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143章 冷宫燕妃

第143章 冷宫燕妃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6229更新时间:2015-07-10 06:32:13
     从贵妃丁晓君的房间出来后,当昊天经过御花园,来到万春亭的时候,他竟然听到万春亭后面的围墙有哭泣的声音,昊天当即停下向旁边的宫女问道:“前面围墙之内是何地,为何有人哭泣?”  宫女急忙上来,道:“回驸马,万春亭后面墙之内正是冷宫,被关进冷宫的嫔妃,要不就是先帝没有宠幸遗留的妃子,要不就是违反宫规的嫔妃和宫女。”  昊天愣道:“怎么?有宫女嫔妃受处罚吗?我以前怎么没听说?”  宫女道:“驸马,现在里面被关禁的大多是先帝没有宠幸的妃子,按惯例没有受过先帝宠幸的妃子,是不能出宫,也不能在后宫享受太妃的荣耀,只能被关在后宫里,所以她们终日以泪洗脸,奴婢还不时听说冷宫之内有太妃上吊自杀的。”  “这样?那岂不是很不幸。”  昊天不由对这些女人的命运产生了同情,作为先帝的妃子,因为得不到宠幸,就不能出宫,也不能留着皇宫,这未免太不人道,可是这也是无奈之举,因为如果所有太妃都留在原位置上,那皇宫哪有这么多宫殿来给新皇帝的嫔妃住?更何况皇帝的妃子跟宫女不一样,宫女还可以被遣散回家,妃子因为身份特殊,那是绝对不能遣散回家嫁人的,不被选去陪葬,已经是很幸运了。  不过话说回来,被打入冷宫,还不如陪葬死了还好,一了百了。  冷宫虽然没有其他三宫六院那样的人来人往,但偌大后宫毕竟是一体建设的,因此冷宫同样是很富丽堂皇的,准确的说,就是在皇宫中划出一片宫殿围起来,因为在冷宫住的都是被惩罚处置的妃子和宫女,因此这里的衣食住行待遇,自然没有后宫那么好,冷宫最名副其实地方在于冷,冷冷清清,甚至很多屋子都是没有人住的,草长虫飞,那些花草也很少有人打理一般,落叶在路上铺满,时不时从房间出来一两声猫狗叫声,另外还有就是女人的哀叹和打骂声。  “驸马,被贬入冷宫的妃子多数都会得郁郁症,她们平常都是靠着养些猫狗度日,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打骂身边的宫女……”  宫女说道。  昊天点点头,道:“这些宫女又是怎么回事?”  “很多宫女都是跟随主子一起,主子被贬,她们自然也跟随被贬,另外还有一些是犯错被处罚的宫女,一些处罚过后可以回宫里,有一些则是永远被关在冷宫不得出来!”  昊天看了一下冷宫这里,除了人稀少一些之外,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没有你争我夺,环境不错,空气也清新,就在昊天感觉一路之上没有能遇上一个先帝爱妃和宫女的时候,突然感觉眼前一亮,只见一个贤淑的美女,正在看着一棵墙上的红梅,久久的伫立凝望。  这个女人的身材实在太完美了,胸前秀挺坚突,骄傲的向上仰翘著,大有裂衣而出之势,完全表现出年轻而熟透了的女性特征,在昊天一双如同透视眼的盯视下,她完美的身材一览无余,她的臀腿之间同样的丰腴肥美,但却又不像其他丰满型的女人那样,显得特别均匀苗条,臀缝线条明朗,臀肉弹性十足,大腿修长又白又嫩,小腿浑圆结识,从脚踝到趾间的形状都很漂亮。  有很多女人,不论是多么明亮动人或娇柔可爱,脚型趾型往往令人感觉美中不足,这个女人几乎堪称完美了,谁曾想到,在冷宫之内,竟然暗藏如此绝品女人?  “驸马,这位是燕妃娘娘。”  宫女说道。  “驸马?”  这个时候那个美女听到对话,当即回神过来。她急忙转过身来,正好看见一个英俊少年正在细细的打量自己。  “不错,这位正是当今女皇的未婚夫,以一己之力挫败太子阴谋的人,想必你也听闻过。”  宫女接着说道。  “臣妾未知驸马驾到,有失远迎,请驸马怪罪!”  燕妃当即下跪向昊天请罪,本来她作为先帝后妃不必如此,不过一来昊天的权势太大了,不是皇帝胜似皇帝,二来她已经被打入冷宫了,再也比可能像以前那样了。  昊天这才看清她的绝色倾城的脸蛋,看起来年约二十六,七岁左右,容颜极为清纯秀丽。白玉般的瓜子脸,淡淡的眉毛,长长的眼睫毛,高挺的鼻子,一对宝石般的眼睛,红润的樱唇,一头瀑布似的乌发直垂到腰间。  “不知者无罪,起来吧!”  昊天这个时候示意所有的人都退下,那些宫女们也很识趣,离得远远的回避。  “你是燕妃?”  昊天问道。  那燕妃点点头,道:“臣妾乃先帝妃子燕妃,名叫司徒灵燕,宫里的人都习惯叫我燕妃。”  昊天点点头,道:“我可以到你屋里坐一下吗?”  “啊!”  燕妃一愣,转而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先帝都没有到过自己房间看自己,没想到这个驸马反而有心,这如何不叫她惊喜,于是连忙的道:“驸马你里面请。”  昊天点了点头,跟着燕妃的脚步,便进了她的房间。  “驸马,你请喝茶。”  燕妃给昊天倒了一杯茶水,递上来。  “不用客气,你也坐下。”  昊天对着燕妃说道,燕妃点点头致谢,便坐在昊天的对面,和他聊起了家常。  “你这屋里怎么没有一个使唤的宫女?”  昊天发现这么久没有燕妃的宫女上前伺候,就问道。  燕妃顿了顿,说道:“臣妾被打入冷宫的时候,不想让那帮可怜的宫女在此陪伴臣妾一生,我便向皇后申请将她们都遣散回老家了。”  “想不到燕妃你如此宅心仁厚,真是难得。”  昊天赞许的说道:“那你就一个人在这里住吗?谁伺候你的生活起居?”  燕妃说道:“多谢驸马关心,在这里一日三餐都会有宫女太监送来,另外洗衣也有专人来。其余的臣妾一个人都可以自理。”  谈话中,昊天得知司徒灵燕乃是十年前被选入皇宫成为皇妃的,因为没有得到先帝的宠幸,在先帝死后,她只能被打入冷宫,了度余生,宫里其实也有一些没有被先帝宠幸过的妃子,如果家里还有一点背景的,都不会被打入冷宫,甚至还可以让皇后网开一面遣散出宫或者借削发为尼而出宫从而逃离皇宫都有。  司徒灵燕虽然知书达理,也是官宦之家的千金大小姐,只是家中背景并不深厚,因此被打入冷宫,跟她一样被打入冷宫的先帝妃子中,还有八人,燕妃算是比较看得开的一个,她并没有怨天尤人,相反还是悠然的活着,只是偶尔也会感叹一下上天对自己的不公,不过也就仅此而已。  “燕妃,你知书达理,我现在身边正好缺少像你一样的人……”  昊天对着燕妃说出自己心中所想。  “啊!”  燕妃先是一惊,随即低下头来,道:“驸马,你都有了女皇了,还如此说,岂不是折煞臣妾了吗?”  昊天看着燕妃羞涩的样子,竟然在贤淑中多出一份妩媚,燕妃身上不仅有着成熟、端庄,还有贤淑和妩媚,还有一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让人看着不由得会集中精神,心理面更是会产生一系列的YY。“燕妃,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昊天说道。  “啊!”  燕妃的心一下子就要跳出来一般,她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年轻的驸马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燕妃的脸上升起一抹红晕,强忍着心跳,停顿了一下,这才道:“驸马……你,你这是要臣妾死吗?”  “死?”  昊天愣道:“怎么会你?我喜欢你,怎么会让你死呢?”  燕妃道:“臣妾乃先帝妃子,按辈份我是你的母妃,你……你怎么可以喜欢我?这可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昊天不为所惧的道:“你知道名义上的贵妃,先帝根本连看都没看过你,更不用说跟你发生什么关系了?你从入宫到现在,见过先帝吗?你根本就是一个玩偶摆设。你什么时候享受过做太妃的权力?你现在住的可是冷宫,你根本就是被人遗忘的?难道你要一辈子都窝在这里,生老病死吗?”  “可是……”  燕妃显然被昊天说到了心坎上,只是二十年的封建思想教化,她不可能在一时之间转变过来。  “可是什么?”  昊天道:“既然你被打入冷宫,就证明你已经不是先帝的妃子,而且你至今守身如玉,冰清玉洁,让我给你幸福吧!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如果你心里一样的渴望,就应该勇敢的表达出来,圣贤曾经说过,上天让这每一个人来到尘世,给予了他们与生俱来都应该享受的权利,也就是具有不可剥夺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一切与这三种权利违背的道德法律,都应该给予废除。”  “上天让这每一个人来到尘世,给予了他们与生俱来都应该享受的权利,也就是具有不可剥夺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这句话深深的震撼了燕妃,她猛然的抬头,久久的看着昊天,就像看到了未来幸福的曙光。  燕妃万万想不到昊天会这样说,在经历了一番挣扎之后,她心底的火花也隐隐的冒了起来,心里忐忑不安七上八下的,但是昊天的话烧得她浑身火热,就想要和眼前的英俊的驸马,抛弃世人的伦理道德,进行一场疯狂地欢爱。  是的,这就是一个幽闭在冷宫女人的想法,或许,这真的是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难道自己真的要一辈子孤独终老吗?  昊天说得没错,自己根本算不上是先帝的妃子,除了被选入皇宫安排了一个燕妃的名分,自己根本没有见过所谓丈夫一面,就凭此来说,自己连拜堂都没经历过,请问跟宫里那些宫女有何区别,宫女们尚且可以出宫再嫁,自己凭什么又不可以。  人与生俱来有都应该享受三种权利,不可剥夺的生命权利,追求自由的权利,追求幸福的权利……而现在是她追求与生俱来幸福权利的时候了。  燕妃凝视着眼前这位年轻的驸马,心中突然喷发出前所未有的生命之光,二十六年的青春一下子点燃了一般……  昊天放下手里的杯子,浑身发热,心里同时异常激动,起来一把搂住燕妃,小声道:“燕妃,我知道你在冷宫一定受苦了,做我的女人,让我来好好爱你吧!”  燕妃心里一阵紧张,她被年轻的驸马抱着,扑鼻而来的是那种逼人的男人气息,她无法拒绝,眼里的一切都抛弃了,心头有一个声音在提醒着她,“他是驸马,你是先帝的妃子,我不能这样……”  但是自从她第一次见到昊天,看到他狂放的眼神,和那英俊的外表,加上如今强有力的臂膀,她就忍不住产生幻想,燕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其实这是任何一个二十六七岁女人的正常反应,燕妃虽然风华正茂,但是在皇宫里八年,她什么事情都经历过了,所谓的名利也看得很淡,而她对于昊天的幻想和渴望,其实基于的是那内心深处的。  面对昊天的真诚,另外一边是道德的禁锢,面对这样矛盾的事情,燕妃也是无可奈何,毕竟人是情感动物,有着正常的七情六欲,在皇宫尤其是冷宫的女人,那一个不是饱受煎熬,渴望有一个男人来疼爱自己,但是在这红墙之内,除了皇上,根本不肯能有第二个男人,所以没有得到皇帝宠幸的女人,只能将心里的,一直压抑着压抑着,但是现在在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英俊的驸马,不是皇帝胜似皇帝,燕妃心中不由得有些期待,而且这一次昊天主动的提出要将自己变成他的女人,燕妃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压制自己心头的了。  昊天是早就憋得难受了,他抱着燕妃,顿时感受到那温热而柔软的身体,他也能感受到她的身体颤抖的频率。  “燕妃,我要你!”  昊天一手搂着燕妃,一手在她丰满的胸上抚摸着,同时吻着她的面庞和嘴唇,她闭上了眼睛,心头在怦怦跳动,等待着他的粗暴。  知道燕妃已经不会再抗拒,昊天心里开心极了,把她放倒在床上上,伏在她身上两手隔着衣裙在她丰满的子上摸着,又轻轻地捏弄她那大如葡萄的凸起。  仅仅是几下,燕妃的胸口凸起便挺立起来,硬硬的,隔着衣裙摩擦着他的手,让他能充分的感觉到她的娇嫩和弹性。  昊天一边捏弄凸起,大嘴一边吻着燕妃的面庞,下滑到那性感的嘴唇,再到晶莹剔透的耳朵,到那修长雪白的脖子,再渐渐往下,吻上她的胸脯和山峰。  这是燕妃二十六年来,第一次的感受着真正男人的亲吻和爱抚,身体不由的抖动起来,心头也完全忘记了自己和昊天的身份,只想着彻底融入这疯狂的快感中,彻底的放纵一回,做一回真正的女人。  激情在继续,在昊天亲吻到她的山峰时,另一只手已经分工合作,去探索她那美妙的娇躯,去点燃她的激情,将两人彻底焚烧……  燕妃毕竟是早就产生了幻想,那里早就湿润了,昊天隔着衣服抚摸,才发觉那里已湿了一片,顺带着也把他的手给打湿了。  在昊天的摸弄之下,燕妃抑制不住连连呻吟起来,他看时机成熟,掀起燕妃的衣裙下摆,顿时那美丽的就露出来,窄窄的紧绷着燕妃腿根,洁白上缀有小花点,真是性感极了,衬托的那雪白的腿,也增加了不少的诱惑力。  