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119章 干娘倩儿

第119章 干娘倩儿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10982更新时间:2015-07-10 06:31:44
     过了一会儿,昊天也下楼去了,先前在客厅的姑妈李芷欣和大姨洛雨已经不知道去哪里去了,昊天四处观赏着房子的建筑,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大厅,庄园修建的十分高档气派,回廊画苑,曲径通幽,融合了各家之长,昊天走着走着,就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口,只见房门半掩着,昊天推开了一看,干娘西门倩儿正坐在房间发呆。  想起先前在车上与干娘西门倩儿的暧昧,昊天心头一热,他走进了房间,轻轻地关上了门,此时的西门倩儿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昊天悄悄的走到了她的身后,一把抱住了她,西门倩儿顿时反映了过来,她转身一看,原来是昊天那张令她又爱又恨的面孔,昊天的手从西门倩儿的腰上慢慢移到那被黑色丝袜包围的大腿上。  “天儿,你做什么呢?”  西门倩儿连忙阻止,她没有想到昊天会这样大胆:“快放手,干娘生气了哟,对了,你为什么要对我动手动脚地欺负干娘我呢?”  其实西门倩儿的内心其实并不反感,反而很喜欢和昊天这半真半假的打情骂俏,这样的感觉增加了暧昧禁忌的奇妙刺激,想起来验明正身的抚摸和车上的抚摸,想起来他是自己朋友的儿子,成熟美艳妇人的芳心都情不自禁地颤动,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陷入的更深而不可自拔?  昊天大手用力的揉捏了一把西门倩儿的大腿,才把手退回来,调笑道:“谁让干娘这么如花似玉,惹人动心呢?我也是情不自禁,想一亲芳泽啊。”  “小坏蛋,就会说这些甜言蜜语。”  西门倩儿羞赧无比地娇嗔道,心里还有一丝的高兴。  西门倩儿如此四十多岁的中年美妇也有这样娇羞的时候,平添多少妩媚,昊天趁机上下打量着干娘西门倩儿的美貌,绝色的面容简直越看越让人心动,从白皙如玉的颈部一路看下去,黑色衬衫下面白色的隐约可见,两个纽扣的敞开低领处,雪白深深的更是清晰诱人,饱满的颤颤巍巍,高耸动人,灰色套裙下,修长浑圆的玉腿包裹着黑色水晶透明丝袜,泛着迷人的光泽,愈发诱人犯罪。  昊天趁机故作随意地轻轻搂着西门倩儿的柳腰,低声调笑道:“我一旦和干娘在一起,就忍不住心猿意马,只能说是干娘的魅力令人神魂颠倒啊。”  “小坏蛋,快说,到底有多少老婆了?”  西门倩儿娇嗔着喃喃说道:“干娘老了,还有什么魅力可言啊。”  “干娘才不老呢。”  昊天搂着西门倩儿的柳腰,深情款款地说道:“我可是对干娘很迷恋哟。”  说着昊天的嘴唇靠近了西门倩儿白皙柔嫩的脸颊,一只大手轻轻抚摸着她套裙下黑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小腿。  “不可以的,天儿,我是你干娘啊,绝对不可以这样的。”  西门倩儿意识到了越来越危险的处境,她一手抓住昊天的色手,一手推开他的胸膛,娇羞无比地呢喃道:“你不可以再胡闹的。真是太难为情了。”  “我没有胡闹啊,我只是感受一下干娘的肌肤,是怎么保养的这么光滑细腻的。”  昊天不依不舍地固执地搂着西门倩儿的柳腰,身体依偎在一起,感受着她胴体的丰腴肉感,居高临下正好可以看见黑色衬衣低领口处,雪白深邃的,丰满浑圆的包裹在白色半透明的里,依然裸露出来多半白嫩柔软的,两条修长浑圆的美腿包裹着黑色透明水晶丝袜,更加显得雪白丰满,充满诱惑。  