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167章 美女中春药

第167章 美女中春药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6309更新时间:2015-07-10 06:32:39
     到了傍晚的时候,当昊天来到了一个小镇,他找了间客栈住了下来,赶了一天的路,昊天的确有些累了,不过他的的警戒和触觉还是天下无双的,更何况他的武功已经是登峰造极了,别说方圆几里,如果他愿意,就是方圆百里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耳目。  昊天刚刚沉睡不久,他就觉得自己下榻的客栈大约一里外的房顶上有飕飕的响动,换做常人,那是不可能发现的,但是昊天不是常人,他一听就知道有夜行人在奔走,当下很是好奇,就穿出窗外一跃跳上了房顶。  昊天在小镇的屋顶上飞奔,很快就追上声音传来的地方,但见远处有两个人影在闪动,夜凉如水,露珠在青石板铺成的长街上一闪一闪的发着光,就彷佛天上的星光一样,除了远处偶而传来一两声更鼓外,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昊天跟着这两个人影走了一会,很明显的闻到这两个人身上散发的体香,这绝对是两个女人,而且还是处子,闻香识女人,这对于昊天来说简直太简单不过了,不过这两个女人穿着一身紧身的夜行衣,而且是男装打扮,这应该是女人行走江湖经常的做法。  突然,那两个女扮男装的姑娘停了下来,昊天很想看一看她们去做什么,因此就找了一个地方隐了起来,就在这时,突听一阵车辚马嘶之声自远而近。  昊天有点奇怪了,如此深夜,怎会有车马急行?但就在昊天奇怪的时候,那两个姑娘一下就跃上了马车,昊天一见也窜了过去,他刚将身子在马车底下藏好,车马已转过街角,直奔起来。  也许在别人眼中这只不过是辆很普通的乌篷车,但昊天却知道这若真是辆普通的乌篷车,就不会在如此深夜放辔急行了,车行了一会以后就渐渐地慢了下来,彷佛已停下,只听那赶车的道:“前面就是你们说的地方了,还要不要再往前走?”  这时只听一个女人的声音道:“就在这里等着吧,现在约莫是什么时候了?”  赶车的用头上的白汗巾擦了擦脸,道:“二更已过,还不到三更。”  那女人道:“约好的是二更,我们已经来迟了,他为何还没有到?”  她的声音充满了焦急之意,就彷佛一个刚自家里私奔出来的少女,到了约定的地方后,却瞧不见她的情郎。  这时车厢中另外一个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也许他等得下耐烦,到别处去找我们去了。”  那女人似乎更着急了,她焦急的道:“他明知我们一定会来的,为什么不多等等?”  另一女子道:“你放心,他一定会来的。”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已有一条人影自路旁屋脊上窜了不来,凄迷的夜色中,脸上黑黝黝的难辨面目。  那个来人刚下来就对车夫埋怨道:“你可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那车夫道:“我们就因为赶得太急,半路上车轴断了……你呢?你为什么不多等等?”  青衣人应声道:“今天小镇上好像来了很多高手,尤其那个客栈里好像有个高手,我觉得后面像是有人跟踪,所以转了好几个圈子。”  他一面说话,一面已钻入车厢里。  那女人的声音道:“你用飞鸽传书把我们叫来,是不是找到了那个贼的下落了?”  青衣人说道:“我是找到了那个贼李天云的下落,现在我们赶紧走吧!”  说完那赶车的就“呼哨”一声,车马又向前急驰而去。  车轻马健,奔行甚急,车马便已冲入夜色中,这时更深人静,马车走出很远后,车声还可以听得很清楚,昊天就吊在车底下一路追下了去。  昊天有点奇怪:马车上的都是一些什么人呢?李天云又是谁?不过听他们说来,这李天云应该是一个贼,估计跟这两个姑娘有什么深仇大恨,要不然也用不着半夜三更的急着追杀。  过了一会那那青衣人咳嗽了一声道:“我就怕我们三个抓不住他。”  另一女子道:“你只管放心,我相信我们三个是可以把他抓住的,虽然他很厉害,但我们也不差,我就不信我们三个都对付不了他。”  青衣人叹了口气道:“我们没有把事已办好以前要分外小心才行”一个女人咯咯的笑道:“为什么?你是不是已经和他动过手了?”  