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234章 强奸美艳岳母

第234章 强奸美艳岳母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8184更新时间:2015-07-10 06:34:00
     昊天告别风玉婷,来到后花园的宴会,这个时候已经二更天了,大家差不多都散场了,只有风宇带着自己的夫人余雪倩还在,而作为女儿的风雨柔自然是一直陪同着。  风宇看见昊天出来,急忙起身施礼:“哟,俊儿还没睡啊,正好一起来赏月!”  “岳父大人,这么晚你也没睡嘛!”昊天微笑的说道,这个时候昊天的眼睛不由看着一旁的岳母余雪倩,果然国色天香,虽然已经三十二岁了,依然眉目如画,肌肤白嫩,一袭红色苏绣紧身衣裙,隆臀,粉臂玉腿,身材丰腴匀称,曼妙多姿。  “相公,你来了,一起坐吧!”风雨柔微笑的过来,拉着昊天坐下。  昊天却拉住风雨柔的玉手附在她的耳朵旁轻声说道:“宝贝,一会儿你回房间,最好给我穿一件衣裙,一定很迷人的!”风雨柔羞喜娇嗔地瞪了昊天一眼,在他脸颊上香吻。  “小两口缠绵浪漫是应该的,但也不要在人前如胶似漆的让人肉麻!”余雪倩冷眼揶揄道。  “俊儿,你岳父想开一家钱庄,说是做好分家之后的打算,你是这方面的行家,给点建议看看!”余雪倩这个时候说道。  “钱庄一直是西门家的地盘,如果岳父大人要做钱庄生意,最好要看一下目前朝廷的政策,据我所知,现在朝廷在全国都在组建朝廷的钱庄,在未来,所有私人的钱庄应该都不被看好!”昊天侃侃而谈的说道。  “按你这么说,钱庄这个时候是不宜投资了?”风宇惊讶的问道。  昊天点点头的道:“那是当然,如果你投资做钱庄,不如投资做金银首饰店,因为这些东西永远都是保值的。”  “可是金银首饰不是你们端木家的地盘吗?”风宇有点难色的说道。  “市场这么大,就算我端木家也不可能完全的垄断,相反如果岳父大人进入,正好给顾客第二个选择的机会,如此一来,我们表面上相互是竞争的,其实是联营的,更能发挥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也就能达到垄断的效果,如果岳父大人你正要投资做,我可以跟你合作,无论从技术和资金都可以……”昊天说道。  风宇眉开眼笑道:“真的,如果真的如此,我可是求之不得啊!你们端木家本来经营金银珠宝就是强项,如果你能参与,那我们是稳赚不赔啊!”  “好好!”风宇拊掌称赞叫好,余雪倩没有料到昊天竟然如此大方和气魄,眼神里也不禁闪出一丝温和和佩服。  昊天说道:“岳父大人,如果你真要投资这一块,这两天你最好弄一个方案让我带回去,合适我们就可以启动了!”  “行,我这就去准备,你们慢慢聊!”风宇一听昊天这么说,当即心急着要做方案去了,“雨柔,你跟我去拿点东西给俊儿……”  “哦,好的。”风雨柔跟着风宇回屋里拿东西去了,顿时这花园里只剩下昊天和余雪倩两人,两人沉默无语,余雪倩又恢复了冰霜一样的冷艳。  “小婿回来,没有给岳母大人请安,您不会生气了吧?”昊天看余雪倩端坐着,衣裙开叉处裸露出雪白丰满的玉腿,非常性感,可是面容冷艳,如同冰霜,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她,小心翼翼地赔笑道。  “生气?我凭什么生气?”余雪倩道,“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连我们家这个都被你弄得团团转,你当真好大的本事啊!当真是深藏不露,我应该恭喜你才对,风家都被你闹翻了!”  “岳母您可能有点误会了!”