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216章 灵仙子东方巧儿

第216章 灵仙子东方巧儿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9230更新时间:2015-07-10 06:33:35
     就在昊天成功给西门家四姐妹全部破处,并播下种子,昊天又将西门依依顺利播种第二次,就在要将西门依依、西门静儿、西门晴儿、西门嫣儿四女进行二次播种耕作的时候,这个时候竟然有人敲门。  “俊儿,急事,你二娘回来了!”  敲门说话的是白艳琼。  昊天一听是风韵儿已经回来,估计已经把事情办理妥当,心中一喜,当即穿上衣服,同时安排已经累得不行的西门家五姐妹入睡。  “娘亲,二娘把事情办得如何!”  昊天出了房门问道。  白艳琼一看西门依依她们还没入睡,就把昊天拉到一边说道:“二娘在西厢房,我们到那边谈。”  “好的!”  昊天整个人充满兴奋,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这句话是一点没错,到了西厢房,看到二娘风韵儿,虽然她是一脸的憔悴,但是看得出还是充满喜悦的。  “二娘,你受苦了!”  昊天开口并没有询问事情办理如何,而是关心的问候,这让风韵儿倍感温暖,整个人都非常感动起来,就差没当场痛哭了。  “俊儿……风家上上下下都对你感恩戴德!”  风韵儿抱着昊天,实在忍不住了,放声的痛哭说道。  昊天抱着她,拍拍她的身子,安慰的道:“这是应该的,我毕竟是风家的女婿,风家和端木家原本就是一家人。所以我为风家所做的一切,其实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玉婷还是没找到!”  风韵儿开口说道:“不过风家已经发动所有的人去找,相信很快就找到了!”  昊天点点头,道:“目前这个事情不能让官府知道,要不然我就请锦衣卫他们帮忙了!”  “嗯,我父亲也深知这一点,所以我们的寻找工作都是秘密中进行的!”  风韵儿点点头的说道:“俊儿,父亲已经让我把风家的千金小姐们全部带过你,请俊儿你发发善心,将她们都迎娶了吧!这也算是风家最后的退路,我父亲说了,如果风家真免不了被灭门,希望留在端木家的风家女人,如果将来生下男婴,能不能过契一个给风家姓风,也算是给风家留一点香火。”  “这个是自然,二娘,这一点你大可请我的岳父大人放心!”  昊天顿时充满自豪的说道。  风韵儿点点头,道:“这一次父亲让我带过来要下嫁给端木家的千金分别有风凌凌,风雨蝶、风雨涵,风雨柔,其中雨蝶、雨涵、雨柔都是玉婷的姐妹,最大十九岁,最小刚刚十八岁,而风凌凌是我最小的妹妹,今年才是十三岁……俊儿,你看如何处理?”  昊天道:“既然是风家嫁女吗,这个事情不能马虎,我们还是按照今天上午的流程来,还是要进行拜堂仪式的,来宾少一点也不碍事情,她们都是坐花轿过来的吗?”  “嗯,是的,现在还在路上呢?估计要一个时辰才能到,我是骑马回来的,所以快一点!”  风韵儿说道。  昊天道:“那就有劳各位娘亲辛苦一下,去大堂重新布置一下,另外留在我端木家过夜的亲戚和女眷们,都请她们起来去大堂见证我和风家四姐妹的再拜堂仪式,花轿到的时候,一定要鸣礼炮,放礼花!”  “好,我们这就去张罗!”  