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172章 张家岳母

第172章 张家岳母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5972更新时间:2015-07-10 06:32:44
     张家府邸是天津城南不远的一个小小的庄院,庄院的后面是山,面前是河,庄院很大,房子的四周也都种了梅树,每到冬天,千树万树的梅花竞相开放,就好像是一遍花的海洋,这里也就成了那些文人雅士踏雪寻梅的常来之地,加上这里住着漂亮的张家姐妹,因此,在天津还是有点名气的。  昊天见张梦涵说就要到家了就让那个赶车的走了,两姐妹在快到家的时候都有点不想走在前面,站在路边都不走了,昊天一见两姐妹露出小女儿的模样就知道她们是近乡情怯,不晓得该怎么跟她们娘说自己和她们一起回家的事,当下也就站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两女。  张梦玉似乎察觉到了昊天脸上那不怀好意的笑容,一扭身跑到张梦涵跟前撅起小嘴道:“你是姐姐是不是?那今天的事就得你和母亲先说了。”  张梦涵站在那里扭扭捏捏的就是不肯走,昊天笑着道:“你们既然这样怕羞还是我来说吧!”  说完就上前去拉门环想要扣门,不想那门却“吱扭”一声开了一道缝,里面黑黑的没有一点光亮,昊天转过头对张梦涵姐妹道:“你家里连灯光都没有,我丈母娘肯定是不在家了,你们在这附近有没有什么亲戚?”  张梦涵一见母亲没有在家就推开们走了进去,她一边走一边说道:“我母亲晚上都不出去的,她怎么会没有在家?不会是病了吧?就算娘亲病了,还有奶奶、英姐、小贞她们呢?”  说着就把灯给点燃了,然后把几个房间都看了一遍,但还是不见母亲的踪影,而且整个张家上下十多个人,一个都没见着,就好像一下子失踪了一样。  昊天眼尖,一见那桌子上有一张纸就对张梦涵道:“你看桌子上的那张纸写了些什么,也许你母亲去找你们去了,这是留给你们的字条。”  张梦涵走过去拿出子条看了一眼就失声道:“怎么会这样?我母亲和奶奶被人抓走了,我们现在要去救她才行,要不她就要做别人的小娘子了。”  昊天从她的手里拿过了拿字条,只见那上面写着:“字喻张家姐妹,因你姐妹滥杀无辜,杀了我儿子,我找了你们几天都没有找到你们,现在我把你母亲、奶奶抓走了,你们想救你母亲就来城北长乐帮,如果你们不来的话,就由你母亲给我生个儿子,我等你们三天,如果三天之内你们没有到,你们就只能等着做姐姐了,渤海飞龙周子强留!”  “渤海飞龙周子强?那个长乐帮的帮主?”  昊天道:“你们是怎么惹上他的?从这纸条上看,你们是把这个周子强的儿子给杀了,而且听他留下纸条上面的语气,这长乐帮在天津城颇有势力,看来你们这祸闯的真不小,我还真佩服你们的勇气,连这样有势力的人的儿子也说杀就杀了,你们住在这天津城里,不会连长乐帮都不知道吧?”  张梦涵红着脸道:“周子强的儿子是在一个小姑娘的时候被我们杀的,他是说了名字,但我以为他是吓我们的,因为长乐帮在天津也算是一个侠义的帮派,他堂堂帮主的儿子怎么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既然真是他的儿子,我们去把真实情况告诉他就行了,他是正派人士,知道了真相应该是不会为难我母亲的!”  昊天笑道:“你们还真是小孩子,你以为他会承认他的儿子是贼?他是应该知道他的儿子是做了什么事情的,但他的留言里第一句就说你们是滥杀无辜,你母亲很美是不是?像周子强这样的人都说要她给他生儿子,应该是很美才是。”  张梦涵红着脸道:“我娘亲内功修为都很不错,今年也才三十岁,因为保养很好,看起来也就和我们差不多,也许他真的会和你说的一样,不会承认他的儿子是贼的,好在我们现在有了你,要不我们还真是只有任他宰割了,如果真是你说的这样,那他们这些侠义的帮派也不是好人了?我们现在就去把我母亲救出来好不好?”  