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221章 岳母宋佳

第221章 岳母宋佳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5374更新时间:2015-07-10 06:33:43
     “贡献给官员银子?那不是行贿受贿吗?”昊天说道。  “这种事情历朝历代都一样,你就不用大惊小怪!”西门破天道:“不过俊儿你好福气,能遇上女皇,那以后的弯路就不用走,也不用看那些官员的脸色,我们只要祈求女皇长命百岁,那你端木家,我们五大世家都有福气了!”  昊天暗叹有西门破天这一番话,其实官员里贪污受贿那比比皆是,这些世家收入的三分之一,一年至少千万两银子啊!这比目前国库的银子还要多,只要把这一股歪风杀住,把这些世家贡献的钱直接以纳税的形式上缴国库,这一年下来,朝廷都有大把银子收入。  昊天心里暗下决心,起身敬酒祝福道:“我敬岳父大人一杯,祝岳父大人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西门家生意繁荣昌盛!”  “好,承你贵言!”西门破天自然开心不已,笑成了弥勒佛。  昊天继续敬酒祝福道:“我敬四位岳母大人一杯,祝四位岳母大人青春永驻,容颜不老,花开不败,同样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岳母宋佳、苏兰、东方如烟、陈慧琳四人自然欣然而饮,笑妍如花,昊天接过来大大咧咧地端坐喝酒,却故意伸腿去碰触一旁宋佳的锦鞋美脚,偷偷拿眼睛去瞥宋佳的美腿,宋佳早羞红了脸颊。  昊天最擅长就是桌底下调情了,于是装作不小心把筷子碰落在地,假装弯腰低头去捡拾筷子,桌子底下的美腿,雪白浑圆修长性感,真是春光无限,美不胜收啊!  熟美怨妇岳母宋佳以为女婿昊天借故偷看她的裙底春色,便把娇躯稍稍侧转,微微分开两条的修长浑圆的玉腿,昊天看见岳母宋佳的米黄色及膝连衣裙下面果然一丝不挂,芳草萋萋,凸凹肥美,沟壑幽谷之间还隐隐约约有一丝晶莹剔透的湿润闪亮,看得昊天情不自禁地吞咽一口口水,熟美怨妇岳母宋佳感觉到女婿昊天火辣辣色咪咪的目光盯着她的窥视,她仿佛有一种冲动的灼热感刺激得甬道紧缩着流出丝丝春水来。  那边西门若雪以为昊天趁机偷窥她的裙底春光,先是矜持地并紧玉腿,光滑的脚踝洁白无暇,昊天顺着她光洁的小腿看上去,纤细的小腿匀称结实,发出诱人的光泽,再向上看她的大腿,浑圆饱满,柔嫩修长。  这时西门若雪想了想大腿微微分开了,昊天居然更加清晰地看到了她穿着一条红色蚕丝半透明的三角,中央黑乎乎的一片,红色蚕丝半透明的三角下边穿着透明的肉色亮光,带蚕丝细边花纹的袜口卷起,露出了白晰的皮肤,他的心不禁狂跳不已。  “相公,筷子掉了,就不要捡了嘛!换一双新的呀!”西门婷婷不知道昊天的龌龊偷窥行为,反而娇嗔着提醒道。  “不把筷子捡起来,一会儿大家踩到滑倒就不好了!”昊天顺手分别在岳母宋佳和西门若雪两个人的玉腿上面爱抚了一把,然后才坐直来。  “今天难得全家人欢聚一堂,为了俊儿的到来,我们一家人也要连干三杯!”  熟美怨妇岳母宋佳娇笑提议道,西门破天随声附和。  “岳父大人不能这样喝了,请尝试一下我的手艺!”昊天一心想把西门破天反倒,于是将女儿红再兑竹叶青还有汾酒、杜康。  西门破天自恃了得连干三杯,又想要在夫人面前显摆逞能,再干三杯,立竿见影就感觉头昏脑胀,醉眼迷离,惺忪朦胧,说话不清,舌头都大了,已经沉沉欲醉,昏昏欲倒。  