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149章 晋王妃

第149章 晋王妃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12549更新时间:2015-07-10 06:32:22
     这天昊天正走在皇宫的庭院之中,一不小心,忽然撞到一个软绵绵的身体上面,随即听到一声娇呼,暗叫不好,慌忙退了一步,头下意识地向后一摆,只觉劲风自脸上拂过,那打来的一记耳光,骤然打了个空。  昊天抬起头来,惊讶地看到,一位十八岁的窈窕美女,正怒冲冲地瞪着自己,一只玉手刚朝自己脸上打来,却打了个空,显然是因为自己不小心撞到了她,所以惹得她发怒。  这位女子,看上去甚是美貌,身材高挑性感,纤腰盈盈一握,酥胸却是高耸起来,在胸前微微颤动,香臀也丰满圆润,乳波臀浪,看得昊天暗自大咽口水。  在她身上,穿着华丽的公主服饰,满头珠宝,打扮得花枝招展,那般性感成熟的魅力,让昊天的心,不由自主地热了起来,咦?皇宫之中,竟然还有自己不认识的公主?昊天心里一愣,这倒是很少遇到的,而且这么火爆个性,真是对极自己胃口。  刚才那一掌,虽然没有打实,不过被玉手指甲尖在脸上划过,昊天的脸上还是有点火辣辣地疼痛,他是个讲道理的人,从来不因为自己身份高贵而欺负别人,想着到底是自己低头走路撞了人,说起来还是自己不对,慌忙做揖道:“公主殿下在上,请恕我失仪之罪!”  既然对方不认识自己,昊天心想自己没有必要立马的表明身份,姑且假装下去小太监,看看这美女如何对付自己。  昊天一边说,一边在心里寻思:“这是哪个公主?看她服饰是公主没错,可是从来没有见过,难道说,是已经出嫁的公主吗?”  那美女神色高傲,眼中微有怒意,冷冷地横了昊天一眼,娇声斥责道:“你是哪个房里的小太监,怎么这么不懂规矩,见了主子,连下跪磕头都不会吗?”  昊天一怔,已经好久没有听人这么对自己说话了,突然感觉到,面前的这位美人,让他颇有几分亲切感,一时看向这美女的目光,也微微有几分痴迷。  昊天心中暗叹:“唉,罢了,反正我也是不会仗势欺人的,这一定是远嫁出去回来的公主,看她回来一趟也不容易,就让她高兴高兴吧!”  心里想着,昊天当即拜倒在地,恭敬地向这位高傲公主叩拜,口称有罪,心里却是神魂飘荡,心里念着反正此时对美女磕的头,迟早是能讨回来的,这一点,昊天是无比的相信。  看着昊天下拜恭谨,这位美貌公主面色稍好,点头道:“罢了,起来吧!你给我前头带路,带我到我母亲那里去,找了她一天,害我现在都找不到。”  昊天爬起来,小心地问道:“请问公主殿下说的是哪一位娘娘?”  这位公主微微一怔,笑道:“便是晋王妃娘娘!”  “晋王妃?”  昊天一愣,道:“你是郡主?”  “哈哈,你想着才想到啊!”  那美女呵呵的笑道:“我可没说自己是公主,你自己认错人罢了,我娘亲在我姨娘的宫里,你带去本郡主吧。”  凌峰也是一怔,晋王妃?那就是晋王的王妃了,晋王妃进宫想必是看君妃丁晓君的,因为晋王妃跟君妃丁晓君是姐妹。  看着这位美貌郡主,想起气质与相貌与她极为相似的君妃丁晓君,那照此看来,那个晋王妃应该也是一个大美人,昊天心中不由一阵火热,慌忙弯下腰去,跑到前面带路,免得郡主看到自己支越帐篷,怀疑自己宫廷太监的身份。  昊天一边殷勤地在前面带路,一边跟这位郡主聊天,原来这个晋王的郡主,叫做无双郡主,还有着华夏第一郡主的称号,据说她母亲晋王妃跟她差不多年龄,她比无双郡主大十三岁呢!  “晋王妃十三岁就生了郡主你?”  昊天大吃一惊,陡然站住,后面跟着的无双郡主收脚不住,砰地撞到他的身上,修长高挑的身子将昊天撞得一个踉跄,那柔软的娇躯,碰在背上,让昊天又是不禁心中一荡。  无双郡主晃了一下,站稳脚步,抬手在昊天头上敲了一下,怒道:“小太监,怎么不走好一些,突然停下来,害本郡主吓了一跳。”  昊天唯唯谢罪,慌忙再度前行,带着无双郡主走向君妃丁晓君的住处,他心神微分,走得慢了些,看看已经走到自己身边的无双郡主,突然心中一动,脚下一歪,撞到了她的身上,一把抱住她,惊呼道:“谁放在这的石头,绊了我一跤。”  一边说,他一边抱住无双郡主性感修长的娇躯,在她身上悄悄抚摸着,但觉纤腰柔嫩,玉臀圆润,手感甚好。  