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125章 浴室春情

第125章 浴室春情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12964更新时间:2015-07-10 06:31:52
     “想不到呀,居然甜甜美美睡了一觉!”昊天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翻了个身,这才发现母亲洛雪已经离开了,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床上。  “去哪儿了?”昊天自言自语的坐起身,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简直有种疑幻疑真的感觉,怀疑自己不过是又发了一场春梦,然而房间里却明明弥漫着母亲洛雪身上独有的清香,枕头边也散落着几丝柔长的秀发,床单上还残留着干涸了的水痕……所有这些都明明白白的告诉昊天,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现实!  更何况,昨夜和母亲洛雪时的每一下动作、每一个姿势,都是那样清晰的印在昊天的脑海里,绝不是模糊的梦境可以比拟的,而且他也记得,在疯狂的媾合过后,他们母子都累的要命,连衣服都没穿,就这样赤身裸体的抱在一起入睡了……  这无疑是这二十年来,昊天睡的最香甜、最踏实的一个夜晚,惟一遗憾的是,刚才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不是母亲洛雪那动人的睡姿。  “难道她在我睡着以后,娘亲就离开了吗?”昊天心头疑惑,两三下穿好衣服,一溜烟的跑了出来,此时舅妈黄悦姿还在房间仿佛催眠了似的还在沉睡之中,却唯独没有母亲洛雪的影子!  昊天一拍脑袋,顿时哑然失笑起来,都快中午了,凭着想象,昊天猜母亲洛雪现在八成是在准备午餐,果然,当昊天走到客厅里时,鼻端就传来了一阵水煮鱼的香味,再走上几步,昊天就看见了母亲洛雪的身影,她正在厨房里忙碌着,并未发现儿子已经来到了身后。  昊天站在原地,静静的打量着母亲洛雪,她的头发清爽的挽了起来,露出了一截优雅的颈脖,窈窕的身上扎着围裙,赤足穿著拖鞋,看的出,她的心情很好,手里一边翻动着勺子,一边轻轻的哼着欢快的曲调,纤细的腰肢也在富有节奏感的自然扭动。  从侧面望去,昊天注意到母亲洛雪的脸颊是红润的,整个人都显得容光焕发,就像是一个新婚不久的少妇,更是一个焕发第二春的美妇,举手投足间都带着性感妩媚的风情。  昊天想象着,这十多年来,因为父亲的死,母亲洛雪再也没有享受过床笫之欢了,她再也没有享受过的欢愉,就像失去水份的鲜花般,一天比一天的枯萎了……  好在现在昊天及时的弥补了错误,用年轻滚烫的灌溉了母亲洛雪的身体,使她重新散发出了成性的迷人韵味,这也意味着,昊天完全可以取代父亲,令母亲洛雪那空虚寂寞的得到最充分的滋润……  昊天想到这里,巨龙不禁蠢蠢欲动了起来,悄五声息的走上前去,两只手从后面搂住她的腰肢,轻声笑着说道:“午安,娘亲。”  母亲洛雪吓了一大跳,险些失手丢掉了勺子,她定了定神,回头白了昊天一眼,嗔怪的说道:“臭小子,干嘛不早点打招呼?鬼头鬼脑的,讨厌!”  母亲洛雪说这话的语气神态,应该是往常和父亲撒娇时才会出现的,昊天心中一荡,但又不知说什么好,只得讪讪的说道:“人家只是想给你个惊喜嘛……也想偷偷的瞧一瞧,你在弄什么午餐?”  母亲洛雪歉疚的说道:“天儿,对不起了!妈妈今天起床的太晚了……”她说着俏脸一红,露出娇羞的表情,低声说,“我就只做了水煮鱼,你就将就一下吧!”  “没问题!”昊天应声答道,忽然吸溜了一下鼻子,赞叹的说,“好香啊!”  “是吗?”母亲洛雪喜滋滋的说道,“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呢,特意多煮了一会……”  “娘亲,你不要这么不解风情啊!”昊天打断了她,踮起脚尖凑到她的颈子上亲了一口,调笑说道,“谁稀罕水煮鱼了?我是在说你香哩!”  