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127章 洛雪菊花

第127章 洛雪菊花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6379更新时间:2015-07-10 06:31:55
     “娘亲…感觉如何?”见母亲洛雪被自己玩的软倒,娇喘之间眉目中春光无限,高挺饱满的香峰上头白精遍布,彷彿浮在海波之中,泛红的雪肌在白腻掩映之下愈发娇艳媚人,昊天胸中不由征服的得意大起,就这么垂着还未软下的巨龙,逼近了她的脸蛋儿,得意洋洋地问了出来,“就算没…也很舒服吧…之后,我会让你更舒服的…”  “嗯…”被那精射的满胸,母亲洛雪只觉昊天虽没自己体内,可那满溢的味道、火辣的触感,却比体内还要来的令人魂销,她虽羞的不敢回话,纤手却软弱地动作起来,轻轻刮起颊边染到的白液,爱惜地涂抹在那高挺的酥胸上头,甚至没忘了在两点嫣红蓓蕾上头多滑个几层,那动作如此娇柔诱人,看的宝儿眼都呆了,可她动作虽快,偏太过饱满丰盈,等到抹了遍时,那白精已化作精水,再看不到白腻微浊的光彩了,只那灼热仍令她回味着。  “算你…算你赢了…”好半晌母亲洛雪才开了口,不忍移开眼光地望着自己湿润的像会发光的美峰,白液虽是消失,却似化进了身子里头,到现在美峰上还似感受得到那欲火热的滋润,“今儿…就饶了娘亲吧…等明晚…娘亲再…再任你为所欲为便是…”  昊天笑道:“那以后娘亲就再也不要怀念父亲了,我要和娘天天干,夜夜干,一生一世的的甬道的……”  “有你这么一个大儿子天天干娘的,娘怎么还会想你父亲呢?从今天开始,娘就是我宝贝儿子的专用女人,娘的只给亲儿子干,娘的永远是属于儿子的……”洛雪说道。  “娘,你放心,我会永远爱着你,你下半辈决不会凄凉空虚的活在世上,儿子一生都不会离开你,我会一生一世的的甬道的,我们以后天天都要开开心心的,好不好呀?”昊天道。  洛雪也回答着说道:“那当然,娘已经失去了贤妻良母的贞节,一生清白全被你全毁了,娘现在正值狼虎之年,你引爆出娘那久旷寂寞的甬道所深藏的春心欲焰,你当然要负责,以后娘要你天天干我的,只是娘怕你太放纵了。”  “有娘亲这个贤妻良母,我怎么会放纵的。”  昊天伸手在母亲洛雪柔软如同缎子般光滑的大腿上抚摸,咬着她白嫩的耳垂坏笑道,“好娘亲,让我再放纵一次吧……”  “小坏蛋,你去找你舅妈放纵去吧。”母亲洛雪羞赧妩媚地娇嗔道。  “我可惦记娘亲这里地啊,今天无论如何娘也要满足了我的这个心愿。”  昊天故作可怜兮兮地软语哀求道。  母亲洛雪听了昊天后面的低声吩咐,耳热面红,媚眼如丝地娇嗔道:“臭小子,是不是先前就盯准了娘的那里了,娘就那里还是处子之地了,看来还是逃不过要献给你这个小坏蛋了。”  昊天踌躇满志地等待着母亲洛雪更衣回来,母亲洛雪内里真空穿着长裙,袅袅婷婷柳腰款摆走了回来,她腼腆地慢慢撩起长裙露出诱人的美腿,一直掀到。  “你要温柔一点,我以前从来没和你父亲做过这种事……”  母亲洛雪脸红着如初夜的般要求着,知道自己将是母亲洛雪第一人的事实,这着实又令昊天的庞然大物胀大不少。  昊天慢慢将母亲洛雪的长裙撩起直到腰际,将润湿的与美丽的完全曝露在他的面前双脚撑开,昊天的双手顺着母亲洛雪的美腿由她小巧的脚踝一路顺势摸索,索性将嘴贴近舔食着,母亲洛雪要求除了她的外其他的部位不能碰触,还用手遮掩住她的,他只好老实地将嘴移至母亲洛雪的玩弄,以舌尖接触到她美丽的时,母亲洛雪的身子如触电般抖动了一下,似乎此地是她尚未发觉的性感带。