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245章 风骚寡妇

第245章 风骚寡妇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12215更新时间:2015-07-10 06:34:14
     洛雪费力睁开自己的美目,美目有些朦胧,她实在太累了,想想从昨晚到现在,儿子昊天就一直在折腾,自己全身都快被他折腾散了,而反观他,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似乎越折腾越有精神,洛雪伸出一只手,摸着昊天的脸道:“天儿,扶娘亲起来,娘亲打扮一下,准备出去了。”  昊天闻言,用一只手托着娘亲洛雪的背部,将慵懒无力的洛雪扶了起来,做完这些,他转过头去,看着同样无力躺在床上的小姨洛冰和妹妹李天雪,笑着问道:“小姨,要不要天儿也扶你一把?”  洛冰如何听不出昊天话里的那丝戏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瞧你得意的样子,你倒是爽了,可把小姨折腾惨了,枉费小姨以前还一直念叨着你。”  昊天上前捉住小姨洛冰的小手,轻轻捏着她那柔弱无骨的素手,嘴里坏笑道:“小姨想着天儿,天儿当然知道,所以天儿只能用来报答小姨,来让小姨享受做女人的快乐。”  昊天的手顺着小姨洛冰的手臂慢慢下滑,来到了她那挺翘的臀部,用一根食指轻轻摩擦着道:“小姨不觉得天儿折腾得越厉害你就越舒服吗?小姨不喜欢在床上勇猛的天儿吗?”  没等小姨洛冰回答,昊天反而用手托起了妹妹李天雪的下巴,在她诱人的红唇上亲了一下道:“妹妹,你喜欢勇猛的哥哥吗?”  李天雪虽然已经和哥哥昊天有了好几次的肌肤之亲,但此刻听他当着娘亲和小姨的面这般问自己如此羞人的问题,她还是忍不住像一个初恋的小姑娘一般涨红了脸,羞答答的点点头,样子诱人极了。  昊天哈哈一笑道:“小姨,你看到没?妹妹就比你老实,刚刚小姨媚的样子明明就说明你喜欢得不得了,现在却在这怪罪天儿折腾得太过厉害。”  昊天掐住了小姨洛冰的小葡萄,凑在她的颈间,“小姨不老实哦!”  昊天的鼻息吐在颈间痒痒的,加上胸前的小葡萄被掐住,洛冰身子微微一颤,轻声娇哼道:“小姨只是看不得你这坏蛋那副得意的模样。”  “好了,妹妹,天儿,你们别闹了,赶紧穿衣服收拾下,晚了没出去可会让大姐她们笑话的。”  洛雪在一旁好笑的看着儿子昊天和妹妹洛冰拌嘴,心里感觉很温馨,但想到大姐洛雨肯定早就知道昊天在她屋里,要是出去晚了,肯定会被她们笑话的。  昊天神色动了动,心中似乎又有了什么坏主意,他看了看房中的三女,嘴角露出一丝坏笑,“娘亲说的对,我们还是赶紧梳洗一下出去吧!但是我有个建议,大家一起梳洗难免拥挤,我们轮着来吧,小姨和妹妹先去梳妆,至于娘亲先在这陪陪天儿吧!嘿嘿,等小姨和妹妹好了我们再去。”  洛冰一看侄儿昊天那样子就知道他又在打什么鬼主意,白了他一眼,便拉着侄女李天雪先去梳洗了,只留下昊天和洛雪在床上。  “天儿……你……你又想干嘛?”  洛雪看着儿子昊天泛绿的目光,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嘿嘿,我的好娘亲,小姨和妹妹梳妆要一会儿,你和不陪儿子再做做运动,儿子可是爱煞了你的身子。”  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见到娘亲洛雪,他就控制不住他内心的,他就是忍不住想要她。  美妙的事情发生了,昊天不待洛雪挣扎便扑向了她,张口咬住了她的红唇,一只色色之手乘机握住丰满挺拔的肉峰。  “呜唔……”  这一次不是洛雪的鼻音,而是销魂的呻吟。  在房内另一处梳洗的洛冰和李天雪听到洛雪的这一声呻吟时,对望了一眼,互相说道:“哥哥真是个色胚。”  “天儿真是个色胚。”  而与此同时正在对娘亲洛雪使坏的昊天当然不能听见小姨和妹妹的谩骂,他正在把玩着娘亲洛雪的肉峰。  洛雪的极美,是标准的水蜜桃形,与洛冰的RU房很相似,手感特别好,加上丰挺滑腻、饱满结实,揉捏起来有胀胀的感觉。