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233章 韵儿春色

第233章 韵儿春色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7953更新时间:2015-07-10 06:33:59
     风韵儿看出了端倪,燕儿虽然衣衫齐整,可是秀发凌乱,眉目含春,粉面绯红,更何况房间空气中还残留着男女欢好之后的糜霏霏的气息。  风韵儿看着昊天神清气爽的样子,她嗔怪道:“你是不是欺负我们的燕儿了?  害得她生这么大气?”  “没有啊!你让我看着她,我害怕还来不及呢,还敢欺负她?”昊天贫嘴道,说着又色咪咪地打量风韵儿裙下面的浑圆玉腿,“对了,你叫我来这里干嘛,我还想去陪娘子们赏花灯呢!”  风韵儿把门关上说道,“你一个大男人赏什么花灯,我跟你补补功课,避免你误打误撞,遇到谁都不懂叫。”  昊天端坐在椅子上,风韵儿就站在他的面前,双手捧起他的脸,昊天立刻清晰闻到风韵儿成熟少妇的芬芳体香,色咪咪地盯着眼前她的高耸丰满的酥胸,上衣撑得鼓鼓的,随着呼吸起伏,依稀可以看见上衣里面黑色的文胸轮廓,和起伏的波浪。  “二娘,这些年你一定很熬得很辛苦,其实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为我好最终不就是为了我们能生活更好吗?其实很多事情上,我们都不需要太拼命,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一席话正说中风韵儿的心痛之处,她不由得悲从中来,双手搂抱住昊天泣不成声。  昊天的头正被风韵儿搂抱在胸前,感受着她的丰满柔软弹性十足,闻着她的芬芳温馨甜香柔腻,情不自禁地紧紧搂抱住她的腰身,舍不得说话,舍不得破坏这种活色生香的美好享受。  风韵儿哭泣声渐渐止住,她才发现这个暧昧的姿势场面,她猛地推开昊天的头,在他额头上弹了一记,娇叱道:“二娘都哭泣成这样了,你也不说劝劝?”  “不是我不劝,我觉得二娘还是哭出来,心里更舒服一些,这些年二娘你的心结太深了,只有彻彻底底痛痛快快地哭泣一场,然后才能真正地告别过去,开始崭新的生活,我感觉你哭得还不够,你应该哭个天翻地覆海枯石烂!”风韵儿听昊天开始还说的在理,接着就是贫嘴,她娇嗔着伸手打他:“好呀!你敢取笑二娘,小坏蛋!”  昊天笑着将她搂进怀里,“好二娘,我不敢了,我给你擦拭眼泪!”  风韵儿羞涩地依偎在昊天的怀里,感受着他宽阔健壮的胸膛,闻着他身上浓烈的阳刚气息,还夹杂着他刚才和燕儿留下的糜霏霏的气味,熏得她心慌意乱,心神迷醉,这么些年,风韵儿就再也没有被一个男人这样拥抱过。  她看着昊天温柔体贴地为她擦拭去脸颊上面的泪痕,四目相对,脉脉含情,心灵与心灵在沟通,爱意和爱意在交流,她眼看着昊天慢慢的脸儿贴近,柔软的嘴唇亲吻上了她的樱桃小口,她欲要拒绝,又很渴望,天哪,犹豫之间,昊天的脸就扑天盖地的压了下来,他饥渴的吸吮着风韵儿柔软的下唇,舌头往她牙齿探去,风韵儿娇躯轻颤,牙齿紧闭,一副坚壁清野的样子,却又任诱人的双唇随人吸吮。  昊天将舌尖轻舔风韵儿的贝齿,两人鼻息相闻,风韵儿体会自己湿热的嘴唇正被昊天亲昵的吸吮,觉得甘美难舍,这个时候昊天的舌尖已用力前探,撬开了她的齿缝,舌头长驱直入,搅弄风韵儿的舌尖,她的双唇被紧密压着,香舌无力抗拒,只得任凭,昊天的舌头先不住的缠搅风韵儿的香甜香舌,然后猛然将她的嫩滑香舌吸到自己嘴里,轻咬细舐,又吸又吮她的舌尖。  