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242章 怀孕的洛雪

第242章 怀孕的洛雪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10746更新时间:2015-07-10 06:34:10
     夜很静,饶是恢弘无比的皇宫也显得格外宁静,但在这个宁静的夜晚,昊天却没有如他人那样陷入沉睡之中,此刻他正将娘亲洛雪抱在怀里,他的两个手指夹着母亲洛雪胸口处的那颗小葡萄,轻轻的搓着。  被昊天抱在怀中的洛雪,也许是之前被昊天折腾的太狠,折腾的太久,现在美目微闭,无力甸缩在儿子昊天的怀中,鼻尖偶尔传出轻微的呢喃。  昊天眼神下移,发现娘亲洛雪蜷缩的样子诱人极了,雪白凝脂一样的肌肤,白腻粉脂的挺直玉颈下是她那匀称圆润亮泽的香肩,诱人半弧看去极为消魂,销魂的下是一双柔软玉滑、娇挺丰盈的,颤巍巍的立在胸前,顶端,一对微微泛紫、娇羞稚嫩的”蓓蕾”含羞初绽,不过此时却被昊天夹在了指间.昊天看着绝美的娘亲洛雪,微微有些失神,真不敢想象自己在前一刻居然和她共赴云雨,就在昊天失神的时候,洛雪睁开了眼帘,一双美目斜眸凝睇地望来,漾着薄薄的水光,散发着丝丝缠绵的深情,羞花闭月的脸上布满了惹人遐思的红晕,樱红丰润小巧的嘴唇微微张启仿佛在呼唤亲吻爱恋一般,诱人心动。  看到娘亲洛雪半裸的娇躯,再看着她那诱人之极的样子,昊天本已偃旗息鼓的又坚挺到了极限,几乎马上就要喷发出来。  “我的好娘亲,我发誓这辈子一定要牢牢将你抓住你,我要天天让你和我,我要你在我婉转承欢。”  昊天越想越是兴奋,嘴唇微微抿住。  洛雪那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闪烁着象牙般的光晕,线条柔美的雪白胴体婉如一朵出水芙蓉、凝脂雪莲,绝色娇美的芳靥晕红如火,风情万千的美眸含羞微开,又黑又长的睫毛紧掩着那一双剪水秋瞳轻颤,那晶莹雪白得近似透明的如织纤腰盈盈仅堪一握,柔美万分、雪白平滑的娇软下,一双均匀而修直的美腿完整的展露出来,从臀部、大腿、小腿到脚趾呈现出完美而赏心悦目的线条,大腿修长光润、浑圆洁白,玉滑细削的粉圆小腿下一对骨肉匀婷、柔肉无骨的浑圆足踝。  望着这样一具活色生香、千娇百媚的诱人胴体,昊天不由生出强烈的自豪感觉,娘亲洛雪就这样躺在自己的怀中,他焉能不自豪?昊天色色的眼睛死死盯着娘亲洛雪那高耸入云的两座秀峰,口里不住的喘着粗气,同时他的咸猪手欲伸向母亲洛雪那神秘的双腿间。  洛雪从睁开眼时就一直在看着儿子昊天,她想从儿子昊天的怀中挣脱起来,但浑身实在没劲,再者,她内心实在复杂极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真的没有力气起来还是不愿起来,现在看见自己的儿子将手又伸向了自己双腿间,洛雪一惊,自己那里现在还在疼呢!  虽然自己不是第一次,但儿子昊天实在太生猛了,他的就如同一个永远都不会疲倦的铁棒一般,在自己的里一直了近五个小时,洛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了,要是换做别的女人,一定被活活折腾死吧!  想起之前儿子昊天那狂野的表现,洛雪一颗芳心仍颤动不已,眼下她看儿子昊天的手又将摸到自己的羞人之处,先前他摸着自己双峰上的小葡萄时,她用了很大的毅力才忍住没将他的手拿下来,现在他又想摸自己那里,说什么也得阻止,若是不阻止,他摸着摸着又忍不住了怎么办?他有精力折腾,自己现在却没有力气承受。  