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148章 香妃李香香(下)

第148章 香妃李香香(下)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11694更新时间:2015-07-10 06:32:21
     昊天一口含上了李香香粉红色的和,他左右来回的吸吮,揉捏,同时昊天的另一手也摸到李香香那隆起的丘陵,然后开始探索着她跨下的。  “喔……嗯……好啊……驸马……嗯……我的驸马……啊……”  从自己手指的湿润感,昊天可以知道李香香的已流了相当多的了,于是他用手指夹住李香香裂缝上的,一边夹,一边又压又抚摸着,同时,昊天也含着李香香顶点呈现粉红色的。  “喔……好舒服喔……啊……美死哀家了……啊……美死哀家了……”  昊天的指尖滑入触碰到李香香滑溜的,李香香的摸起来相当的柔软,而裂缝上充满了,像是在引导着昊天的手指进入似的滑润,于是昊天将手指她的里,也让李香香发出了喘息声,激烈的分泌着。  “喔……好啊……驸马……嗯……我的驸马……啊……再……喔……快……我的痒了……啊……”  昊天将中指往李香香深处插,感受到她里的紧紧抱住的感觉,昊天一边搅动着李香香的,一边用大拇指及食指挑逗李香香饱满的上的,昊天用大拇指由上方压住李香香敏感的。  “啊……对……驸马……嗯……玩哀家的小豆豆……啊……对……嗯……就这样……喔……好美……美死我了……啊……”  舒适的美感让李香香忍不住的抬高她的臀部,用腰在空中划着圆,身体也激烈的扭动着,让昊天更兴奋的用插在李香香的中指,和压在她上的拇指强力夹住,有韵律的做着压迫。  “啊……不行……喔……太舒服了……啊……哀家……快……喔……我受不了了……嗯……啊……用力……喔……再用力……啊……”  昊天的手指有节奏的强弱运动,似乎让李香香产生了很大的效果,她一边仰头呻吟着,一边分泌更加浓稠的,而且昊天发现如果自己紧紧的吸吮李香香的时,插在李香香里的手指就会有被紧紧抓住的感觉,于是昊天再度舔舐、含住并吸吮。  “啊……不……皇上……哀家……快……受不了了……啊……不要逗哀家了……嗯……求求你……啊……快来干我吧……啊……快干我的……”  昊天一边用手指挑逗李香香的,一边吸吮着她的、揉捏,看着被自己双手挑逗而大胆扭动的李香香,他真有点受不了,于是昊天将嘴唇由移动到李香香光滑的腹部,看着她隆起的上长着整齐的,而茂盛的下非常诱人的如红色瀑布的,正泛着光泽。  “喔……驸马……嗯……快……我求求你……舔舔我的吧……啊……快……我的等着驸马来吃呢……”  接着昊天掰开李香香的双腿,将脸埋在她鲜红色的上,他伸出舌头,用舌尖舔上李香香的,昊天的舌尖一触碰时,李香香浓郁的就这样进了昊天的嘴里,紧接着昊天将李香香的扳开,让舌尖伸入里面,这让她的腰扭动了起来。  “啊……这样……喔……我的驸马……快……快舔我的……嗯……啊……快……用力舔我的……啊……好美啊……”  昊天像用汤匙盛成熟果肉般,用舌头舔舐着李香香的,然后让舌尖越过她上方的,在舔舐了几次后,李香香的开始闪着光泽,激动的叫声也变成陶醉的声音:“喔……好美……驸马舔得我……啊……对……用力舔……喔……快……嗯……再用力舔……”  每当昊天的舌头舔上李香香的时,李香香的就渴求般的张开哆嗦着,温暖的也无止尽的溢出,于是昊天双手放在她的大腿内侧,使劲的往外压,如此一来,李香香上的裂缝就被挤压到昊天面前,看着李香香闪耀着光泽且扭曲的,昊天忍不住的开始吸吮着,用舌头按摩它。  “喔……好……驸马……快……啊……舔我的小豆豆……啊……用力……喔……好美……美死哀家死了……啊……”  看着李香香摇动着的裂缝,昊天更将想把手指,于是他将李香香膨胀的像红豆的含在嘴里,旁边的手指则滑溜的她的,昊天先将中指伸入李香香的,再用其他手指将她的掰开,然后将中指干进的。  “哦……好……驸马……快…………啊……我的不行了……啊……痒死哀家了……啊……”  昊天李香香里的手指往里弯时,李香香里的像是迎接昊天似的蠕动起来,于是昊天的手指立刻往她更深处插,这让李香香更荡的叫了出来,也像溃提般的流了出来,让她的大到小都闪耀着光辉。  “啊……求你了……啊……驸马……嗯……我的驸马……啊……我不行了……喔……我……啊……快……再来……”  李香香拱起了臀部摇晃着,里遍布皱褶的,像是争先恐后的夹住昊天的手指,昊天知道李香香快泄了,于是他更用力的吸吮着李香香的,也更用力的用手指插着她的。  “啊……不行……喔……泄了……啊……我又泄了……嗯……美死哀家了……嗯……好爽啊……”  一会,李香香泄了后,整个人放松的躺了下来,当昊天爬到李香香的对面时,李香香双手抱紧昊天,她性感的唇也吻向昊天,而手则探索着昊天,李香香一边吻昊天,一边用手摸索着昊天的身体,当她的手来到昊天的跨下时,她握紧了昊天的。  “我来,吃吃我的吧!”  说完后,昊天靠着桌头躺了下来,双脚大大的打开,让自己坚硬的完完全全的露在李香香的面前,接着李香香柔顺的从昊天的嘴往下吻,她先吻着昊天的胸膛,然后一路吻到昊天的下腹部,紧接着李香香趴在昊天打开的双脚之间,然后天握着昊天那根又粗、又涨、又长的着。  看着自己那又黑又亮、涨得发紫的,在李香香的嘴边,昊天激动的挺起催促着李香香说:“香妃,我快、快忍不住了,你快用小嘴吸吮吧!”  李香香听到昊天的话后,然后用昊天的在她粉颊旁搓了几下,接着她用手拨了拨乌黑的秀发,脸一仰,媚眼看了昊天一眼,同时对昊天露出充满荡之意的笑容后,就伸出舌头舔了舔昊天上的和的根部,手也靡的捏着昊天的阴曩玩弄着。  “啊……好啊……我……好舒服喔……啊……”  昊天看倒美艳性感的李香香,此刻正俯在自己的跨下贪婪的吸吮含弄着自己的,而她脸上所显出来那欲火难忍的荡之态,真是令昊天着迷,这时李香香也打开她殷红的小嘴“渍!”  的一声,就把昊天的含进她的嘴里。  昊天感到李香香的舌头在他的上卷弄着,一阵舒爽的快意,使凌峰的涨得更粗更长,塞在李香香性感的小嘴里,像是快要容纳不的涨满了,只见她又把昊天的大吐了出来,然后又用自己的小手握着昊天的在她脸庞上磨揉着。  “啊……驸马的……好长……嗯……我爱死了……啊……”  李香香说完后,又闭着媚眼,猛然的把昊天的给吞进嘴里,她用着她的舌头和牙齿,还有艳红的樱唇在昊天的吸吮舐弄着,使昊天爽得忍不住的扭着。  “哦……嗯……我……啊……好舒服……好爽啊……对……用力吸……喔……”  李香香荡的本能,让她不顾一切的着昊天的,而从侧面偷看着跪在桌上的李香香,昊天看到她雪白细嫩的大腿边也流着由她里泄出来的,弄湿了她上的,让他不由得挺着腰,把往上抬动,好让自己的能更深入插进李香香的嘴里。  “嗯……好香妃……喔……你的小嘴含的我真爽……啊……含紧点……对……再用力吸……啊……快……香妃……再吸……嗯……”  李香香用她那滑嫩的手着昊天的、温热的嘴含着昊天的、灵巧的舌头则舔吮着他扩张的,这种三管齐下的挑逗技巧,让昊天欲火高烧。  “啊……对……快……用力的吸我的……啊……好爽喔……哦……好舒服啊……我的好香妃……我快爽死了……啊……”  李香香见昊天如此的快乐,也对他妩媚的笑,接着她拚了劲,不怕顶穿喉咙似的含着昊天硬得青筋暴涨的直着。  “哦……好紧的小嘴……嗯……吸得我好舒服……哦……我……快……快吸我的……啊……好舒服啊……喔……”  李香香的小嘴,荡的含着昊天的,那种暖和的、异样的紧窄感,加上她灵活的舌头又在里面搅舔着,让昊天爽得既痒又麻,禁不住着,把李香香的嘴当作般的着。  “啊……好美……哦……宝贝……你的嘴吸我好爽……爽死了……哦……”  李香香的秀发不时飘到她的脸颊旁,她用手拢拢垂散的头发,把它们搁到耳边时,她的嘴并没有停下来,依旧的尽情玩弄、吸吮着昊天的,服侍的无微不至、爱不释手,舒畅得昊天也急欲的想享受她那身雪白软香的。  于是昊天忍不住的起身推开李香香,一个大翻身就将她给推倒在桌上,昊天猛然的纵身压到李香香丰满滑嫩的上,这时的李香香也被炽热的欲火烧得意乱情迷,俩人便在桌上扭成一团,热烈的缠绵、狂野的吻着。  一想到在别人眼中的清纯无比的香妃李香香,如今却赤裸裸的像女的横躺在桌上,等着自己用去滋润她发的小,昊天就激动起来。  俩人如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的吻了好久后,昊天才从李香香的身上爬了起来,他让李香香仰躺着时,李香香也自动的分开了自己的双腿,接着用手拨开她的准备迎接昊天的,昊天跪在李香香的双腿看着她因横流而闪烁着的,昊天忍不住的握着自己的用着在李香香湿润肥厚的顶着、磨着、揉着。  “嗯……哥哥……嗯……哀家的……快要痒死了啦……喔……人家要你嘛……啊……哀家要驸马的……哦……快嘛……啊……我的好痒……啊……快嘛……”  李香香的小被昊天的又磨又顶的直流,她也忍不住的伸出微抖的手紧握着昊天那只粗壮的,抬起了臀部好迎接昊天的,不过昊天只在李香香的口不断的画着圆、反覆着运动。  “嗯……痒死我了……啊……我的驸马……啊……我要……喔……我要你的……啊……快……小……喔……我的要你的……嗯……快嘛……喔……我受不了了……啊……痒死了……喔……快来嘛……”  李香香一声声的娇媚哀求声,不停的在昊天耳边萦绕着,而她的也不断的摆动,急速挺抬,恨不得将昊天的就这样,那种欲情泛滥的劲和荡的模样,剌激得昊天更加暴涨。  “啊……哀家的哥哥……喔……快嘛……嗯……快把你的插进……哀家的嘛……喔……驸马……我求你……啊……我好痒……啊……快嘛……嗯……快将你的插……插进我的嘛……”  昊天被李香香荡的劲诱惑着,心中的欲火也到了极点,他将向前一挺,然后说道:“我要了。”  说完沾着李香香上的,昊天粗长的就这样“滋!”  的一声,插进了李香香的小之中了,而李香香也在昊天的她的里时,双手紧抓住桌边,仰起了身体。  “喔……啊……啊……涨死了……嗯…………你的又把哀家的塞满了……啊……好舒服……喔……我好幸福喔……我的被亲驸马的……给塞满了……啊……快……驸马……再插……啊……把你的插到最里面吧……”  听到李香香的话之后,昊天继续的前进,而李香香的刚开始还狭隘而且有排斥感,但就在昊天的插进三分之二后,反而像有一股力量要把他的给拉进去似的,昊天整根全插进李香香的里时,他就顶着李香香里的,揉弄了几下。  “哦……香妃……嗯……你的好紧啊……夹的我的好爽……喔……”  “……嗯……驸马……啊……不是我的紧……啊……是你的粗……喔…什么的插的我好美喔……”  昊天的被李香香的完完全全的包裹着,而里的更像是欢迎的到来似的蠕动、盘旋着,舒服的昊天抱起李香香的上半身,把自己的唇凑近她的唇,二人一边结合,一边接吻,而每当二人的舌头相会时,李香香包裹住昊天的的就会紧缩,更让昊天爽的猛将往外直抽,在李香香的口磨来磨去,然后再次狠插而入,直顶。  “啊……喔……驸马……你好厉害喔……啊……把哀家插得爽死了……啊……好驸马……喔……你的大又粗……又长……啊……干得哀家爽死了……啊……我的心肝宝贝……啊……哀家爽死了……”  昊天一边缓慢的着李香香的,一边深深的含住她的,用舌头在上面滚动着,或含或吸吮,有时也轻咬着它,这让李香香的深处涌出更多的,而她的里的也更紧的夹着昊天的。  “啊……哀家的驸马……嗯……我被你的干的好爽……喔……我的小好爽……哀家的好驸马……你真会干……喔……我爽死了……啊……你插得我好爽啊……快……啊……快用力干……”  昊天的在深深干进李香香时,他总不忘在她的口磨几下,然后猛然的抽出了一大半,用在她的磨磨,再狠狠的插干进去,而这让李香香露出不知是甜蜜还是痛苦的表情,但从她直流的,昊天知道李香香是舒服的。  “喔……香妃你的小……嗯……真紧……啊……夹得……啊……太美了……只有我能的……喔……真爽……”  “啊……亲驸马……你干得哀家……喔……我的好美……啊……  好麻……好爽喔……啊……再来……快……喔……我的驸马……啊……用力的哀家……喔……让哀家爽死了……啊……对……快……喔……哀家再也离不开……亲驸马的了……啊……哀家永远爱你……驸马干哀家的……喔……”  李香香被昊天干得加大了她臀部扭摆的幅度,整个丰满的狂扭的迎合著昊天摇个不停,温湿的也一紧一松的吸着昊天的,一阵阵的从她的里倾泄出来,顺着她的流湿了床。  “啊……对……啊……用力顶哀家的……快……啊……哀家好爽啊……  喔……驸马干得……喔……哀家太爽了……喔……再来……我的好驸马……  快……用力的干我的……啊……对……就这样……啊……驸马……干得哀家真爽……啊……”  李香香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妖艳勾魂媚态,并不时的伸出舌头舔着她被欲火焚烧得燥的嘴唇,她扭动摇摆着,用湿淋淋的紧紧的夹着昊天的,慢慢品尝着她每一次插干的磨擦所带来的美感,看着李香香微微皱着的眉头,媚眼半闭的恍惚表情,昊天忍不住的加快了干的速度。  不一会,李香香的身子急促的耸动及颤抖着,媚眼紧闭、娇靥酡红、深处也颤颤的吸吮着凌峰的,昊天知道她泄了。  的刺激让李香香陶醉在交欢的乐之中,这一刻的她全给性的甜蜜、舒畅和满足给取待了,看着她微颤,媚眼微眯的射出迷人的视线,的样子,尤其在自己身下婉转娇吟的样子,雪白高耸柔嫩的随着自己的抽动而摇晃着,更使昊天欲火炽热的高烧着,昊天没让李香香有休息的时间,继续的干着她。  “啊……驸马……用力……喔……哀家爱死你的了……啊……快干哀家的小……啊……哀家的小要爽死了……啊……好酥……好麻呀……喔……我的好驸马……用力的干吧……喔……哀家算了……喔……对……用力……啊……驸马又干到哀家的了……啊……插得哀家真爽……啊……”  外表圣洁高贵的香妃李香香,像天生媚荡似的,用双腿盘绕缠在昊天的腰背上,让她迷人的小更加突出,也变得更加紧窄,一双手也用力的紧搂着昊天的背部,娇躯扭动,大白摇摆抛挺。  李香香双手将昊天抱得紧紧的,也不停的着,更不时的将昊天的深深咬进她的心里,辗磨着美臀让揉着她的转,而每当昊天的碰到李香香的时,李香香就会更加狂乱的抓紧昊天的背挣扎着。  昊天的与李香香里的每磨擦一次,她的娇躯就会抽搐一下,而她每抽搐一下,里也会跟着紧夹一次,直到她小里滚烫的直冲着昊天的,李香香的口像一张小嘴似的含吮着昊天深深干入的,那种又暖又紧的感觉,让昊天感到无限的销魂,而此时的她只知道本能的抬高美臀,把上挺,再上挺。  “喔……驸马……嗯……哀家要被你了……啊……快哀家了……啊……驸马……啊……哀家爽死了……啊……我被驸马的了……喔……好爽啊……不行了……啊……我又忍对住了……啊……我又泄给驸马了……快……再用力干我吧……啊……”  渐渐的,李香香的声音消失了,她又再次迎上的,她放开了四肢,泄得软绵绵的无力躺在桌上,而昊天也把自己的插在她窄紧的里,享受着李香香里夹吻缩吮的滋味。  一直等到李香香的不再抽动时,昊天才将她翻身,他让李香香跪在桌上,而李香香也将双手撑在床上,弯曲膝盖,翘起了肥白丰满的让昊天从她的后面能看到她的粉红色的小。  