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292章 母女双飞

第292章 母女双飞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9346更新时间:2015-07-10 06:34:59
     二人还陷在之中,这时门忽然被推开,一个娇美的声音急急的传来,“秀宁,现在怎么样了。”刚说完,李秀宁的妈妈周雪丽就闯了进来,她刚才觉得女儿十分可疑,生怕她有什么意外,就拿了钥匙开门进来看,结果看到自己的女儿和一个男人痴光光搂在床上,一下子惊呆了。  “秀宁……小天……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李秀宁和昊天,也呆了一下,想不到周雪丽会闯进来。  李秀宁急道:“妈,我和天哥……”  昊天却不害怕,大胆地说:“阿姨,我和秀宁是在谈恋爱,你非要将她弄到澳洲去,害得我们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见面,所以趁秀宁还没走,我们爱个够。”  周雪丽叹口气,“青少年男女关系,已经司空见惯,女儿已经以身相许了,自己要是反对的厉害了,自己真要是和李耀峰离婚,秀宁再因为自己不同意她和昊天的事,不愿跟着自己,那时可就亏大了。”  昊天却趁她不注意,猛地一把将她抱过来,周雪丽惊呼:“小天,你要干什么?”  昊天说:“阿姨,你的事情,我已经听秀宁说过了,她的爸爸背叛了你,居然和小保姆偷情?难道你不想报复他吗?”  周雪丽说:“我怎么……报复?”  昊天说:“你也找个男的偷情。”  周雪丽脸一红,说:“那怎么可以?再说……我都徐娘半老了,女人不像男人,李耀峰是市领导,自然有人投怀送抱,谁会喜欢我啊?”  昊天赶紧说:“阿姨,我就喜欢你,不如你偷我吧。”  周雪丽吓了一跳,看着昊天一本正经的样子,还有他那火热坚挺,足够威武的武器,不由脸红了:“小天,你不要乱说啊。”  昊天却说:“阿姨,你怕我的能力不够吗?你可以问秀宁,我一定会满足你的。”  昊天又在李秀宁上摸了一把,“秀宁,你告诉你妈妈,我有多厉害,可以满足她的。”  李秀宁原本也同情妈妈的遭遇,为爸爸和小保姆勾结生气,要是昊天能够给妈妈幸福,自己能和妈妈一起服侍他,也是一件十分美妙的事情,于是李秀宁就对周雪丽说:“妈妈,天哥说的没错,他很厉害的,一次能给我好几次,我都爱死他了。”  “秀宁,你真……真无耻,怎么能让妈妈和你的男朋友做那种事情?我是他的岳母,我们俩做那事?是乱……”昊天赶紧捂住周雪丽的嘴巴,“阿姨,你弄错了,你要是和秀宁爸爸离了婚,我就娶你,你是我的合法妻子,秀宁是我的女儿……嘿嘿,我们俩的关系就名正言顺了吧?”  周雪丽惊愕道:“那更乱……”  昊天冲李秀宁说:“秀宁,叫爸爸。”  李秀宁媚地抱住昊天,甜甜地叫:“爸爸。”又用手捉住昊天的巨大,说道:“爸爸,你的好大啊!”周雪丽险些晕过去,昊天趁机脱下她的衣服。  昊天看着前面李秀宁的妈妈周雪丽,她的身体丰腴艳丽,娴静优雅,浑身洋溢着成熟美妇的丰韵,好象熟透的水蜜桃,令人垂涎欲滴,不逊于宋紫凝的妈妈,恨不得咬上一口,周雪丽恨恨地瞪了昊天一眼,却没有说半句话。  昊天也不再说话,迳自以行动来代替言语,他手掌掠过秀发抚摸在玉颈、香肩上,那细滑而修长的手指如抚琴般在周雪丽那光滑的肌肤上来回摩掌着,尽管这并不是什么太敏感的部位,但却是让周雪丽觉得被抚摸得痒痒的,不得不极力忍住,昊天赞赏的看着周雪丽高挺丰满的,这不愧是个美丽熟妇的玉体,肉峰十分坚挺,而那种丰满的熟妇,也是清纯少女也无法比拟的。  