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202章 世家第一美女端木雪(六)

第202章 世家第一美女端木雪(六)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9321更新时间:2015-07-10 06:33:20
     戏辱够了原本矜持的大美人端木雪,昊天这次不再放松,粗壮的身体沉重地压了上来,右手也紧箍上端木雪的纤细腰肢,挺涨的具开始发动可怕的攻击。  末日临头般的巨大恐惧,端木雪蜷起腰意图做最后的抵抗。  但昊天的腕力制伏住端木雪苗条的身体之后,就靠著张开著的大腿的力量,从端木雪身前试著要将粗大的押进端木雪的秘道。  “不要……”  端木雪的红唇中发出抵抗的呜咽。  昊天是阅美众多的老手,他轻松地挑逗唤醒了端木雪羞涩的处子之体,他继续揉捏着端木雪的,同时另一只手扩开了丰美的玉门,然后一点点地侵入了少女未经人事的花芯之中。  昊天一边惊叹着少女桃园的丰美,手指头一边在她的体内扭动起来。  眼见身下的美人儿柳眉轻蹙,贝齿紧咬,玉门微开,长流,昊天这才伏子,把端木雪的莹洁的双腿架上肩头,作好了冲刺的准备。  在他的,那杆通红坚硬的长枪早已被熊熊的欲火烤得炽热非常,他的身子一伏下,粗大的已经守侯在端木雪娇嫩的桃园入口外,一顿一顿的扣击着嫣红湿润的玉门了。  昊天健校正了一下玉体的位置,让正正的顶在端木雪的上,双手托住了她纤细光滑的腰部,然后挥动起御美无数的,朝着端木雪的禁区用力的刺入!巨大的立即没入了少女的体内,被两扇花唇紧紧地含住。  “哇……”  端木雪恐惧得发青的脸,在刹那发生痉挛,丰满娇挺的玉臀,好像要被分成两半似的。  强烈的冲击像要把端木雪娇嫩的身体撕裂,灼人的火烫直逼近。端木雪觉得自己正被从未尝试过地撑开扩张。而且昊天虽然看起来粗野,但至目前为止还不曾动粗。  昊天粗大的一下子压入湿润粉红色的花瓣裂缝中。  处子的是多么的紧迫狭窄啊!昊天并没有急着进入,而是在缓慢的研磨旋转中逐步地撑开少女的密道,刚硬的如同金刚钻一般,一点点一点点地向着少女娇美绝伦的胴体深处前进着。  在反复的推进和挤压过程中,昊天尽情地享受着来自两人身体结合部位的密窄、充实和温暖……各种细緻而敏锐的感觉。  他令保持着缓慢而稳定的速度,一点点的侵入端木雪珍贵无比的处子之身,从中攫取尽可能多的快感。  红黑色带著如发出声响似的力量,将粗鲁的剥开。  深入的趋势突然被前面一道柔韧的屏障所阻,昊天明白到今日“盛宴”  的主菜上桌了,昊天抵达了端木雪的,这下昊天对端木雪的不再姑息,前端却遇到了阻碍,昊天将微往后一退,然后一声闷哼,将猛然往前一顶,可是那层阻碍却没有如想像中一般应声而破,端木雪的象徵依旧顽强的守卫桃源圣境,不让昊天稍越雷池一步。  