无双郡主一怔,已经被昊天摸到身上,不由娇躯酥软,她冰清玉洁,未曾碰过男人,现在被一个俊俏的小太监摸到身上,自然是浑身发烫,不能再向前走了。  无双郡主一片迷茫之中,忽然感觉到一只手抚上了自己的酥胸,不由大羞,挥拳怒斥道:“小奴才,快放开我!”  昊天正在小心地抚摸着她高耸的,只觉形状与弹性俱佳,正在摸得心头大快之时,突然头上一记粉拳打下来,砰地一声,将他打得头脑一阵晕眩,他也不硬抗,顺势倒下去,跪在无双郡主身边,抱住她修长美腿,双手隔着丝绸衣服乱摸丰臀玉腿,低头道:“郡主殿下饶命,小人一时不小心,摔倒了,请郡主殿下宽恕!”  被昊天的手抚摸着粉臀,无双郡主一阵急促喘息,用力推他,也推不开,只得喘息着娇声道:“快放开,我不怪你就是。”  昊天恋恋不舍地放开这难得的美女,心中暗道:“哇,身材真好,穿着衣服还看不大出来,一摸才知道,回头让她脱下衣服来看一看,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想到此处,昊天不由得心头火热,可是又担心无双郡主粉拳打来,慌忙爬起来向前跑去,口中笑道:“郡主殿下,请随我来,小人这就带你们去看晋王妃娘娘!”  无双郡主正在芳心大乱之际,未及动手,再一看昊天已经跑掉,心中大恨,快步跟上去,心里想着,一定要逮到他,治他个不敬之罪。  这个时候,无双郡主远远看到母亲晋王妃,心中欢喜,伸出玉手,一把将昊天推到一边,忙走上前去盈盈拜倒,娇声道:“母妃,你都去哪里了,这皇宫这么大,女儿找你好辛苦的!”  “驸马?”  晋王妃并没有理会自己的女儿,而是看着昊天,睁大眼睛有点不敢相信的说道。  无双郡主在她身后,听到这一句,不由吃了一惊,惊问道:“母妃,你说他是谁?”  晋王妃看了无双郡主一眼,上下仔细打量,好像真的没有受人糟蹋过的痕迹,不由松了一口气,这次进宫,她听说了驸马的荒,心中不免为自己的女儿担心。  看着那位高傲的郡主脸上露出惊愕的神色,昊天微微一笑,笑道:“既然你们见了我,怎么都不行礼?”  “啊!”  晋王妃这才醒悟过来,急忙下跪叩首的道:“臣妾无知,有眼不识泰山,请驸马降罪,驸马千岁千岁千千岁,她可是这位驸马在皇宫中的权势之大,连女皇有时候都要听他的!”  无双郡主被晋王妃一拉扯,也跪了下来,当即回过神来,慌忙跟着说道:“驸马千岁千岁千千岁。”  昊天立即笑道:“平身吧,我既然路过,你们就招呼一下好了。”  说完他就迈步从晋王妃身边走过去,在她微微发怔,未及拦阻之时,便已走进了门里。  晋王妃见昊天已经进了门,也无可奈何,只能跟着进去,心里想着,只要哄他走就好了,千万不要引狼入室,万一让他对自己女儿起色心,说不定还会给她带来灾祸。  无双郡主却是又惊又喜,当今驸马年少有为的名声,早就传扬在外,道是驸马一人平定了太子的叛乱,协助女皇登基这些事情,无双郡主虽然身在紫禁城之外,也早闻此事,对驸马崇敬好奇不已,这一次进皇宫,她很大的心愿就是能见到这个年轻有为的驸马,哪怕只见一面也好,回去好向亲戚女眷们描述一下,谁知在宫中遇到,却不相识,竟然还在他头上打了几拳几掌,想起来真是羞惭无地,不过日后回去说自己打过驸马,还让驸马给自己带路,那可是大大的炫耀资本,想到此,无双公主未免得意。  幸好,驸马大人有大量,丝毫不计较她的无礼,反而送她回来,这让无双郡主心中不由泛起涟漪,想想刚才昊天在她身上乱摸的情景,难道说,这位驸马,真的对她有什么意思了么?  可是无双郡主忽然想起,驸马跟自己算是内亲,而且她已经有了女皇了,自己不可能成为他的女人的,这让无双郡主惋惜不已。  昊天正在欣赏无双郡主脸上羞喜的表情,心中大感自豪,忽然看到她的脸上高傲地微笑着,以皇家郡主的礼节,淡然道:“驸马,请上坐。”  她回过头,唤一个小宫女来敬茶,自己先坐了下来。  昊天一怔,心中大觉有趣,自从自己成为驸马以来,跟皇后、皇妃、公主玩多了,甚至女皇都玩过的,还没有见过如此傲慢的郡主,也没跟郡主打过交道,这样的女人玩起来,恐怕比那些待自己诚惶诚恐的皇妃,更加有味道一点吧?  想到这里,昊天也不客气,找个座位坐了下来,接过宫女敬的茶水,低头慢慢地品了起来。  晋王妃也走进屋子,坐在无双郡主身边,淡然微笑着,却是满怀戒备,生怕昊天对自己或是自己女儿做出什么事来。  昊天坐在上座,微笑道:“晋王妃,你们来皇宫,也不找女皇安排一处好一点的住所,我见这里可不配你们啊。”  