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196章熟妇西门婉儿

第196章熟妇西门婉儿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10021更新时间:2015-07-10 06:33:13
   ;自从嫁给端木宇,作为他的正室夫人西门婉儿就夜夜以泪洗面,尽管西门婉儿为端木家生了一个女儿端木雪儿,但仍旧得不到宠幸。  最受端木宇宠幸的妻妾是他的第三房夫人叶淑华,而在家中最有地位的则是二夫人卓颖,因为她为端木宇生了唯一的儿子端木启,真所谓母凭子贵,可是作为正室的西门婉儿,在端木宇三个妻室当中是最没有地位的。  因为西门婉儿当初下嫁给端木宇,完全就是一场政治商业联姻,家族之间的交易,尽管西门婉儿也是豪门千金出身,而且端庄优雅,举止大方,更长得天姿国色,但并不赢得端木宇的欢心,相反端木宇还是不断在外边沾花惹草,最终还娶了两个妾氏回家。  自从西门婉儿生下端木雪之后,端木宇几乎就没有对她进行宠幸,只是宠幸着他的其它两个妾侍,其余时间就是忙着如何争夺端木家的产业。  最终端木宇被昊天所斩杀,这对于一个为人妻子的女人来说,应该是人生最大的打击,可不知为什么,西门婉儿丝毫没有受到打击和伤心,甚至连一点愧疚都没有,相反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有一种解脱的获得新生的感觉,可是令西门婉儿没有想到的是,端木宇刚刚被杀死,自己就被官府的人来抓走,而且端木宇身边所有的人都不例外。  端木雪是唯一逃离的人,西门婉儿真害怕性格冲动的女儿会做出傻事来,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女儿一直把杀害自己父亲的凶手认定为是昊天。  西门婉儿倒没有多少担心自己的安危,因为她知道自己娘家会想办法营救自己,但是自己的女儿千万不要做什么傻事出来,果然就如同西门婉儿所想的,刚被抓进牢房,很快就有人把她们接了出来,但是迎接自己的人什么话都没说,相反自己很快就被带到了端木府,这让她很吃惊。  直到西门若雪出现在她的面前,西门若雪看着西门婉儿,有点伤心的说道:“妹妹,你这些年受苦了”  西门若雪与西门婉儿同是西门家人,虽然只是堂姐妹的关系,但是这足够亲密了,西门婉儿问道:“姐姐,是你把我救出来了”  西门若雪摇摇头,道:“不,是俊儿派人救你们出来了。”  “是不是雪儿来过”  西门婉儿担心的问道。  西门若雪点点头,道:“来过,还要打要杀的,现在就后花园,英儿、凤儿她们几姐妹跟她一起。”  西门婉儿点点头,道:“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西门若雪叹道:“妹妹,我们都是苦命的女人啊”  西门婉儿明白西门若雪所说,沉声的道:“其实这一切都是端木宇造成的,说到底是我欠姐姐呢的”  西门若雪摇摇头,道:“其实我们做女人的,能在当中影响和左右什么,你我心中非常清楚,妹妹,你有没有想过将来如何度过”  西门婉儿一脸的迷茫,摇摇头,道:“不知道,或者陪伴青灯古佛一生吧”  西门若雪道:“妹妹,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就怕你不答应。”  