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253章 与醉酒美妇的激情

第253章 与醉酒美妇的激情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8040更新时间:2015-07-10 06:34:24
     昊天带笑的摇摇头,并不把他们的威胁放在心中,只不过是几个靠着祖宗蒙阴混吃喝的败家子罢了,他还未把他们放在心中。  “昊天,走,我们去东海最大的KTV唱歌去。”马杰说道。  “不了!”昊天,摇摇头说道:“天色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你们慢慢玩吧!”  “别呀!昊天,晚点回去没什么的,大不了到时候我来跟伯母解释,走吧!兄弟们可都等着你呢!”马杰连忙拉着昊天说道。  “不了,今天我……”昊天的话还没有说完,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来了,他拿起手机一瞧,是妈妈柳雨欣打过来的。  按下接听键接通电话,耳边就传来柳雨欣温柔的声音:“是,天儿吗?”  “是我,妈,我马上就回去,今天不用你来接我了,我自己会坐车回去的。”昊天以为柳雨欣在催他回家,连忙说道。  “不是,天儿,妈妈公司里,有点事,可能要晚点回去,你自己到外面吃吧!”手机里柳雨欣的声音有些忐忑,毕竟昊天刚从医院出来,自己应该好好陪陪他,不过谁叫公司里有好多事情等着她处理呢!  “哦,知道了妈,你别累着。”昊天说道。  “嗯!天儿真乖!”柳雨欣还以为昊天要生气,却没有想到这个结果,心中大为安慰:“妈妈,明天给你做好吃的。”  “妈,你可真给忙忘记了,你忘记了,明天星期一,我要上学。”昊天笑着说道。  “哦,是吗?看来妈妈真是忘记了,要不明天妈妈送你去上学。”电话那头柳雨欣说道。  “不用了,妈,明天早上你给我做一顿好吃的就可以了。”昊天说道。  “嗯!天儿真乖,妈妈挂了!”柳雨欣说道,然后挂断了电话,昊天也挂断了电话。  “这下可以走了吧!”马杰站在昊天身边,当然听见了手机里的话问道。  “嘿嘿,走吧!”昊天点了点头。  “噢!”马杰欢呼一声说道:“昊天,你去开我的车。”  “嗯!你们先去吧!我们待会儿见面。”昊天点了点头说道。  “嗯,那好,我们先走了!”马杰点了点头,昊天钻进奔驰跑车,闻着车内四种的幽香,心中不由得有些飘飘然。  “天哥,我妈妈打电话来了,叫我回家。”陈雪儿一见昊天进来就嘟着嘴,幽幽的说道。  “天哥,我也是!”接着宋晓敏也说道。  “时间不早了,我们都要回去了!”后面的两个小丫头也说道。  昊天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我把你们送回家。”  漆黑的夜空,一轮弯月垂挂其上,昊天送走四位小美女后,车内空气之中还残留着四种不同的香气,闻得他心中一荡。  宝马会KTV是东海市第一大KTV,此处红灯糜烂,身着暴露的性感美女,站在两旁,扭动着纤细的腰肢,那双修长的美腿,在黑色超短裙下,似露非露,超短裙侧面有个开叉口,可以看到长筒丝袜包裹着的整个玉腿,那个开叉口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没有交叉合起美白的双腿,从这里可以看见带细边花纹的袜口紧紧裹着她那柔嫩的大腿,在花纹的袜接处的肌肤被薄如蝉翼的长筒丝袜束缚得略微凹陷进去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雪白滑腻的肌肤。  