昊天解释道,他没想到风家竟然还有人如此清醒看得出自己心思的,当即心中一惊,同时也感到眼前这个女人的确不一般。  “端木俊,你不要以为你傍着当今女皇就可以胡作非为了,之前你用女皇之名,逼着风家把女儿都嫁给了你,现在你又让女皇给风家赏赐,好事坏事,你都做完了,现在你又鼓动我家阿宇和二哥去跟大哥分家产,你居心何在?”美貌妩媚的余雪倩居然突然柳眉倒立,如此歇斯底里,如同泼妇一般兴师问罪。  昊天冷冷地盯着理余雪倩的眼睛,悠悠问道:“你怎么就知道我对风家的小姐们不是真心的呢?你问问雨柔,问问玉婷,我又虐待她们吗?她们所能享受到了,比在风家好一千倍一万倍,这还不足够吗?”  余雪倩毫不退让毫不顾忌地脱口而出:“哼,谁不知道你是花花公子,还有你是出了名的快枪手,银样蜡枪头,玉婷之前为什么要逃婚,你别装了,世家里,谁不知道你端木俊是什么货色,现在还在我面前装出恩爱的样子!哼!”  “哦!是的吗?你居然还知道我是快枪手,银样蜡枪头?岳母大人,你知道的还不少呢!”昊天死死盯着余雪倩的眼睛,起身慢慢逼近她,笑着打量她衣裙紧裹下的玉腿,心想这女人居然还以为自己是之前那个端木俊,简直是笑死人了,看来今天不给她一点颜色,她都不知道什么叫男人。  余雪倩看见昊天的笑,不寒而栗,胆怯地急忙起身怒叱道:“你不要过来,你想干什么?”  昊天看着余雪倩胆怯慌乱的模样,笑道:“岳母你想我会干什么?”  余雪倩惊惶失措地三步并作两步跑回卧室,一边逃一边还回头望,跑进卧室,她才长长地吁出一口气,玉手捂住胸口,芳心怦怦地仿佛要跳出来一样,刚想销上保险锁。  突然,一股大力猛地将房门推开,余雪倩几乎被推倒在地,只见昊天笑着慢慢地踱进卧室。  “端木俊,你要干什么?你站住,不然,我就要叫了!”余雪倩吓得花容失色。  “你叫呀!把风家的人都叫来观赏呀!”昊天反手将门关上,笑着,“我特意来让岳母大人你亲自检验一下我端木俊到底是不是快枪手?到底是不是银样蜡枪头?”  “端木俊,你干什么?我是你岳母呀!你敢?”余雪倩慌乱的脚步已经暴露了她的色厉内荏,散乱的衣裙襟角下面裸露出雪白修长的玉腿,丰满浑圆的大腿都清晰可见,她看见昊天的亵的眼光,惊惶地用手去拉紧衣裙想遮掩住雪白浑圆的大腿,可是,这样的动作反而更加充满诱惑,更加惹人遐想。  “为了救你们风家,我费尽了心思,还要冒着风险跟女皇套近乎,你居然还如此冤枉我!”昊天一步步将余雪倩逼到墙角,他快意地看着眼前这个刚才还歇斯底里的余雪倩,现在胆战心惊的抖若筛糠,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他欣赏着她玲珑剔透的身材,笑着。  “流氓!”余雪倩突然挥手猛然打向昊天,被昊天一把抓住一甩,就将她整个地甩在床上,然后合身扑了上去,死死地压住她的玉体。  余雪倩疯狂地挣扎着,手脚发疯地反抗,很快就被身强力壮的昊天,双手被按在头上,双腿被他紧紧地压住,经过挣扎反抗,此时,她的衣裙下襟已经凌乱地撩起在一旁,裸露出两条雪白浑圆的玉腿,叉开着被昊天压在身下,黑色的蚕丝性感依稀可见,更显的性感诱人。  余雪倩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昊天的对手,挣扎反抗都无济于事,她索性放弃了挣扎,任由他压住,她冷冷说道:“端木俊,你以为这样就能证明什么?恰恰证明你的心虚,证明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快枪手,一个如假包换的银枪蜡枪头,我鄙视你!”  “哦!是吗?那接下来希望你还能有勇气坚持你的观点!”昊天笑着,顶起的帐篷正好抵在余雪倩的玉腿之间。  