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135章 合欢解毒

第135章 合欢解毒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8234更新时间:2015-07-10 06:32:03
     昊天抱着几女到了房间,看着昊天邪笑的样子,与他发生有过关系的几女显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可是大姨洛雨和贵妃并不知道昊天和眼前的几女发生了关系,洛雨对着昊天说道:“天儿,我们都中了太子的春药,你快点儿杀了我们,不然我们怕会控制不了自己。”说着洛雨的脸变得更加红艳了,显然是春毒已经开始发作了。  昊天听了大姨洛雨的话,他笑了笑说道:“大姨,相信我,你们都不会死的,我要救你们。”  “什么?”大姨洛雨听后昊天的话,她大吃一惊,显然对昊天的话非常难以置信,昊天也不再解释,他直接走到了母亲洛雪身旁,说道:“娘亲,我来帮你解毒。”  昊天说完就把母亲洛雪的上衣猛拉到她头上,瞬间一对饱满肥挺的跃然跳出,展现在昊天的眼前,大随着呼吸而起伏,上像葡萄般的樱桃让人垂涎欲滴,忍不住赞道:“呀,好漂亮的,又大又圆,娘亲……你的好美……真的好美……”  说着昊天一口就含住母亲洛雪那粒大樱桃以及樱桃下面的,含了个满口,用力的吸住,又吸又吮、又舐又咬,袁雪妃娇躯剧颤,粉面绯红,眉目含春,而昊天一手搓揉摸捏着母亲洛雪另一颗大和它顶端的樱桃,而他的手伸向母亲洛雪的腹股沟,手指探进她的甬道里,轻轻搅动着,按揉着珍珠花蒂。  母亲洛雪轻声笑着呻吟道:“小坏蛋,快给我,我受不了了。”  听到母亲洛雪的话,昊天快速地脱下了母亲洛雪的衣服,然后亲吻上了母亲洛雪的嘴唇,洛雪在体内春药的折磨下,也不断地回吻着,他们热烈的亲吻着,洛雪紧紧的搂住昊天的宽厚的背脊,一刻也不肯放松,昊天的手在母亲洛雪的身上不停游走,轻柔的抚摸着她柔软的娇躯,入手细腻润滑的感觉几乎把昊天融化,半晌,他们才分开双唇,深情的对视着。  昊天禁不住大手摸上了母亲洛雪早已傲然挺起的肥硕,入手的感觉真是绵软无双,偏偏又弹性十足,一只手根本无法握住,饱涨涨的感觉十分美妙。视觉上更加刺激,白嫩圆鼓的在昊天的手里挤压揉搓下不断变换着形状,长长硬硬的调皮的露出指缝,向昊天点头致意,布满小疙瘩的的颜色也由浅褐色慢慢的变的发红。  母亲洛雪仰起欣长的脖颈,把身体弯成弓形,口中长长的呻吟了一声,声音柔弱慵懒,偏偏又诱惑无比。  昊天不由得加大了手中的力道,并把手指捏住了硬硬的揉捏着,嘴也慢慢的含住了她硕大的,用舌头不时的轻舔,用牙齿轻咬拉拽,最后吞下不停的吮吸,母亲洛雪绷紧了身子,呻吟声不绝于耳。  把玩了一会母亲洛雪诱人无比的之后,昊天恋恋不舍的往下缓缓移去,舌头不停的在母亲洛雪美妙的已经发烫的躯体上游走,终于到了目的地,那芳草萋萋的幽谷深处,大片凌乱的草地下一颗红豆已经挣脱了的束缚,在草丛中间犹如珍珠一般闪闪发光,昊天温柔的裹住这颗珍珠,轻轻的。  母亲洛雪的反应更加强烈,腿绷的直直的,脚尖也挺立了起来,手指紧紧的抓住床单,显是在极力压下内心极度的快感。  昊天轻声说道:“娘亲,不要再忍了,要是觉得快乐你就大声的叫出来吧!”  母亲洛雪听了昊天的话之后身体放松了下来,嘴里原来细微的呻吟声变成了声嘶力竭的尖叫,昊天倒是一惊,又暗笑母亲洛雪的荡然后低头继续他的工作。  