风韵儿只觉几乎要晕眩,全身发热,昊天将她的香舌一吸一吐,一吐一吸,两人舌头交缠进出於双方嘴里,风韵儿的欲火渐渐荡漾开来,口里分泌出大量唾液,香舌情不自禁的深入昊天口中,任他吸吮,自己的唾液也渡了过去,又迫不亟待的迎接昊天探入自己口中的湿润舌头,两人颈项交缠的热烈湿吻起来。  昊天动情的色手隔着上衣抚摩上风韵儿的,丰满圆润,弹力十足,风韵儿感觉被他大手娴熟地抚摩着揉搓着,在不由自主地膨胀,浑身酥软,酸麻难耐,他的另一只色手却往下探去,手滑进裙子里抚摩起风韵儿的丰满浑圆的大腿,隔着小小抚起她的圆翘的臀部。  风韵儿看见昊天的手指上还有发亮的汁液,不由得羞得想钻进地缝里面,太丢人了,自己居然被这个小子挑逗得湿润起来,而且被他发现,羞也羞死了!  风韵儿感受到昊天的巨大坚硬刚好顶撞在她的光滑平坦的上,“小坏蛋,就知道欺负二娘!”她娇嗔着啐骂道,眼睛里却柔媚地几乎滴出水来。  “二娘,你就是给我天做胆,我也不敢欺负你啊!”昊天只见风韵儿双颊飞红,睫毛低垂,说不出的风姿绰约,不禁看得呆了,望着她性感匀称的身躯,他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风韵儿的娇躯,一边说着,一边温柔地抚摩着揉搓着她的柔软柳腰,丰腴美臀。  昊天几乎咬着风韵儿的白皙的耳朵,轻声挑逗,色手熟练地抚摩揉捏着她的美臀,两个臀瓣丰满浑圆,柔软肉感,手感细腻。  “小坏蛋,坏死了!”风韵儿已经春心勃发,春情荡漾,“我们的美女燕儿都被你欺负了,你还不满足吗?”  “二娘怎么知道我欺负燕儿了?”昊天欲火又起,几乎将风韵儿搂抱着跨坐在他的大腿上面。  风韵儿两条雪白的玉腿分开跨坐在昊天的大腿上面,套裙向上收缩,更加裸露出丰满浑圆的大腿,她想要拒绝昊天,可是,担心再次伤害了他的面子,再加上浑身已经酥软,而且内心深处还有莫名的刺激和渴望,她沉默无言,只是羞涩的将眼睛向床上一瞥。  昊天看见床单上面还有一摊污秽,更重要的是那片鲜艳的红色,他也不禁羞红了脸,风韵儿看他居然如此害羞,心里更是喜爱,故意调笑道:“小坏蛋居然也有脸红的时候,是不是心里很高兴也很愧疚呀?人家燕儿可还是呢!”她的语气里已经包含着微微的醋意。  昊天恢复了色狼的本性,将风韵儿紧紧搂抱着,分身索性进入她的裙里面,隔着顶住她的沟壑幽谷,让她动弹不得,嘴唇咬着她的耳朵轻声挑逗说道:“正因为她是,所以,我不能做到舒畅爽快,我更喜欢二娘的成熟丰腴性感迷人,这样我们都能一起享受酣畅淋漓销魂蚀骨的快感,好姐姐,给我吧!好吗?”  风韵儿听着昊天说出如此动听的甜言蜜语,如此赤裸裸的挑逗话语,心里已经开始颤抖,她又感受着昊天的分身如此近距离地正好嵌在她的沟壑幽谷之间,几乎要隔着薄如蝉翼的就顶进她的胴体,她的酸麻,她的酥软,她的刺痒,她的空虚寂寞一起涌上身心。  昊天看出风韵儿已经濒于崩溃的边缘,咬啮着她的白皙柔软的耳垂道:“二娘如此羊脂白玉,独守空闺,岂不是虚度芳华,暴殓天物,今天我要一亲芳泽!”  风韵儿还没有反应过来昊天的意思,就已经被他搂抱着放倒在床上,她还没有说完,就看见昊天架起她的玉腿,低头钻进了她的套裙里面。  “啊!”风韵儿已经清晰感觉到昊天的嘴唇亲吻上了她的包裹着的私密妙处,狂热地咂摸吮吸,她的玉体蠕动着,浑身酸麻地享受着昊天的吮吸,白色的已经湿透了,分不清是口水还是春水,风韵儿突然感受到昊天的舌头从边沿钻入,居然在着她的沟壑幽谷,她喘息着,呻吟着,呼叫着他的名字“俊儿——”她居然在昊天舌头的耕耘之下就达到了。  “你好坏,居然那样?你不嫌脏吗?”风韵儿动情地把昊天拉了上来,将他搂抱在丰腴柔软的玉体上面,主动狂热地亲吻吮吸着他。  “其实,古代就有,女人吞吐男人的巨大,称为;男人女人的柔软,称为弄玉,阴柔妙处和阳刚之器都是人的本性本原,不仅不脏,反而香甜美味呀!二娘,你什么时候愿意,也可以品尝一下我的玉萧,我可求之不得哦!”  昊天咬啮着风韵儿的耳垂,却轻巧地解开了她的衣裙。  “做梦吧你!你想干什么?小坏蛋!”风韵儿知道昊天想干什么,可是已经身心迷醉,只有眉目含春,媚眼如丝地看着他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昊天欣赏着风韵儿傲然挺翘在羊脂白玉般酥胸上,丰硕圆润的豪乳,温软新剥鸡头肉,滑腻胜似塞上酥,他一口饥饿地将雪白温软的含了个满口,然后含住嫩滑的柔肌边吸吮边向外退,弄得风韵儿浑身恍如置身于熊熊大火中躁热不安,自椒乳升起的异痒遍及全身,寡居三年内心深处的被完全激起。  昊天剥落风韵儿的白色蚕丝,分开两条雪白丰满的大腿,“二娘,我来了,我要进入了!”  风韵儿娇喘吁吁,“俊儿,不可以,不要,啊——”随着一声长长的呻吟,昊天已经腰身,终于进入了她的胴体。  甬道有些生涩窄紧,虽然有着春水的润滑,风韵儿依然感受到那种紧涩摩擦所带来的疼痛和快感,那分粗大,那分充实,她已经不可遏抑地紧紧搂抱着昊天的虎背熊腰,风韵儿哪堪如此刺激折腾,烧红脸蛋依埋在昊天胸口,张口喘气,香舌微露。阵阵颤抖,壁抽搐,全身滚烫,挑起的欲火弄得全身娇软无力。  看着风韵儿在蓝色裙的掩映下,雪白丰腴的胴体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昊天十分刺激地疯狂着,律动着,风韵儿秀发飘逸,柳腰款摆,美臀,风情万种地迎合着昊天的近乎粗暴的撞击轰炸:“俊儿,你太强悍了,二娘不行了!”  风韵儿肌肤滑腻柔嫩,显见平常养尊处优,保养得当,真是动人尤物,反应敏感无比,防线马上溃堤,急速的春心荡漾,欲火难耐,她爽得媚眼如丝,眉目间浪态隐现,美丽柔媚的花容红霞弥漫,春色撩人,宛如三月桃花绽开,红腻细薄的樱唇启张不已,吐气如兰,娇喘吁吁,声浪语,不绝于耳。  “好俊儿,好相公,啊啊啊!”风韵儿爽得渐入佳境,飘飘欲仙,明艳照人的娇容春意盎然,媚眼如丝,芳口启张,呵气如兰,发出“啊!啊!”的呻吟声。  宛如叹息般的呻吟声,显示出风韵儿心中已是畅美无比,她活色生香,曲线优美的娇躯在床上恍如蛇似的蠕动,修长白皙的秀腿伸缩抖动不已,纤腰只扭,只摇,风韵儿平滑如玉的极力向上挺起紧紧地贴住昊天的腹部,一阵急转,雪藕般圆润的胳膊及匀称嫩滑的玉腿一合,宛如八爪鱼似的纠缠住昊天紧而有力,俏脸抽搐,她已经达到了了。  “二娘,好娘子,我给你了!”迭起,屡入佳境,飘飘欲仙的感觉在昊天和风韵儿俩人的心中和头脑中油然而生,俩人全身心地沉醉于这感觉中,浑然忘我,只知全力着去迎合对方。  纵是如此,俩人仍是不知疲倦,如胶似漆地你贪我恋,缠绵不休,最后在一股酣畅之极的快感冲击下,昊天和风韵儿俩人这才双双泄,两个人都魂游太虚去了。  “小坏蛋,你太强悍了!”风韵儿浑身酥软地依偎在昊天的怀里,爱抚着他那宽阔健壮的胸膛。  “二娘,你又不是第一次知道!”昊天意犹未尽地抚摩着风韵儿丰满雪白的。  “羞死人了,小坏蛋,你那么多美女妹妹呢!二娘都老了,残花败柳,人老珠黄!”风韵儿爱怜幽怨地看着昊天。  “谁说二娘老了?