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240章 五大世家共乐

第240章 五大世家共乐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6275更新时间:2015-07-10 06:34:08
     话分两头,昊天告别自己的两位岳母王熙慧和张梦璐,便回去找二娘风韵儿,没想到自己刚才兴奋玩太久,来到风韵儿房间的时候,竟然被告知风韵儿已经出去了。  正巧遇上风宇的二夫人陈静香拿着一个文件过来,道:“俊少爷,你在这里正好,这是我们家老爷做的一个珠宝店计划方案,请您过目!”  陈静香是风宇的二夫人,年纪不过二十三岁,正值青春秀丽,套裙,美腿,尤其那双眼睛水汪汪的,惹人遐想,那薄如蝉翼的上衣,把丰满苗条、骨肉均称的身段衬得浮凸毕现,一头披肩秀发似瀑布般撤落在她那肥腴的后背和柔软圆实的肩头上,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宛如两段玉藕,姿容秀丽,一笑两个酒窝,娇艳妩媚,樱唇香舌,说话娇声细语,悦耳动听,皮肤光滑细嫩,酥胸挺拨高耸,弹性十足,臂部浑圆,粉腿修长。  “夫人,以后就叫俊儿好了!”昊天色咪咪地盯着陈静香的玲珑剔透的曼妙身材,食指大动,“怎么不见岳父来呢?”  “我们家阿宇正在老爷子房间开会,他吩咐让我先拿过来给你看,如何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可以按你的意思进行修改!”陈静香一看见昊天的英俊面庞和迷人的眼神,少妇的芳心就不禁紧张的乱跳,听他让自己如此亲切地称呼他,心如鹿撞,更加娇羞慌乱,一不小心,文件散落在地,她惊惶失措地急忙蹲去捡。  此时,陈静香只顾蹲去捡文件,领口处圆润娇挺的酥胸颤颤巍巍,雪白的深邃的,十分诱人,而更要命的是长裙向上拉紧,丰满浑圆的大腿完全裸露出来,亮光的连裤包裹着沟壑幽谷,凸凹有型,鼓鼓囊囊的,依稀可以看见阜部的形状。  “夫人,干吗这么紧张?我很可怕吗?”昊天也蹲去帮她,笑着问道,眼睛却色咪咪地欣赏着陈静香的春光外泻,昊天发现陈静香今天特意打扮了一下,太漂亮了,只见她玉鼻挺直,明亮的双眼好象也迷蒙着,一层湿润的雾气,她那绝世的身材,她那高雅的气质,特别是那双眼睛,象秋水,象望不见底的深潭。  娇艳的檀口微启,贝齿轻舐着樱唇,散发出芬芳馥郁的体香味,妩媚的连衣裙掩不住佳人婀娜美妙的曲线,凹凸胴体若隐若现,裙下高耸,雪腿纤滑修长,圆润优美,纤纤细腰仅堪盈盈一握。  昊天一斜眼就看到了陈静香那双被薄“保护”着的美脚、美腿,显得那么漂亮、那么诱人,接近于透明的肉色的蚕丝光长袜包裹着浑圆的双腿,那裹在透明下的玉腿,雪白圆润而修长!  “俊少爷,你看什么呢?”陈静香终于发现昊天的眼神很不老实地在她的玉腿之间游动,手忙脚乱地起身,羞涩地难为情地娇嗔道,“怪不得嫂子说……”  她手足无措,紧张地一个趔趄,刚好被昊天搂抱在怀里,陈静香又羞又怕地挣扎着:“啊,俊少爷,求你放开我!”  看见陈静香如此婉娈柔弱可怜的哀求,昊天反而更加动情,双手紧紧搂抱住她的纤细柔美的腰肢,笑道:“那你要先告诉我,你的嫂子们对你说我什么坏话了?老实交代!”  “嫂子们没有了说什么!”