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305章 大姨怀孕了

第305章 大姨怀孕了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6006更新时间:2015-07-10 06:35:14
     高氵朝的满足感和充分的发泄让他们彼此在对方的肉体上得到了体现,已经淫欲欢歌的男人和女人在彼此爱抚着,突然床头柜上并排放着手机响了。  苏怡秀素手拿过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从来不理自己的老公打过来的,顿时让她一阵紧张的坐起身子接通了电话,昊天则是起身到外面去接听电话了:“喂!谁这么早电话过来?”  “小混蛋是我!”耳边传来一个美女幽幽的声音。  听着这个声音昊天马上变觉得非常熟系,好像是自己的在东海市的女人,不过奈何他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又害怕伤了她的心,便说道:“呵呵呵,是你呀!亲爱的,说吧!什么事让你怎么早打电话过来,是不是你又性饥渴了,嘿嘿!小骚穴又痒了,想让我好好安慰你呀!”  “小混蛋,你怎么整天想的就是这个呢?我这次打电话给你是正经事!”电话里面的那个声音娇嗔道。  “好老婆,我说的不就是正经事吗?”昊天坏笑道。  “小混蛋,不和你说了,总是被你欺负,哼!告诉你我怀孕了。”电话里面的那个声音继续娇嗔道。  “怀孕了,真的,好老婆。”闻言,顿时让昊天喜不自胜问道。  “这种事难道还可以骗人吗?”手机那边的美人娇嗔地说道。  “哈哈!好老婆,对不起,真对不起,刚才是我太高兴了,你可不许生气!”昊天说道。  手机那边美人听见昊天的话,顿时沉默了一阵,到最后才幽幽的说道:“可我不想要这个孩子!”  昊天顿时一愣,讶然道:“为什么?这可是我们爱的结晶!”  “可,可我们是近亲!”听见这句话,昊天怔怔了,终于想出这位打电话过来的美人是谁了,柳芸,那个在东海市医院被自己强行上的大姨,他不由得暗自嘀咕,近亲又怎么啦!  “喂喂!好大姨,好老婆,你可千万不能冲动,我们是近亲怎么了,谁允许近亲不能生孩子了!”昊天急忙说道。  手机那边的柳芸听了昊天的话,半响才悠悠说道:“可是我是你大姨呀!”  柳芸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昊天打断掉了:“没有什么可是的,谁说大姨不能给我生孩子,反正你绝对不能把这个孩子打掉!”  “小混蛋,你竟然怎么霸道,好了,让大姨给你生小孩也不是不可能,咯咯咯!小混蛋,你已经有多久没有来看大姨了,是不是都快将大姨给忘记了!”柳芸语气有些幽怨。  昊天这下顿时头疼起来了:“可是,大姨,我现在可是在京城,没在东海呀!”  “我知道,我现在也不在东海,而在京城,所以你来京城医院来找我!”柳芸说道。  “好好!好大姨,等会我就过来,好大姨,你可一定要洗白白等着外甥来宠幸哦!”昊天坏笑着说道。  “死样,人家火气可是很大滴,就你那小身板能满足的了我吗?”柳芸娇嗔道。  “你不是试过吗?你知道!”昊天淫淫说道。  “坏蛋,不给你说了,我挂了!”柳芸敌不过昊天流氓话语的攻击,也就连忙挂掉了电话。  昊天接完电话就进房间了,看见便宜妈妈苏怡秀还在床上接听电话,便悄悄的上了床来到了她的身边,将其曼妙的娇躯搂在怀中,用耳朵贴着她的耳畔听着。  “怡秀,不是跟你说了吗?如果你有事就跟我说,你不声不响的跑回家去,我找不到你。”昊天不知道这个声音是谁的,不过稍稍思考便知道能叫的怎么亲切的,那就知道罗峰一人了。  只听得苏怡秀说道:“我又没有到哪里去!我去找儿子了!”昊天一听便淫笑一声,双手揉搓着她胸前丰满坚挺的双峰,苏怡秀羞红了脸,白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乱动。  “哦!到旭儿那里去了,正好你给他手机,我跟他有事情说!”电话那头的罗峰说道。  “旭儿他现在出去了,没在家!“苏怡秀说道。  “没在家?“李峰疑惑的问了一句:“这么早,他不在家,到哪里去了?”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看见旭儿和玉儿一块走了!”昊天大嘴印在苏怡秀雪白的脖子上,一边玩弄着她的身子,一边看着她和她的男人打着电话,苏怡秀粉脸羞红了,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快被昊天揉得出火了,但她仍然保持着样子,强忍着身体带给自己的巨大快感。  “哦!既然是这样,那就算了吧!我直接打旭儿电话!”说完罗峰便把电话挂了,想来是去打昊天电话了,此时如此雅兴,昊天怎么会让那个老东西打扰了,他马上起身拿过罗旭的手机关机,然后一把抱过床上诱人的熟妇。  苏怡秀也是连忙将手机扔在床上,一把抱住自己的儿子和他狂吻起来,昊天将妈妈苏怡秀压在身下亲吻着,揉搓着,只觉得自己的巨大的巨龙已经再一次的坚硬起来,为什么每次面对这个女人的肉体都会这么兴奋呢,或许是刚才看着她一边被自己玩弄,一边和她的老公打电话的原因吧,这正是他兴奋的原因,人妻就是他刺激的源泉。  昊天望着便宜妈妈苏怡秀那雪白的双乳,高傲地挺着,有着绝佳的形状,圆润的肩头尽显她的成熟丰姿,真是耀眼生辉,美不胜收,看得昊天全身发热,苏怡秀身上还时而传来馥郁的香气,更让他春心荡漾,欲火高涨。  昊天低头将脸埋在双乳之间,呼吸着苏怡秀令人陶醉的阵阵乳香,手握住她的雪峰,嘴唇在乳峰上游移,他用力吮着苏怡秀坚挺的乳房,用牙齿轻咬她的乳尖,时而用舌尖如蜻蜓点水的动作在玉峰上捕捉,时而又从舌头到舌根让整个舌面在玉峰上面掠过,时而用手把她紧紧握住,企图把整个玉峰吞在嘴里,时而又抬起头深情的观看。  苏怡秀娇喘微微,浑身酥麻难奈,昊天横卧在她的身旁,双手紧抓着她一只高耸的玉乳,口中含着她弹性十足的乳峰,不住的舔吸着那嫣红娇嫩的小小圆点,他的双腿像巨大的钳子一样夹住了苏怡秀的身体,巨龙高举着顶在她两腿间微隆的丘陵和黑森林间不停地摩擦着,怀中的温香软玉早已化作无边的春色,等候着昊天去拮取、去收获,他不停地抚摸着苏怡秀细腻的肌肤,用自己的身体对她进行一波一波的进攻。  昊天不住地舔着苏怡秀鲜嫩无比的豪乳,然后逐渐的转移到光洁的腋下,他很享受的吻着,还轻轻的将苏怡秀娇嫩的肌肤啮咬,顺着身体的两侧,他一直探索到了苏怡秀平坦纤细的腰腹部,看到美妙的身体曲线在这里形成了一双圆滑的弧线,他的双手扶着这柔软的如同扶风弱柳的纤腰,整个脸都埋在松软温暖的小腹上,追逐和品味丽着散发着淡淡的薰衣草香味的细腻肌肤。  “唔……”一声火热而娇羞的嘤咛,发自苏怡秀美丽可爱的瑶鼻。  苏怡秀已经被儿子一早上连弄了了几次,只觉得自己的下身已经有些红肿疼痛了,她淫声妩媚的呻吟道:“旭儿,旭儿,你饶了我吧!我吃不消了!”  昊天看着美妇人苏怡秀娇媚的哀求样子,听着她蚀人骨髓般的呻吟声,只觉得内心的欲火已经无法浇灭,便说道:“好妈妈,我一看到你的身子便会硬起来,现在我好难受呀,你要帮帮我呀!”  苏怡秀的玉手也握住了自己儿子硕大的巨龙,心中的震惊不讶于七级地震,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如此雄伟,想想自己昨晚已经被他连干了八次,早上刚刚两次,可现在他依然还是如此的坚硬,如此的雄伟,但自己的身子实在是承受不了啦,她淫媚的呻吟道:“儿子,让我用口帮你吧!”  昊天一听更加兴奋了,激动的看着美妇人苏怡秀道:“好妈妈,你可真好,快含含你儿子的大鸡巴吧?”  苏怡秀顿时羞红了脸,昊天平躺着,看着美艳妇人用手理了理自己散乱的秀发,然后用双手握住自己粗长巨大的巨龙,慢慢低下头用她那红润性感的樱桃小嘴含了进去。  昊天只觉得自己的巨龙被一张温暖细嫩的肉洞紧紧包裹住了,一住前所未有的刺激感让他差点就火山暴发了,禁不住强吸一口气,一手按住了美妇人的头,让自己的巨龙停留在她的樱桃小嘴里,感受着温暖如春的美妙时刻。  美妇人苏怡秀只觉得男人那带有刺鼻异味的巨大肉身直插在自己的咽喉深处,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感让她想吐又吐不出来,她想退出来,可是却被儿子的手用力的按着,为此,她艰辛的含着,一种被性虐的刺激感涌入心房,屈辱的泪水便夺眶而出。  