洛雪费力的从昊天的怀里挣脱开来,身子向后面移了一点,和昊天之间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说道:“天儿,别……别……你还没折腾够吗?赶紧回你的屋子。”  洛雪神色有些不自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有些躲闪。  昊天似乎早知道母亲洛雪会有如此反应,笑意吟吟的看着她,淡笑道:“折腾?娘亲怎么能用折腾这个词呢?娘亲应该说是孩儿在为娘亲服务,娘亲在接受孩儿为你服务,娘亲这么急着让孩儿回去,难道是不喜欢孩儿的服务?那为何先前娘亲的声音叫的那么大?甚至……”  没等昊天说完,洛雪急忙用手捂住了他的嘴,没让他将下面羞人的话语说出来道:“天儿……你……别逼娘亲好吗?娘亲心里现在很乱?你让娘亲一个人静静。”  “不,孩儿今晚就要和娘亲一起。”  昊天当然不会离去,他都在心底发誓要让母亲洛雪彻底说出她心中藏着的那个秘密,那自然要下猛药,于是他用力将母亲洛雪搂向自己的怀中。  “天儿……你……别……”  洛雪又挣脱开来,昊天哪里肯放弃?被推开了再上前,又被推开,又再上前,死皮赖脸地终于把母亲洛雪搂在了怀里,还连拉带扯在洛雪的双峰和双腿间摸了好几下,嘴里却说道:“失误,失误。”  昊天一边把手伸进了母亲洛雪的胸前胡抹乱擦,指尖触到沉甸甸的大时,他的手一紧,不是擦了,而是抓,紧紧地把一只抓在手里,可惜洛雪的太大了,昊天的手也只能抓一大半,不能完全覆盖一只完整的。  “天儿……你别……”  洛雪喘着粗气,神色很慌乱的道:“娘亲求求你了,你快点走吧,娘亲真的想一个人静静。”  洛雪一边挣扎一边央求着,脸上那弱弱的表情直欲让昊天恨不得现在就将她压在身下大战几百回合。  “一个人独处是很可怕的,就让天儿留下来陪陪娘亲吧!”  昊天边说着,手上的力道微微加重。  洛雪感觉自己胸口有些微微的阵痛,她蹙起了眉头,模样似嗔似怨道:“你……你为何不听娘亲的话呢!”  昊天掰开母亲洛雪遮在胸口处的手,她那雪白的胸脯顿时露了出来,那诱人的光泽让昊天微微眯起了眼,轻轻地低下头,将自己的脑袋凑了过去,含住了柔嫩的。  “啊……天儿……你……你……快松开你的舌头……啊……不要乱舔……”  洛雪感觉到自己的被儿子昊天含住,有些不知所措,她不停捶打着昊天的肩膀,却不敢用力挣扎,也不敢大声叫喊,这正好给了昊天可乘之机。  昊天干脆把母亲洛雪的双手扣住,让其仰躺在床上,让她的双乳直挺挺的曝露在自己面前,大口吃起了,而洛雪现在的挣扎看起来有点欲拒还羞的样子。  “娘亲,你就让我摸摸和舔舔就好。”  昊天喘着粗气,边着母亲洛雪的边道。  “那……那……你要摸……就……就快点……”  洛雪喘息着,她又羞又急,眼见儿子昊天把手伸进了她的双腿间,她只好低声央求他。  “娘亲,我想你,我又想要你了。”  昊天揉着洛雪的,眼睛火辣辣地盯着她的眼睛,他从母亲洛雪的眼睛里也看到了,看到水雾一样的东西。  “不要,不要……现在不行……啊……”  洛雪小声惊呼,因为昊天的手摸到了她的,那里暖烘烘如一团烈火。  “为什么不行?之前行,为什么现在不行。”  昊天继续挑逗着母亲洛雪,搂着她滚落到了床的令一侧,手指不小心压在了洛雪的上,他趁势捏揉了一下。  “哎哟……天儿……你的手……快停手……不然……娘亲生气了……”  洛雪胀红着脸,胸前那一片雪白诱惑着昊天的眼睛,那两点粉红吸引他的灵魂,她的责骂,昊天又怎么能听进去呢?  虽然之前已经狠狠要了母亲洛雪一次,但这阵子的思念加上爱念让昊天的欲火一发不可收拾,他吻上母亲洛雪小嘴的同时,同时伸进她双腿间的手也不断乱摸着。  “唔……嗯……嗯……”  洛雪虽然手忙脚乱地应付昊天的进攻,但昊天的舌头进入她的口腔后,她还是热情地卷住了它,昊天一边吞噬母亲洛雪的津液,一边尝试着用自己的双腿分开她的双腿。  “你……不要闹了……不然娘亲真的要生气了!”  洛雪推开了儿子昊天的身体,想合拢被他分开的双腿,但她显然没有昊天快,双腿已被他的双腿用力的分向了两边。  “天儿……你……现在说了不能……你快放开娘亲……”  洛雪有了些许的怒意,昊天望着母亲洛雪毛绒绒的一片,他硬了,硬得厉害。  “哼,为何不能?孩儿说能就能,孩儿现在就是要要你,狠狠的要你!”  洛雪咬着嘴唇,面目含春地看着儿子昊天,一双纤手挡住了春光大泄的。  “先让天儿喂饱你,让我给你喝另外一种汤。”  昊天坏笑着扑了上去。  洛雪狠狠地拧着儿子昊天的耳朵,但昊天忍着刺痛,腰腹一挺,粗大的夺门而入,撑开了紧窄的,直抵深处。  “噢……”  洛雪轻哼一声,柔软的身体在放松和绷紧中反复转换,被昊天的头颅摩擦了几下,她的谷内逐渐分泌,分泌之快,匪夷所思。  昊天轻轻动着,邪邪的看着母亲洛雪,嘴里温柔地问:“满意吗?”  洛雪红着脸瞪儿子昊天一眼:“什么满意?我又没要求你,喔……,一会你妹妹天雪要过来。”  昊天亲吻着母亲洛雪的嘴唇说道:“笨娘亲,进去了还能?妹妹要过来吗?”  说完他紧了紧腰部,然后加大了的幅度。  “嗯……嗯……她过来和我……聊聊……嗯……嗯……”  洛雪喘息着扭动她的髋部,越扭越厉害,也不知道挣扎还是迎合,昊天的因为她突然的乱扭,差点就滑出了。  “妹妹过来多好啊!让娘亲和妹妹一起服侍孩儿不好吗?”  昊天坏笑着,下面紧紧贴紧母亲洛雪的身体。  “喔……讨厌……天儿……你怎么……能这么想……娘亲和你如此已实属……不该了……怎么能把你妹妹……卷进来……喔……快点……”  这次洛雪不是扭动了,是配合着昊天的而摇动她的臀部,很自然的摇动,她一边看着门口,一边小声地催促着:“快点,快点。”  “娘亲,有你这样催的吗?妹妹过来了也没啥好担心的。”  昊天有点好笑。  “谁让你乱来……娘亲真……恨死你了……都说了现在不行……喔……你快点……”  洛雪忍不住在昊天的肩膀上咬上一口。  “真那么恨?那么粗你还恨?”  昊天坏笑。  “我可不是恨它,而是恨你……嗯……嗯……”  洛雪突然绷紧了身体,双腿尽力张开,小脸贴着儿子昊天的胸膛,压低声音急促地喘息起来。  “爱屋及乌好不好?”  昊天感觉到了母亲洛雪的身体变化,一句绵绵情话后,他的耻骨不停碾磨母亲洛雪的,这是他征服女人的小绝招。  “喔……喔……天儿你快点,你妹妹待会真的要过来。”  洛雪虽然不舍这种让人欲罢不能感觉,但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即将要来,心里难免有些慌乱,口中便催促昊天快点,她实在不想让自己的女儿看见她的娘亲和她哥哥做着这般慌乱的事情。  昊天轻轻吻了下母亲洛雪的额头说道:“孩儿告诉娘亲一个秘密,其实妹妹也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所以娘亲不用担心待会妹妹的到来。”  “啊?”  洛雪不可思议的看着儿子昊天道:“天雪也成了你的女人?怎么……怎么会这样?”  此刻洛雪也不知道自己是何种心情,心底有一丝窃喜,又有些惆怅,似放下了些什么,又似多了些什么。  昊天怪笑两声,抱起母亲洛雪,两人站在床上,他熊腰一挺,粗大的粗野地挺进紧窄的,也许是站着的原因,洛雪的身体一阵轻摆,又滑出口,昊天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托起她的翘臀,沿着高高的再次插进中,洛雪嘤咛一声,搂住儿子昊天的脖子,让继续挺进,直到完全占据她的小。  