母亲洛雪“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双颊微微的红了,笑骂道:“臭小子就会耍贫嘴,没大没小的东西,你给我站远点!”  望着母亲洛雪那副轻嗔薄怒的动人神态,昊天的魂都飞了,双手情不自禁的撩开了围裙,在她那没有半点赘肉的平坦上摩挲着,嘴巴则凑上了半圆的小耳,顽皮的呵了一口热气。  “喔……”母亲洛雪娇躯一颤,象牙雕刻一般雪白无暇的脖子缩了缩,轻叱道,“别闹了,娘亲在做饭!打翻了鱼锅怎么办?你还想不想吃午餐了?”  “不吃了,不吃了!”昊天贪婪的呼吸着那醉人的幽香,死皮赖脸的坏笑道,“我现在惟一想吃的,就是娘亲你了……”  “小色鬼!”母亲洛雪露出爱恨交加的神色,在昊天的手臂上打了一巴掌,没好气的说,“昨晚你折腾了那么久,还没有吃够么?”  “娘亲这么好吃,一个晚上当然不够了!”昊天嬉皮笑脸的说着,手掌从母亲洛雪的领口探了进去,攀爬上了高耸的胸脯。  母亲洛雪吃了一惊,忙伸手按住昊天的手掌,警告说道:“天儿,不准胡来!  被别人看到了怎么办?”  “少来了,家里就只有舅妈一个人,可她还在睡觉呢!娘亲,谁会看到这里呀?”昊天不理母亲洛雪的反对,手掌继续向下探去,碰到了丝质的肚兜,母亲洛雪微弱的抵抗了一阵,见拗不过昊天,也就随他去了,自顾自的翻动着勺子。  不过令昊天尴尬的是,这一回,他竟然无法将母亲洛雪的肚兜脱下!心中一急,也顾不上斯文了,双掌强行从缝隙里插了进去,一手一个的握住了饱满的,直接的抚弄起了滑腻的双峰。  母亲洛雪触电般的一抖,双颊泛上了红晕,本能的娇喘呢喃道:“天儿,不……不要……”  昊天不等母亲洛雪说完,指尖已经纯熟的登上了峰顶,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了她娇嫩的,忽轻忽重的搓揉着、拨弄着……不到片刻,小巧玲珑的就膨胀了起来,又硬又挺的矗立着,在昊天的指隙间轻微的蠕动……  母亲洛雪的鼻息陡然变粗重了,手里的铲子无意识的挥舞着,娇喘细细的娇嗔道:“天儿……坏儿子!你为什么……老是爱摸娘亲的……这里?”  “谁叫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分开了,既不让我摸,又不给我看,更不给我吃的?  哼,我现在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昊天摆出胜利者的姿态,耻高气扬的说道,“娘亲,这对虽然长在你身上,可是以后却属于我了!你要保养好目前的份量和弹性,让我永远摸的这么过瘾!知道吗?”  洛雪知道自己没有把儿子从小养大,愧疚许多,含糊的“唔”了一声,也不知听进去了没有,脚下连站都站不稳了,整个人软绵绵的靠在了昊天的怀中。  昊天心头得意,更加大力的抓着她的,他双手在母亲洛雪香峰上头揉捏不止,只觉手下香肌既柔软又弹力十足,怎么抓、怎么玩都不会腻,尤其峰尖上那两朵花蕾更是火热娇艳,光只手指轻搓之间,已勾的洛雪喘息难休,令他倍觉爽快,于是昊天用命令的语气坏笑道:“娘亲,我希望从今天起,你在我面前不要再戴这累赘的肚兜了,因为我随时随地都想摸……”  母亲洛雪一征,仿佛突然从沉醉的绮梦中惊醒,站直了身子,又好气又好笑的娇嗔道:“那怎么行?你这小色鬼可以不要脸,可娘亲还要面子呢!”  昊天大失所望,直觉的感到母亲洛雪尽管已失身给他,可是在她的心里还依然把自己看成是个孩子,而不是那个在床笫上征服了她的“男人”,这可并非他的本意——昊天原本希望她意识到,母子俩的角色已经转变了,她应该把他视为不可违抗的“男人”、乖乖的向他臣服才对!  现在看来,自己还需要好好的调教她,要让她彻底的卸掉“母亲”这高贵的面具,使她无法再用这个身份自处!却又要保持“母亲”这个慈爱的身份,这样才能更加刺激更加过瘾,也才能把她还原成一个赤裸裸的女人,身体里只剩下旺盛的……  言念及此,昊天心中一动,双手果断的从母亲洛雪的衣领里抽了出来,顺着曼妙的身体曲线悄然往下滑动,在她尚未反应过来时,昊天的手已拉开外面的衣服,侵入了贴体的裤衩,最后停留在了她那丰满柔软的上,而且还相当老练的抚弄起两团丰腴滚圆的臀肉来。  “喔……天儿,你……你……”在昊天挑逗的抚摸下,洛雪梦呓似的呻吟了一声道,“不要再……作弄娘亲了,快……快停手……”  她的声音颤抖的厉害,虽然嘴里叫着“不要”,可是却带着隐藏不住的甜美畅快,昊天越来越放肆了,掌心覆盖着丰腴浑圆的双臀,手指划过销魂的股沟,把细窄的布料塞进了蓄势待发的里,察觉那里面竟已是一片泥泞。  “娘亲,你湿了……”昊天促狭的笑道,“还敢说要我停手吗?真不害臊……”  随着昊天的手在母亲洛雪的要害处摸索着、挑逗着,顺着那柔软无比的上柔柔的幽幽芳草一阵轻压揉抚,渐渐地,他的手指侵袭到了母亲那娇软滑嫩的桃花源,只听得“唔”的一声,又是一句火热而娇羞的嘤咛发自母亲洛雪美丽可爱的小瑶鼻。  昊天的话才刚说了一半,母亲洛雪突然拋下了手里的勺子,旋风般的迅速转过身来,与昊天面对面的站着,不等昊天看清她的表情,脑袋已经被她紧紧拽住,湿润滚烫的热吻已经印了上来,堵住了昊天同样渴盼的嘴唇。  这次轮到昊天吃惊了,大脑在段时间内一片空白,他实在没想到,母亲洛雪居然会采取主动,如此热情奔放的和自己的亲生儿子接吻,而在不到一天之前,她还曾是那样的羞羞答答婉拒……  这一剎那,昊天有些恍惚了,甚至觉得这是自己产生的幻觉,但是在下一秒钟,他就恢复了清醒,舌尖和母亲洛雪交缠着不放,互相追逐着在彼此口腔里搅动,这个吻接的是如此漫长,昊天和洛雪一边激烈的吻着,一边贪婪的探索着对方的,直把她弄的媚眼如丝、喘息连连,满足的娇吟声不断的从喉咙深处迸发出来……  “好了,娘亲,再亲下去我就又要忍不住了哦!”昊天却欲擒故纵地适可而止离开母亲洛雪性感火热的樱唇香舌,调笑道,“小心水煮鱼变成锅巴鱼哦!”  他年纪不大,却已是色中老手,很会拿捏火候,慢慢调动母亲洛雪的胃口,控制住她的。  “小坏蛋!”母亲洛雪娇喘一声嗔怪道,“都是你毛手毛脚的,现在又想充好人了!”她嘴里娇嗔,心里却也怕水煮鱼熬干了,转身去盛出来。  “娘亲,我来吧!你累了一夜,又起这么早,真累坏了,我可心疼哦!去洗把脸吧!”昊天大献殷勤地把水煮鱼盛到大碗里面,端到餐桌上。  自己的被儿子侵犯后,换来的是无微不至的关怀,母亲洛雪似乎有点沉醉在这种被男人捧得高高在上的感觉,她向昊天点点头去洗脸,不一会回到餐桌前坐下,他们母子享受起这温馨的早餐,连擦脸的毛巾昊天都帮她拿好了,还未落座昊天又起身帮她移动椅子,这一连串关怀备至的举动让洛雪受宠若惊。  洛雪不声不响的将鱼肉送进嘴里小口小口的吞咽着,昊天一会递水杯一会给她夹没有刺的鱼肉,忙前忙后的伺候着她,洛雪当然知道这是被儿子昊天玩弄后的回报,娇笑道,“好了,娘亲吃饱啦!你赶快吃吧,别尽顾着照顾娘亲……”她的语气里充满温柔。  “娘亲,你真美!”昊天看着母亲洛雪的眼睛,情不自禁的说道。  “又在瞎说……”母亲洛雪低下头,脸红红的玩弄衣角。  昊天轻轻走过去抱着母亲洛雪的腰,嘴唇触着她的耳垂:“娘亲,你嫁给我做妻子好不好?我一定会把你当公主一样宠爱。”母亲洛雪似乎没听到大宝说话,头压得更低,好像在考虑一件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天儿,你明白你做了什么吗?你考虑过后果吗?”一听就是事先考虑好的语气,看来母亲洛雪昨夜想了很多。  “我当然明白,我爱娘亲胜过一切,我是真心爱你啊!”昊天说道“娘亲不是问你这个,要知道…………可是要被社会不齿啊……”听到儿子昊天再次对她赤裸裸的表白爱意,母亲洛雪语气越发柔和,但说到这个词时声音一下低沉起来,身子也在昊天怀里扭了一下。  “我知道,被伦理、宗教、甚至亲戚朋友所不容。”昊天也考虑好了这个问题,当下镇静的回答。  “你知道还敢对娘亲做那种事?”母亲洛雪语调攀升,充满惊奇。  “可是父亲已经死了,以后只有我们母子相互照顾相互关爱,我只有做也是孝顺娘亲疼爱娘亲啊!娘亲身心满足了快乐了,才是我最大的快乐啊!而且娘亲要明白一点,我对你的爱不求任何回报,而且我们的所为完全是一种隐私,即便被外人知道了也不会伤害到任何人,这是我们母子之间的事,与外人何干?又何必去想要承担什么责任呢?”昊天说道、“不对……不对……万一被人知道了,娘亲就再也没脸留在这个世界了……”洛雪说道。  