昊天笑了笑,再继续进攻,端木雪虽然极力的挣扎反抗,可是功力全失的端木雪,如今哪里是昊天的对手,眼看如今全身在昊天的压制下丝毫动弹不得,一根热气腾腾的坚硬正逐寸深入,急得端木雪双眼泪水不住的流出,口中不停的哭叫着:“不要……不要……求求你……呜……求求你……”  双手不停的推拒着。  昊天不断下压的躯体随着的不住前进,端木雪内的薄膜不住的延伸,虽然仍顽强地守卫着端木雪的桃源圣地,可是也已经是强弩之末,眼看再也撑不了多久了,端木雪用尽全身力气,将昊天推出数米之外。  昊天也不气恼,一旁微笑着!  “我,我要喝水。”  “娘子,要喝水自己坐起来,坐在我腿上。”  端木雪一丝不挂从床上起来,坐在了昊天的腿上开始喝水,端木雪丽靥晕红,柳眉轻皱,香唇微分,秀眸轻合,一副说不清楚究竟是痛苦还是愉悦的诱人娇态。  只见她娇靥绯红,如兰气息急促起伏,如云秀发间香汗微浸。  但端木雪只感觉到自己的越来越湿……美若天仙的绝色佳人羞涩万分而又无可奈何,美丽的花靥上丽色娇晕,羞红无限。  昊天的一根手指顺着那越来越湿滑火热的柔嫩“玉沟”一直滑抵到湿濡阵阵、滑不堪的口,手指上沾满了丽人流泄出来的神秘分泌物,他又得意又兴奋,提起手来,将手指凑到端木雪那半张半合的如星丽眸前,俯身在她耳边邪地低声道∶“娘子……你说我胡说,你看看我手上是什么?嘿……嘿……”  端木雪只见那手指上湿漉漉、亮晶晶地沾满了她体内流出来的那些羞人的液,顿时本来就羞红万分的绝色娇靥更是娇羞嫣红一片,红得不能再红。  她秋水般的大眼睛紧张而羞涩难堪地紧闭起来,真的是欲说还羞,芳心只感到一阵阵的难为情。  他一低头,吻住端木雪那鲜红欲滴、柔美可爱的香唇,就欲偷香窃玉、狂吻浪吸。  哪知被他这一吓,美貌丽人粉脸羞得更红,本能地扭动螓首闪避,让他不能得逞。  他也不在意,一路吻下去,吻着那天鹅般挺直的玉颈、如雪如玉的香肌嫩肤……一路向下……他的嘴唇吻过绝色佳人端木雪那雪白嫩滑的胸脯,一口吻住一粒娇小玲珑、柔嫩羞赧、早已硬挺的可爱。  俏佳人端木雪浑身玉体一震,柳眉轻皱,银牙紧咬,一幅痛苦不堪又似舒畅甘美至极的诱人娇态,然后樱唇微张,“哎……”  一声妩媚婉转的娇啼冲唇而出。国色天香、羞花闭月般的绝色丽人端木雪千柔百顺地由他像抱着一只温顺的赤裸羔羊一样,娇靥晕红,羞羞答答地将皎洁的玉首埋在他怀中。  “不要,我、我急。”  端木雪羞涩地说。说完也是桃腮绯红,羞不可抑“娘子,只要你需要,我就为你服务。”  说着给端木雪拿来了痰盂,端木雪手足无措,娇羞万分,就这样赤裸裸、一丝不挂地站在他眼前就够难为情了,难道还要当着他的面小解?她红着脸,垂着头,低声说道∶“你……你……不……不出去吗?”  端木雪芳心忐忑不安。  女人就是这样奇怪,身子都已经被看千百遍,也被抚弄过了,但你让她在人前做这种事情,她还是觉得很难为情。  昊天嘻笑着盯着她一丝不挂的雪白玉体,说道∶“你尽管拉你的,有什么关系?等会还要裸体行云不雨呢。”  端木雪娇靥羞得更红了,丽色晕红无伦。她一只手难堪地遮住赤裸坚挺的怒耸,一只手羞涩地捂住下那团黑绒绒的三角地带,怔在那里。她固有的天性而羞赧不堪。  