晋王妃道:“谢驸马关心,臣妾只是暂来住几天,将就一下也算能过得去了。”  晋王妃的目光落到昊天微微隆起的裤子上面,玉面微现羞怒之色,冷冷地哼了一声,果然,这好色驸马还是有歹念了,晋王妃心里想,估计要早点离开皇宫回晋国才是正道。  看着这位绝色美艳的王妃娘娘轻嗔薄怒的美态,昊天心中一热,心中暗叹:“哇,都这么大了,还这么诱人,看起来这年头的王妃都是养尊处优,保养非常好啊!”  无双郡主坐在一旁,看着昊天对自己母亲如此厚爱,不由欢喜,想着:“驸马哥哥为人和蔼可亲,又帅气,而且又有本事,更会关心人,真是难得一遇的好男人,真是极品中的极品啊!可惜他已经有了女皇了。”  昊天的目光,又落到了无双郡主身上,看着她性感惹火的娇躯,微笑道:“郡主应该是第一次来皇宫,想必对宫中一切,都有些不大熟悉,如果郡主愿意,我可以带郡主在花园中走上一走,让那几处地方指给公主看,不知郡主意下如何?”  无双郡主喜道:“好啊!既如此,便有劳驸马了。”  她没想到这个驸马会主动提出给自己当导游,这对她一个郡主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恩赐了,这简直就是求之不得,天掉馅饼的好事,说着便起身来,跟着昊天向外走去。  晋王妃刚刚有些疏神,忽然看到昊天已经带着无双郡主走了出去,心中一惊,站起来正要阻止,忽然脚下一滑,几乎跌倒在地。  这一下,待得晋王妃站起来,再看昊天和自己的女儿,已经走得远了,转过几个假山,已经看不到了影踪。  昊天脚下奇快,伸手拉住无双郡主,没走多久,便来到皇宫花园之中,回头看看,晋王妃已经追不上来了,心中大定,嘻嘻笑着,摩挲起手中柔滑的玉腕来。  无双郡主被昊天拉住玉腕,满面娇羞,虽然想要斥责他的不敬之罪,可是一想对方可是驸马,女皇的丈夫,看到他清俊面庞上的含笑双眸,便觉心中一荡,再说不出话来。  无双郡主轻咳一声,努力表现出身为郡主的高傲,淡淡地道:“驸马,这里是什么地方?”  昊天道:“这里是御花园,风景很好的!”  无双郡主心中一喜,面色稍缓,微笑道:“这里风景确实不错,咦,驸马你拉我做什么?”  昊天拉着无双郡主的手腕,一边轻轻抚摸玉手,一边微笑着拉到她走到一块假山石旁,笑道:“这块假山石,坐起来很舒服的!”  无双郡主已经好奇的倚到了那块假山石旁,昊天心中大快,凑过去挤在无双郡主身边,微笑道:“郡主,这里的风景,你觉得怎么样?”  说话的时候,他的身子从后面贴上了无双郡主的娇躯,他的手,已经悄悄地伸到了无双郡主的身上,揽住她的纤腰,抱住她的娇躯,手伸向高耸,在她丰满香臀上磨擦着,心中大爽。  无双郡主眼中露出惊色,想不到驸马哥哥竟然如此大胆,竟然敢对自己上下其手,他难道真的想要自己做他的女人吗?那这算不算是有为纲伦,而且他不怕女皇反对吗?虽然无双郡主想要斥责昊天的不良行径,可是手上传来的热力,让她娇躯火热,心中一片迷茫,甚至连臀后传来的坚硬触感,也没有注意到。  无双郡主身材修长高挑,性感惹火处,昊天站在她的身后,抱紧这位成熟美艳的年轻女子,手就要伸进她的华丽宫装之内,抚摸她火热的性感娇躯。  正当昊天的手摸到柔嫩滚烫的肌肤之时,突然听到后面有娇声响起:“驸马,清泉,你们在做什么?”  昊天回头看去,却见一个同样成熟性感的美艳女子快步走来,已经是累得娇喘吁吁,美丽的大眼睛里面充满了惊疑与惶恐,玉颜已经因快步行走而变得微红,看上去就像自己抱着的羞红着脸的美女公主一般,相同的相貌和高傲的气质,若说她们是同胞姊妹,只怕没有人会不信。  听到那娇声呼唤,处于迷离之中的无双郡主大惊回头,看到自己的母亲正惊疑不信地看着自己,不由大羞,慌忙挣脱昊天的怀抱,不敢看自己的母亲,慌张地道:“母亲,我、我去走走,你在这里走一走吧!”  无双郡主慌慌张张地跑开,心里羞惭至极,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在被驸马抱住时,还能感觉到异样的兴奋,难道这就是爱情的感觉吗?只是这般羞耻之事,被自己母亲看见,自己又如何向母亲解释?所以她只能飞快的离开,她羞得几乎流泪,也只能借着透气的由头,赶快跑开,免得面对母亲的严责和怒骂。  晋王妃这时却已经没有心思再去骂她,只是娇喘着站在昊天面前,颤声道:“你……你没有对她做什么吧?”  