尽管母亲洛雪依然没有解除对的禁忌,但她最害怕的居然只是被外人知晓,昊天心里长长呼出一口气:“娘亲,这里就只有我们俩人,我们不说谁又可能知道呢?至于舅妈她已经被我完全征服了,绝对不会说什么的。”  洛雪胸膛起伏,似乎在考虑儿子昊天说的合理性,昊天也不再犹豫,舌头轻轻搔弄她的耳垂,手掌摸到母亲洛雪的,“娘亲,我会好好爱你的………不用那么多顾虑了…”洛雪的被昊天轻轻揉着,嘴里喷出热气,身子仍然在抗拒。“娘亲,难道你昨晚没有体会到儿子带给你的的快乐吗?”像催眠一样,母亲洛雪被昊天逐渐带到的海洋中。  昊天的手指从伸进母亲洛雪的内,竟已经湿了,他和洛雪的舌头缠绕在一起,彼此贪婪的吮吸着津液,食指已经伸进细缝中,在春水蜜汁包裹下艰难的往深处探索,母亲洛雪的大腿时而合拢时而打开……  “……哦……唔……”求欢的信号缓缓发出。  趁母亲洛雪神情迷离,昊天缓缓脱下她的衣服,同时脱掉了自己的裤子……“哦!娘亲……你真迷人……”昊天将母亲洛雪的衣服扯离脚腕,她雪白耀眼的胴体在昊天怀里战栗着,母亲洛雪的手指被昊天拉过来握住他的巨龙,跳动的龙头刺激着母亲洛雪的手掌。  “啊……不要……娘亲……我还未准备好……”就在昊天将母亲洛雪的脱到膝盖的时候,她突然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将昊天推开,将重新拉上遮住春水蜜汁泛滥的,狼狈的站在他身边,此刻昊天也是尴尬万分,巨龙挺立着,衣裳不整。  “娘亲,我做错了什么?”昊天一脸茫然,略一思索,还是赶快站起来抱着母亲洛雪。  “不……娘亲还需要再想想……我去洗洗……”洛雪说道。  昊天实在是不甘心就这么收场,抱紧母亲洛雪不准她动,“那我也要和娘亲一起洗鸳鸯浴。”  “小坏蛋,满脑子就是乌七八糟的东西!”母亲洛雪可能考虑到昊天欲火被她强自熄灭,有点内疚,听昊天要和她共浴,虽也不是太愿意,但或许不愿太让儿子失望,红着脸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不过,你要保证进去不许欺负娘亲……”  在浴室中,母亲洛雪仍然很害羞,背对着昊天将肚兜脱下,却被昊天蹲在后面轻轻褪下,他将母亲洛雪的身子扳过来面对自己,两具赤裸的贴在一起,洛雪比昊天矮了半个头,此刻头更是压得低低的,昊天用嘴含住母亲洛雪的,洛雪的欲火看来退得很慢,现在仍然坚挺着。  虽是给儿子昊天抱进了浴池里,任他上下其手地为自己擦洗,一点一点地搓揉着自己的冰肌玉肤,含羞带怯的母亲洛雪,心底却是愈来愈甜。  这儿子嘴上说要和她大洗鸳鸯浴,还特意装出个又邪又的声音,惹的自己心旌摇荡,还以为一入浴池之后,他会怎么样胡天胡帝,弄的自己娇态毕露呢?  没想到他此时倒君子的很,虽是一丝不挂地和自己共入浴池,只手更是一处不饶地擦洗过她每一寸胴体,连那昨夜被他弄的激烈无比,到现在还有点儿肿的小也不放过,但他的手法却极有节制,不只是温柔轻巧而已,那手法甚至令自己感觉到,他真的只是想帮自己好好洗个澡而已,对自己像是一点儿意思都没有哩!  昊天虽是专注地为母亲洛雪拭擦娇躯,无所不至,触手处却是轻柔纤巧,像是怕一用力就会弄坏了这千娇百媚的美妇娘亲似的,完全不像是已经和她在床上颠鸾倒凤过,倒像是个头一回尝到此味的少年般小心翼翼,连一点要动手的痕迹都没有。  为人母的羞赧加上的矜持,让母亲洛雪原还娇羞推拒着,但一来昊天的手段着实不弱,二来两人早已有了肌肤之亲,自己还被他一整天都搂搂抱抱的,洛雪的芳心早被他的亲蜜怜惜给融化了,口头上虽还有拒却之意,却是半推半就地就软了下来,任他为所欲为。  昊天的手法虽是温柔无比,下手间全不带半点色欲味道,但母亲洛雪床笫经验虽然不少,却是头一次和男人共浴,芳心早乱成了一团;加上面对的又是这曾令自己的宝贝儿子,虽说他不带色欲之思,但洛雪的心头却难免有所绮念,加上昊天的确仔细,竟连自己那羞人的都轻柔温雅地洗着,像是要一点一点地确认昨夜的风流痕迹。  当昊天的手指头滑入她的当儿,母亲洛雪浑身一震,眼前差点儿就茫茫然起来,强自克制才把那股想要娇声呻吟的冲动压抑下来,心头却不禁一阵又羞又喜的感觉掠过:你把我洗的这么干净,果然是要来弄我的!  这感觉是如此甜美,就好像她正期待、正渴望着一般,母亲洛雪想着她的脸越来越红了,身体也好似起了反应,慢慢地温热起来,若非两人正浸在温热的池水当中,她的娇躯发热只怕瞒不过昊天呢!  