西门倩儿见他固执地搂着她的柳腰,也不好过为己甚,而且这样被他搂着,内心特别惊喜,她羞赧地娇嗔道:“小坏蛋,就是花言巧语的,我的肌肤哪里光滑细腻雪白娇嫩呢?”  “我就觉得干娘的肌肤特别的好嘛,我好喜欢干娘的肌肤哟。”  此时被昊天一番言语挑逗,西门倩儿才知道自己内心是那么的弱不禁风不堪一击,同时感受到昊天背后的色手仍然在肆无忌惮地进行着扰,轻轻地抚摩揉搓她的后背,她绵软的腰臀,啊,他的色手又悄悄向下滑去,开始抚摩她丰腴滚圆的美臀,而她却不想反抗,不想声张,不想挣扎。  西门倩儿的胴体已经不由自主地产生了生理上的反应,娇躯轻轻颤抖,玉腿之间开始湿润起来,胴体开始酸麻酥软,刺痒难耐,内心深处蠢蠢欲动,那份莫名的动和渴望越来越强烈。  “干娘,你真的好美啊。”  昊天咬啮着西门倩儿白嫩柔软的耳垂,大手顺势探入她的套裙之中,温柔地抚摸揉搓着她那双丰满浑圆的大腿,包裹在黑色透明水晶丝袜里面,手感更加爽滑细腻,令人爱不释手。  “小坏蛋,老实一点,不要得寸进尺哦。”  西门倩儿羞赧无比地娇嗔道,含羞带怨地瞪了昊天一眼,娇躯轻颤,樱桃小口微微张开翕合,压抑着娇喘,娇羞无限而又惬意地享受着这样的扰和刺激。  “我在干娘面前怎么会不老实呢,我这么听话。”  昊天调笑道,虎狼年纪的成熟美妇一般欲求不满,看来干娘西门倩儿也是深闺怨妇,此时一旦挑动春情,就会如同洪水泛滥,烈火干柴,一发而不可收拾。  昊天不动声色地右手抚摸揉搓西门倩儿丰满浑圆的大腿,摸索到她的玉腿之间,隔着真丝捏住了她肥美凸凹玲珑剔透的沟壑幽谷。  “不要啊,不可以的,你干什么啊?”  西门倩儿突然惊醒过来,惊慌失措,死死按住昊天的色手,另一只手抬起来准备要打他一个耳光。  昊天却嬉皮笑脸地扬起脸来说道:“打吧,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何况就是被干娘打死,我也是心满意足啊。”  西门倩儿看着昊天那死皮赖脸的样子,真是软硬不吃,令人又爱又气,哭笑不得,一时之间玉手停留在那里,不知道该不该打下去了。  “小坏蛋,谁要你死了?”  西门倩儿羞赧无比地娇嗔道,羞怯害怕心慌意乱地挣扎着,却被昊天紧紧搂抱住她丰腴绵软的柳腰,径直亲吻住了她的樱桃小口,她嘤咛一声,惊慌地瞪大了美丽的眼睛,她还想紧闭贝齿阻止昊天舌头的侵袭,不料昊天抓住她翘挺浑圆的美臀揉捏一把,趁着她喘息呻吟的空当,他的舌头已迅快地溜了进来,勾出了她的小香舌,带着她在唇间甜美地舞动着,口中的汁液不住交流,那滋味简直就比得上被迷情眼挑逗的味道,弄得西门倩儿顿时芳心迷醉、咿唔连声。  西门倩儿“嘤咛”一声呢喃着,双手在昊天胸膛上无力地捶打着,可是,很快她就完全迷失在他娴熟的湿吻技巧里面,唇舌交织,吮吸舔动,津液横生,她动情羞怯的吐出香甜的小舌任由昊天纠缠吮吸,娇躯颤抖,玉腿酥软,迷醉在深吻中的西门倩儿浑然忘我地任由昊天火热的舌在口中恣意舞弄,香舌也美妙地配合回舞,虽说不断有汁水被她勾吸过来,但不知怎么回事,她的喉中反而愈发焦燥了,好不容易等到昊天松了口,从长吻中透过气来的西门倩儿却只有娇声急喘的份儿,两人的嘴儿离的不远,香唾犹如牵了条线般连起两人,那美妙无比的滋味儿,让她玉体酸麻酥软无力瘫软在炎皇冥怀里,娇喘吁吁地娇嗔道:“天儿,你好坏,这样欺负干娘。”  “好干娘,你喜欢我对你这样坏吗?”  昊天继续着西门倩儿的白嫩柔软的耳垂,一手隔着衬衣抚摩着她的娇挺的酥胸,另一只手却在她的玉腿之间,隔着真丝手法娴熟地使劲揉捏两下,她突然张开樱桃小口,无声地喘息着呻吟着,拼命抓住昊天的色手,制止他在自己的沟壑幽谷之间的肆虐,天哪,自己胴体深处抽搐痉挛,已经春潮泛滥,汩汩而出,真丝完全湿润透了。  “小坏蛋,不要这样啊,不可以的,我是你干娘啊。”  西门倩儿浑身酸麻刺痒难捺,嘴唇微微张开,胴体蛇一样的扭动,玉手抓住昊天的胳膊,也不知道是应该推开他,还是应该怎么办?两人之间越来越暧昧禁忌了,他的湿吻,他的抚摸,他的侵袭,他的扰,已经使她心慌意乱心猿意马,饱尝了暧昧禁忌的快感,丈夫去世很多年了,早就没有了激情和快乐,自从遇到了昊天之后,屡次地被这个可爱的大男孩抚摸揉搓扰得春心萌发春情荡漾,此时此刻西门倩儿娇喘吁吁,玉体酥软,勉强着紧紧夹住双腿,玉腿之间早就已经春潮泛滥,泥泞不堪了。  西门倩儿只有无可奈何半推半就的喘息着呢喃着,勉强推开昊天,喘息吁吁地嗔怪道:“小坏蛋,你再胡闹毛手毛脚的,干娘真要生气了啊!”  她嘴里说要生气,脸颊却飞起了红晕,衬得面如桃花,眼似春水,柔媚动人。  “干娘生气的模样更加美丽迷人呢。”  昊天轻轻搂着西门倩儿的柳腰,膏药一样贴着她不放。  “小坏蛋,你嘴还真甜啊。”  西门倩儿听后嗔道。  昊天嬉皮笑脸地继续道:“呵呵,本来就是干娘就好看嘛。”  先前的缱绻缠绵,虽然没有真正欢好,昊天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西门倩儿这个美妇干娘了,她一举手、一投足都散发着一种成熟美妇特有的高雅端庄的气质,衣着打扮更是格外优雅迷人,那只及膝上近二十公分的灰色套裙,使昊天又开始心跳加快,紧裹着曼妙美好的胴体,隐约可见的白色性感内衣也遮掩不住胸前的丰硕高耸,弹性十足,黑色透明水晶丝袜衬出丰满浑圆的玉腿和丰腴肉感的美臀,在她丰润健美的俏臀下露出的那双修长的大腿近在眼前,肌肤细白毫无瑕疵,浑圆迷人的腿上穿着薄如蚕翼般的高级黑色透明水晶丝袜,使大腿至小腿的线条如丝缎般的光滑匀称,她足下那双黑色三寸细跟高跟鞋将她的圆柔的脚踝及白腻的脚背衬得细致纤柔,尤其是她眉目之间的贤妻良母美妇丰韵,更是撩人心魄,令人鼻血狂喷。  干娘西门倩儿不但人美,而且性感,昊天坏笑着将大手按在西门倩儿丰满浑圆的大腿上,隔着薄如蝉翼的黑色透明水晶丝袜,手感愈发柔滑细腻。  “小坏蛋,老老实实的,不许毛手毛脚的。”  西门倩儿黑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玉腿不禁挪动一下,羞赧无比地娇嗔道。  昊天见西门倩儿只是轻微挪动一下,并没有明显反对的意思,他的色手轻轻抚摸着她丰满浑圆的大腿,嬉皮笑脸撒娇耍赖道:“好干娘,你平时上课很累吧,我帮你按摩一下吧。”  西门倩儿无可奈何地任凭这个小坏蛋温柔按摩着她的大腿,只要不得寸进尺顺势而上,她也就睁一眼闭一眼暗自享受罢了,见状昊天的大手忍不住更加用心用力地抚摸揉搓西门倩儿黑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丰满柔嫩的大腿两把,摸着摸着,他索性靠近西门倩儿丰腴圆润的娇躯,搂住了她绵软的柳腰。  “小坏蛋,不要胡闹。”  西门倩儿佯装生气地娇嗔啐骂道。  见西门倩儿并没有生气,昊天的大手更是在她丰腴圆润的娇躯上下其手乱摸乱碰,接着他更是双手用力将西门倩儿搂抱在怀中。坐在昊天的大腿之间,西门倩儿感到有些娇羞紧张难为情,尤其是感受到他高高搭起的帐篷硬邦邦地顶住她丰满柔软的美臀,立刻粉面绯红,羞涩难耐,过了一会儿,昊天的双手环抱住西门倩儿绵软的柳腰,在她象牙雕刻的雪白颈项上亲吻一口。  “你干什么啊,小坏蛋?不许欺负干娘。”  西门倩儿羞赧无比地娇嗔道。  “好干娘,我怎么敢欺负你呢?”  昊天嘴里这么说,却将高高搭起的帐篷挪动一下,正好嵌在西门倩儿丰腴滚圆的臀瓣中间。  