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278章 成熟美妇经理兰芳

第278章 成熟美妇经理兰芳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11106更新时间:2015-07-10 06:34:45
     “妈妈没事?你让妈妈起来!”柳雨欣挣扎着要起来,不过她忽然感觉自己全身没了起来,她还感觉到有一只色手揉捏着自己的柳腰,臀下像是镶嵌上来的火热的巨物,更是让她连最后一丝的力气都没有了。  “菲菲姐,我妈妈身体有些不舒服,你带她去医院,”昊天居高临下看着妈妈柳雨欣领口前露出的深邃的,心里非常不平静,他有一种想要拿在手心好好把玩的念头。  “哦!昊天,可是这里?”杨菲菲皱着好看的眉头问道。  “昊天,妈妈没事?我只不过是脚扭了一下,菲菲扶我站起来就是了!”柳雨欣说道  “妈妈,你都成这样了,还说没事?虽然公司重要,但在怎么重要也不及妈的身体重要,菲菲,你把我妈妈带去医院,我妈走了不是还有我吗?怎么说,我也是公司的继承人!”昊天的色手滑进妈妈柳雨欣的臀沟之中,两只手指轻轻的抽动着。  柳雨欣又羞又怕,她害怕自己在在这里,儿子昊天会做出什么有背道德的事情,略微思考,心中轻叹了口气,道:“菲菲,你扶我去医院吧!这里由昊天做主了!”说着就由昊天把自己扶到杨菲菲的怀中。  “妈,如果我这次帮公司度过了危急,妈该怎样感谢我呢?”昊天附在柳雨欣的耳边坏笑道。  “你这个坏蛋天儿!”柳雨欣暗地里狠狠的瞪了儿子昊天一眼:“天儿,现在公司我就交给你了,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明白,妈!你放心,我会还你一个完好无缺的公司的!”昊天行了一个军礼,大声说道。  柳雨欣再次瞧了儿子一眼,想着刚才儿子的之物的庞大,她粉脸有些发烫,心里慌慌的,对着杨菲菲说道:“菲菲走吧!”  “是柳总!”杨菲菲当然瞧不出柳雨欣和昊天的那点暧昧了,她以为柳雨欣真的病了,看了昊天一眼,随后便离开了。  “好了!大家现在整个公司归我管了,你们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整个危急吗?”昊天扫视了一下四周的,淡淡说道。  虽然大家都知道柳雨欣的儿子虽然不是个纨绔,但是也只是个高中生,不过听见他说的话,在场的精英全都底下了头,不敢与其对视。  “哼!”昊天不屑的翘起了嘴角,这就是柳氏集团的精英,他说道:“冷锋,你有什么办法吗?”昊天对于冷锋还是比较看好的,毕竟一个刚从学校出来的学生,竟然能够拖到现在也是非常不容易的,在盘这块,将来会有很大的成就。  “天少,对不起!”冷锋虽然知道昊天是柳氏集团的继承人,但他只当昊天是个富二代,打心眼里不服,不过碍于柳雨欣的面子,他还是回答道。  “呼!”昊天吐了一口气,抬起头,冷眼瞧着四周的精英们,淡淡说道:“你们出去吧!”  “什么!”众人显然没有听清楚昊天的话,不禁问道。  “我说!”昊天冰冷的说道:“你们给我出去!”  “天少,你凭什么让我们出去?”最先发声的不是那些懂事们,反而是盘手冷锋。  “凭什么?哼哼!就凭你们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而我有办法救集团!”昊天冷笑一声说道。  “你有办法?你能有什么办法?一个纨绔子弟,只会喝酒泡妞,拿着家里的钱花天酒地,你难道用QQ发个信息求他们放过我们吗?哈哈!”一位董事讥讽道。  “哈哈!”在场的董事全都笑了,包括哪些盘手们。  “好,很好!”昊天深吸了口气,冷冷的瞪了那位董事一眼,那位董事缩了缩脑袋,后退一步,“我再说一遍,你们出不出去?”  