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318章 与岳母梁惠茹的暧昧

第318章 与岳母梁惠茹的暧昧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6075更新时间:2015-07-10 06:35:30
     刚从四姑姑李玉雪的别墅离开,昊天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却是美女警花陈彤的电话,昊天按下了接听键,然后问道:“彤彤,有什么事吗?”  听到昊天的声音,电话那头的陈彤却有些支支吾吾地说道:“昊天……那个……你现在……在哪里……我家里人……想见你……”  “额!”昊天顿时一愣,然后他笑着调笑道:“想不到这么快就见家长了呀!”  “你还笑得出来,我都愁死了。”电话那头的陈彤听见昊天的调笑,顿时一阵埋怨。  昊天连忙认错道:“彤彤,我错了,放心好了,不就是见个家长吗,想来我这么优秀的女婿,你父母一定会满意的。”说着他就把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告诉了陈彤。  听到昊天的话,陈彤娇嗔道:“谁说要嫁给你了,你今天可要给我表现好点,现在我马上开车过来接你。”说完就挂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只见一辆车停在昊天的面前,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绝色丽人,顿时让昊天一阵惊艳,这人正是脱下了警服的陈彤,只见她身穿一件露背的天蓝色连衣裙,勾勒出高耸的酥乳,纤细的腰肢,裸露出白皙浑圆的玉腿,浑身上下都那么时尚优雅,洋溢着迷人的少妇风情,勾勒出曼妙美好的身材,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尤其是一双白皙修长的玉腿,小腿结实圆润,大腿丰润浑圆,令人心动旌摇,看不出来这个美女警花脱下制服也有如此美艳动人的风韵。  陈彤看见昊天一副呆愣的模样,心里一阵高兴,要知道今天为了陪昊天一起去见自己的妈妈,她可费心打扮了一番,看见昊天还没有转醒过来,陈彤连忙娇嗔道:“你这个呆子,看什么,还不上车。”  “好的!”昊天连忙应答了一番,然后依依不舍地移开了眼球,上了车。  陈彤并没有带昊天直接来到她家,而是带他去了商场,买了一套衣服穿上,然后再带他来到了自己的家里。  陈彤带着昊天来到门前,敲了敲门,房门应声而开,一位美丽少妇站在门后,这个女人,明艳动人,美若天仙,昊天第一眼看见就惊呆了,不禁错愕却步,他无论如何没有想到陈彤的妈妈居然是如此年轻漂亮的大美人!  陈彤已经是很美的了,可这个女人竟比她还要美,更加妩媚动人,仪态雍容华贵,气质淡雅脱俗,只见她齿白唇红、曲眉丰颊,肌肤雪白而细嫩,意态妍丽,丰韵娉婷,艳发于容,秀入于骨,高高的个子,苗条而丰腴,长短适中、纤丰合度,云鬟雾鬓,飘然若仙,那身材极其匀称,珠圆玉润,三围也非常标准,她的腰身很细,压根不像生过孩子的,何况女儿陈彤已经这么大了。  “小天吧?请进。”美妇柔声说道。  昊天第一眼的感觉是她象一个舞蹈演员,她的气质不象陈彤娇美俏皮、天真活泼,而是仪静体娴、典雅华丽,一见面就使人肃然起敬,最引起昊天注意的是她说话的声音,真可以说是清越婉转、圆润娇软,有一种成熟动人的韵味。  这一刻昊天甚至怀疑自己的猜测是不是正确的,他一时无法判断这是不是陈彤的母亲,因为她的母亲决不会这么年轻,但陈彤又从未说过她的家里还有姐妹,难道是她的某一房表姊?  昊天骤然从遐思中惊醒,她笑瞇瞇地看着昊天说道:“你就是昊天吧,我常听彤彤提起你,快请进来坐。”  少妇满意地看了陈彤一眼,非常热情地招待昊天,亲手递过来水果,她走起路来,步态轻盈、腰枝袅娜,真可说是风臻韵绝,陈彤一直跟随在她左右,紧紧挽着她的胳膊,满脸都是幸福和喜悦。  “您太客气了,您是彤彤的表姐吗?”  昊天只好硬着头皮装傻到底了,啊!不知这是陈彤的什么人,太动人了!