西门倩儿几乎压抑不住“嘤咛”出声,美目迷离,昊天更是将两只禄山之爪按上了西门倩儿衬衣下那对丰满浑圆的,轻轻抚摸揉捏起来,西门倩儿不由自主地仰起了粉颈,张开了樱桃小口,极力控制自己不要呻吟出来,却是美目迷离,娇喘吁吁,浑身酥软,不能自已。  “天儿,不要这样啊。”  西门倩儿此时即使隔着裤子仍然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干儿子昊天那斗志昂扬的大在后面硬邦邦地顶撞着自己丰满柔软的臀部,她心慌意乱羞怯无比,娇喘吁吁,嘤咛呢喃道。  “好干娘,我喜欢你。”  昊天离开西门倩儿象牙雕刻的颈项,亲吻住了她湿润柔软的樱唇。  西门倩儿侧转过身来,羞涩地瞪大了美目,很快就再次迷失在昊天娴熟的亲吻技巧之中了。昊天的舌头迅速突破西门倩儿的贝齿,在她温暖柔软的口腔里面肆意搜索着,压抑多年的春心萌动勃发,她情不自禁地吐出香艳甜美的小舌,不由自主地和昊天唇舌交接,纠缠吮吸起来。  西门倩儿舒爽惬意地微闭着美目,樱桃小口微张,享受着他对她香舌的吮吸所带来的暖昧刺激,昊天的色手探进西门倩儿的衬衣里面,将她的白色胸罩向上推起,饱满圆润的裸露出来,立刻被昊天的色手掌握把玩,一只柔嫩圆润的丰满马上被昊天完全攫取,一边尽情感受她的丰挺和弹性,同时袭地抚捏毫无保护的娇嫩。  昊天仿佛要确认的弹性般贪婪地袭玩西门倩儿的,娇挺的无知地在昊天色手的抚摩揉捏下展示着自己纯洁的柔嫩和丰盈,昊天的指尖在樱桃上轻抚转动,西门倩儿能感觉到被玩弄的开始充血翘起,随着昊天强壮身躯的挤压,西门倩儿樱桃般的娇嫩瞬间完全落入色手,他不断地肆虐揉搓着毫无防卫的,饱满圆润富有弹性的胸部不断被捏弄搓揉,丰满的被紧紧捏握,让小巧的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色情地挑逗已高高翘立的。  “天儿,不可以的啊,我是你干娘啊。”  西门倩儿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无比的羞意,秋水盈盈的杏眼不胜娇羞地一闭,首转向里面,羊脂白玉般的芙蓉嫩颊羞怯得醉酒一般红艳欲滴,就是连耳珠及白哲的玉颈都羞红了,呼吸急促,娇喘吁吁,头无力地倚靠在昊天的肩膀上面,更显得雪白的玉颈硕长优美,敏感的在眼前这个大男孩干儿子老练娴熟的袭玩下,一波一波地向全身电射出潮水汹涌的快感。  “好干娘,我要给你幸福。”  昊天一面说、一面加速去搓揉西门倩儿的,西门倩儿只能试着要去拉开昊天的魔爪而不敢出声抗议或求饶,因为她深怕自己只要一开口,便会忍不住的呻吟起来,所以她紧紧咬住牙关,努力想要压抑住从扩散开来的一波又一波、奇异而酥麻的快感。  但是就在西门倩儿仰首挺腰,拚命想要忍住这番挑逗的时候,昊天忽然迅速地用大拇指和食指夹住她的两个小樱桃,紧接着他那两只手指头用力的一夹,霎时一阵剧痛让西门倩儿发出郁闷的娇啼,然而就在那份痛楚的感觉尚未完全退去以前,一股美妙而酥麻的奇特快感已经由樱桃窜起,它先是直冲脑门、随即又遍布全身,仰首闭目的西门倩儿发出了荡人心弦的闷哼声……  直到这一刻,昊天才松开他的手指头,但小樱桃甫获释放的西门倩儿才刚吁了一口气,昊天便又再度夹住她的小樱桃,不过这次他是夹住樱桃往前拉,就在像要即将拉断樱桃的当下,他才两手一松,让那对可怜的小红豆缩弹回去,而这凌虐般的挑逗,却让西门倩儿的娇躯连续抖了好几下,她轻轻的呻吟起来,然后整个紧绷的身子一软,螓首也往后仰靠在昊天的肩膀上,然后星眸半掩像梦呓般的望着那张英俊的脸庞说道:“不要啊……天儿……请你饶了人家吧……”  昊天看着西门倩儿那迷离而失神的梦幻表情,嘴角浮现了得意的微笑,他再次捧住西门倩儿那对沈甸甸的,开始轻捻慢旋的赏玩起那对越来越坚硬、也越来越挺翘的小樱桃,而西门倩儿不安的蠕动了一下娇躯,然后便又像叹息般的轻轻娇嗔道:“啊……你轻一点……不要这么用力嘛……”  眼看美妇干娘西门倩儿即将被自己征服,昊天的双手便如鱼得水般的更加灵活起来,他一手继续把玩着西门倩儿那对完美无瑕、浑圆硕大的,一手则往下滑向西门倩儿光滑柔软的,但由于套裙极为合身,他那只想由腰部直接伸入套裙内的魔爪一时之间难以得逞,但他并不着急,因为西门倩儿那娇喘吁吁的气息、以及那双不断蹭蹬着的修长玉腿,都在透露出西门倩儿已经被他撩拨起熊熊的欲火。  