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236章 成熟美妇林灵儿

第236章 成熟美妇林灵儿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7756更新时间:2015-07-10 06:34:02
     第二天,昊天坐着风家老爷子的专属马车去锦衣卫要人,而让昊天稍微失望的是,风成的大夫人李海芸没有跟着前往,取而代之的是二夫人林灵儿和三夫人齐悠雨。  林灵儿和齐悠雨不知道是接受了谁的指示,一反常态坐在昊天的身旁感激道:“俊儿,今天真的多谢你了,俗话说人走茶凉,风家现在对于官府都是惧怕的,没有人敢来营救我们家阿成,就连迎接都不敢,只有我和悠雨肯舍得老脸来麻烦你!”  “嫂子哪里话,我从小就仰慕你们二位雍容高贵的气质,今天能为二位嫂子效劳,我端木俊荣幸之至,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啊!”昊天见她们知趣,也乐于接受,色咪咪地看着林灵儿端坐着衣裙开叉处裸露出来的雪白丰满的大腿,谀词如潮地赞美着她。  “嫂子老了,比不上玉婷雨柔她们……”林灵儿听昊天如此发自内心的赞美,发现他偷看她的浑圆大腿的色咪咪的眼光,心里欢喜自己居然对年轻男子还有如此魅力,嘴里却故意感叹道。  “谁说嫂子老了好?风家大房姐妹三朵金花谁不知道啊!”昊天贫嘴道。  齐悠雨坐在旁边也忍俊不禁地扑哧一笑,林灵儿娇嗔地抬手打了昊天一下,嗔怪道:“小坏蛋,就会油嘴滑舌,嫂子都人老珠黄了,你还笑话嫂子!”  “在我心里,嫂子永远珠圆玉润,我一直把嫂子比作当年的华贵典雅风仪万千的贵夫人!”昊天握住林灵儿的玉手,眼睛色咪咪地欣赏着她的羞红面容,发现她虽然端庄贤淑,可是眉目流转之间,依然风情万种。  林灵儿毕竟是虎狼之年,深夜里空虚寂寞,也喜欢男人的赞美和聚焦,也渴望男人的调情和关爱,被昊天连续不断的赞美声中,在他步步进逼的攻势之下,多年空旷的芳心,心潮起伏,萌动勃发,任由他抚摩着自己的白皙的玉手,娇羞地瞥了一眼一旁的齐悠雨,看她没有注意,妩媚地飞了昊天一眼嗔怪道:“小坏蛋,现在人模狗样的,还记得你小时侯,我还抱你,你还把嫂子的衣服都湿了呢!”说着她柔媚的眼睛有意无意地向昊天扫了一眼。  “那我倒不记得了!”昊天抚摩着林灵儿依然白皙娇嫩的玉手,笑着挑逗道,“我倒记得有一年还哭着闹着扑进嫂子的怀里要吃奶呢!嫂子还记得吧?”  说着昊天色咪咪的眼睛放肆地盯着她高耸的酥胸。  “结果你被你娘亲狠狠打了一顿!”林灵儿娇笑道,前面的齐悠雨听见也咯咯娇笑起来。  “那是……”昊天笑着靠过身去,轻轻伸手过去温柔地搂抱住林灵儿的纤细柔软的腰肢。  林灵儿娇躯轻颤,感受着昊天的色手在她的腰臀上温柔地抚摩着,她的胴体立刻不可遏抑地起了反应,这个比她小了差不多十岁的青年男子,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小男孩,居然在抚摩着她,在挑逗着她,在调戏着她,她瞥了前面的齐悠雨一眼,祈祷千万不要被她发现,林灵儿只好顺从地侧身向窗外望去,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所以你……安份一点才对!”她清晰地感觉到昊天抚摩揉搓着她的丰腴肉感的美臀,更肆无忌惮地从后面顶住她的臀沟,她明显感受到昊天的巨大坚硬。  