晋王妃气喘吁吁的赶来,其实就是担心昊天会对自己的女儿下手,她赶来看到的这一幕,其实已经证实了自己的担心,还好,一切都还没有发生,自己赶到及时。  昊天见煮熟的天鹅飞了,心中有点失落,看着同样美丽的晋王妃,脸上露出迷惑不解之色,道:“王妃你在说什么,我会对郡主做什么呢?”  说着他缓步走到晋王妃身边,看着这高傲的美人露出戒备之色,却因跑得乏力而无法躲开,猛地伸出双臂,抱紧晋王妃,微笑道:“娘娘说的,该不会是担心我对无双郡主做这样的事吧?”  “啊!”  晋王妃大惊,万万没想到驸马会对自己来这么一抱,这、这简直太出乎她意料,难道他要对自己动粗吗?  果然,昊天不顾晋王妃挣扎,强行将她四肢着地按在如茵的碧绿草地上,一抬腿骑在她纤腰之上,微笑道:“娘娘该不会以为我会这样骑着无双郡主吧?”  “你……”  晋王妃奋力挣扎,怒得玉颊通红,颤声道:“驸马,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我乃晋王的妃子,算起来是你的婶婶,你怎么可以骑在我的身上?”  说完,全力的挣扎着。  可是,晋王妃根本不知道昊天要得到的东西,从来没有旁落和失手过,昊天此刻对晋王妃的感觉,要比无双郡主带给他的还要强烈,而刚才被无双郡主点燃的激情,此刻全部要在晋王妃的身上爆发。  昊天的身体并不重,而晋王妃身材修长,力气也比那些娇弱的宫妃们大些,用力撑起身子,竟能在草地上爬行,用力晃动,想把骑在上面的昊天甩下来。  昊天却是抱紧娇躯,双手扣在晋王妃高耸的之上,兴奋地微笑道:“娘娘难道还会以为我会这样摸着无双郡主的咪咪吗?”  感觉着昊天的魔手已经伸进自己的衣襟,捏住了酥胸尖端的娇嫩葡萄,晋王妃羞得满脸娇红,看着甩他不下,只得倒在地上,颤声叫着,要他快些下来。  昊天双腿紧紧夹住晋王妃的纤腰,只觉一阵巨爽,索性撕开她的衣衫,抚摸着她的光滑玉背以及柔嫩丰臀,再用力一下,嘶地一声,将她的衣服,整个撕成了两半。  他大笑着,抱起晋王妃的娇躯,按在刚才那块假山石上,伸手摸着她光溜溜的,随手解开了自己的腰带,便将凑了上去,感觉着后面的坚硬触感,晋王妃羞得泪水都快流了下来,颤声道:“不要在这里,要是被人看见……”  昊天抱紧她丰满修长的娇躯,嘿嘿地笑道:“那不更好吗?要是无双郡主看到娘娘这副模样,以后更得对你尊敬孝顺了。”  一想到自己的丑态可能会被女儿看到,晋王妃羞得美目中泪水狂流,突然尖叫一声,只觉身后那昊天,已经猛地闯进了自己的身体里面。  昊天把晋王妃娘娘的娇躯按在假山石上,大干猛干,口中大笑道:“娘娘感觉如何?你来皇宫的目的我不想知道,但是晋王想要谋反的事实,我确是知道得一清二楚,我就是让天下人都知道,那一个人对我们李家的江山不利,我就要对付他。”  “晋王妃迷离的美目,陡然瞪大,身体剧烈地痉挛着,挤压着昊天的身体器官,让他更爽得不知南北东西,在他的大力冲刺之下,激愤的烈火,在她的体内,熊熊燃烧起来!  当年,晋王妃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就是在自己家的花园里面,自己被晋王强行辱,所以才怀上了无双郡主,嫁给了晋王,自己并没有多少幸福可言,可是作为一个女人,需要从一而终,而且晋王给自己的待遇并不低,因此她也就认命了,直到这一两年,晋王妃才感到诚惶诚恐,因为她发现自己身边的躺着的晋王竟然有谋反之心。这让她心底里也很害怕,因为她知道这是大逆不道,诛九族的大罪,而且这些年,她这个王妃过得并不如意,晋王娶的王妃越来越多,因为自己生的还是郡主不是王子,因此也不受到宠爱,想想来,晋王也有五年多未曾宠幸于自己,作为一个女人,尤其是正值青春年华的女人,这等失落和痛苦,那是相当的难受。  晋王要谋反,那是死罪,晋王妃不想自己跟着晋王一起变成乱党,因此,她给自己留了一条路,当她用半年时间掌握了晋王谋反的证据,回娘家倾诉的时候,家里的人当机立断,送她进皇宫找自己的姐姐君妃丁晓君,目的只有一个,把晋王要谋反的事情供出来。  晋王妃这么做,其实需要很大的勇气,毕竟她需要供出来的那个人是自己生活了十八年的丈夫,而她自己不过才三十岁,一旦晋王被抓甚至砍头,自己的未来将在那里,自己后半生应该怎么过,这些,都是晋王妃考虑很久,一直没有答案的。  