好半天,端木雪才忸怩不安地走到质地痰盂坐下去,低着头,红着脸,不敢仰视。  昊天则一步上前,按住端木雪的玉首,将赤裸的贴在端木雪那羞红无伦的绯烫玉颊上。美若天仙的端木雪秀靥晕红,丽色娇晕,芳心娇羞无奈。  好半天之后,当清脆的“叮咚”声从她的玉股下传来时,端木雪更是小脸火红,娇羞万般。  而昊天则将紧贴住天仙般的绝色美人那吹弹得破、细滑娇嫩、火热滚烫的桃腮玉靥一阵蠕动。  好一会儿之后,端木雪才晕红着俏脸,伸出一只雪白的小手去拿手纸,却给昊天一把抓住,他在她耳边道∶“不用擦,让我给你舔干净。”  端木雪一听,芳心更是“怦、怦”乱跳,羞得无地自容,秀靥晕红,娇艳无比。  昊天牵起她雪白的小手稍稍用力一带,端木雪只好羞羞答答、含娇带怯地、极不自然地被迫微弯着腰,挪前两步。  而昊天则绕到端木雪那光洁耀眼、雪白柔滑、浑圆玉润的玉股后,蹲下来,就往那两片嫩滑的玉臀中间地带的“小沟”舔去。  端木雪只有晕红着俏脸,微弯着纤腰,含羞脉脉地任他在她的玉轻薄弄。  他的双手一面爱抚着掰开端木雪那两片浑圆玉润的雪嫩粉臀,一面细心而又邪挑逗地舔着端木雪那条嫣红玉润的“”不一会儿,端木雪就给他舔得娇喘细细,芳心又是意乱情迷,她不知道这时昊天的那个“家伙”又渐渐硬了起来,端木雪更要心慌意乱呢!昊天的舌尖细细地着那红嫩诱人的两片上亮晶晶的水珠,他甚至强行让她大大地分开两条赤裸裸的修长玉腿,半个人都挪到她的腿间,在端木雪那条柔嫩无比、敏感万分的嫣红玉沟中狂吻猛舔;他的两手也在她的大腿根间、口外抚摸撩逗。  昊天直把端木雪又撩弄得娇哼呻吟,呼吸急促,又蜜水泛涌,才站起身来,一只手强行抚按住她的玉背,一手紧紧搂住她纤柔的细腰,向上一提,让她向后挺耸出雪白浑圆的玉臀,然后挺起粗大的顶住端木雪那滑湿濡、娇小嫣红的花园口,端木雪知道只要昊天一用力,自己的洞就要失守,端木雪连忙开口:“能不能让我洗一个澡,需要热水冲洗一下。”  昊天也不恼怒,非常耐心的说道:“娘子,你既然还不愿意破身,我们慢慢来,先洗个鸳鸯浴。”  说着昊天把端木雪抱进了浴室。  当昊天双臂横绕、轻轻将她抱起的时候,她还是被巨大的惊恐和羞耻击打得几乎晕死过去。  她感觉到环抱着自己的恶魔那炽热的体温、急速的心跳,她甚至能够想像出恶魔邪恶的笑容和丑陋的身躯。很快她再一次被放下,然后一股清凉的水线喷洒在她娇美赤裸的雪白胴体上。  这样一具比维纳斯还完美绝伦的女性胴体,配上端木雪那清丽如仙的绝色美貌,再加上她那圣女般高贵典雅的秀靥上含羞脉脉的诱人娇态,令昊天不禁又想将这天仙般的绝色玉人狂野地压在,蹂躏、奸她……、征服她……  只见那端木雪那完美绝伦的雪白玉体上,冰肌玉骨如雪莲如凝脂,一对丰挺娇盈的圆润含羞耸立,那雪白的一抹纤纤细腰下隐见一片平滑的和一蓬淡黑柔鬈的这样一具耀眼眩目、令人呼吸顿止的美艳绝伦、冰雕玉琢般晶莹柔嫩、雪白娇滑得毫无一点微瑕、线条流畅优美至极的端木雪般的玉体一丝不挂、赤裸裸地婷婷玉立在浴室中,顿时室内春光无限,肉香四溢。  