西门若雪说道,“俊儿,趁现在还有一个多时辰的时间,你……是不是继续去洞房花烛……”  昊天听后微笑的道:“这个当然,我不会浪费一分钟的时间,而且今天晚上,我也必然会完整所有新娘的洞房花烛夜,这个请各位娘亲放心好了,你们还是安心的给我去布置拜堂大厅,和准备一切吧!我继续洞房花烛夜去了!”  说着,一个潇洒的转身。  西门若雪看着昊天出去,这才带着各位姐妹去大堂准备拜堂布置及礼仪。昊天呢?自然不能辜负大娘的叮嘱,因此他继续自己的洞房之夜。  昊天先来到了东方巧儿的新房,这个时候刚刚是黄昏时间,因此东方巧儿并不觉得等了很久,相反她也跟刚才的西门依依一样,觉得昊天刚刚在外边应酬完亲戚朋友,自己是第一位享受洞房的新娘子呢!  这种欣喜的心情,让她充满幻想和兴奋,一进入她的房间,昊天就抱住了她,先是揭开头盖,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美女,看着昊天心动,和了交杯酒。  昊天温柔的抚摸她的玉手,东方巧儿也是低低着头,话不多,昊天就吻上了东方巧儿,同时伸手就去摸她的,东方巧儿红着脸半推半就的给他摸,经昊天轻轻的抚摸,东方巧儿的全身都舒服了起来,软软的倒在他的身上。  昊天趁势就把东方巧儿抱上床,她也没有拒绝,他也把门窗都关好了,就上来脱她的衣服,她全身嫩白,细滑的皮肤,圆圆的,他就用嘴去吃她的,使她全身都软了,她用手遮着脸,昊天就摸小,很短,黑黑的,也是红红的,跟西门家四姐妹的不一样。  东方巧儿自己把大腿分开露在外面,昊天在上涂了一些口水,又在上也涂了些,骑在东方巧儿的身上,宝贝对准了眼,轻轻的一顶一顶,把顶得有点痛了,她“嗳哟”了声,没有进去,又慢慢的用宝贝在边上磨来磨去,东方巧儿感觉很舒服,就把大腿又大开了些,他看张大了些,就把宝贝住里用力的一顶,好紧,大宝贝插进了三寸,她就叫痛起来。  “相公,痛死了,好痛呀。”  东方巧儿叫道。  “好娘子,你别动,一会就好了,不信你试试。”  昊天说道,东方巧儿不动了,感到好痛,跟刀子割开一样,不动真的不痛了,但是涨得难过,昊天一点一点的向面,大宝贝好像被捏得紧紧的一样,把根宝贝都给插进她的里。  通过,一点点落红坠落在白手绢上,东方巧儿的疼痛也达到了顶点,这个时候,昊天只能更加的温柔。  昊天安慰着东方巧儿,轻轻的把宝贝放在,他又插了一会,东方巧儿忍痛让他插,像被割开一样,慢慢地,东方巧儿感觉快感多于疼痛,昊天抓着东方巧儿的双手按在床上,然后慢慢地一下一下的大力奸着,东方巧儿也逐渐享受起交欢的快感,慢慢配合昊天的动作,着,也发出愉悦的声。  “呀……呀……对……哎唷……哎呀……喔……好……舒服呀……喔……喔……哥哥……你……干得……妹妹……舒服极……了……哎唷……妹妹……爽……爽死了……哎唷……喂呀……喔……喔……喔……”  东方巧儿爽得媚眼细眯、樱唇哆嗦、娇躯巨颤着,昊天用力地着她的,使她的像夏日的雷雨般猛泄而出,一阵一阵接连地泄个不停。  “呀……嗯……嗯嗯……好……好舒服……哥哥……哎……哎喂……舒服……透了……唷……妾身……受……受不了……哎唷……妹妹……爽死……了……  啦……”  昊天知道东方巧儿快要进入了,更加卖力地扭动着,挥动昊天的大宝贝直捣她的心,同时顽皮地问道:“娘子,你舒服吗?”  东方巧儿没命地着道:“好……舒服呀……哎唷……相公……你……弄得妾身……爽死……了……啦……”  她舒爽得猛摇榛首,发浪翻飞之中,散发出一阵阵温馨的迷人香味。  “美死……了……哎唷……哎……相公……呀……妾身……好舒服……了…………啊……呀……喔……喔喔……啊……妾身……要……要泄……要……泄给……相公……了…………”  只见东方巧儿娇躯一阵抖颤,长长地喘了一口气,浪地泄出了一阵,软绵绵地瘫在床上,见她呈现着满足的微笑。  