到了皇宫,她在跟自己姐姐君妃丁晓君聊天时,才发现那位平定太子叛乱的青年驸马,却是荒无比,在有了女皇之后,还不满足,竟然连皇后、皇妃都纳入自己的后宫,自己担心之余,没想到在皇宫的花园里面,被这比自己小上十多岁的驸马辱。  难道这就是命吗?晋王妃含着屈辱的泪水,多年来的遭遇,一件件地浮现出现,让她的脑中一片混乱;而身后少年驸马还在大笑着侵犯她的身体,让晋王妃一阵迷离,兴奋与痛苦一齐涌来,几乎冲得她晕厥过去。  晋王妃或许太委屈了,趴在假山石上,痛苦而愤怒地放声大哭起来,已经顾不得会招来别人围观,看晋王妃哭得伤心,昊天也深觉惨然,动作也自然放得温柔,凑在她耳边柔声劝慰,腰部当然还得努力动作,好让晋王妃娘娘能感觉到他的温情款款。  “其实你的遭遇,君妃已经跟我说了,今夜之后,你就是我的女人,如果你不反对,我会把清泉一起纳入我的后宫的,让你们在皇宫之中永享荣华富贵,你也不必担心女皇会反对,我会好生的疼爱你和清泉,让你们一辈子都享受无比的幸福。”  “啊!”  那高傲的美女放声痛哭着,感觉着自己的尊严,已经被这年轻的驸马打成了无数碎片,可是他温柔的动作,轻柔的语声安慰,都让她的心,一阵迷茫,回头看着他的俊俏容颜,微微地发怔,昊天的承诺,对她来说,是有震撼力了,尽管这有点让人难受,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能够和当今女皇共伺一夫,是自己后半生能得到所有幸福可能中最幸福的事情。  当初被晋王污之时,那人只顾自己快乐,把她的痛苦哭泣当成有趣的事,大加调侃戏弄,哪像现在这个少年驸马,不光自己快乐,还要努力让她感觉到温馨,相差得实在太远了。  阵阵快感袭来,晋王妃不由呻吟出声,惊慌地看着四周,生怕无双郡主回来,颤声道:“驸马,我们回去吧,不要在这里!”  昊天面现难色,嗫嚅道:“可是娘娘,我实在是停不下来啊!何况回到宫中,娘娘自然就会不肯再做了,这样我会忍得很难受,而且娘娘你还没答应我,做朕的女人呢?”  晋王妃惊慌地叫道:“好了,我答应你,我做你的女人,只要不在这里做,到了宫中怎么做都由你!”  得到了美人的如此承诺,昊天也就没什么所求,高兴地抱起她,快步向宫室走去。  晋王妃被昊天将娇躯转了过来,双腿盘紧他的腰部,感觉着他仍然停留在自己体内,用这样羞耻的姿势被他抱着赶路,不由羞得玉面通红,可是又强不过昊天,只得咬牙忍耐,希望能早点赶回宫中,免得被人撞见。  路上没有人,昊天一边走,一边抱着怀里的美女,快乐地在她身体里面活动着,晋王妃却是担心害怕,在快乐之余,还要抱紧昊天的颈子,东张西望,从他头上肩上扫视着四周的动静,随时准备着提醒昊天躲到道旁的花丛中去。  她一边走,一边还在娇声呻吟着,感觉着昊天走路时的颠簸弄得她一阵阵地快乐无限,香唇琼鼻中剧烈喘出的热气,打在昊天的耳朵上,弄得他一阵痒痒的。  这样艰难痛苦而又快乐的道路不知走了多久,昊天终于抱着她走进了她居住的宫室,笑道:“这里怎么也没有几个小宫女服侍,回头我一定让女皇多派几个宫女来,服侍娘娘。”  晋王妃已经顾不得感激,慌忙娇声呻吟道:“快点进去吧,别真的碰到宫女,让她们看到。”  昊天微笑着,抱着晋王妃走进她的卧室,将她放在香榻之上,架起她的修长玉腿放在肩上,自己站在床边,便对她的玉体展开了猛烈进攻。  这一次大战,弄得晋王妃哭泣呻吟,魂灵飘荡,她几乎被昊天弄死过去,直到昊天虎躯剧震地发泄到她玉体之内,她才嘤嘤哭泣着,抱紧昊天,贝齿狠狠地咬在他的肩膀上面。  昊天皱眉忍耐,轻声道:“你们是怎么回事,都这么爱咬人肩膀,幸好我是无敌金刚,不然的话,早让你们一人一口给吃掉了。”  晋王妃喘息半晌,看着面前俊秀少年驸马,心中不由大羞,慌忙爬起来,推着他的身子,颤声道:“驸马,无双快回来了,你快些出去!”  昊天一怔,道:“娘娘,你刚才不是说可以让我随便干,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怎么现在变卦了?无双郡主回来,让她在一边看戏好了,又有什么了不起?难道你不愿意让她做我的女人吗?难道你想一个人独占了我给你们母女的幸福?”  晋王妃羞得玉面通红,想想自己竟然被这少年强行污,现在还要打自己女儿主意,不由大为羞怒,咬牙道:“快走,不然,我就……”  晋王妃回手抄起一个枕头,用力打在昊天头上,颤声道:“快出去,至于无双,我是不会让她……”  昊天挨了一枕头,虽然不痛,还是心中不快,大怒道:“好,既然你这么说,你再要我来这里,我也不来了。”  