冒昧的问一句,错就错了,死就死了,就是问错了也有喜剧效果,反而可以赢得佳人芳心。  果然,一句话引来两个女人的朗朗笑声,少妇还掩口葫芦娇笑不已,陈彤放怀大笑,笑得弯下腰去,笑得那么开心、声音那么大,久久地笑着。  “昊天。”陈彤边叫边拉着那个女人的手笑着说,“昊天,来,让我引见一下我的这个表姐吧!”  一句话没说完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而那个少妇也在笑,不过没有陈彤笑得那么豪放,还带有几分忸怩,脸红红的,羞答答娇滴滴的,昊天赶快站起身来听候宣判。  “昊天听着,快跪下,拜见岳母姐姐大人!”陈彤故意板着面孔叫道。  “疯丫头,没有礼貌。”  那女人在陈彤的背上轻轻打了一下,笑着说道,“小天,都怪我刚才没有做自我介绍,我就是彤彤的妈咪,我的名字叫梁惠茹。”  “我妈妈是大学经济学教授,对经营管理啦,房地产啦,都很有研究的。”陈彤紧紧搂着妈妈梁惠茹的胳膊骄傲地说道。  “啊!”  昊天的脸一下变得通红,谅讶地笑道,“原来是阿姨,真的对不起,我把你当成彤彤的表姐了!”  梁惠茹让昊天坐下,她也坐在他的身旁,拍拍他的手,柔声说道:“小天,你不要介意啊!我这个女儿,一点都不懂礼貌,都是我把她从小惯坏了,你以后可要多多谅解!”  “哪里哪里?我看彤彤是那么知书达理呀!”昊天当着岳母大人的面,自然要夸奖陈彤几句,陈彤得到爱郎亲口当着母亲面的赞美之词,芳心好像喝了蜜一样美滋滋的。  “她呀!就是什么都不怕!”梁惠茹喜爱地娇嗔宝贝女儿陈彤一句。  “好了好了,你们别说我了,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陈彤吐了吐舌头撒娇道,“妈,我好久都没陪你了,明天我请假陪你好好玩玩。”  这时陈彤的电话响了,她按下接听键,然后说了几句话,就挂断了电话,说道:“妈妈,昊天,警局有点事情需要我处理一下,我马上就回来。”说完就开门离开了,这时房间里只剩下昊天与梁惠茹两人。  梁惠茹虽然40出头了,但却充满了良家妇女的成熟端庄,说话总是柔声细语的,举手投足间都有一股浓浓的知性女人味,由于平时注意衣着打扮和保养,整个人依然风采耀人风韵犹存,而且她并不像其他大多数的女人般上了年纪之后,身材就开始大幅走样,她依然保持着相当完美的曲线以及身材,丰满的乳房鼓鼓的高耸着,腰肢上几乎不长什么赘肉,美臀又丰腴又滚圆,皮肤白腻光滑,这点从许多男人都以野兽般的眼神看着她可以得到证明……每当她和陈彤一起出去时,人们都说她们像两姐妹不像母女俩。  昊天知道陈彤的父亲当年也是公安系统叱咤风云的人物,只是后来好像由于身体不好,才提前退居二线了,梁惠茹身材丰满匀称,尤其那双丹凤眼,妩媚漂亮,只是眼神之中多少透着几分幽怨,凹凸有致光洁如玉丰满而有韵味的胴体,包裹在素花旗袍里,而显的更加妩媚动人,性感十足。  从纤细的柳腰,到左右膨胀浑圆翘起丰腴的美臀,再到修长浑圆的丝袜美腿,那种带有性感的曲线美是那些仅仅是自夸年轻的女孩所不能比的,那是一种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素花图案的苏绣旗袍,衬得丰胸高耸,从旗袍开叉处裸露出来的玉腿包裹着肉色透明丝袜,乳白色的高根鞋,一切都显得那么端庄优雅,看得出来她绝对不是一般的看重自己的外在形象,美目流转,顾盼生辉,多年的生活,骨子里面都透露出来雍容华贵贤淑高雅的气质。  夏天空调开着,他们坐得很近,梁惠茹身上刚洗完澡的沐浴露的香味以及风吹着的头发不时拂过昊天的脸颊和脖颈,都让他有些心猿意马,更要命的是她穿的素花旗袍,甚至旗袍里面乳罩的形状花纹颜色都隐约可见,旗袍下摆是不过膝盖的那种,一截丰满浑圆的大腿露在外面,在肉色透明水晶丝袜的包裹下愈发显得白里透红肌肤柔滑充满诱惑。  “昊天,来喝茶!”  梁惠茹说着起身给昊天倒了一杯茶,她身穿素花旗袍,皮肤白嫩细腻,脸上略施粉黛,显得端庄优雅,嘴角轻启,顿时满脸含春,风情荡漾,旗袍的开叉既不高也不低恰到好处,刚好露出饱满紧凑的小腿和圆润的膝盖,行动时修长白嫩的大腿时隐时现,她扭动着丰满的屁股一步一步走到了茶几前,丰腴滚圆的美臀弹力十足丰润诱人,一双修长的美腿裹着薄薄的透明肉色丝袜令人想入非非,一双细嫩玉足踏着乳白色的拌带高跟凉鞋。  