一辆黑色奔驰跑车如果一道黑色的闪电掠过车辆繁多的马路,在那仅有的缝隙里,飞速的穿行着。  “嘎!”一辆最新款的奔驰跑车风驰电掣而来,在宝马会前停下,因煞车致使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响起,引来路边目光的观注。  车门被轻轻推开,一双锃亮透明的皮鞋先行踩在地上,然后一个超过一米八零的颀长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当看清下车男人的仪表时,门前两位妖娆性,感美女眼前顿时大亮。  “天少,您来了!”妖娆美女扭动着性感的腰肢,脚上的高跟凉鞋踩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十个饱满白嫩的脚趾暴露在空气中,那两位妖娆美女上前一人一手搂住昊天的手臂,胸前那两颗饱满的,随着身体的摇摆不停的摩擦着昊天的手臂,口中撒娇道。  昊天从怀中掏出钱包,拿出几张红色老人头,放在女人的胸口上,顺便再摸了一把翘臀,笑道:“两位美女,马少,他们在那个包厢!”  “一号包厢!”两位美女收到了小费,脸上的笑容更加盛了,娇声说道。  “谢谢两位美女。”宝马会的一号包厢是专门接待那些有钱有势的人的公子或者千金的,东海市的公子哥们每隔几天就会到宝马会来花天酒地。  推开一号包厢的门就迎来震耳欲聋的音响的轰鸣声,里面的人一见昊天就发出一阵欢呼声。  “昊天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马杰右手拿着话筒,左手挽着身边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大家欢迎今天的主角东海市第一公子李昊天!”  “噢噢噢噢!”东海市的其他公子哥全都欢呼起来:“欢迎!”  接着众人在一起唱歌,喝酒,可是这群人的酒量怎么比得上昊天,昊天一边喝酒一边却用内力把酒从指间逼出去,这样几轮过后,这些公子哥都醉了,却只有昊天一个人依然还站着。  出了包厢,昊天找来KTV的老板,给她交代了一声,当他正准备离开时,一位坐在吧台之上,四十岁左右,气质高雅、容貌秀美绝伦的成熟动人的女人,出现在昊天的眼帘,昊天一看之下,目光再也没法移开半点。  昊天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不远处身穿一套白色连衣裙的诱人熟妇,只觉得一股热火升上嗓子眼,他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然后大步朝着成熟的女人走去。  走近一看,昊天暗叫了一下,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近处一看,更是美艳一倍,白色的连衣裙紧裹着没有半点发福的丰腴,露出裙外的皮肤更是白皙光滑诱人,闪烁的彩灯照射下,隐隐流动着一层浮华的光泽。  女人长着一副鹅蛋形的脸,一对细长的眸子使得她显出异与寻常女人的高贵身份,眉儿弯弯,吐上紫色唇膏的嘴唇无比的性感,微微的张这嘴儿,优雅的一口一口喝着调制好的鸡尾酒,像是发出一声声无息的呼唤,如果不是隐藏在眼角处一丝难以发现的细小鱼尾纹,暴露出她的实际年龄不会低于三十五岁,只怕会让人有一种二十多岁风华正茂的错觉。  昊天的眼光顺着她脸庞而下,女人胸前一对鼓鼓诱人的,看样子至少是D罩杯,饱满坚挺,女人的腰肢不如少女般纤细,却是丰腴有度,更显魅惑之美,裙子包裹下的臀部,十分圆挺,将紧窄的连衣裙给撑起两片滚圆丰硕的形状,一双颇有肉感的腿儿从膝盖处被裙子遮挡,露出一双性感十足的小腿,一双浅紫色的高跟凉鞋,将她的身形撑托得更加完美。  