二娘正是女人最成熟最丰满最性感最有魅力的时候,冷艳高傲,生活里的端庄贤淑,床上面的风荡,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上得了床,二娘真是完美女人的极品!”昊天紧紧地将风韵儿丰腴肉感的胴体搂抱在身上,恨不得把她融化在自己的身体里面。  “好啊!你笑话二娘荡?看人家以后还在理你!”风韵儿被昊天勒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眉目含春地娇嗔道。  “床上的女人当然要荡放纵了,我就喜欢二娘的风,看看二娘又湿润了啊!”昊天将手在风韵儿的沟壑幽谷之间抚摩了一把,果然湿漉漉的。  “小坏蛋,还不是被你害的?人家从一个淑女被你变成一个娃了,羞死人了!”风韵儿媚眼如丝,玉手却动情地握住昊天的巨大抚摩着,“小坏蛋,又抬头了!”  “二娘,好娘子,我还想要!”昊天立刻又开始蠢蠢欲动。  “好俊儿,二娘真的不行了,你先饶了二娘吧!二娘还要告诉你正事呢!”  风韵儿也按捺住自己的萌动的春心,正色说道,“现在我大哥对你有很深的成见,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机会,二弟和三弟都是非常可能取代大哥的地位,我只是担心二弟和三弟会提前内耗,那样会给大哥反转的机会!”  “放心好了,没有扳倒风成之前,风富和风宇都不会反目成仇的!”昊天搂抱起风韵儿,两条雪白丰满的玉腿分开,骑坐在他的身上,色手抚摩揉搓着她的丰腴柔软的臀瓣。  “小坏蛋,二娘让你害死了,啊!”风韵儿春情荡漾,再也控制不住地玉手扶正昊天的巨大坚硬,粉胯扭动坐了下去,整个将巨龙吞入甬道,起起落落,进进出出,上上下下,深深浅浅,顷刻之间,又掀起一场风暴!  柳凤姿:风明的大夫人,风韵儿和风宇的母亲,四十九岁;王熙慧:风明二夫人,风凌瑜的母亲,三十六岁;张梦璐:风明三夫人,风凌凌的母亲,三十四岁;李海芸:风雨蝶、风玉婷的母亲,风成大夫人,三十五岁;周冰洁:风雨涵的母亲,风富大夫人,三十四岁。  余雪倩,风雨柔的母亲,风宇夫人,三十二岁;林灵儿:风成二夫人,二十七岁;齐悠雨,风成三夫人,二十四岁;赵思晴,风富的二夫人,二十六岁;陈静香:风宇二夫人,二十三岁;孙丽蓉:风宇三夫人,二十一岁。  昊天看着风韵儿给自己罗列的名单,光是这一串的名字,就看得她食指大动,心勃发,欲火熊熊地将燕儿、风韵儿一起按倒在床上,挺枪奋进,直到把风韵儿和燕儿弄得全身几乎都散架,昊天这才从房间离开,继续自己的征程。  昊天刚刚出来了风韵儿的房间,还没有到后花园,就被风玉婷撞上了,她二话没说,面有泪痕地扑进昊天的怀里,哭泣道:“相公,总算找到你了,你都去哪里了?”  昊天幸福地搂抱着风玉婷,心里非常安慰,道:“玉婷,你怎么哭了?”  “相公,我不想呆在这里了,我们明天就回家好吗?”风玉婷含泪的说道。  “怎么了?这里不是生你养你的家吗?”昊天说道。  “不,这里只有冷漠,只有势利眼,父亲自从我逃婚事件,就对我大加指责,甚至说不要我这个女儿了!”风玉婷委屈至极。  昊天听风玉婷这么一说,当即明白风成因为受到自己的排挤,所以把怒火都牵到风玉婷的身上,这也难怪,如果说风成做了风家继承人,那还真是风玉婷惹的祸,不过这对于昊天来说,却是迟早的事情,风玉婷羊脂白玉,粉妆玉砌,肌肤胜雪,柳眉杏眼,桃腮樱唇,身穿黑色的透明睡衣,身材亭亭玉立,袅袅婷婷,玲珑剔透,凸凹有致,酥胸美臀隐约可见。  昊天温香暖玉抱做满怀,感受着她肌肤的光滑细腻,身材的曼妙曲线,风玉婷青春洋溢着性感。