昊天把大宝贝抽出一半,又猛地挺了进去,东方巧儿震得娇躯一抖,双手紧抱着昊天,浪声叫道:“哎……哎唷……相公你……你还没……泄……泄精啊……喔……喔……又……顶到……姊姊……啊……的花…………了……啦……  ……啊……”  东方巧儿扭动着雪白的,一直对着昊天的大宝贝凑上来,好让她的小跟昊天的大宝贝更紧密地配合着。  东方巧儿的娇靥显出非常受用的表情,喘着上气接不着下气,媚眼半闭,如疑如醉地张着樱桃小嘴猛吸着气,姣美的粉脸红郁郁地,浪得让人不得不加快的速度狂。  “哎……哎呀……相公……小…………要……要泄……泄……了…………喔……顶……顶快……点……妾身……妾身要……来……来了…………来了……啊……喔……好……好美……呀……”  昊天也在东方巧儿大叫的同时,把一股直喷向她的里。  昊天轻吻着她的脸庞道:“娘子,你刚才泄得舒服吗?”  “嗯”的一声,不好意思的她忙把娇靥藏在昊天的胸前,这娇羞的神态,让人又爱又怜,真不愧是十二美人榜上最有灵气的灵仙子呀!  昊天再用双手轻轻抚着东方巧儿那又肥又嫩、又滑又暖的,道:“娘子,相公的大宝贝干得你很美吧!”  东方巧儿含羞带怯地微微点了头,昊天吻上她的小嘴,两人互相吸吮着彼此的唾液,吻罢,四目含情地对望了一眼,如海深情都凝住在这一眼中。  相对来说,东方巧儿是今天洞房娘子中最缺少风情的,因此昊天跟她的交流并不多,紧接着便让她谈下休息,自己则继续战斗。  接着昊天又来到了司徒欣欣的洞房,司徒欣欣早已知道实情,而且她与昊天已经洞房过几次了,因此等昊天来到她的房间时,发现这个小娇娃居然已经浑身光洁溜溜,像只小白羊。  “娘子……你不起来跟相公和交杯酒吗?”  昊天看着司徒欣欣娇俏的模样,乐了!  司徒欣欣这才发现昊天进来,当即自己披上头盖,低低头的说道:“相公,对不起,人家……人家是担心一会儿相公给妾身脱衣服太麻烦,因为还有好多姐妹等着相公!”  昊天走过去,将她的头盖掀开,同时两个人在床上喝了交杯酒,司徒欣欣低头道:“哥,想不到今天我能够成为你的新娘,为了不让你减少麻烦,所以我就……”  “我不怪你啊!”  昊天微笑的道:“相反我觉得你很可爱!”  “妾身其实想睡一觉先,没想到相公这么早过来妾身的房间!”  司徒欣欣颇为惊讶的微微说道。  “因为你我的妹妹,所以相公自己要疼爱!”  昊天微笑的解释说道,说着他就抱着司徒欣欣,就安抚了起来!  昊天略加爱抚,司徒欣欣就液横流,他一看不用再等,于是将司徒欣欣的一条腿架到自己的肩上,一条腿垂到床下。  昊天握着的宝贝,在司徒欣欣的上磨了磨,磨得司徒欣欣叫道∶“相公……你磨得我好难受呀……进去吧……”  昊天知道是时候了,就握着宝贝的根部,用力地往里塞进去。  昊天一进入,司徒欣欣便又大声叫道∶“哎呀……呀相公……我……”  司徒欣欣不是第一次了,因此并不会有破瓜之痛,不过昊天的宝贝太大了,她难免感到有些涨。  看到司徒欣欣有些胀痛的感觉,昊天爱怜的慢慢运动起来,司徒欣欣顿时感到一阵舒爽,她对着昊天道∶“相公,我现在不痛了,上床来玩吧,站的太累了。”  昊天将司徒欣欣的两腿搬到床上去,自己也爬上了床,重新将宝贝插进司徒欣欣的,起来。  司徒欣欣浪起来了∶“相公,吧……我痒起来了……”  昊天便加快了。  “哎呀……相公……你的宝贝太大了……小心……哼哼……美死我了呀……  我痛快死了……啊……我的好哥哥……哎呀……我忍不住……要丢出来了……啊……”  昊天得宝贝一阵热热的汤浇上似的,好不舒服,他就停住,享受这奇妙的快感,司徒欣欣的停止收缩之活,昊天又活动起来继续不断的,一下下的直顶着她的心上,司徒欣欣微睁媚眼道:“相公,你叫……”  昊天等她稍微休息一下,接着用力起来,插得司徒欣欣颤抖着道:“哎呀呀……相公……这下可把我插酥了……哼……美死我了呀……唔唔……”  昊天更加用力起来,“滋滋”之声,充满了房内,他的巨龙继续前进,一直到他的顶住司徒欣欣的。昊天慢慢抽动起宝贝,快感从司徒欣欣传来∶“……好舒服哟……好棒……没想到……这么……这么……舒服啊……再快一点……对对……大力一点……”  司徒欣欣紧紧搂着昊天,双腿直往上举,一个肥白的不断的扭摆,配合着他的动作。她是第一次尝到这种美味,难怪她浪成这样了,口中亦声声叫道∶“哼……哼……我太快活了……哎呀呀……我要大声叫……哼哼……相公……我吧……”  相比刚才的东方巧儿,司徒欣欣实在太风情,太风,但这也更能让男人喜欢,昊天比刚才弄东方巧儿显得更加卖力,司徒欣欣娇喘嘘嘘的道∶“我要大叫了……我痛快死了……嗯嗯……哼唔……大宝贝插得我……”  昊天用力的,狠狠的起来,宝贝次次尽根到底,直顶到司徒欣欣的上去,昊天感到她的内不断的收缩,有说不出的快感,于是更加疯狂的着。  “娘子,你说我插的美不美?”  昊天问道。  司徒欣欣喘着道∶“美……美死我了……我痛快死了……哎呀……我已泄了三次啦……我……还要你狠狠的……”  啊……好啊……快动一动……舒服……真……真没想到啊……太舒服了……好相公……使……劲…………你……你……就……我好了……好相公……你插的太好了……哼哼……我了……我舒畅极了……你的本事真高……哼……干吧……我算了……嗯嗯……我不想活了……哼哼……“司徒欣欣乱哼呻吟,声浪语,整个房间充斥着荡的气氛。  司徒欣欣又叫道:“天啊……好哥哥……你插得我飞了呀……我又要……丢了……嗯……丢了……”  又是一阵热浪袭向上,昊天实在没力再动了,便伏在司徒欣欣身上休息,一阵过后的司徒欣欣,紧搂着昊天亲吻着他,双手亦在他身上抚摸着,浪着声音道:“我的好哥哥,你可把我插美了。”  昊天也亲热的道:“好妹妹,换你来动。”  于是司徒欣欣搂着昊天一个翻滚,将昊天翻在底下,她则两腿往上一提,坐在昊天身上便起来,两只,不断摇动着,昊天用乎去握着,揉着。  司徒欣欣套了有一刻多钟,突觉昊天的宝贝在一阵猛涨,不但粗了许多,还跳着呢,司徒欣欣就一下子套了尽根,小肚子往前挺了两挺,就不再动了,光用用力收缩。  昊天被司徒欣欣引动得有点把持不住了,他连连打着寒颤,突然到底,抵着,“噗噗”的射出精来,激射得司徒欣欣也颤抖起来,泄出了。  司徒欣欣终于瘫痪了,软绵绵的躺着,动也不动,她歇了一会,才张开眼来,捧着昊天的脸狂吻着,她娇浪着道∶“好相公……我了……我……”  几番征战,司徒欣欣泄了又泄,她的被昊天得红肿红肿的,昊天揉着司徒欣欣的说∶“娘子,你已经太累了,赶紧休息吧。”  说着,昊天吻了她一下,然后起身,司徒欣欣美眸凄迷地看着昊天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然后就螓首一歪,甜甜睡去。  司徒欣欣实在不堪再接受采撷,昊天于是放过了她,将心思放到了下一个目标上,他的下一个目标是自然是司徒欣欣的妹妹司徒晴儿,这也是今天拜堂十二个娘子中,最后一个需要自己去破瓜的新娘。  