昊天简直爱不释手,心中充斥着浓浓的满足感。  之火在燃烧,昊天变得越来越粗鲁,不但吻得粗鲁,也摸得粗鲁,这种粗鲁在洛雪的纵容下变得更加疯狂,昊天疯狂地吮吸娘亲洛雪的舌头,揉捏饱满的,在洛雪急促的娇啼声中,昊天用手握住了粗大的。  “不要,天儿。”  洛雪敏锐地察觉到儿子昊天意图,她想推开昊天,但被他压得更紧。  “娘亲……唔……”  昊天又一次把洛雪的樱唇封住,娘亲洛雪的回吻让他色心倍增,顺着娘亲洛雪光滑的大腿内侧,慢慢移动着,当指尖触摸到那一片绒毛时,虽然看过几次,没过几次,昊天还是激动得血脉贲张。  “天儿,不要!”  洛雪再次挣脱儿子昊天的嘴唇,她焦急的神态让昊天觉得那是女人的矫揉造作,既然是矫揉造作,那就不需要理睬,低下头,昊天含住挺拔的,大口吮吸娇嫩的,手上轻轻拨弄那一片茂盛的沼泽,沼泽中央是几片很娇嫩、很滑手的褐饭,沿着娇嫩的褶皱边缘,昊天的手指抠进火热的口。  “哎呀……不要,快放手!”  洛雪不再懒洋洋,她沙哑的声音尖锐许多,但昊天已经箭在弦上。  “娘亲,你已经很湿了。”  昊天抽出手,用力地掰开娘亲洛雪的双腿,她那片茂盛的绒毛就像它的主人一样,懒洋洋地四散着。  “娘亲湿了就湿了,你放开我就行了。”  洛雪在奋力挣扎,她发现儿子昊天的抵住她的三角禁地,她此刻是真的不想再做那云雨之事了,她想早点梳洗完,不然可能会让其它姐妹笑话自己,但显然儿子的霸道容不得她反抗。  “天儿,你这坏蛋这么久还没啊?太让小姨失望了。”  不知何时,洛冰出现了昊天身后,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昊天转过头去,红着眼道:“天儿这就进去给你看看,小姨你别得瑟,看天儿以后怎么用它招呼你。”  “娘亲,我要进去了。”  小姨洛冰的取笑让昊天似乎有些急了,他用髋骨顶住娘亲洛雪的双腿,勇往直前、弓腰前挺,粗大的顶进火热的里。  “啊……你怎么能这样对娘亲……啊……不要呀……”  洛雪背靠着墙壁,不停摇头、不停哀求。  “娘亲,好紧!好舒服!”  昊天继续向深处挺进,一点点地挺进,很紧,但他的勇猛无匹,直到整根完全淹没在茂盛的绒毛中。  “我说姐姐,你就别挣扎了,好好享受吧!”  洛冰笑着道,似乎很开心能这么欣赏侄儿昊天弄自己的姐姐。  “是啊!娘亲,我和小姨会慢慢等你的,哥哥加油,一定要服侍好娘亲哦!”  李天雪漱完口后也跑到这挥舞这拳头吆喝道。  昊天听到妹妹李天雪娇憨的加油声,心中有些无语,这妮子,居然不梳妆跑这凑什么热闹,但现在着娘亲洛雪,身后亲小姨和亲妹妹在那为自己呐喊,昊天心中的兴奋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他只能用更加狂野的冲击,用更加野蛮的撞击来宣泄自己内心的激情。  “……天儿……娘亲……胀……胀死了……”  洛雪突然闪电般地搂住昊天的脖子,那双修长的大腿向两边极尽地张开,臀部微抬,竟似一副欢迎来做客的姿态。  昊天心中得意万分,一边揉着娘亲洛雪挺拔的RU峰,一边调戏:“好娘亲,你现在还急出去吗?”  洛雪知道儿子昊天是在取笑她,贝齿咬着唇瓣,白了他一眼,“不了,她们想笑话,就笑话吧!随她们去了,喔……快……喔……”  洛雪一双手搂得更紧了,小嘴更是夸张的叫出声来。  原来是昊天将娘亲洛雪的两只白腿夸张的分成了一字型,自己整个人近乎坐着一般将插进了她的内,这才惹得洛雪夸张的叫了出来。  而站在床左侧的李天雪,在她那个角度刚好可以清晰的看到哥哥昊天和娘亲做的一切,李天雪清晰的看到哥哥昊天的插进娘亲洛雪的内后,将的带出些许,粉色的似乎被活生生的撑开了一般,非常具有视觉冲击感。  李天雪拍拍自己的小胸脯,哥哥太猛了!  昊天这狂野的动作丝毫没有让洛冰和李天雪觉得粗暴,相反让她们有一种莫名的快感,瞧瞧她们二人,洛冰胸口急促起伏,凸显她内心的不平静,这是若昊天摸了她两腿之间的话,一定能发现她已经在泛滥了,而反观李天雪,一张小脸红扑扑的,一双宝石般的美目似乎想移开,但似乎又舍不得移开,仍目不转睛的看着哥哥昊天在那玩弄娘亲洛雪。  “对,让他们笑话去吧!”  昊天大笑,轻轻拔出又狠狠插回去。  “但……天儿……你也得快点……别……太久……了……”  洛雪松开紧咬的绦唇,微微张开了嘴,粉红的小舌头清晰可见,看来这个绝色美人正在承受自己儿子的威力。  “我当然会快点,娘亲难道没看见儿臣插得很快,很狠吗?我的大正勤奋的插着娘亲,用力地插……”  昊天故意就着自己言语中的‘快’‘狠’二字加重冲击的力道,洛雪这被突然的两下弄得连连叫喊。  “小姨,妹妹,你们赶紧梳妆后来换娘亲。”  昊天转头冲着正盯着自己的小姨洛冰和妹妹李天雪坏笑道。  “色胚。”  洛冰轻啐了声,但还是听话的拉着李天雪继续梳洗去了。  而这时,昊天感觉到润滑,越来越润滑,润滑的时候,慢慢插送已经无法让女人满足,昊天深知这一点,所以的速度也在娘亲洛雪的凝视中加快,看着她里翻出的娇肉,昊天的达到颠峰。  “喔……喔……太舒服啦……真是娘亲的好儿子…………”  洛雪的呻吟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沙哑,有点像哮喘,但这种哮喘依附着无可匹敌的诱惑力,昊天陶醉在这种靡靡的哮喘声中难以自拔,的力量变得异常猛烈,他似乎对娘亲洛雪一点都不怜惜,强悍的好像随时要捅穿她紧窄的,昊天变得越来越粗鲁。  “娘亲,你就是儿子的宝。”  昊天疯狂吻着娘亲洛雪的脖子、锁骨,疯狂揉搓着高耸的,洛雪痴痴地看着昊天,看着他疯狂占有自己的身体而无动于衷,也许是畅快、也许是难受,她身体的扭动越来越明显,剧烈震荡中震动了,荡出令人眼花缭乱的乳浪,也强烈吸引了昊天的注意力。没有犹豫,昊天再次含住娇嫩的。  “啊……天儿快……娘亲……呜……”  洛雪抱住昊天的头,大声道。  昊天抬头看了洛雪一眼,发现她目光迷离,还挺起诱人胸脯。继续,次次都全根尽没,带出泥浆一样的。  洛雪身体的倾斜度越来越大,在昊天的压制下,她几乎是半躺到床上,只有肩膀以上的地方挨着床了,迷人的臀部越抬越高,昊天的几乎是垂直地。  洛雪此时已是蜜汁横流,不管儿子昊天的是如何频密,那些还是源源不断地涌出。看来,女人果然是水做的。  “娘亲,快把你的靠过来,喔,你的真是又大又挺。”  昊天用力地捏着娘亲洛雪的,张开大嘴狠狠咬着红豆大小的,同时他的动作近乎疯狂了起来,在疯狂的耸动中,他的尾椎发麻,聚集在的精气如离弦的箭,飞射而出,强烈的抖动中昊天忘情地大吼一声。  这时洛冰也已梳洗完毕了,闻见昊天的这声大吼,知道他已经好了,连忙走了过来,媚笑道:“天儿小坏蛋,小姨要吃你的坏家伙。”  昊天听小姨洛冰这么说,连忙从娘亲洛雪的内抽出已经释放过的,站起身,冲着她抖了抖道:“小姨小荡货,那过来吃吧!正好可以给天儿的舌裕一番。”  洛冰婀娜多姿的走了过去,冲着自己的姐姐道:“姐姐去洗洗吧,妹妹来帮天儿清理下。”  说完凑上自己的脑袋,张口将侄儿昊天的含进了嘴中,开始用柔软的香舌细细的舔动了起来。  当昊天带着洛雪三女从房间里出来时,看着洛雪三女那满面红晕的样子,洛雨她们哪里还不知道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事,她们冲着几人暧昧地笑了笑,昊天倒是脸皮厚,无所谓地笑了笑,然后如无其事的坐了下来,可是洛雪三女的脸皮可比不上昊天,洛雪在昊天的腰间扭了扭,看到昊天那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三女心里也有些舒坦,她们也坐了下来。  就在几人用完餐,宫女把餐具都收了起来,这时只见一个侍卫走进来说道:“启禀女皇,外面有人送来了一封信,说这封信是驸马的师傅写给他的。”  “额,有这一回事,快把信呈上来,对了,送信的那人呢!”  女皇李芳连忙问道。  “启禀女皇,送信的人把信交到小人手里,就离开了,他说只要驸马看了信就会明白前因后果的。”  &nb说只要驸马看了信就会明白前因后果的。”  那个侍卫呈上信说道。  昊天听后连忙接过信,拆开后看了看,只见信里面写到:天儿,当年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天女派已经解散了,你可记得天女派离奇失踪的那几位祖师吗?