昊天笑道:“侠义的帮派里也是良莠不齐的,里面也是有人做过对不起别人的事的,只不过没有人知道而已,想要他们都是一些正人君子是不可能的,能够保持住大节就不错了,一个人首先是为自己的家庭着想,入了帮派以后就会把帮派放在了第二位,因为他入帮派的面的也就是想让自己过的好一点,可以不受别人的欺侮,不过按你们姐妹的武功来看,我丈母娘的功夫应该不错,那个周子强应该不可能轻而易举的将她擒获,可是从现场看起来,似乎没有发生任何的打斗痕迹,这只能说明两个问题。”  张梦玉点点头,道:“对啊,何况还有我奶奶呢?还有张家上下十几个人,都是我奶奶和我娘培养出来的弟子,武功都不弱的,怎么会一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  昊天道:“只能这样解释,要不就是张家出了内奸,要不就是周子强下药或用迷魂烟。”  “可恶!”  张梦涵恨恨的道:“他儿子是一个贼,这个周子强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正所谓有什么样的儿子就有什么样的父亲。”  “姐,按你可这么一说,那娘亲岂不是要被这老贼……”  张梦玉不敢在说下去了,但是现场的人都知道张梦玉的担心是什么。  “我岳母应该被抓去没有多久,我们现在赶去城北长乐帮还算来得及。”  昊天说着,便带着张家姐妹出去,直往城北而去。  张梦玉和张梦涵的母亲叫张倩,年轻的时候她爱打抱不平,因此可以说是天津城里小有名气的侠女,后来她嫁进了两女的父亲,夫妻俩可以说过得是其乐融融,可惜好景不长,在张倩生下张梦玉两姐妹后,她们的父亲的就病逝了,只留下他的母亲吴君如,祖孙三代相依为命,而张家为了避嫌,因此府里没有男丁,就连府邸的下人都是女人。  这天,张倩坐在堂屋里的一个凳子上,看着行将落山的夕阳在想着自己的心事,她现在很后悔教给两个女儿武功,以至弄得她们像野马一样的在外面乱跑,让自己整天的在为她们担着心事,她知道以她们两个人的功夫天下大可去得,因为同一辈的人要胜过她们两个很难,而那些高手是不会和她们两个小姑娘一般见识的,她们两个也不会去做那些胡作非为的事,但她们经常替女人打抱不平追杀贼,还听说她们两个杀了好几个贼。  张倩知道杀几个贼在她们两个来说是没有什么危险的,一般功夫很好的人是不屑于去做贼的,但有一个人是她们两个惹不起的,这个人就是李天云,要是她们碰上李天云就麻烦了,她们两个是那样的漂亮,如果碰上他的话,那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张倩真的很替她们两个担心,所以她也就四处的找着她们,但世界这么大,要找两个存心要躲着自己的人又谈何容易?这次她也就回来看一看两女有没有回家,但一看到家里那厚厚的灰尘就知道她们两个还没有回来,因此她把家里打扫了一下以后,就在这里想着心事。  这时,夕阳渐渐的收尽了最后一缕光芒,暮色开始笼罩着大地,张倩孤单单的坐在堂里静静地凝视着门外,她知道自己的担心是没有什么用的,但就是免不了的要去想。  这时月亮慢慢的升了起来,门外月影摇曵,梅树掩映,月光将树影送到了堂屋之中,张倩仿佛置身于花光树影之中,顿时内心无限空明,倏忽间,一曲悲愤的梅笛之声由远处丝丝飘来,一阵阵的寒意从心上飘过,她陡的一震,漠然地睁开双目,却不知何人在那里吹着笛子,她侧耳细听,但闻笛音暴戾,悲愤难抑,似一个悲愤的人在诉说着自己的亲人不幸夭亡,那笛声声声如泪,不觉的勾起了自己对已逝丈夫的思念,她悠悠的长叹一声,痛苦地闭上了双目,泪水如泉水般的涌了出来,往事如梦如幻,一幕幕的闪现在她的眼前,想到丈夫已经不可能回来,留给自己的是则是一生的孤独和思念。  张倩正静坐沉思,突闻房顶瓦片微响,顿时一惊,霍地跃起,拿着剑迅速一个转身就跳到了门外的小坪里,她刚立稳身形,但见笛声突止,一个洪亮的声音传进了自己的耳里:“我当你们全部都逃走了,原来还有一个在这里等着跟我儿子去做伴的,你是那个张梦涵还是张梦玉?”  随着话音,一个高大的人影落在了张倩的身前。  张倩抬头一见这个人就吃了一惊,一听他的话就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当下抱剑施了一礼道:原来是周子强周帮主,小女子张倩,张梦涵和张梦玉是我的女儿,不知道周帮主此话怎讲?