洛雪心头微微一动,羞的差点要钻进池底去,虽说娇躯发热可以推说是水温的关系,但昊天的手指正仔仔细细地在她的轻擦慢揩着,洛雪的内汁水已忍不住溢流,那津液是如此黏滑柔腻,和池水全然不同,岂能瞒的了这精明的大贼?  偏偏昊天明知母亲洛雪体内春心荡漾,手上却一点不停,仍是以那温柔的手法为她擦洗,甚至连句轻薄话儿也不说,熬的母亲洛雪差点儿忍不住要开口求他,好不容易等到昊天停了手,洛雪已是媚眼迷茫、浑身酥软,偎着昊天的胴体几乎已完全没了力气,靠着他抱才不至于滑进水里头去,她不由得有些儿生自己的气,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天儿明明是君子般地纯为自己擦洗,手脚都是规行矩步,间中连句轻薄点儿的话也没有,却是自己不争气的欲火如焚,情不自禁地渴望着再一次的交融,薄羞微嗔的洛雪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昊天的手心在母亲洛雪的上不断地抚摸,小心洗去刚刚分泌出的花蜜,温水加上舌头的刺激,将她浑身弄得红通通的,特别性感娇媚,全身都洗遍了,昊天却舍不得就这么放走母亲洛雪,双手紧紧拥抱着她,母亲洛雪也抱着昊天,却有意无意躲避着他愤怒的巨龙。  “娘亲,你有没有洗澡的时候和父亲过呢?”昊天问道。  “这里……那么小的地方也行?”母亲洛雪仰起脸,相当惊奇的样子,她脸上挂着水珠,脸颊一片通红,昊天见母亲得这幅样子,他费力的将口水咽下。  “当然可以,而且还有很多花样呢?娘亲要不要试试?”昊天说道。  “谎话连篇,娘不信……”洛雪娇嗔着道。  “娘亲,我真的没有骗你……”这就是生活中经常会遇到的所谓“柳暗花明又一村”吧?昊天也不把母亲洛雪胴体上的水珠擦干净就蹲子,嘴唇叼住肥厚的花瓣,舌尖探进甬道内,略带腥味的花蜜又唤起快要消退的,母亲洛雪双手揪着昊天的头发,往后躲闪着他舌头的挑逗。  “噢……”上次的欲火未消,马上又是更强烈的刺激,母亲洛雪再有定力也忍受不住了,昊天站起来将母亲洛雪的头发撸到脑后,露出娇美的五官,将旁边一只专门放脸盆的盆架拖过来。弯腰将母亲洛雪一只修长白皙的玉腿轻轻抬起踩在盆架上,这一切都是小心翼翼,就像捧着一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  偏偏这个时候昊天故意说了一句话继续挑逗母亲洛雪:“怎么了?娘亲,你身上好热、脸蛋儿也好红喔!是不是在温泉里面浸太久了?要不要出去休息一下?”  “讨……讨厌……不用啦……”洛雪轻吟道不听还好,一听到昊天的话,母亲洛雪竟连气都气不起来了,内容虽是关心备至,语音却是轻薄邪,甚至连手指头都故意留在口上,有一下没一下似有若无地轻触着,完全不像方才那么温柔,摆明昊天已经知道母亲洛雪体内泛滥的妙况,只是慢慢地撩拨着她、挑逗着她,想看看这亲生母亲会怎么投降而已。  “真的不用?”昊天笑道。  “嗯……”母亲洛雪眼儿微瞄着他,冲着正打量着她的昊天又妩媚又娇羞地一笑,她的一只娇巧纤细、白玉雕就般的纤美玉手,已经缓缓贴上了他的身体,顺着他的身形线条慢慢地滑动了起来,“天儿……娘亲看你这样也蛮难受,会伤身子的,娘亲帮……帮你弄出来吧……”  享受着母亲洛雪纤手稚嫩娇甜的擦洗方式,还有她乳燕投怀般,娇躯在自己身上热情又娇羞的摩挲,昊天好整以暇地欣赏着她那慢慢蕴起娇红的肌肤,不觉间他的手已移到了母亲洛雪粉背上头,顺着她湿滑的肌肤,缓缓滑到了她纤腰上去。  也不知是那个秘密窍给昊天触着了,母亲洛雪只觉胴体难以抑制地娇颤起来,喉间更已发出了诱人的娇吟,原已经波涛泛涌的体内好像被鼓起了海啸一般,冲击的她差点要忍不住娇羞和矜持,差点就脱口而出主动求欢了。  偏偏她的那只手,现在正珍而重之地捧着宝贝儿子那令她魂牵梦萦的巨龙,正珍惜而甜蜜地轻轻揩洗着,强烈的爱意反倒阻住了母亲洛雪降伏的脚步,那巨龙美的让她差点想一口含住,以种种手段将它吸到最粗最长,看看能把自己征服到什么地步。  那巨龙在她的服侍之下,已渐渐有昂首之态,但在母亲洛雪春心荡漾的媚眼里头,那可爱的巨龙现在可还不够粗长、不够伟大哩!