司徒晴儿的房间就在司徒欣欣的隔壁,因此昊天与司徒欣欣洞房的时候,其实司徒晴儿都有听见的,因为刚才司徒欣欣叫喊实在太大声了,你想让司徒晴儿假装没听见那是不可能的,当昊天进来的时候,司徒晴儿是端庄坐立,就是一个完全的新娘在等待新郎官的到来。  昊天将司徒晴儿的头盖揭开,又是一个绝色天香的美女,柳眉星眸,瑶鼻樱口,肤如凝脂,当昊天和司徒晴儿喝了交杯酒,便进入两人神交的环节。  司徒晴儿此时胸前绳结已经解开,只见红色肚兜下双峰微颤,有如成熟的水蜜桃。傲人的双峰顿挺立在空气中,雪白的酥胸美丽而骄傲,顶一颗红樱桃诱人之极,解开腰带,除去丝绸长裤扯下,一条薄绫的淡粉色亵裤展现在眼前,上面绣了一只娇小的凤凰。  此时,昊天已经将司徒晴儿搂在怀中,司徒晴儿这时心跳加速,呼吸也急促多了许多,她本能地把身体避开了一下,可是昊天稍稍一用劲,她就倒在昊天的怀抱中,两人坐在一张床上,昊天轻吻着她的头发,接着又在她的额头上吻了几下,吻得司徒晴儿心里跳得厉害,把脸藏在他的怀里,她轻声地说道:“哥,不要这样嘛,害得我心跳得厉害。”  “给我吻一下,心就不跳了。”  昊天调笑道。  “不要,你坏死了。”  昊天见司徒晴儿又羞又怕的样子,温顺得像一头小羊似的,就抱着她的头,使她的脸抬高一些,对着她的嘴唇,一口吻了下去,司徒晴儿连忙把嘴张开了,红嫩地舌尖也露了出来,昊天就一口吸在自己嘴里,轻轻吮吸着。  司徒晴儿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男人吻,她感觉到全身都在轻飘飘的,等到舌尖被昊天吸住,全身毛孔都张开了,经过了无数次热吻,她也知道吸吮昊天的舌尖了,司徒晴儿觉得这样的吻真使人畅快极了。  昊天一面吻司徒晴儿一面抚摸她,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他的轻摸轻捏,想不到几天没见,她的胸部就增大了不少,司徒晴儿感到这些,都是全身所需要的,没有昊天这样的又捏又摸的,反而觉得不太好受一样,昊天对她耳边轻声地道:“你把衣服全解开来,我吃吃你的好吗?”  司徒晴儿打了他一下道:“相公,你真坏,我这东西怎么能吃呢?”  昊天笑道:“怎么不能吃,吃起来,你会好舒服的。”  说着伸手就去脱她的上衣。司徒晴儿在这个时候,也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冲动,还是被昊天把肚兜解开了。  洁白的,加上那对豆粒大的十分有弹性,上红嫩鲜艳的,娇嫩的好像两只红樱桃一样。司徒晴儿就像触了电一样,身体一抖一颤的,她想要躲开,可是又不想全部的离开他那一双温柔的手掌。  司徒晴儿好像失去了拒抗力,人就往床上倒了下去,全身都是酥酥的感觉,皮肤毛孔都张开了,她口中轻声的说道:“哦,不要,不要这样。”  嘴里说不要,她的胸脯一直的往前挺,挺得更加突出了。  昊天摸了又摸,那一对洁白丰满的,被摸得有些舒坦了,昊天就对着的红嫩上,用手指轻轻地拨弄着,一个手指在上揉弄着,揉弄得那个红嫩的,鼓了起来,有一粒红豆那么大,真娇嫩得叫人着迷,司徒晴儿口中只是轻哼,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  昊天见司徒晴儿己经痴迷了,他就俯去,用嘴对着上,亲吻着,司徒晴儿正在飘飘地享受着抚摸,她突然的感觉到上,被昊天吻了下来,昊天轻吻又轻吸的在两只上,轮流地吻着,这种男人特有的魅力,好像一股热流,就传遍了司徒晴儿的全身,她感到这是种特有的美。  