余雪倩即使隔着,也已经感受到他的硬度和热度,感受到昊天腰身,增加着顶撞和摩擦的力度,她依然冷傲地无动于衷地看着昊天,甚至冷笑道:“你感觉这样有意思吗?要不要我给你计算一下时间?”可是,她表面虽然尽量平静,但内心却开始随着他的碰撞而颤抖,娇躯开始过电一样酸麻酥软,喘息已经不再均匀。  “哦!只要你有足够的镇定和耐心,希望你能够数清楚我能坚持多久哦!”  昊天笑着。  余雪倩长长地呻吟了一声,不知道什么时候,昊天居然释放出来分身,赤裸裸地钻进她的黑色蚕丝镂空,余雪倩清晰的感觉到他的长度硬度和热度,不由得娇喘吁吁,胴体蛇一样地扭动,近乎羞辱地哀求道:“端木俊,不可以的,我是你的岳母呀!你放开我吧!”  余雪倩和风宇结婚时非常恩爱,可是,这十多年来,尤其她生了风雨柔之后,风宇又有了新欢,对她已经熟视无睹,多年已经没有夫妻亲热,更不要说夫妻之间的性生活了,所以,她看见昊天和女儿风雨柔两人当着她的面缠绵浪漫如胶似漆的样子,她就象吃了苍蝇一样,歇斯底里,恶言恶语,一发不可收拾,居然就到了这个地步。  余雪倩表面冷淡孤僻,不肯服软,可是她的胴体已经背叛出卖了她,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内心的渴望,胴体的空虚,情不自禁的春水湿透了,怎么会这样?羞死人了!  “只要岳母你求饶,我就放开你!”昊天继续摩擦着她,余雪倩内心复杂地犹豫着徘徊着,不肯轻易求饶服输。  昊天不管不顾地毅然决然地挺进贯穿了她,这个岳母大人,真是一个尤物,喘息声呻吟声渐渐平息下来,激情的风暴慢慢停息,余雪倩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双手紧紧搂抱住昊天的虎背熊腰,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缠绕紧夹住他的腰臀,自己的胴体深处还恋恋不舍地包裹着他,她还依然沉浸在难忘难舍的激情之中。  余雪倩才想起自己一开始是如何坚决的认定昊天是快枪手银样蜡枪头,然后是如何坚定地拒绝他的,可是面对的昊天居然那么的强壮,那么的奋进,那么的律动,那么的尖挺持久,很快就摧毁了她内心的防线,后来昊天开始亲吻咬啮她的柔软的耳垂,抚摩揉搓她的丰满的,三管齐下,彻底征服了她的春心,彻底激发了她的春情,起先的羞辱完全转化为,转化为的快感,转化为的刺激,余雪倩多年空旷的枯井泛起了涟漪,空虚的芳心充满了渴望,春心勃发,春情荡漾,她情不自禁地双手搂抱着昊天,双腿缠绕着他,秀发摆动,胴体扭动,着丰腴的美臀,光滑的,婉转逢迎……  “妇,你说,我是不是银枪蜡枪头?比你相公的大多了吧!”昊天骄傲的抓着余雪倩的头发逼问道。  “嗯……嗯……”余雪倩被昊天撞击得整个人都飘了起来,喃喃的说道:“大……大……”  “哈哈,大吗?这只是一半,还有呢!”昊天又一用力,露在外面的一半也挤进了余雪倩的,没想到余雪倩虽然生过小孩,但竟是紧凑异常,鲜嫩无比。  昊天立刻开始对余雪倩的征伐,他知道,对余雪倩这种高傲冷艳的女人,技巧固然重要,但要彻底征服她,必须要凶狠的真功夫,于是,他每一都竭尽全力,抽时只留一个卡在,插时则尽根没入,而且越插越快越插越猛。  “……冤家……轻些……我了……呀……”余雪倩着。  “死就死了,你这妇,我让你知道什么是男人,居然敢嘲笑我!”昊天恶狠狠的继续在余雪倩的胴体深处着。  “是……我是妇……是……该死……让我死吧……呀……”余雪倩继续呻吟着。  “好,成全了你,我用棒子打死你,嘿嘿!”昊天也说道。  “好啊……打死我吧……反正我不想活了……呀……就让你用你的棒子打死我吧…………啊……我不行了…………死了……死了我又泄了……”很快,余雪倩就泄出了,了,她自己都奇怪为什么会这么快,之前她从来没有过,甚至泄出来的都没有过,更何况之前风宇都是一盏茶时间不到就会对盔弃甲,没想到昊天居然这么强。  昊天并没有跟着缴械投降,连动作频率都没有放缓的意思,依旧勇猛的好似出山猛虎一样,勇猛的着,余雪倩再次被刺激的兴奋起来,“啊,俊儿,好女婿,呀……你怎么这么强呀?你岳父当年也没你这般强呀?我了……”  “哼,还提我岳父,当我的面提别的男人,我今天非好好罚你不可,我你!”  “呀……是我错了……你饶了我吧……不……不要饶……我好了……啊……”  “求饶也不行,哼!我非让你长记性不可!”  “记住了……呀……再也不提了……”  “记着,不许再叫我女婿,叫我亲相公,,懂吗?嘿!”  “好……亲相公…………亲妹妹了…………又泄了……不行了……呀……”这次余雪倩来的更快,但她已经没有精力去思考自己为什么会比以往敏感甚多了,因为骑在她身上的昊天,并没有一丝一毫减速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更加凶狠的着,并且时而,时而三浅一深,时而用抵住她的阴关左右研磨,弄得她魂飞魄散,时而次次到底,插得她要死要活。  很快,余雪倩就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在她连续来了十次以后,终于,她觉得自己下面的无底洞差不多填满了,而昊天也察觉到了她身体反应的变化,但却没有停下的意思,昊天一边不疾不徐的着自己的大,一边欣赏着被自己在身下恣意蹂躏的本是他岳母的余雪倩,一股豪情油然而生,但他知道,还不能满足现状,是关键时刻了。  昊天只觉得余雪倩内的热力不断升高,而对自己张牙舞爪的大的按摩挤压也更加有力,更重要的是内逐渐产生一股吸力,由弱到强,似乎要把他的大吸的交货一般,他感觉到了,余雪倩的甬道猛地一动,死死的吸住了他的大,机会来了!  昊天将双手从余雪倩的大腿下面绕到她肥美的后面,用力的将她的身体拉向自己,同时腰部用力加速了大刺入的速度,跟着,他运功,通过顶端的射出一股炙热的真气,将余雪倩烫的更加难以自制,不仅如此,他有意识的在刺入时次中余雪倩内的几个道,余雪倩却并没在意,“……啊……来吧……全射给我吧……”  余雪倩已然,能把她弄得迭起的人还没有过,但此时她全身酸软,又被昊天掌控着主动,她只有挨宰的份儿。  这个时候,昊天使用《九天御女真诀》,余雪倩在猛地舞动了一阵后,突然声息全无,像是死了一样,手脚软软的摊开在床上,没了动静,她的阴关被彻底洞穿了,但她只是刺激过度而休克,暂时并无性命之忧。  纵体承欢,接九连十地攀上的高峰之后,余雪倩这才从忘我的之中醒转过来,她趴伏在昊天的宽阔健壮的胸膛上面委屈羞辱地哭泣起来:“你坏死了,居然这样欺负人家!我毕竟是你的岳母啊!我以后怎么见阿宇和雨柔呀?”  “你哪里是我岳母,你跟雨柔就像是一对姐妹,你是我的好姐姐,小婿我早就被你的国色天香迷得神魂颠倒,今天得偿所愿,能够与姐姐春风云雨一度,小婿就是死了也无悔无怨了!”昊天搂抱着余雪倩丰腴圆润的胴体,软语温存。  “人家都人老珠黄了,你家的娘子哪一个不是绝色美女,你和她们缠绵浪漫如胶似漆的,现在又说这样的花言巧语来骗我?”余雪倩掐着昊天,不依不饶地嗔怪道。  “谁说姐姐人老珠黄了?姐姐正是珠圆玉润,最是成熟诱惑,最是充满魅力的年龄,我岳父大人误入歧途,冷淡姐姐,让姐姐如花似玉却独守空房,忍受那长夜难耐的寂寞空虚!”昊天爱抚着余雪倩的丰满柔软的,说着甜言蜜语,“以后,小婿一定会让姐姐和雨柔幸福的!”  “以后,姐姐就全靠俊儿你了,俊儿,你可不要辜负姐姐啊!”