与众不同的小花瓣还是一如既往的张开老大的翅膀来迎接昊天嘴唇的到来,翅膀中间的早已是濡湿一片,潺潺的溪水顺着泉眼流淌出来,将床单打湿一大片,大花瓣上的芳草早已倒伏一片,杂乱的掩盖着洞口的春色,昊天的舌头也早已按耐不住,舔将上去,把肥肉一般的小花瓣吸食到口中慢慢的品味。  昊天不停的把源源不断流出的吸食到口中,然后在嘴里回味一下,吞进腹中,然后伸出舌头轻舔洞口的和小小的道口,最后不停的在洞里搜索,深入,甬道壁上的微微的用力,夹着昊天的舌尖不肯让它再进一步,昊天倔强的把舌头伸的最长。  母亲洛雪一阵阵的颤栗着,突然把柔软的大腿夹住了昊天的脑袋,一声尖叫之后,白白的泡沫从洞口喷涌而出,猝不及防的昊天一呆,怔怔的看着难得一见的美景,却来不及躲闪,被白色的甘泉喷的一头一脸,昊天顾不得擦拭脸上的污物,赶紧用嘴去吸舐母亲洛雪喷出的,母亲洛雪终于安静放松下来,身体软绵绵的躺在床上,大腿也松开了昊天的脑袋。  再也不能忍下去的昊天终于腾身而上,趴在母亲洛雪柔若无骨的娇躯之上,昊天低头握住他坚挺粗大的巨龙,移动到已经狼籍一片的母亲洛雪的沟壑幽谷间,把龙头沾满白花花的,对准已经微张了好久,已经做好准备的洞口前,猛的把身子往前一顶,粗大的巨龙就顺着湿滑全根而入,昊天猛烈进入母亲洛雪的身体。  此刻的母亲洛雪,一面体会着有生以来被昊天的大巨龙进自己从未曾被巨龙抵达过的深处,一面唤叫着那种人尽可夫的、式的秽的声浪,不禁感到自己简直就像一个和的综合体,在的浪涛冲击之下,忘形了!  迷失了……  母亲洛雪舒服的大叫一声,原本瘫软的身体又一次紧绷起来,双手紧紧搂住昊天的腰身,巨龙上传来的紧窄密实的感觉让昊天也忍不住轻吟一声,而被饱满粗大火热的巨龙填的满满的母亲洛雪却轻轻蹙起了眉头:“天儿,你的越来越大了!疼!你慢点嘛!”  看着母亲洛雪疼痛中满足的表情,昊天大是得意:“好娘亲,才一下子你就疼了,又不是,水还这么多又不是第一次了怎么还会疼呢?”昊天一边体味着又暖又紧又软的包夹着巨龙的感觉,一边更加用力的着。  母亲洛雪娇吟着:“你慢慢来嘛……啊……开始就这么猛,你的太大了,都顶到最里面了!”  昊天故意逗弄妈妈:“妈,你说的什么太大了?”  母亲洛雪撒娇的扭动了一子不肯再说,他却不依不饶,又问道:“快说!  什么太大了?我插到你的什么最里面了?”一边更加快速的着。  母亲洛雪被昊天插的使劲呻吟尖叫,哭喊着:“是天儿的鸡鸡太大了……啊……你的大巨龙插到娘亲的的最里面了!”  昊天又兴致盎然的问:“最里面的是什么啊?”  母亲洛雪已经丧失理智,语无伦次的喊叫着:“啊……天儿的大鸡鸡,大巨龙插到娘亲的,,甬道的最里面的了,那是生下你的啊!”  这时只见母亲洛雪的长发铺散在床上,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昊天却更觉得兴奋,一下狠似一下的,每次都插到了颈的上。  母亲洛雪乱叫着,想来是她从来没有被这样的大巨龙过,于是被昊天领入从来没有过的境地,更何况她又是虎狼之年,当然很快又了,昊天这才知道母亲洛雪真的是真正的尤物,当她来临时,不自觉地香躯急速颤动,尤其是肥大的在大幅地乱颤,让人如同陷入沼泽般,却在紧缩,紧紧箍住昊天的大巨蟒。  由于身体的颤动急速来回摩擦,里的有规律地有节奏地不停蠕动,的深处更是另有一股吸力,不停地把昊天的大巨龙向母亲洛雪深处拉拽,这时,口上的小骨头和他叠头不听的摩擦,那种感觉太奇妙了,大宝如入仙境,不知道有多爽!  