昊天那双动作不断的手掌,让西门倩儿陷入了恍惚的状况中,她紧阖着眼帘,性感而艳丽的嘴唇微张着,不时还发出撩人的呻吟,突然闻到西门倩儿那淡雅的发香,他可能还会继续沈醉在这种浑然忘我的境界里,但是凉风一阵阵的吹来,西门倩儿散乱的发丝把他刀削斧砍的脸颊搔拂得有些发痒,所以他不得不转头把那些乱发拂开,而也就在这须臾之间,他倏然看见了西门倩儿那动人无比的凄美脸庞,那紧闭的双眼在长长的睫毛下,竟然隐藏着几滴晶莹剔透的泪珠,宛如蒙尘的天使般那份忧伤无助的神情,立即撼动了昊天野兽般的心灵,他猛然觉悟到自己伤害了一颗原本端庄娴雅的灵魂。  “好干娘,我弄疼你了吗?不要流泪了,好吗?”  昊天忽然像对待情人似的,用舌尖异常温柔的舔去了西门倩儿眼帘上的泪珠,然后他又舔舐起西门倩儿那挺直而秀美的鼻梁,接着他先是轻轻吻舐着那红润诱人的上唇,随即再印上那张欲拒还迎的性感小嘴,等四唇紧密的相接以后,昊天才试探性的用舌尖去呧开美妇干娘的牙门,没想到就在两片舌头首次接触的那一瞬间,西门倩儿突然像头发情的母兽,不但主动回应昊天的索吻,并且双手还饥渴地爱抚着他的脑袋和背脊。  “小坏蛋,你坏死了。”  西门倩儿感觉到昊天突然撤退了禄山之爪,反而使她萌发难捺的春心有些空虚失落,幸好干儿子的再次湿吻缓解了她的内心的渴望。  可是,她马上就发现干儿子的真正企图是以退为进声东击西,一只色手居然在她黑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丰满浑圆的大腿之间拨开她的揉捏住了她的娇嫩花瓣,昊天娇躯轻轻颤抖着极力压抑着动情的呻吟。  昊天让美妇干娘西门倩儿转过身来,撩起套裙到腰臀上面,将黑色透明水晶丝袜推到小腿处,释放出来自己斗志昂扬的大。  “唔……唔……不要啊……干儿子……坏天儿……不可以的……我是你的干娘啊……不要进去啊……”  火热的亲吻,炽热的舌头,香甜的津液,唇舌相交,吮吸纠缠,前所未有的湿吻让干娘西门倩儿的挣扎显得那么软弱无力,她的玉手已经按在他的胸口想要推开他,可是慢慢地伸到他的背后,开始动情地搂住昊天的虎背熊腰,空旷已久的春心,多年寂寞的幽怨,一切的一切都在这个湿吻中爆发出来,她开始情不自禁地回吻他,狂热地吮吸着他的硕大的舌头,玉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虎背熊腰,动情地抚摩着他的后背。  “好干娘,你确定真的不想要吗?”  昊天顶住干娘西门倩儿的沟壑幽谷肆意研磨着,越是这样毫无隔阂的摩擦越是刺激无比,即使没有进去也足以冲击干娘西门倩儿的道德伦理防线。  “啊……坏儿子……不要挑逗我了啊……我不知道……啊……”  美妇干娘西门倩儿已经春心勃发春情荡漾,内心的极度渴望,胴体的无比索求都在春水潺潺中体现出来,她娇喘吁吁,眉目含春,不能自已地嘤咛呢喃道:“好儿子……好天儿……你折磨死我了……”  “好干妈……好老婆……好倩儿……想要就坐下来……身心放松……好好地尽情地享受我的……大吧……”  昊天欲擒故纵地肆意研磨着美妇干娘西门倩儿的肥美柔嫩,偏偏不急于进入,一点一点地摧毁她的身心她的伦理底线。  “小坏蛋……坏儿子啊……大色狼……你坏死了……”  美妇干娘西门倩儿娇羞妩媚地甩荡着迷人的秀发,双手扶在昊天肩膀上,开始缓慢的往下坐了上去,她一边调整着利于骑乘的角度、一边轻呼着娇嗔道:“啊……好大……啊……你的好大啊……”  那种饱涨的美妙感觉一直爽到她的心底和胴体深处。  “好干娘……好老婆……好倩儿……我进来了啊……”  昊天脸上浮出得意的微笑,他上挺、双手往下一压,配合着美妇干娘西门倩儿骑坐的动作,终与把整根庞然大物顶进了美妇干娘西门倩儿的里。  美妇干娘西门倩儿在与昊天密不透风的合为一体的瞬间,爽得仰起脑袋,那兴奋难耐的感觉,旋即让她高抬着下巴闷哼呻吟道:“啊……干儿子……噢……好满…………你的……东西……太大了啊……好棒唷……好爽啊……”  荡的叫声才刚一停止,美妇干娘西门倩儿便开始上下起来,那浑圆雪白的诱人香臀,忽起忽落的翻飞出动人至极的靡肉浪,而随着骑乘的速度越来越快,美妇干娘西门倩儿那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也幻化出了一波波既撩人又荡的律动。  昊天看着轻哼漫吟、媚眼如丝的极品美妇干娘西门倩儿在自己身上曲意承欢、纵欲奔驰,心底那份狂喜当真是笔墨所无法形容,他越看越高兴、越看越难以忍受,猛地便将美妇干娘西门倩儿紧紧拥入怀里,他先是将脸庞埋进深邃的内去磨擦,然后才用舌头去品尝那两团绝对完美丰硕的白皙。  美妇干娘西门倩儿的双臂缠抱在昊天的脑后,而她那无法再上下的并未因此就安份下来,虽然这是个难度很高的动作,但她就硬是能扭腰耸臀的继续骑乘,那种前后摇动的磨功,不但让昊天乐得是双手死命的搂着她乱摸乱抚,就连西门倩儿自己也是爽得不断“嗯嗯……哼哼……”  的摇摆着螓首,连续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  就这样,两人迅速转变成为深情的拥吻和爱抚,他们俩轻津暗渡、缠绵缱绻,两舌相交、彼此取悦,特别是每当西门倩儿那灵活的舌尖,热情地在昊天口腔内翻江倒海时,昊天便能了解到美妇干娘西门倩儿还想要的更多,所以,昊天努力的扭动着,他知道在这种关键时刻,只要能使美妇干娘西门倩儿的多延长一秒钟,那么她的沉沦和堕落也就会更为加深。  这时候的美妇干娘西门倩儿早就忘记自己身在何处,生理上的极度快感与所遭遇到的全新经验,让她完全陷入了官能享受的漩涡,此刻,她不仅将所有的东西都抛到了九霄云外,甚至还担心着这个大男孩干儿子会不会突然弃她而去。  “好干娘……好老婆……好倩儿……舒服吗?”  昊天狂野耸动着调笑道:还要更深入的撞击吗?  “哦……哦……好舒服……好爽啊……干得我……太爽了……哦……哦……  ……啊……哦……哦……哦……干……妹妹了……哦哦……哦…………对……就这样……啊…………啊……对……啊……  啊……喔……我……受不……了……哎唷……舒……舒服……透了……呀……我……快要……丢了啊……好舒服……好爽啊……”  美妇干娘西门倩儿娇喘吁吁,连声呻吟道:“不行了……人家又要飞了啊……好儿子……更深一些吧……哎呀……乖儿子……大……真……真大啊……妈妈……的……小……吃不消……了……啊……哎唷……亲儿子……妳又……干到……妈妈的……心……里了……喔……喔……让妈妈……麻……痒死……了……啊……喔……喔……”  听到美妇干娘西门倩儿荡的叫声,甚至连儿子妈妈都叫出来了,更加刺激着昊天的内心,昊天调笑道:“妈妈,快叫儿子老公啊。”  “哦……哦……小坏蛋……坏儿子……你坏死了……”  美妇干娘西门倩儿羞赧无比地娇嗔道:“人家一时……叫不出来嘛……丢死人了……”  “我看你叫不叫出来?”  昊天狂野地吮吸咬啮着美妇干娘西门倩儿雪白饱满的,腰臀,大力拉动,用力顶进,命令道:“好老婆,我看你叫不叫老公?”  