看见昊天这冷冷的眼神,这个董事吓了一跳,最后他实在顶不住了,只好狠狠说道:“好,我就先出去,我倒要看看你能有什么办法拯救柳氏集团?”说着就离开了金融室。  看到这位董事离开了,其他几位董事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也相继走出来金融室,没一会几个董事全都走了,那些个盘手看着董事们都走了,当然也不敢留,最后只剩下冷锋和财务部经理兰芳。  “冷锋,你也走吧!”昊天说道。  “天少,我知道我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不过我答应了柳总,一定……”冷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昊天一把给甩出去了:“靠!我都说了让你滚,真不知道好歹!”  “兰姨!”昊天把冷锋扔出去后又看了看兰芳说道。  “怎么?天小子,你难道有我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兰芳双手互相交叉着,那对丰满高耸的差点把制服上的扣子给崩坏了。  “不不!兰姨,冰清玉洁,端庄高雅,哪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昊天火辣辣的看着那对酥胸说道。  “难道你也想把兰姨跟冷锋那小子一样,一手仍出去?”兰芳又道。  “没有?兰姨长的这般漂亮,那个男人不会怜香惜玉呢?我又怎么会对兰姨这般粗暴呢?我可是很温柔的!”趁着说话的时候,昊天是使劲的打量着眼前这位小的时候还抱过自己的兰姨,只见她三十七八岁的样子,身高一米六五左右,高桃的身材,两只美丽的眼睛戴着一副金丝边眼睛,使得看起来更显的高贵,小巧的嘴唇微薄而性感,淡淡的肉红色仿佛有一种无声的诱惑一样,使得男人们在看到以后,忍不住的生出一种想要去亲吻的冲动,而女子看到以后,便会因为自己会在这女子面前黯然失色而心生妒。  兰芳穿着一件灰色的制服,纤细的腰肢,一个美臀在制服的紧紧包裹之下,彰显着一丝淡淡的弹性,将那浑圆而挺翘的美臀的轮廓,尽情的展现在了昊天的面前,几乎不需要用手去摸,昊天都能深深的感觉得到她美臀上散发出来的温热而柔软的气息。  一双美腿正在被肉色透明丝袜紧紧的包裹着,显得是那么的修长,那么的结实而均称,肉色的丝袜紧紧的包裹着兰芳的玉腿,使得她的玉腿看起来别有一番惊人的韵味,虽然是若隐若现,但是却绝对可以让大部分的男人魂不守舍。  兰芳身材的比例近乎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使得她看起来身材均称,高挑而迷人,这样的女子,走在大街之上,绝对是回头率最高的那一种,再加上她高贵的气质,迷人的笑容,成熟的少妇风韵,使得她充满了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杀伤力,只是一个简单的眼神,也许就会让男人在不知不觉之间成为她的俘虏。  “天小子,没有想到你的嘴还挺甜,说吧!你到底要想出来了什么办法?”兰芳丝毫不在意昊天那色咪咪的眼神,大大方方在坐在椅子上,两脚互相交叉,裙底的摆动,使得昊天隐隐约约的看见了她的那片白皙。  “兰姨,这可属于商业机密!”昊天也搬出一个椅子,做到兰芳的对面,闻着那幽幽的芳心,心儿不由的一荡,心里对这个熟妇更加火热。  “天小子,你难道怀疑我是内奸不成。”兰芳流光一转,微嘟着红唇,笑眯着眼睛说道。  昊天被那红艳艳的朱唇,诱惑的欲火直冒,心中暗自嘀咕:“真不知道含住我的巨龙,那感觉怎么样!”。  “兰姨猜错了,我怎么会怀疑兰姨是内奸呢?我只不过是想拿这个东西给兰姨要点奖励罢了!”昊天笑着说道。  “奖励?”兰芳略带惊讶的问道。  “嗯!”昊天点了点头。  “那好,天小子,你到底想跟兰姨要点什么奖励呢?”