陈静香知道自己说走嘴了,娇羞犹豫地掩饰道。  “是吗?我的政策可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哦!”昊天色手开始温柔地抚摩着陈静香的光滑娇嫩的肌肤,微笑着恐吓道。  “我说,我说!”陈静香被昊天的大手如此的抚摩,感觉浑身都酸麻酥软,却十分的舒服惬意,他的手仿佛有魔力一样抚摩过处令她的肌肤都泛起一层诱人的绯红色,让她的芳心几乎蹦跳出来,慌忙求饶道,“其实,嫂子们没有说什么,她就是说俊少爷是一个大萝卜,让我小心一点,求求你放开我吧?好吗?  俊少爷!”  “夫人,我问你,你讨厌我吗?”昊天依然紧紧搂抱住陈静香,含情脉脉地盯着她的美丽的眼睛,陈静香娇羞地摇摇头。  “很好,我再问你,我对你好吗?”昊天依然紧紧搂抱住陈静香,感受着她的少妇胴体的柔软娇嫩,色手轻轻地抚摩着她的盈指可握的腰身,陈静香娇躯轻微颤抖着,羞涩地点点头。  “那我再问你,你喜欢我吗?”昊天依然紧紧搂抱住陈静香,色手轻柔地加大了抚摩的范围。  陈静香感受着昊天的胸膛的宽阔强壮,呼吸着他的浓烈的阳刚气息,感觉到他的色手温柔的抚摩着她的腰臀,这是自己相公所没有给过自己的,少妇的芳心当即心慌意乱,羞涩的难为情地低声呢喃道:“我不知道!”  “夫人,你这么漂亮,没出嫁之前一定有很多男人追求吧?”昊天闻着陈静香胴体散发出来的芬芳,嘴唇贴在她的白嫩的耳朵边轻轻地摩擦着。  陈静香感觉自己的心越来越慌乱,喘息也越来越急促,却浑身酥软无力推开昊天的搂抱,害羞难当地轻声道:“没有,我家教很严,娘亲很严厉的,恩,啊!  俊少爷,你好坏!”原来昊天开始咬啮着她的柔软的耳垂,轻轻的着,她娇躯颤抖着,娇喘着,呢喃着。  “夫人,你喜欢我对你这样坏吗?”昊天继续着陈静香的白嫩柔软的耳垂,一手隔着衣裙抚摩着她的娇挺的酥胸,即使隔着上衣也可以感受到她穿的是抹胸,可以清晰感觉到她的酥胸的挺拔和弹性,另一只手探进长裙里面温柔地揉搓着她的丰满浑圆的大腿,穿着连裤,手感更加爽滑细腻。  “我、我、我不知道恩……恩!”陈静香浑身酸麻刺痒难捺,嘴唇微微张开,胴体蛇一样的扭动,玉手抓住昊天的胳膊,也不知道是应该推开他,还是应该怎么办?只有无可奈何的喘息着呢喃着。  昊天终于亲吻住了陈静香的樱桃小口,舌头顺利地进入了她的香甜柔软的口腔,她已经被挑昊天逗动了春心,笨拙地吐出香艳的小舌,被他动情地娴熟地含住纠缠着吮吸着,色手同时抚摩着揉搓着她的娇挺的,丰满的大腿和浑圆的臀瓣。  陈静香哪里经受过如此熟练的三管齐下的缱绻缠绵,她已经玉腿酥软,几乎瘫软在昊天的怀里,双手动情的紧紧搂抱住他的脖子。  昊天将陈静香整个地搂抱起来放在桌子上,解开她的白色的上衣,果然是淡绿色的抹胸包裹着浑圆雪白的少妇的,昊天隔着抹胸就张口含住亲吻着吮吸着吞吐着她的白嫩的椒乳。  “啊啊!不要啊!”陈静香粗重地喘息呻吟了一声,感受着昊天的口舌并用对她的圣女峰的侵袭,她娇喘吁吁,眉目含春地抚摩着他的头发,明显感受到昊天的色手撕裂了她的连裤,扯开她的,抚摩揉捏着她的芳草地的沟壑幽谷。  “俊少爷,不要不要啊!”  陈静香的少妇春心已经萌动勃发,春情荡漾起来,两条白嫩的胳膊,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象八爪鱼一样,紧紧缠绕住昊天的虎背熊腰,她看见昊天释放出他的男人图腾,她娇喘着:“好可怕,俊少爷,我怕不行的!”  “嘿嘿,有什么不行的,别怕,你又不是大家闺秀,我知道自己的东西大了一点,放心好了,我会温柔一些的!”昊天安抚着她,随着陈静香的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呻吟,昊天挺身进入了她的身体。  “疼,疼,俊少爷,不要啊!”陈静香的胴体颤抖着,昊天按兵不动,热吻着她的唇舌,色手抚摩揉搓着她的雪白挺拔的和樱桃一样的,看她逐渐适应了自己的巨大坚硬,这才继续的挺进。  随着昊天的温柔的律动,随着他的体贴的,随着陈静香的喘息呻吟,随着她的颤抖痉挛,昊天一次又一次地把陈静香送上的,看着美丽的少妇婉娈可爱娇羞妩媚的模样,昊天也爽快地猛烈喷她的胴体深处。  “夫人,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疼你的!”昊天温柔地擦拭着陈静香的玉腿上浸透的春水,搂抱着她软语温存,“夫人,还疼吗?”  “你……你坏死了!”陈静香娇羞妩媚地依偎着坐在昊天的怀里,“俊少爷,我……我知道风家的女人都跟你有了关系,但是她们都是你的岳母和娘子,我……我什么都没有给你,你会接受我吗?”  “当然会了!只要你肚子里怀了我的骨肉,你就是我孩子他娘,这比什么都重要啊,你说不是吗?”昊天温柔地抚摩着陈静香的娇嫩挺拔的。  “可是……我还有相公的?”陈静香说道。  “难道我不比你的相公好吗?”昊天问道。  “嗯,可是……”陈静香还想说啥。  “放心好了,我会有办法的!”说着昊天再次温柔地吻上了陈静香微呶的樱唇。  陈静香温柔驯服地献上了自己的红唇,完全没有一点矜持和抗拒,昊天接吻的技巧却是格外的高,陈静香只觉得才只是一吻上而已,他的舌头已迅快地熘了进来,勾出了她的小香舌,带着她在唇间甜美地舞动着,口中的汁液不住交流,那滋味简直就比得上被迷情眼挑逗的味道,弄得陈静香登时芳心迷醉、咿唔连声。  迷醉在深吻中的陈静香浑然忘我地任由昊天火热的舌在口中恣意舞弄,香舌也美妙地配合回舞,虽说不断有汁水被她勾吸过来,但不知怎么回事,她的喉中反而愈发焦燥了,好不容易等到昊天松了口,从长吻中透过气来的陈静香却只有娇声急喘的份儿,两人的嘴儿离的不远,香唾犹如牵了条线般连起两人,那美妙无比的滋味儿,让陈静香採取主动,把方才给昊天教晓的口舌技巧全搬出来。  “夫人,那你以后要学会适应我更加猛烈的攻击哦!”昊天心爱陈静香的婉娈,雄风又起。  “啊!”陈静香的浑圆的臀瓣感受到他的崛起,媚眼如丝娇嗔道,“你好坏,你刚才还不够凶猛吗?”  “当然不够猛了,我怕你疼,所以温柔着呢!”昊天让陈静香俯身趴在桌子上,抚摩着她高高翘挺的美臀,笑道,“现在,你来享受我的凶猛吧!”  “啊——”陈静香长长的呻吟着,感受到昊天近乎粗暴地进入,然后就是狂野猛烈的撞击,撕裂一般的痛楚之中夹杂着越来越强烈的快感,那是一种酣畅淋漓的爽快的美妙的感觉,喘息,呻吟,,撞击……  昊天从风家返回端木家的时候,风家女人当中,唯一没有被自己征服的就是风宇的三夫人孙丽蓉,因为凑巧遇上她回自己娘家,没在风家当中,这也算是一个小小遗憾,不过对于昊天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因为接下来风家发生的大事情,就是翻天覆地裂变,在昊天的授意之下,风成很快被排挤,他当然不服气,为了夺回即将失去的家族权力,趁着风明没有改遗嘱之前,风成下毒毒害了自己的父亲风明,没想到事情败露,被李海芸发现并揭露,风成自然被锒铛入狱,被刑部判刑秋后问斩,没有了风明,风家就成了风宇和风富两兄弟的天下了。  