昊天跪到李香香的身后,看着她曲线玲珑、秾纤适宜的优美线条腰部,昊天握着在李香香流得满满的上的口上一顶时,李香香淡淡的桃红色、如圆环般的入口就会凹陷,旁边的也会同时牵动,因为有她的帮助,昊天很顺利的就干了进去。  “啊……好爽喔……驸马的插的我爽死了……啊……插的我好深啊……喔……真是爽死哀家了…………乖驸马……再快一点……嗯……喔……再用力的干我的……”  干弄了几十下后,以式趴在床上的李香香就荡的以为中心,摇晃着她的,两片被昊天的左右撑开的,更不时的流出一股股的,让二人的给合处发出“渍、渍”的声音。  “喔……喔……驸马……啊……哀家又要爽死了……啊……驸马的……顶得哀家好爽……驸马好厉害喔……插得哀家爽死了……啊……我会死在驸马的下……啊……哀家要驸马的干……才会爽……喔……会干我的驸马……啊……”  昊天的在李香香的里一进一出的着,双手也绕到她前面,将她抱紧,把手伸入她的,用食指与中指夹住李香香的,揉搓了起来,这更让将脸伏在桌面上的李香香,毫不忌惮的摇着高耸的臀部。  昊天的手指慢慢的磨着李香香的,则用力的干着她的紧窄,更一下一下的撞着李香香的颈,让她忍不住的摇着,配合昊天插干的动作。  昊天紧紧的抱住了李香香的纤腰,用抵着她的,抽到口后又狠狠的插了进去,再旋转着揉磨着李香香的,她时不时的回过头来对昊天妩媚的笑,肥嫩的也跟着前后左右摇晃着配合昊天的插干。  “喔……哀家的夫君……我好爽喔……啊……你小哀家了……啊……哀家的小要被驸马干穿了……啊……爽死哀家了……喔……好大力啊……  又插进哀家的了……喔……我的爽死了……啊……”  紧接着昊天趴到李香香背上,伸出双手从她两腋下穿过去握住那一对抖动不已的,使劲的将勇猛、快速、疯狂的着李香香肥嫩的里,让卧房里一阵娇媚荡的声和被俩人官磨擦产生的“滋、滋”声。  “啊……好爽喔……驸马的插的我爽死了……啊……插的我好深啊……喔……真是爽死哀家了…………乖驸马……再快一点……嗯……喔……再用力的干我的……”  听到李香香的荡叫声,刺激得热血沸腾,也暴涨到了极点,昊天对更加用力的插干起她的小,顶撞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  “啊……对……对……就是那里……啊……哀家了……啊……哀家爽死了……啊……哀家爽死了……喔……驸马真会干……啊……干得哀家爽死了……啊……不行了……又……啊……哀家又要泄给驸马了……哀家的驸马……啊……陪哀家一起泄吧……喔……”  劲透骨的李香香,被昊天粗长壮硕的干开开合合,态百出,不知流了多少,更不知泄了几次,而在李香香的猛吸之下,昊天的也火热的跳动了几下,更涨得伸入了她的里,再加上李香香有意无意的缩紧的吸力,昊天感到大上一阵酥麻,而一阵烫热的刺激之下,爽的他忍不住的叫了出口:“喔……宝贝…………我忍不住了……啊……快……”  “喔……我的驸马……啊……快……快跟我一起泄……啊……快将你的射给哀家……喔……射进哀家的……让我给你生个女儿……我们母女俩一起伺候你……啊……我又忍不住了……啊……爽死我了……”  李香香被昊天狂放猛烈的插着,里又是一阵颤抖着,泄出了一股又一股热烫烫的,浇的昊天也浑身酥麻酸软。  “啊……香妃……我……喔……不行了……喔……我泄给你了……啊……好……好爽啊……”  “喔……我的驸马……啊……你终于泄给哀家了……啊……好烫……喔……射的我爽死了……啊……哀家又泄了……”  在李香香的不停紧夹和一股股热热的洒向昊天的大之下,也把昊天烫得忍不住再开,昊天也跟着将一股滚烫的,猛然射进了李香香的深处,猛力冲击着她的心,使李香香又再度起了一阵颤抖的大泄一次,这次她真得爽得昏了过去,昊天也在极度舒服中趴着她的背部,两具滚烫的同时酥麻酸痒的陶醉在交欢欲之中。  