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237章 挑逗齐悠雨

第237章 挑逗齐悠雨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11315更新时间:2015-07-10 06:34:03
     “悠雨嫂子,做的什么山珍海味呀?这么香,我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昊天一回到一楼,就直奔饭厅,老远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你们整天的山珍海味,花天酒地的,就怕我做的饭菜,满足不了你的胃口!”  齐悠雨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出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果然是一个合格的家庭主妇!  “你的二嫂子呢?你如果看中了她的收藏,她可是会很心疼的哦!”齐悠雨微笑的说道。  “真让你猜对了,我的确是看中了二嫂子的一件收藏,二嫂子也的确很是心疼!”昊天看下人都不在旁边,径直靠近齐悠雨身后,轻轻搂住她的纤腰。  “另外只要是悠雨嫂子的手艺,我都喜欢!”昊天在齐悠雨耳边吹着热气的说道。  “你干什么?二嫂子在上面,大家也马上过来,大坏蛋,你刚才在车上那样欺负人家还不够吗?快放开我!”齐悠雨正在忙活饭菜,猝不及防,吓得花容失色,惊惶地挣扎着,小声地嗔怪道。  “好悠雨嫂子,那你让我亲一个,我就放开你!”昊天紧紧地搂抱住齐悠雨柔软的娇躯轻薄道。  “你可要说话算话啊!”齐悠雨拗不过昊天,无法挣脱,害怕他继续胡闹,只好羞涩委屈的妥协道,心里想,昊天今天确实帮了大忙,以后自己以后还要依靠他,在车上已经被他揩油了,就再让他亲一个算了!  昊天温柔地捧起齐悠雨的柔美的脸庞,色咪咪的盯着她的美丽的眼睛,嘴唇贴在她的猩红亮泽的柔软樱唇上面摩擦着,却不急于亲吻,齐悠雨想起车上被昊天抚摩扰撩拨,现在闻到他身上浓厚的男人阳刚气息,间或还夹杂着一些糜霏霏的味道,被他如此挑逗,她也情不自禁地微微张开性感的嘴唇,吐气如兰,喘息开始不再均匀,嘴唇翕合着,仿佛希望他尽快热烈地来狂吻自己一样。  昊天看出了齐悠雨的心思,突然猛烈地亲吻咬吻住她的嘴唇,舌头急剧地顶进她的柔软甜美的口腔,上下搜索,齐悠雨也热烈的反应着,“恩唔啊”地喘息着呢喃着,动情地紧紧搂抱住昊天的虎背熊腰,吐出香甜的小舌,任由他狂热地纠缠吮吸,吮吸得她舌头根子都疼了,一种酸麻爽快的感觉迅速传遍全身,传向胴体深处。  昊天的色手也不休闲,直接撩起齐悠雨的长裙,娴熟地抚摩着揉搓着她的丰满浑圆的大腿,抚摩着揉捏着她的丰腴翘挺的臀瓣,柔软滚圆,滑不留手,齐悠雨吃惊地伸手去抓住昊天的色手,可是浑身酥软,内心深处的动和渴望已经被他撩拨起来,根本无法阻止他的色手,她的玉手只能象征性的无力的按在昊天的色手上面,随着他的色手继续深入地抚摩揉捏着她的包裹下的沟壑幽谷。  “啊!唔!你不可以这样,俊儿,你说话要算数呀!”齐悠雨喘息着呻吟着,感觉胴体在背叛她的羞辱,酸麻,春水流淌,被他摸到了,真是羞死人了!  “悠雨,饭菜好了吗?俊儿来了吗?”突然从门外传来风成的声音。  “差不多了,俊儿已经在这里了,你也不下来陪着说话,他都生气了!”齐悠雨慌忙挣扎着要推开昊天的搂抱,含羞带怨地瞪了他一眼,大声说道,“你请大姐也下来吧!二姐说要休息一下,不来了!”昊天心想林灵儿现在能下来才是怪事呢!  昊天却不紧不慢地在齐悠雨的玉腿之间粗野地揉捏了两下,齐悠雨压抑不住长长地呻吟一声,玉腿酥软,几乎瘫软在地,幸亏有昊天搂抱着,她娇躯颤抖,眉目含春,情不自禁地吐出香艳的小舌,主动亲吻住昊天的嘴唇,让他狂热的吮吸之后,她才恋恋不舍地推开他的怀抱,看着昊天将亮晶晶湿漉漉的手指头悠悠地放进嘴里,齐悠雨媚眼如丝地幽怨地瞪了他一眼。  “俊儿,不好意思,把你给晾这里了,我们今天不醉不归,我知道你爱喝女儿红!”风成出现在餐厅,忙不迭地向昊天赔不是,看见齐悠雨依然没有消失的粉面绯红,笑道,“今天悠雨做饭辛苦了,看忙得脸上都出汗了,辛苦辛苦!”  “是啊!悠雨嫂子确实辛苦,大哥啊!我真羡慕你娶了这么一个美丽漂亮贤惠能干的好娘子,出得厅堂,下得厨房,典型的贤内助,我好羡慕啊!”昊天悠悠说道。  “也就这么回事,其实今天真多亏了你,如果不是你,我还不知道会怎么样,玉婷和雨柔能嫁给你,我也算是安心了,之前多有得罪,请多多包涵!”风成赔笑道,这个时候他算是领教昊天的厉害了,知道这个女婿非但不能得罪,而且还要捧着,他一句话比自己十句话都顶用,现在风家上上下下谁不看他脸色行事!  “咦?大嫂没来?”昊天心想着李海芸还说要报答自己的,现在居然连人都不见。  “她啊,说今天劳累,身体有些不舒服,需要休息一下,就不陪俊儿吃饭了,请您体谅呢!”风成说道。  昊天心想该不会是想躲避我吧!奶奶的,我把你相公救出来,你就把当初的承诺给忘记了?一会儿我非把你干出花来,昊天心里想着,也不露声色,看着满桌的美食,的确也是开胃。  水晶鸭,皮蛋豆腐,凉拌香菜牛肉,菜心泡菜,麻辣肉片,辣椒泡鱼,酸辣蹄筋,豆鼓鱼,四宝鸽肉汤,百里香火腿蔬菜浓汤,香菇炖凤爪,虫草红枣炖甲鱼。  三人落座,齐悠雨问道:“二姐也没来,真是的。”  “可能是我看中了二嫂的一件收藏的珍品,二嫂在纠结中,哈哈!”昊天心里暗笑,林灵儿不是心疼,而是身体心里都舒坦的不得了吧!  “俊儿你看中的,包在我的身上,我一会儿去说服你二嫂子,再珍贵的收藏,只要你喜欢,也要甘心情愿地奉送,来,俊儿,喝酒!”风成自信地拍着胸脯。  昊天心里乐,心想老子看上的是你的夫人,你也心甘情愿的奉上,见过戴绿帽的,没见过亲自送绿帽给人家戴的,风成的确是很能喝,昊天酒量已经很大了,一看架势,也掂量着想灌醉他有点吃力。  “大哥实在能喝,好,今天我就反客为主,跟大哥干三百杯!”昊天是不会醉的,因为他可以将酒逼出体内,喝多少排多少。  风成不肯示弱,连干三杯,大呼过瘾,齐悠雨品尝了一小口,就感觉到面颊火辣辣的,浑身暖洋洋的,含羞带怨地瞪了昊天一眼道:“没有想到俊儿深藏不露,居然有这样绝活,这么能喝,实在厉害!”  “悠雨嫂子,我的绝活还多着呢!真正带劲的还在下面呢!”昊天一语双关地挑逗着齐悠雨,色手在台布底下伸过去,在她雪白的玉腿上面抚摩了一把,“大哥,逢凶化吉,应该再喝两杯,去去晦气!”  齐悠雨不敢声张,也不肯声张,娇羞地瞪了昊天一眼,表面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醉酒伤身,你们俩还是都少喝点吧!”她感觉昊天的色手就在丈夫的眼皮底下,放肆地探进她的长裙,恣意地抚摩着她的大腿,她的芳心也开始羞辱地颤抖了。  风成出得牢笼,心里大喜过望,酒助兴致,兴助酒威,和昊天频频举杯,不一会,就已经醉眼迷离,惺忪朦胧,说话舌头都大了,已经昏昏欲倒,酒鬼越是这样越是要强,偏说没醉,努力支撑。  昊天却正过着手瘾,色手在齐悠雨的玉腿之间流连徘徊,挑逗得她春水流淌,幽谷泥泞,眉目含春,媚眼如丝,借着酒意,齐悠雨的春心已经勃发,春情已经荡漾,她不仅没有拒绝反抗,反而将娇躯靠近,玉腿分开,让昊天的色手更加深入更加方便。  “大哥,为了咱们的友情,我们俩加深三杯!”昊天此刻酒助兴,更加肆无忌惮地抓住齐悠雨的玉手按在他的高搭起来的帐篷上面。  齐悠雨难为情地挣扎着要缩回手来,可是,越是挣扎越是增加了她的玉手和昊天的帐篷的摩擦,她已经感受到昊天的巨大坚硬,她几乎被动地被昊天的手带动着在抚摩他的帐篷。  “干!干!”