昊天把母亲洛雪的丰满的双腿架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又拿了一个枕头垫在她的下面,让他能更清楚的看到她那乱的,看着自己青筋爆起的巨龙在母亲洛雪荡的里进进出出,更增添了他的勇猛。  为了能让母亲洛雪看到自己的大巨龙在她甬道里进出的样子,昊天更把被子垫在母亲洛雪的脑袋下面,她一边语无伦次的呻吟着,一边伸长了脑袋,看着昊天把她的甬道边的插进带出的,很是着迷的样子。  那云鬓散乱的样子让昊天更加的兴奋,他干脆用手托起母亲洛雪充满弹性的,自己则跪直了腿,将她的高高的托起,让她能更清楚的看着,那里的情况早已是一片狼籍,巨龙的每次进出都能带出一大股白色的泡沫。  昊天恶作剧的突然拔出了大巨龙,母亲洛雪不知所措的望着昊天:“怎么?”  话音未落,昊天猛的低下头猛的吸了一口汁,然后又更狠的将大巨龙直插了进去,母亲洛雪猛的受此刺激,不由得大叫一声,趁她张嘴的时候,昊天趴下来将嘴里的汁全部灌进了母亲洛雪的嘴里。  母亲洛雪不自觉的咕噜一声,将自己的咽了进去,然后才回过神来,不停的用小手打着昊天,昊天报复的吻着她,母亲洛雪不停的扭动着头部,不让昊天亲她,昊天怎么能就这样放过她呢,强迫的用舌头顶开她的樱唇,和她的小丁香搅在了一起。  母亲洛雪也不再挣扎,很顺从的和昊天热烈接吻,只是在昊天的时候,喉咙的深处时不时的会传来压抑的呻吟,过了一会,昊天将母亲洛雪的身子反了过去,让她跪伏在自己身前,母亲洛雪听话的将上身伏在床上,两团硕大的被挤压的变形,更显的肥硕,肥大浑圆的高高的翘起,中间的菊花一张一合的,仿佛在欢迎昊天的。  下面的不停的淌出汁,顺着大腿在往下流着,大宝握住自己的大巨龙,向里戳去,紫红的大钢盔分开边低垂的小肉片,顶了进去。  母亲洛雪低哼了一声,主动的开始迎合昊天的,这样的姿势让昊天更加的兴奋,昊天抓住母亲洛雪的两片,将它们分开,以便于自己能清楚的看到进出的情景,而这样的姿势也更能深入顶到里面的,每次进如都顶到一团软肉的感觉更爽,昊天又用手向前握住了她垂下来的大,不听的捏揉着,这样的姿势让平时凶猛的昊天也吃不消。  “娘亲本来还想控制自己不要叫出声来,可是现在实在是忍不住了,娘亲要叫出来了!”母亲洛雪两只大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水光,终于无法抑制自己,娇媚地在昊天耳边唤着,“喔……宝贝,宝贝!用你的大手,摸到娘上,玩我淋湿的,捏我那两瓣肉吧……喔……对了……就是那样……宝贝……就那样子逗娘的……啊……捏得娘亲好舒服,好舒服喔……”  昊天很殷勤地一面戳母亲洛雪,一面同时用手指扣刮、挖弄着她小巧的菊花使她连连打着哆嗦,阵阵肉紧地一边娇声:“天哪……宝贝,你好会弄喔……搞得娘连都又荡、又浪了!啊哟,我的天哪……你要命的大巨龙在娘里头……把娘的魂都快要掏出来了啊……”  “这还不好吗……娘,这不正是你要的吗?”昊天笑道。  “是嘛……是嘛!娘亲要……娘亲要!这就是娘亲要的嘛……”母亲洛雪说道。  “所以娘你以前一直全都是装腔作势,来掩饰你就是个不知羞耻的,的行径的,对吗?”昊天继续说道。  “天哪……是嘛!是嘛!娘本来就是个,早就个……不知羞到极点的荡女人嘛!娘压抑自己做了十几年贤妻良母,今天终于把娘的本来面目暴露出来可是宝贝,求求你,千万不要停……千万不要停止妈!弄娘的手,也别停啊……娘就快要来了,宝贝,宝贝儿子……宝贝情人……快!快你的亲娘吧……啊……你这……不要脸的……亲娘吧……”母亲洛雪终于乱昏了头,叫出这种话。  