那一片晶莹雪白中,端木雪一双颤巍巍傲人挺立的盈盈椒乳上一对娇软可爱、含苞欲放般娇羞嫣红的稚嫩羞赧地向他硬挺。一具盈盈一握、娇柔无骨的纤纤细腰,丰润浑圆的玉臀、娇滑平软的洁白,淡黑柔鬈的绒绒。一双雪藕般的玉臂和一双雪白娇滑、优美修长的玉腿再配上她那国色天香、秀丽绝伦,有着沉鱼落雁、羞花闭月之姿的美若天仙的绝色花靥,真的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令人怦然心动。赤裸裸、片缕无存的端木雪可怜而又无助地呆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看见她那一副娇羞怯怯、诱人轻怜蜜爱、也诱人犯罪的可人样儿,昊天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步,一手搂住她柔弱削滑的香肩,一手紧搂住她的细腰,将她搂进自己怀里紧紧贴住。  端木雪心神一乱,被他搂进怀里贴住男人火热灼人的强壮身躯,绝色佳人立时骇然发现一根又硬又大的“东西”紧顶在了她柔软的上,昊天欣赏着她那含羞带怯的迷人美态,他一手轻抚她雪滑的玉背,替这个羞羞答答的绝色美人细细擦抹起来。  端木雪羞得耳根都通红如火,低垂着美好蝶首,默默含羞。  端木雪从来没有想到会让一个男人替自己洗澡抹身,更不要说是这样一个邪恶的男人。  细密的水点“沙沙”落下,彷彿为端木雪裸裎的娇躯披上一层纱衣。  那一头云瀑般飘逸的柔发被水点打湿后呈现出黑亮的光泽,粘结成束贴在身体前后,与一片雪白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水点慢慢洒遍了端木雪的全身,涤去了身体上的汗水、泪水,却洗不去她的痛苦和惊惧……  水中的端木雪更显得妩媚,她那少女青春的胴体玲珑浮凸,结实而柔美的起伏线条,似乎让人不忍碰触,一对犹如新剥鸡头肉般光洁玉润的娇软椒乳像一对含苞欲放的娇花蓓蕾,颤巍巍地摇荡着坚挺怒耸在一片雪白晶莹、如脂如玉的香肌雪肤中。  圣洁娇挺的顶端,一对玲珑剔透、嫣红诱人、娇小可爱的稚嫩含娇带怯、羞羞答答地娇傲挺立。  那一对娇小可爱、稚气未脱的柔嫩旁一圈淡淡的嫣红的妩媚可爱,犹如一圈皎洁的月晕围绕在周围,盈盈一握、娇软纤柔的如织细腰,给人一种就欲拥之入怀轻怜蜜爱的柔美感。  光洁玉白、平滑柔软,下端一蓬淡淡的绒毛,她的并不多,那丛淡黑柔卷的下,细白柔软的少女微隆而起,下端,一条鲜红娇艳、柔滑紧闭的玉色,将一片春色尽掩其中。  一对雪白浑圆、玉洁光滑、优美修长的美腿,那细腻玉滑的大腿内侧雪白细嫩得近似透明,一根青色的静脉若隐若现,和那线条细削柔和、纤柔紧小的细腰连接得起伏有度,令人怎都忍不住要用手去爱抚、细摩一番。  挂满水珠的玉体更加显得无比的娇嫩和鲜艳,真是上帝完美的杰作。  昊天走入水雾圈中,轻轻地抚摸端木雪的胸前、腹部和大腿上,然后慢慢地将抚摸端木雪全身的每一个角落,浴室内顿时散发出一阵清幽的香味。  昊天一边为端木雪抚摸,一边仔细地端详着眼前这如同出水白莲般绝美无伦的少女胴体。  