昊天怒冲冲地从晋王妃玉体内抽离,提起裤子,转身便行。  晋王妃见到昊天大怒,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但是此刻心中无主,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候,只见他的背影已经大步走出宫室……  昊天尽管没转头,但是他好像看到晋王妃的脸色大变,出门前不忘再说一句道:“对不起了,晋王妃,对于我刚才的行为给您造成的伤害,我深表道歉,不过我相信王妃娘娘您大人有大量,您是一定不会跟我一般见识的,对不对?您也大可放心,我不会再来纠缠您,我是驸马,因此我再贱也不会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至于我刚才对你做出的事情,我决定在女皇抓拿晋王一门定罪的时候,让她赦免你和无双,也算是我对你的歉意吧,不管你接受不接受,朕告辞了。”  昊天说完之后,看也没看晋王妃的表情转身就向大门走去。  “驸马……等……等一下……”  在昊天的手已经扶上了门把的一刹那,身后却突然传来了晋王妃稍显急促的声音,昊天停下了脚步,但是却并没有回头,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冷笑着道:“怎么啦?对我的羞辱还感到不过瘾吗?是不是要我跪地磕头,大人大量的您才肯宽恕我呢?”  “不,臣妾不敢,驸马……臣妾……对不起……你!”  昊天看不到晋王妃的表情,但是他却能听出她的声音中带着哭音。  可惜此刻已被愤怒冲昏头脑的昊天心中再无丝毫的怜香惜玉之心,他冷笑着道:“对不起?我可当不起,虽然我是女皇的丈夫,但是刚才所做的,的确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你也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一切都是我自取其辱。”  “驸马……你不要走……”  昊天转动门把手刚要打开门,晋王妃却冲上来抱住了昊天的腰,如果是昊天刚来的时候她就做出这种动作的话,他一定会笑歪嘴巴,但是现在的昊天已经心如死灰,刚才晋王妃的那番话实在是太伤人了,昊天到现在还感到心中一阵阵作痛,虽然晋王妃娇小玲珑的娇躯隔着单薄的衣衫紧紧的贴在昊天的后背上,但是给昊天的感觉就跟一具尸体贴上来的感觉差不多,反而感觉分外的不舒服,昊天很不耐烦的怒声道:“你干什么?放开我。”  “驸马,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走……”  晋王妃的声音完全变成了哭音,同时昊天的背后突然一凉,难道是她的眼泪?  哼,终于要使出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看家本事了吗?可惜他昊天现在已经是心硬如铁,再也不会轻易的就被女人的眼泪所打动了,昊天心中暗自冷笑着,他不知道晋王妃为什么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但昊天已经不想再去想这事,他只想尽快的离开这里,离开这让自己深感受伤的伤心之地:“放开,你再不放开我可就不客气了。”  “驸马,就算你杀了臣妾,臣妾也不会放开……臣妾不让你走……”  晋王妃死死的抱着昊天,她的行为不但没有激起昊天的同情,反而让昊天更加感到愤怒和厌恶,昊天极不耐烦的道:“不可理喻。”  几乎在话出口的同时,昊天的双臂也用力的向后一振,晋王妃虽然用力的抱着昊天的腰,但是身材娇小的她怎敌无敌的昊天,顿时“哎哟”一声,整个人被摔了出去。  虽然心中的愤怒已经让昊天几乎失去理智,虽然昊天也是迫不得已才这样做,但是一个大男人对一个弱小的女人动粗仍是超过了昊天的底线,即便这个女人刚刚还无情的刺伤过自己的心,可是自己犯得着如此对待一个柔弱的女子吗?  