昊天拉下燕妃的,使那里的桃源崭露头角,诱惑迷人,那朱红色的色彩,鲜红色的,使昊天性如发狂,浑身血液都燃烧起来。  或许是昊天太激动,又或者是燕妃真的太迷人,这一次没有什么前戏,因为昊天想要占据这美丽的身体,让这个娇艳的女人,在自己的身下,婉转承欢,只有占据完毕,才能慢慢享受,享受着她的温情,和那让人欲醉的温暖和包容。  宽阔的床上上,燕妃娇躯横陈,星眸半闭,俏脸如花,闪耀着让人心醉的美丽,昊天粗壮的身躯,压在她的身边,大手掀起她的大腿,让她摆出一个反W形状……  当昊天进入她的身体的时候,燕妃感觉天地间似乎都静了,外边的北风呼呼声,也似乎要消失了,她翻了一个白眼,吼间嗷嗷作响,似乎是承受不住那巨大的怒起。  瓜熟蒂落,二十六年的贞洁,在一瞬之间,桃花点点洒落,在洁白的床单上显得各位醒目。燕妃终于从一个年轻是少女变成了少妇。  昊天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皇宫之内,在冷宫中,竟然还有保持完整无缺国色天香的贵妃,他就像发现了巨大宝藏的孩子,慢慢的享受着这发现和挖掘的快感,开始了一前一后的活塞动作……  这一场战斗持续了差不多半个时辰,被昊天那么长时间的剧烈蹂躏,燕妃在疯狂的浪潮里起起伏伏大约六次,每一次都要眩晕过去。  那火热的精华,击打在体内的时,燕妃白眼一翻,几乎承受不住那火热的能量,细嫩的小手,在昊天的肩膀上划出五道血痕,虽然没有抓破,但却显示出了她的疯狂。  当燕妃幽幽醒转的时候,昊天紧紧盯着她,将那稍微软化了的巨大抽离,看着她那迷人妩媚的样子,恨不得再来一次。  燕妃的目光由痴滞渐渐醒转起来,昊天知道她是太累了,连忙伸手过去轻抚她的双峰,两人紧紧的靠在一起,良久,她才道:“驸马,我做了背叛先帝和祖宗的事情,却还是忍不住想和你……我是不是一个罪恶荡的女人?”  昊天捂住了燕妃的嘴巴,在她的耳边轻轻舔舐,才几下,她的身躯便剧烈的抖动起来,连呼吸都粗了,“燕妃,你告诉我你快乐吗?”  “快乐,驸马,呜呜,我这二十六年来,还是第一次那么快乐。”  燕妃想起人生的前二十六年几乎是在一瞬之间颠覆了,激动地呜呜哭泣起来。  “快乐就好,燕妃,我很爱你呢,从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感觉到了你的失落和寂寞,感受到你的苦,我不忍心让你一直这样痛苦下去,所以……我要你做我的女人,还要让你为我生孩子……”  昊天款款而谈,将内心的感觉表达出来,又让燕妃一阵激动。  “驸马……臣妾谢驸马恩宠,此恩此德,臣妾永世不忘,可是……臣妾现在还是被打入冷宫的太妃,乃是带罪之身……”  燕妃虽然心里很高兴,可是想到自己目前的身份,就对未来产生了一丝的怀疑。  “无碍,只要你愿意,没有人敢质疑。”  昊天说道:“我要将你带走,让你以后陪着我,女皇不会说啥的……”  欢乐之后,两人自然要讨论今后的事情,正如燕妃所说,她毕竟是先帝的贵妃,而且还是被打入冷宫的,而将她打入冷宫的正是皇后洛雨,昊天要皇后洛雨赦免她,这还是很容易的。  昊天说道:“你等会儿就扮成宫女跟着我离开,然后我会对外宣称你自杀了,这样就行了。”  “谢驸马!”  燕妃激动的道:“驸马,只要能陪在你身边,就算做个奴婢,臣妾也会很开心的。”  “我怎么舍得让你这么漂亮的美人做奴婢呢,放心好了。”  昊天抱着她,承诺的说道。  燕妃的脸蛋一下就红了,有了昊天的承诺,她的一颗心算是放了下来,整个人都舒张开,显得格外的诱人,此时的昊天,已经再一次的膨胀起来。  解决了事情的后顾之忧,昊天让燕妃的双腿盘在他的腰间,他抱着她的脖子,微微用力,便把她从床上上给抱了起来。  燕妃俏脸如花,将脸蛋紧紧的贴在昊天肩膀,气喘吁吁的娇声道:“驸马,你轻点,我这才第一次,可不经你折腾……”  昊天嘻嘻一笑,大嘴在眼前的上亲吻一下,弄得燕妃娇喘吁吁,“燕妃,谁让你这么迷人呢?我见到你就恨不得把你吃到肚子里,放心好了,我会用最温柔的手段来疼你,爱你,来,嘻嘻……”  这一晚,燕妃首次享受到了作为一个女人的欢乐,以至于在梦里,还和昊天进行激烈的盘肠大战,第二天日上三竿醒来时,昊天是生龙活虎的,但燕妃可就苦了,浑身还是酸麻麻的,几乎不能独自起床。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