昊天喝着茶,然后随意地问道:“怎么没有看见叔叔呀!”  “不要提他了……”  梁惠茹顿时敛去笑容,黯然幽怨道,“从前他也是雄心大志勇敢果断的男人,自从身体不好了,就变得越来越小肚鸡肠,庸俗不堪了,老顽固,老脑筋,一天就知道和那些老头子打麻将,越坐时间长了,越对他的那个疾病不利,还把我们母女俩的好心当作驴肝肺,动不动就发脾气,唉!不说他了,我感觉我们母女俩和他都快成了两个世界的人了……”  “都是我不好,提起来让阿姨伤心的事了。”  昊天慌忙柔声安慰道,“叔叔身体不好,心情自然也不好,这个可以理解。不过,话又说回来,阿姨这么贤惠,彤彤这么可爱,叔叔又怎么忍心冲着老婆女儿发脾气呢?真是太不知道珍惜了,阿姨,别生气了,明天我和彤彤陪着你出去玩一玩,疯狂地买一买东西,这个购物可是女人发泄心情的最好办法哦!”  “心情倒是发泄出去了,可是钱也没了,心情岂不更糟?”  梁惠茹笑道,“那是你们这样的豪门家族的生活方式,我们还是不能和你们这些资本家相比的,我倒是也想这样做个一掷千金的购物狂,就怕到时候彤彤该心疼了,呵呵!”  “怎么会呢?我们巴不得孝敬妈妈您呢!”昊天装作低下身去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梁惠茹的丝袜美腿。  只见梁惠茹先是端端庄庄地坐着,两条美腿摆着优雅的姿态,一双细细的乳白色高跟矜持地轻轻靠在一起,显得很淑女,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着鼓鼓的脚背,反射出微弱而奇妙的光泽,挺拔的小腿和小巧玲珑的踝骨线条明快,轻盈俊朗,脚踝后部跟腱两侧自然形成的凹陷十分柔美妩媚,散发着含蓄的性感意味,水嫩的美脚和高跟鞋浑然一体,相映生辉,让人百看不厌。  再看梁惠茹颈间是一条莹白的珍珠项链,粉耀生辉,那如光如玉的晶莹光泽再配上她那天姿国色的绝伦丽色和吹弹得破般娇嫩无比的雪肌玉肤,和她那一套显然不是街上的所谓精品店所能买到的素花旗袍,一头如云的乌黑秀发刚刚洗过,自然写意地披散在肩后,只在颈间用一根白底素花的发箍扎挽在一起,浑身给人一种松散适度、淡淡温馨与浪漫的复合韵味,几乎未经装饰就散发出一种强烈至极的震憾之美。  一眨眼,又见梁惠茹柳腰一扭,坐姿一变,两条美腿轻巧地一斜,将两只美脚向茶几底下挪了一小步,修长的双腿几乎全都暴露在外,大腿和小腿上的肌肉都是如此的均匀,真是多一分则太肥,少一分则太瘦,闪亮的乳白色高跟凉鞋更是诱人遐思。  右腿搁在左膝上,半截浑圆的大腿从她素花旗袍的下摆之间钻出来,从束腰的下摆处伸出四根儿吊带儿,吊袜带夹着肉色透明水晶丝袜,连长丝袜袜口那精致的蕾丝都露在了外面。两条丝袜中的玉腿还真挺好看的,透过肉色透明水晶丝袜,看出她的趾甲被染成鲜亮的紫色,她的玉足真是美得出奇,也许是保养得好,玉足上的皮肤很白嫩,还透着健康的粉红色。玉趾排得很整齐,趾部很长,弯弯的钩拢在一起,看上去很优雅。  趾甲晶莹剔透,闪着自然的光泽。足弓微微向上弯起,足面翘得很高,很性感。足踝圆滑纤细,几乎看不见踝骨。整只脚高贵秀美,如玉似翠,简直就是一件工艺品。可能坐久了吧,梁惠茹两条腿分得开开的在茶几底下晃来晃去,里面的蕾丝内裤看得清清楚楚,沟壑幽谷鼓鼓的凸凹有致,看得昊天食指大动,恨不得伸过手去,脑子里尽是那两条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大腿……  昊天这时起身,坐在梁惠茹的身边,他简直受不了那不停传过来的迷人的肉香,眼睛不时的描向若隐若现旗袍开叉的那条缝隙,和泛着细腻丝光的双腿,恨不得要把手伸进去,抚摸那光华肉感的长腿。  “只要阿姨购物开心,钱财还不是身外之物吗?”  昊天大耍贫嘴地笑道,“其实,网上购物也很有趣的,正所谓内事不决问百度,外事不决问谷歌,购物不决问淘宝,房事不决问天涯,瞧一瞧看一看,阿姨想要卖点什么呢?”  “我想买一枚火箭,怎么样啊?什么时候送货上门啊?”梁惠茹调笑道,和这个风趣幽默的年轻人在一起,本来有些郁闷的心情也不知不觉变得舒爽了许多,对于他的身体时不时有意无意地碰触一下她的娇躯,大腿碰触一下她丰满浑圆的丝袜美腿也不再那么敏感了。  “啊?不会吧?那阿姨可要精心挑选了,呵呵!”昊天笑道,“您看看这个评论很有才很有意思哦!”  梁惠茹看完不禁忍俊不禁掩口娇笑,先前的郁闷心情一扫而光,知道这个善解人意的女婿故意逗她开心的。  “阿姨终于开心了,我心里的石头也总算是落了地了。”昊天用右腿轻轻碰触着梁惠茹那条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左腿,掩饰地笑道,“否则,彤彤也不会饶了我的。”  “你小子也不要太花心,否则彤彤饶了你,我也不能饶了你的!”梁惠茹并不挪开左腿,就那样和昊天的右腿紧紧贴在一起。  梁惠茹此时开始无聊地打开斗地主游戏,看来她平时也就是靠这个游戏消磨无聊时光的。  昊天笑道,“阿姨斗地主的水平很高嘛!”  这时,他开始帮梁惠茹操作电脑,就要坐得很近了。肩并肩﹑手碰手﹑这时腿碰腿的事就在所难免了,大腿贴着大腿,他们慢慢的适应了,也习惯了,昊天享受着这份肉感上的惬意,渐渐的,梁惠茹操作电脑时,不时昊天的手也放在她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大腿上或轻轻柔柔地揽在她肩上,抓到好牌时,昊天还用力的摇着她的双肩。  “我们大学教授可不会那些什么网络游戏的,平时闲着没事也就斗斗地主罢了。”梁惠茹娇笑道,对于昊天的这些举动她都没有拒绝或表现出些许的不悦,好像是不动声色的毫不在意,其实,身心都感到一丝丝的愉悦和舒服。  “阿姨保养的这么好,难怪我会把您当作彤彤的表姐了呢!”昊天用色手轻轻碰触着梁惠茹雪白光滑的玉臂肌肤,由衷地赞美道。  梁惠茹娇笑道:“其实,也不能怪你眼光不对。不了解的人见了我,都说我三十多岁.实际上,我已经四十三岁了,我结婚早,二十岁结婚,二十一岁有了彤彤,后来上了大学,家庭条件优越,没有什么烦心的事,性格开朗乐观,再加上我是舞蹈演员出身,注意保养,始终能够身材苗条、皮肤白嫩丰腴,这样一来,就掩盖了自己的实际年龄。”  昊天笑着点头道:“是的,我看至多三十三岁左右,说来好笑,原来听彤彤说阿姨是大学教授,我想像一定是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原来却是这样一位美貌端庄的知性大美人,而且还背负着国家安全的光荣使命,真是文武双全才艺双修巾帼不让须眉的至尊红颜哪!”  “难怪彤彤被你哄得神魂颠倒的呢!原来这么油嘴滑舌的,就会讨女孩子欢心。”梁惠茹嗔怪道,“不要逗我这个老婆婆开心了,害得我打牌都输了。”  昊天看着梁惠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风采,头脑中马上产生了一个新奇的想法:这母女二人,均美丽异常,可谓玉色双辉、珠光四照,花貌玉肌,堪称一对绝世佳人,而两人的性格又各具特色:一个天真活泼,一个温柔典雅,真是一对尤物。  随着时间的推移,昊天愈发的大胆起来,借着递给梁惠茹饮料的机会,不时的还轻轻抚摩她的玉臂或拢拢她的秀发,刚开始她也微微晃一下身或跺一下脚不让昊天碰,但不久她就随他了,再往后,不轻意间昊天的手越过她后面,手掌轻轻的贴在她浑圆而富有弹性的美臀上,她也没有拒绝,只是不动声色地看着显示屏,粉面略略有点绯红。  虽然如此,他们谁也没有再往前走一步,他们只是说着笑着,时不时目光交接对视一眼,享受着这种双方心照不宣的私下不逾越的灵与肉的交流,房间里面暧昧禁忌的气氛越来越浓烈起来,就在这个时候,陈彤回来了,昊天不得不中止两人之间的暧昧。  陈彤看见两人喜笑颜开,也很高兴,就加入了进来,时间过得很快,昊天看了看外面,已经是下午了,于是他连忙告辞道:“阿姨,彤彤,时间也不早了,我先走了。”  “小天,你有事先去忙吧!”梁惠茹笑道,“我们下次在好好聊!”说着她那双美丽的眼睛还促狭地眨了眨,又恢复了她那大学经济学教授的身份了。  “好的,阿姨,您先休息吧!”昊天顺势在梁惠茹圆润的柔肩上按了一下,才恋恋不舍地告辞出来。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