婀娜的身材、姣美的容貌、聪慧的眼睛,正是青春妙龄,再配上她渊博的学问、典雅的风度、迷人的韵味、成熟的气质,既有妙龄少妇的迷人风韵,又有知性美女的优雅气质,真是诱人呀!  “好娘子,别哭了,相公爱你,我们住多两天就回去!”昊天笑着紧紧搂抱着风玉婷的纤腰,嘴唇贴在她的白嫩的耳朵边轻声说道,“呆会相公好好补偿给你今天受到的所有委屈,好吗?宝贝!”  “一点也不正经,人家不理你了!”风玉婷听出昊天话语间透露出求爱的信号,虽然是夫妻两人,她也羞涩难为情地娇嗔着跑回房间去了。  昊天却是跟着风玉婷走进房间,而且还一边进了房间,就开始脱衣服,弄得风玉婷羞涩娇嗔道:“哎呀!你怎么一边脱衣服一边就进来了?”  风玉婷丽姿天生,美艳绝伦的玉靥凝脂般白腻,披肩秀发绸缎般光润黑亮,玉雕般的瑶鼻小巧秀气,尤其是娇红薄薄的樱唇花瓣似的,随着她的讲话樱唇闭启,排玉皓齿和嫩红的丁香妙舌时隐时现。  “夫妻之间,当然要坦诚相见啊!所以,宝贝你也应该脱去睡衣,让相公好好欣赏欣赏我娘子的婀娜多姿,玲珑剔透的曼妙身材!”昊天笑着躺到床上,搂抱住风玉婷的纤细腰肢,发现她居然只穿着睡衣,浑圆娇挺的和芳草萋萋都隐隐可见。  “我才不呢!”风玉婷娇羞地依偎在昊天的胸膛上,白嫩细长的手指抚摩着他强健的胸肌,“相公,你好像又强壮了不少呢?”  昊天笑着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么多娘子,你们一个个如狼似虎的,我不把自己训练壮一点,怕喂不饱你们啊!”说着他笑着抓住风玉婷的玉手按在他的三角上面。  风玉婷立刻感受到昊天的巨大坚硬,她也有点动情地趴伏在他的身上,玉手温顺地隔着抚摩着他的巨大,眉目含春地看着昊天道:“相公,我知道你最近一定很辛苦,端木家里里外外的重担全部落在你的肩膀上了,也不知道你做不做得来?不要太苛求自己啊!”  昊天搂过风玉婷的俏脸,柔声说道:“好娘子,相信我,我再苦再难,也会坚强,因为我要你们过着最幸福的生活,不能愧对你们的期待!”说着他温柔地亲吻着风玉婷的樱桃小口,吐出舌头,启开贝齿,引诱着她的香艳的小舌。  昊天笑着抚摩揉搓着她的,风玉婷的丰硕,尖挺浑圆,俯身之下,玉笋一样的抖动,昊天张嘴含住了一只,尽力地整个吞入口中,牙齿挤压着白嫩柔软的,咬啮吮吸着樱桃般的,风玉婷大声的呻吟着,“疼!相公,轻点!”  “我会的!”昊天继续着他的口舌欲,色手撩起风玉婷的睡衣,抚摩揉搓着她的丰满圆润的大腿和芳草茵茵的沟壑幽谷。  风玉婷跪着趴伏在昊天的身上,将尽可能的靠近他的嘴唇,咬啮的疼楚之中夹杂着刺激的快感,她的粉胯扭动着,方便昊天的色手更加深入,风玉婷哪堪如此刺激折腾,烧红的脸蛋依埋在昊天胸口,张口喘气,香舌微露,阵阵颤抖,壁抽搐,全身滚烫,挑起的欲火弄得全身娇软无力,她娇喘着呻吟着:“相公,快点给我吧!”说着她动情地用手探进昊天的里面,抚摩揉搓着他的巨大坚硬。  昊天看着风玉婷居然如此轻易地动情,也不禁大感刺激,松开嘴里的,扶着她的纤细腰肢骑坐在自己的身上,风玉婷分开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跨坐在昊天的身上,脱掉他的,玉手扶住他的巨大坚硬,扭动粉胯坐了下去。  “啊!好大!”风玉婷大声地呻吟着。  昊天一边荡地抚摩揉搓着风玉婷的娇挺的,已经有过多次性经验的风玉婷的甬道居然还有些窄紧,昊天动情地腰身,由下向上地猛烈地挺进着,撞击着她长长的近乎荡的呻吟,然后就是狂野的扭动美臀,,吞吞吐吐,进进出出。  