊慌羞怯地瞪大了美丽的眼睛看着他,为为人母的观念一直控制着美艳岳母师灵宣,想逃离昊天的魔掌,但是昊天哪里可能放过她。  很快美艳岳母师灵宣就完全迷失在昊天娴熟的湿吻技巧里面,唇舌交织,吮吸舔动,津液横生,由于的瘙痒,使得她动情的吐出甜美滑腻的香舌任由昊天纠缠吮吸,娇躯颤抖,玉腿酥软,最后她抽出玉手情不自禁地搂上昊天的脖子,天旋地转,沉醉在他的热吻湿吻里。  美艳岳母师灵宣完全被昊天的内气和挑逗,搞得欲火焚身了,哪里还顾得了眼前男子是自己未来的女婿,只想男子能够尽快的占有自己。  昊天的手在美艳岳母师灵宣曼妙胴体上游移抚揉,缓缓脱下她的外衣,丰满白皙的随着束缚的解脱玉兔般弹出,师灵宣微红着脸掩着胸,昊天轻轻拉开师灵宣掩住酥胸的玉臂,手盖在柔软的上,将敏感的夹在指缝间揉搓,师灵宣胴体绷得紧紧的,昊天加重手劲揉捏光滑柔皙的肉团。  “嗯”师灵宣微启发抖的樱唇忍不住发出如泣如诉的销魂娇啼,又酥又痒,眯成丝的双眸泛着水光,呼吸杂乱而急促,雪白肌肤布满细细的香汗,昊天低下头吮紧她硬立的嫣红用力吸着,一手紧握着师灵宣另一只白嫩的,围紧软滑的,雪白的肌肤涨成粉红,更是亭亭硬立,色泽更加鲜艳,师灵宣的玉腿不由自主的动来动去,昊天的舌肉缠上从舔到咬,柔嫩的被放在齿间磨扯,湿软的舌头和坚硬的牙齿来回咬弄着敏感的,软麻的感觉让师灵宣的胴体激烈颤抖,毫无矜持的娇喘呻吟。  过了一会,昊天停止了口中和手上的动作,他轻轻的在师灵宣的耳边说到:“我们回你房间吧。”  说完就站了起来,抱着师灵宣,来到她的卧室。  昊天将师灵宣轻放在床上,伸手抚摸她的大腿,埋头舔吮她的,咬扯充满弹性的双峰,他将师灵宣弄得意乱情急,本能地紧紧夹着大腿,双臂无力的抓住他。  慢慢的,昊天来到了师灵宣的双腿之间,他抓住师灵宣丰润的大腿,将它左右分开,露出神秘迷人的花房。师灵宣两片肥美的大花瓣早已张开,粉嫩的小花瓣也探出头来,里面的红红的煞是迷人,她的花房里不断地有涌出,湿润了整个大腿根及下面的床单。  昊天深吻着师灵宣,将舌头伸进她的樱桃小嘴里,猛烈地搅动,使劲地吮吸,师灵宣的欲火更加猛烈,她的双手使劲抱住昊天的身躯,酥胸顶在他的胸口,难耐地磨着。  昊天低头一口含住师灵宣的豪乳,嘴巴叼着,灵活的舌头,快速地拨弄着上面硬硬胀大的殷红,一只手则抓住另一只,轻捏重揉,急搓缓捻,师灵宣快活的几乎要疯了,只见她拼命摇晃着螓首,满头的秀发散落在床上,鼻子里发出娇哼媚音,她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快乐还是难过了,脑中一片混乱,昊天的另一只手也不闲着,伸到师灵宣的玉门,用手指抚摸着湿润花瓣。  师灵宣用双手抱着昊天,以一双抖颤的娇嫩,磨着他健壮的胸膛,纤纤柳腰急速左右摆动,丰满的美臀如饥似渴的上下猛顶,修长结实的双腿紧紧夹住他的虎腰不放,昊天双手紧紧抱住她,深吸一口气后粗长壮大的巨龙,用劲的插向师灵宣的迷人花房。  “痛啊……轻点。”  随着昊天巨龙的进入,师灵宣发出痛苦的声音,昊天感觉她下面的狭窄,心中异常兴奋。  昊天放慢了速度,温暖的起来,渐渐的,师灵宣已经适应了他的巨龙,口中开始发出喃喃的声:“我不行了……啊……呀……我来了……”  与此同时,昊天感觉到大量的从师灵宣的深处喷涌而出。  