昊天双手先试探性的环绕住轻轻抚摸,然后蹲坐到床上把周雪丽抱在怀中,让她的两条修长大腿分得开开的,分别搭在自己的两腿上,如此一来,白腻的大腿的尽头处那块迷人的之处,彻彻底底的爆露在女儿李秀宁眼前,当看到那因大腿被大大的分开而同样缓缓张开,因而露出了里面粉红色之地的美景时,昊天被眼前的美景看的有些发直了。  周雪丽做出应有的反应,昊天左手从玉臂下钻进,绕到她的胸前抓住她半边的,他抓得如此的用力,五指都已经深深的陷入到中,雪白的更是因而泛起了红色,而那鲜红欲滴的则自五指的缝隙间悄悄的探出头来。  “好丰满滑腻的!”昊天一边赞叹一边让五指在肉峰上大肆来回活动着,他的手法看似胡乱而又有条理,每根手指都抚摸过周雪丽上的敏感道,给予她的最大的刺激。  “呃……啊……”  周雪丽紧紧的咬着嘴唇,努力使自己尽量不发出声音,因为她知道自己一旦开口发声,那必然是因为被昊天的高明的催情手法挑逗得呻吟出声,而女儿就在离自己的身前不远处,本来双腿大大的劈开任由自己女儿尽情欣赏她问的无限风光,已经就够让她感到羞耻了,昊天大概知道周雪丽的想法如何,他也并不急于求成,似周雪丽这般贞烈刚强的女性,要耐心的加以挑逗颇长的时间才会让她就范,而其中的乐趣更是昊天所要享受的。  左手的五指在充分的享受着的美好,右手的五指也要不甘寂寞了,昊天伸处右手,同样抓住另半边的肉峰,双管齐下,从两面一起挑逗刺激着周雪丽的,指头从上面的每一寸肌肤上滑过,不时还分出一两根手指去研磨、捏弄她那有些寂寞的,而且他的嘴舌也没闲着,从后方不住啃咬着周雪丽的后颈,或舔或吸,在光滑细嫩的颈子上留下了无数的牙印。  此时周雪丽的已经不能用紧咬牙关来抑制了,她必须要头部不住的晃动,小嘴或开或合才能勉强抑制住因为挑逗而发出的呻吟声,可是尽管如此压抑,却依旧阻止不了喉间一丝丝娇哼的声响。  昊天心中暗笑,周雪丽实在是不够聪明和变通,明知道如此的忍下去,到最后来的结果依然会是她经受不住自己的挑逗,彻彻底底的被之火支配,而要知道,这样逐分逐分的把一个贞洁贵妇调弄起来,进而让她自己投怀送抱,正是男人的最大乐趣,于是昊天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唇舌间的频率也加快加重了许多。  周雪丽已经不知道要用什么有效的方法来躲避昊天的侵袭了,她只能通过不是十分有效的晃动来躲避昊天唇舌的进击,因为后颈处是她不逊色于处的敏感部位。  “你要乖乖的哦!”  昊天把口中的热气吹到周雪丽的耳孔里,唇舌也转移方向开始进攻她的耳珠,含在口中一会儿后,像是怕融化般的不时再轻咬两口,以证实道鲜嫩可口的小耳朵没有被他给吞到肚去,周雪丽不住的从鼻息间喘着有些沉重的气息,从愈来愈急促的呼吸可以知道,这刚强烈性的美女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乖乖的把身体放松,一会儿你就要享受到人世间最大的乐趣了!”  昊天不住的在她耳边灌着迷魂汤,手掌也开始从上撤下而改为抚摸上她的大腿,在女性当中,周雪丽的忍耐力的确是非常了得的,尽管抵抗力至少已经去了一半,但她的意志还能保持适当的清醒,昊天突然放在她大腿上的手掌让她知道,只要对方想,他可以轻而易举的顺着大腿内侧直接抚上她最为隐私的。  “不!我绝对不会让他轻易得逞的,即使是到最后无法坚持,我也要坚持下去!”  