兰芳笑眯眯的问道:“告诉你,兰姨要钱没钱,要姿色吗?兰姨现在都老了,哪里有什么姿色可言,所以你提的要求最好低一点,不然兰姨可办不到。”  “兰姨怎么会老了呢?我看见兰姨我的下面都翘起来了呢?”昊天勾着脸坏笑道。  “你这小子,净说荤话,快说你到底要兰姨给你什么奖励!”兰芳被昊天的浑词,听的是粉脸微微发烫,白了他一眼说道。  昊天色咪咪的看着兰芳苗条的身躯坏坏的调笑道:“兰姨,我想要什么你还不知道吗?”  “天小子,你还真敢打兰姨的注意啊!”兰芳娇媚的白了昊天一眼,瞥了一眼他的,娇声说道:“你的那玩意毛长齐了吗?跟个花生一样大小的,兰姨我可瞧不上!”说完还在昊天的裤裆里摸了一把,不过手却是弹珠一般的拿开了,粉脸俏红,刚才只觉得自己的手上摸着一根火热的铁棍,那股子炙热,使得她心慌慌的。  “怎么样?兰姨我这个大东西比起叔叔的怎么样?”昊天上前一步,在兰芳的耳边吹了口热气挑逗道。  耳边的热气,充满阳刚的气息使得兰芳被昊天挑逗得芳心大乱,身体本能的反应让她的思维能力一下子降到了最低点,她粉面含春娇羞不已,心里却不由的那这根和自己丈夫的相比较,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自己丈夫的跟这个大东西相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兰芳心中也不由的羡慕昊天的女朋友,竟然可以让这么大的插,如果这根东西自己的之中,那……兰芳根本就不敢想,所以看着昊天眼神之中,多了一丝的春意,这时的兰芳,才意识到,自己正是想到了那种事情,所以自己两腿之间的那处迷人的之中,已经又变得有些温润了起来。  “就这么小的东西,哪里跟你叔叔的比的!”兰芳看了昊天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心虚地说道。  “真的吗?我的现在可还没有完全硬哦!”昊天舔了舔兰芳的晶莹的耳垂,诱惑挑逗道:“兰姨你帮帮昊天,让它完全坚硬起来,也好让兰姨看看我的本钱,看它你的,会不会让兰姨超爽!”  听着这般的浑词荤话,兰芳那颗心更加慌了,心中暗想,自己可从来没有和丈夫之外的男人说下,即使是丈夫现在也很少如此调情,更别提说的这般露骨了,天又是羞涩又是难为情,心里有些生气可又不想发火,只能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嗔怪道:“你也不是好人,小坏蛋!兰姨我可不是那样的女人,你快说你到底有什么要求,不然公司的钱可没了,那可是你的钱,没有我可不会心疼!”  虽然这么说,但是兰芳心里却是很纳闷自己怎么毫不生气,反而和他打情骂俏起来,是因为他的比较帅气,还是因为他的欣赏赞美,或者因为他的善解人意?  昊天渐渐的揽住兰芳的柔软香肩上,温柔细语地道:“昊天并没有过分的要求,只想亲吻兰姨一下,好吗?”  兰芳听后心里丝毫没有要拒绝的意思,她羞赧无比的柔声道:“天小子,兰姨我还怕了你这个小子不成,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帮你洗澡,你那个小东西我还拿在手掌心里把我扯,不过你说话可要算数,只是亲吻一下的啊!”  兰芳看见昊天的面庞慢慢靠近过来,她又害羞、又害怕、又紧张、又刺激地微闭美目,感觉昊天的嘴唇已经亲吻上她的柔软香唇,他熟练地轻吻、浅吻、深吻、狂吻,这也是兰芳第一次和丈夫之外的男人亲吻,而且如此娴熟,如此配合,她心里婚后已经暗淡的那份渴望又被唤醒,不可遏抑地萌发出来:“天哪,我这样真是太丢人了!”  兰芳清晰感觉到昊天的大手抚上了自己的玉腿,她慌忙伸手抓住他的色手,却欲拒还迎地被他的手带着探入套裙,抚摩着直接丰满浑圆的大腿,昊天一边抚摸着大腿,一边想继续深入,兰芳却死死抓住他的手,不知道是怕他寻幽入胜,还是怕他发现自己的湿润,她羞涩的瞪了昊天一眼道:“天小子,兰姨可是有丈夫的人,而且你说了只是亲吻一下的。”  