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142章 以龙二凤

第142章 以龙二凤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13031更新时间:2015-07-10 06:32:12
     逛着逛着,昊天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贵妃丁晓君也就是太子母亲的宫殿,见到丁晓君那美丽的面孔和完美的身材,昊天又化作了一匹狼扑向了贵妃丁晓君,顿时宫殿里阵阵春色,昊天的生活过的更是乐不思蜀。  这天早上,昊天睁开眼睛,正好看见贵妃丁晓君躬身穿衣,这一看,就让昊天的眼睛冒火了,原来贵妃丁晓君躬着身子,裤子被大撑得很紧,勾勒出优美的弧线,很性感,被上衣箍住的也一颤一颤,晃动着,让昊天眼睛都挪不开,眼前仍佛出现了她脱光时雪白的大颤悠颤悠,手不由自主的伸了过去,放在了她的上。  贵妃丁晓君转过头,见昊天色咪咪的摸着那里,轻轻的给昊天的手一巴掌,直起身嗔道:“小色鬼,这是白天!”  昊天抖抖被丁晓君打着的那只手,笑道:“白天晚上还不是一样,这里反正没人过来。”  “谁说的?我今天可是约了人的。”  贵妃丁晓君说道。  “约了谁都不成,反正没我的吩咐,谁也不能打扰我们俩的好事,今天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昊天将“只有”两个字说得特别重,说完,笑嘻嘻的看着她。  贵妃丁晓君白洁的脸升起两朵羞红,眼睛不看凌峰,装作不在乎的样子道:“唔,你永远都不满足似的,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太多。”  “应该是吧!”  昊天嘿嘿笑着。  贵妃丁晓君的脸越来越红,没好气的说道:“别那么色咪咪的笑,玩够了就起来吧!”  说着,伸手推昊天。  昊天顺势抓住她的手,往怀里一带,搂住了她,笑道:“还没开始呢,怎么就够了?”  说着,去亲她的嘴。  贵妃丁晓君左右闪了两下,便被昊天抓住,狠狠的亲下去。“嘤——”  她一声哼被昊天堵到了嘴里,只好被昊天狠狠的亲,用舌头在她口中乱搅,昊天不停的吸着她的口水,感觉她的口中有一股动人的香气,诱使昊天不停的吸着这股香气,越吸越有瘾,最后被她使劲的推开,贵妃丁晓君大口大口的吸着气,通红的脸,眼睛要滴出水一般,瞪了昊天一眼,骂道:“快被你弄死了!”  昊天又把丁晓君搂过来,想继续亲,这次她倒很柔顺,没有反抗,任由昊天在她口中无所不到的侵略,昊天的手已经从她腰间伸了进去,一只摸着她光滑的背脊,一只手用力,摸着她充满弹性的,一边摸一边用一根手指向她两瓣中间的裂缝探去,她身子一僵,将脸转了过去,离开昊天的嘴,羞涩的道:“不要摸那里,脏。”  昊天嘻嘻一笑,道:“晓君全身上下都是这么的干净动人,哪里有脏的?来,让我摸摸。”  贵妃丁晓君一阵羞涩,这个时候昊天把另一只手也摸了进去,嘴巴又将她的小嘴盖上,双手都伸进去,使劲的揉捏着两片臀瓣,滑腻又有弹性,让昊天爱不释手,他的手慢慢向下,触到了几缕毛,软软的,比她的头发还要软,再向下,摸到湿湿的一片,昊天双手向上用力一提,使她双脚离地,紧紧贴在自己的硬硬的部位,两手托住她光滑硬实的大腿,向床上走去。  昊天将贵妃丁晓君放到床上,开始脱她的衣服,她早上起来只是穿了一件内衣和披风,脱起来很简单,向上一捋,就从头上脱了下来,雪白的身子现了出来,雪白的像小兔子一样跳了出来,白得有些亮眼,红色锦衣与白身子映在一起,让昊天心跳加速。  贵妃丁晓君的更大了,仍是高高耸立,昊天把嘴对上一个,使劲的吸着她的,不时用牙轻咬,软中带硬的滋味很独特,咬硬一个再换另一个,每次用牙咬她粉红的,就惹来她又像痛苦又像快乐的呻吟,用鼻子拱,用脸磨,去体会那份细腻滑软的感觉,两只手忙着给她脱裤子,她抱住昊天的头,使劲向她的上按。  在贵妃丁晓君的配合下,昊天将她裤子脱了下来,她变成了一只大白羊,昊天已经忍不住了,把她翻过身,让她跪在床上,手扶着床沿,背朝自己,将撅着,雪白厚实的象牙般的光泽,让昊天有想要揉碎的冲动。  