周雪丽如是想着,她更进一步的咬紧牙关,抵抗着身体内泛滥的,对于这个贞烈的妇人,昊天也是暗暗敬佩,的确是个有韧性的熟妇,不过同样的,这也给他带来更大的征服快感,看来上半身的刺激还远远不能让她屈服,昊天决定加大进攻的力度,伸到周雪丽大腿上的手掌开始活动起来,并没有立刻急于直接沿着大腿内侧直达,而是在大腿和膝盖的部位的肌肤上来回的抚摸了起来,那细致光滑的肌肤令他赞赏。  本来已经做好了这坏蛋要玩弄自己最隐私的部位的准备,周雪丽紧闭美目等待着被狗咬了一口的感觉,而片刻之后,想像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昊天反而是以温柔的手法抚摸起她的大腿来,并没有认为对方是就的那样,周雪丽此时明了了,昊天的调情手法实在是无比高超,他要的不仅仅是她的,而是要她从身体和心灵的最深处都对他臣服。  周雪丽彷佛预料到了自己被挑逗至癫狂的境地,放浪荡的狂呼乱喊着,做出种种荡至极的无耻举动,放浪的迎合着丈夫以外的男人,好像是明了了她的想法,昊天此时所展露出来的笑容对周雪丽来讲不啻于是恶魔的微笑,他的魔手也不再拘泥于在光滑的大腿内侧抚摸,而是逐渐一分一分的向里面摸去,速度是无比的缓慢,但却带给了周雪丽心上无比沉重的压力,她只能感觉着昊天的逐渐接近。  “好滑腻……”  昊天的手指摸到了周雪丽处盛开的两片花瓣,轻理着那因为激情已经肿胀不堪的,他用两根手指不住的来回摩掌着、刺激着,随着手指的动作,昊天渐渐感觉到了从深处传来的一片湿润的意味,四周的完全违背了主人的意思,夹住了侵入的异物,而且还在不住的蠕动抚摸着。  “好紧的!”昊天赞道,他重重的在周雪丽的上捏了一把,让她疼痛得睁开眼睛。  “看看吧!这就是你的里流出来的东西!”昊天把手指伸到她的面前,在她眼前不住的晃动着沾满了她的里流出的蜜汁的手指,周雪丽羞愧欲死,她有些恨自己的身体是如此的敏感,被昊天在处稍加挑逗就湿成了这个样子。  昊天看着周雪丽那有些因为羞赧而显得发红的脸,强行把手指伸进了她的小嘴里,强迫她品尝着自己内传来的味道,周雪丽的小嘴香舌只能被动的含住侵入进来的手指,不情不愿的品尝着上面的味道、自己的味道。  “嗯,很荡的样子,看来你很有的天分啊!”昊天微笑道,务要进一步的摧垮周雪丽的心理防线,“等会要记得用这个样子吸我的。”他抽回手指,重新又返回到了她的处抚弄。  只是这回昊天是右手五指齐上,两根手指撑开两片,其余的手指着寻找着顶端的,鲜嫩的顶端,嫣红的很快的就被昊天的手指找到翻出,他的手指灵活的控着那粒近似于红色的珍珠状的东西,加紧刺激着周雪丽的处最脆弱的所在。  “呃!呃……啊啊……”周雪丽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嘶叫声,探处的剧烈地收缩着,明显是要达到前的征兆。  昊天没想到周雪丽会如此敏感而易达到,他语带讥讽的问着:“阿姨!你好荡,难道这么快又要了。”居然在女儿的注视下达到了,这——瞬间周雪丽直欲钻入到地下去。  昊天此时的已经被刺激得高高挺起了,要不是另有个奇妙的想法在支撑,他已经要用力弄开周雪丽的大腿,直截了当的以猛烈的力量彻底占有她了,他的嘴角带着邪恶的笑容,一手托住周雪丽的玉体,另一只手居然顺势伸到了她的玉臀之下。  “啊!你要做……什么……呃!”当周雪丽察觉到昊天的举动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昊天以指头略微试探了她的,手指猛地向里一伸,硬生生的闯入了她的中。  手指在的深处摩擦着里面的,加上昊天突然又一次从前面的处了手指,前后的两处手指彷佛能够相互触碰到一般,两下前后夹击,将周雪丽刺激得死去活来,小嘴里这次可是没有声音发出了,不是忍耐的功夫够好,而是被强烈到极点的快感刺激得发不出声音来。  