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162章 若云欣儿母女双飞

第162章 若云欣儿母女双飞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8241更新时间:2015-07-10 06:32:36
     云雨消散,蓝若云躺在昊天的怀中,对着他娇嗔道:“你真坏,明明说好只是吻我的,谁知道你居然趁机把我抱上了床,占有了我清白的身子,这下你可不能不要我了!”  “好宝贝若云,你是我的宝贝,我怎么可能不要你,我会用一辈子来爱护你的,让你成为一个幸福的女人,宝贝,你是我的天使,我会永远都疼爱你的!”  昊天深情地说道。  听到昊天的话,蓝若云的心中完完全全被昊天的身影填满了,此时的她心里已经容不下第二个人了,虽然她与昊天是第一次见面,但是这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感情可能就是那一回眸就能确定的,不在乎时间的长短,昊天抚摸着蓝若云那头乌黑的长发,调笑地说道:“若云,你刚才跟我说那个约定是不是真的,还是你故意编出谎言骗我的!”  “当然是真的了,不过我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见到你就把这么羞人的事情告诉了你,你这个坏人!”  蓝若云听后脸变得羞红,娇嗔道:“看你这样子,是不是还想打谨姐姐的主意!”  “知我者,莫过于若云也!你看你的谨姐姐那么清高,我怕她以后嫁不出去,所以干脆我把她追到手,到时候你们四姐妹就可以一起团圆了,这想法不错啥?”  昊天嘻嘻的说道。  “你这个坏蛋,还不是看谨姐姐长得美丽,不过你说得也对,我也不想和姐妹们分开,你要是能追上我谨姐姐,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不是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吗?”  蓝若云想了想说道。  昊天听到蓝若云说的话,他想到现在和她坦白她母亲的事情,好比以后被她发现了要好,而且她不是也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吗?于是昊天对着蓝若云说道:“若云,我有一件事情想跟你说,不过我告诉你后你可不能生气?”  昊天现在心中还有点儿怕蓝若云接受不了母女共伺一夫的事情。  “什么事情,你说吧,我不会生气的?”  蓝若云疑惑地看着昊天问道。  “你母亲也是我的女人,你听了不会生气吧!”  昊天有些小心翼翼的说道。  蓝若云听后先是一呆,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昊天,昊天看到蓝若云的表情以为她真的生气了,连忙说道:“若云,对不起,要打要骂悉听尊便!”  说着昊天露出一副任由她处置的样子。  蓝若云看到昊天的样子先是一呆,随后一下笑出声来说道:“我是逗你玩的,这么多年来母亲都是独自一个人,我也希望她早日找到一个男人做依靠,可是母亲为了我一直都没有找,但是现在母亲愿意和你在一起,说明你有足够的地方吸引她,以后你可要好好地对待我们母女哦!”  听到蓝若云的话,昊天先是一呆,他想不到蓝若云这么开朗,而在门外的蓝欣儿,听到蓝若云的话,她顿时一惊,想不到女儿居然这么理解自己,蓝欣儿实在忍不住了,她推开了门,冲了进来,对着蓝若云说道:“若云,谢谢你!”  蓝若云见到进来的母亲先是一呆,随即把被子拖了过来,盖住了她和昊天的身体,她害羞地说道:“娘亲,你怎么进来了!”  “你们叫的声音那么大,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蓝欣儿笑笑的说道。  蓝若云听后脸色顿时变得羞红,她娇嗔的望向昊天说道:“都怪你,都怪你!”  说完她把手放在昊天的腰间扭了扭,昊天顿时疼的额头冒汗,看到昊天如此疼痛,蓝若云连忙把手放开,关心问道:“你没事吧!”  昊天看了看蓝若云,然后又看了看蓝欣儿,说道:“你这个小妖精,看夫君我今天怎么重振家法!”  说着就把昊天就将蓝若云扑倒在身下,双手按住了她的香肩之上将她按在床上。  蓝若云羞赧地瞥了母亲蓝欣儿一眼,忽然娇笑道:“来呀,人家才不怕你呢!难道你还能将人家吃掉不成?”  昊天的手从蓝若云的肩膀上慢慢下移,一直来到了她胸前那双丰满的双峰,蓝若云娇躯微微颤抖,第一次被爱郎在母亲面前如此触摸的她情不自禁地嘤咛一声,粉颊绯红,双目流火,双手不知所措地挥动,最后抓住了昊天的手臂,她羞赫地看着他,却当他与上了他那双满是欲火的眼睛之时又羞不可耐地移开眼神。  昊天俯身,一口吻住了蓝若云那红润润的樱桃小嘴,双手开始在她那成熟美味的胴体之上抚摩揉捏,最后触及到了那只对他开放过的神秘之地。  蓝若云粉面生春,媚目含情,当昊天的魔爪触及她的玉门之时,她浑身好象触电一般轻轻颤抖,喉咙深处发出“嗯……唔……”  的舒服娇吟。  昊天另一只手探入了蓝若云的衣服之中,只觉她的肌肤柔滑娇嫩,挺拔耸立,感觉到一阵从未有过的兴奋快感,看着身下的这个美人一双水灵灵的杏眼含羞紧闭,晃如芙蓉般的俏脸羞得通红,浑身绷紧而轻颤,似在害怕,似在期待。  昊天离开蓝若云的樱桃小嘴,扭头对另一边的蓝欣儿笑道:“欣儿岳母,快过来帮忙,不然等一下不小心伤害了她那就不好了!”  听了昊天的话,爱女心切的蓝欣儿顶着一张红于二月霜叶的俏脸,慢慢地挪动到他们二人的身边,却心慌得不知所措,她的脑海中情不自禁地想起昨晚上所发生的事情。  只见蓝欣儿乌黑的披肩长发在微风中不时的撩动着,俏丽的脸庞上长长的睫毛下圆圆的杏眼清澈明亮,眉眼间柔媚动人,窈窕的身段纤细的小腰被贴身的衣服修饰得十分到位,丰腴的在酥胸前顶出浑圆的形状,裸露的胳膊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白嫩,衣服下摆中露出白嫩修长的大腿,足下穿着一双黑色的高根皮凉鞋,黑色的绊带映衬着小脚的白嫩肌肤。  莹白纤巧的脚丫包裹在肉色透明水晶丝袜里面,一排可爱的小脚趾头整齐的布排在一起,鲜红的脚指甲在凝脂的玉足上闪闪发光,细细的鞋根将修长的身姿衬托得更加亭亭玉立,卓约动人,而随着脚步的移动,苗条娇躯轻盈飘逸的走到昊天面前。  昊天双手剥落了挂在蓝欣儿肩膀上的吊带,探手到她的粉背之后想要将外套解开,而蓝欣儿则是微微抬起腰身,让昊天顺利地解开外套,昊天的双手将外套解开来,顿时,那双被包裹着的娇挺丰盈便暴露在昊天的眼前,他吞了吞口水,对蓝若云说道:“若云块过来,你将欣儿岳母的外套脱下来。”  蓝若云虽然害羞,但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却还是依言伸出芊芊玉手,将母亲蓝欣儿身上的裙子退了下来。  在两人四手之下,蓝欣儿一具一丝不挂的胴体便完完全全地呈现在眼前,只见一张秀丽清纯、娇羞可人的俏脸涨得通红,布满着羞涩的红晕,凤眼含羞紧闭,仿佛远山般的睫毛轻轻抖动,高耸的双峰充满着青春的活力,弹性十足!雪峰之上的两点嫣红,是那样的粉嫩娇艳,一双纤瘦的紧紧地夹在一起,一只玉手本能地将双腿之间神秘之地遮掩着。  昊天忍不住俯一口含住了蓝欣儿其中一点嫣红,用牙齿轻轻撕磨,用舌尖在上面画着圆圈,他另一只手则是贪婪地将另一只玉兔握在手中,两只手指夹住了剩下的花蕾,轻轻揉捏着。  