昊天也知道这事一下子急不了,只能慢慢来,不能之过急,他恋恋不色的收回色手说道:“好吧!我就告诉兰姨,不过为了让兰姨更加深刻,我还是拿着兰姨的玉手,手把手教你吧!”  兰芳听到昊天又把注意力回到自己急于想知道的事情上,她暗暗放宽心,芳心深却又有些莫名其妙的失望之感,正想从椅子上站起来呢?昊天却伸手把她抱起来,然后自己坐在椅子上,又把兰芳放在自己怀中,他的大就这么硬硬的顶在兰芳的臀部,这是兰芳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感受着那个大东西的硕大。  炙热的气息烫得兰芳一张弹吹可破的俏脸绯红无比,双腿深处的涌出的水渍越发越多了起来,美目也变得水汪汪的,心中的欲火逐渐被挑起,刚要站起来,却被昊天紧搂在怀。  昊天伸手轻轻的抓住兰芳的玉手,只觉得触手一片柔软,就好似摸到了绸缎上面,光滑无比道:“兰姨,你看好了,昊天这就要变魔术了!”  兰芳被昊天搂在怀中,自己却坐在他的两腿之间,动弹不得,令她心颤神摇,浑身酥麻,不由说道:“天小子,兰姨没有那么笨,你做我看就是了!”  “那怎么行,这样不够深刻,万一兰姨忘记了,昊天岂不是又要做一次!”昊天单手紧紧箍住兰芳柔软平坦的,亲吻着咬啮着她的耳垂,轻言细语道。  “好好!你教我,不过你不是说只是亲吻吗?你可不能越轨啊!”兰芳的耳垂最柔软也是最为敏感之地,被昊天如此亲吻咬啮,舌头吮吸,立刻一股传遍全身,芳心深处却有一种需要的感觉,心里想道:“不可以,不可以,太丢人了,害羞死了……”  “放心!我说了只是亲吻就只会亲吻的!”昊天伸手在兰芳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侧臀之上轻轻的摸了一把,然后有些夸张的将手放到了自己的鼻子边上贪婪的呼吸了一下:“兰姨,你的臀部可真香啊!我现在可有些后悔只是亲吻你了,我多么想狠狠的一番。”  “你混蛋!”兰芳羞涩无限叱咤道。  “嘿嘿!兰姨我们开始吧!”昊天把嘴放在兰芳的耳垂上,呼着热气,一手拿着她的玉手握住鼠标,另一只手又拿着她的另一只手,在键盘上撬动,每按一下,就会有舌头舔兰芳白嫩修长的脖子一下。  兰芳娇喘吁吁,情难自禁,昊天的舌尖不断的轻舐着她的耳根及她通透晶莹的耳垂,兰芳只觉得从心底慢慢升腾起一股热涌,在周身上下快速地跑动数圈后,便不住刺激着她的每一寸敏感的肌肤,以及她的感官意识,她完全没有在意昊天的盘,她的心里产生了一种快感,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觉得刺激又羞耻,只觉得大量的从自己的深处往外面喷泻着。  昊天的教导还在继续,对兰芳的袭击也在继续,耳畔凉凉的是昊天吻过的湿痕,热热温润的是他肆虐的长舌,还有“嗉嗉”吮吸的声音隔着小巧如元宝般的耳朵清晰地传进兰芳的心头,即使她再如何地忍耐压抑,却还是挡不住阵阵快感和需求从体内升腾迸发。  “你怎么可以全部抛出呢?”兰芳见昊天握住自己的手,而自己的修长洁白的手指在键盘上如飞一般的跳动着,又瞧昊天把柳氏集团的股票全部抛售不由哑然问道。  昊天轻轻一笑,他当然是故意这样了,如今的柳氏集团根本就救不回来了,剩下的几亿用来添补柳氏集团这个坑,倒不如把柳氏集团抛售掉,然后在集中金钱拿下东海市第二大集团洪氏集团,然后再来收购柳氏集团,到最后柳氏集团还是握住自己的手中,不过他当然不会跟兰芳解释这么多,以后看效果就知道了。  昊天轻轻一笑,一只手伸了出来,这一次,竟然放在了兰芳的美臀之上,在哪里轻轻的抚摸着调笑道:“兰姨,现在我终于可以闲下来了,兰姨喜欢我摸你那里吗?你的小屁屁真是不错,又软又热,又有弹性,摸上去还真的很舒服呢!”  