昊天发出了神秘的笑容,忽地腾出一只手点在周雪丽的上,“啊!啊!”周雪丽张大了小嘴,处被昊天一点,开始剧烈的收缩起来,身体用力的抖了抖,一股水流由的从里面涌出。  在昊天霸道的刺激下,周雪丽竟然被刺激得了,她的脸色变得苍白,但仔细瞧去,苍白中还蕴藏着红晕,昊天的这一无赖招数,将她最后的自尊打得粉碎。  “我来了!”昊天解放出自己之物,俯去缓缓接近她的,周雪丽的所有信念全部被摧毁,一丝的反抗意识都已经不见了,她只知道尽量的放松身体,迎接昊天的的侵入,雄伟的缓慢的到了鲜嫩的中,随着的深入,磨擦着四周的,激起了阵阵的声响,引得她再次蜜汁狂涌。  眼前有着这么美艳而成熟的,昊天此时带着想享受的心情,一丝丝的凉气在两人的处传来,昊天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蕴藏在周雪丽深处的那股生命精华,他双手抚摸过她的,放肆的捏着那两粒鲜艳的,腰部则猛烈的做着运动,让猛地全部抽出,又猛地全部塞进去。  尽管周雪丽颇深,但昊天那长长的依然能够每次都重重的戳在她的深处,顶得处的软肉不住的向里收缩着,而当软肉收缩到极点的时候,那大量的生命精华就会伴随着周雪丽的大量的涌出了。  在昊天狂猛的攻势下,周雪丽的小嘴长得大大的,甚至唾液还顺着嘴角流出,妩媚的美目再也没有迭起时的眼波迷离、盈水欲滴了,她的双眼无神,显然是被昊天那超乎常人的尺寸弄到了失神的地步。  “喔——”随着昊天一下特别猛烈的撞击,周雪丽眼角流泪、嘴角带笑,被弄得无法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她双手双脚有如八爪鱼般紧紧的缠在昊天的肩背处,死命的紧搂着,怎么也不肯松开,昊天知道她这是到了极点的征兆,再让他以极其猛烈的态势向里面狠狠的戳了数下,终于如愿以偿的迎来了周雪丽最大而且是最后一次的。  昊天等待了一下周雪丽的身体从中回复,一个翻身,让她座在自己的上,而周雪丽还没有从刚才的迷乱中配来,不由自主的上下着,了几十次,巨大而强烈的快感猛然袭来,周雪丽四肢发软,再也无力支持身体,娇吟一声,一坐在昊天的身上,趴在他身体上娇喘,喘过气来又一摆一摆的扭动雪白浑圆的,感受带来的快感。  昊天也是咬牙吸气才能忍住周雪丽的,周雪丽趴在他身体上之后,他紧紧搂住周雪丽,让她的雪白双峰压在自己身上,每当周雪丽娇躯扭动,就可以感受到两个肉团的摩擦,而他的另外一只手抚摸着她那光滑的后背,柔软的粉臀。  周雪丽把俏脸埋在昊天的胸口,扭动粉臀摩擦他的身体,而昊天的大手在后背和粉臀上的抚摸,也令她感到非常舒服,昊天笑道:“雪丽怎么样?舒服吗?”  周雪丽身体的快感已经不那么强烈了,神智也已回到了她的身体,她羞涩的把脸蛋埋在昊天胸口,不敢回答,昊天把她身体向上一提,便和她面面相对了,只见周雪丽清秀的脸上一片娇红,闭上眼睛不敢看昊天,昊天笑道:“别不好意思嘛!快回答,否则,嘿嘿……”  周雪丽咬了咬嘴唇,小声回答道:“嗯!还可以!”  昊天笑道:“好!刚才是你舒服,现在我来舒服怎么样?”  周雪丽红着睑点了点头,看都不敢看,她翻身躺到床上,分开雪白浑圆的大腿等待昊天的进来,昊天一笑道:“我不用这个姿势了,换一个姿势。”  周雪丽奇道:“还有别的姿势?”她心中暗想:“没想到原来行房还有那么多奇妙的花样,自己以前是从来没有想过的,也不知道其他的姿势是什么滋味。”  想到这里,周雪丽忽地痛恨起自己来,只是几种奇妙的姿势,自己的就完全背叛了心神,而随后心神也受到了所带来的的刺激的影响,现在连心神好像也变得荡了起来。  