看着自己的母亲赤裸裸地被刚才还在自己身上驰骋的男人压在身下肆意,那一股禁忌的快感让蓝若云心驰神往,她情不自禁地将自己刚刚才穿上的衣服脱了下来,一丝不挂地躺在母亲身边,芊芊玉手冰分两路,一手在情郎的身体上着,另一只手则是在母亲的胴体上轻轻摩擦。  在他们两人的抚弄之下,蓝欣儿的娇躯不住抖动扭曲,贝齿咬在丰润的下唇,像是在忍受着什么一般,酥胸急剧起伏,满脸绯红,娇喘吁吁,双腿之间,玉门微启,一线洞天之中潺潺流水,将那些并不浓密的芳草沾湿。  昊天放弃了一双充满诱惑力的雪峰,再次吻住了蓝欣儿那娇哼不断的樱桃小嘴,两人烫热的唇紧密地贴在一起,昊天大嘴一张,将两块柔软的唇片含在嘴中,轻轻吮啜着,动情的蓝欣儿丁香暗吐,主动地将自己的舌头深入了昊天的口中,任由他含着,吮吸撕咬。  过了一会儿,昊天放开了蓝欣儿,直接吻上了蓝若云的双唇,而他的双手在蓝若云的身体上不停地抚摸,蓝若云有些受不了,她的身躯就像一条蛇一般不停地摩擦着昊天的身体,见状昊天挺直了身体,双手将蓝若云紧闭的双腿分开,火热的巨龙对准了娇嫩玉门,蓝欣儿却突然抱住了他的虎腰,低声道:“天儿,你要轻一点,可别太粗鲁了!”  昊天笑着在蓝欣儿的俏脸之上摸了一把,笑道:“放心好了,若云刚才已经饱尝我的开垦灌溉了,而且我会很温柔的!可是,等一下若云受不了的时候,你这个当母亲的可要来接‘棒’哦!”  昊天故意强调那个“棒”字,羞得蓝欣儿几乎无地自容,可是,母女共侍一夫的禁忌却深深地刺激了她,蓝欣儿含羞点头,娇嗔道:“大坏蛋,就知道欺负我们母女俩!”  而被昊天压在身下的蓝若云突然张开了紧闭着的双眸,一副不认输地表情,双臂用力抱住了昊天的脖子,哼声道:“大色狼!大坏蛋!人家才不怕你呢!等一下一定要你跪地求饶!”  听蓝若云这么一说,昊天可乐了,他将那双别在直接腰间的双腿尽量分开,双手抱住了她的小蛮腰,邪笑道:“若云,记住你现在说的话,等一下有你后悔的时候!”  话毕,昊天那巨大的分身轻轻地抵在玉门之上,顿时引起了蓝若云的娇躯颤抖。  昊天缓缓的推进,让巨龙一点一点地没入身下蓝若云这具魔鬼般的胴体之中,而且,就在她母亲蓝欣儿的眼前!  蓝欣儿的双手娇羞地在女儿蓝若云的丰满双峰上面轻轻抚摩着,似乎想要以快感来打断心中的尴尬,昊天低下头在蓝欣儿紧咬着的红唇之上深深地吻着,封住了她的小嘴。  忽然,昊天腰身用力一挺!  “啊……”  蓝若云一声舒服的呻吟,因为刚才看见爱郎和母亲热吻而产生的饥渴感空虚感被取而代之地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酥麻痕痒感,就好象被千千万万只蚂蚁在自己的全身撕咬着一般,而且,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空虚,蓝若云急需身体之中那火热的巨龙在深深攻击挺刺。  看到了身下的蓝若云胴体不安的扭动着,小嘴娇喘吁吁,吐气如兰,星眸散发出炽热的光芒之时,于是,昊天双手抱住了蓝若云的柳腰,连连。  “啊……”  一声微带着痛楚和快乐的呻吟,从蓝若云的樱唇间迸发开来,或许是因为母女同床的禁忌,昊天的巨龙比刚才又庞大坚硬许多,当昊天的巨龙缓缓进入幽谷的当儿,蓝若云竟被那满撑的感觉和间中微微的痛楚所激,忍不住叫了出来,感觉上就好像……就好像回到了刚才第一次被他侵入时一样,虽说没有刚才那般痛,但那熟悉又带些陌生的感觉,仍然令蓝若云颇有些吃不消,幸好昊天此时动作不大,那巨龙只是温柔地缓缓滑入,一边缓缓地将她的幽谷撑开,以那火热舐过她的敏感嫩肌,那灼热将她所受的痛楚慢慢挥发,渐渐地转变成酥麻。  