兰芳感觉到一只火热的大手,在自己的美臀之上不停的抚摸着,那种惊人的热力,让她有些身体发软了起来,有心想要甩开昊天的色手,但是却又舍不得昊天给自己带来的那种快乐的感觉,她狠狠的瞪了昊天一眼,说道:“你真是个败家子,竟然把就这么把一个集团给甩掉了,然后还有心情和我。”  “怎么!难道我摸的兰姨不舒服吗?”昊天看着这个发怒的美艳熟妇,轻轻一笑,感受着兰芳美臀的丰腴柔软,嘴唇还咬啮着她的耳垂,色手已经探入套裙,抚摩上她丰满的大腿和私密妙处,大手一按上去。  “你这个混蛋!”兰芳娇躯巨颤,她立刻感觉到昊天的手指揉捏住她的凸凹玲珑之处,她死死抓住昊天的大手说道:“不可以,不可以!”  “兰姨你看,你都已经湿润透了!”昊天一句话说的兰芳更加娇羞无限。  “小坏蛋,你说好只是亲吻的,快放开我!”昊天几乎将兰芳整个人搂抱着转身面对面坐在自己腿上,温柔地道:“我当然说话算话,亲吻就是亲吻!”说着搂住她雪白的脖颈狂吻起来。  兰芳自结婚到现哪里享受过如此之吻,如此发疯的吻,如此强烈的吻,如此迅猛的吻,如此令人销魂的吻,她嗅到了昊天身上那种健壮阳光男性特有的诱人气味,头晕晕的,有些春情荡漾。  不知何时,兰芳似乎失去了思维能力,好象知觉已被昊天的双唇吸走,她什么也不再想,什么也不愿意想,只想让自己全身心地去感受,她浑身无力,呼吸渐渐急促,只感觉到昊天的嘴唇厚实、充满力量,狂吻时把她的小舌都吸进了他的口中。  兰芳神魂颠倒、如醉如癡,精神和躯体都沈浸在兴奋之中,失去了矜持,忘记了一切顾虑,一双手也不由自主地紧紧抱住昊天的腰,好象怕失去他一样,同时,也使劲吮吸他的唇,昊天把舌头伸向传出阵阵呻吟的樱口中,在里面上下左右地搅动着。  兰芳张大嘴,使昊天的舌头伸得更深,她也越觉得刺激了,也把自己红嫩的小舌迎上去,贴着昊天的舌头,随着他上下左右移动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两人的嘴唇都麻木了,才稍微把头离开了一点,四目交投,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两人含情脉脉,凝视良久。  兰芳觉得,昊天的眼光是那么温馨,情韵万般,撩拨人心,两片线条优美、富有肉感的嘴唇和洁白坚实的牙齿,望一眼就使人遐思无限,又一股渴望象电流忽地通遍全身,她此时的芳心已是激荡万分,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坏小子!”  兰芳一双细腻柔嫩的手臂紧紧箍着昊天的脖子,她猛地把樱唇压在昊天的唇上狂吻,兰芳那美丽性感的嘴唇红润、丰泽、富于弹性,热吻时显得那么用情、投入和急渴,喉咙里传出阵阵的“唔唔”声,她把自己那鲜红的小舌伸进了昊天的嘴里,让他吮啜,随着他的吸吮,阵阵电流传向她全身,她甜美忘情地呻吟着。  两个柔软的胴体紧抱着,两张发烫的脸颊紧贴着,两对癡迷的醉眼紧盯着,两只颤抖的红唇紧连着。  此时兰芳的秀丽美艳的脸庞楚楚动人,披肩的秀发黑亮顺滑,两颊像染了胭脂般绯红,双眸里含滴,鲜艳的朱唇微启,白皙的脖颈细长优美,随着不断的呼吸那起伏的酥胸更加饱满而尖挺。  眼前的秀色让昊天看得心中一荡,不由的再次紧紧地把兰芳揽在怀里,抱着满怀的温香软玉,昊天一边亲吻着她芬芳的柔发,一边让她饱满坚挺的子酥软地贴在自己的胸口,同时开始用他男性膨胀的有力的顶触着兰芳平坦柔软的腹部。  此时的兰芳已经是意乱情迷,制服散乱,她抬起头,用那双仿佛要滴出水来的媚眼,深深地凝视了昊天一小会,然后把她那娇艳欲滴的地双唇再次送上,两人重新又深深地长吻起来,这次昊天吻得更加的轻柔,好像生怕打碎了珍贵的瓷器一般。  