昊天一想到此时为自己口交的是便宜妈妈苏怡秀,顿时让她激动不已,他挺着自己的臀部,开始缓慢的用巨龙抽插着美妇人红润之极的樱桃小嘴,感受着无语伦比的刺激和兴奋。  眼泪已经打湿了男人的大腿,昊天也感觉到了,他温柔的用手将便宜妈妈苏怡秀散乱开来挡住她娇美脸蛋的秀发轻轻梳理到耳后根,看着她泪流满面的奋力为自己口交着,这时他的心房也颤动了,他能感觉到此时自己身下的这个女人竟然是如此的爱自己,但男人本性的驱使,使的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性虐刺激,他强忍住自己想要把苏怡秀压在身下狂轰一顿的念头,双手按着她的头快速的挺动着,闭上眼睛享受着美妙的时刻。  昊天沉重的哼声和苏怡秀鼻内娇淫的呻吟声让火山暴发提前了,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快感和高氵朝已经将他们推上了激情的巅峰,良久,美妇人苏怡秀才抬起头,嘴角还残留着男人雪白的精华,已经红肿的双眼泪水还在不停的往下流着。  昊天在享受完激情的高氵朝之后,将美妇人揽进怀里,狂吻着她那红润的樱桃小嘴吸吮着她那比蜜还甜的香舌,仿佛他在感受着自己的精华一样,让美妇人无比的激动,她紧紧抱住儿子昊天,用自己的泪水冲洗着男人的脸蛋。  “好妈妈,我要你做我一辈子的女人。”这是昊天松开美妇人后说的第一句话。  做完‘早操’后,昊天吃完饭离开了罗旭的别墅,顺便运起功法把自己的脸变回来,现在他不是罗旭,而是李家顺位继承人李昊天,恢复到原来的模样后,昊天也没有开车,因为此时他是昊天而不是罗旭,开罗家的车难免会让人怀疑什么,虽然世界上真正知道会这种功法的人很少,但不怕万一就怕一万。  柳芸现在在京城医院工作,因此昊天只好又上了公交车,坐了半个多小时的公交车,然后朝着二百米远的医院大门的方向,脑中则遐想着自己的美艳成熟动人的大姨那绝美的容颜,令人呼吸顿止的美艳绝伦,冰雕玉琢般晶莹柔嫩、雪白娇滑得毫无一点微瑕、线条流畅优美至极的圣女般的玉体,他顿时有些口干舌燥。  忽然,一名血迹斑斑的三十多岁左右的男人从昊天身旁的小巷道理冲了出来,边喊边叫让大家闪开,专注于没事中的他躲闪不及被撞了正着,昊天在碰撞的那一瞬间就感应到了,同时作出相应的措施来阻止两人在大街上人仰马翻的壮观场面。  昊天脚下一稳,手上自然而然的做了个卸力动作,把来人冲撞下的力量轻巧的瓦解,正当他沉醉在自己这么神奇的举动时,就被一声声嚣张的怒吼给中断了,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和那个身上不知是带着谁的血迹的男人,已经陷身于重重包围之中了。  十几个手拿铁棍、西瓜刀,胸神恶煞的男子把他们围在中间,街道边的行人早就惊得鸟飞兽散,刚才喧闹的大街一下变得寂静,路上的车辆深恐惹祸上身,开得比平时都快,街边的商店除了几个大胆的还未关门大吉之外,其它的都匆匆的紧闭店门,一副我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黑道砍杀!”看见这样的情景,昊天嘴角微翘,冷眼斜视着那么男子,就在那名男子快要支持不住,死在乱刀之下时,他便伸手扶住那名受伤不轻的男子,笑道:“各位大哥,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怎可在光天化日之下,聚众行胸斗殴啊!”  就在众人被昊天说话吸引住的时候,那名奄奄一息的男子悄悄的塞了一张纸到了昊天口袋中,可能他知道今天在劫难逃了吧!  这时一个左脸带三寸长刀疤的男子走了出来,笔划着手中的小折刀,横眉怒眼獒叫道:“小子,你是不是吃熊心豹子胆,敢管你家大爷的事,现在你给我马上滚。”  昊天讥笑道:“我这人啊!天生就不会滚,你说该怎么办才好啊!”  刀疤脸之所以这么说,是见昊天不似普通人一般吓得屁滚尿流,反倒是比他们还冷静,怕惹上什么不该惹的人而节外生枝,但又不愿放低身份来,所以才故意一边下很话,一边给台阶。  