风成第三杯下去,连酒杯带人一块瘫软到桌子底下去了。  “相公,相公,你怎么了?”齐悠雨急忙挣脱昊天的手,慌忙过去搀扶。  风成已经烂醉清如泥,肥胖的身体,比死猪还沉重,“俊儿!”齐悠雨用力拉了几下都拉不起来,嗔怪地叫着昊天,昊天心满意足地走过去,这个死猪还挺有分量的!  “卧室在哪里?睡一会就没有事了!”昊天搀扶着风成迤俪而行,搀扶着一头肥猪确不轻松,可是有一个美女在旁边,就是再累心里也舒坦,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卧室布置的豪华典雅,猩红色的地毯,衬托出暧昧诱惑的气氛,好不容易把风成往床上一放,齐悠雨突然脚下一软,踉跄一下,扑进了昊天的怀里。  “悠雨嫂子,你没事吧?”昊天温柔地搂住齐悠雨,关心地轻声问道。  “我没有事!”  齐悠雨轻轻想要推开昊天的搂抱,却发现昊天的目光盯在了床头一幅巨幅画像上,那是齐悠雨的画像,没想到风成还有这么爱好,竟然把自己夫人的画像给挂起来,不过看落款,这作画的人居然就是风成自己,没想到他居然有如此功力啊!而且画得栩栩如生,就跟真人一样!  赤裸裸的胴体,仅仅装饰性的披着一缕薄纱,羊脂白玉的肌肤,雪白挺拔的,粉红娇嫩的,光滑平坦的,丰满修长的玉腿,浑圆翘挺的美臀,就连芳草茵茵的沟壑幽谷,在薄纱的掩映下,隐隐约约,朦朦胧胧,比真正的城门洞开更加充满诱惑,更加令人血脉喷张,热血沸腾,所以说,看不见比看见更有吸引力,得不到比得到更有吸引力,俗话说:没有到手的永远是最好的!  这本来是齐悠雨夫妻两人的卧室,是隐私的二人世界,这样的一幅照片确实增加了夫妻的性生活情趣,可是,很快风成就喜新厌旧,移情别恋,对正值妙龄的齐悠雨越来越冷淡,越来越疏远,长夜寂寞的时候,齐悠雨每每看着当初风成给自己画像时候的恩爱缠绵,就忍不住的伤感落泪,黯然神伤。  齐悠雨发现昊天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画像看着,然后火辣辣的眼光又回到了她的身上,目光火热滚烫而且色咪咪的,她娇羞的躲避着昊天的挑逗的眼神,却感觉到昊天越来越紧的搂抱住她的柔软的腰身。  风成醉的象一头死猪,四脚朝天才一躺倒就鼾声如雷,在这烂醉的鼾声里,齐悠雨感受到昊天轻轻的慢慢的耳鬓厮磨,摩擦着她的耳垂,色手温柔的抚摩揉搓着她的柔软的腰臀,偷情的暧昧情调越来越强烈的刺激着她的芳心和胴体。  “俊儿,不要啊!”  齐悠雨小声呢喃着,双手用力挣扎着,想要推开这个花花公子,可是被昊天突然咬啮住她的白皙柔软的耳垂,攒动着,齐悠雨立刻浑身酸麻酥软,过电一样的娇躯颤抖,美丽的眼睛羞辱地闭上,樱桃小口微微地张开,娇喘吁吁。  昊天狂热地亲吻住齐悠雨的红润亮丽的樱唇,舌头轻启贝齿,贪婪地在她柔软滑嫩的口腔里面搜索,唇舌交加,近乎狂野的咬吻,近乎热烈的湿吻,含住她香甜的小舌,猛烈地吮吸着,齐悠雨“恩唔”的呢喃着,双手在昊天的胸膛上无力地捶打着,香艳的小舌却动情地吐出来,任由他吮吸品尝。  昊天借着酒兴,欲火熊熊,搂抱着齐悠雨顶在门上,索性将她的长裙撩起到腰身上面,色手狂热地抚摩揉搓着她的丰腴的美臀,浑圆的大腿,玉腿之间的神秘之处,齐悠雨根本没有想到昊天居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此亲热,如此抚摩揉搓她的沟壑幽谷,她的相公就醉倒在床上,昊天居然如此毫无顾忌的扰猥亵她,可是,偏偏在这样的氛围里,齐悠雨竟然被他挑逗得羞辱之中开始产生了情不自禁的反应,一种刺激的快感,她压抑着喘息,压抑着呻吟,可是却压抑不了胴体深处的动和渴望。  昊天一边陶醉地享受幽怨少妇齐悠雨她那甜美唾液,滑腻温软的舌头,一边慢慢地撩开了她的荷叶长裙,并把右手按上她的尽情地爱抚她的沟壑幽谷。  “不要啊!”  