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140章 姑父面前干姑姑

第140章 姑父面前干姑姑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13874更新时间:2015-07-10 06:32:09
     不过,就在李芳洗澡之际,元帅府中迎来了一个昊天预料中要到来的人——姑姑李芷欣,此时的她一脸憔悴,那娇俏的月容之上此时一阵阵苍白,但是这样却丝毫没有破坏她那倾国倾城的面容,反而更加引起男人的保护欲,仿佛让这仙女伤心是天下第一大罪恶一般。  这样的一个身材高挑的白衣美妇,看着真是让男人为之疯狂,只见她双目如水幕般的泪光若隐若现,双手用力的紧握着,一头飘逸的黑色长发随风飞扬,那如天仙般的容颜此刻却是苍白如灰。  昊天看着李芷欣这位自己的姑姑,华夏帝国的公主,她穿着一个穿着雪白的劲装,光润圆腻的香肩浑然天成,削平如婿,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交叉着,她的容颜如花似玉,宛如画中的美人儿,具有一种说不出的古典美。  “我想去看看他,可以么?”姑姑李芷欣对于昊天那种充满着占有欲的目光感到了无比的羞涩,可是此时的她却不得不忍声吞气。  昊天有心想要拒绝,可是看着姑姑李芷欣那憔悴的样子,昊天最终没有狠下心,他点了点头问道:“现在就去么?”  “嗯!”姑姑李芷欣点了点头。  “那我们走吧!哎……”昊天说道,然后他命下人准备好一顶大轿,两人顿时向着紫禁城的监狱出发。  “天儿,谢谢你!”轿中,姑姑李芷欣看着眼前这个曾经轻薄过自己的大男孩,柔声道:“不管你愿不愿意帮忙,我都得谢谢你,能够见他一面也好!”  她一脸感激的表情丝毫不造作,反而更像是真情流露,此时两人离得很近,他们之间就只有那么一个拳头的距离。  昊天看着近在咫尺的姑姑李芷欣,鼻端更是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水仙香味,泌人心脾,引人遐想,她的身体前倾,更是差点就将那一对丰满的雪峰抵在了自己的胸膛之上,如远山柳枝般的眉毛弯如新月,水灵灵的大眼睛正在平静地看着昊天,琼瑶小鼻恰到好处地点缀在她的娇靥之上,薄薄的嘴唇性感迷人看起来是那样的熟端庄,给人一种温柔贤淑的感觉。  “……”  昊天一下子沉默了,他实在不知道此时应该还能够说什么,只是,现在孤男寡女,而且两人又离得那么近,眼前的成熟美妇人所特有的幽香深深地刺激着昊天的嗅觉神经。  此时的姑姑李芷欣淡淡一笑,随手将自己的乌黑秀发向后高高地盘起了一个妇人髻,用一根发簪扎了起来,那一身典雅而端庄的气质让人着迷,素白色的罗裳犹如翩翩起舞的凌波仙子般出尘绝艳。  最引人注目的却是她胸前的一双雪峰,此时正随着主人的笑意而耸动着,只是,一张如花似玉的娇靥此时满是愁容,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昊天也不是贪花好色之人,不过如此近距离得面对这这么一个成熟美艳,浑身散发出阵阵迷人幽香的女性娇躯,这让他体内的欲火慢慢的高涨,似有剧烈燃烧之势。  昊天忽然双手按在姑姑李芷欣的香肩之上,将她按坐在自己的身边,他才收回双手,道:“我也没能为姑姑你做什么,所以还是不要谢我。”  姑姑李芷欣一听,她的芳心顿时吓了一跳,幽幽地说道:“那你告诉我,到底是没有办法还是你不愿意?亦或是,两者兼而有之?”  昊天摇头道:“不是我不想,而是——”说到这里,他故意停了下来:“你也知道的,我不是皇帝,朝中的大事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对了,表姐呢?她还在紫禁城吗?”  闻言,姑姑李芷欣脸上的神色一愣,她忽然想到了自己丈夫犯下的罪行,造反可是会被杀头而且连诛九族的重罪啊,她慌忙道:“朝中是不是想要对嫣儿下手?”  昊天摇头道:“虽然,这本来应该是这样的,可是我也尽力了,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听到昊天这么一说,姑姑李芷欣这才呼了一口气,现在丈夫已经救不出来了,她可不想要自己的女儿也被抓进去,“嫣儿她并没有在紫禁城,她去她爷爷那里了,估计现在她还不知道这件事呢!”  昊天叹了口气道:“那就好,不过,姑姑你放心吧,只要有我在,表姐就不会出事的!”  “谢谢!”姑姑李芷欣淡淡地笑道,对于这个曾经乘人之危轻薄威胁过她的男人,她此时却有点感激地看着他。  “姑姑不要总是谢来谢去好不好?,你是我的亲姑姑,没必要总是将“谢‘字挂在嘴边。”昊天说道。  “这怎么可以!”  