青衣人又叹了口气道:“我这一生中,实在还未见过武功比他更强的高手,在他面前,我苦练十多年的武功简直变得有如儿戏一般。”  姐妹两人显然都有些吃惊,都沉默了不来,不一会那个那个女人就笑着道:“那你看我们姐妹是不是他的对手?”  青衣人想了一会才说道:“我知道两位小姐的功夫都很好,但无论如何我们总是小心些好,我的顾虑比你们更多,如果你们出了事的话我就没有脸回去见夫人了。”  那少女一笑打断了他的话道:“你莫要诉苦了,我们不会让你为难的,到时我娘亲就是知道了也不会怪到你身上来的,我们听你的话就是,如果打不过他我们就跑。”  过了片刻,又听得她的声音道:“老刘,我们在前面就要下车,但你用不着停车,还是尽快的赶着车在城里兜圈子,最少一个时辰才准回家。”  赶车的应道:“是!”  昊天这时明白了一件事,这大概是哪一个武学世家的两个小姐,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想把李天云这个贼杀了为她们女人出气,而这个男人肯定是她们的追求者,也在外面给她们找李天云的下落,今天被他找到了,所以就飞鸽传书的把她们叫了过来。  昊天刚想道这里,只听那青衣人道:“这里四下无人,咱们走吧!”  接着他就瞧见三个人跳下车,脚尖一点地就斜斜的掠了出去,那两姐妹的身法,竟似比那青衣人更快。  昊天也立刻松了手,从车底一翻身就跳了起来,换做任何人,这样松手肯定要坠地的,但是他在车底距离地板如此近的距离可以衣服不沾地的翻身,并且避过所有人的耳目,不能不说简直就是神技,昊天追着那三人掠了出去,他觉得自己的轻功比这三个人都要高千万倍,所以丝毫也不担心他们会发现自己。他觉得自己这一次跟踪实在可说是胆大心细,干净俐落!  只见前面三个人走的地方越来越荒僻,他们的行动就也越来越大意,竟没有人回过头来瞧一眼,昊天心里不由感叹:“这几个人简直太大意,这哪里是走江湖的,如果遇上一个一流高手,非把他们三个一窝端了。”  就在这时昊天已瞧见那两个人都已经换回了女装,两人都穿着很合身的劲装,身材都很动人,就算在施展轻功奔行的时候,看来也还是腰肢款摆,风姿绰约,若在花前月下,和情人携手漫步时,更不知要多迷人了,只可惜昊天瞧不见她们的脸。不然的话又可以好好的意一番了,不过能够看到动人的身材昊天还是比较满意的,在这样的深夜有这样美妙的身材养眼也是不错的。  昊天不由感叹,今晚看来自己不会白跑一趟,至少这两个美女还是不错的,跟随着美女的脚步,看着她们美妙的背影和身段,在这样的一个夜里,也是一种极为美好的事情,走了一段路后,那两姐妹又轻言笑语起来。  昊天还是不敢走得和她们距离太近,但他的功夫不是一般的好,两个女人的话他都听了个一清二楚,只听一个清脆的声音道:“大姐,现在很多高手都在追杀李天云,想不到却被我们两个捷足先得了,如果我们今天晚上把那个恶贼杀了,我们也就出了名了。”  那大姐笑着道:“话是这么说,但那个李天云的武功应该是很不错的,要不有这么多的人都要杀他,如果没有好功夫也早就被人给杀死了,所以我们一见他就要全力以赴,不给他缓气的机会。”  这时一弯银月爬了上来,在那清亮的月色中可以看得很远,只见前面是一片水田,稻穗在微风中波浪起伏。  他们已经走出城来了,水田畔有三五间茅舍,墙角后有一只蜷曲着的睡在那里的看家狗,大概是听到了脚步声和嗅到了陌生人的气味,忽然跃起汪汪的对着她们叫了起来,茅屋后还有个鱼池,池畔的小园里种着几棵柳树,只可惜现在都已经只剩下残枝。  这正是一幅标准的夜色下的田野,但昊天却总觉得缺少些什么,尽管现在是冬天,没有稻田、菜圃,但是鱼池也没有结冰,还有看家的狗,按理说,一切都有了,那么,这里缺少的是什么呢?  前面三个人的脚步忽然停顿下来,四面瞧了瞧,然后就笔直向那农家走了去,身材较丰满的一个女子道:“是这里吗?不会错吧?李天云会住在这样的地方?听说他对生活是很讲究的啊。”  那个男人说道:“绝不会错,我是亲眼看到他住在这里,你想,有这么多的人要杀他,而且这里离紫禁城很近,他敢大摇大摆的住在城里?”  这时那个妹妹笑着道:“你怎么知道绝不会错?也许他来了以后又走了!”  那男人道:“因为这里没有鸡叫,你可见过乡村里有不养鸡的人家么,狗一叫鸡也会起哄的,这就叫鸡飞狗跳,听说那个李天云很喜欢吃鸡,这家的鸡恐怕已经都被他吃光了。”  那大姐道:“你又是怎么知道他喜欢吃鸡的?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男人显然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他停了一会才说道:“我失言了,现在不说你也是会要我说的,我就索性告诉你好了,那是那些人不想在你们面前这样说,因为李天云把鸡比做女人,他喜欢女人,也就喜欢吃鸡了。”  