她们并没有死,而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原来当年大破灭之际,那些各国的重要领导人物,还有科研人员和一些富翁他们秘密建造了一艘诺亚方舟,那艘诺亚方舟可以说是整个地球最先进的科技,是一个划时代的产物,这艘诺亚方舟带着那群人类离开了地球,离开了太阳系,寻找着另一片适合人类生存的土地,可能是上苍可怜吧,在历经千辛万苦后,他们终于找到了一颗跟地球的生态环境一模一样的星球,在那里繁衍生息,而且,他们还在那颗星球上发现了有古代人生活的踪迹。  一次偶然的机会,几位祖师打开了通往那个星球的传送通道,她们就被传送到了那个星球上,也许过了几千年吧,那颗星球已经变得繁华起来了,那里是一片不一样的文明,是科技的文明,而那里的人们虽然知道,他们的故乡不在这里,可是也不愿意回到地球上去了,几位祖师刚到这个星球,就被那些科技文明所吸引,而且她们也暂时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所以就决定留下来,凭着祖师们那惊人的武功和美丽的容貌,她们在这十几年也开了一间比较大的公司,可惜天不从人愿,这次祖师们的那间 遇到了问题,急需人帮忙,而且她们也发现了回来的道路,所以,把我们接了过去,天儿,你不用担心,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师傅唐芊芊字!  看完这封信,顿时对昊天有一个巨大的冲击,他怎么也想不到师傅她们已经到另外一个星球上去了,虽然师傅唐芊芊信里叫他不要担心,但是昊天的心中还是忍不住担心起来,要知道到另外一个星球上会发生什么事呢,昊天有些担心,而且他也很想到那个星球去看看这不一样的文明,所幸师傅唐芊芊已经把传送阵的位置告诉了他,显然她知道昊天会跟过来的。  这时母亲洛雪看向发呆的昊天说道:“天儿,你师父在信里跟你说了什么?”  为了不使母亲洛雪她们担心,昊天收好了信,然后说道:“没什么,就是师门出了一些事,需要我回去看看。”  “额!你师门出事了,严不严重,需不需要我们帮忙。”  洛雪听到昊天的师门出事了,连忙问道。  “没什么大事,不需要娘亲你们担心,不过我需要浪费一些时间,娘亲,我要回师门一趟,时间可能有点长,你们要好好保重身体哦!”  为了不让她们担心,昊天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  “哦,天儿,既然你师门有事,你就快去快回吧!娘亲会好好保重身体的。”  洛雪看昊天这若无其事的样子,也就放心了,她笑了笑说道,而其她人也点了点头。  昊天见众女的样子,也就放心了,然后离开了皇宫,来到了端木家,跟端木家的女人说了一声自己有事要办,可能要离开几天,接着就往天女派赶去。  昊天离开了紫禁城,那是马不停蹄往着天女派的方向赶去,可是天女派离紫禁城还有一段距离,以常人的脚程也要走个三天,而昊天虽然武功高强,但是他最少也要走两天才能到达,由于昊天忙着赶路,一时没注意,天很快就黑了,可惜他所处的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昊天心想,看来自己只有露宿一宿了。  好在老天开眼,走多几里,隐然见山腰有一山庄,昊天飞奔过去,只见门上四个大字:“梅花山庄”当下他也管不了这么多, 上前敲门,片刻后,只见一个老人出来开门,昊天说道:“老丈请了,小生忙着赶路,不想却错过了宿头,想在宝庄借宿一晚。”  “不借不借!现在世风日下,看你年纪轻轻的,别是山贼派来踩盘子的?快滚快滚!”  昊天心里不由有气,没想到在此竟遭狗眼看人低,本想发作,但一想自己又何必和这等势利之人计较,于是转身便想要离去。  此时门里传来一阵声音,“刘伯,门口发生什么事啊?”  声音慵懒柔软,显是出于妇人之口。  那刘伯恭恭敬敬地说:“回夫人,是一个小子说想在我们这借宿。”  “哦?这倒是少见啊……”  说话间只见那妇人已走到门口,昊天看她三十左右年纪,容貌称得上甚美,只是言语举止之间带着几分妩媚,给人难免有点妖艳。  