昊天无比轻柔的用舌尖轻舔兰芳纤细光滑的颈项和双臂裸露的肌肤,而兰芳则在他的怀里仰着头,小嘴微张,轻声呻吟,胸前饱满浑圆的双乳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  昊天亲吻着兰芳上半身丝绸一般的肌肤,最后停留在她那黑色的性感上,隔着里面已经凸起的,兰芳开始急剧地娇喘着,娇躯绵软滚烫,昊天的大手顺着兰芳的裸背游走抚摩,趁势解开了的搭扣,顺利的将从她的上身褪了下来,兰芳胸前那对尖挺饱满雪白高耸的双峰挺立在暧昧的空气中,彻底暴露在昊天的眼前。  兰芳刚要挣扎,早被昊天低头张嘴将吞入口中,熟练而狂热地亲吻吮吸吞吐,兰芳如被电击,抱住他的头娇喘吁吁地道:“不可以,不可以的,坏小子,我们不可以这样!”  昊天扬起头来色咪咪的道:“我说过只是亲吻的!”说完当用嘴趁势含住她胸前那颗已然傲然翘起的、殷红的“樱桃”时,兰芳再也无法控制地突然“啊……”地失声叫了出来。  兰芳马上产生一股妙不可言荡人心魄的快感,直涌心头,传上玉首,袭遍四肢百骸,玲珑浮凸,成熟而美丽的由于有愉悦的快感而颤抖不已,她美绝人寰、俏丽娇嫩的芙蓉嫩颊媚态横生,荡意隐现。  “坏小子,不可以在这里,不可以!”兰芳也不知自己是在拒绝,还是在提醒,喘息着浑身柔软无力道。  “放心吧,兰姨,不会有人进来的!”昊天说着就将兰芳放倒在沙发上平躺着,然后将她的套裙撩起到腰上,白色性感三角内库,肉色亮光丝袜,他俯身在兰芳的双腿之间亲吻起来。  兰芳明显感到昊天在亲吻吮,吸着自己那神圣的水蜜桃,那一股接一股无比畅美的快感纷涌向她的四肢百骸,她欺霜赛雪的娇颜红霞弥漫,媚态横生,美眸眯着,红唇启张急促地喘息,放浪不拘地浅呻低吟着,居然被丈夫以外的男人,而且还是这个十八岁的小男人这样亲吻,再说丈夫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亲吻自己了,兰芳颤抖着不可遏抑地泻身了。  兰芳几乎瘫软,酥软无力地看着昊天压在自己雪白胴体之上,将他的大东西顶在自己的地不停地摩擦。  “不要,不要啊!坏小子,你不可以的,我不能对不起丈夫!”兰芳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她的心里却是无比渴望,她不经意地偷偷地苗了一眼昊天的大东西,不由得张大了嘴,惊叹道:“天啦,这么大!”  兰芳樱唇张启之际,一阵阵香馥馥如幽似兰的馨香自她芳口和琼鼻呼出,喷在脸上痒酥酥的,热乎乎的,且直沁心扉,让人意乱神迷,加之看见兰芳千娇百媚,令人沉醉的娇羞之态,昊天腰身,攻城略地,进入美艳熟妇的深处。  兰芳舒爽得晶莹如玉的香腮绯红一片,春色撩人,媚眼微启,樱桃小嘴只张,浪声燕语,不绝于耳,她两条雪白的玉腿紧紧夹着昊天的虎腰,粉臀,柳腰款摆,纵体承欢,主动逢迎。  兰芳被顶撞得芳心如秋千般摇荡,欲火攻心,浑身,她曲线玲珑粉妆玉琢的胴体主动向沙发上一倒,珠圆玉润颀长的嫩腿向两边一张,妙态毕呈,春光尽泻,那美艳娇丽的玉靥春意流动,杏眼含春看着昊天狂野抽动撞击着自己的胴体。  兰芳舒爽得渐入佳境,飘飘欲仙,明艳照人的娇容春意盎然,媚眼如丝,芳口启张,呵气如兰,发出“啊!啊!”宛如叹息般的呻吟声,显示出她心中已是畅美无比。  “哦……亲爱的……老公……天小子……兰姨……我太舒服了……你好棒啊……哦……用力吧……啊……我要不行了……哦……”昊天见兰芳快要了,就停止了,而是用自己的腰部带动大东西在她的里面刮弄,在她的内壁上面滑动,同时对进行着研磨。  兰芳“嗯嗯啊啊”的哼叫着,双手在昊天后背胡乱的摸索着,昊天将自己的舌头伸入她的口中,她立即用舌头缠住,爱的甜蜜在两人的口中和之间传递,昊天渐渐的恢复了,这一次逐渐增加了力度,最后每一下都刺入兰芳的最深处。  “哦……亲爱的……坏小子……你好棒啊……我要被你了……我受不了了……啊……”在兰芳拉长的叫声中,昊天感觉到她内部的一阵阵收缩,夹的他的大东西一阵麻痒,昊天也觉得腰眼一麻,一泻千里,将生命精华全部射进兰芳花房深处,烫得她丰姿姣媚娇艳迷人的玉靥浮现出如登仙境似的畅美甜笑,凹凸有致的娇躯透着晶莹的点点香汗无力地躺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  看着兰芳娇美成熟的胴体,昊天心里美到了极点,但他的耳边还是传来阵阵兰芳动情的娇嗔:“小坏蛋,你太强悍了!”  “我当然强悍了,不然怎么征服你这个妇荡女啊!”昊天一手撩拨把玩着那对丰满的,一手如飞的在键盘上敲动,电脑的屏幕上不停的闪烁着各种各样的数据!  兰芳眯着眼睛,享受着刚才的,同时喃喃说道:“坏小子,你不会以为兰姨真的是人尽可夫吧!”  “当然不会!兰姨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昊天停下手,看着潮红的兰芳皱了皱眉头疑惑的问道。  “你想啊!兰姨跟年纪差不多,可竟然被你这个混小子玩到手了,我担心你……呜呜……”兰芳的话还没有说完,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口便被昊天吻住了,直到她娇喘吁吁,昊天这  才放开她。  昊天拍了一下……充满弹性的翘臀说道:“兰姨,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知道兰姨冰清玉洁,对一般男人不屑一顾,兰姨,我爱你!”  “坏小子,只要你不这么想就好!”兰芳娇媚的说道:“兰姨也爱你,爱死你了!”  “是爱我这根大吧!”昊天把兰芳的手按在自己的大东西上,兰芳当然会意的起来,没一会大便威风凛凛的傲立在空中。  “坏小子,你在哪里敲什么呢?你不是早就把股票全部抛售了吗?”兰芳见昊天五指飞快动作在键盘上敲动着,疑惑的问道。  “嘿嘿!兰姨你以为我真的是败家子啊!那可是一千多亿的公司,还是我妈的心血,我再怎么样纨绔,也不会把这个败掉!”昊天亲了一口兰芳的粉脸说着,不过眼睛却是不离开电脑的屏幕。  “我就说嘛!你这坏小子,怎么把柳氏集团给卖掉呢?”兰芳娇媚的剜了昊天一眼,说道:“不过坏小子,你可真行,连你的兰姨都骗!”  “嘿嘿!”昊天坏笑一声,附在兰芳的耳边轻轻说道:“兰姨,帮我好不好!”  “你这个坏蛋!”兰芳白了昊天一眼,此刻她已经是秀发凌乱,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布满了的表情,而桃红的脸色,使得这个本就撩人的妇人,此刻显得更加的妩媚了起来。  “嘿嘿!”昊天坏笑一声,亲了一口兰芳的脸颊,另一只手指拍了一把她丰满的翘臀。  兰芳从昊天的身上起来,蹲在地上,她看见昊天的大东西,现在已经威风凛凛的挺立在了那里,上面青筋暴起,显得杀气腾腾的,而周身还沾满了粘滑的水质,而上的那一滴清亮的液体,却又显示出他的大东西,到了现在是如休迫切的需要兰芳的安慰。  “坏小子,你的可真是又大又硬,我好喜欢,怪不得刚才插的那么爽!”兰芳一边说着,一边用纤纤玉手,开始在昊天的大上缓缓的了起来,一边着,她还一边忍不住的伸出舌头来,在上舔了一下,将那滴眼泪给舔进了肚子里,顿时,兰芳的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露出了满足的神色,仿佛握住了昊天的大东西,她就像是找到了一个安定的家一样的,那种撩人的样子,足以让任何的男人疯狂。  昊天赞赏的看了一眼兰芳,手掌把玩着她的子,兰芳感觉到饱满的处传来的一阵阵炙热的感觉,使得她兴奋不已,在这种情况之下,她毫不犹豫的一张嘴,就将昊天的大给套入了嘴巴里,手也不停的在这上面着。  “坏小子,你的大东西真的好大,真的好烫,弄得,但是,你的大也好呀,兰姨就喜欢大大东西的这个味道呢!”兰芳媚眼如丝地说道。  