寂静的房间中,只听到几声让人面红耳赤的喘息声。  休息了大约一刻钟,昊天看见伏压在身下娇喘吁吁的李香香,和自己赤裸裸的缠绵地互拥抱在一起,想起之前那销魂蚀骨的欢愉,翻云覆雨的一幕,若非此刻李香香粉妆玉琢柔肌滑肤的胴体,一丝不挂的压在身下,紧小的仍噙含住自己软缩如绵的大。  昊天星目色色的看着慵懒无力的李香香,她羊脂白玉般的香腮艳红迷人,且仍然隐现春意宛如海棠春睡,并且李香香此刻在睡中似是梦到了什么美事,娇颜梨涡浅现莞尔一笑,这笑容再加上香君太妃妩媚撩人的玉靥,实是令人心旌摇荡,难以自持,昊天欲火腾升,勃发。  昊天那在李香香销魂中休息十分钟的巨蟒,又恢复了勃勃生机,一下就硬梆梆地将她犹湿润的塞得满满的、饱饱的、胀胀的,没有一处没被贴到,昊天立刻急不可待地起来,被他插醒的李香香,睁开亮丽的美眸娇媚地一看昊天,娇喘道:“驸马,弄了一个时辰还没够啊。”  昊天边边道:“弄一个时辰怎么够,就是弄一辈子我也不够。”  李香香芳心甜甜的,她俏脸微红,娇羞地嫣然一笑道:“那你就尽情地弄吧。”  俩人休息了十分钟,现在是精力充沛,干劲十足,昊天是奋力挥舞着他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巨蟒,在李香香温暖柔软的中恣意地横冲直撞,一股接一股美妙甜美的销魂快感,自巨蟒与四壁的摩擦中油然而生,波涛汹涌地袭上俩男女的心头,涌遍浑身。  李香香舒爽得晶莹如玉的香腮绯红一片,春色撩人,媚眼微启,樱桃小嘴只张,莺声燕语,不绝于耳,她粉臀只扭,玉腰只扭,纵体承欢,昊天俊面涨红,微微气喘地更为用力地狂抽着。  这俩人阴阳处,李香香肥厚粉红的可爱,及口绯红柔嫩的小,被巨蟒得一下张开一下闭合,恍如两扇红门翕张不已,而乳白色的好像蜗牛吐沫,自中滴滴只下。  俩人如胶似漆,曲尽绸缪地不知鏖战了多久,李香香平坦光滑的玉腹忽地向上一挺,白腻浑圆的美臀急摇,红唇大张“啊”地一声,一股滚烫的自深处涌出,她畅快地达到了。  昊天在这的冲击下,腰背一酸,心头一痒,直射而出,泄了身的俩人微微气喘地缠抱在一起,李香香捧起他的脸,嫣红温软的香唇在昊天嘴唇上极其缠绵地一吻,她粉颊微微酡红,美眸情意绵绵地望着昊天道:“驸马,不要急,以后我随你怎么弄都行。”  这一吻吻去了昊天心中的怨气,他道:“那我先玩玩你的总可以吧。”  李香香娇声道:“你这冤家就是贪,不弄我这,就要弄上面,一点都不放过哀家。”  昊天笑道:“谁叫爱妃你长得这么美。”  李香香傲然挺翘在羊脂白玉般酥胸上,丰硕圆润的豪乳,“温软新剥鸡头肉,滑腻胜似塞上酥!”  昊天一口饥饿地将雪白温软的含了个满口,然后他含住嫩滑的柔肌,边吸吮边向外退,直到嘴中仅有莲子大小的乳珠,昊天遂噙含住如饥似渴地吸吮起来,不时他还用舌头舔着环绕在乳珠周围粉红的,他手也没歇着,在另一上恣意地揉按玩弄着,李香香被他弄得心旌摇荡,麻痒不已,呼吸不平。  昊天愈弄兴愈增,他将舌头抵压住在上面打圈似的舔舐着,不时还用牙齿咬住乳珠轻轻地磨咬几下,他揉按另一豪乳的手在更为用力揉按的同时,还用手指夹住揉擦着。  昊天吸吮舔舐揉擦下,李香香珠圆小巧的乳珠渐渐地挺胀起来,变得硬梆梆的了,他遂又换一乳珠吸吮舔舐,弄得李香香浑身恍如置身于熊熊大火中躁热不安,自椒乳升起的异痒遍及全身,内心深处的被激起,她凹凸有致的娇躯在桌上慢慢地蠕动着,芳口浅呻底吟道:“喔……痒死了……驸马别吸了……哀家好痒……”  血气正旺的昊天听到这娇语春声,目睹李香香千娇百媚,隐含春意的玉颊,他欲火高涨,昊天忽地硬挺起来,硬梆梆地顶压在李香香柔软温热的玉腹上,他激动地愈加用力地吸吮舔舐着嫩乳。  李香香本已是春心大动,附体了,现再被昊天灼热非常的巨龙一顶压,春心是荡漾不已,更觉浑身麻痒难当,尤其是那感到无比的空虚和。  