果然,那个大姐一听就怒声道:“这个贼真的是罪该万死,怎么可以把我们女人比做鸡?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别的不去比偏要比做鸡呢?比做什么花不就要听多了吗?”  那男人道:“我听人说,那个李天云说鸡肉香嫩可口,就好比漂亮的女人一样,所以他最喜欢的就是酒、女人和鸡肉了。”  昊天听了不觉的很好笑,这两个涉世未深的少女倒是有趣得很。  那大姐道:“这个家伙真是一个万恶不赦的恶人,等一下我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他怎么可以把女人比成这样丑陋的东西?不是有人把女人比做天鹅了吗?他跟着别人比一下不就行了吗?难道天鹅肉连鸡肉也比不上?”  这时那个妹妹笑道:“如果他也把女人比做天鹅,那他自己不就成了赖蛤蟆了?我想这也就是他不这么比的原因。”  昊天差一点都要笑出来了,这两个女人简直就是一对活宝啊,如果男人娶了这样的女人,只怕一辈子都不会闷的,她们姐妹实在太有趣的,看来她们还真是大户人家的的千金,不然的话是不会这么好玩的。  这时她们离那人家不远了,昊天找了一个地方藏了起来,那三个人走到门前的打谷坪上就站住了,只听那大姐叫道:“李天云,我们知道你住在这里,你快一点出来受死。”  果然,李天云在屋内哈哈大笑道:“今天晚上我的眼皮跳个不停,我想,这里的鸡我都吃完了,我又不想出去,怎么会有好吃的东西呢?想不到还真有好吃的东西送上门来了,听这叫声很是好听,一定会是一只香嫩可口的雏鸡,看来我的运气还不是一般的好!”  随着话音,一个看去三十来岁的人走了出来。  昊天见他长得还不错,身高比起普通人都要高,很是英俊,只是不知道他怎么就喜欢女人,难道他是有一种虐待狂的病?要不他这样英俊的人要找漂亮的女人应该很容易,而在这个娶妻妾也是没有限制的,要多少有多少!他能做贼,本事应该不差,功夫又好,赚钱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那娶女人做妻妾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应该是不会去做这样的事的。可这个李天云为什么要做贼呢?实在想不通。  只见李天云摆了摆手道:“我们慢一点动手好不好?你们走了这么远的路先休息一下,要不我以逸待劳,有点胜之不武,我有几句话跟你们说,你们既然来杀我,一定是那些所谓正派人士了,但你们既然是来杀我,是不是已经做好了被我杀了的准备?”  那个大姐娇斥了一声道:“我们为民除害,当然是不计一切后果了,你就不要这么啰嗦了,早一点受死吧!”  说着就挺剑刺了过去,其他两个一见大姐动了手也同时把剑刺了过去。  李天云的轻功还真的不错,他一个旱地拔葱就跳出了他们三个的合围,然后好整以暇的站在一丈以外的一个稻草堆上笑着说道:“你们不是名门正派吗?怎么也用起围攻的手段了?”  大姐娇斥道:“你这个贼,人人得以诛之,杀你这样的人是不要讲江湖规矩的,你这样逃来逃去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你要是怕了就自杀好了,免得污了本小姐的剑。”  她一边说着一边又对着他刺出了一剑。  李天云一刀把她的剑挑到了一边笑着说道:“我在江湖上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可从来不管什么大丈夫不大丈夫的,但那是在男人面前,因为他们是做不了我的小妾的,而我也没有断袖之癖,所以我是说走就走,但在你们女人面前我还是要一点面子的,是不是我不走就可以做你的大丈夫了?要是这样我是不会在妻妾面前丢了我的丈夫气概的,不论是在床上还是在地下我都奉陪,要是不行的话我还是要走的,难道我就为了这么一句狗屁不通的话就让你们给杀了?”  那个大姐还是黄花闺女,几曾听过这样调戏的话?她气氛得一剑接一剑的越来越快的向李天云刺去,嘴里骂道:“你不但人贱嘴也贱,今天本小姐就为民除害!”  其他的两个人也赶了过来又把李天云围在了中间。  但李天云一把刀快得不可思议,三人的剑连他的衣角都没有沾上,他一边挡着她们三人的剑一边好整以暇的笑道:“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啊,看来你也是听不了实话的,你既然有把握把我杀了,那我们打个赌好不好?