昊天翻身把风玉婷压在身下,将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扛在肩上,钢枪,几乎从上向下地狂野粗暴地到底,深入到底,风玉婷摇晃着秀发,荡的喘息着呻吟着:“相公,我不行了,你饶了我吧!啊啊!”  昊天看风玉婷已经三次痉挛着泻身,没有想到她如此敏感,笑道:“心肝宝贝,我饶了你可以,可是,你要想办法让我满足哦!”说着趴在她的耳朵边小声说了一句话。  风玉婷已经浑身酸麻酥软无力,眉目含春,媚眼如丝地娇嗔道:“大坏蛋,偏偏有这么多花样,讨厌,好相公,你饶了我,我听你的就是了,相公,快饶了我吧!”  昊天心有不甘地用力两下,这才,慵懒地躺倒在床上,看着风玉婷趴在他的胯上,低头张嘴,樱桃小口温顺地将他的巨龙含了进去,看着平日里端庄高雅的美女支持此刻居然在为自己,昊天也情不自禁地喘息粗重,呻吟出来:“好娘子,你太好了,哦哦!”听见昊天的呻吟,风玉婷更加狂热地甩动秀发,上下着,吐出香艳细嫩的小舌起来,玉手也熟练地着。  “好玉婷,好娘子,你太好了,哦哦!”昊天舒服爽快地按住风玉婷的头,动情地腰身,在她的樱桃小口里面律动着,他腰眼一麻,再也控制不住,滚烫的岩浆急剧地喷射而出,在风玉婷的嘴里抖动了十几下,她竟然将岩浆悉数吞咽下去,然后又温顺体贴地清理舔净他的巨龙。  风玉婷又是娇羞,又是羞辱,又是难为情,羞羞怯怯地说道:“你好坏,这样欺负人家!”她说着这些话,自己都感觉春心勃发,春情荡漾,想起刚才的激情场面和声浪语,她立刻感受到昊天的巨大坚硬又在摩擦着她的胴体,风玉婷娇羞道,“你不可以再欺负人家了!”  昊天荡地挺着巨大坚硬摩擦着风玉婷的沟壑幽谷。“不欺负,你又怎么能享受到幸福呢?”昊天见风玉婷冰清玉洁的娇躯在自己双手亵玩挑逗之下,婉转呻吟,春情荡漾,更有种变态荡的成就感。  “好娘子,我们不要耽误这样的良辰美景了!”  说着昊天腰身,挺进奋进,再次将风玉婷压在身下,猛烈,猛烈撞击起来,风玉婷丢开所有的矜持和端庄,放纵激情,婉娈承欢,纵体逢迎,喘息声,呻吟声,满室春色。  翌日清晨,昊天悠悠醒来,看见风玉婷枕着他的胳膊,睡相甜美,乌黑的秀发,雪白的胴体,撩人的体态,诱人的睡姿,娇媚动人,遐思无限,昊天情不自禁,色手爱抚着她绸缎一般光滑细嫩的肌肤,却发现风玉婷本来均匀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丰满的酥胸起伏颤动,紧闭的睫毛也开始微微抖动。  昊天知道风玉婷还在装睡,轻声叹道:“既然还没有醒,那我就再来挞伐一次吧!”说着就压在她的胴体上面。  风玉婷立刻吓得睁开眼睛,求饶道:“相公,你就饶了妾身吧!”  昊天哈哈大笑,拥抱着风玉婷温情道:“娘子,我不知道几时修来的福气,能够得与娘子春风云雨,我此生无憾!”  风玉婷又是羞涩又是难为情地美目含泪嗔怪道:“玉婷何尝不是,能有幸跟相公结为夫妻,这是千年修为,如果不是相公你,玉婷这辈子都不想活了……”  说着,竟然泪盈满眶起来。  昊天急忙温柔地为风玉婷擦拭去眼角的泪水,软语温存道:“别哭,娘子国色天香,美艳绝伦,相公喜欢着呢!”  风玉婷羞笑道:“人家算什么国色天香?家里的姐妹,那一个不是天姿国色,相公,只要你心里有我就可以了,其他的妾身也不敢多奢望什么!”  昊天抱着风玉婷,又是一阵亲吻……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