昊天迅速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晋王妃摔四仰八叉的躺倒在地上,身体好像并没有受到伤害,他也就心安理得了,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晋王妃那满面泪痕的凄苦模样仍旧深深的印入了昊天的脑海中,昊天心中不禁暗叹了一声:“既然你对我并非完全无情,何苦要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晋王妃,你真是不识抬举。”  “驸马……求求你……不要走……我刚才说的不是臣妾的真心话……”  身后传来晋王妃哀求的声音让昊天稍稍犹豫了一下,但也仅仅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而已,他终于还是义无返顾的跨了出去。  “啪!”  的一声,身后突然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伴随的是晋王妃极为痛苦的一声惨叫,就是这声惨叫,让昊天已经跨出去但尚未落地的腿又收了回来,昊天的头也不由自主的向后转去。  晋王妃极为痛苦的面朝下摔倒在地上,显然是她刚才想从地上爬起来追昊天的时候绊在了桌子的腿上,所以才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看到她满是泪痕的脸因为痛苦已经有些变形,牙齿紧紧咬得嘴唇都快出血了,她的眉头也是紧紧的锁着,表情显得十分的痛苦,昊天不禁有些动容,不过刚才她的那番话实在是太伤他的心了,昊天狠狠心站在门边没动。  晋王妃泪眼模糊的双手撑地欲起,但是却没有成功,昊天看出来她的左脚好像崴了,晋王妃咬着牙又尝试了几次,但是腿上的伤痛让她的努力全化成了泡影,她依然没能从地上爬起来,看到昊天站着门边冷冷的看着她,那眼神仿佛就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她的心彻底跌入了谷底,她知道一切都无法再挽回了,一刹那间她只感到万念俱灰,精神也一下子崩溃了,她泪如雨下,发疯似的用力的拍打起身下的地面来,嘴里还歇斯底里的哭喊着:“你走啊,你怎么还不走?我求求你,你快走吧,让我一个人自生自灭吧……不,我也不要你的赦免,你把我跟晋王一起打入天牢,或者送上断头台吧!”  晋王妃的哭声如杜鹃啼血,让闻者心伤,也让昊天无法再继续冷漠无情下去了,于是他轻轻的关上了门,然后向她了走过去。  “我不要你管……”  晋王妃用力的将昊天的手拨到一旁,将泪流满面的脸转了过去,也许是昊天刚才的冷漠深深的刺痛了她,也重新激起了她的自尊和骄傲。  昊天心中也是一阵揪痛,不顾她的挣扎将她一把抱了起来,晋王妃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双手不断推拒着昊天:“你……放我下来……我不要你管……我不要你廉价的同情……”  昊天的心情非常的难受,他紧紧的抱住了怀中的晋王妃,不给她更大的活动空间。  晋王妃见挣脱不得,双手转而在昊天胸前捶打起来:“我不要你假惺惺的关心……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就会欺负我……”  “对不起,因为我一直习惯了别人来爱我,而不是我倒贴的去爱,但是你今天教会了我,其实爱是两个人的共同付出。”  昊天抱着晋王妃,温柔的说道。  “呜呜……驸马,不要丢下臣妾……呜……呜……”  看到昊天要将她放在椅子上,刚才还在捶打昊天的晋王妃突然像一个受惊的小孩子一般紧紧的抱住了昊天,同时将脸埋在他胸口大哭起来。  昊天有些木然的抱着她的身体,心中却是分外的苦涩,或许自己刚才自己的有点过火,实在不应该那样对她。  “呜……呜……呜……”  晋王妃大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抽泣着道:“驸马,刚才臣妾只是耍性子说了你两句,是臣妾不对,但是驸马你扭头就走,丢下臣妾不管……那驸马当初为什么要撩拨臣妾呢……在俘虏了臣妾的心之后……又无情的把臣妾一脚踢开……难道驸马你跟其他男人一样都是这般薄幸无情的吗……呜……呜……你这个大坏蛋……”  晋王妃声泪俱下的控诉着昊天的无情,双手也在昊天背后捶打起来:“大坏蛋……大坏蛋……就许你一声不响的就把人家抛在一边这么久……难道臣妾埋怨两句都不行吗……呜……呜……”  昊天说不出话来,心中也是一片惨然,事情怎么会闹成这样?