但昊天却没依她,直起腰将母亲洛雪纤细的身躯一托,自己往后一仰,倒卧下去,就将她翻趴在自己身上,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然后,昊天迅速把母亲洛雪上身推直,叫她两腿分跪,像骑马似的套坐在昊天巨蟒上。  母亲洛雪此刻也早已迫不及待,就马上依言跨分了两腿,把凑到昊天的大蟒头上,主动伸出小手,扶着昊天那条巨棒,对准了自己的洞,一扭一挺,将湿淋淋的沟壑幽谷含住了昊天那颗硕大无比的,然后仰头长叹了一声,就套在他的大巨蟒上,身子颤抖了起来。  骑坐在男人上面的姿势,母亲洛雪从来也不曾玩过,更不用说像今天这样,被如此粗大的巨蟒充实、塞得满满的,连一点空隙都没有,她整个人就像要窒息般地透不过气来,因此,她尽管已经套上了昊天叠头,却仍然将两手撑着他肌肉坚实的腰肚,提着自己的,不敢一头就坐下去,只得对昊天以媚眼瞟着说:“天哪!宝贝,你……你的巨蟒好大,大得娘都不敢……套坐下去啊……”  昊天伸长了手臂,大手掌抚到母亲洛雪的臀上,在她浑圆而柔嫩的肉瓣上抓捏着,同时问道:“怎么?娘,你还会怕痛?刚才天儿在你上面你的时候,你都没叫痛,反而好激动的一直喊你舒服……怎么现在却装胆小啦?”  母亲洛雪一被触摸,她整个人立刻像被通了电似的,全身麻痹地瘫软了下去,两条无力的大腿一垮,那含着昊天蟒头的沟壑幽谷也一落,将它吞入,套进了甬道,同时,她也就高声呜咽了起来:“呜……太大了!你的巨蟒太大了啊!宝贝……”  “大得你爱死了吧!娘?天儿早就晓得你是最大巨蟒了!”昊天说道。  “啊……是嘛!就是嘛,宝贝!喔……娘就是爱大巨蟒的嘛,宝贝!愈大的娘愈会疯的嘛……呜……撑得娘里面……满死了!舒服死了……”母亲洛雪说道。  母亲洛雪全身颤抖着,两腿大分,以两手再度撑起了上身,什么羞耻都不顾了对昊天荡兮兮地瞟着说:“儿子!宝贝……娘真爱死你的……大巨蟒了……娘现在就来你……娘要你……”  说着,母亲洛雪不等大宝再催促,就厚着脸皮,把朝昊天的大巨蟒上往下套坐着,一面还啼唤似的娇呼着:“你……好大喔!宝贝,娘……娘早就梦想着被男人用这么大的巨蟒,想都想得快疯掉了……啊……哟……大巨蟒大巨蟒啊……娘要你……娘早就要你了啊!”  母亲洛雪疯狂地上下起伏,开始在昊天的大上起落着,神智不清的胡言乱语全都不绝喊叫了出来,她每一套坐、起落,都比上一下来得更大幅、更急迫、更充满激情;由于幅度实在太大,好几次昊天的巨蟒滑出了她的体外,母亲洛雪立刻把它塞回到她的甬道最里面,而昊天那根粗大的巨蟒,也就往母亲洛雪的甬道里戳得更深,顶得更着实了……  尽管在昏昏沌沌之中,母亲洛雪还是清楚地感觉到,昊天大蟒头的,在自己每一落下时,挺抵在颈部的肉棱子上,教她的深处隐隐发酸、发麻忍不住的要立刻抬起,好让自己到极点的甬道,被粗大的撑紧了被大蟒头反磨、倒刮地掏出那源源不断溢流的蜜汁……  这样套坐着昊天的巨蟒才没多久,母亲洛雪就两眼阵阵翻白,整个头左右左右猛甩着,甩得一头秀发零乱不堪;而她大张着口,一会儿高昂的浪啼、一会儿低吟的嘶喊、呼喊,也更狂乱、更极度放浪形骸了。  “娘,果然是浪到极点了嘛!”昊天吼着。  “是嘛!是嘛……娘早就到极点,浪到疯狂了……天儿!要命的大巨蟒天儿!娘……娘……娘这个……!死你的……这个不要脸的……娘亲吧……啊……”叫着叫着,母亲洛雪的蜜汁也不断溢出来,淋在昊天的大上,像熔化的烛液,往下淌流着……  “啊……娘,你这模样,也真是愈来愈媚,愈来愈风情万种了!”