昊天笑道:“当然还有,很多姿势都没用到!”说完一把抓住周雪丽的小蛮腰,抬高她雪白的粉臀,周雪丽一声娇吟,双手急忙用力撑住身体。  昊天跪在周雪丽粉臀后面,双手抓住小蛮腰,卖力的运动,周雪丽趴在床上,面对着自己的女儿,紧咬着牙关,努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刚才她的已经背叛过自己一次了,这次她说什么也要让自己保持住不被对方所控制,她苦苦的忍耐着。  昊天听不到周雪丽的叫声,笑一声,暗道:“我看你能忍多久!”他抓住周雪丽下垂的,揉搓了几下,忽地用力一摸,突如其来的疼痛使得周雪丽“啊!”的一声尖叫出来!  周雪丽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相对的,昊天的运动也越来越快,周雪丽感受到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她就越来越在中沉迷,她双眼迷茫,已经看不见眼前的东西了,她只知道,她要拚命的放纵自己,摇动美丽的臻首,声声!  “啊……好美!”  周雪丽的声越来越高,终于,来临了,她浑身抽搐,粉臀更加疯狂的扭动,美丽雪白的左右乱甩,臻首用力的抬起,美目无神的望着屋顶,张大樱桃小口,惊天动地的号叫着,享受着昊天给她带来的快感,完全的沉浸在欲海之中!  周雪丽娇躯剧烈的动作和漫长的迅速耗尽她的体力,激烈扭动的身体慢了下来,高声的号叫也变成了低声的呻吟,同时昊天也实在无法再忍耐自己快感的冲击,把周雪丽纤细的小蛮腰猛力向自己一拉,她那雪白粉嫩的臀部撞在自己身上!  大力的顶压使得周雪丽又痛又舒服,她哀叫一声,双臂无力,再也支撑不住上身的重量,整个娇躯无力的瘫软在床上,不断的娇喘着,昊天趴在周雪丽身上,周雪丽由于长期没有这么剧烈的,这次体力透支的太厉害,一时还无法恢复,仍然趴在床上娇喘,昊天压在周雪丽的美臀上,轻轻的晃动着,蹭磨她的粉臀,感受她粉臀上那特别娇嫩的皮肤。  经过几次的击打和昊天的训服,此时周雪丽已经堕落在昊天的中,变成了一个荡的熟妇,昊天吻着周雪丽,仅用大在那深处研磨着,过了一会儿,周雪丽又开始娇哼了:“嗯……好舒服……小天……太好了……你的大宝贝……真太大了……弄得阿姨死了……阿姨一下子……还真享受不了……刚才那第一下弄进来时……弄得我真的好痛……幸亏你这孩子……知道阿姨……赶快停了下来……你的本事真不错……弄得阿姨现在……又舒服起来了……真的……阿姨不骗你……阿姨从来没有像……这麽舒服过……快……快用力干吧……”  昊天觉得宝贝插在周雪丽的中滑溜溜的,他轻轻抽动一下便发出“噗嗤”一声,不觉把腰肢摆动幅度加大,宝贝在周雪丽越插越深、越插越快,顿时“噗滋”、“噗滋”的声响成一片外,周雪丽口的嫩皮也跟随昊天宝贝的而被扯出牵入,带出一股股黏黏滑滑的  “啊……小天……好孩子……快……快用力……好……很好……阿姨美得……快升天了……啊……爽死了……要把阿姨……”周雪丽断断续续地诉说着,不停地着,速度渐渐加快了,又猛夹了几下,就一泄如注了。  里的浪水像泉水似地汹涌而出,喷昊天的上,又随着昊天的宝贝的往返,顺着宝贝流到他上,使得两人的都湿完了,接着又顺着昊天的大腿、流到床上,床单都湿了一大片。  泄过之後,周雪丽瘫软地伏在床上不动了,昊天也被她的刺激得泄了精,一股一股滚烫的,一波波地射进周雪丽的中,那灼热的强有力地喷她的壁上,每射一下,周雪丽就被弄得颤抖一下,汹涌的滋润了她那久枯的,周雪丽美得都快要上天了。  “阿姨,还是这麽硬,怎麽办?”昊天翻身把周雪丽压在了身下,天下卡盟。  “不行了,阿姨不行了,你这孩子,泄过了怎麽还是这麽硬?”周雪丽有气无力地说。  昊天把脸伏在周雪丽两乳中间,向她撒娇说:“人家硬得难受嘛,好阿姨,就让小天再来一次吧!”  “好啦,乖小天,来干秀宁的吧,秀宁恐怕已经受不了了。”周雪丽说道。  昊天来到李秀宁身後,李秀宁早己欲火难耐,自动弯下腰,双手扶着床沿,丰满的玉臀高高翘起,红彤彤的花瓣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昊天眼前,昊天将李秀宁抱起来,放到周雪丽的身上,两母女俩摞在一起,然后用手拨开李秀宁的花瓣,将大宝贝夹在她的两片娇嫩的中间来回拨动,并用在李秀宁的上轻轻磨擦,逗得她直流,春心大动,猛往後顶,口中着:“好天哥……别逗秀宁了……”  昊天用一只手分开李秀宁的,另一只玉手握住大宝贝,将塞进那迷人的玉洞口,然後再用力一推,“滋”的一声,大宝贝弄进了李秀宁那久候的洞,李秀宁立刻长呼了口气,显得很舒服、很畅快,而昊天感到大宝贝在李秀宁紧紧的包容下,更是温暖,痛快。  昊天开始,手也在李秀宁的身上来回抚摸,不停地抚摸她那娇嫩,李秀宁被昊天刺激得魂飞天外,口中声浪语,呻吟不绝,“好天哥”、“好天哥”乱叫一气,过了一会儿,李秀宁的丰臀拚命地向後顶,也紧紧夹住昊天的宝贝,喊道:“用力……用力……快………………啊……”  昊天拚命地用力,弄得李秀宁娇躯一阵剧颤,猛地剧烈地收缩几下,丰臀拚命向後一送,一股热汤似的从她的中喷射而出,昊天的上,然后李秀宁随之无力地伏子。  昊天就将李秀宁和周雪丽掉了个个,让周雪丽趴在女儿李秀宁身上,去吃她的小乳猪,昊天笑哈哈地说:“秀宁,你妈妈的奶,被你吃了一年多,你也要回报你妈妈啊。”  说着,昊天抖抖精神,双手一边一只爱抚揉捏着如花的臀瓣,雪白柔嫩弹力十足,周雪丽的美臀丰满浑圆,菊花却都没有开垦,仍然褶皱明显,狭窄紧缩,十分诱人。  周雪丽已经对爱郎昊天倾心,食髓知味,娇羞却渴望将的开发献给爱郎,博得他的欢心,获取更大的宠爱和快感,她只听说过这样的方式,丈夫曾几次要求要插进自己的,但都被自己拒绝了,没想到自己开的第一次今天就要心甘情愿地献给了女儿的男朋友。  昊天色手爱抚着周雪丽湿润的沟壑幽谷,将水淋淋的汁液涂抹在她褶皱紧缩的菊花外面,手指顺势探索进去。  “啊!小天!疼啊!”周雪丽娇躯轻轻颤抖,娇喘吁吁地呻吟道。  “我的好岳母,我进来了啊!”昊天抓住周雪丽雪白浑圆的臀尖挺身进入了她的菊蕾。  “啊——疼啊!太大了!”  周雪丽禁不住发出一声惊心动魄的呻吟,上身不禁向上抬起,头发不住摇摆,玉腿酥软酸麻,感觉这样近乎撕心裂肺的疼痛,丝毫不亚于的痛楚,她真没有想到自己都三十多岁了,还要承受破处一样的开发耕耘的疼痛。  “好阿姨,好紧啊!好嫩啊!”  昊天拉动身躯,挺进到底,充分享受着周雪丽菊蕾的狭窄紧缩温暖娇嫩,好像婴儿的小嘴吮吸咬啮母亲的一样,周雪丽的菊蕾也紧紧咬吸住昊天的庞然大物,爽得他急促地喘息,舒服的闷吼,另一只色手狂野地抚摸揉捏着周雪丽的黑色透明丝袜勒着的沟壑幽谷和深邃臀沟。  周雪丽感觉痛楚渐渐过去,随之而来的是刺激的快感,她开始尝试着迎合昊天的挺送,摆动美臀轻轻地,她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昊天硬邦邦的庞然大物进入她美丽的菊花的那一刻,菊蕾周围柔嫩的肌肉随即一阵痉挛,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和十分充实无比饱胀的快感,随着她自己的迎合,昊天的坚硬触碰顶撞到她粘膜上的酸胀感更加明显,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表达的美好奇妙感觉,是比昊天进入前面的更加刺激过瘾的一种无与伦比的快感。  “……太舒服了!”周雪丽一面摇着雪白丰腴滚圆的美臀,一面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地呻吟道。  昊天被周雪丽一般狭窄紧缩的菊蕾夹得几乎丢盔弃甲溃不成军,但他咬紧牙关,拼命抑制住喷射的,充分享受着摩擦紧裹带来的爽快感觉,并不断地抬高,使庞然大物更加深入到底地进入到周雪丽的菊蕾深处,猛烈的耸动撞击之下不时传来“”的拍打声和“扑哧扑哧”的糜声。  “小丈夫,人家要死了,啊……”周雪丽的玉体开始不停后仰,并随之出现了一阵阵的颤抖和痉挛,前面的玉腿之间的幽谷甬道里面春水潺潺,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玉体抽搐着瘫软在床上,昊天依然斗志昂嘴扬,按住周雪丽丰满浑圆的美臀,挺身毅然决然地杀入进去。  “啊!轻点啊!疼死了!”  周雪丽惨叫一声,撕心裂肺的疼痛使她不由自主娇喘吁吁,呻吟连连,很快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从一直传向胴体的深处,一波又一波源源不断。  周雪丽早就春心勃发春情荡漾,完全忘却了自己的身份,忘却了自己有夫之妇的身份,她的完全被挑起,嘤咛呻吟之间,幽谷春水又不断汩汩流出,美臀更是前后摇摆不住挺送,迎合着昊天的攻势,嘴中发出了鼓励的呻吟。  周雪丽纤细的柳腰本能的款款摆动,嫩滑的花唇在颤抖中收放,她感觉菊蕾一种很难形容,涨涨的,酥酥的满足感,她已经喘息呻吟着接连泻身,昊天也在周雪丽菊蕾深处疯狂,放开架子,使出浑身解数,感受周雪丽逐渐产生快感的同时,自己也享受着她那美妙娇艳所带给他的,飘飘然,如登仙境的余韵,顿时一松,浓稠的灌入周雪丽的菊花中。  昊天将周雪丽的菊花开采之后,又看到李秀宁的小菊花,索性一块开采算了,他又翻转李秀宁的身子让她像般趴着,扶着那仍然坚硬如铁炮的大,深深的再次李秀宁的,来回了一阵子,抽出那坚硬的大,翻开股肉顶入她那细小的内,李秀宁大吃一惊,疼得跳了起来忙说:“天哥,错了!错了!”  昊天也不理会,抱紧李秀宁的身子,不让她挣脱,一面执意的将坚硬如铁炮的大她的直抵的深处,李秀宁这时哭道:“天哥你怎么插到人家的里,好疼!”  这时昊天就是不理会,并只一昧的,起初李秀宁那及一圈圈的大肠壁将紧紧箍着,间都十分困难,可过了一晌,感觉她大肠内液渐多,昊天的也逐渐加快,虽然的紧实的程度要较强得多,可昊天的也更卖力得多,这时已不见她再喊疼,只是一昧哭着,昊天一面奋力边道:“秀宁,天哥要死你,死你这!”  昊天却一面加速动作,狠力攻击,实在无法承受,李秀宁叫声已实在不成调了,趴跪的身子也整个瘫在炕上,昊天露出征服着的笑容,一面作最后的冲刺,只觉背心一阵酥麻,热烫的,狠狠射进李秀宁的大肠内,他整个人这时也无力的趴在李秀宁的身上。  李秀宁这时身子因过多的刺激已有些僵,随者昊天抽回那已软化的,昊天发觉李秀宁有的现像,一口狠咬在她的肩头肉上,她才回魂般哭道:“天哥,你死秀宁了!”昊天这才满意地抱着李秀宁和周雪丽母女,沉沉的昏睡过去。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