昊天将舌头一寸寸地挤入母亲洛雪后洞的同时,她不由自主地蠕动自己的丰臀迎合昊天的舌根,昊天便抓着母亲洛雪的美臀随着她的蠕动以舌头兴奋地着她美妙的后品尝难以言喻的甜美滋味。  母亲洛雪似乎愈来愈兴奋,原本遮掩的手现在则当成自渎的器具揉搓着自己的甬道,于是昊天游移着舌根既享受的无名香也轻啜着那甘美的蜜汁,双手则是顺着母亲洛雪美丽的胸形感动的揉捏着荡的。  想起自己疯狂般的样子,以及毫不保留的发出声浪语的情形,母亲洛雪不由得脸红了……感到身体火熟,她已经在幻想的世界里,使流出甜美的蜜汁,她好像迫不急待的轻轻拨开花瓣。  “呵……”洛雪闭上眼睛时好像要冒出火花,同时又有新的蜜汁从肉泂里流出,可是这样的念头也突然被打断,昊天几根手指毫不客气的侵入里。  珍珠花蒂被昊天的手指压迫产生痛感,后面还有脉动的庞然大物紧紧压上来,而且还顺着的沟碰到会,圆圆的头部还显出要刺入里的态势,不过那里已经有先来的客人,任意的在里面活动,这时候的母亲洛雪等于是前后洞同时受到刺激。  昊天已经在母亲洛雪丰腴圆润的胴体上经验过背后姿势的,所以知道菊花会以什么样的形态暴露出来。  “啊……”听到母亲洛雪甜美的声音,昊天也产生陶醉感,“娘亲,很舒服了吗?”  母亲洛雪的下颚微微向前伸出,像小女孩一样点头,昊天的心里充满快乐,手指的动作也更温柔,贴在母亲沟上的庞然大物也更增加粗壮。  “呵……唔……我该怎么办……”母亲洛雪无论如何都无法不扭动,手指在里发出说不出的邪声音,如今也变成提高二个人性趣的背景音乐。  “娘亲,太重了,抓住那里吧。”昊天要洛雪的身体靠在大床的边缘,因为全身都无力,上半身弯曲得很厉害,她的脸几乎要趴在床单上了,昊天在洛雪的背后蹲下,从高高挺起的下面,能把一切看得非常清楚。  “好大……”这是昊天的第一印象,确实,如果从前面看女人的沟壑幽谷,受到茂密芳草的掩饰,仅能看到一部分,可是从后面看,因为前后的完全看清楚,如果是第一次看到的人真是会吓到。  昊天就像公狗闻一样的把脸靠近母亲洛雪的,反过来看的景色,看在他的眼里显得邪,但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异常气氛使昊天陶醉也被吸引,仔细观察时,知道大部分是各自收缩或微微颤抖,分别是独立的性感带,这样的集合体形成伟大的沟壑幽谷。  “你……做什么?”母亲洛雪的声音很小,几乎听不清楚,但相反的也表示她的兴奋吧。  昊天双手抓住光滑丰满的向左右分开,原来重叠的粘膜裂开,出现里复杂的构造,和单纯的洞完全不同,所以手指在里面会有各种不同的感觉……他这次用的不是手指,是伸出舌头,而且深深的里。  在这刹那,整个蠕动,有粗躁感的夹紧舌头,跟前有皱纹的菊花也收缩得更紧,用一根手指轻轻放在那里推,同时为避免母亲洛雪把注意力完全转到菊花上,昊天的舌头还像庞然大物一样。  虽然不知道那一方面发生效力,母亲洛雪发出哼声,好像忍受不住的扭动,昊天以为手指和舌头的双重效果使母亲洛雪产生快感,于是继续同时刺激前后二个。  母亲洛雪的两个丰硕雪白的耸在大床边缘上摇动,很显然的她是用这种方法刺激,使昊天带来的快感更强烈……昊天轻轻从里拔出舌头,再用舌头代替压在菊花上的手指。  “不要……不要在那里那样使劲……”  母亲洛雪在菊花上感受到舌头的感觉,虽然这样大叫也扭动身体,但以手掌在上爱抚时,她不再说话了,只是从美丽的嘴唇发出急促的呼吸和低沉的哼声,浓蜜的蜜汁流到手掌上。  昊天让舌尖沾满唾液,就用力向缩紧的菊花。  “不要在那里抠弄啊……”母亲洛雪又开始扭动,好像要躲避舌头的攻击。  也许还不到时候……昊天立刻决定从菊花撤退,然后把隆起的花瓣和突出的珍珠花蒂完全含在嘴里。  因为太突然,母亲洛雪忍不住发出尖叫声,可是又立刻受到疼痛和快感混在一起的感觉袭击,那种美妙的感觉,使得她把躲避的又用力向儿子的脸挺过去。  昊天把嘴张开到最大限,舔那里的和吸吮大量溢出的蜜汁。  “啊……唔……好……啊……”  持续不断袭来的快感,使母亲洛雪的麻痹和颤抖,那是用意志力无法控制的感觉,母亲洛雪恨不得就在这种情形下达到性,希望能享受最后的快感,希望身体有强烈的欲火燃烧。  “吧……我不行啦……现在就……现在就让我泄了吧……”母亲洛雪不顾一切的把压在床单上摩擦,昊天凝视她荡姿态,情绪也更昂奋。  “啊……求求你……快吧……”  昊天这时候才抬起身体,以膝盖着地,同时迫不急待的右手握住庞然大物,向着目标调整庞然大物的角度,身体慢慢向前挺进,龙头碰到花瓣上。  “唔……啊……”  母亲洛雪的声音为期待颤抖,首先让龙头轻轻进入,充血的花瓣和龙头一起卷入到洞里,在这同时进入的部分,有粘粘的蜜汁流出。  昊天充分的享受跟前的情景,将冒出血管的庞然大物又一部分,就如同进入装满水的浴缸里,会有多余的水溢出来,可见母亲洛雪的里已经有满满的花蜜,在还没有完全之前,昊天用自己芳草的一部分压在抽搐的菊花上。  母亲洛雪的身体发出颤抖,也摇摆,就在这刹那连接菊花与沟壑幽谷的八字形括约肌猛烈缩紧,庞然大物的前段好像快要被割断一样的疼痛,但除疼痛以外还有更强烈的快感从庞然大物传到腰骨然后直奔头顶。  昊天几乎要,他能忍耐是因为想和母亲洛雪同时迎接最后的高峰,这样强烈的使他勉强克制的,昊天决定不要动,因为那样的刺激太强烈,不过把庞然大物完全到肉泂里。  “唔……啊……”  母亲洛雪获得强烈的快感,准备要冲上性的顶点,昊天到耻骨和珍珠花蒂完全吻合的程度,就开始左右前后的摇动,这样就比的刺激感弱一些,很可能更持久,但也做出使母亲洛雪能觉得更快感的动作,他左手绕到前面揉搓珍珠花蒂,仅是如此就能使母亲洛雪得到的快感增加一倍,然后在右手指沾上唾液,在菊花的四周揉搓,快感的程度更增加,母亲洛雪同时受到前后攻击,全身都颤抖,和只有一处受到刺激时的感觉完全不同,身体要飞起来的快感包围全身,猛烈萎缩向洞口方向移动。  母亲洛雪的手抓紧大床边缘,因为连续的强烈快感几乎感到呼吸困难,在儿子的攻击中,一直奔向性的绝顶。  “啊……我不行啦……我要泄出来啦……啊……这样弄太好了……啊不行啦……我……”好像碰到暴风的小船不行的摇摆后,母亲洛雪像死人一样动也不动了。  几乎是奇迹的昊天没有,如果现在的话,破菊的计划就泡汤了,昊天的额头上冒出汗珠,母亲洛雪的身体逐渐开始松弛,从充满紧张感的身体失去力量。  昊天的眼光集中在菊花上,从缩紧的那里也能看出逐渐失去力量,像有皱纹的花蕾慢慢开花一样放松,当然菊花因为构造的关系不会完全开放。  昊天瞄准那里滴下唾液,很准的使菊花的四周湿润,从里轻轻拔出仍旧的庞然大物,母亲洛雪在达到的刹那流出大量蜜汁,所以庞然大物虽然继缤,但也毫无抵抗的,昊天将龙头对正母亲洛雪的菊花然后向前推。  “唔……”  母亲洛雪的后背紧张的向后仰起,禁不住发出一声惊心动魄的呻吟,上身不禁向上抬起,头发不住摇摆,玉腿酥软酸麻,感觉这样近乎撕心裂肺的疼痛,丝毫不亚于的痛楚,她真没有想到自己都年近不惑了,还要承受破处一样的开发耕耘的疼痛,昊天抱紧洛雪的,让自己的庞然大物向前挺进,缩紧的菊花几乎难以相信的张开,龙头进入里面。  其实,母亲洛雪在这时候确实感到激烈的疼痛,像是快要被昊天的庞然大物割成两半似的;但同时也明确的感觉出产生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那是很可怕的巨浪,但得他也想知道那种感觉的真相。  昊天拉动身躯,挺进到底,充分享受着母亲洛雪菊蕾的狭窄紧缩温暖娇嫩,好像婴儿的小嘴吮吸咬啮母亲的一样,母亲洛雪的菊蕾也紧紧咬吸住昊天的庞然大物,爽得他急促地喘息,舒服的闷吼,另一只色手狂野地抚摸揉捏着母亲洛雪的沟壑幽谷和深邃臀沟。  “痛啊……”  母亲洛雪一面说一面摇动,昊天的庞然大物慢慢的进入菊花里,她的全身变成僵硬,这是因为不安和紧张的关系,可是这样反而造成更缩紧括约肌的效果,虽然有一点痛,但是很美的感觉,昊天继续向里挺进,龙头碰到什么东西。  “啊……”  昊天的手在母亲洛雪的前门摩擦,开始还很温柔,但随着快感的增加,动作也开始粗暴,珍珠花蒂受到揉搓,湿淋淋的被玩弄,菊花里有粗大年轻的庞然大物,昊天进出已不像之前的艰涩,母亲洛雪只觉菊蕾痛楚慢慢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又酸又软,挠人心烦的异常快感……  母亲洛雪感觉痛楚渐渐过去,随之而来的是刺激的快感,她开始尝试着迎合宝贝儿子的挺送,摆动美臀轻轻地,她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昊天硬邦邦的庞然大物进入她美丽的菊花的那一刻,菊蕾周围柔嫩的肌肉随即一阵痉挛,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和十分充实无比饱胀的快感,随着她自己的迎合,昊天的坚硬触碰顶撞到她粘膜上的酸胀感更加明显,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表达的美好奇妙感觉,是比昊天进入前面的更加刺激过瘾的一种无与伦比的快感。  “啊……天儿啊……太舒服了……”母亲洛雪一面摇着雪白丰腴滚圆的美臀,一面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地呻吟道。  昊天被母亲洛雪一般狭窄紧缩的菊蕾夹得几乎丢盔弃甲溃不成军,但昊天咬紧牙关,拼命抑制住喷射的,充分享受着摩擦紧裹带来的爽快感觉,并不断地抬高,使庞然大物更加深入到底地进入到母亲洛雪的菊蕾深处,猛烈的耸动撞击之下不时传来“”的拍打声和“扑哧扑哧”的糜声。  昊天在母亲洛雪的菊蕾内横冲直撞,她的紧紧地夹着他,每一下的顶撞,都要他付出比平常多几倍的力量,但也带给了他几十倍的快感,这时别说他听不到她的求饶,就算听到了,在这失控的情况下,他也不可能停下来,他只能一直的向前冲,不断的冲、冲、冲、冲、冲、冲、冲……只觉母亲洛雪口的一圈紧紧地住勒他的根部,那紧束的程度,甚至让他感到痛楚,然而那一圈后面,却是一片紧凑温润柔软,美如仙景,他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抽后;这时母亲洛雪双手一紧,已抓住了他的手臂,指甲深深地陷入了他的肉中,脸上神色似痛非痛,似乐非乐。  “天儿……娘要死了……啊……”  母亲洛雪的玉体开始不停后仰,并随之出现了一阵阵的颤抖和痉挛,前面的玉腿之间的幽谷甬道里面春水潺潺,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玉体抽搐着瘫软在床上。  “啊……求求你请一点啊……太大了啊……夫君……饶了我吧……疼啊……”  母亲洛雪娇喘吁吁,呻吟连连,她从来没有想到美臀也能成为爱的焦点,伦理道德之中始终认为那是肮脏不堪的,此时此刻第一次被男人开发菊蕾,一阵汹涌澎湃的痛楚丝毫不亚于破身,干涩疼痛很快过去了,母亲洛雪感到谷道都被宝贝儿子爱郎昊天塞的满满的,他在她的胴体内着,佳人彷彿置身仙境,一道又一道无法言喻的快感震撼着她每一寸肌肤,她痛快的发出惊天动地的,连续达到前所未有的。  昊天一手压住母亲洛雪的粉背,一手扶住着她纤腰,压得她一双玉臂根本撑不住床单,只有把丰腴滚圆的美臀高高挺起,迎上昊天在她菊蕾内一下接着一下的大力。昊天耕耘得更加卖力,此时此刻,母亲洛雪芳心深处已被宝贝儿子完全挑起,兴之所至,已经无法阻止本能的需索,菊蕾内外胀痛虽未全消,却已被异样的快感完全盖过,畅快感如浪拍潮涌般扑来,舒服得她浑身发抖,顿时间,什么端庄高雅人格尊严什么母亲身份伦理道德什么娴静淑女风范,全都丢到一旁了,不但不再求饶抗拒,还本能地耸起了丰臀,纵体承欢,动情逢迎。  昊天大举,他的攻势也慢慢地展了开来,开始耸动起母亲洛雪又紧又热的,很快就将她的完全挑起,软语呻吟之间,谷中春泉又不断潺潺流出,纤腰更是前后不住挺送,迎合着杨小天的攻势,嘴中发出了鼓励的呻吟……母亲洛雪纤细的柳腰本能的款款摆动,嫩滑的花唇在颤抖中收放,她感觉菊蕾一种很难形容,涨涨的,酥酥的满足感,她已经喘息呻吟着接连泻身,昊天也在母亲洛雪菊蕾深处疯狂,放开架子,使出浑身解数,感受母亲洛雪逐渐产生快感的同时,自己也享受着她那美妙娇艳所带给他的,飘飘然,如登仙境的余韵,母亲洛雪不断,她那双醉人而神秘灵动的星眸此时半眯着,长而微挑睫毛上下轻颤,柔和挺立的光润鼻端微见汗泽,鼻翼开合,弧线优美的柔唇微张轻喘,如芷兰般的幽香如春风般袭在昊天的脸上,不断产生的强烈快感,母亲洛雪终于像野兽般吼叫。  “怎么办……娘要疯了……快抱紧娘……啊……好奇怪……娘快要泄出来了……啊……”  在菊花的世界里,母亲洛雪快速被带到性里……昊天的紧张突然中断,脑海里感到一阵麻痹,眼睛里好像有火花……  突然机伶伶的一个冷战,昊天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怒吼,同时庞然大物向母亲洛雪的深处猛烈撞击肆意轰炸;迷糊间母亲洛雪只觉得身体里那可怕的庞然大物突然震动了起来,一缩一胀间,一股股的热流火山爆发一样喷射进了她的菊蕾深处。  菊蕾深处被宝贝儿子滚烫的岩浆一冲,母亲洛雪再次到达了的,一股浓白的岩浆从娇艳的菊蕾流淌出来,从她菊花里溢出大量白色液体,流到前面花瓣上……不久后昊天的身体从母亲洛雪的后背滑落,洛雪就像死人一样的趴在大床的边缘……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