美妇干娘西门倩儿正在悬崖边缘徘徊,哪里受得了昊天如此近乎狂野粗暴的咬啮和耸动,她不由自主地双手搂抱住昊天的脖子,两条黑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修长玉腿绷得笔直,娇喘吁吁,嘤咛呻吟道:“老公……老公……人家不行了……人家要死了……啊……哦……好舒服……我的好老公……插得妈妈老婆升天了……啊……用力干我……啊……妈妈老婆要去了……哦……妈妈……不行……了……啊……我要死了……喔……嗯……顶到了…………死了……啊……我了……啊……爽死我了……喔……啊……妈妈不行了……喔……我了……喔……快……喔……爽死了……大干的……  妈妈好爽……喔……爽死妈妈了……”  美妇干娘西门倩儿已经爽得不能再爽了,脱口而出的妈妈老婆,让正在的昊天想到亲生娘亲洛雪那绝美的容貌和动人的身体,不由吸了一口大气,更加猛烈的起来。  “好干妈……好老婆……好倩儿……还有更加爽快的呢……”  昊天坏笑着将美妇干娘西门倩儿压在肆意挞伐,恣意蹂躏道:“我要你了啊,好老婆,好妈妈。”  “啊……妈妈不行了……喔……妈妈了……喔……快……喔……爽死了……大儿子干的……妈妈好爽……喔……爽死妈妈了……哦……啊……  唔……嗯……再……再大力点……哦……老公……啊……好儿子……儿子老公……妈妈老婆……要死了…………哦……嗯……老公……我快……啊……快点给妈妈……吧……啊……”  美妇干娘西门倩儿高高翘起两条黑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修成玉腿,紧紧缠绕住昊天的腰臀,细长高跟摇摇欲坠,她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春心荡漾地款摆柳腰,扭动美臀,纵体承欢,纵情逢迎。  “好干娘……好老婆……我要你……”  昊天突然感觉到美妇干娘西门倩儿胴体和深处在急剧的抽搐痉挛,黑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修成玉腿更加紧紧地缠绕住他的腰臀不放,春潮泛滥汹涌而出冲击着他的大,昊天欲火升腾到了极点,大幅度腰臀,近乎猛烈地耸动,近乎粗暴地撞击,直到轰然一声,火山爆发,滚烫的岩浆喷美妇干娘西门倩儿的深处,烫得她再次娇喘呻吟着紧紧搂抱着昊天一起享受着的巅峰飞翔的美妙感觉。  “好天儿……你太棒了……人家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快乐飞翔的……”  美妇干娘西门倩儿依偎在昊天的怀里,媚眼如丝地呢喃道,满眼都是的余韵,显得更加柔媚动人。  “好干娘,你也很好啊,没有想到干娘会这么浪,这么放得开?”  昊天爱抚着美妇干娘西门倩儿雪白饱满的调笑道。  “坏儿子,都是你把人家变成娃了,还笑话人家,得了便宜就卖乖。”  美妇干娘西门倩儿娇嗔道,芊芊玉手在昊天发达的胸部肌肉上扭了一把。  “人家不是说女人外面是贵妇,厨房是主妇,床上是,这才是极品女人吗?”  昊天想起以前在书上看到的的妙论,信手拈来调笑道。  “小坏蛋,年纪轻轻哪里学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美妇干娘西门倩儿媚眼如丝地娇嗔道:“好了,我们要赶快下去呢。”  说着急忙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衬衣套裙。  “好干娘,我好想搂着你美美地睡一觉呢。”  昊天心情舒爽地笑道。  “小坏蛋,还叫人家干娘吗?”  西门倩儿捏着昊天的鼻子娇嗔道:“人家听着都感到难为情了。”  “那我叫你什么?”  昊天却不依地揉捏着美妇干娘西门倩儿雪白丰硕的调笑道:“我的时候,更喜欢叫你妈妈,好像格外的刺激格外的爽快哦。”  “小坏蛋,想不到你还恋母情结啊,不过你娘亲洛雪的确是个尤物!还有你的那几个姨妈姑妈也是一群尤物啊!你该不会打着她们的注意了吧。”  美妇干娘西门倩儿嘴里娇嗔,却媚眼如丝地爱抚着昊天宽阔强壮的胸膛,娇羞妩媚地呢喃道:“我也喜欢你那个的时候凶猛彪悍的冲劲,你喜欢那样的时候叫人家妈妈,我也喜欢那样,好像有点禁忌不伦的感觉,所以很是刺激。平时我们俩在一起,你叫我老婆吧,公众场合你还是叫我干娘,那样的时候,你叫我妈妈还是老婆,随便你好了吧?”  看到美妇干娘西门倩儿眼里的柔情蜜意,昊天拥着侧偎在自己胸前的美妇干娘西门倩儿一阵热吻,她温顺如绵羊的仰起吐气如兰的檀口。昊天毫不犹豫的把嘴盖在那两片香腻的柔唇上,俩人的舌尖轻揉的交缠,彼此都贪婪的吸啜着对方口中的香津玉液,昊天的舌头伸进了美妇干娘西门倩儿的香嘴中,缠住了她那柔软滑腻的香舌,昊天吸吮着她柔软滑腻的香舌和她清甜如甘露般的唾液。  “好老公,别闹了。”  美妇干娘西门倩儿娇喘吁吁,媚眼如丝地娇嗔道。  “好老婆,伸出来你的香舌让我吮吸一下。”  昊天搂抱着美妇干娘西门倩儿丰腴圆润的娇躯,不容置疑地命令道。  “小坏蛋,人家真是拿你没有办法,人家从来没有这样放纵动情。”  美妇干娘西门倩儿微启她鲜艳湿润的樱桃小口,吐出香甜小舌,任由昊天含住吮吸,突然她一口含住昊天的舌头如饥似渴地吸吮起来,并如饮甘泉美汁般吞食着昊天舌头上及嘴中的津液。  “好老婆,想不到你这样放纵啊。”  昊天调笑着色手探进美妇干娘西门倩儿套裙里面,抚摸着她黑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丰满浑圆的大腿,又要得寸进尺。  “你这个坏蛋,这么欺负人还说人家放纵,还得人家变成娃了,好老公,人家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快乐放纵过,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小冤家啊。”  美妇干娘西门倩儿勉强推开他,媚眼如丝地娇嗔道:“好老公,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先饶了人家,我们还是赶紧下去吧!”  “那叫再叫我一声老公,我就放了你。”  昊天调笑道。  “好老公。”  美妇干娘西门倩儿眉目含情地甜甜叫了一声,在昊天嘴唇上亲吻一口安慰道:“人家都失身给你了,你还急在一时吗?小坏蛋。”  “好吧,今天就放你一马。”  昊天伸出大手爱抚在美妇干娘西门倩儿玉腿之间的沟壑幽谷上面,热乎乎的真气按摩,熨烫得她舒坦惬意无比,美妇干娘西门倩儿帮助昊天穿着整理好衣服,免不得又被昊天趁机上下其手大吃豆腐一番,抚摸揉搓得她玉娇喘吁吁粉面绯红。  “老公,改天你到我家里来吧,我想把我女儿陈秋兰介绍给你认识,好吗?”  美妇干娘西门倩儿眉目含春娇喘着呢喃道。  “又想做我老婆,又想做我岳母啊?”  昊天坏笑道:“难道你想母女共事一夫?”  “小坏蛋,这不便宜你了吗?”  美妇干娘西门倩儿芊芊玉手在昊天裤裆上敲打了一下,媚眼如丝地娇嗔道:“人家是觉得老公是你一个真男人,所以想把女儿介绍给你认识,而且现在社会上这么多坏人,我也不放心啊,到时候你追不追的到就看你自己的了,好了,现在快吃饭了,我先出去,你等一下来吧。”  昊天被美妇干娘西门倩儿主动在嘴唇上亲吻了一口,然后目送美妇干娘西门倩儿离开,望着西门倩儿的背影,昊天笑了一笑,得到这样美艳熟妇的春水缠绵,昊天感觉神清气爽,精神百倍,更没有想到的是得到了母亲,反正还要连女儿也送进来,自己真是天大的艳福啊。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