那妇人对昊天打量了一下,“刘伯,既然有人来我处借宿,我们可不能怠慢了,以免显得我们梅花山庄的小家子气…你去把柴房收拾一下,让这位小哥住上一晚就是……”  说着也不再理会昊天,转身就往院内走去。  昊天心中怒火更甚,他堂堂大将军之子,当朝女皇的丈夫,怎么看都是一个气质不凡的公子吧,不曾想如今竟被人当下人看待?不由冷笑一声,“不敢扰贵庄宝地,在下这就告辞。”  说话间回头走到门口石狮旁边,“咦?贵庄的雄狮为何少了一腿?”  这时昊天的手迅猛至及的在那威猛石狮腿上一砍,此时他手上的劲道在改造之后岂止千钧?那石狮腿在他手刀一击之下,顿时咯的一声就掉了下来。  “啊!”  那管家和妇人看着眼前的景象,顿时一惊。  昊天纵声大笑,也不理后面目瞪口呆的两人,上马离去,但是这一晚,昊天还是不得已在山腰找了一个清凉所在,打算将就睡上一晚,明日再行上路。  这种事情,昊天还真没怎么遇上,细细想来,自己娶妻以来,还没有单独一个人过夜,如此月朗星稀的夜晚,反而让昊天静下心来思考一些东西,他想了很多,久久不能入睡。  就在这个时候,昊天被一阵刀剑之声惊醒,起身仔细一听,那声音竟是从那“梅花山庄”传来,中间间隔几声惨叫,他好奇心起,心想过去看个明白也好,便展开身形向山庄跃去。  片刻已到山庄之外,只听见一个男声大叫,“唐超,我梅花山庄与你钱塘帮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何与我为难,杀我家人,你眼中还有王法吗?”  昊天这时候隐身在一棵大树之上,说话的是一个虬须男子,相貌颇是粗豪,只是身上却穿了一套员外服,看起来他就是梅花山庄的主人了。  唐超这个时候冷笑道:“刘庄主,我钱塘帮当然与你无冤无仇,只不过你儿子太不知天高地厚,三天前在杭州烟雨楼竟然跟两省巡按的公子争女人,不但还打了陈公子,而且还让陈公子不能人道,你儿子闯下如此弥天大祸,你居然还装作无事?”  刘庄主哭丧的道:“我儿子打伤陈公子一事,我……我已经陪了十万医药费,而且我儿子现在也被关进大牢了,难道这还不够吗?你为何残忍到要行凶杀人?”  唐超哈哈大笑,道:“你傻了吧?你让巡按的儿子断了儿孙根,等同让巡按大人断子绝孙,实话告诉你,你儿子在牢狱中已经被折磨至死了,至于今晚的事情,事情也很简单,巡按大人既然不能明着给你定罪,只能让我们这些粗人来代劳了结你们全家,也是是为民除害啊!”  昊天听了片刻已知端的,原来那个刘庄主伤了巡按的儿子,现在巡按找唐超来报复,这个时只听见院内传来几阵笑,“唐少侠,你说这姓刘的武艺高强,这可大大不见得,我们十招内就叫他动弹不得,不过你说他老婆儿媳都是难得的美人,这话可一点不假!”  唐超身边还有四个鲁莽大汉,只见唐超从房里抱出一个女人,这是正是刚才昊天在门口见过的那个娘们,估计就是刘庄主的小妾了,在唐超的后面,四个大汉硬拖着一个女子出来,被他们拖着那女人年纪约莫二十上下,在地上不停的挣扎,看得出性子甚烈,这个应该是刘庄主的儿媳。  此时唐超悠悠地说,“刘老头,今天在这里送你上黄泉,不过你放心,在你死前我会让你看看我们怎么对付你老婆和你那寡妇媳妇,哈哈!”  那刘庄主只气得双眼圆瞪,“姓唐的,你最好给我们全家一个痛快,不然老夫死后也不会放过你!”  “哈哈,哪有这般容易?刘老头,你今天固然死定了,但我还不会杀你老婆媳妇,你老婆媳妇如果服侍我舒服,我还考虑收她们做下人,如果我不爽,就把她们卖到窑子去……哈哈哈哈!”  唐超一阵阵得意的笑道。  “贼!你最好一刀送我去见我丈夫,不然我一天不死,都要你寝食难安!”  说话的正是那个寡妇媳妇。  唐超一听大怒,过去一掌打在那女人脸上,那女人顿时晕了过去,然后唐超转身面对刘庄主的妻子,“你要死还是要活!”  那女人被唐超这一瞪吓得魂飞魄散,“公子饶命,公子饶命,只要放贱妾一条生路,贱妾任凭大人处置。”  说到这,她抬起头来看着唐超,眼中流露出一股荡意,竟是在色诱他一般。  “哈哈哈,刘老头,想不到你老婆是这样一个,你好福气啊!”  刘庄主一言不发,唐超稍感诧异,走到他身边一看,他已经气绝身亡,竟是被活生生给气死的!  “妈的,便宜了臭老头……”  唐超说着,拿起剑来不放心的在刘庄主的身上刺了两剑,顿时鲜血直流,确定刘庄主死了,他才放下剑来,转身向刘庄主的妻子走去。  “哈哈,那个俏寡妇方才让唐少侠一掌揍晕,对一条死鱼我们可没什么兴趣……少侠,我看那娘们甚是风,不如我们兄弟先带这个娘们下去快活快活如何?”  四个壮汉其中一个色的说道。  唐超微微一笑,“可以,不过赏赐给你们之前,我要先尝尝新鲜。”  说着走到那女人身边,“嗤”的一声撕开她的衣服,“哇!这娘们年纪虽说大了点,这对可当真不俗,爽!”  “看样子就跟二十出头少妇一样嘛,真看不出来!”  四个壮汉见唐超已经开始,也跟着走过去,在那女人身上上下其手。  这时昊天心念电转,唐超此举伤天害理,但是一想那个什么夫人今天对自己的神情就气不打一处来,倒是那个寡妇甚是贞烈,如果自己不出手相救,恐怕有点违背侠义。  昊天想到这里,纵身跃下,落在唐超跟前,说道:“几位,今天之事,想必巡按大人已经可以出气,这两个女人原本就是局外人,而且小弟见这女子甚是贞烈,心里佩服,斗胆向你们请命,这便放过她们如何?”  听到这话那四个壮汉在后面大叫,“你小子算哪根葱,敢来打断我们兄弟兴头?去死吧!”  说话间四把钢刀同向昊天后脑劈来!  这时昊天镇定如衡,从脑后的刀风声他已经知道这四个壮汉不过如此,他也不回头,只伸手在腰间一,长剑出手向后平劈出去,一剑无声,只见剑上平摊着四个面目狰狞的首级,不是那四个壮汉又是谁?  唐超这才知道,原来昊天那向后一剑的剑速之快,竟让这四个壮汉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一剑砍下四人头颅,以致他们连惨叫都不及发出!  想明白这一节,唐超顿时冷汗汹涌,以现在这种情况,就算自己不答应,昊天要救人自己也是毫无办法的事情,于是长叹的道:“这位兄弟的剑法真是好,唐某不是对手,后会有期!”  说完身形一长,便要从围墙上逸去。  此时偌大一个院落里只剩下昊天和刘庄主的老婆、儿媳三人,昊天手腕一抖,四个壮汉的首级便直飞出去,他还剑入鞘,然后来到刘庄主的老婆面前。  那刘庄主的儿媳还在昏迷,他的老婆倒是还清醒着,只是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个半死,见昊天出手就砍了四个壮汉的人头,又把唐超吓跑,她急忙跪倒在昊天跟前,哭泣感恩的道:“感谢少侠救命之恩,你的大恩大德,贱妾没齿难忘……”  昊天看也不看她,直接道:“你捡好衣服逃命去吧!再也不要回这里,否则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第二次!”  “不要!”  那妇人突然抱着昊天的脚,哭泣的央求道:“贱妾已经家破人亡,根本无路可逃,那巡按不会放过我的,如今除了公子收留我是唯一生路之外,我去那里都只能是死路一条,请求公子收留贱妾,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说着,这妇人居然用身子高耸的不经意的摩擦昊天的小腿。  昊天气血方刚,而且眼前这个女人三十出头,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估计是刘庄主后续娶的夫人,细看之下特别的迷人,虽然有点风妖媚,可这样的女人,正好有着特别的诱惑力,再说这你情我愿的,如果放着不要,那实在是傻子一个,昊天不是柳下惠,这种天掉馅饼的好事,他又岂能拒绝。  而这个寡妇对刚才昊天杀四壮汉、退唐超的情形她都看在眼里,心里对他当然是满怀感激,一心想着如果能跟他扯上关系,那自己的后半辈子就可以安枕无忧了,现在的她已经不求什么享福做少奶奶,但求能找一个好男子,平平安安的过完后半生就不错了。  “你叫什么名字?”  昊天看着她刚才被唐超扯下的上衣还没裹上,依旧露出半胸,那是相当的迷人,不由吞了一下口水问道。  “妾身姓王,名如娇,嫁给刘庄主做小妾有十年了。”  那风流少妇靠在昊天的腿上,喃喃低语,声音越来越微弱,但是身子却是越来越热。  “王如娇,这名字倒是不错。”  昊天说着,将这个女人扶了起来,再低头一看,只见王如娇双目合上,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竟是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妩媚中带着几分俏丽可爱!  