昊天暗暗着迷,这个成熟动人的女人虽然容貌上比妈妈柳雨欣差了三分,可是那股成熟而华贵的气质,却完全跟她有得一拼。  这样一位女人,明显是有着很显赫的身份,为什么会来到宝马会这种什么时候皆有可能的地方喝酒?而且看起来还喝了不少,不知有什么样的心事?  昊天露出一个自认为最有风度的微笑,坐到成人的身边,装出淡然询问的神色道:“这位大姐,看你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是有什么难言的苦恼吗?喝闷酒可是对身体不好,大姐姐你这样的身材,实在不应该被破坏了……要不要我陪你聊聊天,一起喝几杯?”  成人不屑的瞄了昊天一眼,自顾着又喝掉酒杯里最后一口酒,淡淡的道:“你们男人,没有一个不是口花花的,表面上风度翩翩老老实实,背地里还不是一样的恶心?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只要是漂亮女人,就忍不住想要干……没有想到,就你这还没成年的小鬼,也敢对我动脑筋,呃……”话没说完,一个刺鼻的酒嗝冲了出来,明显是喝得太多,估计神智也有些模糊了。  昊天心中暗暗不服,老子怎么没成年?都已经十八岁了,也不是之身,凭什么被你看扁?他越想越气,勇气猛然飙升,镇定无比的道:“大姐姐你说的没错啦!不过,不光是男人喜欢漂亮女人,女人还不是一样喜欢英俊潇洒又有男子气概的男人?其实道理都是一样的,就是男女相吸,呃,反正大姐姐你来这里,也是想找男人玩玩,我也一样是要女人,况且小弟也算是英俊潇洒,大姐你何不便宜一下小弟?陪小弟去玩玩?”  听到昊天的话,成人半晌没有做声,只是怔怔的看着昊天稚嫩英挺的脸出神,好一会儿,又打了一个酒嗝,突然娇笑一声:“没错!你这小鬼胆量不错,哼哼,既然老家伙可以背着我去找年轻漂亮的小妞,为什么老娘我就不能找楞小伙玩玩?,扶我起来,老娘和你开房去!”  昊天激动不已,实在没想到,就这么两句话就摆平这么一位气质高贵的熟妇,实在是太意外了,他连忙扶住熟妇柔软动人的身体,朝着KTV旁边的酒店走去,心情别提有多激动,行进间,不是拿身体碰碰熟妇敏感的部位,也不见她出口反对,昊天简直高兴坏了。  来到酒店,昊天开了一间房,然后拿着钥匙,他迫不及待的开门,关门,将已经醉的神志不清的美妇丢在床上,先给自己全身衣服来个大解脱,然后十分猴急的扑在一脸酒醉酡红的美艳妇人高贵的身体。  “哦哦,老公……你这王八蛋,有了老娘这样美丽的老婆,还要到外面花天酒地,玩小女孩,老娘我那点比不上那些毛都没长齐的小姑娘?你说呀!唔,如今知道老娘的好了吧,你这混蛋,都快一年多没碰过你老婆的身体了……”美妇迷迷糊糊的张开眼,视线模糊看不清身上猴急乱抓乱掐的男人身影,以为是自己的老公回来了,发出无比娇媚的声音,既幽怨,又哀婉……  昊天暗道:这位美则美矣,就是有点臭屁,男人都是喜欢新鲜的女人,你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昊天欺定美妇酒醉神迷神志不清,毫无顾忌的隔衣把捏着美人儿胸前那对规模傲人丰挺高耸的双乳,心中的兴奋自是不用提,视线随着美妇的身体曲线从头到脚一寸寸的检视,一寸寸的欣赏起来。  总体来说,这个迷人的熟妇,不用脱衣,昊天就已经在心里给她打了八十五分,唯一觉得有点突兀的就是,像这般气质高贵的妇人,居然没有穿上配合她优雅身形与气质的性感丝袜,不得不说是美中不足,当然,有得必有失,成熟美妇露在外面一双精致白皙的小腿,给了他无比刺激的视觉冲击,特别是她一双没有半点老茧的玉足,十个趾头上都涂上了浅紫色的指甲油,分外的刺目。  昊天看得心头痒痒的,也顾不得是不是肮脏,托起其中一只小腿,低头从下往上开始。  