原本风宇和风富是想着共治风家的,但是在利益和诱惑面前,谁愿意跟别人分享这么大的家产呢?于是就爆发出了新一轮的财产争夺大战,在风明没有出殡之前,兄弟相互残杀,相互下毒,就同一天,风宇和风富双双暴毙!  风家一夜之间,土崩瓦解,留下风家满门的寡妇,风家的堂亲表亲都想着过来接受风家的财产,却被告知风家媳妇当中,从奶柳凤姿、二奶奶王熙慧、三奶奶张梦璐;风成大夫人李海芸、二夫人林灵儿、三夫人齐悠雨;风富大夫人周冰洁、二夫人赵思晴;风宇大夫人余雪倩、二夫人陈静香等人都同时怀有身孕,她们肚子里的孩子,将是未来风家的接班人。  朝廷介入鉴定,认可了风家媳妇怀孕的事实,风家产业归风家寡妇们掌管,而她们自己都知道,自己肚子怀的,其实都是昊天的骨肉,一帮女人又不懂经营,自己又怀的是昊天的孩子,因此风家的产业先是由风韵儿她们姐妹进入打理,然后逐步归纳到了端木家统一管理。  反正端木家打理的产业,都是女人在管,昊天只是出谋划策,并不出面,大家也就认可了这样的事实,经过偷梁换柱和半年的时间,风家的全部产业便并入了端木家,而且风家满门的寡妇也一起入住了端木家府邸,原来的风家大院,成了端木家另外的一处休闲庄园。  当然,这些都是后面的事情,昊天没有直接出谋划策,但是因为他的含蓄表达,让风家三兄弟反目成仇,这也算是一大计谋了,告别风家,昊天便来到了司徒家和东方家,因为司徒家和东方家的女人早已被他收复,所以没什么好说的。  在司徒家和东方家各呆了一夜后,昊天不仅带着两家的娘子连同他在两家的女人都带回到了端木家,夜色初上,华灯初照,端木家府邸热闹非凡。  昊天从东方家回娘家返回,居然家里还有一大帮岳母一起跟着回来祝贺,盛况空前,人数之多,就连昊天自己都有点数不过来,目不暇接,整个端木家美女如云,就只有昊天一个男人,那种身在福中的感觉,不是谁都能体会的。  刘诗卉今天晚上一身黄色的碎花斜肩露背长裙,裸露出光滑的玉背,浑圆的臂膀,雪白的美腿,衬托出高耸的酥胸,纤细的腰肢,丰腴的美臀,俏美的面容薄施粉黛,更加显得亮丽照人;齐悠雨身穿露背的天蓝色连衣裙,勾勒出高耸的酥胸,纤细的腰肢,裸露出白皙浑圆的玉腿,浑身上下都那么时尚优雅,洋溢着迷人的少妇丰韵风情,勾勒出曼妙美好的身材,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尤其是一双白皙修长的玉腿,小腿结实圆润,大腿丰满浑圆;李海芸一袭红色苏绣衣裙,更加衬的面容娇美如花,身材凸凹有致,她的柔软轻滑的丝绸面料裁剪得极为精致,每一处起伏凸凹都处理得恰到好处;林灵儿身着一件细棉紧身的黑色无袖夜礼服,坦胸露臂,外套一件玫瑰紫色绣花开胸上衣,长仅及腰,使她那优美的体型更加显得凸浮玲珑,婀娜多姿;王熙慧一袭火红的长裙,纽扣高掩却镂出一个心形,露出深深的和多半雪白的,令人心动旌摇;风韵儿一袭性感的黑色束胸长裙,几乎滑胸而落,象牙般的肌肤,柔软的肩膀,丰挺的胸脯,隐约透明的魔鬼身材,更是令多少男人大喷鼻血;赵思晴相比并不火暴,但是一身白色长裙,不仅大秀光滑雪白的美背,勾勒出曼妙美好的身材,更衬出超凡脱群的气质,洁白无暇,宛如神女,美艳不可方物,高贵不容亵渎,只见佳人玉鼻挺直,明亮的双眼好象也迷蒙著,一层湿润的雾气,如秋水迷蒙,似望不见底的深潭。  