西门婷婷和西门依依、西门静儿、西门诗诗、西门嫣儿不知深浅,品尝一小口,五女都已经粉面通红,脸颊滚烫,一个美目含春,一个娇羞妩媚,增添无限风情。  “岳母大人,您不品尝一杯吗?”  昊天坏笑着给宋佳、陈慧琳、苏兰和东方如烟三人每人也斟上一杯,另一只色手却在桌子底下探进了熟美怨妇岳母宋佳的裙子里面,抚摸揉搓着她丰满浑圆的大腿。  “我不胜酒力,还是让你岳父替我喝了吧!”  熟美怨妇岳母宋佳将酒杯递在醉醺醺的西门破天手里,却将娇躯悄悄靠近昊天,偷偷分开两条的修长浑圆的玉腿,任凭女婿昊天的色手更加方便更加深入地抚摸揉捏挑逗撩拨着她赤裸裸的凸凹玲珑沟壑幽谷,已经湿润泥泞不堪。  西门破天居然还知道是夫人的命令,哆哆嗦嗦端起来酒杯,勉强找到自己的嘴巴,哩哩啦啦地喝了下去,一头趴在桌子上面动弹不得。  另外苏兰、东方如烟和陈慧琳就没有让西门破天帮忙,结果一饮而尽,后果就可想而知,几乎就是一杯下去,身子就歪倒一旁!  西门破天已经醉倒了,三个岳母也醉倒,一个岳母还在妩媚诱惑中,五个娘子已经是半醉状态,还有一个大娘西门若雪是清醒的,看着这西门家十个美女,昊天感叹自己的幸福,换做别人,这种事情想都不敢想,可是昊天偏偏不是别人。  “相公,你送我回卧室吧!好吗?”西门婷婷脸颊着火一样,美目含春地撒娇道。  “相公,我也要回房!”西门诗诗不甘心落后姐姐的后面,也娇嗔的说道。  “相公,扶我回去吧,我醉了!”西门嫣儿也不是吃素的,这个时候直接扑上来。  “相公,我也要!”西门依依和西门静儿两女也扑过来一起上前来争宠!  宋佳一看,当即说道:“你们姐妹几个都别闹,俊儿,先帮我把你岳父大人送到房间去。”  熟美怨妇岳母宋佳马上起身吩咐道,娇躯忍不住轻轻颤抖一下,春水潺潺顺着大腿根流淌出来湿润了蚕丝花边。  宋佳一开口,西门婷婷她们只能都不吭声了,知趣的就自己回房间,不知趣的呢?还在饭桌上傻傻的等着昊天回来。  昊天过去搀扶西门破天,却被西门依依揽住脖子在咬着他的耳朵笑声说道:“相公,你把祖父送回房间就立刻到我的房间来哦!我有惊喜大礼物给你!”说完,西门依依竟然神秘的眨了一下眼!  昊天也没明白她的神秘大礼是什么,扶起烂醉如泥的西门破天,那肥胖的身体,比死猪还沉重,寻常两个人也难以抬得动他,开始和熟美怨妇岳母宋佳左右搀扶只能迤逦蹒跚而行,幸好昊天身具神功,干脆独自背起来就走,宋佳急忙先去打开房门,昊天将西门破天放倒在床上,西门破天醉的象一头死猪,四脚朝天才一躺倒就鼾声如雷,而那个天青无纹水仙盆正被西门破天爱如珍宝地暂时放置在床头,看来是想今天先欣赏一个心满意足再收入收藏室里面珍藏起来的。  这个时候昊天想走,他想去西门依依的房间,看看她所谓的神秘大礼是什么?  不料昊天刚要转身,宋佳突然站到他的面前,两人虽然都不说话,但是那种眼神的交流,足以说明了一切,面对岳母宋佳的诱惑,西门依依的大礼,昊天是顾不上了,反正迟一点也没事。  而一旁西门破天鼾声如雷,宋佳宛如贵妃一般站在昊天的面前,一袭得体的连衣裙,雪白丰腴曼妙美好的玉体隐约可见,三十出头的贵妇,养尊处优的生活,让她保养如此雪白圆润的弹性肌肤和凸凹有致的魔鬼身材,这一点也不奇怪,如果你要说奇怪,她能忍耐那么久没有男人的生活,那才是奇怪呢!因为在昊天看来,西门破天不可能还能做什么房事。  此刻,昊天色咪咪地上下打量岳母熟妇宋佳的春色风情,不禁曼声吟道:“岳母大人,你真是天生丽质难自弃……”  “俊儿,人家已经放段来勾引你,你也不用赞美我,你会不会觉得我太坏……太荡……”  宋佳多少有点在意昊天对自己的看法,的确自己勾引女婿,这本来就是不应该和的事情,但是听说昊天其他的岳母大人都已经提前一步行动了,自己想来想去,最佳的时机莫过于今天了,因此如此机会,她又怎么能放弃呢?  “怎么会?在我看来,你做的一切都合乎天地情理,追求幸福应当是每个人的权力,你觉得有负罪感,是因为你还跳不出自己的身份而已,退一步来说,你跟我岳父大人离婚,现在改嫁给我端木俊做妻子,那么我们现在做的一切不久合乎情理了吗?不要纠结你现在没离婚,事实上你们跟离婚已经差不多,我岳父大人还能算是一个正常男人吗?”昊天替宋佳解开心结的说道。  “俊儿,你……你太了解我了!”  宋佳扑进昊天的怀里动情地爱抚着女婿宽阔健壮的胸膛,“其实当年杨贵妃是唐明皇的儿媳妇,唐明皇还不一样宠幸了她?我是你的好女婿,看来不伦禁忌爱恋自古就有啊!”  昊天上下其手抚摸揉捏着岳母宋佳雪白丰硕饱满高耸的,笑道,“岳母大人真是好生养,尤其是这一双豪乳,果然丰满圆润无与伦比啊!”  宋佳娇喘吁吁地嘤咛道:“俊儿,我们到外室去吧!好吗?”  昊天毅然摇头命令道:“就在这里开始吧!我的小佳佳,你不感觉听着死猪的鼾声,品尝着巨龙的美味更加刺激过瘾吗?”  宋佳从刚才就被昊天挑逗撩拨,刚才在餐桌下面再次被昊天肆意扰,早就欲火中烧春心荡漾,眉目含春含羞带怨地瞪了昊天一眼,伸出甜美滑腻的香舌主动着他的,然后逐渐蹲下亲吻着昊天的六块肌肉,芊芊玉手掠过,昊天刚刚穿上的衣裤顷刻之间悄然滑落。  美妇宋佳扭头幽怨地看了一眼在床上鼾声如雷的死猪相公,娇羞柔媚地用芊芊玉手捧起昊天的两个球囊,媚眼如丝地看了昊天一眼,低下头去伸出甜美滑腻的香舌着他的庞然大物,爽滑娇嫩的舌尖着昊天的蘑菇头和极度敏感的,甚至温柔亲吻了了几次女婿的菊花!  昊天从未如此爽过,忍不住急促地喘息两声,宋佳不再逗弄,双手抱住昊天的后臀,张开猩红的樱桃小口将昊天的庞然大物吞吃进去用力吮吸,昊天按住她蝶首,猿腰摆动,进进出出,宋佳紧紧含着,喉间发出朦胧的娇哼,昊天只觉得又痒又麻,片刻间庞然大物上面粘满了她的口水,亮晶晶的甚是让人激荡。  看着堂堂西门家大夫人,自己的岳母大人如此秀发飘逸心甘情愿地为他,而且还是在她相公的卧榻之侧,鼾声之中,昊天不禁感到阵阵瘙痒混杂着强烈的酥爽传来,不由得粗重喘息,呻吟出声,身躯轻轻颤抖。  宋佳感觉爱郎已经膨胀到了极点,起身用一双雪臂紧箍住他的双肩,高抬起一条浑圆美腿勾住昊天的腰身,昊天返身就将岳母宋佳压倒在床上,西门破天的鼾声更加清晰响亮,震耳欲聋。  “我的佳佳好可爱!”昊天色手抚摸着岳母宋佳丰满浑圆的大腿,径直揉捏着她肥美湿润的沟壑幽谷说道。  “俊儿,快点给人家嘛,人家等不急了!”宋佳害怕惊醒西门破天,只好压低声音慌忙娇媚地赔不是呢喃撒娇道。  “好,岳母大人,我进来了啊!”昊天说笑着就在鼾声如雷的西门破天身旁挺身进入了岳母宋佳的胴体。  “啊!俊儿,好大,好深啊!”宋佳压抑不住地娇喘吁吁,呻吟连连,一双柔美纤长的雪滑玉腿紧紧夹住昊天的腰身,一阵阵难言而美妙地剧烈痉挛抽搐,丰姿姣媚娇艳迷人的玉靥浮现出如登仙境似的畅美春笑,凹凸有致香肌玉肤的娇躯透着晶莹的点点香汗。  看到相公西门破天鼾声如雷地躺在身旁,而自己居然就在相公身边被女婿昊天生硬进入,狂欢乱爱,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无比的羞意,秋水盈盈的杏眼不胜娇羞地一闭,螓首转向外面,羊脂白玉般的芙蓉嫩颊羞怯得醉酒一般红艳欲滴,就是连耳珠及白皙的玉颈都羞红了。  “好岳母,你的里面好湿啊!好热啊!是不是连做梦都想着品尝巨龙呢?我的好佳佳!”  昊天一边调笑,一边将一杯宋佳倒好的红酒倾洒在她峰峦起伏深邃诱人的之间,然后吮吸着喝酒,近乎粗野地着咬啮着宋佳雪白丰硕饱满圆润的,一边大力拉动身躯挺送撞击着岳母宋佳的熟美胴体。  “俊儿,不要再说这些话羞辱人家了,好吗?我们到外室去吧,好吗?求求你了,轻点啊!”宋佳没有想到昊天会这样喝酒,更忍不住他近乎粗暴地咬啮,她压抑不住娇喘吁吁地呻吟道。  “那就乖乖叫我相公,我再考虑考虑!”昊天故意戏弄岳母宋佳,突然抽身出来,顶住她的花瓣研磨着。  “俊儿!相公!相公!快点给我呀!”  宋佳正在享受着充实饱胀的美妙感觉,突然一阵空虚,欲火难捺情不自禁地粉胯迎合寻求女婿爱郎昊天的庞然大物,媚眼如丝娇喘吁吁地低声喃喃着哀求道,等到昊天满意地再次挺身杀进深入到底,她舒服无比地摇摆着秀发,难以压抑地长长呻吟一声,“相公!好深啊!”  西门破天以为夫人在叫他呢,竟然下意识地在睡梦中哼哼了两声,翻身继续呼噜着睡了,宋佳不好意思地伸了伸香舌,埋怨妩媚地瞪了他一眼,昊天坏笑着腰身使劲,双手环抱,将岳母宋佳的胴体整个搂抱起来,丰满圆润分量十足。  宋佳的一对丰硕饱满的娇挺也紧紧贴在昊天胸前,那双雪白玉润的胳膊搂住他的脖子,两条纤滑修长的优美玉腿更是本能地紧紧盘在他身后,死死夹住他的腰,因为一松她就会掉下地来,熟美怨妇岳母宋佳胴体的重量几乎都压在了昊天的庞然大物上面,她心疼关切地温柔询问道:“俊儿好相公,累吗?放我下来吧?好吗?”  “这么肥美的岳母,我怎么舍得放下呢?”昊天双手抓住岳母宋佳丰腴滚圆的臀瓣,将她向上抛起,雪白丰满的美臀下落之时顺势大力顶进,次次深入到底,宋佳爽得头往后仰去,秀发摇曳摆动不停。  昊天就这样搂抱着岳母宋佳丰满的胴体走到外室,也不放下到椅子上,直接顶在木墙壁上近乎粗暴地耸动撞击起来,这时候,房门不知不觉地虚掩着,有一个人在门外按捺不住好奇和刺激,悄悄过来终于亲眼目睹了外室里春色无边的激情一幕,昊天在猛烈地着,律动着,撞击着宋佳;宋佳在风地喘息着,呻吟着,迎合着。  此时此刻的成熟美妇宋佳眉目含春,媚眼如丝,秀发散乱,柳腰,美臀款摆,纵体承欢,婉娈逢迎,门外的那个人很难想象宋佳这样雍容华贵贤淑高雅的美妇人居然也有如此风放浪的时候!  成熟美妇宋佳爽得芊芊十指深深陷进女婿爱郎昊天的背部,昊天虽然感觉有点痛,却更体会出熟美怨妇岳母宋佳的陶醉,他更加狂野地强烈撞击,肆意挞伐,熟美怨妇岳母宋佳立即产生一股妙不可言荡人心魄的快感,直涌心头,传上玉首,袭遍四肢百骸,散发出欲火的光彩把个熟美怨妇岳母宋佳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宛如醉酒一般娇艳迷人玲珑浮凸成熟而美丽的由于有愉悦的快感而颤抖不已。  宋佳美绝人寰俏丽娇腻的芙蓉嫩颊媚态横生,荡意隐现,一声艳哀婉的撩人娇啼,熟美怨妇岳母宋佳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猛地紧紧缠着他的身体,一阵令人窒息般的痉挛、哆嗦,樱口一张,银牙死命地咬进女婿爱郎昊天肩头的肌肉中,高贵端庄的熟美怨妇岳母宋佳再一次体会到那令人的交欢。  宋佳紧紧搂抱住女婿爱郎星眸半睁半闭,桃腮上娇羞的晕红和极烈后的红韵,令绝色清纯的丽靥美得犹如云中女神,好一副诱人的欲海春情图。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