洛雪被昊天瞪了一眼,心里一颤,本想挣扎一番的她选择了顺从,她深深呼吸,四肢舒展道:“呜……大色狼、大虫,胀死了啦!天儿,你怎么能祸害了娘亲又祸害了自己妹妹呢!”  昊天耸动间邪笑一声道:“孩儿本就是个大虫,娘亲说对了,孩儿是祸害了娘亲之后再来祸害妹妹的,不知娘亲喜不喜欢这种祸害?”  说着他又狠狠的动了几下,惹得洛雪一阵娇哼。  “哦,娘亲,动一下好吗?你难道忍心让孩儿一个人动吗?”  昊天下意识地调教母亲洛雪,的姿势总不能枯燥,他多希望尽快把母亲洛雪调教成一个荡的女人,享受令人神往的鱼水之欢。  洛雪红着脸,将脑袋扭向一边,良久才嘴里小声问道:“动了才舒服吗?”  听着母亲洛雪弱弱的声音,昊天猛点头:“对,只有娘亲动起来,孩儿才会舒服。”  “嗯,那……好吧!娘亲动着试试。”  洛雪果然受教,略为迟疑后,她一边在儿子昊天耳边呻吟、一边扭动她的臀部,昊天的立即感受到令人心醉的爱抚。  “把拉一半出来,然后再放进去,这样孩儿就舒服死了。”  昊天继续引诱着母亲洛雪,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因为母亲洛雪正按照他说的去做,洛雪每完成一步,昊天就兴奋地大叫:“心爱的娘亲,哥哥爱死你了。”  洛雪白了儿子昊天一眼,“你到底是娘亲的儿子,还是娘亲的哥哥?”  昊天嘿嘿一笑道:“既是儿子,也是哥哥,现在哥哥命令娘亲,按着之前说的做。”  “这……这样?”  洛雪轻提翘臀又缓缓落下,听见儿子昊天呼吸急促,她瞪了昊天一眼。  “嗯!”  昊天忍着笑,点头鼓励母亲洛雪,双手搀扶她的小蛮腰,助她一臂之力。  “天儿……哥哥……”  摇动了几十下,洛雪一阵轻颤,竟然停了下来。  昊天邪魅的问道:“怎样?是不是觉得舒服?”  洛雪听见儿子昊天的话,羞涩地点点头道:“那我们一起动、一起舒服好不好?”  昊天惊喜交加,暗道孺子可教。  “嗯……嗯……啊……哥……亲……亲我……好儿子……娘亲要你亲我……”  洛雪的喊道。  昊天含住母亲洛雪的红唇,正确来说,是他被洛雪的红唇含住,洛雪鼻息汹涌,尽管动作还是生涩,但她已经知道怎么摇动自己的身体了,她的翘臀每次提起,虽然只能吐出一半,但每次落下,她都能完整地把儿子昊天的全部吞噬。  哦,这是娘亲吗?这是以前那个欲拒还羞的娘亲吗?她的舌头为何如此放肆?她的身体为何如此火热?  “嗯,嗯……”  啊!是的,眼前这个美人还是以前那个娘亲,她的声音没有任何改变,一样腻人的,哪怕在呻吟也还是腻人的,不管自己的怎么粗鲁、不管自己的力度是多么可怕,娘亲依然发出那叹叹的销魂之音,只不过此刻她在自己的调教下开始放开了,开始变得荡了,昊天心中一阵窃喜,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吗?  眨眼间,昊天发现母亲洛雪已开始哆嗦,温暖黏滑的液体流出,意外的是,她还在摇动,这是一个可喜的现象,前一刻,她还不知如何摇动,她一直被动地让自己占据主动,可仅仅过了半天,她就已经懂得制造,体会到的乐趣。  “啊……天儿……啊……哥……”  幽幽的呢喃有时候比大声叫喊更有穿透力,洛雪的低吟无疑穿透了昊天的心房,昊天的极度充血、膨胀,他预感自己的将会喷射到母亲洛雪的里。  “天儿……“这个时候洛雪轻轻叫了一声昊天。  “嗯?”  昊天应答道。  “娘亲心底一直藏着一个秘密,娘亲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今天娘亲决定告诉你。”  