我们虽然是女流之辈,但自信行得正,站得稳,为什么要躲你?我两个女儿只不过是出外历练而已,可不是要去躲什么人。“周子强一见这个女人的样子,心里就是一荡,这个女人真的是太美了,他把这个女人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的看了一遍,那样子可以说是无可挑剔,尽管穿的是一套粗布衣裙,可是那一分绰越,那一分风采,那一分不食人间烟火的清丽,那一分纯真秀丽,都是那样的自然和诱人,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娇艳的白里透红的瓜子脸,小巧的樱唇微微翘起,勾人心弦,衣领旁露出一段雪白的玉颈,增添几分遐想,胸部高高的凸起就如两座小山,令人一见就有着一种想去摸一把的冲动。  张倩虽然说已经有了两个女儿,但她的肌肤看上去就如十八九岁的少女,姿态如二十五六的少妇,神情带着一种天生自然的骄傲,一对眸子像两泓深不见底的清潭,她的美丽是秘不可测地动魄惊心,鼻骨端正挺直,山根高起,秀美无伦,亦显示出她的意志个性都非常坚强,如果哪个贼有幸遇见,必定会成为天下色狼欲一逞兽欲的极品。  周子强心想:如果不是她自己主动说出来她是张倩,自己还真把她当作是张梦涵或者张梦玉了?这人看起来实在太年轻了,既然做母亲的都如此的漂亮,那她的两个女儿就更不会差了,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是喜欢美女的,见了这样的美女不去动才怪了,难道自己的儿子想去她们才会被她们杀了?想到这里周子强就冷笑了一声道:“你说你们行得正站得稳,那你的两个女儿怎么把我的儿子给杀了?”  张倩听了周子强的话不觉的冷汗直流,如果她们姐妹要是真的杀了他的儿子的话,那自己母女就会是一个生不如死的下场了,她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不会平白无故的杀人的,肯定是他的儿子做了什么不当的事才出手的,她可没有张梦涵那样的天真,知道就是周子强的儿子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他也是不会放过自己母女的,当下就辩解道:“周帮主是不是弄错人了?我女儿经常在外面走是不错,但从来都没有杀过不该杀的人,你儿子是侠义英雄,我女儿怎么会跟他去交手?”  周子强冷笑道:“我怎么没有弄清楚?你女儿有没有杀过不该杀的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儿子是真的被她们杀死了,你既然是她们的母亲,那你也逃脱不了责任,我现在改变了主意,既然我的儿子被她们杀了,把你们杀了也无济于事,还不如让你们一人跟我生一个儿子,你就跟我走吧!”  张倩一听周子强的话就知道他是要强抢自己母女做他的小娘子,当下气愤至极道:“周帮主,你好歹也是堂堂一帮之主,岂能说出这样龌龊不堪的话来,而且行走江湖最重要的就是一个理字,你不会这样的不讲理吧?现在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就要我跟你走,你这不是强抢民女吗?难道你真当我们张家好欺负?”  周子强冷笑了一声道:“我把事情都查清楚了,我的儿子真的是她们杀的,要不她们两个就不会躲在外面不回家了,我是很讲理的,我给她们一个机会把事情说清楚好了,你要她们在三天只内回来跟我对质,如果她们没有杀我儿子的话,我是不会为难你的,但你是一定要跟我走的,如果你也躲出去的话我去哪里找你们?”  张倩知道今天是不会善了的,但她还是振振有词的道:“我们母女从来就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要跟你走?如果你的儿子真的是被我女儿杀了的话,那他也就是做了违反侠义的事情,士可杀,不可侮,你没有把事情弄清楚就要我跟你走是不可能的。”  周子强冷笑道:“我也知道你是不会乖乖的跟我走的,那我就只有动手了,至于她们杀我儿子的事,我等着她们来把事情说清楚,我在这里等三天,如果她们在三天之内赶来了的话,就让她们和我来对质,我在三天之内不会动你,如果她们没有来的话,你就只有做我儿子的妈妈了。