昊天在蓝若云乳上的咬啮愈发重了,扶住她纤腰的手也微微用力,巨龙更在她窄紧的嫩处不住顶动,三管齐下的挑弄令原已欲火如焚的蓝若云更加难以自抑,幽谷虽正被昊天的巨龙涨得严严实实,连点汁水都溢不出来,但体内却仍有股强烈的空虚渴望着他的充实,她甚至已管不到昊天在说些什么诱人的话儿,只知在昊天身下奋力蠕动,好迎合他的动作。  蓝欣儿抓着昊天的手臂,娇嗔道:“小坏蛋,大色狼,要死啦!轻一点,若云她会受不了的!”  昊天放慢了速度,在蓝欣儿丰硕雪白饱满柔润的上揉捏一把,调戏道:“怎么了?欣儿,是不是要我留着一点力气在你的身上?嘿嘿,好岳母莫怕,等一下你一定会连连求饶的!”  说完,他不再理会蓝欣儿,而是有开始加速起来,虽然不是最狂野,却也让蓝若云这个性经验极少的仙子呻吟不已道:“不行了……人家不行了……不要……”  昊天晃若未闻,依然我行我素,他一边耸动着,一边笑道:“怎么了?你刚才不是说要榨干我的吗?现在这么快就不行了?这怎么可以呢!”  说话之间,他突然加大了冲刺的速度与力度,直将身下的天使美人撞上了九霄云外!  一面放松自己,好让昊天更好下手,同时也细细品味着他所带来的刺激,蓝若云只觉浑身都沉浸在当中,尤其是母亲蓝欣儿就在身旁目不转睛地看着,心里禁忌的快感越发刺激,前头的余韵还未过,那一波波的快乐又袭上身来,此刻的她浑身还被那余韵弄得敏感至极,又被昊天巧妙的手段勾起了本能的需要,她就好像已被烧酥了全身,却被昊天在周身慢慢地烘烧着,一点一点地加着温,好让她在沉醉之中超越原先的感觉极限,然后才在他放开矜持的冲击之心俱醉,达到更美妙的高峰,那快乐令蓝若云不由自主地将玉腿环上他的腰,娇躯本能地向他索求,原本闭着的樱唇,也在不知不觉之间松了开来,泛出了句句娇吟。  昊天俯身用火烫的嘴唇亲吻着蓝若云的脸颊,使她感到阵阵的酥痒强烈的刺激让她娇躯颤抖,小嘴呵气如兰,他大嘴一张,一口封住了蓝若云的小嘴,陶醉的吮吸着檀口之中的香舌,火热的巨龙依然是那么强有力地着她的玉体,凶猛的冲击让她娇体急颤,,蓝若云不胜娇羞,玉颊通红,媚眼微闭,高亢的娇吟着:“嗯……天哥哥……好棒……人家感觉要……要飞了……”  昊天跨的巨龙应声奋力!  “啊……”  蓝若云的双手拼命的抓住床单,纤纤柳腰向上弓起,娇嫩丰盈的胴体突然剧烈的颤抖着,玉体深处涌出了汹涌的洪水,势要将入侵的巨龙赶出自己的身体。  直到蓝若云瘫软在床上,没有半点力气可言之时,昊天这才从她的身体之中退了出来,一把拉过了旁边观战的蓝欣儿,让她伏在女儿的身体之上,玉臀翘起,昊天在她的身后挺身而入!  “哦……”  蓝欣儿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她的胴体因为兴奋而轻轻颤抖着,就是这火热坚硬巨大的神枪,从女儿蓝若云甬道退出,现在进入了自己的甬道深处!  这是激动,兴奋,刺激,禁忌!自己母女二人居然同时在一个男人身下纵体承欢,这给她内心带来了多大的震撼,禁忌的快感让蓝欣儿逐渐迷失于身后男人的强悍之中,她俏脸通红,银牙暗咬,曲线动人,成熟的胴体随着昊天的冲刺而前后耸动,而她胸前那高耸雄伟的则是压在了身下的女儿蓝若云身上,昊天的每一次冲击总是让她们母女的身体前后摇晃,那柔软坚固的大床也不甘寂寞的发出了“吱吱”的摇曳声,似乎很有可能承受不了床上这对禁忌的男女那强烈凶悍的动作。  昊天双手握住了蓝欣儿的纤腰不住地抽动挺身,不时腾出一只手来在她的胴体之上轻轻抚摩着,握住她的大力揉捏着,捏住樱桃抖动着,的动作却只重不轻,每一下都要彻底深入她的玉体之中,狂野而强悍的冲刺着她的身体,撞击着她的灵魂。  被昊天深入浅出、时重时轻地弄了几回,蓝欣儿已迷醉的人事不知,她只觉得自己被他不住推送着,一次次向着那的巅峰迈进,一次次在那满足至顶的快乐中瘫软,那般强烈的爱恋是她从来未曾经历过的,畅快的令蓝欣儿也不知晕了几次,偏偏每次都在那令她快乐无比的冲击中醒转,在昊天的巧取豪夺之下,她的再也无法自守,快乐的泄了开来,可那明明已是泄精泄到酸软无力,再没有办法动上一下的娇躯,却又忍不住投身在热烈的爱欲当中,再也无法自拔。  