洛雪搂紧儿子昊天的虎腰,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娘亲有了你的孩子了。”  有时人的一句话语却有着惊雷一般的效果,昊天此刻就如同被雷雷住了一般,有些傻傻的呆立在那儿,母亲洛雪的这一句话,语言虽轻,语句虽短,但其给昊天所带来的冲击却是剧烈的。  昊天抱紧母亲洛雪,似想将其就此揉进自己的体内,蛮横的力道让洛雪有些喘不过起来,她只能发出“嗯‘的声音。  听到母亲洛雪的声音,昊天这才发现她小脸通红,明显是因气息不顺才这样的,昊天连忙松开她,看着怀中这个脸色红红的绝色佳人,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不知是荡的笑容还是开心的笑容。  昊天双手扶住母亲洛雪两旁的肩臂道:“对不起,娘亲,孩儿太开心了,太开心了,这是真的吗?你可不可以再将刚刚的话对孩儿讲一遍?”  昊天的笑容虽然看起来有点荡,但他眸子里的那丝雀跃与喜悦却是清晰可见,洛雪看着儿子昊天开心的样子,心里有些欣喜,也有些疑惑,欣喜的是儿子并没有被她怀孕而吓到,疑惑的是为何儿子再听到这个消息时不担心?  天儿难道不担心这个孩子在出生之后的身份问题?这个孩子出生到底是该叫他父亲还是叫他哥哥?是该叫自己母亲还是奶奶?洛雪心里乱糟糟的,她感觉一切太乱了。  洛雪低着头小声道:“天儿,你听得没错,娘亲有了你的孩子。”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似乎整个人都放松了,抬起绝美的俏颜,平视着儿子昊天的眼睛。“天儿,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吗?这个孩子出生之后她的身份将摆在何处?这世间的流言很可怕啊,再者,再者,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孩子出生之后是该管你叫哥哥还是叫父亲?娘亲又该如何向她说清我们的关系?”  洛雪的脸上有了一丝凄婉。  昊天洒然一笑,“流言?身份?娘亲不用考虑这么多,我会为娘亲,会为我的女人打造一个没有伦理纲常的世界,我的女人生活在里面将没有世俗观念所带来的烦恼,有的只是幸福,再说,别忘了杀戮和鲜血是最能让人住口的方式,谁敢对我的女人,对我的孩子说三道四,我灭了他就是,一人说道,我灭一人,万人说道,我灭一万,我会杀到他们不敢说道为止。”  昊天低头向母亲洛雪那绝美淡雅的小脸慢慢的接近,然后张开嘴巴含住了她那张甜美而又红润的嘴唇,伸出自己的舌头向她的樱桃小嘴里攻去。  听着儿子昊天霸道的言语,感觉到他的嘴唇含住自己的唇瓣,洛雪下意识的紧咬贝齿,把儿子昊天的舌头挡在了外面,心中的羞意使她那羞红的小脸更加的通红……  见母亲洛雪把牙门紧紧的关上了,昊天没有急着攻击,笑了一下,然后用舌头不停的在她雪白的贝齿上挑逗,同时放在母亲洛雪柔软香肩上的两只手也开始行动了起来……  在昊天高明的挑弄下,洛雪的呼吸渐渐的急促起来,那张绝美的小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红晕,随后紧闭的牙门慢慢的被他的舌头给攻击开了。  昊天的舌头进入母亲洛雪的香口里,他没有急着去寻找躲藏在里面的丁香小舌,而是在母亲洛雪两边娇嫩的壁肉上来回的舔吻,挑逗,同时两只手开始慢慢的揉搓着她的双峰。  