司徒晴儿伸出双手,抱住了昊天的脖子,说:“相公,好美啊,我简直像飞了起来一样了。”  昊天听后又用手,在司徒晴儿的下面一摸,他的手正好碰到了司徒晴儿的妙处,她把双腿一夹,夹得紧紧的,使他摸不到那个东西,司徒晴儿这时,真是羞得连脖子也通红了,头也抬不起来。  而这时昊天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全身都赤裸着,挺着特长的宝贝站在她面前,司徒晴儿一看,他那根东西,一挺一挺的翘了好高,小肚子下面还长了好多黑毛,下面垂着一个大卵泡,她羞红着脸问:“这怎么这样吗?看得叫人好害怕。”  “你怕什么吗?又不是没有试过。”  昊天笑道。  司徒晴儿被昊天的话逗得心里也有些痒痒的,半推半就地被他脱去了亵裤,昊天一看,司徒晴儿把夹得紧紧的,一点也看不到,只看见上面,一些短短的黑毛。  昊天一抱就把司徒晴儿抱了起来,放在床上,用手分开她的大腿,那红嫩就露了出来。昊天坐在床边上,伸手就对着她的上,轻轻地摸着。高高的上,长了一些短短的。两片红嫩的,翻在外面,他的手指,就在上摸了几下,然后用一个指头,在她的上,轻轻地揉弄着。  “哦,这地方不能揉呀,好痒啊。”  昊天知道她已经感觉到美了,摸得功夫,更加有劲了,小被摸得水冒出来很多。  昊天连忙翻身上床,把腿一跨,就骑在她的身上,司徒晴儿也把身体睡得平了些,昊天用手扶着宝贝,用对着她的上,就轻轻的揉弄着,司徒晴儿感到热热的,在上磨了起来,磨得,一阵阵的直淌,又感到昊天他用,在上一碰一碰的,碰得全身都在舒服,同时有种黏黏的滋味。  这时昊天用双手把她的翻开来,然后又把顶在口的中央,双手一放就合了起来,正好包住了,接着就挺起了大宝贝,对着上先磨了几下,把她的涂满了,使滑滑的,然后挺硬了宝贝,对着她的小,用力的一顶。  司徒晴儿感到一涨,过了一会儿她感到一阵奇痒,由往里面痒,一直痒到心头上,就种痒法真使她无法忍受了,她轻轻地把动了两下,这么一动一动觉得有些止痒,也有一阵舒服。  “相公,快,我快痒死了。”  昊天知道司徒晴儿已经欲火焚身了,他就抬高了,抽动大宝贝一下下地顶了起来。  司徒晴儿感到的宝贝,一进一出的,同时使得中,一涨一松的。  他宝贝向外一拔,就失去了涨劲,往里一里就涨得满满的,同时连都涨涨的。他不停地,她的就又涨又美的。  昊天慢慢开始了数十下,宝贝又开始涨大起来,而且由于过多,时的声音听得两人又点起新的欲火,他一抽一送,无不把送到底。每下直顶始才罢休,弄得司徒晴儿快活的眉开眼笑,喘思不已。  “怎么样?晴儿……痛快吗?”  昊天笑着问道。  “啊……好……相公……你真行……啊…………你的宝贝又那么好……啊……用点劲……”  昊天的也愈快,全身都处在又剌激又紧张之中,司徒晴儿被得又舒服又爽快,的涨和痛,好像是不可缺少的一样,如果没有这种涨和痛,反而不觉得舒服了。  昊天一味的趁机抽顶,司徒晴儿也会将往上送,让他插得更深些,最好每一下都能用顶在上,连连猛顶,司徒晴儿觉得人像悬在半空中一样。  一摆一摇的,心也被他顶了出来一样。她一口气忍不住,心头一麻,心一酥,全身都在发抖,人好像由空中往下跌下来一样。  司徒晴儿叫道:“我……我会……跌下来呀……”  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她里的,就泄了出来。  “你呀……你真折磨人……好相公……唉……真羞人……”  司徒晴儿羞得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在洞房花烛夜的新娘当中,感觉她最羞涩动人了。  “喔……好爽哟……好相公……妾身的……被大宝贝插得……好舒服哟……相公……我的好相公……我不行了……”  尽管已经是梅开三度春情汤漾的司徒晴儿,随着宝贝的节奏起伏着,她还是继续灵巧的扭动频频往上顶,激情秽着:“哎呀……相公……你的大……大龙头碰到人家的了……哦……好痛快哟……我又要丢给你了……喔……好舒服……”  一股热烫的直冲而出,昊天感到被一烫,舒服透顶,刺激得他的原始兽性也暴涨出来,不再怜惜地改用狠抽,研磨、、左右插花等等招式来调弄她。司徒晴儿的娇躯好似欲火焚身,她紧紧的搂抱着昊天,只听到那宝贝出入时的声“噗滋”、“噗滋”不绝于耳。  司徒晴儿感到大宝贝的带给她无限的快感,舒服得使她几乎发狂,她把昊天搂得死紧,大猛扭猛摇,更不时发出销魂的:“喔……喔……天哪……美死我了……相公……啊……死我了……哼……哼……妾身要被你了……我不行了……哎哟……又……又……”  司徒晴儿经不起昊天的猛弄猛顶,全身一阵颤抖,在痉挛着,不断吮吻着昊天的大,突然阵阵又奋涌而出,浇得昊天无限的舒畅,他深深感到那司徒晴儿的大宝贝,就像被三明治夹着的香肠,感到无限的美妙,一再泄了身的司徒晴儿顿酥软软的瘫在床上。  昊天的大宝贝正插得无比舒畅时见司徒晴儿突然不动了,使他难以忍受,于是双手抬高她的两条美腿抬放肩上,再拿个枕头垫在她的下,使司徒晴儿的突挺得更高翘,昊天握住大宝贝,对准司徒晴儿的猛的一插到底。他毫不留情的猛抽,更使出那让女人的“老汉推车”绝技,只插得她娇躯颤抖。  性技高超的昊天不时将臀部摇摆几下,使大在深处研磨一番,司徒晴儿被他这阵阵猛抽,司徒晴儿爽得粉脸狂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受惊般的声着:“喔……喔……不行啦……快把妾身的腿放下……啊……受不了啦……妾身的要被你插……插破了啦……好相公……你……你饶了我啊……饶了我呀……”  司徒晴儿浪样儿使昊天更卖力,似乎要插穿那诱人的才甘心,她被插得、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全身舒畅无比,香汗和弄湿了一床单,“喔、喔……好相公……你好会弄啊……妾身可让你玩……玩死了……哎哟呀……”  “晴儿……你……你忍耐一下……我快……”  司徒晴儿知道昊天要达到了,只得提起余力,拼命上挺扭动迎合他最后的冲刺,并且使出功,使一吸一放的吸吮着大宝贝,“冤家……要命的相公啊……妾身又……”  “啊……晴儿娘子……我也…………”  司徒晴儿猛地一阵痉挛,紧紧的抱住昊天的腰背,热烫的又是一泄如注,昊天感到大酥麻无比,终于忍不住将急射而出,痛快的射入司徒晴儿的深处。她被那热烫的射得大叫:“唉唷……好相公……啊……美死我了……”  司徒晴儿感到心上猛的一烫,又黏又浓的东西灌到来了,这种舒服的滋味比什么都美,也是平生尝到最舒服的滋味。  俩人同时到达了性的,双双紧紧的搂抱片刻后,昊天抽出泄精后仍坚挺的宝贝,他双手柔情的轻轻抚司徒晴儿那丰满性感的胴体,司徒晴儿得到了性的满足,再加上激情后昊天善解人意柔情的爱抚,使她尝到人生完美的欢愉,是她从未享受到的,司徒晴儿对昊天萌生爱意,两人又亲又吻的拥吻一番后,司徒晴儿满足又疲乏地睡了。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