西门婉儿道:“姐姐,你我都是苦命人,你有什么想法就尽管说吧”  西门若雪给西门婉儿倒了一杯清茶,递给她,西门婉儿接过喝了几口,西门若雪这才说道:“我想让你在端木家住下这样一来,你我姐妹也好有一个照顾”  “住下这方便吗”  西门婉儿有点担心的问道。  西门若雪道:“端木家这么大,当然方便,再说你们也不要忘记了,你们都是端木家的人”  西门婉儿道:“如果姐姐不介意,那是最好,其实我一个人住外边,也挺孤独的,夜里时常还担心害怕”  “妹妹既然这样担心,那你有没有想过改嫁,再找一个男人”  西门若雪又问道。  “啊”  西门婉儿一愣,道:“姐姐,这这怎么可以呢就算端木家没有人反对了,只怕我们西门家也不会答应这个事情再说再说我们都已经是为人母的年纪了,怎么能再嫁”  西门若雪道:“这么说,妹妹你还是想过再嫁的事情的,只是觉得不合情也不合理罢了”  “姐姐”  西门婉儿急着解释的道:“这改嫁的事情,咱们还是不要再提了,我觉得这这并不合适。”  其实西门婉儿的内心正如西门若雪所说,她有考虑过改嫁的事情,尽管自己三十多岁了,但是出于保养得当和养尊处优的生活,让她看起来就跟二十四五岁的美丽少妇没有什么区别,凭自身的条件完全可以再改嫁,但是因为端木家的背景和自己的出身,已经限定了她不能再改嫁的事实,这一点来说,西门婉儿心里是有点遗憾和想法的,如今这个事情被西门若雪这样明目张胆的提出来,她心里自己有点矜持的抗拒,表面上也不会承认的。  西门若雪道:“妹妹,如果我让你改嫁又不离开端木家,你愿意吗”  “姐姐,你你说什么呢”  西门婉儿已经有点懵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西门若雪。  西门若雪道:“不瞒妹妹你说,其实我已经改嫁了”  “啊”  这一次,西门婉儿更加的吃惊了,她道:“姐姐你、你改嫁给何人了”  “俊儿。”  西门若雪简单的说了两个字。  “俊儿”  西门婉儿惊讶的道:“端木俊”  西门若雪点点头,西门婉儿惊讶的道:“可可你不是她大娘吗你们这样做岂不是”  西门若雪道:“你听我说完”  于是她把自己以及整个端木府女人跟昊天发生关系,并决定做昊天女人的事情如实相告。  西门婉儿听完了之后,整个人都懵了,她万万没想到一向端庄娴熟、知书达理的姐姐西门若雪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听她的描绘,她又觉得跟昊天一起生活,做他的女人,其实是一个极具诱惑的选择,因为现行的条件之下,只有昊天才可能给到她们这些端木家寡妇幸福和最美的后半生,而且也能给到最安全的保障,因此端木家就是她们最好的归宿和港湾。  “姐姐你们真的”  西门婉儿有点不敢相信的支吾说道。  西门若雪道:“妹妹,其实你也已经要成为俊儿的女人了。”  “为什么”  西门婉儿不解的问道。  西门若雪道:“因为我把这个秘密告诉了你,你就不可能离开这个家,而这个家所有的女人都是俊儿的妻室,所以,你根本没有选择,你只能做俊儿的女人”  “啊你为什么要这样”  西门婉儿正要问下去的时候,只觉全身一阵火热,同时全身无力,她叫道:“姐姐,你你给我喝了什么”  西门若雪微笑的道:“没什么,一点春药而已,俊儿,你可以进来了。”  “姐姐,你”  西门婉儿正要挣扎的时候,只见昊天从外边走了进来。  “大娘,我都说不要你放春药,这有损我的形象啊”  昊天对西门若雪给西门婉儿下春药一事,感觉非常的不满。  “俊儿,大娘我也是为你考虑,以免夜长梦多。”  西门若雪道:“其实我这也是给你节省时间,因为的相信你的能力,只要给你上过的女人,不会再有异心和想法的,所以先用一点小手段把我这妹妹上了,随后如何收服她的心,那全凭你的本事,有什么损失你形象的”  说完,她拍拍昊天的肩膀,道:“这里交给你了,我去搞定端木宇的另外两个小妾去,你可不要太久了”  “好的,谢谢大娘”  昊天微笑的说道,这个时候西门若雪已经离开房间,并把房门已经关上。  而此时的西门婉儿已经完全进入一种香梦迷魂的状态之中,尽管她还能迷迷糊糊听到昊天和西门若雪的对话,但是大脑已经完全不听指挥,整个身体更加是一阵的软绵无力。  于是昊天疾步迎上,下意识地抱紧西门婉儿娇柔女体,中了春药的西门婉儿也兴奋了,在她眼里昊天变成了端木宇一样,而且十八年来从没有如此的具有吸引力。  “相公,抱紧我。”  西门婉儿竟然把昊天当成了她的相公端木宇。  昊天听后轻柔而坚定地将西门婉儿环绕在他的怀中,无意中他的手指收紧时,擦过了西门婉儿娇美坚挺的乳房,那种丰盈柔软的触觉使他心里一荡,他再也无法克制心中对你的渴求,压抑已久的男性欲望被她娇美动人的神态唤醒了,手指掠过西门婉儿的嫩乳所产生的快感,让昊天的心湖荡漾,使他的淫念顿起,一发不可收拾。  昊天抱紧了西门婉儿动人心弦的纤秀柔美的娇躯,一边用湿热的嘴唇在她香颊上、玉颈上缠绵地亲吻着,一边伸出颤抖的双手,轻柔缓慢地在你娇挺的酥胸前徘徊,试图解开她衣衫的纽扣。  他能感觉到西门婉儿的娇羞和胆怯,更感动于她的含羞逢迎,于是昊天顺着她的思绪,低声温柔的说道:“娘子,成全我吧。”  西门婉儿也已经意乱情迷,终于昊天将她村衫的纽扣一一剥落,在已经迷醉的西门婉儿意乱情迷的配合下,昊天顺利的揭开了她贴身的胸衣,将她整个完美的上身彻底展现在自己的眼前。  接着昊天迫不及待地伸手覆盖在西门婉儿曝露在微冷空气中,微微颤抖的乳峰,将它纳入掌握,用温热的掌心为你取暖,也同时勾动西门婉儿心底地春情,逐渐掩盖她的羞涩。  昊天手掌在西门婉儿圆润香滑的乳房上揉搓摩挲,手指搭上雪山峰顶鲜红的樱桃,揉捏逗弄,轻怜蜜爱,他将头埋入西门婉儿深深下陷的乳沟上半部分,嗅吸着她发出的女人独有的诱人体香。  昊天仍用双手抚摸着那一对圣洁娇嫩的乳房,柔软而又有弹性,然后头部逐渐下移,用嘴唇含住她玉峰上怯生生绽放的樱桃,一阵吮吸,一阵轻咬,西门婉儿动情地俯就他的拥抱,任他颤抖而急促的双手搂紧你的纤腰,湿热的双唇吻住她的娇颜。  昊天激情难抑,终于他褪尽了西门婉儿的衣杉,秀美的臻首低垂,披散的青丝轻舞,玉润的娇颜羞红,紧抿的艳唇呢喃,优雅的脖颈微摇,而洁白的乳峰娇挺高耸,若裂天入云,两点嫣红的樱桃娇嫩欲滴,动人心弦,浑圆的玉脐下迷人的芳草萋萋,黑色丛林掩映间的豪门贵族少妇粉红的桃源玉溪,夹在女人修长柔美的玉腿之间,随着她不经意地磨搽开合,隐隐约约透出风光无限,万种风情  昊天伸手抚上西门婉儿晶莹润泽的圣峰,肆意揉捏,轻推盘拿。同时张嘴吻住樱红的嫩唇,贪婪地用舌尖顶开贝齿,缀住她的丁香,一番唇舌纠缠,他这才满足地想下开辟阵地,于是轻轻咬住西门婉儿粉红可口地樱桃,美美地感受它在自己口中壮大突起,志得意满地聆听她动情而羞涩的娇呤。  接着昊天那不甘寂寞的右手轻柔地摩挲西门婉儿尽力并拢的秀腿,待其经受刺激不自禁微微张开时顺势插入,稍稍用力地抚摩着端木妃娇嫩的大腿内侧地肌肤,更不经意地逗弄她已经微微张开,略略潮湿的粉红玉溪,引得艳光四射地莹润玉珠羞怯探头,更惹来西门婉儿满足地叹息和娇柔无力地轻喘。  