怎么可以这么快就向儿子要求呢?  母亲洛雪的纤手轻触爱抚之间,昊天的巨龙已慢慢硬挺了起来,那强壮的挺拔,在母亲洛雪那欲火泛滥的眼中,真是可爱极了。  母亲洛雪再也忍耐不住,纤指从轻轻圈着巨龙上下微套,变成贴的愈来愈紧,连掌心都娇稚地捧了上去,一只玉手上下舞弄之间,那巨龙已兴味盎然地挺直了,纤纤玉指间传上来的炽热,就好像和她体内那股火遥相呼应着,内外夹击着母亲洛雪仅存的一点儿矜持,令她媚眼如丝、晕红满颊,连呼吸声都似带着些许媚意一般。  再加上到了此时,昊天也出了手,他的手指头不知何时已滑入了母亲洛雪的股间,掌心轻轻地贴上她的隆臀,着手处用力虽似不强,玉股当中却是极有感觉,就好像儿子正大力地揉抓着自己的圆臀般,力道直达心底,酥的令母亲洛雪再也没有办法专心舔吸着儿子的巨龙。  “唔……喔……哎……别……别弄……弄那里了……唔……”也不知从何时开始,母亲洛雪已经没办法让自己好好服侍那美妙的巨龙,昊天的手好像正控着她的胴体,想要她爽她就爽如登天,想要她疼她便疼入骨髓。  还不只如此而已,这昊天连力道都收发由心,似乎连母亲洛雪的身体感觉都在他掌握之中,每每她已舒服透顶,美到差点的时候,昊天的手便缓了下来,让她犹如从半空中坠下,在她娇媚的不依声中,又被昊天的手慢慢送上半空中去,熬的母亲洛雪神魂颠倒,什么也看不清了,只知软瘫在他身上,整个人似再没一点儿力气,玫瑰色的嫩颊甜蜜地揩贴在昊天贲张的巨龙上头,不住娇声媚吟着。  舒服地浸在池中的热水里,昊天松弛地倚着池壁,只手轻轻地分开了母亲洛雪发颤的玉腿,令她大开,慢慢地触到了他的大腿上,只听得母亲洛雪一声又羞又喜的甜美尖叫,一股汁水已迫不及待地流了出来,倾盆大雨般淋打在那大巨龙上头。  顺着母亲洛雪的渴望,昊天彷彿要一口气令她崩溃似的,让她的口儿在巨龙顶上轻磨了几圈,弄的她软语相求,差点没当场哭叫出来的当儿,昊天抬着她玉腿的只手猛地向下一放!  母亲洛雪的表情一直娇羞里带几丝好奇,紧闭双眼默默的任儿子摆弄,昊天将母亲洛雪的手臂绕在自己脖子上,扶着她的细腰,一只手捏住龙头,顺着大腿将早已急不可待的巨龙送进母亲洛雪的甬道,母亲洛雪咬紧牙关,额头紧紧抵着昊天胸膛,还没开始就已经非常兴奋的样子,可能是因为生平第一次站着被男人进入身体,太过刺激了吧?  母亲洛雪事先完全无法预料,宝贝儿子竟会这么重的来上一下,她的当场就完全给冲开,被那昂扬的大棒一举顶进,登时快感犹如火山爆发般在她每一寸神经、每一寸肌肉、每一寸肌肤,好像每一个毛孔都在瞬间欢叫起来,舒服的令母亲洛雪浑身僵硬,窄紧的虽遭这般勇猛破关,但不知是否因为先前已被弄的汁水淋漓,她竟一点儿也感觉不到痛,全身都被那强烈的欢乐撑的满满的,再容不下其他感觉。  一瞬之间,母亲洛雪的飢渴已完全被充实,还满胀到令她差点“吃”不下去,舒服的根本叫不出来,她白眼一翻,登时失了魂魄,美的立时软瘫,在那美妙的灼烫当中完全开放,像是张飢渴无比的小嘴儿般,紧紧包裹住那灼烫的巨龙,甜蜜无比地连吸带啜、吻个不休,像是再也不肯放掉的样子。  昊天那巨龙不只粗长而已,更有一番妙处,巨龙上头火热难挨,比之女体浓烈的热情还要灼烫不少,时更是快感连绵,在昊天的百般挑逗之下,洛雪原已经被逗弄的快泄了,再加上最脆嫩的处紧贴着这股热烈的灼烧,登时激的她娇躯一颤,一股已美滋滋地喷泄出来。  虽然母亲洛雪一触之下已是兵败如山倒,如泄洪般猛地泄出,顿时美的浑身发酸、娇吟不已,但昊天才刚动手,正是如日中天的当儿,洛雪茫然之中,只觉处又一阵甜美的颤抖,昊天的巨龙口处如长虹吸水一般,似有若无地啄吸着她,那滋味她前头虽经受过,但此刻的滋味之甜美,却又更胜一筹,舒服的她一阵阵像要断气般的娇吁轻喘,处迷醉似地更加包紧了昊天的巨龙。  也不知这样在中沉醉了多久,母亲洛雪才微微地醒了过来,她登时发觉,儿子忽然仍紧紧地插在她里头,动也不动,而她虽已,处却仍紧紧地、软黏甜美地吸吮着那巨龙,爱不释手地再也不肯放开,完全一幅欲求未足的浪样儿。  一边在心中又羞又喜,母亲洛雪心中一甜,她也不是初经人事的雏儿,不会不清楚,男人若是硬挺着不动,明明插进了头去,却没有动作时,会有多么难受;而昊天现在虽仍挺着,却是动也不动,非但没有一点想催她的动作,甚至连只手都只是在她纤腰上轻轻揉弄,像是要安抚她那被过于强烈的快乐冲激的酸软的纤腰,分明是怜惜她弱质纤纤,不肯趁她爽的快晕去时强攻猛打、彻底征服,而是体贴地等着她回复过来。  