昊天的轻薄动作洛雪当然感觉到了,芳心中既害羞,又期待,洛雪现在一颗芳心可谓是甜滋滋的,感受着心爱儿子舌头在自己嘴里的舔吻,两只雪白柔嫩的手臂紧紧的搂抱住他的脖子,使两人的嘴跟嘴更加的贴在一起……  在舔吻了一会儿母亲洛雪,昊天的舌头开始在里面寻找那条粉红的小香舌,终于在口腔的深处找到了那条粉红的香舌,随即把它卷了起来,不停的舔吻,吸食着香舌上面的香甜津液,带动着母亲洛雪的小香舌跟自己的舌头在她的口腔里来回的缠绕……  渐渐的洛雪学会了一些基本的接吻动作,开始跟儿子昊天来回的舔吻,同时那张甜美而又红润的嘴唇开始不停的发出急促的呼吸声,发出淡淡的清幽香气……  不知接吻了多久,两人的双唇才松了开来,看着母亲洛雪那张绝美的小脸上红晕遍布,气喘嘘嘘的模样,昊天那张俊美绝伦的脸上渐渐的浮现出了荡的笑容,伸手轻轻的的抚摸母亲洛雪那羞红的小脸,微笑着道:“娘亲,我希望你给我生个女儿,我要她管我叫父亲,我还要教她如娘亲这般与我接吻,与我欢好。”  听见儿子昊天轻佻的话,洛雪顿时感到更加的害羞,同时那张绝美的小脸上变得更加的通红起来,虽然没有说话,但却轻轻点了点头,同时洛雪的心底也在想着:天儿怎么能这么邪恶啊?但为何听到他这邪恶的话语自己也感到很兴奋?难道自己也是个很邪恶的人?  两人的呼吸渐渐的平静了下来,洛雪那张绝美的小脸上的红晕之色也渐渐的退去,她抬头看着昊天,刚要说话时,忽然迎上他荡炙热的目光,脸上再次出现了红晕之色,低声娇羞道:“天儿,娘亲一定帮你生个女儿,若这次不是女儿,那你就狠狠要娘亲,直到娘亲生出女儿为止。”  洛雪白了儿子昊天一眼,堪称风情万种,伸出一根纤纤素指点了一下儿子昊天的额头. “傻小子,你以为你想娘亲生出个女孩就能生出女孩,这只有那虚无的上苍才能决定,但愿上苍这次能够给娘亲一个女孩。”  昊天嘿嘿坏笑,不断出没在母亲洛雪的之中,摸着她光洁滑腻的背部,昊天轻笑道:“娘亲你要相信孩儿射到你体内的精华是无所不能的,孩儿修炼的《九天御女真诀》使得孩儿所射出的精华不但能保证儿臣拥有优秀的下一代,更是有着难以言喻的诸多功效。”  洛雪一边忍受着儿子昊天的冲击,一边听着他自吹自擂的话语,媚眼如丝的看着昊天道:“哦?有什么功效?”  昊天用手指摩擦着母亲洛雪的嘴唇,邪笑道: “它能美容,所以娘亲以后要多用小嘴儿服侍一下孩儿,这样孩儿的精华就能帮娘亲美容了。”  洛雪对着昊天的肩头轻轻的咬了一口,在他吃痛的时候才松开,在昊天疑惑的眼神中,洛雪轻啐道: “难道在天儿的眼中,娘亲不美吗?天儿觉得娘亲需要美容吗?”  昊天有些无语了,这女人真是敏感,自己刚刚的言语中哪里有说她不美的字眼?怎么偏偏她就想歪了?  昊天虽然心里这么想,但他嘴里却已在为自己辩解了:“娘亲的美是毋庸置疑的,孩儿所说的美容是指孩儿的精华会使娘亲更美,更何况美容是指对美的一种保养。”  “那你的意思是娘亲不够美了?”  昊天刚说完,洛雪便用素手将他的从自己的中拔了出来,接着她将昊天的紧紧的捏在手里,洛雪发现儿子昊天的上沾满了她里的花液,握起来湿漉漉的,滑腻腻的。  被母亲洛雪握住,再看她的神色似乎有些不高兴,昊天郁闷极了,自己说错啥了?这话也能惹得她不开心?  心里虽这么想,而被母亲洛雪从她的里拔了出来,但是昊天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舒服,相反他觉得很舒服,因为母亲洛雪的小手很软,放在她的小手里相比较于放在她的里有种另类的舒适感,在母亲洛雪的里时,那是一种紧凑,被紧紧包裹的感觉,而放在她的手里,是一种被掌控,被捏紧,有些忐忑,有些兴奋的感觉,这种感觉昊天很喜欢。  正当昊天想着如何哄母亲洛雪时,却见她微微一笑,弯,用拇指和食指夹着他的摇了摇,并撸了下,伸出香舌在前端的小眼上舔了下,之后再将他的纳入口中深深的吮吸了一下,再吐了出来。  