没想到对方却给脸不要脸,一点也不把他放在眼里,刀疤脸相信警察很快就会来了,虽然他大胆到街头行胸,但没有傻到和全副武装的警察对博,想到东西的重要性和时间的紧迫性,让他顾不得怕惹上什么人了,狠声叫道:“兄弟们把他们两个给剁了。”  昊天本意是想拖延时间,让警察快点赶来,可却被对方识破了,看着一群人蜂涌而上,他的心比任何时候都冷静,全身的器官比任何时候都灵敏,对方的动作就好像电影中的慢镜一样,看昊天眼里是那么简单、清楚,来人好像全身都是破绽一样,只要轻轻的一下就可以把他们搁倒。  受伤男子见昊天‘呆住’了,看这举刀前来的来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禁把刚才借机休息恢复的力气用上,给刀手来个奋力一脚,被击中腹部的刀手顷刻间飞退倒地不起。  “快走……”受伤之人还有这么强而有力的脚劲,让昊天立刻明白男子的不简单,对方能在这么危机的关头还能想到自己,让昊天有些感动,先不管他好坏,就是这份情意也令他非久不可,或者说形势也逼的他不得不自救。  昊天伸手间握住对来来势汹汹地砍刀,右手同时给对方致命一击,瞬间表情丰富,口吐白沫跪地不起,他哪里知道受伤男子的根本目的是要抱住他口袋中的物品能顺利带出去,昊天不知好歹的在缠斗,差点把他给气死了,可又不能表明物品在他身上,强弩之末的他慌神间又中了几刀,血肉横飞溅地的血腥场面,让旁观者忍不住吐了出来。  就在此时警笛的声音由远至近的传来,刀疤脸发现兄弟们伤的伤,不省人事的不省人事,看出今天必定无功而返的他,忍痛喊道:“兄弟们,条子来了,撤。”  于是一帮人快速的扶起受伤的兄弟,在刀疤脸的领头之下,迅速的逃离了现场,昊天这才发现那名男子已经血流不止的昏倒在地了,不等警察地到来,他跑过去抱起血迹斑斑的身体就往医院大门跑去。  急症室门外的长凳上,一名身穿警察制服的年轻小伙子把问话记录递给昊天,道:“繁忙你看一下,没问题的话,就签上你的姓名。”  昊天大致的翻阅了一下,就大笔一挥签上自己大名,年轻警察站起来,递手过去笑着说道:“李先生,谢谢你的帮助,可能以后还有要麻烦你的地方。”  昊天起身握了一下,轻声说道:“没问题,很乐意配合你们的工作。”这时他身后传来一道宛如银铃般的声音,年轻警察立刻迎上去说道:“队长,你来了。”  昊天转身一看,只见一名身穿警察制服的年轻貌美的女子英姿飒爽的站在那,那女警生得美艳绝伦,脸上竟无丝毫的瑕眦,就像一块温润的美玉,散发着温和的霞光,让人心生敬仰,一百七的身高,年龄大约二十六七岁,蓝色短袖衬衣,把高耸的酥胸顶得鼓鼓涨涨的,黑色长裤紧绷绷地包裹着浑圆修长的美腿,玲珑剔透的身材,一头的短发上带着女警帽,浑身上下透着精明干练,干净利落。  女警面如秋月,体态丰腴,娥眉不画而翠,樱唇不点而朱,秋水盈盈,十指纤纤,秀发如云,素颜映雪,一双皓腕圆腻皎洁,两条藕臂软不露骨,全身散发着一层婀娜妩媚的气质,深邃而神秘的剪水双瞳内似浩无际的海洋,给人深不可测的感觉,淡然浅笑中使她粉嫩的两颊那双酒窝衬的如此醉人,修长圆润的玉腿和凸凹有致的身材,粉面含笑而却不怒而威,透出飒爽英姿的勃勃英气。  “没有想到竟然是他?”看见来人昊天的眉头一挑,刚来的这位女警察正是他被洪伟琦陷害进警察局时遇到的麻辣警花陈彤。  “是你?”陈彤看见昊天也是非常惊讶,张开着娇艳欲滴的朱唇,讶然道。  “你是?”昊天此时却是假装不认识陈彤,疑惑的问道。  “你竟然不认识我?”陈彤修长圆润的玉臂叉着仅堪一握的细腰,再从左右膨胀浑圆翘起丰腴的肥臀,真是一个前凹后凸的绝品美人啊!  “我认识你吗?”昊天再次问道。  “你!你!”陈彤看着昊天一脸无辜的摸样,恨得直压根痒痒,心里嘀咕着:“娘的!你这个王八蛋,占了老娘的便宜,竟然还敢玩消失,老娘好不容易找到你,你却又装作不认识我?老娘要你好看,哼哼!”  看着陈彤一副要生吞活剥了自己的表情,昊天咽了咽口水,心里说道:“是不是有点玩过分了点!”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