昊天扶住贵妃丁晓君的,将的捅进了她湿湿的洞里,一下到底,刺进了她的,浅浅的根本容不下昊天的往一用力就了里,“哦————”  贵妃丁晓君一声悲叫,头高高向后仰起,前挺,撅的更高,昊天用力在里面磨了磨,一抽,“叽”的一声,带出一滩水,顺着她饱满结实的大股向下流。  这一下将昊天的欲火引爆了,他有一种粉碎一切的,狠狠朝贵妃丁晓君雪白的打了两巴掌,两个红色的掌印慢慢显了出来,她叫一声:“哦,不要,不要再打了!”  昊天道:“再听不听话?我想要你的时候还敢再推三阻四的吗?”  贵妃丁晓君一边呻吟一边带着哭腔答道:“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啊——”  昊天这才满意,加强了速度,房间里只能听到贵妃丁晓君如泣如诉的呻吟,偶尔几声高亢的尖叫,空气中漂浮着一种靡靡之气,这时的她,再也不是平时端庄美丽的贵妃了,只是正一个被男人狂的小女人。  丁晓君胸前的两个大随着她的前后耸动在不停的晃动,昊天看着心痒,把手伸过去,用力的揉捏,她已经顾不上那里被昊天蹂躏得满是红印,呻吟开始高亢,“啊——-,不———”  一声嘶哑的尖叫,贵妃丁晓君身子反弓,脚趾蹬直,抽搐,一紧一紧,喷出一股温热的水,了。  一股凉气顺势而上,流进昊天的脐轮,刹时化为虚无,坚硬,贵妃丁晓君靠在了椅子背上,身体像化成了水,瘫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昊天的掉了出来,从她里汩汩流出一些粘粘的水,这个时候在她的里是最舒服了,一紧一紧的,还带有一股吸力,昊天忙把再插了进去。  贵妃丁晓君只是轻轻动了动,昊天知道这个时候她最感美妙,也不打扰,将插在里面,将她环抱在怀里,两手箍着红红的。  昊天每一次,她就轻喊一声:“啊──啊──啊──啊──”贵妃丁晓君悦耳的叫声让昊天忍不住要了,干得她忍不住发出有节奏的声音:“唔──唔──唔──”她的配合著节奏微微上挺,顶得她舒服的不得了。  看到如此沉浸的贵妃丁晓君,昊天猛力又了十来下,终于要将了。  “啊──贵妃──啊──我──我不行了──”一股酸麻的强烈快感直郴天的下腹,滚烫的就射进了贵妃丁晓君的体内。  贵妃丁晓君已无法动弹,额头和身体都冒着微汗,一片湿润,她的混合著一些流出的,构成一幅动人的山水画,昊天终于忍不住,瘫倒在贵妃丁晓君的身上,贵妃丁晓君被干得也浑身酥软,两人双双赤裸裸的搂住。  “贵妃,我们换个姿势,改站着插,好不好?”  说着,昊天的手又在贵妃丁晓君的上游移着。  “嗯……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了,只要你喜欢,我都给你……嗯……天儿喜欢站着干我……我就站着让你干……”  昊天拉起躺在椅子上的贵妃丁晓君,扶着她来到墙边上,昊天让贵妃丁晓君背贴紧墙壁,然后他一手搂着贵妃丁晓君的细腰,一手让她的双手抱起环抱自己的脖子,接着昊天一手抬起贵妃丁晓君的一只腿,然后就挺着在贵妃丁晓君的口顶着,贵妃丁晓君的手伸来握住昊天的了,接着她将昊天的领引到她湿润的口,于是昊天用力一挺,“噗滋!‘一声,便将给插进贵妃丁晓君的小里。  “哦…………嗯……天儿你的为何这么粗……啊……每次都插的我……好舒服……”  昊天的贵妃丁晓君的后,或许是因为站着,所以贵妃丁晓君的比刚刚更加的窄紧,昊天可以感觉到贵妃丁晓君的小里被自己的塞得满满的,连一丝丝空隙也没有,昊天就一手搂紧贵妃丁晓君的腰,也开始左右摇晃,慢慢的把到她口磨了几下后,又猛然的往外急抽,在口外又磨来磨去,猛然又狠狠的,直抵她的。  “啊……天儿……喔……我是你的人……嗯……我的都也是你的……啊……我爱死你了……嗯……我离不开你的了……啊……天儿的……就是那样……喔……好爽……”  昊天的前挺后挑,恣意的插着,让贵妃丁晓君水汪汪的媚眼流露出万种风情,而她那鲜红肥嫩的,更因为被昊天的塞撑得鼓涨涨,舒服得她不得不双手搂紧昊天,摆臀扭腰,身躯摇晃的流出媚的。  “啊……天儿干的我太美了……喔……酸死我了……嗯……插得好舒服……喔……天儿你真能干……啊……干得我爽死了……喔……快……用力干我的小……快……再快一点……喔……用力一点……嗯……我算了……”  不一会,贵妃丁晓君粉脸绯红,神情放浪的狂抛配合著昊天,此时室内除了随着昊天的抽动而发出了“滋、滋‘干进小的声音外,就只有贵妃丁晓君浪无比的叫声了。  “嗯……天儿……喔…………喔……人家要……啊……人家要天儿的插……啊……天儿用力……对……就是那里……喔……再用力点……深一点……啊……好天儿我了……啊……干得我爽……爽死了……啊……”  房间内不停的响著“啪、啪”的肉与肉碰撞声和“噗滋、噗滋‘的和所发的声音,而贵妃丁晓君里深处的一松一紧的吸吮着昊天的,让昊天爽的忍不住叫出口:“啊……晓君……喔……你的小……吸得我的酥麻死了……啊……你的小真紧……喔……里面又热……又湿……嗯……插起来真棒……好爽啊……”  “啊……天儿……你也插得我好爽……啊……大干得人家爽死了……喔……对……用力……喔……用你又粗……又硬……嗯……又长的干……啊……天儿的又插到我的了……喔……酸死我了……喔……我的好宝贝……  你好厉害……啊……干的我真爽……”  听着贵妃丁晓君的狂呼浪吟声,看着她玉体抖动态样,真是让昊天性趣激奋,欲火中烧,昊天含着她红嫩的,一只手也抚摸着她的另一个,纵情的着,使劲的将挺进贵妃丁晓君的小,而贵妃丁晓君的也愈流愈多,由她往外顺着沟滴到地上,浪的也紧紧包着昊天的。  “啊……好……好啊……天儿……我的好心肝……嗯……再…………啊……你的大又干到……我的了……啊……好哥哥……你干的我爽死了……啊……大天儿真会干……啊……我被你干的又快泄了……啊……我的要泄……泄了……”  在不停的叫中,贵妃丁晓君已经爽得进入恍然忘我的境地了,此时的她特别的娇艳欲滴,美的如花似玉,让昊天也畅快的越干越快,次次用力,直把贵妃丁晓君的撞的如泉般的涌出更多的,脸上同时也呈现着满足的媚态,娇躯不断的颤抖,双手死紧地抱住昊天,拼命的上挺,好让她的接受更重的攻击。  “啊……好天儿……喔……我要被你了……啊……天儿干的我爽死了……啊……好天儿……好天儿……啊……你的插的我……要泄…………啊……我要……泄给天儿了……啊……”  就在贵妃丁晓君的再次紧夹昊天的时,昊天索性将她的另一小只脚也用力托起来,这时的贵妃丁晓君双手紧环昊天的脖子,双腿紧挟着他的腰际,嫩滑的胴体便缠在浑然的身上,而昊天则用自己粗长的,由下往上的干着她的。  “啊……天儿……喔……这姿势我了……啊……顶上来……喔……好爽啊……天儿……干的我爽死了……啊……插的我的……好美……啊……人家受不了了……啊……人家了……啊……”  昊天双手抱着贵妃丁晓君的腿将她整个人压在墙上,奋力的用着在她的里干着,力气之大,让贵妃丁晓君不得不双手紧紧的抱着昊天的背,兴奋的不停叫着,更像轮盘般的摇晃着迎合昊天的。  “啊……天儿……嗯……人家好爽啊……喔……我的给你干的好爽……  啊……好天儿……喔……快……再用力的干……嗯……用力的干我……啊……好天儿……用力的干……啊……把人家……喔……用你的……让我爽死……”  昊天边用力干着贵妃丁晓君的,一边欣赏着她浪的样,他又狠又急的,挥动着,次次都硬插到底,每次又都顶到贵妃丁晓君的,让她娇躯颤抖,肥美的努力的着,迎接昊天的的插干,这时她已顾不得叫声是否会传出去让旁人听到。  “喔……天儿……啊……你干的人家好爽喔……啊……对……天……用力的我喔……啊……天儿……干烂我的了……喔……我的爽死了……我太爽了……快……喔……再用力……啊……用力的干……”  “嗯……贵妃……我会吧……喔……天儿干的你爽不爽……啊……贵妃的小……嗯……又……又紧……水又多……喔……让我干得爽死了……啊……贵妃……以后还要不要天儿的……来……喔……以后我天天干贵妃好不好……啊……用我的大……嗯……帮你的止止痒……啊……”  昊天笑着呻吟着。  “喔……好天儿……啊……我的小……被你的干的爽死了……啊……又插到……我的了……喔……啊……我以后要……天上天天用干……啊……又插进了……好大力喔……嗯……小晓君会被天儿……啊……又不行了……喔……天儿……快……再用力……”  昊天的在贵妃丁晓君的里进进出出,带出了,浸湿了昊天的,但昊天还是毫不怜惜的用力猛干,使劲的插,让贵妃丁晓君像疯了似的,双腿紧紧的勾住他的腰,不停的呐喊,不停的摆动。  “啊……对……对……就是这样……啊……我的小吧……喔……天儿……啊……我的小又要泄……泄了……啊……我从没这么爽过……啊……天儿……啊……快……再用力点……啊……你的……干得我又泄了……  啊……泄死了……啊……我的好爽……好爽……”  那一股热烫的,由贵妃丁晓君内直泄而出,昊天知道贵妃丁晓君又了,于是他伏在贵妃丁晓君的胴体上,同时把自己的整根插进贵妃丁晓君的里,享受着她里的不停的抽搐紧包着的快感,更享受着贵妃丁晓君的猛吸猛吹着,那又酸又麻、又痛快的美感,而贵妃丁晓君深处的乳白色一阵一阵向往外流,顺着昊天大腿内侧,流了下来。  昊天看贵妃丁晓君已经泄得娇软无力了,于是他抱着贵妃丁晓君坐了起来,看着她满头秀发淩乱、姿态撩人的样子,真是让人心动,接着昊天双手拉过贵妃丁晓君的双腿,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昊天抱起贵妃丁晓君时,贵妃丁晓君的脚自然的紧夹着昊天的腰,而果然的依旧是插在她的里。  昊天边走边插的抱着贵妃丁晓君来到桌子前,他让贵妃丁晓君靠在墙上坐在桌上,接着昊天故意的将自己的给抽了出来,然后站在贵妃丁晓君前面欣赏着她那雪白泛红、光滑柔嫩的娇躯和富有弹性又高又挺又圆的雪白粉嫩。  尤其是贵妃丁晓君那纷红色如樱桃大小的,高翘的挺立在艳红色的上面,使她整个人看起来,白的雪白、红的艳红、黑的乌黑,三色相映,毫无瑕疵的散发出女人成熟妩媚的风韵,简直是诱惑人的美丽啊!  昊天再伸出了舌头,舔着她的周围和顶端的小,双手也抚摸着贵妃丁晓君的,昊天轻轻的揉捏着,让沉醉在余韵的贵妃丁晓君,呼吸又急促的喘息着,胸部也一上一下的起伏着。  昊天一面吻着贵妃丁晓君敏感的胸部,一面用手在她下面芳草萋萋的口爱抚着,手指头轻轻的插进她的里,只觉得一阵阵潮湿的不断的流出,接着昊天蹲下来,伸出舌尖舔吮着贵妃丁晓君的,也用舌头去拨弄着红嫩的,特别对那绿豆大小的,轻轻的用舌尖一舔,然后不停的用整个舌头揉舔着、勾吸着。  “嗯……嗯……喔……好美……天……快……再……喔……我不行了……啊……我又想要你的了……快啊……”  听到贵妃丁晓君的话后,昊天站了起来,他一手按着贵妃丁晓君的膝盖往后压,让她大大的张开双脚,然后握住昊天那根早已膨胀得厉害的,在自己的口磨来磨去,直逗得她激动的全身颤抖着,本能的向上顶挺,于是昊天才将自己的轻轻的插进贵妃丁晓君紧窄、狭小又温暖的里,然后开始深入浅出的起来。  “嗯……好美喔……啊……好舒服……天儿……好啊……亲天儿的又插进我的里了……啊……”  过了不久,贵妃丁晓君被昊天的一阵下,又激起了欲火,她伸出手来紧紧的抱着昊天的腰部,同时也开始摆臀摇腰的配合著昊天的动作,一顶一顶的抛动了起来。  “嗯……堆肥……这个姿势……喔……插的你的舒服吗……啊……干得你爽不爽……喔……贵妃的好爽喔……”  “嗯……喔……好爽……啊……天上的干的我好爽……喔……天儿……插得我好美……嗯……好天儿……喔…………喔……好啊……天儿…………啊……”  看起来秀气文静、温柔娴淑的贵妃丁晓君,不一会就表现的浪撩人,就像不知是那位仁兄所讲的真正的女人在厅堂要有如贵妇般、而在床上则要像一样的媚浪,而昊天也不知不觉的长驱直入的强抽着贵妃丁晓君的。  “啊……好天儿……喔……你可真会干……喔……好爽喔……快……再快一点……啊……用力啊……好天儿……嗯……用力的干我的……啊……好棒喔……天儿的…………嗯……好长……啊……顶得我好爽啊……”  不知不觉贵妃丁晓君的双腿分得更开,迷人的也因此挺的更向前,只听得一阵阵“啪、啪‘的肉与肉相击的声音,那是昊天将贵妃丁晓君的时,所发出的撞击着声音,而昊天如般的动作,更使的整张餐桌都在摇动着。  “啊……对……天儿……就是这样……喔……你喔……啊……人家好爽……快……再用力干……好天儿……喔……你的干的我好爽……啊……爽死我了……喔……对…………喔……用力的干我……”  贵妃丁晓君的一夹一放的着昊天的,里头随着昊天大和她的磨擦,也越来越热了,她的流了又流,昊天的也被她阵阵的浇的舒服透了,但女人的本能驱驶着她更加抬臀挺胸,好让昊天的干得更深。  “嗯……对……就是这样……喔……用力……再深点……啊……我的好天儿……好天儿……啊……你的插得真爽……喔……你干得太好了……我的天儿……啊……太爽了……天儿……啊……插进我的了……快……啊……乖天儿……快用力干我……啊……对……爽死了……啊……”  昊天的在贵妃丁晓君的里一进一出的带出了不少的,而被昊天的所发出的的交响曲和贵妃丁晓君浪的叫声,在房间里诱人的演奏着。  “喔……只有天儿的……才能干得我这么爽……啊……我的好天儿……  啊……亲爱的天儿……喔……你又顶到我的了……啊……亲天儿……好天儿……快……喔…………妹妹要忍不住了……啊……要…………”  昊天听到贵妃丁晓君又时,他连忙抱着她转身放到床上,然后双托着贵妃丁晓君的悬空抱起,让她只有头和颈子顶在床上,接着昊天的更加用力挺着,把直接的深深的干入贵妃丁晓君的里磨着、转着。  “喔……喔……天儿……啊……我的亲天儿……啊……妹妹快爽死了……啊……顶到了……喔……好酸……要爽死了……啊……好天儿……用力……再……啊……我又要泄给你了……啊……快……用力啊……”  昊天发狠的,使贵妃丁晓君的秀发零乱,面颊滴汗左右的扭摆着,她双手抓紧床单,像要撕裂它一样,这般的媚浪态,令昊天更加的兴奋,也更加的用力的插着。  “啊……干的我爽死了……啊……不行了……啊……我又泄……泄给天儿了……啊……”  贵妃丁晓君的浪声尖锐的高响着,她全身发癫似地的痉挛着,里强烈的收缩,滚烫的一波又一波的朝昊天的喷洒着,昊天再用力的几下后,就紧紧的抵住贵妃丁晓君的口,享受她狂吸着的乐趣。  就在春色大战如火如荼进行当中,忽然一声“啊”的惊讶叫声,昊天一惊,忙转身抬头,却见一个宫装美妇正站在房门之外,她面色绯红,面露惊色的站在原地,用手捂着自己的小嘴,手足无措,这位宫装美妇正是前皇帝的另一个宠爱的贵妃林诗芸。  昊天或许太过投入,竟然一点没有发现贵妃林诗芸的到来,他同样感动一惊,但是很快,一个邪恶的念头在他脑海产生……  贵妃林诗芸长得瓜子脸,樱桃小嘴,贵为贵妃,她养尊处优,尽管已经三十八岁,但是看起来就跟二十出头的贵少妇一样动人,而且皇帝过世之后,她无依无靠,身上有股楚楚动人的韵味,让昊天有种想尽情欺负她的,或许是外边太冷的缘故,贵妃林诗芸的面颊和小巧的鼻子被冻得红通通的,小手捂着小嘴,白里透红的面颊整个红了起来,如同涂抹了一层胭脂,看着光光的昊天和贵妃丁晓君。  林诗芸的出现,丁晓君一点都不惊讶,因为这本来就是她有意安排的一个局,整个皇宫之内,先帝爱妃之中,她跟林诗芸最要好,而如今先皇已逝,她又没有所出,而且她也知道昊天的好色程度,因此为了能在昊天心中占有更多的位置,也为了自己这位好姐妹的幸福,于是有意无意得在跟林诗芸走到一起的时候,跟她讲自己跟昊天的种种。  开始的时候林诗芸还有些震惊,不能接受,可是很快她发现这皇宫之中,根本没有自己选择的余地,她想过一死了之,可是却又不甘心,今天早上,林诗芸接到丁晓君的传信,说是要谈论一些事情,没想到她赶到慈宁宫的时候,竟然看到这样一幕,昊天正趴在丁晓君的身上,做着夫妻才做的亲密举动……  昊天没有惊慌,他已经习以为常,但是林诗芸却感到很难为情,把脸转了过去,不敢睁开,甚至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  昊天笑了笑,“啵”的一声,他从丁晓君的身上出来,这让贵妃丁晓君羞涩,忙夹紧雪白的大腿,昊天仍是坚硬如铁,直直的挺立,向贵妃林诗芸致敬。  贵妃林诗芸看到杀气腾腾的昊天,“啊”的一声惊叫,想逃开,却被昊天拉住,轻笑一声,懒懒的道:“你害羞吗?又不是没见过,进来吧!”  说着,把林诗芸拉了进来。  贵妃林诗芸手足无措,看了看闭着眼的贵妃丁晓君,又怯怯的看看昊天,有些犹豫,昊天脸色一沉,冷冷道:“磨蹭什么?快点,把衣服脱了!”  林诗芸虽然是贵妃,但此刻毫无尊严可言,因为昊天虽然不是皇帝,但他的威严胜似皇帝,在这后宫当中,没有人能违抗昊天的命令,她只能楚楚可怜的望着昊天,眼圈红了,一幅想哭的样子,昊天一瞪她,赤着脚走过去,一把把她拉过来,道:“我知道你想什么,现在这个皇宫和天下是我说的算,你也别把自己当什么贵妃了,在我的眼里,你们都是我的爱妃,来,把衣服自己脱光了。”  