昊天笑着欣赏着林灵儿裸露出来的雪白浑圆的大腿,包裹着,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诱人的光泽,更显得肌肤的丰腴白皙,性感迷人,充满诱惑力,他放肆地探手进去,轻轻抚摩揉搓着林灵儿的大腿,依然光滑细腻,富有弹性。  林灵儿突然张开樱桃小口,无声地喘息着呻吟着,拼命抓住昊天的色手,制止昊天在她的沟壑幽谷之间的肆虐,天哪,自己已经春潮泛滥,完全湿润透了,半晌她才说出一句话:“应该到了吧?”  看锦衣卫司到了,林灵儿齐悠雨俩人在车上等候,昊天径直进去了,不久,昊天顺利地把风成带了出来,林灵儿、齐悠雨难免千恩万谢的,感激不尽,风成被安排在另外一辆马车,昊天和林灵儿、齐悠雨还是在同一辆马车上!  昊天乐得又能左拥右抱,大逞禄山之爪了,他笑着看着齐悠雨坐在自己左手,仿佛看见一头可爱的羔羊主动走进虎狼之窝一样,齐悠雨早就感觉到昊天色咪咪的眼神围着她的酥胸玉腿上下打量,知道他对自己垂涎已久,她又是害羞又是害怕的,可是又无可奈何,但愿这一路上,这个花花公子老实一点就谢天谢地了,看昊天老老实实安安稳稳地坐着,她的内心却又隐隐约约的有一点莫名的动和渴望,暗骂自己:齐悠雨你又胡思乱想什么呢!  “俊儿的恩情,我没齿难忘!”齐悠雨感恩的说道。  “是啊!今天一定要大姐请俊儿,好好的感谢一番……”林灵儿眉目含春地看了昊天一眼。  昊天知道,深闺怨妇一旦挑动春情,就会如同洪水泛滥,烈火干柴,一发而不可收拾,他不动声色地右手摸过去,在林灵儿丰腴柔软的腰臀上抚摩着揉捏着,嘴里却笑道:“嫂子太客气了,只是,今天去恐怕打扰了大哥和三位嫂子的兴致,毕竟是小别胜新婚嘛!哈哈!”  齐悠雨却啐骂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她含羞带怨的眼神,撩人心魄,看得昊天神魂颠倒,食指大动。  “是啊!我也没有什么本事,想来我大哥一定有这个本事,能够给二位嫂子吐出一根象牙来!”昊天不动声色地将左手抚上齐悠雨的柳腰,连衣裙依然遮掩不住她肌肤的光滑,弹性和美好的手感。  齐悠雨娇躯轻颤,又是羞涩又是害怕又是难为情地娇嗔道:“俊儿,你……你都是女皇身边的大红人,还来欺负人家,不理你了!”  昊天的色手却在齐悠雨柔软的腰臀之间温柔的抚摩,轻轻的揉捏,齐悠雨结婚五年了,丈夫风成早就没有了新婚的新鲜感,齐悠雨天生丽质,由于她天生的气质和善良的本性,却是安于现状的,虽然钟意于她、企图挑逗她和勾搭她的美貌而权势的男人不知几何,但她从来没有萌生过“出墻红杏”的念头。  可是,今天昊天一连串的表现震动了她的芳心,此时言语的挑逗,色手的抚摩,更是挑动了她的春心,难道真的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此时此刻,这个花花公子,这个刚才还向林灵儿表白爱意的花花公子,这个见一个爱一个的大萝卜,居然在马车上对着自己的二姐实行性扰,抚摩揉搓她的腰臀,啊,他的色手又向下滑去,开始抚摩她的浑圆的臀瓣,而自己却不敢反抗,不敢声张,甚至还要装作不动声色,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可是,她的身体却开始不由自主地产生了反应,娇躯轻轻颤抖,玉腿之间开始湿润起来,胴体开始酸麻酥软,刺痒难耐,内心深处蠢蠢欲动,产生一丝莫名的动和渴望。  “俊儿你还不知道,其实我们三妹有一手好手艺,做出来的饭菜连老爷都满意,一定可以让你赞不绝口,大快朵颐的!”林灵儿笑道。  “好啊!那我今天一定要好好品尝三嫂的手艺,真是人生快事啊!