幽怨少妇齐悠雨却一把抓住了昊天的色手,奋力挣扎着推开他的搂抱,娇喘吁吁地嗔怪道,“小色狼大坏蛋,色胆包天欺负嫂子,看人家不找如玉婷她们告你的状!”说着她眉目含春地挥动粉拳向昊天打来。  昊天接住齐悠雨的芊芊玉手,顺势轻轻一拉,把她整个的拉倒在他的怀中,一边拉着她的小手一边调笑说道:“小色狼见了嫂子忍不住就要色胆包天了,我只是真的喜欢嫂子,而且嫂子的年龄跟玉婷她们差不了多少,比我也是大几岁,你应该是我姐姐才对的,我的嫂子,我的好姐姐,难道不喜欢我吗?”  “小色狼大坏蛋,谁喜欢你,你再乱说,我就敲你的头了!”齐悠雨眉目含春地娇嗔道,打情骂俏的感觉同样暧昧刺激,芊芊玉手开始挣扎起来。  昊天双手用力,干脆把齐悠雨整个上身抱到怀里。本想一个长吻下去的,但看到她秀发后那美丽的面颊,他停了下来,欣赏着她的秀美,他把齐悠雨的长发撩起,四目相视了很久,慢慢地,昊天感到幽怨少妇齐悠雨芳心奔跳、呼吸急促,紧张得那半露的雪白丰满的频频起伏,此时的她已不胜娇羞、粉脸通红、媚眼微闭,齐悠雨的胸部不断起伏,气喘的越来越急促,樱桃小口半张半闭的,轻柔的娇声呢喃道:“俊儿,你真的喜欢我吗?”  “悠雨嫂子,你太美了,我真的好喜欢你,我欣赏你的知性气质,你的少妇风韵,我说的都是我的真心话,何苦为风成独守空房忍受寂寞,悠雨嫂子,让我好好地疼爱你吧……”昊天用火烫的双唇吮吻齐悠雨的粉脸、香颈,使她感到阵阵的酸痒,然后吻上她那呵气如兰的樱桃小口,陶醉的吮吸着她的香舌,双手抚摸着她那丰满圆润的身体,两人紧紧相拥,扭动身体,磨擦着身体的各个部位。  昊天用一只手紧紧搂着幽怨少妇齐悠雨的象牙雕刻的颈项,亲吻着她的香唇,一只手隔着柔软的黄色丝织荷叶长裙揉弄着她丰满高耸的,幽怨少妇齐悠雨的又大又柔软又富有弹性,真是妙不可言,不一会儿就感到硬了起来,昊天促狭地用两个指头使劲捏了捏。  “俊儿,别……别这样,我是……是你大哥的妻子,你的嫂子,我们别……别这样!”幽怨少妇齐悠雨感到麻酥酥的电波从樱桃上传向胴体每一处,不由自主地娇喘吁吁,嘤咛声声。  这时欲火焚身的昊天怎还管这些,再加上幽怨少妇齐悠雨嘴里这样说,而芊芊玉手却仍还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这只不过是她娇羞的半推半就而已,昊天不管幽怨少妇齐悠雨说什么,只是不断地亲吻着那红润并带有唇膏轻香的小口,另一只色手隔着丝袜轻轻抚摸揉搓着她丰满浑圆的大腿,齐悠雨微微的一颤,马上用手来拉着他的手,欲阻止他的抚摸。  “悠雨嫂子,感受一下我对你的爱意吧!悠雨嫂子!”昊天轻轻地说道,同时掏出他那根又粗、又长、又硬的庞然大物,把齐悠雨的芊芊玉手放在庞然大物上面。  齐悠雨已经被昊天花言巧语挑逗撩拨的春心萌发,芊芊玉手接触到他的庞然大物时,她虽然羞怯地缩了一下,但又情不自禁地放了回来,用手掌握着他的庞然大物,这时昊天的庞然大物已充血,大得根本握不过来,但齐悠雨的芊芊玉手可真温柔,这一握,就让他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悠雨嫂子,喜不喜欢?”昊天进一步挑逗着说。  齐悠雨羞得把头低下,没有说话,而昊天再次将齐悠雨娇小的身体搂入怀中,摸着她雪白饱满的,齐悠雨的芊芊玉手仍紧紧的握着他的庞然大物。  “俊儿,我们……我们别再做……做下去了,就……就像这样好吗?”齐悠雨娇羞妩媚地喃喃道。  “悠雨嫂子,你说像哪样?”昊天装着不知道的样子,调笑着问道。  “就这样了嘛,小坏蛋,你尽逗人家。”齐悠雨嗲声嗲气好似生气了一样地娇嗔道。  “悠雨嫂子,别生气,我真不知道是像什么样,悠雨嫂子你告诉我好不好?”  昊天笑着追问齐悠雨。  “俊儿,就……就像这样……抱着……我,吻……我……抚摸……我,好吗?”  齐悠雨羞得把整个身子躲进了昊天的怀里,接受着他的热吻,她的手也开始套玩着他的庞然大物,而昊天一只手继续摸捏齐悠雨雪白饱满的,一只手伸进她的玉腿之间,隔着丝质三角裤抚摸着她的沟壑幽谷。  “……”齐悠雨的敏感地带被昊天爱抚揉弄着,她顿时觉全身阵阵酸麻,沟壑幽谷被爱抚得感到十分炽热,春水潺潺,把三角裤都弄湿了。  齐悠雨被这般拨弄娇躯不断柳动着,娇喘吁吁,小嘴频频发出些轻微的呻吟声:“嗯……嗯……”昊天把两个手指头并在一起,随着齐悠雨春潮泛滥的甬道挖了进去。  “啊……喔……”粉脸绯红的齐悠雨本能的挣扎着,夹紧修长美腿想阻止昊天的手指进一步她的甬道里抠挖,她用一只玉手握住昊天挖的色手,却被昊天拉着她的玉手和他在一起抚摸沟壑幽谷。  “嗯……嗯……喔……喔……”但从齐悠雨樱桃小口中小声浪出来的声音可知,她还在极力想掩饰内心悸动的春情,但随着昊天三管其下的调情手法,不一会儿齐悠雨被抚摸得全身颤抖起来。一再的挑逗,撩起了她原始荡的欲火,幽怨少妇齐悠雨的双目中已充满了,彷佛向昊天诉说她的已上升到了极点。  昊天把齐悠雨搂入怀中,亲吻着她,双手将她的荷叶长裙脱下,只见她丰盈雪白的上一副粉红色半透明的蚕丝文胸遮在胸前,丰满高耸得根本覆盖不住,一双美腿是那么的诱人,粉红色的三角裤上,娇艳的花瓣已被浸湿了。  昊天伏子在轻舔着齐悠雨象牙雕刻的脖子,先解下她的文胸,亲吻她雪白丰满的,吸吮着她充血的,再往下舔她光滑平坦的,剥落她的粉色丝质。  “嗯……嗯……”幽怨少妇齐悠雨此时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边挣扎边娇啼,那甜美的叫声太美、太诱人,待昊天把齐悠雨全身舔完,齐悠雨已用一只手遮住了,一只手遮住,娇喘吁吁,嘤咛声声。  昊天拉开齐悠雨遮羞的双手,把它们一字排开,在暗暗的灯光下,赤裸裸的齐悠雨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红晕鲜嫩的小、白嫩、圆滑的,光滑、细嫩,又圆又大,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那凸起的耻丘和浓黑的已被淋湿的芳草却是无比的魅惑。  齐悠雨浑身的冰肌玉肤看得昊天欲火亢奋,无法抗拒,他再次伏亲吻齐悠雨的、肚脐、,齐悠雨的芳草浓密、乌黑、深长,将那迷人令人遐想的花瓣整个围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缝隙沾满着湿淋淋的春水,两片鲜红的花瓣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她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同样充满诱惑。  昊天将齐悠雨雪白浑圆修长的玉腿分开,用嘴先行亲吻那花瓣一番,再用舌尖舔吮她的樱唇,再用牙齿轻咬如米粒般的珍珠。  “……啊……小……小色鬼……你弄得人家……人家难受死了……你真坏……”齐悠雨被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丰腴滚圆的美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昊天的头部,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啊……俊儿……人家受不了了……哎呀……你……舔得人家好舒服……我……我要…………”  昊天猛地用劲吸吮咬舔着齐悠雨湿润的,齐悠雨的一股热烫的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她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把抬得更高,让昊天的舌头更加深入更加方便更加随心所欲的舔食她的春水。  “悠雨嫂子……我这套吸的舌功你还满意吗?”昊天调笑道。  “满你的头……小色鬼……你……你坏死了……小小年纪就会这样子玩女人,怪不得那么多美女姐姐妹妹迷恋你呢!做梦都叫你的名字……你可真可怕……人家……人家可真怕了你了!”齐悠雨娇喘吁吁,眉目含春地呢喃娇嗔道。  “别怕……悠雨嫂子……我会给你更舒服和爽快的滋味尝尝……让你尝尝大哥以外的男人,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  昊天握住庞然大物先用那大龙头在齐悠雨的肆意研磨,磨得齐悠雨难耐,不禁娇羞呐喊:“俊儿……别再磨了……痒死啦!求求你了!”  从齐悠雨那荡的媚态知道,刚才被昊天舔咬时已泄了一次的齐悠雨正是春情荡漾,急需要庞然大物来一顿狠猛的方能一泄她心中高昂的欲火。  看着齐悠雨媚荡饥渴难耐的神情,昊天把庞然大物对准她肥美柔嫩的猛地进去,“滋”的一声直捣到底,大龙头顶住齐悠雨的深处,齐悠雨的甬道里又暖又紧又湿又嫩,把庞然大物包得紧紧的,真是舒服。  “啊!”  齐悠雨惊呼呻吟一声,过了半晌,她娇喘呼呼瞪了昊天一眼,媚眼如丝地娇嗔道,“小色鬼大坏蛋……你真狠心啊……你的庞然大物这么大……也不管人家受不受得了……就猛的一插到底……人家痛死了,你好坏啊!”  齐悠雨如泣如诉地嗔怪,楚楚可人的样子使昊天更加欲火高涨,按住她丰满性感的胴体猛烈猛烈撞击,因为春水的润滑,所以他一点也不费力,间肉与肉的磨碰声和春水的“唧唧”声再加上齐悠雨的呻吟声,组成了疯狂的乐章。  昊天把他的庞然大物继续不停的上下起来,势如破竹地直抽直入,齐悠雨柳腰款摆,粉胯,配合逢迎着昊天的动作,春水如缺堤的河水,不断的从她的甬道深处流淌出来,湿润了地毯。  看着齐悠雨心神迷醉的样子,昊天调笑道∶“悠雨嫂子,喜不喜欢我这样?”  “喜……喜欢!你弄得……人家好舒服!”齐悠雨娇喘吁吁,呻吟连连,媚眼如丝地呢喃道,“啊……人家不行了……人家又泄了……”齐悠雨抱紧昊天的虎背熊腰,两条雪白浑圆的玉腿夹紧他的腰臀,一股春水喷泄了出来。  泄了身的齐悠雨靠在昊天的身上,昊天没有抽出他的庞然大物,他把齐悠雨抱起来放到床上,伏在她丰满性感雪白的胴体上面,一边亲吻她的红唇、抚摸揉捏她饱满滑腻的,一边继续抽动庞然大物。  “好俊儿,让我……在上面吧!”齐悠雨媚眼如丝娇喘吁吁地要求道。  昊天翻身惬意地躺倒在床上,齐悠雨分开肉色透明丝袜包裹的修长浑圆的双腿跨骑在昊天的大腿上,用纤纤玉手握住昊天那一柱擎天似的庞然大物。“卜滋”  一声,随着齐悠雨的美臀摆动粉落,向下一套,整个庞然大物全部套入到她的甬道之中。  “哦!啊……好充实啊……”齐悠雨丰腴滚圆的美臀一下一上套了起来,只听有节奏的“咕唧咕唧”的声,响彻在卧室里面。  齐悠雨款摆柳腰、乱抖乳,她不但已是香汗淋漓,更频频发出销魂的娇啼叫声:“人家好舒服啊!啊啊……爽呀!”她上下扭摆,扭得胴体带动她一对雪白丰满的上下晃荡着,晃得昊天神魂颠倒,伸出双手握住齐悠雨雪白的,尽情地揉搓抚捏,她原本丰硕饱满的更显得坚挺,而且小樱桃被揉捏得硬胀如豆。  “美极了……人家一切都给你了……喔……喔……!”  香汗淋淋的齐悠雨拚命地上下快速身子,樱唇一张一合,娇喘不已,满头乌亮的秀发随着她晃动身躯而四散飞扬,她快乐的声和庞然大物抽出的“咕唧咕唧”的声交响着使人陶醉其中。  昊天也感觉到大龙头被舐、被吸、被挟、被吮舒服得全身颤抖,他用力往上挺迎合齐悠雨的猛烈耸动,当她向下套时,昊天将庞然大物往上顶,这怎不叫齐悠雨死去活来呢?昊天与齐悠雨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舒爽无比,大龙头次次深入直顶她的。  昊天又来了一个大翻身,再次将齐悠雨压在身下,用双手托起她那光滑雪白的,轻抽慢插起来,而齐悠雨也扭动她的柳腰配合着,不停把地挺着、迎着他或九深一浅,忽左忽右地着,点燃的情焰促使齐悠雨暴露出了风荡的媚骨媚态,她浪吟娇哼、朱口微启,频频频发出消魂的。  “喔!俊儿……你好神勇,嗯!太大了,太深了……”齐悠雨道。  “悠雨嫂子,叫我相公!”昊天命令道。  “不要……我是你嫂子……你就是小色狼!”齐悠雨媚眼如丝地娇嗔道。  昊天又加快了速度,用力深度,随既将齐悠雨的娇躯往床边一拉,再拿个枕头垫在她的下,使她的突挺得更高翘,毫不留情地猛抽,插得齐悠雨娇躯颤抖。  不多时齐悠雨就爽得粉脸狂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她的浪样使昊天看了后更加卖力,他一心只想插穿齐悠雨那诱人的才甘心,齐悠雨被插得、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香汗和弄湿了一床单。  “叫不叫,不叫就死你!”昊天粗大的庞然大物在齐悠雨那已被湿润的如入无人之地地猛烈着。  “喔……喔……亲……,亲相公,亲相公……美死人家了啊!”齐悠雨眯住含春的媚眼,激动得将雪白的脖子向后仰去,频频从小嘴发出甜美诱人的,她那又窄又紧的把昊天的庞然大物夹得舒畅无比,于是他另改用旋磨方式扭动臀部,使庞然大物在齐悠雨的里回旋。  “哈哈,这才乖嘛!爽不爽?我的好嫂子,好姐姐,好娘子……哈哈!!”  昊天得意至极,一阵阵狂!  “喔……亲相公……好爽……人家要死了啊!”齐悠雨的被昊天又烫又硬、又粗又大的庞然大物磨得舒服无比,暴露出荡的本性,顾不得羞耻舒爽得呻吟着。  齐悠雨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昊天的虎背熊腰,高抬的肉色包裹着的修长浑圆的玉腿紧紧勾住他的腰身拚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他的庞然大物的研磨,齐悠雨已陶醉在的激情中,浪声滋滋,深深套住庞然大物,如此的紧密旋磨是她过去与她相公时不曾享受过的快感,齐悠雨被插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足的欢悦。  “相公,你的太大了太深了啊!”浪荡狎的呻吟声从齐悠雨那性感诱惑的艳红小嘴频频发出,湿淋淋的不断向外溢出沾湿了床单。  “心爱的悠雨嫂子,你满意吗?你痛快吗?”昊天笑道。  “嗯……嗯……你真棒啊……喔……人家太……太爽了!”齐悠雨这时已被昊天挑逗得心跳加剧、血液急循、欲火烧身、横流。她难耐得娇躯颤抖、呻吟不断。  “悠雨嫂子,你说什么太大呢?”昊天调笑道。  “讨厌……你欺负人家,你明知故问的……是你……你的庞然大物太……太大了!”  齐悠雨不胜娇羞,闭上媚眼细语轻声说着,看来除了风成外,身为豪门贵妇的齐悠雨确确实实从来没有对男人说过猥的性话,这些话现在使得她深感呼吸急促、芳心荡漾。  昊天于是故意让端庄贤淑的齐悠雨再由口中说出些的邪俗语,以促使她抛弃羞耻,全心享受男女交欢的乐趣。  “悠雨嫂子你说你哪里爽啊?”昊天继续调笑道。  “羞死啦……你……你就会欺负人家……人家就是下……下面爽啦!”齐悠雨娇喘吁吁,媚眼如丝地娇嗔道。  “下面什麽爽……说出来……不然可不玩啦!”昊天继续挑逗道。  齐悠雨又羞又急:“是下……下面的好……好爽……好舒服……”  “悠雨嫂子,你现在在干什么呢?”昊天咄咄逼人继续猥亵调笑道。  “羞死人了……”的结合更深,红涨硕大的龙头不停在里探索冲刺,庞然大物碰触使齐悠雨产生更强烈的快感,她红着脸,扭动呢喃道,“我……我在和俊儿相公……”  “我是你的什么人?”昊天笑道。  “羞死人家了……”齐悠雨娇羞无限媚眼如丝地呢喃道。  “快说!”昊天命令道。  “是……是……我的女婿,现在是我的好相公……人家的被……我的好相公……插得好舒服……人家喜欢俊儿相公你的大庞然大物……”齐悠雨这时舒畅得语无伦次,简直成了春情荡漾的妇荡女。  