看着美艳岳母师灵宣在的催动下,所表现出来的娇媚浪之劲,真是一大享受。  “啊……好爽啊……乖儿子……你的好烫……好舒服……乖儿子……啊……就是这样……用力的干……啊……好美喔……乖女婿……  你的……干得我好快活……喔……”  美艳岳母师灵宣不停的呻吟,同时像个荡的妓女似的放浪的扭摇起,好迎合昊天强而有力的冲击,而昊天也用腰力,让在师灵宣的小里上下左右的着,什么世俗道德的规范,伦理的禁忌,早就被插进抽出所带来的快感给取代了。  美艳岳母师灵宣被昊天的干得热情如火,恣情纵欢,整个丰满的像筛子一样贴着床上摇个不停,温湿的也一紧一松的吸咬着他的,更一阵阵的流个不停。  “啊……我的好女婿……喔……用力的干……啊……对……就是这样……啊……爽死我了……我……喔……我要你一辈子都干我……”  接着昊天将美艳岳母师灵宣的双腿抬高,缠夹在自己的腰背上,让她的更形突出的挨着他的插干,而美艳岳母师灵宣也顺势的用双手紧搂着昊天的背部,娇躯浪得直扭,玉臀高挺上抛,狂扭的迎合着他的速度。  “…………喔……我爱死你的了……啊……哥哥……干的我的爽死了……啊……心肝宝贝……喔……只有你的才能……干得我这么爽……喔……这么舒服……啊……”  听到美艳岳母师灵宣的荡的叫声,昊天兴奋得晃动着,让在她的小里不停的着,而在昊天身下的美艳岳母师灵宣也努力的扭动挺耸着自己的,愉快的叫着,从她媚眼陶然的半闭和急促的娇喘声中,昊天知道美艳岳母师灵宣内心的兴奋和激动。  美艳岳母师灵宣的俏脸和娇躯都颤抖个不停,双手紧紧搂着昊天的背部,猛摆着她的来迎凑着昊天的对她小无情,爽得他更卖力的着,每一次都将磨在美艳岳母师灵宣的上转,使美艳岳母师灵宣的不停的往外流。  昊天知道,想要征服眼前的女人,让她永远臣服在自己的,还要继续的努力,于是他换了个姿势,让师灵宣背对着自己,用肥大的对着他,昊天扶着巨龙,又插了进去。  “天儿……我…………用力……好舒服啊……”  美艳岳母师灵宣不停地呻吟着。  昊天的在美艳岳母师灵宣的里进进出出,带出了,浸湿了他的,昊天猛力的干,使劲的插,让师灵宣像疯了似的,双腿紧紧的勾住他的腰,不停的呐喊,不停的摆动。  “啊……对……对……就是这样……啊……我的小吧……喔……哥哥……啊……我又要泄……泄了……啊……我从没这么爽过……啊……  弟弟……喔……我的……啊……快……再用力点……啊……你的……干的我又泄了……啊……泄死了……啊……干姐的好爽……好爽……”  美艳岳母师灵宣继续呻吟道。  那一股热烫的,由美艳岳母师灵宣内直泄而出,昊天知道美艳岳母师灵宣又了,于是他伏在师灵宣的胴体上,同时把自己的整根插进美艳岳母师灵宣的里,享受着美艳岳母师灵宣里的不停的抽搐紧包着的快感,更享受着她的猛吸猛吹着,那又酸又麻、又痛快的美感,而美艳岳母师灵宣的一阵一阵向往外流,顺着昊天大腿内侧,流了下来。  在第五次来临的时候,美艳岳母师灵宣被昊天插的晕了过来,昊天把她抱着走进了秋虹嫣的房间,他帮两人将被子盖好,然后三人相拥而眠。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