美妇的小腿光滑紧致白皙透亮,舌头碰到皮肤,就像是抹上了一层奶油一般,感觉十分滑腻,稍稍有一点酸酸涩涩的汗味,昊天也不以为意,一直从脚背舔到了熟妇的膝盖处,紧身由于连衣裙过于紧凑,没有办法再往上舔。  “唔,王八蛋,老不死!你、你从哪来学来这样的招式?噢噢,舔得人家心儿都麻了……唔,老不修,人家突然好兴奋,快点来吧?”迷迷糊糊的美妇,突然受到异样刺激,发出一声声动人的娇吟,催促着身上的男人,不要做那种无用的事情。  昊天大为不满女人的表现,心想我舔你的脚,只是为了自己刺激,不嫌你身上汗味儿就算很对得起你,何必还顾忌你是不是满意?不过,这醉得迷糊不清的女人说得没错,是该抓紧点时间,要是干都没来得及干,又碰上警察巡检,那干脆去跳楼好了。  昊天费力的将体重不轻的丰腴熟妇腰身托起,从下至上将白色紧身连衣裙给从妇人头上剥掉,现出成熟的妇人美轮美奂的丰腴,昊天心头大叫果然迷人,熟妇就是熟妇,身体比青涩的小女孩要诱人百倍,皮肤经过细心的包养,简直吹弹可破,丰腴的,摸在手里无比的柔软温润。  成熟妇人的胸前包裹的,是一套代表着神秘性感的黑色内衣,花边的胸罩,只是堪堪托住那对硕大的,露出大半个丰挺的,好不诱人,妇人穿的黑色,也是那种很小布料的边类型,将腿心那团鼓鼓肥美的蜜处包裹得无比刺目,两边各有一簇黑黑的毛儿遮掩不住,探出头来。  昊天吞了一口口水,心中大赞这女人的身材,在冲击下,他飞快的伸手探到熟妇的背后,将扣松开,一把扯掉多余的胸罩,终于见到了那对丰硕无比的的全形。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会包养,起码有三十五岁以上的她,一对还是那边白皙有人,没有半点皱纹,尽管是仰躺在床上,这对丰挺的,也不过只是微微的向两边分开,颤颤巍巍的在空气中晃动,可见其弹力不必少女的胸脯差半分。  昊天大叫一声:“哇,好姐姐,没想到你的这么好看,真大呀——噢,居然还这么小巧!”他就像是发现的新大陆一般,双手紧紧抓住这对一手难以掌握的,左边晃晃,右边晃晃,或者顽皮的朝中间挤压,将软中带硬的两只球形,捏出各种各样诱人的形状,而无论捏出什么形状,在他松手的那一霎那,双乳又唰的弹回去,恢复原来的形状。  成熟的妇人敏感的双乳被无情地玩弄,自然有了不小的反应,只觉得胸部又酥又麻还微微带点刺痛,这样的感觉,足足一年多没有再体会过,忍不住有些激动的呻吟道:“噢噢,老不死的,你的手法还是那么厉害呀……难怪将那些小姑娘们玩得死去活来……呜呜,人家还要,好老公,快点给你老婆的舔一舔呀!”  被开始发的女人错认成自己的老公,昊天没有太多的不满,听到美妇的要求,昊天连忙低下头,一口狠狠的咬住其中一只子,只觉得口感韧韧的,软软的,好不舒服,美妇的似乎被昊天咬得有些过重,一个劲的叫疼,昊天连忙撤去少许力道,改咬为吸,只片刻,就将一对白晃晃的子吸得到处都是乌红乌红的草莓印。  美妇动人的呻吟,让昊天更加得意投入,忍不住用舌头着那粒并不见得很大的,暗红色的小,在昊天的之下,逐渐的充血,更加显得紫红刺目,昊天觉得有趣又过瘾,又加上了牙齿,轻轻的含咬着两边一样美艳的。  “噢噢,老、老公,你的手段怎么与以前不一样啦?唔,好舒服,你咬得人家水儿都要泛滥啦,好老公,你舒不舒服呀?”成熟美妇被昊天挑逗得无比情动,迷乱的娇吟低呼。  昊天嘴里喊着,没有办法回答,只得从鼻子里发出几声哼哼,表示自己也很过瘾,片刻之后,昊天觉得自己已经忍耐不住,不能再继续挑逗下去,在美人儿微弱的抗议中,轻巧的将她腿间最后一件遮掩的黑色给拔了下来。  哇,这个女人那里的毛儿,怎么那么多?黑压压的一片,杂乱无章的铺在整个肥突无比的上,那一片令人心颤的黑色幽林,让昊天兴奋得心脏跳动都加快了一倍,他兴奋的将无比顺从配合的成熟妇人双腿打开到最大的限度,将女人那处最神秘幽闭之地暴露在眼前。  