再也无法忍住情欲煎熬的西门婉儿顾不得欲拒还迎,她睁开羞红的星目,纤纤玉手无意识地扯着昊天的衣衫,向同样情思难禁的男子发出无声地召唤此情此景,昊天再也无须隐藏克制自己男性的欲望,迅速地解除身上的束缚。  昊天的肉棒硬翘起来了,他轻抚着西门婉儿线条柔美的纤滑细腰,滑过她平滑洁白的柔软小腹,又玩弄着她那浑圆玉润、娇翘盈软的雪股玉臀,不一会儿,又将手指滑进西门婉儿的大腿间。  在昊天无处不到的淫邪挑逗、撩拨,很快就将西门婉儿撩拨的浑身火热滚烫,口干舌燥,身体不停的扭动,口中发出梦呓般的呻吟。  昊天吻上西门婉儿的乳头,“啊”突然而来的刺激,使西门婉儿轻轻地呻吟了一下,昊天用力的吸吮,连周围的漂亮的粉红乳晕一并含入,并顺着乳晕开始划圈圈,他的手抚在阴毛中那条柔滑无比的玉色肉缝中,左手用拇指按着她的阴蒂,轻轻地抚弄着,右手食指在她的大小阴唇上抓弄着,不断的深挖  “哎别别摸”  受到上下两处敏感地带的刺激,西门婉儿抛掉强忍的矜持,发出了呻吟声,而阴道里已洪水泛滥了,昊天逐渐下吻,最后把脸埋进她的两腿中间,“啊不要”  西门婉儿惊叫着坐起来,“那里那里怎么可以”  此刻她满脸羞红,一脸窘态。  “呆会你就尝到滋味了”  昊天轻笑着把嘴贴上了西门婉儿的下体,“啊别”  西门婉儿夹紧双腿,却把昊天的头夹在腿间,昊天整个嘴贴到阴蒂上,猛吸着不放,舌头狂邪地吮吸着西门婉儿下身中心那娇滑、柔嫩的粉红阴唇,舌头打着转地在她的大阴唇、小阴唇、阴道口轻擦、柔舔  “啊”  西门婉儿身子倦曲僵硬着,脸上布满红潮,双目紧闭,牙齿紧咬着下唇,美穴中黏腻的骚水不停往外流出,传出阵阵浪翻人的淫水味,昊天嘴往下一滑,舌头一伸,轻易地直往内伸欲探淫水源头,一会儿,他含住西门婉儿那粒娇小可爱的柔嫩阴蒂,缠卷、轻咬  一会儿,昊天又用舌头狂野地舔着西门婉儿那柔软无比、洁白胜雪的微凸阴阜和上面纤卷柔细的阴毛;一会儿,他的舌头又滑入她那嫣红娇嫩的湿濡玉沟舌头不停伸入穴内左右刮个不停,每刮一道,源源不绝的浪水又一波来袭,味道很香,昊天全部喝了下去。  “噢”  西门婉儿急促的喘着气,声音模糊,紧紧的抓住昊天的头发,双腿紧紧勾住他的头,连连呻吟,不住的打着冷战,一股温热暖流又从她阴道深处潮涌而出。  昊天下身涨的实在难受,他站起身脱掉自己身上的衣物,挺着粗大的肉棒送到西门婉儿口边说道:“帮我吸一吸”  西门婉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睁大眼睛看着眼前气势凶凶的家伙,看着昊天满脸的期待,西门婉儿犹豫一阵后,终于伸出颤抖的手握住昊天的肉棒,两颊红通通的,一脸很害羞的表情,昊天一边爱抚着她的乳房,一边按着她的头说:“别害怕,来,把龟头含进去”  西门婉儿看着眼前的“它”凶猛狰狞,横眉怒目,那猩红骇人的巨大龟头又丑陋,又刺激,棒身上一根根血脉贲张的青筋鼓凸骇人,龟头最前端一个可爱的“小孔”西门婉儿张开嘴巴,双眉紧皱,紧闭着眼睛把昊天的龟头含住了,动作生疏地轻舔着。  昊天指导西门婉儿嘴巴要动、舌头要舔,也要又吸又含,这样才会爽,肉棒逐渐剧烈地在她鲜红的樱桃小嘴中抽动起来。  西门婉儿照着他的话去做,一双雪白可爱的小手紧紧握住在她嘴中凶猛进出的肉棒,小嘴含住那硕大的龟头狂吮猛舔同时,她不断扭动着秀美的螓首,温柔地舔着巨棒粗壮的棒身,肉棒在西门婉儿口中极度膨胀发热。  “娘子,你的口技不错。”  昊天夸奖道。  西门婉儿吐出肉棒,“相公,以前你不是很喜欢这个。”  接着她又吞下了肉棒,来回吞吐几次,调节着自己呼吸和咽喉的肌肉。  昊天被西门婉儿弄的血脉贲张,实在忍受不住,他倾起上身,屁股快速上下扭动起来,西门婉儿这个时候突然看清楚眼前这个人并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端木俊的时候,她有点茫然了,尽管自己已经是欲火焚身,有点控制不住,但并不想如此变成另外一个男人的女人。  昊天从西门婉儿嘴中抽出已勃起到极点的肉棒,顶在她那柔软紧闭肉缝上。  “俊儿,让我洗个澡。”  西门婉儿理智上不希望和昊天云雨,她想洗澡后神志清醒来拒绝昊天的肉欲。  “好吧旁边就有准备好的热水,我等你”  昊天似乎并不着急,仿佛一切胸有成竹的样子  西门婉儿飞快地跑到浴室里,冲了个热水澡,将要发生的事情,使她的身体微微颤抖,浴室的镜子里,她既兴奋又紧张,象个十八年前和端木宇第一次时一样。  西门婉儿踮起脚尖,双手在头顶尽力向上伸直,俊俏的乳房骄傲地耸立在胸前,小腹也更加平坦,细窄的腰肢似乎不堪一握,大腿光滑、小腿欣长,尽管十八年已经过去,但是自己依旧保持着十八年前的动人身材,甚至比起十八年前更加具有成熟动人风韵,此刻洗澡让药力发作得更快了,她终于决定和昊天交合,因为她压根没有办法拒绝身体的骚动,那一阵阵痳痒,她无法克制。  擦干身子,西门婉儿裹着一件薄薄的薄被回到了卧室,瞧着她那美丽的脸蛋轮廓,精致得好似青花瓷器,却又是最华美的元青花瓷,珍贵得让人不忍触碰,那眉,那眼,那唇,那鼻,无一处不散着妩媚多姿的气息。  西门婉儿披着丝绸薄被,鲜艳的红色衬托着四嘬丽的脸蛋有了一份淡雅的风情,即使只是随意地摆出舒服的姿势,也依然能够勾勒出四凸有致的身材,她的长发四散披开,带着一份疲惫的慵懒姿态中透着妩媚的性感,偶尔风情无限的摆手和羞涩的举止,让她胸前的双峰更显得挺拔。  昊天主动上前,解开她披在身上的薄被,西门婉儿就这么一丝不挂了,她原本细嫩的肌肤更如凝脂般光滑。  西门婉儿那丰盈美丽的身体便完全裸露在昊天眼前了,是那么的娇嫩美妙,特别是刚刚裸露出的两个丰满高耸的乳房,白嫩坚挺,粉红的乳头高高耸立着,肌肤腴润,像两个白嫩的馒头一样,在激动的起伏颤动着,往下看是那苗条丰盈的腰肢,阴毛柔嫩的阴户部位,阴蒂已见火红,两条绝美的玉腿光洁白净,紧紧的夹着。  国色天香的豪门美妇西门婉儿成熟妩媚的胴体首次一丝不挂的呈现在自己夫君以外的男人眼前,她娇喘呼呼,挣扎着一双大乳房抖荡着是那么迷人,她双手分别掩住丰胸与幽谷。  此刻西门婉儿此时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昊天拉开她遮羞的双手,她那洁白无瑕的肉。体赤裸裸展现在他的眼前,身材非常均匀好看、肌肤细腻滑嫩、曲线婀娜,看那小腹平坦嫩滑、肥臀光滑细嫩是又圆又大、玉腿浑圆修长。  国色天香的豪门美妇西门婉儿的芳草浓密乌黑细长,将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花园整个围得满满的,隐若现的蜜穴沾满着湿淋淋的,两片鲜红的花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她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同样充满诱惑。  “婉儿,今天起,你就是俊儿的娘子了,今天让我们一起行周公之礼。”  昊天对着西门婉儿说道,而她也没有反对,而是含情默默的赤裸裸地坐在床边。  昊天的心跳得更快,口也干得要命,西门婉儿站起来,迎向前去,笑意盈盈,昊天的视线从她跳动的乳房游移到赤裸的股间。  西门婉儿贴在昊天身上,挽着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开始了一个热烈的湿吻,昊天粗壮的手臂把她的身体圈起来,两只大手停在她光溜溜的屁股上,一手托住一瓣充满弹性的臀丘,他把她整个人都抱了起来,靠在自己胸前。  此刻两人的舌头还绞在一起,无休无止,终于,两人分开了。  昊天又把西门婉儿放回到床上,两只手扶在她的胯上,把她向后推了一步,用眼睛热切地抚摸着她的乳房。  “娘子,你真可爱,”  昊天耳语着,嗓音低沉而充满激情。  西门婉儿拉着昊天的手腕,让他的手按在自己的乳房上。她乳头和花唇都饥渴得有些迫不及待,巨大的手掌捉住了她柔软的乳房,缓缓揉搓着,骄傲挺立的乳头被夹在粗壮的手指间,久违的快感从乳头一波波传来,西门婉儿身体不由自主地轻轻颤抖着,她的气息也开始变得急促。  昊天的手离开了西门婉儿的乳房,然后让她背过身去,再拉回怀里,西门婉儿光溜溜的脊背紧紧贴在昊天的身上,昊天低下头,吻着她忻长的脖颈和滑腻的肩头,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坚硬的乳头,继续缓缓揉搓,右手滑过她平坦的小腹,指尖触到了那片温热湿润的禁地。  “哦,啊”  西门婉儿低声呻吟着,昊天的一只粗壮的中指一下插入了她湿滑的肉洞,另一个更加粗壮的肉棒,硬硬地顶在她的背上,随着昊天手上的动作,来回在她光滑的皮肤上摩擦,留下一条条湿湿的痕迹。轻轻叹了口气,西门婉儿闭上眼睛,把两腿分得更开。  “谢谢娘子的赏赐,我会尽全力让你体会人的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刻”  昊天在西门婉儿的耳边悄悄地说,手指灵巧地抚弄着她充血肿胀的肉唇。  “谢谢你”  西门婉儿呻吟着,“我今天特别想来,”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太久了没来了,用手把我”  昊天的左手揪着一颗乳头,轻轻挤压着,撕扯着,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一起插进了温暖紧凑的肉洞,他的舌头舔着西门婉儿的耳垂,再钻进她的耳朵眼儿里打着转儿。  西门婉儿还闭着眼睛,强烈的多重快感让她全身发软,几乎站立不住,只好一手向后抱着他的腰,一手扶着他的膝盖,她不由自主地前后摇摆着腰胯,配合他手指抽插的动作。  昊天边爱抚西门婉儿的全身,边用手指抽插着她紧凑的肉洞,甜美的快感迅速累积,西门婉儿竭力抵御大声呻吟的欲望,但急促的鼻息,却明明白白地告诉昊天她就要被快感溶化掉了。  西门婉儿细腻的肌肤被烧成了淡淡的玫瑰色,精心修剪的指甲在昊天的身上留下一串串红印,连秀气的脚趾也慌乱地在地毯上踩来拧去贴在昊天身上,一丝不挂的娇躯轻轻弓起,光溜溜的屁股前后摇摆着,修长的两腿因为不断用力,肌肉优雅地跳动着压抑已久的情欲一旦释放,便象决堤的洪水一般,冲过一切,淹没一切,无可阻挡。  