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185章七寡妇

第185章七寡妇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4838更新时间:2015-07-10 06:32:59
   ;紫禁城,端木家作为华夏帝国从建国以来就存在的四大世家之一,可以说是影响力巨大,而且这四大世家的先祖都是开国元勋,所以朝廷几次想铲除这四大世家,但是都没有找到借口,而这四大世家也懂得韬光养晦,它们从不参与朝廷政事,只是进行一些商业活动,这么多年下来,可以说这四大世家积累的财富足以富可敌国了。  端木家作为四大世家之首,积累的财富可知有多少,但是端木家的人丁始终不旺,传至端木俊的爷爷端木彻这一代就是单传,端木彻有两子一女,分别是长子端木诚,次女端木凤仪,三子端木宇,端木诚乃是端木俊的父亲,娶了七个妻妾,生有一子三女,其中长女端木英、次女端木凤、三子端木俊,四女端木贞,而端木俊的叔父端木宇娶三妻妾,生一子一女,儿子端木启,女儿端木芳。  端木家一直都是秉承长子嫡孙继承家业的传统,因此端木彻一直把家业交给端木成打理,端木宇基本不能参与,不料去年端木诚因积劳成疾,撒手西去,留下偌大的家产,端木俊作为嫡孙在端木彻的指点授意和七个娘亲的辅助之下打理端木家的产业,而这个时候,端木宇一直不甘心自己哥哥继承家业,在端木诚去世的时候,他就看到自己继承家业的希望,因此这一两年来,趁着端木彻身体不佳,端木俊他们孤儿寡母,他不断掌控侵蚀着端木家的家产。  三个多月之前,端木家突生变故,先是端木俊突然离开家外出,不知所踪,随即端木彻突然中风,没到三天时间,他便撒手人寰,整个端木家上下无比伤痛欲绝,而最为担心的还是端木诚留下的孤儿寡母们,因为家里唯一的男丁端木俊不知所踪,而端木宇趁着端木彻的过世,变得更加猖狂,变本加厉的逼着自己的七个嫂子交出端木家所有的财政大全,特别是端木家的家主印章,谁得到这个印章,那谁就是端木家的家主了。  今天,正好是端木彻过世百日,按传统,做完法事之后,家里所有的人都可以开斋,不必在披麻戴孝,可以正常进行各种活动,然而这一天,对于端木俊的七个娘亲来说,却是最为灾难的一天,因为端木宇父子终于忍不住开始向她们逼宫。  “七位嫂嫂,我已经说的很明白,端木家不可能一日无主,偌大的产业没人打理,难道你们要放着端木家家道中落,你们才愿意把印章拿出来吗”端木宇咄咄逼人的说道,这个时候端木府上下全部被他把控,家丁和护院都已经被他收买,端木家的几个寡妇,只有几个侍女跟随,压根没有任何帮手。  端木俊的七个娘亲,分别是大娘西门若雪,三十八岁,她乃是端木英的母亲;二娘风韵儿,三十六岁,无所出;三娘李嘉欣,三十五岁,乃是端木凤的母亲;四娘白艳琼,也是端木俊的亲身娘亲,同时也是端木贞的娘亲,年纪三十六岁;五娘陈烟儿,年纪二十八岁;六娘七娘沈碧君、沈碧兰是双胞胎姐妹,也是新纳的妾侍,仅二十岁。  “逆子,你父亲过世才不过百日,你现在就公然的要抢夺家产,你就不怕你父亲在天之灵将你天打雷劈吗”说话的人乃是端木彻的四妾刘诗卉,她也是端木家唯一活下的祖辈了,端木彻之前有过三个妻子,但都已经先后过世,这个刘诗卉乃是十年前新娶的一名妾侍,如今才年仅二十八岁,比起端木俊的娘亲都要年轻。  当时候端木彻娶她,主要还是想解解闷,有个人陪伴自己度完余生,也算是有一个照顾的意思,一个年轻貌美如花的少女,嫁给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这种日子不好过,但是刘诗卉都挺过来了,而且她照顾端木彻直至终老,做到了一个为人妻的责任,因此也赢得了大家的尊重。  在端木家,现在要论辈分的话,无疑是刘诗卉的身份地位最高,因为她是端木宇的四娘,是端木俊的四奶奶,此时她见到端木宇如此大逆不道,因此率先忍不住站起来呵斥。  “四娘,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摸摸自己良心,如果当初你不是贪图我端木家的财产,你一个十八岁的姑娘,怎么会嫁给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你别扮清高了,实际上你比我更无耻”端木宇词锋相对的说道。  