她那本就很是丰盈的,在经过昊天的这番吸吮刺激后,迅速膨胀起来比原来更为丰满饱胀,粉红的迅速向四周扩散,珠圆小巧的乳珠也由原来的浅粉红色转变成鲜红色,李香香呼吸急促地喘息着,樱口低声叫痒不已:“驸马,求求你别吸了,驸马,我快痒死了,啊,好痒,快进来。”  异痒附体的娇躯在榻上蠕动得更为厉害,吸吮舔舐嫩乳的昊天此刻也是欲火攻心,他忍不住了,他起身挺起超愈常人的巨蟒,对准李香香那春潮泛滥的,一挺,直,李香香只觉这一插,中的顿无,一股甜美的快感直上心头,她爽得雪白细腻的酥胸一挺,粉颈一伸,螓首翘起,樱口半张,“啊”地愉悦地娇吟一声。  早已是迫不及待的昊天,将粗壮的巨蟒在李香香湿润温暖的销魂中不已,在一阵阵妙不可言的快感冲击下,李香香埋藏在脑海中沉没已久的经验全苏醒过来。  她微微娇喘着,挺起丰润白腻的美臀来配合巨龙的,可能是太久没弄了的缘故,她的动作显得有些生疏,配合得不是很好,昊天巨龙向下时,她粉臀却下沉,又未对准龙翼的巨蟒。  巨蟒抽出时,李香香玉臀一阵乱摇,如此弄得龙翼的巨蟒不时插了个空,不是插在她的上,就是插在她的股沟上或肉阜上,有时还从美妙的中滑了出来,昊天急了,双手按住李香香滑腻富有弹性的粉臀道:“香妃,你别动。”  李香香道:“驸马,你等一下就知道哀家动的好处了。”  她纤纤玉手拔开昊天的手,继续着丰臀,在又经过数次失败后,李香香配合得较为成功了,龙翼巨蟒向下一插,她就适时地翘起白净圆润的玉臀对准巨龙迎合上去,让龙翼的巨蟒插了个结结实实。  巨龙抽出时,她美臀向后一退,使四壁更为有力地摩擦着龙翼的,如此龙翼只觉省力不少,不要像以前那样压下去,就能将巨蟒到李香香的深处,并且巨龙与四壁的摩擦力度也增强了,快感倍增,一阵阵无法言喻的快感直涌心头,龙翼欢愉地道:“香妃……你……你动得……真好……真爽……啊……”  李香香何尝也不是更爽了,她眉目间春意隐现,莹白的娇容绯红,唇边含笑道:“驸马,哀家没骗你吧,你就只管用力就是了。”  昊天在上一高一底地动着,李香香挺翘白腻的美臀,在下频频起伏全力迎合巨蟒的。俩男女皆舒爽不已,渐入佳境,终于在一股股的快感席卷下,这俩人又畅快地了。  昊天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看着李香香,李香香含水双眸一看昊天,娇声道:“你呀,真是我命中的克星。”  李香香嫩滑皓白的玉颊羞红,心儿轻轻地跳动,轻声道:“你的又粗又壮,哀家的本来就小,这么长时间没有被你这么大的插过,所以,你之前刚真有些疼。”  昊天一听是自己太大,骄傲地问道:“那香妃喜不喜欢我的。”  李香香媚眼流春,含羞带怯地看了眼昊天,道:“哀家怎么会不喜欢,要知道哀家虽然有些疼,但是哀家获得的快感是远胜于这疼的。”  这番话李香香说的是极轻极快,道完此言,李香香心中涌起一股强大的羞意,芳心骤跳,凝脂般白腻的娇靥羞红得恍如涂了层胭脂,艳如桃李,她螓首转向一边,不再看昊天,昊天见李香香夸奖自己的,心中是无比的欣喜。  他见李香香这媚若娇花,使人陶醉的羞态,心又起,他装作未听真切的低下头,附耳在李香香樱桃小嘴边问道:“爱妃,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次。”  李香香娇声道:“谁要你没听清,羞死人了,我可不说了。”  昊天求道:“好香妃,你就再说一次吧,这次我一定听清。”  李香香无可奈何,遂又羞红着脸,强抑制着心中的无比羞意将方才的话又说了一次,李香香说完后,美眸瞥见昊天脸上捉狭的笑容,立知自己上当了。  顿时,她娇劲大发,粉拳捶打着昊天娇嗔道:“驸马,你好坏,骗哀家。”  此时此刻的李香香哪里还像是高高在上的太妃,简直就恍如一情窦初开的娇纵少女。  