这仿如圣洁高贵的美丽天使般的娇软身躯,在水露滋润下越发的显得婀娜、妩媚。  本已玉润光洁的细腻肌肤在丰富的泡沫中更加的滑溜柔软,尤其是那一双洁白无瑕、青春诱人的挺拔,在昊天不断的轻揉下格外地温婉腻滑。  昊天的手掌越过端木雪平滑纤柔的,直趋细白微隆的柔软。  那雪白得几乎透明的下,修长的玉腿的地方,只见茵茵柔丝,一痕微露,如桃园粉径,春色尽掩。  昊天的手指略带粗暴地闯入了这幽谷秘境,无所顾忌地在娇嫩敏感的玉径间按压了一下,端木雪秀美圣洁的胴体同时蓦地轻颤起来。  昊天似乎很满意于猎物的反应,浅尝即止,手指迅即又挪往其他的部位。  昊天的手开始触摸她那浑圆及有量感的臀部,两手如画圆般来回的抚摸着端木雪莹白如玉、浑圆挺翘的迷人丰臀,端木雪的腰部静静的开始扭曲起来,他将她丰满且极为均称的两个深深的分开来,灵巧的十根手指深深吸起柔软的香臀肉,双手在她的手在股沟上不住的游走。  昊天伸出右手中指碰在端木雪菊花的中心位置,轻轻往内压进去。  “不要。”  昊天的中指慢慢的她的内,被如此分开的话,她是动弹不得,端木雪官能一下子有了反应,甜美的麻痹感整个集中在前面的桃园。  昊天只觉端木雪菊蕾内一层层的紧紧夹住入侵的手指,那种温暖紧实的程度比起伊甸园内恐怕还要更胜几分,左手也她在粉臀及大小腿上不停的抚摸,偶尔还在桃园口揉搓着那小小的粉红色珍珠,不消多时端木雪缓缓流出花蜜,黏答答的也充满着她的,菊洞也逐渐滑溜顺畅起来,端木雪感觉受侵犯的被强烈的吸引着,马上就如同烫伤般的灼热起来,被压迫促使她发出几声娇媚的轻哼,尤其是深处那股空虚难耐的搔痒感更叫她难以忍受,更是令她羞得无地自容。  昊天手指更是兴奋的深深,端木雪只觉得菊蕾内被一根手指完全塞满,全身的炽热闷涩感使得她呼吸困难。  不禁“啊”的叫了一声,双眼羞耻地紧闭,雪颈微扬,乱晃,昊天的左手也马上配合,双手握住了她的雪峰,手掌回旋抚弄她那满具张力的双峰,揉捏着她晶莹剔透、白玉无暇的一对椒乳,只觉得触手温软,说不出的舒服,左手更进一步攀上了蓓蕾,轻轻揉捏,美丽的粉红色虽还未被触及,却已圆鼓鼓地隆起。  “我受不了了,啊…啊……”  端木雪欢娱地叫着。  她突然身体渐渐变化,周身发热无力,胸前涨了起来,各处升起似麻似痒的滋味,春情荡样溢满双眼,难受又快乐的欲火开始腾升。  “娘子,是不是伊甸园很痒,我摸摸可以吗?”  昊天的右手从她的离开。  重新抚摩端木雪的,左手迳自不停的交互品尝着端木雪胸前那两颗鲜红的蓓蕾,右手更是丝毫没有放松地在口的那颗粉红色的豆蔻上加紧的逗弄,一阵阵酥麻快感有如浪潮般不住的袭来,令她无力招架,也无意招架,在热水的刺激下,端木雪只觉得所有的意识仿佛都被抽离了似的,整个灵魂仿佛飘浮在云端,滚烫的娇躯不停的婉延扭转,似乎在迎合著昊天的侵袭,一声声荡人魂魄的婉转娇啼,将昊天的欲火推到了顶点……昊天的手感告诉我她粉红色珍珠俏然挺立,两片赤红的贝肉已经膨胀,他突然揪了端木雪,她的伊甸园内一股股的花蜜有如黄河溃堤般急涌而出。  