昊天暗自咂舌,这个熟妇的花房,果然十分令人心动,两片肥美凸出的大是成熟的褐红色,四周铺满了黑漆漆的杂草,大中间,妇人的两片小又长又软,呈现暗红的颜色,如一朵满是褶皱的花儿一般,上面还密布着滑腻无比的蜜汁。  昊天看见这样的景象,不由得有些痴迷,凑过头去,想要仔细看清楚一些,熟妇的,似乎经过了农夫勤劳的开垦,已经没有少女般的精致紧凑,却又像是完全熟透的花朵,吸引着采花的男人流连忘返。  一粒鲜红如小指头大小的肉蒂,逐渐从满是褶皱的小上方探出大半个头来,无比的娇艳诱惑,下方一道稍稍闭合着的鲜艳肉逢,不时的朝外吐露着芬芳的露珠,一股散发着馥郁微腥的潮湿气味扑鼻而来,昊天从未有体会过这样的味道,只觉得分外能够刺激到自己的。  昊天心头直呼过瘾,逐渐攀升的熟妇,等了半天不见男人响动,鼻子里发出不满的哼哼,焦急的呻吟着:“唔……老公,好男人,你、你别光是看呀!要不就帮老娘舔一舔,要不就快点上马,你让人家饥渴了一年多,人家可真是受不了啦,你再不占有人家,别怪人家以后给你戴绿帽子!”  昊天一阵激动,心里好笑,这婆娘竟然还不知道,马上就真的要给她老公戴绿帽子了,看她那副媚的样子,一定是饥渴得不行吧?  成熟妇人开始焦急的朝着昊天乱摸乱抓,恨不得将他整个人给塞到里止痒,弄得他好一阵手忙脚乱,好不容易从妇人热情的纠缠里脱身出来,连忙跪坐在妇人的双腿之间,那根规模不错的子无比坚挺的抵在那道冒着潮气的上,刚刚触碰上,两人几乎同时打了个寒战,实在是太舒服了!  “快、快!好老公,人家想死你了,快来的老婆吧,人家要你狠狠的蹂躏……”  妈的,既然如此,老子就不和你客气了!昊天心头默默回应着成熟妇人的情,心头一阵悸动,腰身一挺,“嗞噗”一声,整根粗长的玩意,狠狠的扎进了丰腻多汁温暖滑嫩的蜜道里,那股无比美妙的触感,一下子就将他的舒爽提升到了极致。  干进去了,终于干到这个无比成熟高贵的女人的里了,昊天兴奋得几乎要大声的喊出来,又暖又滑,还微微带着一点吮吸的力道,热情的不停的蠕动,欢迎着这根新鲜粗壮的的造访,昊天突然觉得上隐隐有了一股那股酸酸麻麻的发泄欲念,心头一惊,花了好大的毅力,这才忍耐下去不至崩溃。  “噢噢,呀……好老公,你。你的怎么变得这、这么粗长啦?唔,好爽,差点把人家给、给顶穿啦……快,快点动一动吗,快狠狠的干、干人家……”泄溢的,终于被完全压制下去,昊天一阵激动,就像是开足的马达,无师自通一般疯狂的筛动起来,每一次抽出插进,都使出了浑身的力气。  “噼噼”一轮的碰撞之声响起,粗长的飞速的在温暖多汁的里律动着,发出无比多情靡的声响,天下卡盟。  “噢……噢……好,好有力的,喔喔,真、真是太棒了,喔喔,好舒服,爽、爽上天啦。哦哦哦,天呀,怎、怎么这么快就、就要来啦?噢噢,要、要来啦,来啦!”  旷足了一年多的,突然迎来一根大号的如此猛烈的,敏感无比的妇人一下子就被送上了天,身体几乎被撞击得发软,无边无际的酥爽快感袭上心头,还没有来得及细细品味,不过是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就被昊天凶狠的干上了一个莫大的……  正在狂猛的间,欲念越来越强烈,昊天突然发觉身下熟妇的里传来一阵十分有力的蠕动收缩,一股温热的液体从花房深处的里激撒而出,全数浇打在昊天粗大的前端,爽得他猛然一个激灵,差点忍不住就发。  看来这女人的来了?昊天看着身下熟妇脸上那种要生要死几乎登上仙境般无比浪的神情,终于自豪般肯定,自己竟然将一个如此高贵的熟妇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干上了!  “啊……好舒服!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老公,人家爱死你啦,原谅你在外面惹上那些花花草草……只要你记得经常来安慰一下人家寂寞的身体……噢噢,老公,你、你还要呀?噢噢噢噢……慢、慢点,麻啦,唔唔,舒、舒服啊……”刚刚平息的妇人,感恩戴德之际,突然发现充实的里又传来了无比强劲的冲撞力,忍不住再次大声呻吟起来。  昊天暗暗留意着成熟妇人的反应,伸手出来,抓住眼前一对晃荡耀眼的丰硕,狠狠的在手里揉捏着,感觉到身下妇人蜜道里的那股股悸动逐渐减弱,忍不住欲火的冲击,再一次飞快的起来。  “噗噗噗”的一次次与蜜道摩擦发出的声音,刺激着昊天兴奋无比的神经,每一次的,都是狠狠的一干到底,而抽出的速度又快又狠,堪堪到了蜜道的肉逢口,这才再次猛然,磨得柔嫩的蜜肉翻进翻出,极是诱人。  这样年轻力壮的冲击,哪里是久旷的成熟妇人承受得了的,一轮轮的冲刺下来,妇人更是被干得迭起,脑袋奋力的左右直晃,浑身香汗淋漓,近歇斯底里般哀婉迎合,发出无比酥爽近乎哭泣般的低吟……  昊天越干越兴奋,越兴奋越有力,干得也就愈发猛烈,将的成熟妇人,干得一个劲的浪声哀叫,里的水儿一汩一汩的往外直冒,几乎泄得快要脱力一般。  泄得头昏眼花的成熟妇人,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自己的老公已经老了,哪里有能力将自己干得如此般死去活来迭起?唔,里的那根,比老公更加的年轻强壮,也更加粗长坚挺……呜呜,我、我这是怎么了?究竟是谁在我的身体内?  花容失色的熟妇,突然高声尖叫起来:“喔喔喔,你、你是谁?你……啊啊啊,你不是我老、老公……噢噢,好舒服。不、不行,你快、快点拔出去呀……啊啊,又要泄、泄啦,噢噢噢,不行呀……噢噢,来啦……”  发现妇人有清醒的征兆,昊天胆战心惊,更是猛烈无比的进攻,将身下无力哀鸣的妇人干得都磨得发麻发酥,整个身体无力的扭动着,瞬间又攀上一个无比猛烈的高峰。  “啊啊啊……太、太猛啦,受、受不了了,喔喔喔,舒、舒服哦……你、你这王八蛋,你快停、停下,头好晕……要、要晕啦,欧,又、又来来……”又爽又怕又急的成熟妇人,被昊天这一阵凶狠的弄,终于忍不住长长一声哀鸣,飞洒,瞬间脱力般昏睡过去。  就在此时,昊天心头一阵猛烈悸动,腰际猛然一麻,不由得狠狠的几轮,一声沉沉的低吼,狠狠的扎进妇人柔韧的花房深处,将全身的猛烈的激射而出,全数深深的喷射进成熟妇人早已熟透的里。  实在是太爽了!  发射掉全身的昊天,浑身一阵无力,软软的倒在昏睡过去的高贵成熟妇人身上,内心充满了无比满足的征服欲……  这个晚上,昊天并没有因为射掉之后就完事,而是一等恢复了精力,就将毫不留情呃扎进成熟妇人的蜜道里,直到再次射出发软,然后恢复之后,又一次继续,将早已脱力的可怜妇人给干得昏了又醒,醒来又混,最后一次发射,妇人更是昏迷后再也没有清醒……  一场简直称得上是蹂躏的激情表演,一直到深夜才戛然而止,这一晚的刺激,简直是精彩绝伦,昊天实在没有料到,身下这个女人的身体,竟然能带给自己这么大的享受,简直就是一位极品的女人呀。  昊天勉力从身下昏睡过去神情无比满足的高贵赤裸的身体上爬起来,隐隐有些意犹未尽,不过,若不趁着这女人熟睡的时候离开,若是等她酒醒了,只怕更大的麻烦就要来了。  穿上衣服,昊天偷偷的在女人娇柔的容颜上亲了一口,最后看了一眼女人高贵动人的身体,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房间,关门而去。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