看着齐悠雨从一个有教养的高雅气质的豪门贵妇变成一个娃,并说出如此邪的浪语,这已表现出她的彻底屈服。  昊天心情大爽,爱抚着齐悠雨丰盈柔软的,她的愈形坚挺,他用嘴唇吮吸着轻轻拉拨,娇嫩的被刺激得耸立如豆,挑逗使得齐悠雨呻吟不已,荡浪媚的狂呼、全身颤动不绝而出,娇美的粉脸更洋溢着盎然春情,媚眼微张显得娇媚无比。  粉脸频摆、媚眼如丝、秀发飞舞、香汗淋淋欲火点燃的情焰促使齐悠雨表露出风荡的媚态。她完全沉溺的快感中,心花怒放、如痴如醉、急促娇啼,齐悠雨浪十足的狂呐,使往昔端庄贤淑的风范不复存在,此刻的齐悠雨浪得有如发情的,她双眉紧蹙、娇嗲如呢,极端的快感使她魂飞神散,一股浓热的从急泄而出。  昊天为了彻底蠃取齐悠雨的芳心,特别他以后能随时,他又把泄了身的齐悠雨抱起后翻转她的胴体,要她四肢屈跪床上,齐悠雨依顺的高高翘起那有如白瓷般发出光泽而丰硕浑圆的美臀,臀下狭长细小的暴露无遗,湿淋的使赤红的花瓣闪着晶莹亮光,她回头一瞥,媚眼如丝,迷人的双眸妩媚万状。  “哎呀!”  当昊天抓住齐悠雨雪白丰腴滚圆的臀尖,把庞然大物从后面她水淋淋的时,她娇哼了一声,柳眉一皱,双手紧紧抓住床单。  昊天把整个人俯在齐悠雨雪白的美背上,猛烈顶撞着着庞然大物,这般姿势就如在街头上发情的狗,端装的齐悠雨可能从来没有被这样干过,这番“式”的使得她别有一番感受,不禁欲火更加热炽,齐悠雨纵情荡地前后扭晃迎合着,胴体不停的前后摆动,使得两颗丰硕肥大的前后晃动着,飘曳的头发很是美丽。  昊天用左手伸前捏揉着齐悠雨晃动不已的丰满,右手抚摸着她白晰细嫩、柔软有肉的,他向前用力挺刺,她则竭力往后扭摆迎合,成熟美艳的齐悠雨品尝式的,兴奋得四肢百骸悸动不已,使得她春情激昂、直冒。  昊天的庞然大物在后面顶得齐悠雨的心阵阵,麻快活透,她艳红樱桃小嘴频频发出令天下男人销魂不已的娇啼声,而“卜滋卜滋”的声更是清脆响亮。  “喔!好舒服!爽死人家了!亲相公……人家被你插得好舒服!”齐悠雨欢悦无比急促娇喘着呻吟着:“亲相公……我受不了啦……好勇猛的庞然大物……啊…………好爽快……人家又……”她激动的大声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荡声音是否传到房外,她光滑雪白的胴体加速前后狂摆,一身布满晶亮的汗珠。  风成的鼾声越来越响,昊天的律动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齐悠雨虽然努力迎接,却也随着胴体的抖动,喘息和呻吟声越来越粗重急促,她已经完全被昊天的充实厚重跳动得春心勃发,春情荡漾。  昊天动情地将齐悠雨的两条雪白丰满的玉腿整个地搂抱起来,她双手紧紧搂抱住他的脖子,两条雪白浑圆的玉腿紧紧缠住他的腰臀,害怕一松手就会掉下来,他承受着她的娇嫩胴体,兀自丝毫不肯放松地听动着。  昊天听到齐悠雨的告饶,更是用庞然大物猛力的,所带来的刺激竟一波波将她的推向尖峰,浑身酸麻,两片嫩细的花瓣嫩唇随着庞然大物的而翻进翻出,齐悠雨舒畅得全身痉挛,她大量热乎乎的急泄而出,的收缩吸吮着他的庞然大物,他再也坚持不住了。  齐悠雨眼角挂着泪痕,樱唇微张,喘息吁吁,也分不清是屈辱的眼泪还是快乐的泪水,只是她已经情不自禁地双手抚摩着昊天的虎背熊腰,香艳的小舌吐出来寻找着他的嘴唇,柳腰款摆,美臀,曲意逢迎,纵体承欢伴随着强劲猛烈的喷射,滚烫带动着她再次攀上了的高峰……  终于云收雨罢,昊天拥着齐悠雨躺在床上,轻怜蜜爱,齐悠雨既惊讶于昊天年纪轻轻风流手段竟如此了得,又暗叹自己在这世上活了二十多年,直到今日方才领略男欢女爱的滋味,心中激动不已,心神迷醉,动情无限。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