昊天一边控制着自己仅剩的几十亿攻击着三大基金和洪氏集团,一边欣赏着兰芳给自己时乱的表情,他的呼吸慢慢变得沉重,忽然感觉一酸,兰芳将喷射而出的东西像在吃香甜的蜜糖般的吃的乾干净净,另一手缓缓着搓着被她从口中送出的棒身,在她的嘴离开的龟,头前还不忘了狠狠的吸了两三次,才松开昊天的大东西。  昊天将兰芳放到桌子上,让把手指插进那道里面,轻轻的抽动着,兰芳一只手承载桌子上,两只修长白嫩的大腿叉开,另一之手玩弄着自己的,呻吟道:“坏小子……你的……技术……可真棒……你的手……太讨厌了……我都忍不住……呻吟……了起来……坏小子……不要这样好不好……我真的受不了……你……你知道的……我……我的……我的……已经……已经流出了……流出了……来了……真的……”  兰芳嘴上虽然是如此说着,但臀部却是随着昊天手指的抽,动向上着,想要让手指更深一点。  “兰姨……你的身体真的好敏感呀!”昊天调笑道。  “是啊……坏小子……兰姨……的身体……就是……这么敏感……快将你的手指……插深点……兰姨的…………好痒……”看着兰芳的样子,昊天知道自己已经征服了这个丽人了,心里微微一乐,在这种情况之下,他翻转了手背道:“兰姨……没有想到……你……你的……真的好敏感……好敏感呀……你看看……你看看……我的手背……也给打湿了呢……”  一边说着,昊天一边兴奋的将手抽了出来,放到了兰芳的面前,顿时她感觉到,一股带着淡淡的腥的气息扑面而来,兰芳当然知道,那正是自己里流出来的的味道了,一时间不由的羞红了脸,正在她羞得面红耳赤的时候,昊天却坏坏的将手伸到了她的嘴边,兰芳微微一愣看着他,昊天目光火热的看着兰芳:“兰姨,舔一舔吧,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女人舔自己的呢。”  兰芳的俏脸更红了,但看着眼前可爱情郞的热切的样子,她又不想拒绝昊天,所以听到昊天那么一说以后,她不由的伸出了舌头,慢慢的向着昊天手背上的舔了过去,但是就在舌头要接触到的时候,兰芳突然间想到自己这样的举动,实在是有些太荡了,所以不由的嘤咛了一声,低下了头去,几乎不敢看昊天。  昊天微微一笑鼓励的道:“兰姨,不要害羞了,我舔过你的的,那味道好极了,真的,你舔一下,你就会知道其中的美妙的滋味的,来,兰姨乖,舔一下就行了。”  一边说着,昊天一边又将手伸到了兰芳的嘴边,兰芳听到他这样一说,不由的抬起了头来看着昊天,在看到昊天鼓励的眼神以后,她不由的又一次的伸出了舌头,舔向了昊天的手背。  顿时,一股淡淡的带着甜腥的味道传入到了兰芳的心中,兰芳想到,自己正在舔着自己里流出来的,那是一件多么荡的事,之中流出了更多的,而舌头也如同闪电一样的,开始在昊天的手背上舔了起来,看到兰芳将给舔入了嘴里,昊天也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刺激,大也更加的坚硬了起来。  昊天又一次的将手放到了兰芳的两腿之间,开始在那里挑逗了起来,兰芳努力的克制着自己想要呻吟的冲动,一边微微的扭动着身体,一边喃喃的道:“来吧!快来吧!坏小子,兰姨需要你的大东西,你的手指不够止痒,快来啊!“昊天一把将兰芳揽进自己怀中。  兰芳感受着昊天的身体结结实实的挨着自己的身体,她沉浊的呼吸声也越来越急,昊天把握时机一下便吻住了美艳熟妇那红艳诱人的樱桃小嘴,一双色手更是在身下娇柔玉体之上快速游动着,兰芳鲜红的樱桃小嘴里发出“嗯嗯嗯”的呻吟声,昊天的一只色手用力揉搓着她胸前丰满坚挺的玉女峰,那种被虐的快感顿时侵入兰芳的大脑之中,所以那销魂之极的呻吟声更是娇媚无比。  就在昊天扶着大东西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来了,兰芳被这敲门声下了一大跳,她心里十分害怕有同事来敲门,因为这样他就享受不到那粗壮之物了。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