刘诗卉顿时被端木宇气得全身发抖,她脸色苍白,颤声的道:“我我刘诗卉从未想过贪图端木家一分财产,我嫁给你父亲,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存在任何不妥当,老爷临终有命,端木家产业理应由长子嫡孙继承,因此继承端木家家产的是俊儿,而不是你端木宇”  “说得好”  端木宇阴险狡诈的厉声说道:“但是如果长子嫡孙都不在人世了,端木家产业又应该传给谁难道留给你们这一群外姓的寡妇吗你们谁姓端木别忘了,这可是端木家的产业,不是你们的”  “谁说端木家没有长子嫡孙我家俊儿还健在,岂能让你在这里指手画脚。”白艳琼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  “哼端木俊他在哪里如果他还活着,爷爷去世这么大的事情他都不回来,他还算得上是长子嫡孙吗他配得上姓端木吗”这个时候端木宇的儿子端木启站出来十分嚣张的道。  端木宇点点头,道:“不错,只要几位嫂子乖乖的把印章交出来,把紫禁城这祖宅府邸也腾出来,我端木宇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我可以考虑把乡下田地和祖屋留给诸位嫂子,让你们安享晚年。”  “呸”西门若雪站起来啐道:“端木宇,你休想,只要俊儿在的一天,你都别想做端木家的家主。”  端木宇冷笑的道:“是吗端木俊已经半年没有了消息,生死不明,你们却不愿意将印章交出来,我看你们分明是想谋取我端木家产业才是。”  “胡说,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西门若雪气愤的道。  接着白艳琼道:“我家俊儿一个月前还飞鸽传书回来,他得知爷爷过世的消息,已经赶回来的路中”  端木宇道:“请问端木俊现在人在哪里如果一个月前他知道了爷爷过世的消息,无论从全国那个地方赶回紫禁城,一个月的时间都足够了,为什么现在还不见人影你们分明就是在说谎”  “我没有说谎,俊儿的确是传了书信回来”  白艳琼心里忐忑,总觉得自己儿子会出什么事情似的,因为按照端木宇的说法,的确一个月的时间,无论从全国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回到京城了,为什么自己的儿子还没有见人影呢他现在哪里  端木启道:“按我说,我那位哥哥一定是不在人世了”  “你胡说”白艳琼终于忍不住泪水滑落,这是她心底里最担心的,所有人都有过这个想法,但是没有一个人敢说出了,因为她们都知道,如果端木俊真的不在人世,那么她们接下来的命运将会很惨。  端木宇道:“你们既然如此坚持,那我退一步,端木家不可能一日无主,偌大的生意总是要经营的,我希望在端木俊回来之前,你们把印章交给我,如果哪一天俊儿真的回来了,我可以再把端木家产业和印章交还给他,你们意下如何”  “这个主意不错,大姐我看小叔子跟我们始终都是一家人,不如就按这个办法先执行吧”这个时候三娘李嘉欣竟然帮着端木宇说话。  “我也赞同,我们总不能无休止的争吵下去,而且小叔子也答应了,俊儿回来就把家产还给他,那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吗”五娘陈烟儿也附和的说道。  “呸”  二娘风韵儿站出来道:“你们两个今天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端木宇是什么人,他拿了印章还会交出来吗这好比黄鼠狼把肉咬在了嘴里,还有吐得出来的你们两个平日做了什么,自己心里很清楚,别以为人家是真心喜欢你们,不过是利用一下你们的愚昧而已,等你们没有了利用价值,只怕下场更为悲惨,姐妹们,你们听我说,印章只能给俊儿,在他没回来之前,我们就是死也不能做出那些对不起相公和列祖列宗的事情。”  西门若雪点点头,道:“二妹说得不错,我们生是端木家的人,死是端木家的鬼,虽然我们不姓端木,但是我们一样是端木家的人,端木宇绝对不能相信,只怕他拿了印章之后,我们姐妹都不会有好的下场,别听信他一派胡言,今天他能对我们进行要挟,就证明他是有预谋的”  “岂有其理”  端木宇恼羞成怒的道:“我看你们都活得不耐烦了,你说得对,老子我就是有预谋的,我摆明的告诉你们,端木俊永远都回不来了,识相的你们就乖乖的把印章交出来,要不然我就让你们一起下黄泉去见端木俊”  “什么”白艳琼顿时眼睛一黑,全身颤抖,道:“你说什么你说俊儿他”  端木宇道:“不错,端木俊在回来的路上,被我派人追杀,坠落山崖死了,怎么样你们现在死心了吧”  “俊儿,我的孩子,你好命苦啊”白艳琼一声惨叫,终于是承受不住,昏倒落地了。  “你这个丧心病狂的逆子,你简直不是人,我们要去报官,将你这个杀人犯绳之以法”刘诗卉气得直跺脚的骂道。  