昊天笑道:“我怎么又骗你了。”  李香香玉雕般的瑶鼻一翘,红唇一撇,娇声道:“你自己心中明白。”  昊天笑道:“那就罚我让香妃再尝尝我的大。”  昊天挺起又开始了,这已是陷入中的俩人的第八次,这次李香香迎合得比上次更为默契,没有一次让插空和让昊天的巨龙从中滑出。  俩人的快感从未间断过,销魂蚀骨妙趣横生的快感,源源不断地袭上俩男女的心头,昊天被这快感刺激得很是兴奋,欲火高涨,肆无忌惮地奋力挥舞着他硬若铁杵硕壮无比的,在李香香的销魂中大起大落地狂抽。  他插时直插到李香香最深处方才抽出,抽时直抽到仅有小半截在中才,而在经过这么多次昊天也变得较为娴熟了,抽出时再没有滑出,在刚好仅有小半截在中时,他就把握时机地用力向深处一插,如此一来,妙处多多。  一来不会因为掉出来而使停顿,二来女的快感也不会再因此而间断,三来女的四壁的娇嫩敏感的,从最深处到最浅处,都受到了环绕在四周凸起肉棱子,强有力地刮磨。  李香香爽得媚眼如丝,眉目间浪态隐现,美丽柔媚的花容红霞弥漫,春色撩人,宛如三月桃花绽开,红腻细薄的樱唇启张不已,吐气如兰,娇喘吁吁,声浪语,不绝于耳:“驸马……啊……喔……哦……你……你插得哀家……好爽……驸马……用力……”  李香香玉臀在下更为用力,更为急切地向上频频,修长白腻的玉腿向两边愈加张开,以方便昊天大的深入,她中的蜜液,更是恰似小溪般潺潺而流。  昊天眼见李香香这令人心醉神迷的娇媚万分的含春娇容,耳听让人意乱神迷的莺声燕语,心中十分激动,亢奋,气喘嘘嘘地挺起他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在李香香暖暖的湿滑滑的软绵绵的销魂中,肆无忌惮地疯狂不已。  昊天那环绕在四周凸起肉棱子,更为有力的刮磨着李香香娇嫩敏感的四壁,而四壁的,也更为有力地摩擦着及大,翕然畅美的快感自也更为强烈了。  俩人迭起,屡入佳境,飘飘欲仙的感觉在俩人的心中和头脑中油然而生,俩人全身心地沉醉于这感觉中,浑然忘我,只知全力着去迎合对方。  李香香红润的玉靥及高耸饱满的中间,直渗出缕缕细细的香汗,而一直在上的昊天更是累得汗流浃背,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着。  然而,纵是如此俩人仍是不知疲倦,如胶似漆地你贪我恋,缠绵不休,最后在一股酣畅之极的快感冲击下,昊天怒吼一声,终于将全身积攒下来的,全部发泄了出去。  他让李香香用嘴帮着清理干净后,昊天又在她身上下了一道《九天御女真诀》的手法,这种手法只会让李香香轻微的感到难受,但不会弄得她失去理智,昊天要她,在每时每刻,都无法忘记自己,都不敢反抗自己。  初步的调教,颇见功效,目前李香香对昊天的要求,已经形成了初步习惯性判断,然而,调教是一件长久之事,昊天必须经常要鞭笞她一下,让自己在她心里扎上了根,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反叛与昊天。  享受着李香香帮自己穿衣的滋味,昊天心中一片神清气爽,想不到这李香香如此闷,在最后实战状态中,却几乎要将昊天全身精力抽空一般,除此外,她的也是非常狭小,如同一般,想来是她好久没有进行过性生活造成的吧。  当李香香知道昊天并没有真正杀死自己身边的婢女,只是点昏她而已,心中一阵感叹,随着昊天一阵关怀,再三保证,李香香才算是安心的做昊天的女人,不,应该是!  回到房间后后,已经是后半夜了,昊天便索性盘坐下来,练习起了《九天御女真诀》来,积累着自己的内力,顺便调息着自己的神经。  一通运功下来,几乎要到天明了。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