昊天兴奋地引身向上拱着,将坚实、粗大的肉柱阵阵捅入母亲洛雪的洞,每往上一拱,昊天的大蟒头就着着实实地敲击在母亲洛雪的颈部,撞得她整个身躯都震荡得像在下的一片叶子,颤抖、飘摇;连连呼着:“天那酸死了,娘酸死了!天儿……你的大蟒头……撞得娘酸死了……可娘早就盼着今天,早就想要你这样……搞死娘了……啊……天哪!娘这辈子……从来也没这样搞过,搞得这样……舒服过啊……”  母亲洛雪的身子在昊天的巨蟒上,弹起、落下,弹起、落下……她的呼叫,也愈来愈狂乱,愈来愈嘶哑了,到最后,母亲洛雪终于嚎啕起来,大声哭喊着:“天儿!娘……娘吧……娘亲从来没被人过的那样子,娘吧……”  意乱情迷的母亲洛雪只有沿命的,她的手抓着自己的一对豪乳,猛力的搓揉,一副春意无边的样子,浪臀起起遭个落,夹着巨蟒狂乱地着,她的越流越多,千娇百媚浪无度,香汗流不停,语道不绝。  “嗯……好天儿……嗯……摸娘的……”母亲洛雪一把抓住昊天的手,按在自己的上,她知道自己的表情很荡但是她控制不了,在下面的昊天,伸出两手到母亲洛雪浑圆饱满的大上,抓着那两团细嫩的软肉,不理会她的号叫和哭喊,用力挤捏着、拉扯着,昊天令母亲洛雪拉住自己的手臂,同时下上下地骑在巨蟒上套坐。  母亲洛雪依言照作,随昊天手指揪着自己的大樱桃,一上一下扯弄时,失魂似的连连尖声啼叫,而在泪水四溅的同时,也哭喊了起来:“天儿!痛啊……痛死了啊……”  “痛……你也爱的,不是吗?妈……你需要的,不正是这种难忘的滋味吗?  用力坐下去!往大巨蟒上,坐下去啊!”昊天吼着。  “是嘛……是嘛!娘爱,娘爱嘛……弄痛娘,娘也爱嘛!啊……天儿呀!你大巨蟒愈戳……愈深了啊!都要插进娘肚子里了啊!天哪……”母亲洛雪应着。  “这就对了!娘,你套巨蟒,就得给我整根都……套进去啊!”昊天用力扯拉着母亲洛雪的双乳,使她在痛得眼泪飞迸、尖声啼叫的同时,整个也结结实实地落下,而母亲洛雪被撑得不能再开的甬道,便将昊天全根粗大的巨蟒吞了进去。  母亲洛雪的像被窒息了似的,闷号出一声:“天哪……啊!要命呀娘死了啦!”  母亲洛雪紧紧巴着昊天臂膀上的两手,掏进了他的肌肉里;不住振甩的头,要往昊天手臂上倾,却怎么也够不到,只能像对这发生的一切都难以置信般地,左右摇晃起来,昊天放掉母亲洛雪的一只,用手捉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托起面向着昊天,对母亲洛雪笑问道:“可你却又爱死了的,对不,妈?”  母亲洛雪强烈感受到昊天整只巨蟒的粗大,和它笔直地撑满在从未曾如此被扩张开来的甬道里,那种几乎要刺穿自己五腑六脏的感觉,令她剎时整个身体都几乎要崩溃,而向前倾垮到昊天的手上;同时两眼紧闭着,嘶喊道:“啊……是嘛!娘从来没有,从来也没有……这么被充满过啊!”  叫喊中,母亲洛雪沟壑幽谷的肉环紧紧匝在昊天的大上,随着她身体的前倾细嫩的花瓣肉瓣触着昊天巨蟒根部粗糙的杂草,立刻就禁不住一前一后引动丰腴的圆臀,使自己早就绷得又紧又胀的珍珠花蒂,在昊天耻丘上磨擦起来;一面也由口中喘呼着:“啊……噢……天儿啊!娘要死了……娘要被你玩死了……”  其实母亲洛雪嘴上虽然叫着“被”昊天玩死了,但她前后挺扭的动作,却完全是极度主动的,尤其是每当她前引后曳时,甬道里面大蟒头的阵阵抵到顶点,又再在大往外拖出一小截时,强烈挤压着那圈紧撑张开的洞;而前面自己硬挺的珍珠花蒂被大宝杂草擦得又麻又痒,和后面会与菊花眼磨在硬硬的巨蟒上产生的刺激,则不停交替着,令母亲洛雪忍无可忍的,前前后后甩了一阵,又马上紧坐在大宝巨蟒根上,绕着中心的硬巨蟒,将团团旋转地扭着……  从母亲洛雪甬道里被掏出来的蜜汁,不绝地溢流在两人的上,溶糊糊的、磨成了泛白色的泡沫浆浆,淋遍了昊天的巨蟒、也沾满了大宝的杂草;在母亲洛雪糜的磨动之下,不断发着那种咕唧、咕吱的水声……“啊……天哪!