昊天心中顿时丹田欲火上升,隔空点了一旁昏倒刘庄主的儿媳睡,抱起王如娇到了屋里的床上,而王如娇还是死死的逼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般。  “看你累了,要不你先睡吧!”  昊天故意的说着,把王如娇放在床上,就要转身离开。  王如娇大惊,心想如果今晚自己不能把这个少年留下,那自己日后真不知道何去何从了,于是假装迷迷糊糊中动了一下,恍如梦呓般,声音模糊,道:“抱……抱我,少侠……我、我冷……”  昊天苦笑一声,道:“你冷啊,我给你拿棉被去……”  话未说完,一个温暖如玉的身子靠紧了过来,如蛇般的手臂已将昊天腰抱住!  “少侠,我冷……”  王如娇喃喃道,声如低吟,媚柔之至,她整个身子已经贴了上来,将昊天紧紧搂住,口中温热的呼吸直喷入他颈脖,痒痒麻麻。  仿佛是昊天那根硬邦邦的顶住了身子,王如娇秀眉微蹙,伸出玉手,竟要去拨弄开来。  “小妇……”  昊天脑子一热,不由得意叫了起来,但声音却是不知为何,低如蚊蚋,轻轻挣扎,却是让身上的王如娇抱得更紧了,像是有人要夺去她心爱的玩具一般,红唇撅起,不满得很,紧接着,她那红润双唇开始探索起来,热烈的呼吸,应和着昊天急促的喘息。  “唔……”  昊天的嘴被两片香唇堵住,没等他做出反应过来,一条软软的香舌已经舔上了他早已干涸得要冒烟的嘴唇。  “啊……”  不用假装,不用抵抗,更不用犹豫,昊天立时便微张嘴唇,接受了那香喷喷的侵略,男人引诱女人,多半会有些难度,但女人引诱男人,却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  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土做的,土投进水里,未必能填满,而水淹没土,却能将土变成泥。  而此刻,昊天这块土,已经被王如娇这水给浸泡软了,那柔软香舌的舔吻,那火热烫人的呼吸,那紧贴于胸前的两团缠绵,令昊天彻底迷失。  昊天一只手自然而然地抚上丰满的花瓣,弹性十足的手感,令他很快便不满足于手掌仅能够到的位置,顺着这柔滑而丰盈的香乳,一直往内扫去。  薄如蝉翼的衣衫下,是一具由冰凉转而变得火烫的动人娇躯,那紧贴在身体中的衣料上,沾满了滑腻的露水,随着那只强而有力的大手,女人张开了小口,动人心魄的喘息,像是一支兴奋剂,很快那只大手变得更加有力了,指尖所触,湿滑粘腻,原来她已然动情,正在请君入瓮啊!  “啊……”  一声娇啼,王如娇玉面之上红晕流转,小口微张,满面春意,那只大手的侵袭,令她恍若身在梦中。  “嗯……”  娇喘细细的王如娇摸索着顶住自己的那根,迫不及待地撕扯起那讨人厌的绸裤,几下蹂躏,昊天已如电流通过,酥麻酸软,异样的快感从心底回旋而生,这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通常都是自己插人,没想到今天反倒被女人给插了,不过,这滋味似乎也不坏,不由得闭上双眼来。  刚想至此,昊天的裤子已被王如娇扒去,她手脚并用,一直将自己裤子褪到脚踝之处方才作罢。  衣衫窸窸窣窣之声传来,只觉高昂挺立的之上,多了一只小小的手来,昊天舒服得想要呻吟,却是不敢发出声来,生怕惊动了一旁被点了刘庄主的儿媳,将她从梦中惊醒来,那这一刻销魂便再也不复存在了。  王如娇那只手熟练地着,上下旋转着抚弄着,昊天张大了口,暗暗嘶着气,只觉自己并不是躺在床上,而是身在云端一般,飘飘悠悠,来回晃荡……  忽然,昊天一紧,一团肥软火烫的已被紧紧覆盖住,啊……是嘴?不,是那里,天呐,这还没进行前奏吧,何必这么心急?  昊天一边,一边抬头看着王如娇脸上荡的表情,心里顿时刺激不已,荡的笑容渐渐浮现在他的脸上,握住她那柔嫩的柳腰,的动作逐渐快速起来,快速的使两人身下在结合时,发出了“啪”“啪”的结合声,股股乳在昊天快速的下,被他那根粗大的大从玉壶里带了出来,滴落在床单上。  