贵妃林诗芸向昊天毫不留情的命令曲服了,她低着头,慢慢把自己的锦衣脱了,再是内衣,她的内衣很诱人,是紧身,贴身,将小巧挺翘的,柔软的腰肢,平坦的完全显现出来,让她停一下,伸手摸摸,感觉不如光着好,便让她继续脱,很快露出了她那大小适中的,她的皮肤一如一旁贵妃丁晓君的白,很光滑,她将衣服全脱下来,光着身子站在昊天的面前,可怜兮兮的看着昊天,很像一只待宰的小羊羔,昊天先是盯着她一丝不挂的身体看,适中大小的,坚挺陡峭,小小的,仍是粉红色,看来先帝有些资源浪费呀,没大用她的,腰不细也不粗,很平坦,圆圆的肚脐显得很精巧,很大,不是贵妃丁晓君那样丰满的半圆形,而是梨形,别有一番风情,林诗芸使劲并着腿,想掩盖住那片黑黑的成三角形的毛。  林诗芸在昊天无所不到的目光下有些发抖,昊天能看到她很紧张,甚至看到她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听到她的呼吸渐渐急促,心跳加快,跟来似的。  “分开腿,把手伸开,让我好好的看看你!”  昊天仔细观赏了一遍后命令道,这时贵妃林诗芸已经睁开眼,同样好奇的盯着昊天一丝不挂的身体。  贵妃林诗芸又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正好奇盯着她的贵妃丁晓君,在昊天凌厉的目光逼迫下,慢慢伸直胳膊,加开大腿,成“大”字型站直,下巴紧紧抵在胸脯上,面色绯红,不敢抬头。  昊天嘿嘿一笑,道:“嗯,这才对嘛,要听话。”  转过身,对正在好奇的盯着她看的丁晓君皇太后道:“晓君,要不要摸摸看?”  贵妃丁晓君面色一红,伸手打了昊天一下,道:“你太坏了,别这么糟蹋人家!”  昊天不理她,伸出手,勾起林诗芸的下巴,使她平视自己,然后从额头开始抚摸,额头、眼睛、鼻子、小嘴、耳朵、脖子、,一一仔细抚摸,细细把玩,把手指伸到她小嘴里,玩弄她的小舌头,再揉捏着她的,软中带硬,再捻弄小小的粉红,越来越硬,挺立起来,昊天用手背轻轻摩擦,很好玩,贵妃林诗芸任他肆意玩弄,很配合,偶尔弄到她敏感的地方,会扭动几下,发出几声哼哼,很荡的感觉。  林诗芸的很密,看得出她是个旺盛的女人,而先帝却不能满足她了,昊天想自己这种带有凌辱带有粗暴的方式对她很有刺激,她看看昊天没有动,却已经湿淋淋的就是明证。  昊天蹲下来,将玩弄林诗芸的手放到了下面,她的腿很直,结实又光滑,内侧的大腿肉最细腻柔软,昊天一只手摸着那里,一只手找到她的,直接插了进去,林诗芸身体一震,大腿一直,轻哼一声。  林诗芸的已经湿滑,昊天的手指从一根增加到两根,在里面四处抠挖,她的大轻轻扭动,还不时发出哦哦声。  昊天两手不停忙碌,一边对贵妃丁晓君笑道:“你看,我说什么来着,女人三十如狼,四十似虎,看她这个样,恨不能让我糟蹋嘛!”  贵妃丁晓君也是一脸红晕,眼睛亮晶晶的,一幅动情的娇媚模样,她白了昊天一眼,道:“那也别那么作践人嘛!”  昊天嘿嘿一笑,一只手用力在林诗芸大腿根扭了一下,“啊——”  她声音陡然高起来,头使劲摆动,两只胳膊放了下来,大腿一软,倒在了昊天身上。  昊天的手指感觉到一股热流涌了出来,知道她了,他对贵妃丁晓君笑道:“你再看,她跟你一样没用,三两下就不行了,我才刚上来点劲呢!”  说完,昊天就坐到床上,把贵妃林诗芸抱在怀里,亲住她的小嘴。  贵妃林诗芸有些失神,下意识的吸吮着昊天的舌头,昊天的唾沫,昊天的手则揉着她柔软的大,过了一会儿,放开她,把她倒过来,头向下,对着自己的道:“来,含住它。”  “啊!”  想林诗芸堂堂贵妃,先帝都没有这样要求她做如此下贱的举动,没想到今天竟然被昊天要求做这些举动,她内心的挣扎与羞涩可想而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无法抗拒昊天说的每一句话,尽管羞涩与为难,但还是将口对准,用舌头舔了舔,套住,送入口中,慢慢向下吞,昊天只觉得进入了一个温暖的地方,热乎乎的,舒服之极,她用舌头、用喉咙挤压着跟烧铁棍似的,感觉比还舒服。  昊天轻眯着眼,笑道:“你很聪明,学一次就弄得这么好,不错。”  贵妃丁晓君眼睛已经瞪得溜圆,被这一幕吓着了,保守的她,当然不知道男女之间还能这样做,过了一会儿,昊天感觉林诗芸的舌头已经没有劲了,再下去就没什么意思,就将她提起来,让她趴在床上,扶着她的毫不留情的将插了进去。  