端木雪玲珑细小的两片成半开状,两团微隆的,中间夹着鲜润诱人的细缝,如同左右门神般护卫着柔弱的,两片大小色泽一定高雅,还散发出淡淡身体的幽香。  昊天知道在浴室的热水中端木雪再也不会象刚才一样反抗,拒绝,他可以轻易地将她的伊甸园了。  但昊天还是克制了自己。  反复的揉抚触摸之下,昊天很快便将端木雪洁白胴体上的每一寸肌肤巡视了一遍。  于是,他用热水将端木雪身上的泡沫彻底的沖洗干净,藉替她擦抹之机,昊天仔细万分、爱不释手地玩弄这个千娇百媚的佳人那无与伦比的雪肌玉肤。  他撩逗着她那丰盈娇软的和娇小可爱的嫣红……不一会儿,就又把端木雪那柔嫩无比、嫣红玉润的一双可爱撩拨挑逗得动情地充血,完全硬挺了起来。  他轻抚着她线条柔美的纤滑细腰,滑过她平滑洁白的柔软;他又玩弄着端木雪那浑圆玉润、娇翘盈软的雪股玉臀;不一会儿,又将手指滑进端木雪的大腿间……魏波无处不到的邪挑逗、撩拨,很快就将怀中的绝色玉人玩弄得香喘细细,娇靥羞红。  他又在她身上四处揉搓,到处煽风点火,然后,双手更是在玉人的椒乳、、玉腿间肆意抚弄,直把端木雪把玩得娇哼出声,浑身香肌玉骨酸软无力,完全瘫软进他怀里这才收兵。  他又低头在美人儿那玉嫩晶莹的耳垂旁低声说道∶“宝贝儿,该轮你跟我洗了……”  端木雪娇羞万般地低垂着玉颈,晕红娇靥默默含羞地替他抹拭。  但见端木雪她玉靥晕红,丽色娇羞,心慌意乱,也不记得哪儿抹了,哪儿未抹,她秀目低垂,不敢直视他赤裸强壮的身体。  抹完前面的上半身,她刚想转到他后面抹拭,却给昊天一把拉住,只听他说道∶“你就在我前面抹。”  端木雪一阵迟疑,还是羞赧地依言而行,很快她就明白了原因,不禁羞得面红耳赤、娇靥绯红。  原来,端木雪为了抹到地方,不得不与昊天正面紧贴,不但一对紧贴在他胸肌上,他那根粗大硬挺的“东西”也紧顶在她上,并随着她玉臂的抹动,一对饱满柔软的也就在他胸间摩擦。  尤其那两粒敏感的娇小,硬挺起来之后也随着在他胸肌上蠕动;而那硬大的更是在她洁白平滑的柔软上不断弹动、顶撞。  端木雪娇羞不禁地赶紧抹完了昊天的后背,刚想缩回手,别让昊天看出她的难为情来。  哪知,她这一心慌意乱地弯腰低头,刚好他那根粗大的、威风凛凛的“大家伙”在她嘴际滑过,一直横掠过端木雪火烫的俏脸。  端木雪羞红了脸,桃腮涨得通红,弯去,被那种难堪和那一瞬即过的美妙难言的触感怔在了那里。  玉人芳心不禁想起在车上她口含巨棒的美妙快感,芳心迷乱,桃腮上潮红阵阵。  昊天微一低身,用昂然怒耸的巨棒再一次轻擦她那吹弹得破的娇嫩玉靥。  端木雪这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站起身来,娇羞万般,丽色晕红无限。  端木雪低垂着玉颈,在一阵难堪的静默中,端木雪羞答答地抹完了他的、,就想直接去抹他的大腿,避开那个横眉怒目的丑陋“东西”昊天一把抓住端木雪的小手说∶“还未抹完呢!”  