是吧,嫂子?”昊天在左拥右抱,两只色手大逞欲,大过其瘾,林灵儿齐悠雨都微闭美目,娇躯轻颤,樱桃小口微微张开翕合,娇羞无限的享受着这样的扰和刺激。  回到家里,李海芸和风雨柔、风玉婷早就在门外等候迎接,见风成安全回来,李海芸对昊天是又感谢又做礼,就差没磕头了!!  “阿成你先去洗澡吧!三妹拿出你的看家本事,做出一桌美味佳肴来答谢一下俊儿!”林灵儿吩咐道。  “对,一定要好好答谢!”李海芸也附和的说道。  “我先失陪一会了!”风成转身洗澡去了。  “俊儿,你喜欢吃麻辣的还是喜欢吃甜的?”齐悠雨问道,羞涩地不敢看他的眼睛。  “麻辣也可以,甜的也可以,只要是嫂子的手艺,我都喜欢!”昊天笑着,色手在齐悠雨的丰满翘挺的臀瓣上捏了一把,然后转身进了风府里,留下齐悠雨芳心砰砰乱跳,粉面绯红。  “二嫂子,我有点渴,听说你房间有好茶……不知道能不能让我品尝一下!”  昊天走到林灵儿的身边,明目张胆的问道。  “你跟我来吧!”林灵儿看了一下,低声的说道。  昊天跟在林灵儿的身后,看着她穿着粉红色牡丹图案的苏绣衣裙,高耸,从衣裙开叉处裸露出来的玉腿包裹着肉色透明,乳白色的锦鞋,一切都显得那么端庄优雅,看得出来她绝对不是一般的看重自己的外在形象,美目流转,顾盼生辉,多年的豪门生活,骨子里面都透露出来雍容华贵贤淑高雅的气质。  成熟美妇林灵儿柳腰款摆,扶梯而上,丰腴肥美的臀瓣在粉红色牡丹图案的苏绣衣裙里面,包裹得紧绷绷的,更加浑圆翘挺,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随着上楼从衣裙开叉处裸露出来,肉色的透明下面的肌肤十分白皙,在灯光照射下泛起诱人的粉红色,丰满的大腿和的蚕丝花边也若隐若现,配上乳白色的锦鞋,显得那么雍容华贵贤淑高雅,而且又那么性感撩人,浑身上下洋溢着成熟美妇的丰韵和风情。  昊天跟在林灵儿的后面,闻着扑鼻的高档香水的芳香,饱餐衣裙下面走光的秀色,看得欲火熊熊,食指大动,到了房间,林灵儿果然泡了一壶好茶出来,昊天喝了一口,的确比皇宫里泡得还要好,不由心里的确叹服,谀词如潮,赞不绝口,“俊儿我此时对嫂子的景仰真是如江水滔滔,连绵不绝!”  林灵儿平生引以包自豪的有两样,一个是自己的美貌,一个就是自己的茶艺,此时,听见昊天的赞美,她的内心得到了宽慰,得到了满足,嫣然一笑,百媚俱生,柔声说道:“嫂子欠你的人情,不知道俊儿你有什么要求,嫂子可以满足你的任何要求,我是说这里我有的东西……”话一出口,她才意识到容易引起歧义,让人产生遐想,不禁粉面绯红,不自然地瞥了昊天一眼。  哪知昊天也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昊天笑道:“一般的东西,我都没有看中!”他看林灵儿有些诧异地看着他,他潇洒一笑,继续道,“我看中的是嫂子的另外一件收藏,可以说是人间极品,这满室珍品与之相比,也都黯然失色,不值一提,就怕嫂子舍不得!”  林灵儿更是诧异道:“另外一件收藏?我怎么不记得?我已经答应你了,只要你说出来,我哪里会不舍得了?”  昊天色咪咪地盯着成熟美妇林灵儿的美目笑道:“在我的眼里,这一件收藏可以说是风华绝代,美艳绝伦,满室的古董玉器在她面前也都化为粪土,不名一文了,她那美丽的容貌,窈窕的身材,雍容华贵的气质,贤淑高雅的丰韵,怎么是这些毫无生气的古董玉器可以比的呢!”  林灵儿这才恍然大悟,明白昊天说的是什么,她不惑的芳心已经乐开了花,不由得羞喜交加道:“怪不得人家说你是大萝卜,居然会这样拐弯抹角的花言巧语,难怪能够骗取这么多姐妹的芳心呢!”  