没过多久,西门婉儿就被推到了爆发的边缘,也许因为太过饥渴,她根本没有尝试去控制自己的欲望,她似乎片刻也不能忍耐了她的呼吸越来越急,屁股摇摆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昊天也连忙加快手指的速度,几秒钟后,西门婉儿咬着嘴唇猛然绷直了身体,鼻孔里分明是高氵朝中愉快到忘乎所以的呻吟。  虽然她的身体绷得紧紧的,小腹传出的冲击波,还是让她全身有节奏地抽搐着涌出的爱液不知羞耻地顺着大腿滑落下去高氵朝消退后,昊天把瘫软在自己怀里的西门婉儿抱到床上,自己坐在她的身边,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大腿。  昊天静静地注视西门婉儿全裸的身体,她还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上甚至有一丝泪光,乳房随着依然急促的呼吸而诱人地颤抖着,一小块儿修剪整齐的阴毛下面,精致的肉唇娇艳得宛若一朵将要绽开的玫瑰,亮晶晶的蜜液涂满了股间,散发出柠檬般酸甜的味道。  西门婉儿终于从高氵朝的余波中恢复过来,她睁开眼睛,抹去眼角的泪花,看到昊天正盯着自己的肉唇,手也在自己的大腿内侧来回摩挲,她满足地微笑着,抬起身子,捉住昊天坚硬无比的肉棒。  “婉儿,你比十八年前更美丽。”  昊天深情地说道。  “相公,你想进入吗”  西门婉儿问道。  昊天一手按住西门婉儿的小腹,一手掰开她娇嫩柔滑的阴唇,肉棒顶住她细小紧合的阴道口,又用手指将那娇小粉嫩的嫣红阴道口扩大一点,然后肉棒朝前用力一压,西门婉儿象牙般润泽的双腿象剪刀般从昊天身体两侧滑过,粗若儿臂的阳具直挺挺地顶在了洞口。  昊天执着阳具上下摩擦着隆起的阴唇,很快找到了迷人缝隙,鸡蛋般大小的龟头犹如灵性大蛇头,钻入满是粉色嫩肉的秘穴内,塞满肉缝间整个空隙。  “哎”  西门婉儿娇羞地感到一根巨大肉棍已破体而入,这是她生完端木雪十七年来首次迎接男人的肉棒,第一次被男人肉棒侵入,下体自是极度酸麻胀痛,硕大粗长的巨棒渐渐“没”入她那嫣红玉润的娇小阴道口,西门婉儿美眸轻掩,桃腮羞红无限地脉脉体味着“它”进入。  阿木三人成狼amxs520.  昊天开始在西门婉儿柔若无骨、雪白美丽的娇软玉体上抽插、挺动起来,粗大异常的黑亮肉棒在她那淡黑的阴毛丛中进进出出,昊天俯身低头,含住了那一粒娇小玲珑、因情动而充血勃起的硬挺乳头。  “唔”  一声春意荡漾的娇喘,西门婉儿如被雷击火噬般娇躯一震,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玉乳顶端那敏感万分的乳头又传来火热、温滑的摩擦、缠卷的刺激时,双颊晕红,丽色含羞,芳心娇羞无限。  昊天那根巨大无比的肉棒在西门婉儿狭窄的阴道内的抽插越来越猛,他越来越粗野地进入她体内,“它”越来越用力地深顶、狠插西门婉儿紧窄、狭小的阴道。  “哎嗯唔”  西门婉儿开始娇啼婉转、妩媚呻吟,肉棒狠狠地、凶猛地进入时,挤刮、摩擦阴道膣腔内狭窄温暖的娇滑肉壁所带来的麻趐快感让她轻颤不已,身体不停的扭动迎合着。  “嗯喔真爽啊小穴真是又热又紧啊”  昊天干着穴,赞美起西门婉儿的阴道,同时双手揉搓着双乳。  西门婉儿乳房被用力的捏着乳头,下体被阴茎深深的插进体内深处,磨擦着子宫颈口跟阴蒂,敏感的耻丘被挤压着,持续的酥酥麻麻的阴痒感,让她忍不住要喷潮而出。  “啊啊哎啊啊”  西门婉儿大声的呻吟,阴道一阵猛烈的紧缩痉挛,夹紧着昊天的铁棒  这样干了十几分钟,昊天抽出肉棒,让西门婉儿趴在床上,低着头、高高地突着自己浑圆的臀部,西门婉儿那雪白的美臀,像去壳的鸡鹤蛋一样的嫩滑,昊天托住她的臀部,肉棒对正鲜艳的粉红色洞口,腰杆用力往前一送,两人下体又一次紧紧相贴。  “噢”  西门婉儿的头猛地抬了起来,弯着光滑的背脊,昊天双手抓住她的臀部,腰身猛烈的挺动起来。  西门婉儿觉得这种姿势实在羞耻,感觉自己非常的淫荡,她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方式,她把羞红的脸深深埋在床单里,昊天巨大肉棒在西门婉儿体内快速且强力的挺进挺出,臀肉在他用力猛撞之下一荡一荡,一对美丽的椒乳也不停的摇晃。  “啪啪唧唧”  的淫荡声音不绝于耳,肉穴在激烈的冲击下淫液四溅。  昊天双手伸到她的胸前下猛捏她的乳房,继续活动着腰身。  “啊噢”  西门婉儿咬紧牙关,紧闭着嘴唇,终于忍受不住,配合着昊天有节奏的动作,开始有规律地呻吟,此刻两人全身是汗,肌肤闪闪发光。  西门婉儿的叫床声逐渐激烈起来,披头散发,就像一头发狂的野兽一样,身体主动地一前一后地摇动着腰肢,开始配合昊天的冲刺,粘膜的摩擦,发出辟嗒辟嗒的声浪,溢出的爱液将昊天的阴囊都弄至湿湿滑滑了,昊天的脸颊埋进西门婉儿的长发之中,一面嗅着秀发甘香,同时也加快了冲刺动作。  “啊啊啊”  西门婉儿被搞到已经喘不过气来,她缩起两只脚,拚命地挣扎着身子,昊天突然全身充满激烈的快感,接着精液就像热浆糊似地喷射进西门婉儿的体内。  “啊啊”  西门婉儿抖动着全身,她在不停地喘息,大概她觉得精液喷到了子宫口了吧她的高氵朝似乎还没有完,阴道在阵阵的收缩,她的情绪一时非常高涨。  昊天体味看阴茎搏动的快感,待到精液都被榨干时,他便停止了动作,整个肉躯压在西门婉儿的背上,西门婉儿仍在呼吓呼吓地喘气,此刻她已精疲力竭,只要她稍微扭动一下身体,全身的肌肉就会敏感地痉挛。  昊天咬住西门婉儿丰满的肌肉,欣赏着她那肌肤的光滑和弹力,伸手握住一只娇软盈盈的坚挺玉乳,淫邪地爱抚揉搓起来,看着西门婉儿典雅、羞赧、娇倦的秀靥,昊天感到体内又升起一股淫邪的肉欲需求下身渐渐坚挺起来。  西门婉儿感觉到体内惊异的变化,她吃惊的睁大了眼睛,昊天再度紧紧搂住她的胴体这天他们大半的时间都是在床上度过的,昊天花式层出不穷地发泄着浑身的欲望,而西门婉儿也在奇异的性欲世界里数度沉沦  西门婉儿十八年守身,今朝终于失手,此时西门若雪再进来,西门婉儿很是羞愧道:“姐姐,你做的好事。”  西门若雪微笑的道:“妹妹,你应该感谢我,不是吗好了,你好好休息一下,我要借用你的相公一下,还有其他娘子等候着他的安慰呢”  “你稍休息一下,我去去就来”  昊天在西门婉儿的额头上亲了一口,便起身离开。  西门婉儿点点头之后,满意的躺到了床上休息,这一刻开始,她再也不理自己的身份,她不在是端木宇余留的寡妇,她现在是端木俊的娘子,她和昊天一起生活,以后要夜夜云雨,要将十八年损失弥补回来。  西门婉儿想到这里,下面又是一片湿漉漉没想到被昊天开发之后,自己会变得如此的敏感,竟然连想一下,都会变得淫水横流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