天儿……太美妙了!这简直是……太美妙、太舒服了!喔!天儿啊!娘真想不到你巨蟒这么神奇,这么会弄……娘真是太幸运、太幸福了……”  母亲洛雪此时的神情,妖媚、荡到了极点:她急迫甩扭的狂浪,和从半眯半睁的两眼中,散发无比撩拨的媚漾;再加上她充满了激情,不绝于耳地咏唱出,抑扬顿挫的、令任何人听到都会心悸的,阵阵声……  昊天的手指,抹到母亲洛雪的唇上,她仰起头两眼一闭,左右左右摇摆着,喉咙里娇声哼了起来,仿佛无比陶醉于昊天手指在唇上的挑逗中;于是昊天顺势就将两只手指头送进了母亲洛雪嘴里,让她像吃男人巨蟒般地含住,、吮吸、吞食着……同时,昊天还作那仿真式的动作,把指头往母亲洛雪口中一插一抽的,弄得她连连迸出了娇滴滴的哼声;而的也就更殷勤地就着昊天大巨蟒的根部,旋转、磨辗不止了。  昊天将一手伸到母亲洛雪后面,在她饱含着大巨蟒湿漉不堪的四周抹足了溜滑溜溜的蜜汁,往上勾到她那颗玲珑小巧的眼口,以指尖探触、挑逗着她已经兴奋得一张一合、翕翕蠕动的;引得母亲洛雪立刻激烈反应出异样的、低沉的:“哦……宝贝啊……娘好爱!好爱你这样弄妈喔……哦……弄妈……指头弄妈,弄娘的……哦……天哪!宝贝……快!进去,插进妈里面去吧……啊……宝贝啊……妈快要……出来了……宝贝!插妈……插妈……啊……对了!对了!就是那样……插啊……天哪……妈……妈要出了……啊……宝贝!妈……妈快啊……”  母亲洛雪说完后,不住的打着哆嗦,沟壑幽谷挺高、再挺高,娇喘吁吁。  昊天听母亲洛雪这么叫,动作也随之加快,大巨蟒在她春狠劲的顶着,深深地又翻又搅,斜抽直插,大蟒头在母亲洛雪上的冲刺,打算送她到极乐的境界。  这些,都使母亲洛雪非常的受用,只见她秀发零乱,粉面红晕地不断左右的扭摆着,娇喘嘘嘘,双手紧抓着昊天的臂膀,夹紧双腿,上下起伏那种似受不了,又娇媚的态,令人色欲瓢瓢,魂飞九宵……  猛地,跨骑在昊天身上的母亲洛雪娇躯一阵颤抖,把双手双腿挟的更紧,银牙咬得嘎嘎作响,一阵子扭腰摆臀,浪臀直抛,浪声乱叫,从迫切的低吟一直喊到高昂的啼唤,玉首不停地左右摇摆,姿态很是狼狈,最后终于爽得全身毛孔齐张,口一阵猛振,一大股从她的往外流出,一泄千里,泄得大宝的杂草上又湿了好一大片。  “啊……乖儿……娘的心肝……你要了你的命了。”  母亲洛雪在击来的浪涛中,像魂飞魄散似的,放声呼号着;最后终于双手双腿一松,整个人也如崩溃般朝前垮了下去,全身都瘫痪了,趴在大宝的胸膛上,泄得娇柔无力地哼着,满头长发凌乱地散在昊天的头上,娇躯完全无法控制地颤抖着,一阵阵地腾动。  而母亲洛雪紧紧夹着昊天的两条大腿,随着体内的余波,每隔几秒就会战栗一阵,引得连肉瓣也跟着抖弹不止的模样,就更加突显母亲洛雪在性时楚楚的风韵和无比怜人的姿釆了……  昊天一见母亲洛雪的样子,媚眼紧闭,娇喘吁吁,粉脸嫣红,香汗淋漓,呈现着满足的微笑,肥满随着呼吸一抖一抖,自己的大巨蟒还插在母亲洛雪的里,又暖又紧的感觉真舒服,虽然昊天还没有,但是能使母亲洛雪爽到如此的境界,征服一个有着十几年性经验的成熟美妇,真是令昊天又高兴又骄傲。  见母亲洛雪已经达到了,显然她体内的春毒已经解了,于是昊天走向了下一个目标。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