林诗芸里面已经湿得很,但很紧,仍是粉红的被撑得满满的,好象随时要被撕裂一般,看得出她至少十年以上没被人,这更增加了昊天的,用力的捅她,她不停的低声闷哼,是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她的含蓄也令人心动,昊天的欲火越烧越旺,越来越热,她扭动着大,本能的追随着,头不停左右摆动,昊天兴奋起来,大手开始打她的大白,一连几巴掌,把她打得不停哼哼叫,双颊潮红,眼泪汪汪,显得楚楚可怜,更让昊天想撕碎她,嘶吼一声,抱住她的,一阵狂,她被得发不出声来,最后一声尖叫,彻底瘫了下来,昊天正在兴头上,忙放开她,把在旁边正看得面红耳赤的贵妃丁晓君拉过来,不顾她的挣扎,就把她按倒,让她成狗趴式,顶住,狠狠捅了进去,这才舒了口气,一下一下,次次到底,起来,贵妃丁晓君也不动弹了,趴在那里。  贵妃林诗芸仍像狗那样趴着,露在外面,慢慢向下流着,她大白撅着,一动不动,仍在享受,已经通红,配上白白的大腿,仍挺诱人。  昊天打了她一巴掌,道:“快起来,去舔你好姐妹的!”  贵妃丁晓君忙转过身来,道:“不要,羞死人了!”  昊天把她按下去,道:“嗯,听话,谁不听话,我要打!”  说着,照着丁晓君的大打了两巴掌。  可能是昊天说话的霸气镇住了她们,贵妃林诗芸乖乖的躺到贵妃丁晓君旁边,抓住她雪白的大,吸了起来。  贵妃丁晓君羞得闭上了眼,口中道:“天儿,你太坏了,这么多花花肠子!”  昊天嘻嘻一笑,道:“她帮你舔,你也应该帮帮她嘛,晓君,去舔你好姐妹的!”  说着,昊天就把贵妃丁晓君按到了贵妃林诗芸的上,这时昊天已经没有了对贵妃丁晓君的敬重,反而想把她们弄得难为情,想羞辱她们。  贵妃丁晓君的嘴碰到了贵妃林诗芸的上,忙抬起头,白了昊天一眼,然后慢慢的靠近,好奇的舔吸起来,可能她从来没有舔过女人的吧,贵妃林诗芸被她舔的直摇头,不停的哼哼。  昊天索性把贵妃丁晓君放到贵妃林诗芸的身上,一上一下,面对面,可惜这样没法让对方舔自己的了,就让她们亲嘴,贵妃丁晓君反对的很激烈,但在凌峰的巴掌下,只好屈服了。  昊天站在地上,看着这两个国色天香的贵妃嘴对嘴的亲,下面两个幽谷叠在一起,两幽谷各有特点,一个娇小粉嫩,一个饱满多汁,都极诱人,于是这个插两下,那个插两下,这样大大增加了她们的抵抗力,也把她们都弄得欲火焚身,身体搂得紧紧的,贵妃林诗芸对昊天的话执行的很彻底,主动的对贵妃丁晓君搂抱,贵妃丁晓君也只能反击,四个不停的厮磨,互相挤压的变了形状,嘴也亲得上瘾了,昊天勃发,狠狠的捅她们,把手放入她们中间,感觉自己的手全被柔软包围,只可惜不能把放入那里,不然一定爽极了,喊人的手不停的变换地方,时而放在她们里,时而摸她们的,时而拍打她们,把她们弄得死去活来,不停求饶,最后痛快的泄在了贵妃丁晓君的里,这才终止了这场荒唐的事。  两个贵妃都已经累得昏睡过去,两人浑身大汗,床上也被弄得到处是,两人还搂着,贴在一起,随着呼吸,相互碰撞,昊天又忍不住想再干一次了。  昊天起来在一旁座椅上打坐,静下心来,趺坐运功,感觉脐轮处的阴凉之气很雄厚,忙运转通天,消化这股气,如果不能很快消化,很可能影响整个身体的协调,对身体反而有害。  也许是刚刚的缘故,很容易的进入禅定的境界,待昊天醒来,天竟然已经黑了,想不到这次禅定竟然有半天之久,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昊天的感觉也极爽,功力自然是更进一层了,昊天现在练功的动机又增加了一个,就是能用《九天御女真诀》帮助自己的女人们延缓衰老。  昊天要求她们每一个人都要青春不老,永驻容颜,最好还能返老还童,恢复十八岁的美丽动人,否则,再过个十年八年,昊天自己更加强健,她们却要开始老了,这是昊天所不愿看到的,不过这几天昊天见贵妃丁晓君已经变得年轻许多,这证明了并非只有练武的女人才能进行双修,这无疑大大增强了昊天对自己女人的改造和驻颜。  此刻,外边起了大风,吹得落雪纷飞,昊天打开窗户,大雪竟然不时飞进来,雪落在昊天脖子时,化作水滴,流入身体,眼前的宫殿披上一层白衣,像一座座雪白宫殿,后花园的树枝已经没有了雪,干秃秃的,随风摇摆,发出轻微的啸声,月亮升了上来,月光就像牛奶一般,将天地间滋润的朦朦胧胧,一切好像变得美丽起来。  