昊天本以为母亲洛雪生气了,却不想她现在做出这般的动作,直到这个时候,他知道母亲洛雪并没有生气,她是在逗自己。  洛雪前后极度反差的表现本就给了昊天一种刺激,再加上上传来的刺激,让他整个身子一僵,紧接着一颤,昊天怪怪的叫了一声。  听到儿子昊天的怪叫,洛雪抬起头白了他一眼,刚刚舔了一下他小眼的香舌现在却在自己的嘴唇上撩了几下,模子诱人至极,洛雪用手拢了下自己的秀发道:“你以为娘亲不知道你的那点小心思吗?什么美容估计是骗娘亲的吧?我看是你心里想着让娘亲用嘴儿服侍你的借口吧?”  昊天讪讪一笑,习惯性的摸了下鼻尖说道:“这个……这个……孩儿承认我是有一些私心,但我所说的都是真的。”  “是吗?”  洛雪笑意吟吟的看着自己俊美的儿子,心里涌动着无限的爱意,“天儿,娘亲很爱你,娘亲要让你知道,以后你要娘亲用嘴儿服侍你,你说声就是,娘亲会依你的。”  洛雪深深明白她与儿子昊天之间的感情已经超越,违背了伦理,对她来说,已经不存在羞耻,她现在愿意为昊天做任何的事,她愿意与他一起尝试任何的新鲜动作,她只感到害怕,害怕自己与昊天之间没有结果,害怕她与昊天不能长相厮守。  洛雪的这些想法昊天是不可能知道的,但他无需知道,因为他心底从来都不曾在乎过伦理纲常,他也从来都不是一个会丢下自己女人的人,所以洛雪内心的担忧,其实昊天已经为她打算好了,可以说,洛雪作为昊天的母亲是失败的,是不幸的,但她作为昊天的女人却是幸福的,成功的。  “娘亲你真好。“昊天听着母亲洛雪的这番话,内心全是感动,一个愿意做自己儿子女人的母亲已经不容易了,一个愿意用嘴儿为儿子服务的母亲更不容易。  昊天摸着洛雪的秀发说道:“但是娘亲,孩儿说的都是真的,孩儿的精华真的能美容,这个以后娘亲就会相信了。”  话语间,昊天将再次弄进了母亲洛雪的小嘴中,轻轻耸动着道:“娘亲,孩儿可是很期待你肚中的这个孩子,我相信她出生之后一定资质超群,容颜亦会倾城脱俗。”  洛雪舌头灵活的舔动着,在做了几次深喉的动作之后,吐出问道:“你就这么肯定?”  “因为孩儿的精华是进化过的,是最完美的,所以娘亲生出的女孩一定会很美,会美得脱俗。”  昊天将母亲洛雪的脑袋再次按向自己的道:“娘亲,孩儿只要女儿哦!”  淡淡的话语却有着一种坚定。  “娘亲,可以帮天儿舔舔这里吗?天儿现在就希望娘亲能再帮我舔舔这里。”  昊天扶着母亲洛雪的小手抓住自己的,洛雪顿觉自己手中竟有一条硬硬沉沉的巨物,低头一瞧,是儿子昊天那早已怒勃的大宝贝来,只见肥硕有若婴臂,茎身圆润光洁,前端一粒宝球红油油,巨如李子。  洛雪一见,心中惊叹道:“老天爷,竟然这么大,自己虽然已经尝过这个大家伙很多次了,但每次看到还是忍不住惊叹它的大,这么大的家伙哪个女子受得了。”  洛雪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每次都会被儿子弄得死去活来,一方面是因为儿子的家伙太大了,另一方面,儿子在那方面的持久能力也是超强,想着想着,洛雪不禁在那红油油的圆球上轻轻一捏,竟软绵如剥了壳的荔枝果,再往下一捋,茎杆却是硬如铁石,且又烫又光,娇躯顿酥了半边,满怀在想,若被这宝贝弄进身子里去,不知是个什么滋味?  其实洛雪这么想只是一种期待而已,期待儿子昊天来弄自己,昊天的大宝贝插进她里的滋味她已经尝过,现在想着是什么滋味只是一种遐想。  楞神间,昊天已按下母亲洛雪的脑袋,并将硕大的塞进她的嘴里,昊天的巨根塞进母亲洛雪嘴里后,感到阵阵温热濡湿,低头却见她一张小嘴涨得鼓鼓的,因为自己太大,母亲洛雪要很努力的才能呼吸。  