如果说昊天的娘子们是妙龄少女的娇美,李海芸齐悠雨是少妇的妩媚,林灵儿王熙慧则是美妇的风情,众女一个比一个雍容华贵,性感迷人,直把昊天看得眼花缭乱,心醉神迷。  女人礼服长裙,一个个都是花枝招展,光彩照人,衣冠楚楚,道貌岸然,豪门深宅,雍容华贵,仿佛永远如此灯红酒绿歌舞升平一般!  这样一个晚上,昊天自然是乐不思蜀,醇酒美人,一盏又盏,昊天从来没这么欢愉过,从来没有这样放量喝过这么多的酒。  昊天藉着三分醉意,一双手便不老实的,在众女身上乱占便宜,都乖巧进入昊天的房间,在房间内,众女用她们那的圆滑手段,半推半拒、若即若离的姿态,配合着昊天,逗得他顾不了疼爱她们,激动的将她们身上的衣裙撕扯成碎片,撒落一地。  这群美女都拥有各自的特点的美艳,高条条的身材并不显高,水盈盈的眸子并不显媚,云鬓如雾,粉面含羞,浑身上下,真是增一分则有馀,损一分则又不足,完完全全是地上天人。昊天的心在跳动,也在升高。  昊天脱光之后,便是一场奋力屠杀,在娘亲、岳母、娘子、岳母、嫂子、婶婶这群美女的香菊蕾内横冲直撞,她们的紧紧地夹着他,每一下的抽、插、顶、撞,都要他付出比平常多几倍的力量,但也带给了他几十倍的快感,这时,别说他听不到她们的求饶,就算听到了,在这失控的情况下,昊天也不可能停下来,他只能一直的向前冲,不断的冲、冲、冲、冲、冲、冲、冲……  一个接一个,昏天暗地,也分不清谁跟谁,只知道一圈又一圈的紧紧地住勒他的根部,那紧束的程度,甚至让他感到痛楚,然而,那一圈后面,却是一片紧凑温润柔软,美如仙景。  众女不断,昊天耕耘得更加卖力,此时此刻,众女芳心深处已被昊天完全挑起,兴之所至,纵然理智尚在,却已无法阻止本能的需索,畅快感如浪拍潮涌般扑来,舒服得她们一个个浑身发抖,顿时间,什么羞耻、惭愧、尊严,全都丢到一旁了,不但不再求饶抗拒,还本能地耸起了丰臀,昊天大举,他的攻势也慢慢地展了开来,开始起众女一个个又紧又热的香菊花。  众女在软语呻吟之间,谷中春泉又不断潺潺流出,纤腰更是前后不住挺送,迎合着昊天的攻势,嘴中发出了鼓励的呻吟……  佳人纤细的柳腰本能的轻微摆动,似迎还拒,嫩滑的花唇在颤抖中收放,她们喘息呻吟着接连泻身……  一个接一个,无比刺激,无比兴奋……  有的姐妹联手上场,也有母女联手出场对付,更有祖孙三代联手……  众女动情到了极处,爽的神魂颠倒,她们方娇喘吁吁,就被昊天扑倒在下面,众女彷彿置身仙境,一道又一道无法言喻的快感震撼着她每一寸肌肤,她痛快的发出惊天动地的,连续达到前所未有的……  众女婉转呻吟,在与昊天共赴巫山下,攀上了一次又一次的快乐高峰。  一阵云雨交欢、颠鸾倒凤,只见床上昊天与一群一丝不挂的翻滚、缠绕……  这群美女与昊天的疯狂演出,男女舍死忘生地交配、疯狂合体,汹涌的玉液浸湿了他的庞然大物,并渐渐流出花房口,流出玉溪,流出沟壑幽谷,湿濡了一大片洁白的床单……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