当然,你的两个女儿我也是不会放过她们的。”  说着就他伸手向张倩抓了过来。  张倩正想躲闪,却发现竟然全身无力,大惊的道:“周子强?你居然放毒?”  周子强笑的道:“你以为我会蠢到跟你们打架一番吗?没来之前,我已经让人给你们整个山庄放了迷药,你们就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说着踏前一步就伸手向张倩抓去。  其他的长乐帮弟子将张家其他人也一并抓走,周子强然后写了一张字条放在堂屋的桌子上,他把门关上以后从身上拿出一根绳子在张倩的身上绕了几圈,然后就提着张倩用轻功向城北奔去。  周子强虽然不是什么贼,可是也不是正人君子,张倩如此美貌,他见了岂能不动心,回到长乐帮,他便将张倩放在自己床上,仔仔细细地端详着艳丽的张倩,只见她有着一张美艳绝伦的瓜子脸,粉脸白里透红,微翘的红唇似樱桃,肌肤洁白细嫩赛霜雪,坚挺柔嫩,柳腰纤细,玉手如葱,身上散发着阵阵的幽香,周子强再也忍耐不住,欲脱去了张倩的外衣。  见周子强的样子,张倩如遭雷击,全身瘫软,美目流出两行清泪,周子强一见她那哀怜的样子竟然爱怜之心大起,他有点不忍的道:“你不要做出这个样子好不好?我儿子都被你那两个女儿给杀了,你看我哭了吗?我这样玩你一下就哭,这可是有损你的侠女的形象的。”  说着就解开了张倩的哑。  张倩愤怒的道:“你胡说,你的儿子就是给我女儿杀了也一定是个贼,我女儿只杀这一类的人的,你说十天之内不动我,现在又对我这样,这样看来你们这些侠义的帮派也不过是一些仗势欺人的恶棍而已。”  “哼,你说什么都没有用,老子今天吃定你了!”  周子强声大作,就在他要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大喝!  “周子强?你说给我儿子报仇,原来是背着我玩女人!”  话音刚落,一个美艳熟妇走了进来,一身红色的典雅旗袍,衬得她的象牙肌肤更加白润娇嫩,丰腴圆润的身材无限美好,眉目如画,乌黑长发盘起在头上,清秀的五官,隐透出种贤惠温柔的母性气质,她美唇微张贝齿轻露,融高贵、妩媚的气质于一身,高耸,从旗袍开叉处裸露出来的修长笔直的象牙玉腿,包裹着肉色透明水晶丝袜,乳白色的高根鞋,白色的绊带映衬着小脚的白嫩肌肤,莹白纤巧的脚丫暴露,一排可爱的小脚趾头整齐的布排在一起,鲜红的脚指甲在凝脂的玉足上闪闪发光,细细的鞋根将修长的身姿衬托得更加亭亭玉立、卓约动人,一切都显得那么端庄优雅。  接着一个十五六岁小姑娘也走了进来,那小姑娘很是漂亮,一张鹅蛋脸艳如桃花,明眸皓齿,柳眉朱唇,虽然年纪不大,但身体发育得已经初具规模,胸部虽然不是很大,但也凸起了一座小小的山峰,她穿的是一套米色的丝绸裙子,由于丝绸很薄,里面那粉红色的肚兜欲隐欲现的,也已经玲珑有致,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  周子强一见她们两个进来了就对住那个那个女人道:“彤儿,这个女人把我们的儿子杀了,现在我要她们给我生个儿子,这有什么不对了!这样的女人,就应该接受这样的惩罚!”  原来进来的两个女人就是周子强的妻子夏彤和女儿周元珊。  “放屁,你什么歪歪肠子,老娘还不清楚吗?”  夏彤也不是好糊弄的角色,道:“想玩女人?也先要问问老娘,好歹长乐帮也是名门正派,我父亲将帮主之位传给你,你就没做出什么像样的事情来,而张家在天津也小有名气,现在她现在提出要和她的女儿对质,我们是名门正派,当然是要她心服口服才行,人交给我,如果她女儿真杀了我们的儿子,我会让她生不如死,你也放心,生儿子的事情我也可以让她来生!”  原来这夏彤乃是长乐帮上任帮主的女儿,周子强是靠着迎娶夏彤而坐上这帮主宝座的,因此对夏彤他自然是有所害怕的。  此刻听了夏彤的话,周子强也只能心有不甘的离开房间,将张倩交给自己的夫人夏彤处置,好不容易倒手的凤凰飞走了,周子强是一肚子的怒火和欲火,只能去找抓来的其他张家女人去了……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