明明是郎有情、妾有意,为什么搞得大家都很难受?是因为她的演技太佳让自己发生了误会,还是昊天对她根本就不了解以至发生判断错误?  昊天沉声道:“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臣妾知道错了,驸马,臣妾也是一时口不择言……其实……其实……臣妾喜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舍得离开你。”  晋王妃一边抽泣着向昊天解释着,双手又紧紧的箍住了昊天,好像深怕昊天丢下她不管了,到现在昊天对她的心态总算有点了解了,看来她是想给昊天来一个下马威宣泄自己的幽怨之气,但是没想到口不择言触到了昊天的逆鳞,在昊天冲冠一怒之后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所以才又不顾一切的想留下昊天。  要知道,晋王一旦被朝廷剿灭,那她这个晋王妃就是阶下囚,那接下来的生活将是无比的悲惨,如果这个时候能进入皇宫,那将是凤凰涅槃一般,是重生,更是无比的尊荣。  不过事情搞到这个局面,昊天对晋王妃的性格多少有点了解,她是防备心和小女人心很重的人,在皇宫给她一个身份和稳定的居所,应该就可以,再过度的宠幸,可能会让她更加得意或者说破坏皇宫的和谐,于是昊天想了想说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愿意跟我?但只要你愿意留下,我都会亏待你,这一点,我绝不食言。”  正如重圆的破镜将始终带着那无法消除的裂缝一样,正如少女一旦失去处子之身就再也无法挽回一样,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了,就再也无法回到原来的状态了,不管昊天和晋王妃的未来如何,她今天对昊天讲的那番话,让昊天对她已经做出了一个判断,尽管那些话可能只晋王妃想向昊天发泄怨气而故意说的,但是误会有时候也具有非常强大的杀伤力,它足以让两个生死相许的恋人劳燕分飞。  “驸马,你到现在还不相信臣妾……难道你非要臣妾把心挖出来给你看吗……”  晋王妃抽泣着道:“其实……其实……臣妾能进宫里揭露晋王的一切,臣妾就有心跟你了……看到君妃她们幸福的样子……臣妾真的动心了……只是……只是……臣妾乃是残花败柳之躯,心中实在是难受,总害怕驸马只是玩弄臣妾……那臣妾真的生不如死……”  “对不起……”  听到晋王妃的真心告白,昊天心中一阵宽慰,手下不由自主的加力将她的娇躯抱得紧紧的。“我会好好的爱你,一直到天荒地老……”  “驸马,臣妾心里痛苦着呢……这些天来……在外边流传着一些谣言……不知那些人从哪里知道了臣妾进宫的事情……到处有人说臣妾出卖丈夫,是无耻的女人,不知道这些话怎么又传到了宫里,这两天不管臣妾走到哪里……背后总有人指指点点……说什么的都有……有说人家是牺牲色相才换得了母女平安。呜……呜……”  晋王妃积聚了许久的委屈终于能够得到宣泄的机会,她伏在了昊天的胸口大哭起来。  “晋妃……对不起……是我不好……你尽情的哭吧……把心中的委屈都哭出来吧……”  想想她刚才说的这些话,昊天心中大为悔恨,的确,作为一个女人简直太难了,相信自己没有强迫她之前,她已经受尽了非议。而这些,其实直接间接都是自己给晋王妃带来的,或许是因为压抑得太久了,晋王妃这一哭竟然哭了很久,让昊天一直抱着她的胳膊也有些发酸,昊天的衣服也被她的眼泪打湿了一大片,不过她的眼泪也终有哭干的时候,到这时昊天才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  昊天抱着晋王妃进了卧室,将她放在床沿坐下,然后扭身去卫生间给她拧了条湿毛巾道:“来,把脸擦擦,我来看看你的脚是不是扭了?”  晋王妃低垂着头,布满泪痕的俏脸有些发红,一言不发的从昊天手中接过了毛巾擦了起来,而昊天,已经开始脱下她的鞋子,端详起那美玉一般晶莹剔透的玉足……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