玉壶里传来的快感,使王如娇的脸上流露出了既痛苦,又舒服的表情,闭着羞红的双眼,张开红润的嘴唇,荡的声从里面不断的发了出来。  “啊……亲……相公……啊……快……啊……在快点……啊……对……啊……那样……啊……”  看见王如娇被自己的干的嘴里不停的发出荡的声,昊天脸上荡的笑容笑的更加荡起来,伏身到她那柔嫩,雪白的身躯上,双手紧紧的握住她那柔嫩的柳腰,低头亲吻在了她胸前那对雪白的山峰上,亲吻了一会儿后,张开嘴巴含住了那鲜红的峰顶,放在嘴里不停舔匀起来,舔匀的同时,的动作也没有停止,粗大的大依然在王如娇那渐渐宽阔的玉壶里进进出出,插的她嘴里不停的发出了荡的声,随后传进了隔壁房间里。  此时昊天命的速度越来越快,王如娇荡的声越来越响,两人相撞的声音,从他们的双腿间发了出来,组成了一道很有节奏的声响。  身下的大依然在王如娇的玉壶里快速进进出出,搬运着洞的泉水,嘴里含着她胸前那对雪白的山峰和鲜红的峰顶。  突然昊天感觉到王如娇玉壶里的开始逐渐紧缩,玉壶深处有一股吸力在吸允着他那跟粗大的大,雪白的身体也慢慢的弓了起来,脸上流出既痛苦,又高兴的表情,昊天知道王如娇要了,低头看着两人的处,荡的笑容渐渐的浮现在了他的脸上,的速度逐渐开始增加起来。  “啊!”  在昊天快速的下,王如娇终于了,二十多年保存下来的精元,在此时全部喷发了出来,被昊天那根快速进出的大带了出来。  大上传来的阵阵快感,使正在前后摆动的昊天知道王如娇了,荡的笑容出现在了他的连山,股股乳在王如娇的玉壶里满了出来,顺着的细缝或者被昊天的大带了出来,滴落在雪白湿润的床单上,呈现出不一样的色彩。  亲吻了一会儿,昊天的嘴唇离开了那对雪白的山峰,抬头看见王如娇后躺在那里一脸疲倦,舒服,不停喘气的神情,心里既心疼,又兴奋,为了不使王如娇脱力,昊天快速的十几下,低吼一声,股股乳带着生命的精华全部射入了她的玉壶里,跟她喷发出来的生命精华在她的玉壶里结合在了一起。  王如娇双双腿之间,早已湿得透了,晚上的夜空星月如银,男女身体的欲气味,风吹不散,久久飘荡在房间中,情动之间,她娇躯汗如雨下,衣衫裹在身上极不舒服,竟是几下撕扯,将身上衣衫扯碎,偷眼瞧去,两团白晃晃的挺硕圆滑,坚实高耸,随着身体的扭摆,来回地摇晃着,两点樱桃鼓胀如枣。  昊天暗暗呻吟了一声,想不到这女人玩得这么能啊,正自担忧,只见王如娇竖起身子来,坐于昊天身上,狂扭,秀发早已散乱,雪白的身子上已是白里透红,高涨。  我!还真看不出来,刚才还哭哭啼啼、楚楚可怜的小女人,居然也有这么放荡的一面,那,扭得跟花似的,就不怕把小爷的命根子给扭断来?忽然又想,难怪那刘庄主气死那么快,多半是被她折腾半死了,再被唐超一气,焉能有活命。  再想刚才那四个壮汉的谈话,难怪刘庄主武功下降这么厉害,有此女人做老婆,天天晚上如此,那个男人吃得了她这么狂野,铁打的身子也不行啊!  不过今天你遇上的我金枪不倒!哈哈,昊天想到这里,若是败在你这妇的“逼”下,今后我还怎么立足?一念及此,昊天将《九天御女真诀》中的绝招,立时涨大……  王如娇仿佛中了魔一般,“啊……”  一声放浪娇吟,秀眉蹙起,似是抵受不住之中突然涨大的,腰身竟是停止了扭转,昊天还以为她要缴枪投降了,哪知片刻之后,王如娇竟是又扭动了起来,这一回,更是叫得大声了,不停地叫着:“……嗯嗯……”  神情享受之极……  王如娇之声大极,似是全然不顾会否被人听见发现,尽情地欢娱,尽情地扭摆,随着一声长长地呻吟,娇躯猛然一软,之中美浆纵情甩洒,汗湿全身的娇美身子伏倒在昊天身上。  这样就想结束?昊天知道她刚刚达到了,此刻便像是死人一般,伏在自己身上动弹不得。她不动,不代表就已经结束,昊天刚刚被撩起邪火来,见她趴在身上不动了,微一抬头,便见到那雪白身体的香乳,汗湿点点,月光映衬下,诱人之极,忍不住将一挺。  “嗯……”  王如娇娇吟一声,身子动了一动,突然,双眉一锁,似是要醒来一般,昊天当即全面的宣战,很快王如娇就来了,后的两人紧紧相依,王如娇也变得温柔贤惠,没有先前的那样风了,她也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昊天。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