看着脸蛋潮红的娘亲,昊天大是兴奋,身下这可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如今,这张诱人的小嘴任自己这般玩弄,昊天的不禁再硬了几分,他用力的扯住母亲洛雪飘逸的头发前后晃动,使她能够持续吞吐自己的。  母亲洛雪的小嘴服侍得昊天舒爽极了,使得他忍不住开始呻吟出声,由于洛雪一直只是被动地承受昊天在她嘴里的肆虐,并没有去他的,昊天微微掐了下她硕大的RU房,邪笑道:“娘亲,你的舌头可是要动哦,你动起来天儿才会爽,天儿要的是娘亲的主动,只有两个人都主动,我们才能得到最大的欢乐。”  洛雪听到儿子昊天竟对她说出这些秽的言词,虽然她已与昊天有过几次欢好,但现在仍不禁羞红了脸,她羞涩地试着搅动舌头去满涨在口中的,丁香小舌就这样轻轻地扫过昊天的,舌尖正点在他冠沟里,连连塞入缝内,轻轻挑扫顶刺,不过片刻,竟也见那上中泌出一滴透明的珠于来,滚滚晃动,不由芳心酥坏,舔砥得更是细密温柔。  霎时间昊天全身一震,一股许久未曾感受到的快感自背脊窜向后脑,使他低吼出声,差点就此爆浆,他怕再这样下去他很快就会破功,虽然他认为将射入母亲洛雪的檀香小口中、再逼其吞食也是一幅很诱人的画面,但他此刻只想保留精力,好让他能尽情开发绝美娘亲的香甜。  于是昊天转而袭向母亲洛雪那两只足以使所有男人为之疯狂的丰润高挺,他紧盯着那对子,魔爪不停的使劲揉捏它们,欣赏那两团白肉在自己手中弹跳的样子,他更将嘴巴也凑上去,用力地吸吮那粉嫩娇艳如清透红莓的。  被自己亲生儿子如此挑弄的洛雪,看到自己的双乳被儿子昊天如此狎玩,加上传来的阵阵动,敏感的她竟不自觉的发出了娇吟声,昊天发现母亲洛雪竟已有了很强烈的反应,他更兴奋了,决定加快速度,好发泄自己的兽欲。  接着昊天俯来分开母亲洛雪的白滑双腿,当他看见洛雪的漂亮粉嫩时,简直红了眼,恨不得立时将自己正肿胀不已、疼痛难当的挺进她的如花小里,于是昊天动手去捋,分开茸茸秘草丛一看,只见里面殷红嫩粉,线条分明,浓艳糜,不禁看痴了。  虽然昊天前几次都很仔细的看过母亲洛雪那里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都想仔仔细细的将她那里看个遍,他就是怎么看都觉得看不够,每次看她那里都会有种新奇感,都会有种源自灵魂上的颤溧感。  洛雪被儿子昊天拿住要害,又见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身子都软了,一阵春潮发出来,把那些娇嫩物都罩上了一层透明的薄露,愈显得娇嫩秽,她试图合上自己的双腿,吐出口中的,这才能开口说话,她娇羞道:“天儿,你盯着娘亲那里看干什么?”  昊天邪邪一笑,“娘亲难道不知道你的是多么的迷人吗?天儿现在就恨不得狠狠的蹂躏娘亲一番,娘亲,天儿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看你这里?”  洛雪闻言脸羞得红扑扑的,她小声道:“天儿喜欢看就看吧,娘亲让你看,娘亲敞开腿儿给你看。”  说完,她真似印证她自己的话一般,分开自己的双腿,这样她那神秘地带全曝露在儿子昊天面前了。  昊天转过身,再俯,这样一来,他和母亲洛雪摆成了一个及其撩人的姿势,昊天的头在母亲洛雪的双腿间,而洛雪的脑袋则埋在昊天双腿间。  “天儿今天要看个够。”  昊天伸出右手,竟用两指去捉揉母亲洛雪那蛤嘴里的殷红肉蒂,只因它会活泼泼的颤动,又比平常女子的都大上近倍,更是分外得趣,无比贪恋,而洛雪则继续埋首在儿子昊天腿间,小小的嘴儿努力含着她的,含进去之后吮吸下再吐出来,就这样反复的,认真的吐纳着昊天的。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