昊天回到贵妃丁晓君的房间里,床被套已经换了,丁晓君和林诗芸两人还不知道昊天进来,都在忙着自己手上的活,林诗芸看着一本书,貌似是佛经,而丁晓君则是看着一副画,眉开眼笑的,不过她们的美丽昊天还是心动的,这个时候的她们,面上都带着一丝娇媚,很的样子,看了就想她们。  昊天咳嗽了一声,丁晓君和林诗芸的眼睛看过来,看到是昊天,都面有羞意,忙避开眼光,各自看着自己手中的书和画,昊天叫了声“夫人!”  贵妃丁晓君不理昊天,昊天知道她定是因为自己的荒唐在大生闷气,不过也并不担心,他已经了解了一个规律:尽管丁晓君表面上很端庄,令人生畏,但自从被昊天上了后,一切都听昊天的,昊天让她怎么做,她就怎么做,虽然有时候不愿意,有些生气,但最后还是要听昊天的。  生气也只是暂时的,哄哄就没事了,昊天感觉到一个男人对女人完全拥有是多么的幸福,昊天笑嘻嘻的,挤到了两人的中间,坐下来一把搂住了贵妃丁晓君,将她紧紧抱住,她使劲挣扎,但无异于蚂蚁撼山,九天向她罩着一层薄怒的脸亲去,一下亲住了她的嘴,死死抱住她,让她无法躲闪。  刚开始贵妃丁晓君挣扎的很厉害,越到后来,越是无力,最后只好任由昊天轻薄,不再反抗。  昊天抬起头,看着丁晓君羞涩的面庞,笑道:“夫人,还生气呢?”  丁晓君狠狠捶了昊天两下,道:“你这个小坏蛋,就会变着法儿糟蹋人,你有把我们当做你的夫人吗?”  昊天握住她的柔软的手,举到嘴边亲了两下,道:“我就喜欢糟蹋两位夫人,我恨不能把两位夫人揉到自己身体里面,永远不分开!”  昊天这火辣辣的话让丁晓君和林诗芸的脸又红了起来,但昊天能感觉出她们心里的喜悦,以爱的名义,我要糟蹋你,这样的行为她跟本无法拒绝。  坐在身边的贵妃林诗芸的身体微微颤抖,装着认真看书的模样,挺好笑的,昊天的手迅速的伸到她的上,一把箍住了她的,她“啊”的一声,向昊天看来,昊天笑道:“不要装了,我们都是自己人了嘛!”  贵妃丁晓君把昊天做恶的手打掉,道:“别欺负诗芸,你也太过份了,一点儿也不理人家的感受!”  昊天只好讪讪的抽回了手,伸出胳膊,一边一个,搂在自己的怀里,后背倚在椅背上,看她们看的书和画,这次她们倒是没有意见,当成什么事儿没有,又认真看书和画了。  昊天对书自然不感兴趣,手又不老实起来,从贵妃林诗芸的腰间伸进去,她的皮肤很滑,昊天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轻轻摩挲,感受那里的温暖与嫩滑,抠着她小小的肚脐,时而用指头,时而用手背,时而用掌心,用不同的方式享受她的身体,林诗芸对昊天已经丝毫没有反抗之心,任由他的手摸索,仍装做看书,昊天对她的乖巧很满意,亲了亲她的耳朵,把她的脸弄红,手从腰间向上伸,抓住她一个,慢慢揉着,另一只手在贵妃丁晓君那里也不安分,开始摸丁晓君的,她的比林诗芸的软,也大,林诗芸的弹性大,比较小,两者各有千秋,昊天都喜欢。  贵妃林诗芸也任昊天胡闹,当作没感觉,眼睛瞅了昊天一眼,接着看画,昊天眼睛盯着画,注意力全放在手上,细心感受她们的美妙滋味,三人缠绵良久,饿的时候,让宫女送饭菜进来,再关上门,两位贵妃与昊天相偎相依,同饮共食。  她们与昊天在床上赖着不肯下来,干得惊天动地,到兴奋至极之时,便忍不住尖声嘶叫,若非昊天早有防备,将她们的小嘴堵上,只怕她们的声音,早就传遍整个皇宫了。  丁晓君和林诗芸都是久旷之人,如狼似虎的年龄,饥渴至极,又知道已经乱了论理常纲,反正怎么都是死罪了,索性不去管将来之事,只求今天快活,便缠着昊天,交欢了一次又一次,死也不肯放他下床,定要在做个够本。  昊天虽然早就看出了她们是闷型的女人,媚骨天生,却万想不到她们一旦爆发之后竟如此荡,在她们的声浪语中,一次次地被她们引起了兴趣,在和浪谷中徘徊,又苦又乐,不知道大战几千几万回合,方才筋疲力尽,抱着她们遍布指痕吻迹的赤裸玉体,和她们交颈而眠,沉沉睡去。  那一刻,外边飘着鹅毛大雪,屋内却是春光无限,温暖之中,其乐融融。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