昊天见身下的蓝欣儿已经完全被他勾起了无比强烈的潮欲火,而那强烈的需求又次次被他所满足,到后来她几乎已再没保留地投入欢爱之中,樱唇间的呻吟娇蜜甜美,令人魂为之销;再加上不知是情不自禁,还是本性如此,蓝欣儿明明已在他的巨龙元尽泄,爽得再也没有力气,但只要他微微一动,成熟美妇岳母蓝欣儿就好像又被诱发了无比的欲火般,再次配合起他的,那痴缠的媚态真令昊天爱不释手,怎么也不想放过她。  蓝欣儿桃腮晕红,鼻翼煽动,兀自沉醉于禁忌的快感之中,她的娇躯阵阵颤抖,一双小手紧紧地搂住了身下女儿的胴体,荡漾,娇容飞霞喷彩,柳腰轻扭,圆臀摇摆,丰韵动人的玉体前后舞动着。  昊天得意轻笑,连连翻刺掀起了,电闪雷鸣,强力的冲刺,高频率的速度不断的深入,激起了这对激情男女潜藏的欲火,熊熊燃烧着他们的身体!  男人奋力冲刺,势如破竹,女人春潮叠起,娇躯仿佛惊涛骇浪之中的一叶扁舟,蓝欣儿浑身颤抖抽搐,樱桃小嘴娇喘连连:“啊……好美……嗯……人家又要……飞了!”  蓝欣儿春心荡漾,随着昊天在她玉体之中的每一记深刺,她感到自己身体深处就像虫爬蚁咬般,那是母女共侍一夫的禁忌,忘情的蓝欣儿,那丰满翘挺的玉臀随着昊天的不停地挺上迎合,昊天那、左冲右突的更是点燃了蓝欣儿内心深处的,她小嘴微张,浪吟娇哼,频频发出让人消魂心驰的呻吟:“喔……真的受不了了……要来了……啊……”  一声高亢的娇哼,蓝欣儿那成熟丰腴的胴体终于无力地瘫软下来,重重地压在身下的女儿蓝若云之上,喘息不已,脸上春情澎湃,嘴角挂着一抹满足的笑意。  昊天看着眼前上下叠着的母女二人那赤裸的胴体,她们的身体之上布满了自己的痕迹,冰肌雪肤红霞密布,吻痕清晰,雪峰之上隐约可以看到了齿痕,她们母女相拥,双腿之间皆是狼藉不堪,春水潺潺。  “怎么样?要不要再来一次?”  昊天的手掌用力拍打在身为母亲的蓝欣儿那光洁的玉臀之上,却对着她身下的女儿蓝若云说道:“若云,是不是还要榨干我?现在知道害怕了吧?”  蓝若云已经吸气多呼气少了,才破处却又遭遇连番挞伐的她又则么可能经受得住昊天这般折腾呢!她吓得花容失色,连连摆动着酥麻的手臂,软声求饶道:“人家不行了,天哥哥你就饶了人家吧!”  “那可不行哦!”  昊天伸手将蓝欣儿从她的女儿身上拉到自己的身边,他那强壮的身躯马上覆盖上去,双爪握住了那丰硕的,笑道:“你们可舒服快活了,我还难受着呢!那样可不公平!”  昊天此时此刻可是打定注意要来个母女同床,一箭双雕了,他感觉到自己的欲火根本就得不到宣泄,反而更加地炽热燃烧起来,似乎不达目的势不罢休。  被昊天那结实灼热的躯体重重地压着,蓝欣儿刚刚才从之中退下来的欲火再次慢慢地燃烧起来,她欲火如炽,双腿张开将昊天夹在中间,双臂攀上了他的脖子,媚眼如丝,娇颊绯红,浑身轻颤。  昊天轻车熟路地挺身杀入,开始用力地快速起来。  “喔……”  蓝欣儿发出一声满足的娇呼,神态娇媚,闭上了凤目,美臀在昊天的身下不停地上下左右乱摆,逢迎着他的进出动作,在昊天的抽动之下,迷人的乳波臀浪此起彼伏,更加刺激她体内那欲火的沸腾,使他猛烈冲刺起来,而蓝欣儿则是紧抱着昊天,一双圈着他的虎背熊腰,翘挺的玉臀拚命向上顶,春情荡漾,媚态迷人:“啊………………”  蓝欣儿忘情着,尽情呻吟着。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昊天只知道自己的活塞运动做了不下于数百次,身下的成熟美妇岳母在自己强悍的冲刺之下浑身狂颤,香汗淋漓,媚眼半闭,檀口微张,溃不成军!