姑姑李芷欣小嘴微微嘟气,那模样甚是可爱,线条分明的樱桃小嘴性感湿润,让昊天很想扑上去咬上一口,她的一只玉手伸到昊天的脸颊上轻轻抚摩着,柔声道:“反正,这是他为自己做错的事情负责,我、我也无话可说了。”说到最后,姑姑李芷欣却幽幽地叹了叹气。  昊天撇了撇嘴,心道:“鬼才相信你呢!”  不过他嘴上却道:“姑姑你别叹气了,不然的话,皱纹也会多几条呢!”  姑姑李芷欣瞪了他一眼,道:“这么说你是嫌弃我老了喽?”闻言,昊天笑而不答。  “哼,我告诉你哦,你姑姑我一旦生气起来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惹得起的哦,还有,以后不准用那样灼热的目光看着我,不然我一定要代替你父亲好好教训你。”  姑姑李芷欣故作生气地说道,她挥了挥小拳头,胸前的衣服绷得紧紧的,将那一双高耸的雪峰衬托得更为突出,强烈地吸引着男人的眼球。  昊天笑道:“就凭你一个女流之辈就想要教训我吗?”  姑姑李芷欣瑶鼻微翼,小嘴一撇,道:“那我们就试试?”  昊天慢慢地站了起来,大有一副“咱们谁怕谁”的表情,道:“你想要怎么样过招呢?”  姑姑李芷欣也跟着站了起来,面对昊天,笑道:“你这个小鬼不知道天高地厚,也好,今天就让我这个当姑姑的好好教训你一下,让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昊天微笑着向前走了一小步,这让他几乎就要撞在了姑姑李芷欣的身上了,他一副居高临下地表情说道:“我想,姑姑你应该不是我的对手吧?”  姑姑李芷欣也不后退,反而是跟着他向前迈了一小步,高耸丰挺的雪峰轻微地挤压在昊天的胸膛之上,而她自己却恍若未觉,而是道:“那我们现在是不是要比一比呢?就让姑姑教你一些尊重长辈的礼仪。”  昊天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这个自称是自己姑姑的成熟丰腴的美人儿,胸膛之上传来阵阵酥麻感,他故意扭动一体,轻轻地摩擦着那一双充满弹性的玉兔。  姑姑李芷欣感到了胸前发出阵阵异样感才后知后觉,自己现在跟昊天的站姿是那样的暧昧,可是,心底里那一种不服输的性格却让她咬牙坚持着,就是不后退半步,她反而挺了挺高高耸立着的胸脯,却是粉脸酡红如醉酒仙子般红润似火,她娇嗔道:“你这个小鬼好大的胆子,竟然连姑姑的便宜也敢占。”  昊天并没有理会,反而又向前移动了一小步,而他的身体却慢慢前倾,直到了姑姑李芷欣那一对传来了十分强烈的挤压感之时才停了下来,他笑道:“女人的生理结构天生就弱于男人,姑姑你这样不是自讨苦吃么?”这个时候,满脑子邪思想的昊天却突然浑身一抖,真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主意。  果然,姑姑李芷欣听到了昊天的话,她顿时愣住了,可是,当她发觉到自己已经跟这个男人几乎是紧密相贴在一起之时不由一阵心跳加速,娇靥绯霞红如焰。  见到姑姑李芷欣的样子,昊天更是大步向前迈出,将她紧紧的逼到了矫厢的墙壁上,而昊天的双手则是撑在她螓首两侧,整一个上身用力的压向了她的傲挺酥胸之上,几乎要将那一对丰满的挤压得扁扁的,他邪笑道:“姑姑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还要让我再占你便宜?”  姑姑李芷欣一双玉手用力撑在他的胸膛之上,微微有点生气的说道:“你要是再这样的话姑姑可要生气了哦!”她尽量装得恶狠狠一点,可是,她那如丝媚眼以及飞霞双颊却是一脸毫无意识的妩媚动人,实在让昊天心猿意马。  昊天俯首在姑姑李芷欣的粉颈之间猛吸一口混合着她那淡淡体香的空气,然后向后退了一大步,坐了下来,而后又呼了一口浊气,感叹道:“好香啊!”  “你——”  姑姑李芷欣几乎被昊天的所作所为气得说不出话来,可是她心里却又不是真的生气,现在,她的芳心依然在急剧猛跳,犹如受惊小鹿般颤动不已。  不过,她也很快平复下来,挨在昊天的身边坐下,一双玉手却攀到了昊天的腰上打起“招呼”来,嘴上娇嗔道:“坏小鬼,想不到你这样欺负姑姑。”  昊天却是笑道:“谁叫姑姑长得那样的貌美如花呢!身材又好,简直比那些黄花处子好上了不知多少倍了,要是我们两人站在一起的话,别人准当你是我的小娇妻呢。”  姑姑李芷欣一脸娇羞地瞪了昊天一眼,却是连忙伸手将这个压着自己的男人推开。  昊天他微笑着道:“怎么?姑姑害怕了呢?”  姑姑李芷欣没好气地回答道:“谁叫你这么坏。”就在轿中两人那暧昧的动作跟话语之下,他们已经来到了监狱,害的昊天心中暗暗责备那些手下不懂风情,竟然那么快就到。  姑姑李芷欣率先从轿中挑出,一身白色的罗裳轻轻起舞着,显得那么优雅端庄,仪态万千,举手投足见散发着成性所特有的气质。  昊天的双眼一直在她的身上扫荡着,从她的头发到她的小腿,无一处让不他赞美不已,这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绝色尤物。  “小色狼,看够了没有,小心眼珠子都掉下来了哦!”不知道为什么,被昊天那种极具侵略性的目光在身上来回扫视着,姑姑李芷欣觉得特别别扭,但却又生不起气来,芳心隐隐有点欢喜,有点害羞。  昊天一点也没有偷窥被抓住的尴尬,反而显得十分自在地说道:“姑姑你这么美,让我多看一眼那也是正常的呢,又不会让你少一块肉!”  姑姑李芷欣轻碎一口,道:“少灌迷汤了,现在快点带我进去吧。”说罢便自顾自地走在前面,昊天快步跟上,与她并肩而行,道:“哎,等一下不知道姑父见到你之后会怎么样。”  昊天拿出了自己的令牌之中便大摇大摆地走进了这一个普通官员不得进入的监狱之中,而姑父王霸天最是被锁在坐里面,这里都是关押重犯的,此时整个内牢却只有姑父王霸天一个人在。  当昊天带着姑姑李芷欣走进这里之时却忽然听到了一阵充满哀伤的叹息:“哎……”  正在走着的姑姑李芷欣听到了丈夫的声音马上愣住了,那双美腿甚至踏出了一步却忽然停了下来,她的脸上尽是一种复杂的神色。  “姑姑?”昊天扯了扯她的衣袖,可是姑姑李芷欣却不敢再向前走一步了,她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微微侧过身来,背靠着身后的监牢墙壁之上,双眼之中溢出了丝丝泪水。  “哎……”昊天微微叹了叹气,看着旁边这一个哭泣的美艳,他心中顿时仿佛被利刃刺痛了一下。  “我、我该怎么办呢?”  姑姑李芷欣双手一下子抓住了楚惊云的衣襟,无措地低声哭泣着:“要是……他死了的话,那我怎么向嫣儿她交代?难道让我告诉她,她父亲是因为造反而被杀了么?呜呜……”说到最后,她竟然哭了起来!  姑姑李芷欣虽然哭泣声不大,但是近在旁边牢房之中的王霸天却还是听到了丝丝异响叫道:“谁?谁在那里?”  昊天刚要说话,可是姑姑李芷欣却是泪眼婆娑地拉住他的衣袖,轻轻地摇了摇头。  昊天点了点头,随即走到了王霸天所在的监牢面前:“姑父!”看着这忽然出现的大男孩,王霸天先是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昊天会在这一个时候出现,不过他随机确实哈哈大笑:“原来是天儿啊!”不过,他的笑容之中更多的是一种悲哀。  “嗯,有点事情想要见见你,所以便来了!”  昊天淡淡地说道,可是目光却落在了姑姑李芷欣身上,此时姑姑李芷欣双手将眼中的泪水擦干,只是那双美眸却是红红的,梨花带雨般的模样让昊天心中那种强烈的一下子升了起来。  听到昊天的话,王霸天闭上了眼睛,“是不是时候到了?”  昊天这次并没有说话,可是王霸天却以为是自己到了行刑的时候了,他哀伤地说道:“现在能不能给我弄一壶烈酒来?”  “嗯。”  昊天点头,转身就来开,可是却在经过姑姑李芷欣身边之时却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但见原本哭泣的姑姑李芷欣竟然在当昊天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出其不意地伸出了双手将他一下子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姑姑?”昊天微微一愣,可是姑姑李芷欣的下一个动作却让他更加激动了。  姑姑李芷欣将昊天拉到了自己的身边之时,那双丰腴如雪藕般的手臂竟然主动地缠上了他的脖子,那高挑曼妙,成熟婀娜的胴体一下子贴上了他的怀中。  “轰!”  昊天还没有反应过来,但觉自己怀中已经是温香软玉了,姑姑李芷欣那成熟的胴体触手吹弹可破,玲珑浮凸的身体此时贴在自己的身上,修长的玉腿挨着自己的双腿,昊天甚至感觉到自己微微抬头的小兄弟已经顶在了她的之上。  丰腴美妙的刺激让昊天变得激动起来,胸膛之上,那双充满着弹性的峰峦此时却被挤压得扁扁平平的,惊人的弹性实在是妙不可言。  最让昊天激动的是,现在自己怀中的美妇,她的丈夫就在身边不远处,可谓是她却主动地投进自己的怀中。  疯了!  昊天那双手臂情不自禁地慢慢将怀中的这一具成熟胴体环住,手掌放在她的后腰肢上,微微用力,让他们两人的身体贴合得更加紧密。  姑姑李芷欣那誘人的小嘴禁不住发出一声充满着销魂滋味的“嘤咛”双臂更加紧地环住了男人的脖子,她的脸上抑制不住泛起了阵阵红潮,娇俏的玉颊上看起来极像成熟的水蜜桃,让昊天忍不住地想要咬上一口。  “姑、姑姑……”怀里抱着这么一个美艳贵妇,昊天心中顿时变得心猿意马起来,他的声音也开始变得沙哑了。  姑姑李芷欣的身体正在剧烈地颤抖着,看得出来,对于自己主动投入丈夫以外男人的怀抱之中是那样的羞愧,只是,她却并没有将这个男人推开,反而让自己成熟身体更加贴在他的身体之上,脸蛋红扑扑的,但是却又泛起了一丝惨白。  “我、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放了他,姑姑我……就是你的了。”说完,姑姑李芷欣缓缓闭上了那双水汪汪的桃花杏眸,只是,她的眼角却溢出了两行清泪。  “哎,姑姑你这样有又是何必呢?”昊天双臂紧了紧,感受着怀中的美妙触感,他苦笑道:“这样的话,你会高兴么?”  “难道你不是想要得到我的身体吗?我、我现在就给你,只要你放了他。”  姑姑李芷欣双臂抱住昊天的脖子,小嘴离得他很近,说话之间呵气如兰,阵阵肉香深深地刺激着昊天。  “原本……我是这样想的,只是……”  昊天拥着姑姑李芷欣,身体将她压在了她身后的墙壁之上,高大结实的身体紧紧地抵着她,看着她那美丽的俏脸,道:“但是……现在我也不能这样做,我想要的不单单是你的人,我还想要你的心。”  “你……”  看着这一个抱着自己的大男孩,姑姑李芷欣心中顿时升起了一种十分复杂的感情,昊天甚至比自己的女儿还要小上几个月,但是自己此时却被他如此亲密地拥抱着,轻薄着,这让身为人母的她感到了羞愧万分,无地自容。  只是,这是李芷欣她自己选择的,虽然自己对丈夫并不是用情太深,但那毕竟是自己的丈夫,如果他死了的话,那么她实在没有面目去见自己的女儿。  不过,这样真的可以么?自己的女儿都比这个男人要大上几个月,老实说,昊天在她的眼中还只是十八、九岁的大男孩而已,而如今自己竟然决定将身体给他,而且他还是自己的侄儿。  想到自己的丈夫,想到自己的女儿,姑姑李芷欣心中便没有由来的感到了阵阵心悸,她的脸蛋除了丝丝惨白之外,尽是那誘人的红晕。  昊天的大手在怀中被自己紧紧抱着的美艳的肌肤之上抹了一把,转而笑着对姑姑李芷欣道:“姑姑的肌肤当真是滑腻似酥,珠圆玉润啊!难道你真的决定要这样做了?”  “你——”  姑姑李芷欣瞪着眼前的这个大男孩,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话才好,最后竟然幽怨地谈起道:“我、我随你了……只要你能够放了了他。”说到最后,她不敢直视这个男人的目光,因为她害怕自己真的会沉迷这种久违多年的男女接触之时产生的那种刺激快感之中。  “真的么?那么我现在就……”  昊天一脸邪笑的看着姑姑李芷欣,仿佛一只准备用餐的大灰狼一般,他的笑容让姑姑李芷欣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自己就好象一只小羔羊一般。  李芷欣娇躯一抖,本能地想要后退,可是这个时候她早已经地抵在墙壁之上,看着这个拥抱着自己的男人,她忽然心慌起来,一颗芳心不争气地剧烈跳动,她强忍着心中的异样,“那你……答应我了么?”  “我再问姑姑你一次,你真的答应我了吗?难道你真的愿意为了他而出卖自己的身体?”  昊天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成熟艳丽的美艳姑姑,在这一刻她忽然有一中想要将她吃进肚子里面的冲动。  姑姑李芷欣的秀靥艳比花娇,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仿佛醉酒仙子一般让人魂牵梦绕。此时的她,是那样的诱人,只见她靠在墙上,双手却下意识地交叉抵在昊天的胸前,因为紧张而呼吸的急促使得她胸前那双高耸的酥胸剧烈颤抖起伏着,仿佛要裂衣而出一般,让昊天几乎忍不住想要上前咬上一口。  昊天十分轻佻地说道:“如果姑姑你真的决定好的话,为什么还会颤抖呢?  看来你好象很紧张,很怕我呢!”说着,他还十分轻佻地向前一压。  昊天那硬邦邦的东西抵在了姑姑李芷欣的双腿之间,顿时让她发出一声娇呼,只是,她却紧咬着下唇嗔道:“我什么时候会怕你了?我、我……真的已经决定好了!但是你得先将他……放了。”  姑姑李芷欣鼓起了余勇,双手撑着昊天的胸膛,从她的怀中探起头来,挺起了高耸挺拔的,“你答不答应?”  “答应又怎么样?不答应又会怎么样?”昊天轻笑道。  姑姑李芷欣心中一慌,因为,她发现自己现在跟他相距得很近,胸前那依然急促起伏的酥胸几乎已经贴在了他的胸膛之上,偶尔从传来的道道电流让她心慌意乱,娇羞无限。  “姑姑……”  昊天的声音有点沙哑,有点颤抖,看着怀中被自己抱着的这一个美妇人,她的月容之上充满着浓浓的红云,娇靥泛霞的样子看起来艳光四射,那高挑成熟的身体丰韵迷人,她浑身更是充满着一种迷离的水气,仿佛披上一层透明的凝脂一般娇艳。  就这样抱着她,昊天只觉兰熏桂馥,芳香袭人,淡淡的成性所特有的幽香让他顿觉心猿意马,他变得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轻轻地抚在了自己身前这个成熟的秀发之上的发簪拔掉,撩起了她的秀发放在了鼻子上嗅了嗅,只觉芳香扑鼻,深深地刺激着他的视觉与嗅觉神经。  