端木雪玉靥绯红,娇羞万分,她犹豫了老半天,才羞羞答答地伸出雪白可爱的小手,缓缓往昊天下端那一丛黑黝黝的中抹去……只见大美人端木雪越抹脸越红,可爱的小手越抖得凶,可她的小手老是在那一丛中打着转,娇羞怯怯地不好意思用手去碰昊天的。  现在要这样面对面地去握住“怒目狰狞”的丑陋,却使她羞怯万分,迟疑不决。  昊天见她实在脸嫩,只好抓住她的一只嫩滑小手往上按去。  端木雪那可爱的雪白小手刚轻轻触到他的,立即就像碰到了“蛇”一般,娇羞慌乱地手一缩,但随即还是羞羞答答地伸出玉手缓缓地轻握住他的巨。  触手那一片滚烫、梆硬,让端木雪好一阵心慌意乱,她一手握住那不断在“摇头晃脑”的,另一只可爱小手轻缓地、娇羞怯怯地在那上面擦抹起来。  手中的是那样的粗大、梆硬,开始怎么也不敢去碰的“东西”片刻之后又在那儿轻抚揉搓、爱不释手了。  昊天渐渐被那双如玉般娇软柔绵的可爱小手无意识地撩拨弄得血脉贲张,再看见端木雪她娇羞怯怯、含情脉脉地紧盯着他的,他更是心神一荡。  他一把搂住端木雪柔软的细腰,将她娇软无骨、一丝不挂的玉体搂进怀里,一阵狂搓猛揉,又低头找到绝色佳人吐气如兰的鲜红小嘴,顶开端木雪含羞轻合的玉齿,然后卷住她那香滑娇嫩、小巧可爱的兰香舌一阵狂吮猛吸……一阵狂野地相拥相搂、搓挤揉压、狂吻狠吮后,昊天感到身上的泡沫已冲得差不多了。  这时端木雪也被撩弄得娇哼连连,玉肌滚烫,胴体轻颤。  昊天稍一用力就将美如天仙的绝色丽人端木雪放倒在地上的雪白浴袍上,压上端木雪那一丝不挂、嫩滑雪白、娇软如泥的赤裸胴体。  端木雪已经意识到昊天想在地上夺取她的童贞,端木雪不想就这样失身,“哥哥,你先将我抱到床上吧。”  昊天点点头,再将她从浴室里抱了出来。昊天把端木雪再次抱到床上,将她轻轻放下,然后拿过一条柔软宽大的毛巾,为她抚平如云的缕缕秀发,拭干身上残留的水珠。  当他重新用一种审视艺术品的眼光细细欣赏毫无遮掩的赤裸少女的时候,他真的不得不佩服造物者的神奇杰作:这世上竟然有着如此无可挑剔的绝美胴体!  只见美若端木雪的绝色佳人端木雪在床上赤裸精光地舒展着那冰雕玉琢、晶莹剔透的圣洁玉体。玲珑浮凸、优美起伏的完美胴体娇软绵绵、洁白无瑕,细腻无伦的冰肌玉骨如脂如雪、光滑柔嫩。  端木雪是上帝完美的杰作,是上天赐给男人们的恩物,是待折的鲜花,是待采的花蕊。  端木雪如花秀靥上吹弹得破、柔嫩如玉的香肌雪肤白皙娇嫩。  披肩的秀发乌黑如云,挺直优雅的修美玉颈,削滑浑圆的香肩,挺凸丰盈的趐胸,在她的呼吸中一起一伏,娇美诱人至极。一双玉臂娇软纤柔,一对雪白粉嫩的小手可爱至极,小手上十根素指纤纤,肤色如葱如玉。盈盈仅堪一握的纤纤细腰,线条柔美,她诱人的和神秘的三角地带,一双修长的秀腿尽显美色。  端木雪圣洁娇挺的顶端,一对玲珑剔透、嫣红诱人、娇小可爱的稚嫩含娇带怯、羞羞答答地娇傲挺立。  那一对娇小可爱、稚气未脱的柔嫩旁一圈淡淡的嫣红的妩媚可爱,犹如一圈皎洁的月晕围绕在周围,盈盈一握、娇软纤柔的如织细腰,给人一种就欲拥之入怀轻怜蜜爱的柔美感。  昊天见端木雪一片玉白晶莹、娇滑细嫩中,一只圆圆的、可爱的肚脐俏皮地微陷在平滑的上。