心头充溢的甜美让母亲洛雪再也忍不住那股冲动,情迷意乱地主动吻上了他的嘴,连小香舌都稚嫩地轻吐出来,勾起了他的舌头,慢慢地舞动着。  “好……好天儿……亲亲儿子……”软绵绵地呻吟着,母亲洛雪微微地仰起了脸儿,才刚过的她格外娇媚,晕红的只颊衬着春潮流淌的媚眼儿,纤细娇嫩的肌肤每一寸似都喷发着令人心荡的媚气,“快……快来吧……娘亲……娘亲要你啊……”  “娘亲受得了吗?”昊天只手贴在母亲洛雪水滑的纤腰,轻轻一带,让她软软地偎在怀里,昊天俯下头去,温柔地在她红艳的唇上轻轻舐了舐,轻吮着母亲洛雪殷红柔润的樱唇,连语声都似柔了几分,“会不会疼?”  “不……不会……”微微地咬了咬牙,母亲洛雪轻轻地呻吟着。怎么会不疼呢?儿子的巨龙是那么粗长壮硕,和他比起来,自己以前挨过丈夫李浩的,不过是孩子玩意,给那大棒子一下子狠狠地破了开来,直达!  原来在强烈的快感之下,痛楚是那么微不足道,但现在的她可感觉到了,完完全全给撑了开来,好像什么屏障都给他破了去,不只是大张时撑开的痛而已,光是那剧烈的磨擦,里头都还有些微微麻麻的疼哩!如果不是泡了一会儿,身体该是习惯了些,光是磨擦的痛楚,只怕都要让她皱起眉头来了。  可痛虽是痛,微微的不适却更难掩心底的渴望,洛雪极其渴望儿子的强猛攻势,她倒也不纯然为了之欢而已,这几天下来的相处,母亲洛雪有些感觉,天儿虽然老是风流的,好像完全令人无法控制和满足,但在她看来,那却不像是故作风流,也不是对干娘姨妈甚至亲生母亲的变态痴恋,更像是天儿从小到大的恋母情结深埋在心底,始终不肯解放出来。  昊天的腰部一阵耸动,将巨龙从下往上一次又一次深深插进母亲洛雪的,洛雪的娇躯也随着大宝的冲撞上下起伏,“娘亲,是不是比床上刺激?”  “……嗯……不知道,以后不许问娘亲这样的问题……啊……”母亲洛雪皱着眉头,销魂的娇吟一阵高过一阵,她刚才的话语有一个关键词“以后”,看来以后昊天的性福时光会越来越刺激了……  每次昊天腰部上挺,巨龙都深入甬道直达,母亲洛雪比昊天矮小,为了保持平衡,巧妙的垫着脚尖将身躯随他的不时提起又落下,他们的配合虽然不熟练却渐入佳境,身上的水汽一直没干,混合着汗液包裹着两具裸体,母亲洛雪的胴体白里透红,一直强烈刺激着昊天的。  昊天的力道越来越重,母亲洛雪全身体重由一只腿支撑着,而由于和儿子的身高不匹配这只腿还得时常翘起脚后跟,不到十分钟她就香汗淋漓了。“娘亲,是不是腿累了?”昊天关切的问到,暂时放缓了。  “嗯!娘亲的脚尖很酸………”洛雪声音很低,可能为自己的出尔反尔感到害羞吧!  昊天取过一条浴巾披在母亲洛雪光滑的脊背上,随后轻轻将一脸不知所云的母亲推靠在清泉池边,洛雪依然没明白儿子又要弄个什么花样,眼睛睁得大大的。  “娘亲,这样你就不会累了……”昊天微笑的对洛雪解释,神情充满自信。  “搂住我的脖子!别担心……”洛雪乖乖的照昊天指示做了,昊天用挤压着母亲,同时双手搂抱着她的臀部一提,母亲全身凌空,一双玉腿为了保持平衡很自然的勾住昊天的腰,巨龙再次插进她的,母亲洛雪背脊顶着池壁,紧紧搂着儿子的脖颈,丰满圆润的承受着他凶猛的,一点反击的余地也没有。  洛雪双腿打开,整个臀部相当于坐在昊天的巨龙上,这个姿势令昊天想对她温柔点都不容易。“啊……天儿……唔唔……”母亲洛雪在深度兴奋状态仍在叫昊天的名字,这个场面让昊天激动不已。  “娘亲,舒服吗……”昊天问道“……嗯……”洛雪鼻腔里飞出一个音调,不知算同意还是仅仅只是回应。  不过现在的母亲洛雪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个,以她的估计,自己虽已尝到了前所未有的欢快,对儿子昊天而言却不过是牛刀小试而已,她的心中又是好奇又是渴望,一旦儿子当真使出全力,真不知在自己会被他搞成多么爽快哩!  虽对自己这香艳的想头微有羞意,但不过一夜之欢,洛雪的身体似已被昊天重新开发过了,对床笫之欢比以往还要来的渴求,的欢快是如此难来抗拒,令她不禁驰想着,若儿子真的全力以赴,自己是不是真受的了呢?如果真受不了的时候,天儿会不会不管自己的抗议和柔弱无力,在自己身上狠狠发泄呢?