余雪倩又是感动又是羞涩地搂抱着昊天强壮的身躯。  “只要姐姐需要,小婿怎么敢不全力以赴尽心竭力让姐姐满意呢?”昊天动情地抚摩着她的丰腴圆润的胴体,余雪倩肌肤滑腻柔嫩,显见平常养尊处优,保养得当,真是动人尤物。  昊天见余雪倩丰腴圆润的娇躯在自己双手亵玩挑逗之下,婉转呻吟,春情荡漾,更有种变态荡的成就感,深埋在她的胴体里面的分身立刻再起雄风,喘息声呻吟声,满室春色……  余雪倩仍然在迷醉里沉睡,这个时候的风家已经翻天了,锦衣卫连夜把风成带走,也不说是什么缘由,更何况锦衣卫要把人带走,从来不需要理由。  风韵儿找到昊天,问:“这是怎么回事?我大哥怎么会被抓的?”  昊天一脸无辜的道:“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那些锦衣卫不是你找来的吗?”风韵儿问道。  昊天道:“二娘,你真以为我是无所不能啊!锦衣卫我能调动吗?这个世上除了当今女皇,谁可以指挥锦衣卫啊?”尽管昊天装作很无辜的样子,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这的确是他授意做的事情,不用什么缘由,就是把风成抓一下,足够让风家彻底的支解,至少让风明对风成绝望,只要风成不能继承风家产业,那么风家定然四分五裂,这是迟早的事情。  风韵儿忧心重重的道:“那……那这可怎么办?”  昊天道:“老爷子是什么想法?”  风韵儿道:“我爹能有什么想法?他只说了一句,由他去……风家已经不能再折腾下去了,如果我大哥真犯了事,也只能由着他去了,可是我那几个嫂嫂,都已经肝肠寸断了……”  欲扬先抑,欲取先与,昊天布下的局,自然就是要他来平息这场轩然大波,赢取人心了,昊天暗笑风成你敢公然给我脸色,现在我要玩弄你的妻子女儿!  其实每一个人内心深处都有潜在的犯罪意识,只是理智一直在压抑着的肆虐,一旦条件允许,人性的丑陋就会暴露无遗,每一个人都是双重性格,都是善良与邪恶,美好与丑陋,伟大与渺小,光明与阴暗,正直与猥琐的双重统一体,人性啊!永远无法琢磨的人性!  风成的大夫人李海芸、二夫人林灵儿、三夫人齐悠雨和女儿风雨柔、风玉婷都已经哭成了泪人,李海芸看衣着打扮,好象不到三十岁的青春少妇,如今梨花带雨,更是我见犹怜,依然显现出高贵典雅的气质,身穿露背的天蓝色连衣裙,勾勒出高耸的酥胸,纤细的腰肢,裸露出白皙浑圆的玉腿,浑身上下都那么时尚优雅,洋溢着迷人的少妇丰韵风情。  另外二夫人林灵儿和三夫人齐悠雨都是青春少妇,二十出头,都是非常的迷人,二夫人林灵儿身段高挑纤细,穿着紧窄的连衣裙配上傲人的身材使她的气质看上去给人一种温柔贤淑的感觉,上衣被高耸的高高顶起,那对可爱的东西大有破衣而出的架势,再也纤细不过的腰身,浑圆的臀部,笔直的双腿加上俏美异常的小脚,女人身上的一切都显得极其的唯美又分外的自然,最吸引昊天的莫过于她凤眼杏脸衬托下的那两片线条分明的红唇,真的是一种非常美的审美感觉。  三夫人齐悠雨秀发盘起扎成一个极有个性但有庄重的发髻,桃花眼、琼瑶鼻、樱桃嘴,一切美人应该具备的器官她都不缺,如雪的肌肤配上得体的红色连衣裙给人一种高贵又典雅的感觉,如果说林灵儿是株娇艳无比的月季的话,那齐悠雨则是株芬芳扑鼻的杜鹃。  二夫人和三夫人真是各有千秋、不相上下,或许是豪门少妇的缘故吧,两人一样也是高挑、修长但又略显丰腴的身段,这可是最让昊天着迷的丰腴型,他认为丰腴但不肥胖的少妇是最令男人心动的!  “俊儿,俊儿,你快想办法救你岳父……”李海芸看见昊天,更加哭泣不已,就差没给昊天磕头了。  “你们不要难过,事情我都知道了,我也已经安排人去打听,很快就会有消息的!”昊天说道。  “相公,你……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啊?”风雨柔问道,“父亲从来都是不惹事的,怎么会被锦衣卫的人抓去了呢?”  “会不会是我的原因啊!”风玉婷道:“如果还是因为逃婚的事情,那……那我愿意一个人承担所有的罪责!”“玉婷,别傻了,你逃婚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连女皇都嘉奖了风家,能有什么事情啊!现在夜了,你们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明天我亲自去锦衣卫跑一趟!”昊天说着自然地一手一个将李海芸和风玉婷揽住柔软的肩膀安慰道,“嫂子不要着急,我保证,明天一定把大哥完好无缺地交还到嫂子的怀抱里!”  昊天称呼李海芸做嫂子,其实也是出于自己是风明女婿的身份,自己称呼风成做大哥,毕竟自己娶了风成的妹妹风凌瑜和风凌凌的,风玉婷和风雨柔虽然也是昊天的妻室,但是按辈分来排,昊天理所当然要跟风成是同辈。  李海芸听了昊天的话,芳心有所放宽,听他说话调笑,也忍俊不禁地扑哧一笑,娇嗔道:“嫂子都急死了,你还有心思说笑!”  “真是羡慕大哥,有如此美妻娇女着急挂念,吃点苦也是值得的!”昊天说着色手轻轻抚摩着李海芸的光滑的玉背和柔软的腰身。  “那你既然保证了,明天一定要把阿成救出来啊!嫂子请客,一定好好感谢你的!”李海芸感觉到昊天的色手的动作,心想让这个花花公子揩点油吃点豆腐也无妨,毕竟还要靠他搭救自己丈夫呢!更何况自己的姐妹和女儿就站在旁边,无论如何不能被她们发现自己被男人扰呀!  “嫂子放心吧!到时候,嫂子一定要好好感谢我哦!”昊天看着李海芸美艳诱人的模特气质,娇怯文弱羞涩动人的样子,色手得寸进尺地放在了她的丰腴翘挺的美臀上。  “那是当然的,都怪我们家阿成不好!”李海芸一边说话,一边羞辱地承受着昊天的色手放肆的在她的美臀上面抚摩揉捏,娇躯一阵阵酸麻,粉面绯红,“我们坐下说话吧!”李海芸想借机摆脱昊天的色手扰。  “嗯,我看你们今天都挺累,现在已经子时了,你们要不要回房休息以下?”  昊天坐下后也不肯放过李海芸,靠近她色手钻进她丰腴柔软的臀沟里面。  李海芸继续羞辱地忍受着昊天的色手的侵袭,居然在她的臀沟里肆无忌惮地扰,她已经春心难捺,娇躯轻轻颤抖,幽谷开始湿润泥泞起来,说话声音都有点发颤,“那……那就有劳俊儿你心了!”  “嫂子吩咐了,我哪里敢怠慢?嫂子只要有需要我的地方,但凡开口,我一定包保满足满意!”昊天看着李海芸表面装作若无其事,其实已经下面湿润,粉面绯红,他肆虐地手指隔着裙子用力抠动。  李海芸的樱桃小口突然张开,好象想要大声呻吟出来一样,然后艳红的嘴唇翕合着,眉目含春,媚眼如丝,含羞带怨地瞪了昊天一眼,羞死人了,自己居然被这个花花公子扰的春心萌动,春情荡漾,而且春潮泛滥,已经泻身了!  李海芸清晰感受到昊天的色手还要继续深入,她用身体遮挡住女儿的视线,然后用手拼死抓住昊天的色手,一语双关说道:“俊儿,只要这件事情办成,嫂子会一定好好感谢你的!”  听李海芸近乎哀求的语气,看她满眼的羞怯,满脸的红晕,昊天荡地用力揉捏了一下她的丰满柔软的臀肉,收回色手笑道:“嫂子放心,明天一早,我就来和嫂子一起去接大哥回来!”  “那……那我们回房吧!”李海芸好不容易摆脱昊天,当即急匆匆给昊天做礼,便率先离开了。  “雨柔、玉婷,你们去照顾一下你们娘……”昊天说道。  “嗯,你相公你也要早一点休息,保重身体最要紧!”风雨柔温柔的说道。  “知道的。”昊天点点的说道。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