阿木荒村红杏amxs520.  端木宇得意的道:“报官官府都是我的人,而且这个家现在上上下下都是我的人,你们根本休想离开端木家一步,老实告诉你们吧,印章今天你们不交也得交,如果实在不交出来的,我今天就要将你们全部抓起来关在地牢里,然后再将整个端木府挖地三尺,不相信找不出一个印章。”  端木启则色迷迷的道:“爹,把她们杀了挺可惜的,不如便宜一下孩儿,让孩儿享受一下几位伯母的风情美色”  “可以,你享受多久都可以,实在不想玩了,再将她们给下人玩,让千千万万的男人玩弄她们,我相信这样比杀了她们更让她们难受”端木宇露出狰狞邪恶笑容,他此刻就像一个刽子手。  “无耻”  “败类”  “人渣”  “禽兽不如”  端木俊的众娘亲被端木宇和他儿子气得快要发疯,可是又苦于无奈,只能指着他们父子大骂,但是心里却是无比的恐惧,因为她们非常相信,端木宇父子绝对是心狠手辣的人,他们说得出,肯定也会做得到,如果真如他们所说那样的遭遇,那自己几人绝对是生不如死。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护院急忙忙从外边跑进,跟端木宇禀告说道:“老爷,外边有人要进来”  “废物,我不是告诉了你们,今天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放进来吗”端木宇气道。  “可是那个人说这里是他的家,他想来就来”护院回复的说道。  “这里是他的家”端木宇气得火冒三丈,道:“岂有其理,来者到底是何人”  护院颤声的道:“他他说他是端木俊。”  “端木俊”端木宇失声的道:“他真的回来了怎么可能”  “爹,他回来更好,一起把他解决了,避免夜长梦多。”端木启冷笑狠狠的说道。  “俊儿”  白艳琼听到端木俊回来,顿时从昏迷中惊醒过来,另外端木俊的六位娘亲也跟着一起惊呼,对她们来说,端木俊此刻回来,就是最大的救星,但是下面端木宇的一句话,让她们的心跌至谷底,甚至产生了无比的绝望,她们相信,端木俊其实不回来可能会更好。  “来得正好,把他放进来,老子今天要将你们孤儿寡母一起给杀了。”  端木宇咬牙切齿的说道,要知道此刻端木家上下,整整有着三百护院和两百家丁,五百号人,既然他动了杀机,要杀端木俊的娘亲们,他有何必在乎多杀一个端木俊,端木俊这个时候回来,无疑是送死  端木诚的妻妾们心都悬在了嗓子眼上,她们此刻最希望的是,端木俊不要回来,在她们的心里,这个时候都在呐喊:俊儿,你别回来,有多远走多远去吧  白艳琼她们刚刚心里呐喊完,只见端木俊已经非常自信得意的走进来了,此刻在她们的心底里,悲剧已经无法改变的上演了.  当白艳琼她们看见端木俊大摇大摆走进来的时候,心底都凉完了,心里一遍遍的呼喊,但是见到的时候,始终都没能喊出了,而真正喊出来的只是两个字:“俊儿”  随之而来的当然就是晶莹的泪水哗哗而下,白艳琼更是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抱住他,端木俊抱着她,顿时觉得一阵清香传来,随即温香软玉投怀入抱,让他感觉到对方那丰挺柔软的胸部,还有那柔若无骨的身子,无比醉人心动,昊天不得不承认,端木俊的娘亲是那样的动人,就算昊天是阅人无数,还是心动了。  温香暖玉抱满怀,弹性十足的乳房,丰腴美妇的芳香肉感真是美好,白艳琼感受着端木俊的宽阔强壮的胸膛,感觉他比以前要强壮了不少,也更加的充满了男子气概,年轻男人的阳刚气息浓郁扑鼻,熏得她芳心如同鹿撞,而她正是成熟美艳风情万种丰韵不减如狼似虎的年纪,此刻感受到端木俊的手有意无意地在她玉背上面轻轻抚摸,尽管这是自己的儿子,但是那份抚摸的感觉很是惬意。  白艳琼看起来格外风采照人,一袭紫色长裙衬托得洁白嫩滑的肌肤光泽无比,在明亮的阳光下简直有些儿耀眼,那一袭精心剪裁的贴身长裙令她窈窕的身体曲线暴露无遗,雪白的酥胸上饱涨的玉乳令人想入非非,尽管没能看到酥胸,但是涨起来的高耸足以告诉每一个人里面的内容是多么的诱人,让人不仅浮想联翩,虽然她已经三十六岁了,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是保养的白嫩娇美,好象花信少妇,眼角的隐约可见的鱼尾纹,不仅没有影响她的美丽,反而更显丰韵,和白艳琼的娇小玲珑貌美不同,一边的大娘西门若雪则显得雍容华贵美艳脱俗也不同,她乍看文静贤淑高傲冷艳,但美目流转顾盼生辉,别有万众风情。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