到时候只有任凭宰割的她,又会承受到多么狂野放浪的快乐呢?  愈想愈羞,但也愈想愈舒服,母亲洛雪早已下了决心,今儿个一定要趁共浴的美妙情况下,尽情的奉献自己,彻底勾起儿子昊天的兽望,让他压倒性地将自己的身心全盘征服,就算被搞到骨头都酥掉也是心甘情愿。  “这样不好喔!”眼中微露讶色,昊天似乎也没能预知,今天的母亲洛雪竟会如此娇媚浪,她似已完全摆脱了贤妻良母的矜持,完完全全任由体内的欲火摆佈,变成了对再无抗力的惹火尤物,明知他实力过人,绝非她承受的了的,还敢招惹。  以昊天的经验而言,方才那一下强攻,虽是一下子直捣,便够让洛雪美爽爽了,但她那娇嫩的,一下子受到如此强烈的攻陷,应该是蛮痛的,再经不起任何侵袭,所以他虽是欲火未消,也不愿趁着母亲洛雪瘫软之际硬上。  光看现在的洛雪,不过是被昊天在头微微一顶一磨,便已眉目微蹙,连也似畏疼般地缩了几下,就知道她表面上逞强,里头实际上可还疼的紧呢!  母亲洛雪再说不下去了,昊天眼中英气乍现,带着一股邪气,好像整个人都不同了似的,她似有所觉,连他的棒子都似脱胎换骨,又粗长了几分,在处一阵若轻若重的顶挺轻揩,顶的洛雪不住娇吟。  “可怜的娘亲……”昊天只手慢慢地,顺着母亲洛雪完美的曲线滑了上来,又似轻盈又似强力地捧住了她一对柔软高耸的香峰,洛雪只觉胸前一股热流传来,耳边又响起了昊天的声音,带着一股解脱了似的邪气息,“我不管了……再不管了……今天我要好好的治治你……真正的全力以赴……不管你再怎么求饶,也非弄到全泄了才罢休……”  娇甜地应了一声,母亲洛雪闭上了眼儿,享受着香峰上蓓蕾处被儿子轻揉缓捻时的快乐,她知道自己成功了,接下来就看昊天想怎么办,她唯一能确定的是,今天的自己再也保不住任何矜持了,他一定会一次又一次地攻陷她,一次又一次地令她欲火焚身,将她送上享乐的天堂,变成完完全全受欲火控的女人。  昊天已顾不得考虑那么多,经过一夜休息,年轻旺盛的体力完全恢复,何况,将巨龙插进亲身母亲的甬道这一事实令昊天产生很邪恶的兴奋,这一奇异状况导致的后果是,昊天在母亲身体内似乎可以获得源源不断的精力。  母亲洛雪可能长年对性埋藏得太深,尽管身体已经将她出卖,但嘴里还是拼命的压抑,使得昊天此刻亢奋的呻吟竟然听起来像抽泣。“……呜呜……天儿……娘亲……不来了……”昊天实在听不懂母亲这个“不来了”是什么意思。  看到平时穿衣服非常保守,举止端庄的母亲被在家干成这般荡模样,昊天在自豪之余却也深受刺激,隐隐感觉不妙,麻酥酥的立时就要发射的感觉,以前经常在浴室里幻想娘亲双手扶墙荡的撅着被在自己从后面干,今天本想圆了这个心愿,现在看来是不成了,和母亲太过刺激,昊天已经无法控制节奏。  “啊!娘亲,我要来了……”昊天将母亲洛雪死死抵在池壁上,聚集最后能量腰部疯狂撞击她的娇躯。  “唔……坏天儿……呜……”母亲洛雪的粉拳雨点般捶打昊天的后背,就在她的哭腔中,昊天的龙头一抖,火山轰然爆发,“突突突”,激母亲得内。  事先洛雪可真的完全没有想到,宝贝儿子体力竟然会这么好,在床上厉害到完全难以想像的地步,以她以往的经验来看,丈夫李浩的功夫其实差不了好多,温柔些的在上床前虽是百般挑弄,却不过是为了延长时间,只为了之后的狂攻,而在之后,便只有狂抽猛送,直到泄欲为止,之后更是浑身发软,只有瘫着的份儿了,往往弄的她半天吊,虽是舒服却不到完全满足的地步。  但这儿子却是完全不同,虽说他事先的挑弄也费时颇多,却像是天生温柔体贴,加上他逗她时的神态,很明显地是乐在其中,沉醉在她之美当中,往往都弄得母亲洛雪几欲疯狂了,才肯好好地和她真枪实弹的玩,连后的技巧手法也是百变千幻,那滋味可真的是刺激无比。  再加上昊天的持久力又强,别人只要给女人时的一沖,便爽到极限、一泄千里,但那令任何男人都弃甲曳兵的,宝贝儿子却是丝毫不惧,往往能撑到洛雪泄了好几回,泄的焦躁饥渴到了极点,才狠狠地给她灌溉下去,一发精水直沖尽头,重重地烫的她爽若登仙。  而洛雪也几乎在昊天的同时达到了,在自己儿子确实会相当不好意思,昊天这才体会娘亲刚才高呼“不来了”是什么意思,两人的一塌糊涂,他们不得不又洗了一遍。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