被男人如此亲密的触及,姑姑李芷欣突然颤抖了一下,因为昊天竟然想要解她腰带。  “你干什么,住手!”  姑姑李芷欣双手用力推拒着昊天的胸膛,可是她的娇躯却离不开他的身体,自己胸前那高耸饱满的挤压在他的胸膛之上时,她情不自禁地发出“嘤咛”  一声,浑身又热又痒。  “姑姑刚刚不是说将身体给我吗?怎么现在害怕了呢?”  说完,昊天俯身轻轻吻了她的耳珠一下,他清晰地感觉得到当自己的嘴唇碰到她的耳垂之时,怀中姑姑李芷欣的身体一阵颤动,仿佛触电一般。  “我是……这样说,但、但不是在这里。”姑姑李芷欣一下子慌了,“而且你还没有放了他。”说着她双腿一软,竟然浑身酥麻地靠在了昊天的怀中。  “不行,不要在这里!”  姑姑李芷欣感到自己仿佛触电一般,一阵久未感受过的快感突然袭击她全身的细胞,她双手护在胸前,呼吸急促,酥胸频频起伏,她双靥飞霞,耳根子都羞得通红,玉靥如春花绽放,一颗芳心“扑通、扑通”乱跳不已!  她的声音带着黄鹂般的娇嫩清脆却又有点娇羞惊恐的颤抖:“你、你可以得到我的身体,我以后也可以跟着你,做你的女人,但……不是现在,也不是在这里。”说着她双手推拒着越来越紧的男人身体,姑姑李芷欣只感觉到自己的玉兔摩擦在男人的身上所传来的阵阵酥麻的快感。  “可我想要在这里怎么办?”昊天一脸坏笑道。  “不、不可以的!”  姑姑李芷欣猛的摇头,可是一颗芳心却越来越急,喘息声也变得急促起来,被男人威逼紧抱着,她玉体颤抖,心慌意乱,脸色泛霞,玉颊红晕,娇艳得似要滴出水来,她甚至越来越觉得自己浑身燥热不安,就像被千万只蚂蚁撕咬一般难受。  昊天的手臂揽住了姑姑李芷欣的盈盈腰肢,将她的娇躯搂向自己,在她想要挣扎的时候又马上紧了紧自己的手臂,更加用力的搂抱着她的成熟胴体,低声道:“姑姑你不希望我放了你的丈夫么?你这样的话,我可看不到你的诚意呢!”  “你在要挟我?”  姑姑李芷欣瞪着昊天娇嗔道,她感到一阵阵热流从男人的手掌流传到自己的身上,丰韵成熟的娇躯在昊天的怀中轻请扭动挣扎,却反而给他带来了更多的摩擦刺激。  昊天笑道:“难道姑姑不觉得我们在这里……在你丈夫的身边……这样更加刺激么?”说着他那搂抱着美艳的魔爪忽然上下探索起来,在她那毫无赘肉的柳腰之上轻轻的抚摩着。  姑姑李芷欣不由自主地“嘤咛”一声,浑身酥软无力地靠在了昊天的身上,她的一只手推拒着昊天的胸膛,另一只手则是抓住了他的魔爪,不让他乱来,“你别动!我、我不要在这里!”  “但是,我想在这里呢?”昊天脸上邪笑着,一副“你不答应我就不放了你丈夫”的模样。  姑姑李芷欣顿时娇躯颤抖,那高挑婀娜的身体重重地在昊天的怀中摩擦了一下,长长的秀发披散下来,身材凹凸有致,曼妙绝伦。  而被丈夫以外的男人紧紧地搂抱在怀中,而且自己的丈夫就在两人的不远处,一种强烈的偷情刺激让姑姑李芷欣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娇呼,玉颊生春,媚眼微合,俏脸红得像三月盛开的桃花,娇艳欲滴。  可是,虽然她告诉自己,这是为了救自己的丈夫,但是,现在自己确实真真切切地出卖自己的身体,背叛丈夫,将身体给另外的男人,身为人母的道德伦理就像一座沉重的大山一般将她压得喘不过期来,她想要伸手推开这个正在轻薄自己的男人。  可是,昊天的身上却散发着一种让她迷恋不已的奇异魅力,尤其是他在自己身上抚摩的大手,更是让她感到心慌意乱,心醉神迷,不由自主地堕入了他的温柔爱抚之中。  昊天忽然加大了力度,让自己跟怀中的姑姑李芷欣的身体人紧紧的贴在一起,他的胸膛挤压着她的一双,他跨下已经雄起的巨龙更是重重地顶在了她的之上。  昊天轻轻地扭动身体,用自己的胸膛揉搓着姑姑李芷欣胸前的那对饱满鼓胀的酥胸,也是频频摩擦着她双腿之间的神秘之地,他俯下头,挑逗般把嘴巴贴在她玉耳之上,轻轻地吹了一口热气,呢喃道:“姑姑,你就从了我吧!”  “不要!”  姑姑李芷欣的粉拳落在昊天的肩膀之上,哀求而羞愧地说:“我们不要在这里了好不好?”此时她粉脸涨红,耳边甚至还听到自己丈夫那自言自语的声音,这种仿佛自己背叛丈夫,红杏出墙的偷情快感顿时这让她既紧张,又害怕。  昊天这时双臂忽然用力将姑姑李芷欣丰满成熟的娇躯紧抱在怀中,低声道:“那我们要到什么地方去呢?我现在可是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将姑姑你吃进肚子里面呢!”  “你——总之……不要在这里了!”  姑姑李芷欣再次埋首于这个男人的怀中,她忽然有一种温暖安全的感觉,男人那浓厚刚烈的雄性气息在她的身边缭绕着,深深的刺激着她的灵魂,仿佛要在她的心底之中刻下他的身影一般。  昊天稍稍一愣,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他竟然一下子将怀中已经向自己屈服的姑姑李芷欣放开了,离开了男人的怀抱,李芷欣心中没由来的一阵失落,隐隐的渴望一闪而逝。  “姑姑你先等一下,我去给你丈夫找一坛酒回来。”昊天笑着说道,转身便向着监牢外面走去,完全不理会姑姑李芷欣,而就在外面,那些狱卒此时正战战兢兢地跪在昊天的面前。  “你们去帮我找一坛烈酒回来,要快。”昊天一脸严肃地说道。  “是!”狱卒们马上领命而去,很多久,一坛芳香四溢的霸王醉便到了昊天的手上。  拿着酒坛,昊天冷冷地说道:“你们让所有人不得靠近内牢,不然的话,提头来见。”  “是、是!小的遵命!”面对昊天那不经意散发的阵阵威压,这些武功在江湖上也算是二流高手的狱卒竟然吓得浑身抖动。  昊天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拿着酒坛向着内牢走去,不过,他却掀开了酒瓶,将一包小小的药粉加进了到里面,晃荡了一下,嘴角上却洋溢着十分奸诈的笑容,任谁看了昊天现在的这个样子也会吓出一身冷汗的。  内牢,此时姑姑李芷欣却蹲在了丈夫旁边的墙壁之下,双手抱着膝盖,活脱脱一个受了无尽委屈的小女孩。  昊天微笑着摇头,却并未说话,而是径直走到了姑姑李芷欣的丈夫牢前,将酒坛递了进去。道:“姑父,烈酒来了!”  “哈哈,好!”王霸天一手接过酒坛就猛地灌了一口,喝着喝着他醉醺醺地打了一个酒隔,精神恍惚地自言自语道:“奇、奇怪……怎么……忽然但到头晕呢……咦?好多……好多的石头啊!”  昊天心中激动地看着他,这就是刚才他下的迷药,只要吃了一点便会产生幻觉,中了此药的人会失去理智,这段时间之中无论他做了什么事情,亦或是其他人对他多了什么事情,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却会完完全全地忘记掉。  不过,这药也有缺点,就是对人的身体健康十分有害,而且,稍稍有一点内力的人都会很轻易地化去这药性,只是,王霸天原本就只是一介文人,不会任何武功。  姑姑李芷欣忽然听到丈夫的话,也不由得擦干了泪水走到了颤抖着身袒天的身边,却见丈夫此时竟然就像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般在天牢之中翻滚着。  “这……”  姑姑李芷欣那芊芊玉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这是怎么回事?”  昊天耸了耸肩膀,道:“我也不知道,估计是喝醉了呗!”说话之间,昊天竟然出其不意地将仙子一般的姑姑李芷欣一把拥进了自己的怀中。  “啊!”  姑姑李芷欣没有想到昊天忽然会这样,她意识到之时却已经被他紧紧地搂抱在自己的怀中了,昊天抱着姑姑李芷欣的丰盈胴体,感受着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段,双眼却看着就在数米之外的王霸天道:“姑姑,我会依言放了姑父,但是我现在就想要你。”  “不,我、我不要在这里!”  姑姑李芷欣的身体却紧紧地贴在昊天的身上,胸前的高耸鼓胀的被他的胸膛挤压着,还时不时地轻轻摩擦,她马上别过头去。  看着怀中的姑姑李芷欣风情万种地扭过螓首,却露出了白皙的玉颈已经粉嫩的玉儿,昊天情不自禁地凑过头去,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她晶莹玉致的耳珠。  “喔……”  被昊天逗弄自己身上的敏感之物,姑姑李芷欣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娇哼,娇躯禁不住轻轻颤抖了一下,她转过头又白了昊天一眼,嗔道:“放开我,不、不要在这里!”  “不,我就要在这里!”  昊天紧紧地拥着姑姑李芷欣,嗅着她身上那清新淡雅的体香,他顿时一阵心猿意马,一双魔爪放在她腰肢上,而且慢慢的下移,最后覆盖在她的翘挺玉臀之上。  “天儿,不要这样!”姑姑李芷欣一下子慌了,丈夫可是就在眼前呢!  自己的臀片被男人当着丈夫的面前细细把玩,轻轻揉捏抚摩着,还用力将她的娇躯拥在怀中,姑姑李芷欣那如花似月的俏脸之上飞过的一抹娇羞的红霞,她的喘息变得急促起来,胸前饱满鼓胀的雪峰更加有力地挤压着这个让她意乱情迷的男人身上。  而此时,就在昊天的眼前,姑姑李芷欣的丈夫王霸天却在笑嘻嘻地看着他们,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是那么的弱智:“咯咯,你们两个……到底在干什么啊?嗯……我怎么好像在哪里……看过你们呢!”闻言,昊天怀中的姑姑李芷欣马上打了一个冷战。  可是昊天一手紧搂住了姑姑李芷欣的柳腰,另一只手则是沿着那婀娜曼妙的腰臀曲线向下游移,滑到了她浑润健美的玉腿之上轻轻地抚摩着那修长雪白、浑圆光润的大腿,感受着衣服之中那细腻的冰肌雪肤那吹弹可破的娇嫩之感。  “不——”  姑姑李芷欣摇动着脑袋,长发挥舞,成熟丰盈的娇躯剧烈的颤抖着,仿佛触电一般,身子一僵,双手改为推拒着男人的胸膛,螓首摇摆,低声道:“不要这样!放开我,我不要再这里……”可是当她的那双美眸对上了这个拥抱着她的男人之时却被他眼中的火焰深深地震撼着,她那迷离朦胧眼眸之中闪耀着丝丝娇羞怯懦。  昊天抚摩着姑姑李芷欣玉腿的手动作轻柔却灼热,仿佛带着丝丝魔力一般:“不,我要在这里,姑姑,你就给我吧!让我在姑父的面前好好疼爱你。”  “混账!”  姑姑李芷欣满目怒火地瞪着他,但是一颗紧闭着的芳心却感到了既羞赫,又兴奋,自己正被男人抱在怀中轻薄,而身边丈夫浑然不觉。  “轰!”  强烈的偷情的刺激让这么一个愿意为了救丈夫一命而出卖自己身体的美妇人情不自禁地再次伸出浑圆白皙的藕臂推拒着昊天,只可惜,原本想要将他对开的双手却忽然变得无力起来,她那恍若星辰般的眼眸之中秋水荡漾,玉颊羞红,性感迷人的小嘴微微张启,轻轻地喘息着。  惊慌失措地瞥了丈夫一眼,姑姑李芷欣心中紧张又刺激,她的芳心砰砰剧跳,编贝皓齿紧紧地咬着下唇,可是她的脸颊却是羞红满面,仿佛天边灿烂的云彩。  昊天的身体接触,还有他那双魔爪在自己的身体之上抚摸着,那阵阵快感的电流让姑姑李芷欣的娇躯逐渐火热起来,她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但是却让自己胸前的雪峰挺起,加重了自己跟昊天之间的摩擦,柔软却坚挺的此时顶着昊天的胸膛之上,成熟丰盈的娇躯不住地扭动着,丰满翘挺的玉臀不停地摇摆着。  多年来没有得到丈夫滋润的姑姑李芷欣此时却已经隐隐有一种爆发的迹象,原本昊天修炼的《九天御女真诀》便是一种是跟珍贵稀有的双修武功,自然有着吸引女人的地方,而此时一心想要为丈夫而献出自己身体的姑姑李芷欣却春心萌动,体内积藏多年的欲火开始了剧烈地焚烧起来。  当昊天吻住了姑姑李芷欣那红润柔软的樱桃小嘴之时,她娇躯轻颤,发出一声无意识的嘤咛,却没有任何的反抗,而是任由男人亲吻着她性感迷人的小嘴儿。  在丈夫的面前跟另外一个男人相拥在一起,亲吻在一起的偷情快感让姑姑李芷欣情不自禁地轻启贝齿,将檀口之中的的丁香小舌伸了出来,跟昊天的舌头纠缠在一起,进行着激烈的搏斗。  而此时,失去了理智,显得就像一个小孩子的王霸天对于眼前接吻的两人却熟视无睹,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要带上一定绿油油的大帽子了。  姑姑李芷欣此时只觉得男人的怀抱是如此的温暖,如此的安全,她浑身都想被火烧一般,但是那十分很痒的感觉却让她一下子迷醉了。  是的,醉了,她真的醉了!  最后,昊天将姑姑李芷欣的娇躯顶在了丈夫这一间牢房的铁门之上,将她的腰带解下,亵裤退下,一手抄起了她的一条大腿。  在这一刻,原本紧闭着美眸的姑姑李芷欣却秀目微张,那双美眸之中风情万种,但是却充满着复杂,她幽幽地看了昊天一眼,小嘴紧紧咬着下唇,似乎想要说话,但是却又马上无限娇羞闭上了自己的眼眸。  屈服了,是的,在这一刻姑姑李芷欣终于还是屈服了,在自己的丈夫面前,向着昊天献上了自己那成熟曼妙的胴体,而她的丈夫却对此浑然不觉。  昊天将这么一具成熟曼妙的胴体压在了墙壁之上,提起她的一条大腿,让她那双腿之间,略显萋萋芳草的神秘地带展现在自己的眼前,的神龙早已经抬起了它狰狞的头颅,正向着眼前的那潺潺流水的一线之天突进。  被侄儿昊天放肆地进入自己的身体,姑姑李芷欣情不自禁的发出“嘤咛”一声,娇躯忍不住开始恐慌地颤抖起来,她双手撑住了进入自己身体的男人的胸膛,摇头软声哀求道:“不要动,你的,好大……先等、等一下……嗯……”  昊天哈哈一笑,他双臂紧抱着姑姑李芷欣,凑过头去,咬住了她的耳珠,呢喃道:“姑姑你的那里好紧哦!夹得我好舒服!”  被昊天含住自己的耳垂逗弄着,而且他的长枪更是深入到自己的甬道之中,姑姑李芷欣感觉到自己的耳朵还有之处传来了阵阵触电般的电流,这让她更加的失控起来了,在自己在丈夫的身边偷情,那种刺激让她感到无限的兴奋。  所谓的悲哀,大概就是说现在的这一种情况吧!  此时的王霸天真可谓是悲剧了,对自己的妻子现在的情景他看在眼里,但是却并没有放在心里,只因为现在的他头脑一片空白,昊天下的药使得他短暂性地成为了一个白痴。  头顶之上戴上了昊天为他准备的绿帽,王霸天却在傻傻地笑着,对于耳边妻子的那一声声娇哼置若罔闻。  当着姑父的面前上了姑姑李芷欣,昊天此时十分的兴奋,一种强烈的快感让他变得激动起来,那凶猛的动作直干得姑姑李芷欣死去活来,她竟然忘了丈夫还在身后,她双手抱住昊天的脖子迎合着。  昊天粗壮的玉棒在姑姑李芷欣的之中阵阵抽动着,一声声的撞击声此起彼伏。  “嗯……”  轻微的接触却给姑姑李芷欣极大的刺激,丝丝让她感到浑身酥软无力的触电快感轰击着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感。  “啊……顶到了……啊……”  忽然自己的频率发挥得淋漓尽致,直插得姑姑李芷欣娇躯不住扭动,小嘴之中吐出让男人感到无比精神的娇啼呻吟:“……好大……啊哦……啊……”  在男人的强力抽动猛干之下,姑姑李芷欣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不清了,强烈的快感仿佛汹涌的海潮一般冲击着她的身体,带动起欲火的强烈燃烧,似有焚身之势,她的一双藕臂不知何时已经将昊天的头部紧紧抱住,压在自己的胸前,娇躯扭动不已,高耸挺拔的酥胸在起脸颊之上强烈摩擦着,两人就这样以站着的姿势激烈的着。  昊天一手搂住了姑姑李芷欣的腰肢,另一手则是搂住她的香肩,重重地吻住了她娇喘吁吁的小嘴儿,湿润的唇片被他完全含在嘴中,用牙齿轻轻撕磨,用舌头在上面肆意,则是加剧抽动的速度,重重地撞击着她的玉臀。  “喔……好深……用力一点……”昊天那比起一般男人还要搭上了一倍有余的玉棒此时频频地进出着姑姑李芷欣的。  直到这一个成熟美艳的俏妇不堪败下阵来之时,昊天这才让她躺在地上,然后抄起了她的双腿扛在肩膀之上,昊天那依然一柱擎天的火龙一下子闯进了她的身体之中。  “喔……好棒……嗯……啊……好人……用力干……啊……”  姑姑李芷欣的樱桃小嘴吐气如兰,喉咙深处偶尔发出一声声的闷哼,秀眉颦蹙,美眸锁闭,粉脸桃腮嫣红一片,羞赫的红霞一朵朵地绽放,美艳醉人,娇艳欲滴,此时她犹如大海之上的一叶扁舟,随风起落,阵阵巨浪将她跑向了高空之中。  最后,潮汐退去,整一个内牢之中只剩下了一对男女的喘息声,而姑姑李芷欣的丈夫,却早已经昏迷了过去。  姑姑李芷欣浑身衣服半解地被昊天压在了身下,娇喘吁吁,呵气如兰,从激情之中恢复过来,此时姑姑李芷欣却意识到了自己的放浪,自己竟然在丈夫的眼前被这个男人进入了,凌辱了,甚至自己竟然还陶醉忘情地任由他在自己的成熟胴体之上纵横驰骋,姑姑李芷欣只觉得自己心中忽然产生了无尽的委屈。  自己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  躺在男人的身下,姑姑李芷欣依然感觉到了埋在自己身体之中的那一根火热,对于昊天的怜惜,她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柔情,但是,这种异样的感情却在那无尽的压力之下烟消云散。  背叛了丈夫,自己竟然在丈夫面前红杏出墙了,这对于身为人母的姑姑李芷欣来说是一个多么沉重的打击。  只是,现在米已成炊,自己现在还能够怎么办?自杀?可是她没有这么勇气,而且,她现在发觉自己很不想要看到丈夫。  幽幽地探了探头,姑姑李芷欣红着脸,双手推拒着昊天的肩膀,声音颤抖着说道:“你、你先出来……”  “嗯。”昊天并没有故意为难她,而是依言从她的身体退出。  姑姑李芷欣发出一声娇呼,脸上的红晕变得更加迷人了,不过,她却紧咬着银牙,背叛丈夫的那种罪恶感让她感到了无尽的羞愧,可是最后,她还是红着脸咬着牙在男人的目光之下,撑起了那无力的成熟胴体,整理好自己凌乱的衣服。  直到姑姑李芷欣身上的的春光被飘逸的罗裳遮掩住的时候,昊天这才恋恋不舍地收回自己的目光,姑姑李芷欣自始至终不发一言!她依然是紧紧咬着下唇,整理好衣服的她转身便向着牢房的出口走去。  “姑……姑姑!”昊天看着她的背影想要叫住她。  可是姑姑李芷欣只是身体微微一抖,头也不回地说道:“我……已经将身体给你了……现在……”说到这里,她却忽然停住了,昊天甚至听到她的抽泣声。  “只是,现在我……已经不在乎了!”  姑姑李芷欣淡淡地说着,“放不放他……由得你了。”说罢,她便大步流星地离去,那修长的双腿有点异样,看来是刚才昊天在她身体之中冲刺的时候弄成的了。  “姑姑,你要去哪里?”昊天忽然从后面抱住了她问道。  姑姑李芷欣的身躯顿时一阵僵硬,她转过头来,看着昊天怜惜自己的眼神,她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其实也挺不错的,过了好半晌,她才幽幽地说道:“天儿,我……我这个失贞的女人……我已经没有面目再见他了,不过,我答应你的事情不会忘记的,我想在府中好好地思考一下,等我想清楚了,我会来找你的。”  听到姑姑李芷欣的话,昊天放开了手,他知道姑姑心中已经差不多接受了自己,只不过还需要一段时间适应,因此昊天静静地看着姑姑李芷欣离开了监牢,并没有阻拦。  姑姑李芷欣走后,看着牢房中有些疯癫的姑父,昊天最后还是没有把他放了,他可不想刚成为成为自己女人的姑姑李芷欣跟这个男人再有什么瓜葛了。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