我今天就不逃,好好的陪你们玩到底,我要是输了的话就让你们把我杀了,要是你们输了的话,你们两个小妞就好好的陪我一次,做你们的丈夫我是不敢的,因为有很多的人要杀我,我不能保护你们不受伤害,而你们的父母也不会要我这样一个女婿的,只要你们好好的陪我一次就行了!”  那两个姑娘听了气得直发抖,大姐骂道:“你这是痴心妄想,我就是死也不会落在你手里的。”  但是她现在是越打越心惊,自己三个人把看家的本领都拿出来了,但这个贼就和没有事一样,看来他的功夫还真不是吹出来的,自己今天可能还真是在劫难逃了,她一边想着一边更快的舞动着手里剑,每一招都是拼命的打法。  昊天这时已经看到了两个女人的脸,这一看之下心里就有点痒痒的了,那两个女人还不是一般的美,他知道李天云是不会对两个美女下杀手的,就是女人不愿意也就用一点春药让女人就范,因此昊天很放心,也就很淡定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在那里杀来杀去,仔细的看着他们的表演,这一看之下就知道那三个人根本就不是李天云的对手,李天云刀法上算得上准一流的高手了,不过他的轻功应该更好,轻功一流,但是在昊天眼里看来,李天云的刀法还是太慢了。  就在这时只听李天云笑着道:“你们两个这么美,要是死了那真是可惜了,你们知道我是一个什么人还敢来找我,应该是做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了的,我现在要和你们玩真的了,要不你们把力气都用尽了,到了床上就没有力气动了。”  他的话刚完他的刀果然就更快了,就听那个男人惨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上。“两姐妹大概是第一次真刀真枪的和人打架,一见那个男人的惨叫明显的吃了一惊,大姐一边奋不顾身的砍杀着一边惊恐的道:“不是说你不杀人的吗?你怎么把他给杀了?”  李天云一边和她们两个人打着一边向后面到退着,到了离那个倒下的男人一定的距离以后才停了下来笑道:“你放心,他不会死的,等我们亲热完了之后他就醒来了,你说我不杀人那是假的,当别人要杀我的时候我也会杀人的,只不过那些对我没有威胁的人我是不杀的,因为我不想以杀人取乐,这比在床上要差远了,所以我喜欢的就是和女人在床上!”  两姐妹听了李天云的话羞怒交加,完全是一幅不要命的打法,李天云也就用刀把她们的剑架开,过了一会儿两姐妹的动作都慢了下来,连剑都拿不动了,但见她们两个都是满脸潮红的在那里呼呼的喘着气,大姐可能意识到了什么,她愤怒的说道:“你是不是对我们施了毒?怎么我们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李天云笑着道:“你们打我不赢,我要用什么毒?我只是给你们吸了一点春药而已,我不想在你们反抗的时候和你们,给你们吸了春药以后就会主动的跟我做了,你们既然知道我是贼,怎么就不往这方面去想?”  大姐一听就提着剑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那个妹妹也和她一样的用剑割向了自己的喉咙,但听“当、当”两声,两人的剑都被李天云给挑飞了。  李天云看着一脸惊慌的两姐妹笑着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这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可是很快乐的一件事,等一下你们就知道了,你们这么美,要是就这样死了那不是暴殄天物了吗?我是不会让你们在我的面前组做出这样的事来的。”  说着他就上前点了两人的道。  昊天在那个男的惨叫的时候就很清楚的知道他只是被点了道而已,因此他并没有行动,而且他想看一下李天云要怎么样对付这两个女人,没想到李天云给她们下了春药,这对昊天来说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因为一会儿自己出手相救的时候,那就是名正言顺了,责任在贼李天云的身上,可是好处却全部是自己的,这样的事情他昊天又何乐而不为呢?既然她们姐妹两个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自己在她们最危险的时候出手也不为迟,因此昊天也乐得在原地继续的看着。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