光洁玉白、平滑柔软,下端一蓬淡淡的绒毛,她的并不多,那丛淡黑柔卷的下,细白柔软的少女微隆而起,下端,一条鲜红娇艳、柔滑紧闭的玉色,将一片春色尽掩其中。  她有一对雪白浑圆、玉洁光滑、优美修长的美腿,那细腻玉滑的大腿内侧雪白细嫩得近似透明,一根青色的静脉若隐若现,和那线条细削柔和、纤柔紧小的细腰连接得起伏有度,令人怎都忍不住要用手去爱抚、细摩一番。一双骨肉匀婷的粉白玉足上十根娇小玲珑、可爱至极的玉趾。  沐浴后的端木雪妩媚无比。  她炫耀风姿月态,玉质冰肌,天然生就;似乎她在卖弄雨意云情,端木雪娉婷袅娜,鬼斧神工。  雪白而透红细腻的肌肤,无一点瑕疵可寻;结实而玲珑的,在起伏不定;均衡而有曲线的身材,平滑的,修长浑圆的大腿,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更是上天的杰作,象深山中的幽谷,未有人踪,清幽的很。  浅沟清泉从上面淌过,亮晶晶的,一闪一闪,蔚為奇景。  昊天将嘴唇贴上端木雪鲜嫩的红唇,张大了嘴,就像要把端木雪的双唇生吞一般,激烈且贪的进攻。  端木雪拒绝也拒绝不了,连肺部的空气都像要被吸走一般,脑袋突然感到一阵空白。  可是昊天的接吻有熟练的技巧,端木雪不知不觉中已被压迫成完全顺从的状态。  昊天的舌头在她口腔中激烈的搅动,卷住她的舌头开始吸吮。  这样下去是会被拖到无底深渊的,端木雪受惊的颤抖。  很长很长的接吻……昊天将自己的唾液送进端木雪的嘴里,端木雪颤栗著,而喉头在发出恐惧之声的同时无处可逃。  矜持的身体深处在羞耻地崩溃,放弃抵抗,眼睛紧闭,美丽的睫毛微微颤抖,端木雪微张樱桃小口,一点点伸出小巧的舌头。  昊天以自己的舌尖,触摸著她的舌尖,并划了一个圆。  端木雪闭著眼将眉深锁,不自觉地从喉咙深处发出叫声。  并不是只有单纯的甘美的感觉而已,那甘美的感觉由舌尖的一点,散布到舌头以及口腔,各部位也都觉得热呼呼的。  端木雪已经站立不住,昊天顺利地将她按到在地板上。  端木雪高耸的酥胸起伏不定,昊天不顾端木雪的央求声中,昊天的手轻抚在那雪白娇滑纤细如柳的玉腰上,触手只觉雪肌玉肤,晶莹剔透,粉雕玉琢,柔滑娇嫩,娇美如丝帛,柔滑似绸。  昊天的手握住了那娇挺丰满的,揉捏着青涩,感受着翘挺高耸的椒乳在自己双手掌下急促起伏着,昊天急急解开眼前绝色少女的奶兜。  一双雪白晶莹、娇嫩柔软、怒耸饱满的脱盈而出,纯情圣洁的椒乳是如此娇挺柔滑,堪称是昊天所玩过的女人当中的极品。  昊天轻轻抚摸着,只留下顶端那两粒艳红柔嫩的花蕾,用嘴含住上稚嫩可爱的,熟练地舔吮咬吸起来。  端木雪美丽娇艳的秀美桃腮羞红如火,娇美胴体只觉阵阵从末体验过但却又妙不可言的酸软袭来,整个人无力地软瘫下来,“唔”娇俏瑶鼻发出一声短促而羞涩的叹息,似乎更加受不了那出水芙蓉般嫣红可爱的在邪挑逗下感受到的阵阵酥麻轻颤。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