昊天却不管不顾地靠近林灵儿,轻轻揽住她的纤腰道:“嫂子还没有回答我,嫂子到底是舍得还是舍不得呢?”  “小坏蛋,刚才揩油,还不满足?这么得寸进尺,小心嫂子生气哦!”成熟美妇林灵儿从来没有和丈夫之外的男人如此打情骂俏,即使风成也很少有如此的情趣,内心里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青春妙龄,很有意思,很有情趣,很是刺激,她被昊天一搂抱,立刻浑身酸麻,只好软弱无力地推拒他。  “揩油不过是隔靴搔痒,让人更是心痒难耐,嫂子刚刚一口许诺要满足我的任何要求的哦!”昊天色欲高涨,紧紧搂抱住成熟美妇林灵儿,色手开始抚摩揉捏她的丰腴浑圆的臀瓣道:“嫂子,好丰满,好柔软,好有弹性啊!”  刚才车上那种熟悉的舒服的感觉又开始侵袭着成熟美妇林灵儿的芳心和胴体,她喘息吁吁地娇嗔道:“怪不得三妹说你是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来呢!俊儿,别这样,我是你嫂子呀!”  “嫂子收藏古董玉器,我却真的收藏了一根象牙,嫂子有没有兴趣呢?”昊天色手抚摩揉捏着成熟美妇林灵儿的丰腴浑圆的臀瓣,嘴唇却紧贴着她的白皙柔软的耳朵,轻轻亲吻咬啮着她的耳垂。  成熟美妇林灵儿娇躯颤抖,如被电击,她的空虚许久的春心已经被昊天挑逗的萌动勃发,喘息吁吁地转移话题道:“什么象牙?”  “绝对原装的,嫂子,您感兴趣吗?”昊天抓住成熟美妇林灵儿的玉手慢慢按在他的高搭起来的帐篷上,笑道,“如果感兴趣,嫂子可以尽情地观赏把玩!”  成熟美妇林灵儿这才明白又中了这个小坏蛋的圈套,惊慌失措地想要缩手,却被昊天紧紧抓住,入手之处,隔着衣裤她也明显感觉到昊天的硕大坚硬,感觉到他在温柔地咬啮她的白皙柔软的耳垂,那是她最敏感的区域之一,她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深处的动和渴望在蠢蠢欲动,胴体深处也开始酸麻酥软,难捺,粉面绯红,娇喘微微,哀求道:“俊儿,不要这样,我是你的嫂子呀!放开我吧!”可是,她的玉手却十分顺从地被昊天的色手拉动着轻轻地抚摩着他的高搭起来的帐篷。  昊天突然动情地亲吻住了成熟美妇林灵儿的樱桃小口,她惊慌地瞪大了美丽的眼睛,可是,很快她就完全迷失在昊天娴熟的湿吻技巧里面,唇舌交织,吮吸舔动,津液横生,林灵儿动情羞怯的吐出香甜的小舌任由昊天纠缠吮吸,娇躯颤抖,玉腿酥软,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昊天的拉链洞开,他的分身居然已经进入了她的玉手掌握之中。  成熟美妇林灵儿又是害羞又是娇怯又是动情地欲拒还迎地熟练地抚摩着着,久违的男人特征,伟大的男人图腾,而居然是这个比自己小近十岁的小坏蛋,也是唯一一个能够打动她的芳心的男人,可是,她不愿意对不起风成,她娴熟地加快了玉手的,想尽快让昊天达到,满足了他也算了却了自己欠他的人情,也可以避免他进一步的侵袭。  但是,昊天是既得陇复望蜀,他的色手探进林灵儿的衣裙开叉,直捣黄龙,近乎狂野地抚摩揉搓着她的大腿,成熟美妇林灵儿惊慌地弯下腰身,想要摆脱昊天的色手,可是,她清晰感受到他的色手已经按上了她的底裤,按摩揉捏着她的沟壑幽谷,成熟美妇林灵儿扭动着娇躯想要挣扎着推开昊天的怀抱,可是,她清晰地感受到昊天的手指已经从边沿径直进入了她的禁地。  “啊——”成熟美妇林灵儿长长地呻吟一声,扭动停止了,挣扎停止了,玉手的也停止了,她浑身酥软无力地瘫软在昊天的怀抱里面,任由他上下其手,肆无忌惮地轻薄羞辱,可怕的是她已经春水潺潺,幽谷泥泞,更可怕的是她居然分开两条雪白的玉腿,让昊天更加深入更加方便,林灵儿轻轻蠕动着腰身,曲意逢迎着昊天的手指,她只能无助地喘息着呻吟着:“俊儿,不要啊!不要这样!”  成熟美妇林灵儿心神迷醉,感觉胸前一凉,衣裙的腋下和领口的纽扣不知何时已经被解开,黑色的内衣根本不能遮掩她那雪白丰满圆润的,连两个樱桃的突起都依稀可见,她犹疑着,迷离着,眼睁睁看着昊天慢慢地把内衣推上去,然后,张嘴将雪白高耸的粗暴地含入口中,亲吻着,吞吐着,吮吸着,咬啮着。  成熟美妇林灵儿猛地将头向后仰去,双手紧紧地搂抱住昊天的头,仿佛要将他融入进自己的酥胸之中,她的漂亮的脸蛋扭曲着,是痛楚,是羞辱,更是无比适意的快感,从传向全身每一个地方,传向胴体的深处,此刻林灵儿已经春心勃发,春情荡漾,春潮泛滥,浑身酸麻,难捺,酥软无力,只知道无可奈何地任由昊天亲吻着抚摩着揉搓着侵袭着她的胴体的每一寸雪白丰腴的肌肤。  等她感觉到昊天的巨物进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俊儿,不要!你不可以啊!”  成熟美妇林灵儿近乎声嘶力竭地哀求,近乎羞辱无力地挣扎,她的内心知道这些都是象征性的,随着昊天的挺进奋进亢进,她完全沦落了,喘息吁吁,心里呻吟着:“相公,对不起了,我不行了,因为他的气势和气质太让人迷醉了,他的势大力沉,他的势如破竹,比你年轻力壮还要厉害无比,啊!小坏蛋,我恨死你了,我也爱死你了!”  林灵儿的双手忍不住疯狂地去抓身边一切东西:枕头、床单、衣服,最后,颤抖的双手紧紧搂住了昊天的脖子,她觉得自己就像一艘被抛上浪顶的小船,只能随着男人的动作载浮载沉,一下子被抛到的绝顶,一下子又坠入令人头晕目眩的深渊,强烈的欢愉像烈火一样煎烤着她。  “俊儿……我要死了……好美……”林灵儿不停地呻吟着。  “爽吧,舒服吧,舒服就叫相公,叫我做相公,快点!”昊天更加用力的冲击着!  “俊儿……相公……相公!”沉沦欲海的林灵儿模样如此美艳动人,再加上一句“相公”的亲密称呼,让昊天终于在瞬间爆发,连续疯狂猛烈撞击数十下,剧烈的抖动,火山爆发出来,滚烫的岩浆喷射而出,悉数注入了她的胴体深处。  “啊!相公啊……”林灵儿连连惊喘,蜷起了玉趾,雪白的脚背绷得笔直,阵阵痉挛,仿佛无数美丽的鲜花在眼前同时绽放,又像攀上人生最高峰的顶端,脑中道道白光掠过,神魂为之飘浮,不知意识之归去……激情过后,昊天仍恋恋不舍地抱着林灵儿雪白柔嫩的胴体,一只手上下抚摸着她嫩滑的脸颊,另一只手在她的发间游走。  林灵儿脸颊绯红,水眸迷离,因而分外迷蒙,喘息不止,还在轻轻收缩战栗着。  “大坏蛋,你快出来呀!”林灵儿媚眼如丝地推了推昊天的胸口。  “好嫂子,好娘子,让我再待一会嘛!享受一下你的温暖湿润紧缩柔嫩!”  昊天抱着林灵儿不放,就像个任性的孩子。  “不要嘛!大坏蛋,快出来啊!”林灵儿粉拳捶打昊天结实得像岩石般的胸肌,粉面绯红,媚眼如丝。  “刚才还咬住我不放,现在又赶我出来,女人啊!善变的女人啊!”昊天故意叹了一口气,心不甘情不愿地退了出来,昊天自她体内退出的怪异感觉,让林灵儿忍不住弓起了胴体,他深情地吻着林灵儿,一边呼了一口气,露出满足的笑容。  “嫂子,这下你是我的人了。”昊天亲吻着林灵儿的樱唇,软语温存深情款款地说道,林灵儿全身虚软得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只能被动接受昊天的亲吻,脸颊的羞色更深了。  “放开我啦!大坏蛋,你老是这么抱着,不腻吗?”林灵儿有气无力媚眼如丝地娇嗔道,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她全身软软倚在爱郎昊天赤裸的胸膛,芊芊玉手爱抚着他发达的胸部肌肉。  “不腻,一点也不腻,我恨不得时时刻刻都拥抱你在我怀里,直到海枯石烂!”  昊天深情无限地抱紧林灵儿,抚弄着她长长的睫毛。  “花言巧语,油嘴滑舌!”林灵儿嘴里娇嗔,心里却欢喜无限甜蜜无比,她有一双难以言喻的清澄水眸,浓密的睫毛精致地包裹住那双剔透的眼眸,犹如一泓秋水,淡淡烟波,闪烁着温柔与纯净,每当睫毛轻眨,便如石子投向湖面,泛起的微微涟漪引人入胜。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有一双美极了的眼睛?”昊天深深凝视着林灵儿,望入她的眼眸深处,扣响她的敏感心扉。  “就只有你这么说。”林灵儿眉目含春地嗔怪着看了他一眼,内心有着微微的感动,她这一眼,在昊天看来,也是百媚横生,内心的悸动立即忠实反映到身体上,本已偃旗息鼓的又不甘寂寞地探出头来。  “你怎么又……”林灵儿赤裸娇嫩的碰到滚烫的热铁,她不免吃了一惊,昊天的精力怎么这么旺盛?明明刚刚才……  “好嫂子,他太迷恋你了,我们再来一次吧,我还没有吃够呢!”昊天凑上来,大掌也不客气地大吃林灵儿的豆腐。  “人家才不要啦,你快点让它软下去啊!”林灵儿娇喘吁吁地在昊天怀里挣扎着,不想再和他同流合污。  “好嫂子,我的好娘子,只有你才能让他软下去啊!”昊天抬起林灵儿雪白丰满的大腿,藉着先前的湿润,轻而易举地再次刺入。  “啊……大坏蛋,大色狼!”林灵儿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昊天拉动身躯,腰臀,立即展开一次比一次强烈的律动。  的火苗无穷无尽地在他们身上燃烧,昊天和林灵儿他们都为彼此而疯狂痴迷,在对方美妙的身躯上追逐最大的本能快感。  卧室里一再响起动人的呻吟,缱绻缠绵,春光无限,丝滑的被单紧紧裹住交缠的两人,他们就像崖顶的蔓藤,互相绞缠着,共同生长,饥渴地给予彼此养分。  昊天在猛烈地着,律动着,撞击着;林灵儿在风地喘息着,呻吟着,迎合着,此时此刻的成熟美妇林灵儿眉目含春,媚眼如丝,秀发散乱,柳腰,美臀款摆,纵体承欢,婉娈逢迎,很难想象她这样雍容华贵贤淑高雅的贵妇人居然也有如此风放浪的时候!  成熟美妇林灵儿的十指深深陷进昊天的背,昊天虽然感觉有点痛,却更体会出成熟美妇林灵儿的陶醉,他更加强烈撞击,肆意挞伐,成熟美妇林灵儿立即产生一股妙不可言荡人心魄的快感,直涌心头,传上玉首,袭遍四肢百骸,散发出欲火的光彩把林灵儿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宛如醉酒一般娇艳迷人玲珑浮凸成熟而美丽的,由于有愉悦的快感而颤抖不已,她美绝人寰俏丽娇腻的芙蓉嫩颊媚态横生,荡意隐现。  一股接一股无比畅美的快感纷涌向成熟美妇林灵儿的四肢百骸,林灵儿欺霜塞雪的娇颜红霞弥漫,媚态横生,春意盎然,美眸眯着,红唇启张急促地喘息,放浪不拘地呻吟不已。  成熟美妇林灵儿舒爽得晶莹如玉的香腮绯红一片,春色撩人,媚眼微启,樱桃小嘴只张,莺声燕语,不绝于耳,她粉臀只扭,玉腰只扭,纵体承欢。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