蓝欣儿的呼吸是那样的急促,一双修长的玉腿紧紧夹着昊天的腰肢,成熟丰满的胴体扭动着,身子却越来越软了,“啊……好舒服……”  她那声音甚至竟然颤抖起来!  昊天浑身是劲,充满着狂暴的力量!他双手固定着身下这个绝色岳母的纤纤柳腰,强有力的着腰身疯狂地着,巨龙“卜滋”的在她湿热发烫的圣道里快速进出,坚硬的巨龙长驱直入,一次次一直蓝欣儿的玉体最深处!  “嗯……唔……好女婿好夫君……你再用力点……啊……”  蓝欣儿眯住含春的媚眼,雪白秀气的玉颈向后仰去,小嘴之中频频发出甜美诱人的浪吟春啼!  昊天双手撑在床上,猛抖着腰身,跨下有力的撞击着成熟美妇岳母蓝欣儿的娇嫩玉门,发出“”的撞击声,他越干越来劲,速度越来越快,每次展腰运力的猛压,巨龙就像失去宏控制似的在蓝欣儿的甬道之中狂抽着。  感受着侵入自己玉体之中的神龙那无比强悍的攻击冲刺,蓝欣儿只觉得舒服无比,沉迷于之中的她再顾不得羞耻了,她忘情舒爽得娇吟浪哼,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昊天的手臂,双脚用力紧紧勾住他的腰身,玉臀拼命的上下,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娇嫩的玉脸之上显出了既似满足又似痛苦的娇哼:“啊!天儿,人家受不了啊!要……要死了……”  花开花落,梅开几度,蓝欣儿只觉自己浑身的骨头好象散架了一般,全身没有半点力气,娇躯瘫软地躺在床上,她的身上骑着纵横驰骋,奋力冲刺的男人好象一头不知道疲惫的狂牛,尽情蹂躏着她成熟的胴体!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昊天见她有气无力的样子,邪笑着俯身大起大落,大开大合的冲动撞击起来,直将她顶上了云雾之端!  “怎么样?欣儿岳母?”  昊天一边抽动一边说道,“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很有禁忌的快感吗?”  “可是……可是……”  蓝欣儿还是有点举棋不定,可是那一强烈的快感却让她无暇多想:“啊……”  “人家又到了……”  身为人母的她浪荡的欢叫,春意燎燃,芳心迷乱!  不过要得意还是太早了,眼见蓝欣儿又攀过了一回高峰,幽谷当中又一阵柔情蜜雨不住洒下,正为之满足的昊天不由得意,本以为自己或可还再撑一下,弄到她再泄一回时,突觉腰间一阵酥酸,一股比以往还要强烈百倍的泄意涌了上来,令他全身上下都不由得为之抽搐,那快乐之强烈,就好像同时在每一寸肌肉上头爆发开来一样,比之先前独战蓝若云的感觉,更要强烈百倍。  昊天被那强烈已极的快乐冲的眼冒金星,整个人几乎都被快感所佔据,一时间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无法去想,在本能的策动下,他忙将腰深深一拱,把巨龙深深地送入她的内,紧紧地啜住蓝欣儿的,随即一股强烈的震动从巨龙处传来,全身的力气都像在这一发强烈的射出中涌了出去。  昊天是射得够舒服了,可蓝欣儿的享受也丝毫不比他少,那将要的巨龙将她最为敏感的处轻柔地吻住,在一阵几乎要把棒上的热力全烧透她嫩肌的膨胀和颤抖当中,火热的犹如刚出炉的一股洪流,热辣辣地洒在她幽谷深处,那种快乐令蓝欣儿不由得发出一声娇弱美妙的呻吟,他射的这般长久而强烈,就好像把两三次时射出的一口气喷,直接挨着的又是她最敏锐最脆弱的部位,那热辣的刺激,令她登时觉得整个人都被融化在那股洪流当中,幽谷从深处到最开头,都好像有他汨汨的在流动、在滋润,美的令她顿时为之痴然……  呻吟声声,不止,令绝色美貌的母女俩不绝,娇喘不断……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