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321章 泳池母女

第321章 泳池母女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5005更新时间:2015-07-10 06:35:30
     从罗家出来后,昊天又恢复原来的容貌,他接到陈彤的电话,岳母梁慧茹做了一桌好菜,让他过来吃饭,想着昨天和岳母梁慧茹只见的暧昧,昊天心里有些激动,于是他连忙赶车来到了陈彤的家里。  昊天按了按门铃,只见门开了,露出岳母梁慧茹那熟美的身姿,她今天穿着一件纯白色的高旗袍领,短袖剪裁贴切的黑色连身窄裙,称出颈部及玉臂雪白的肌肤及出她不算小的乳房,下身裙摆约在膝上十五二十公分,露出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匀称美腿,她一看是昊天,连忙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递给昊天,然后说道:“天儿来了,快请进吧!还有一个菜,马上就好了。”说完就转过身往厨房走去。  昊天趁此机会刚好可以从后面好好欣赏岳母梁慧茹动人的身材,看着她婀娜多姿的背影,象牙雕刻一般雪白的颈项,以及她黑绒短裙下那双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无瑕美腿,丰美又有弹性的俏臀随着走动轻摇慢曳,真是诱人呀!  换好鞋后,昊天走进来客厅,陈彤并没有出去,她穿着一件居家服装,低胸短幅的细肩带紫红丝质上衣,除了袒出一片雪白的胸肌,呈现粉嫩幼细的肉丘之外,在两团半球中间,挤成可爱的乳沟,那丝质上衣薄如蝉翼,虽然并不透明,可是却懒散的贴在双峰上,甚至还凸出小小的两点,下身穿着更是紧迫得离谱的米色长窄裙,将她的纤细的腰部、结实的小腹和圆翘的臀都裹成最诱人的形状,这所有的一切,莫不充满女性的媚惑,昊天看得眼睛发直,他想不到脱下警服的陈彤换上这身装扮后,居然如此地诱人。  就在这时,岳母梁慧茹也已经把饭做好了,她把菜都端到了桌子上,然后招呼着两人吃饭,饭间,昊天先是给陈彤夹菜,而陈彤也帮他夹了回来,这表现出两人之间无比的恩爱,顿时让岳母梁慧茹羡慕不已,接着昊天又给她夹菜,这让梁慧茹心中高兴不已,昨天那分若即若离的柏拉图之恋,已经让她的心里有些死水微澜古井泛波,无法预知会和这个年轻英俊风流倜傥的女婿有什么事情发生。  陈彤的家里就有着一个露天的游泳池,吃完饭后,陈彤就想去游泳一下,梁慧茹经不起她的请求,最后也跟着一起去了。  陈彤穿着一件极品性感的白色连衣三点式,仅仅勉强遮住三处关键部位,上面两条吊带堪堪掩住凸起的樱桃,饱满浑圆的乳峰乳肉却暴露无余,雪白的乳峰,深邃的乳沟,下面T字型也是一条细细的布条紧紧勒着她的沟壑丘谷私密妙处,修长雪白的玉腿,丰满翘挺的美臀。  昊天知道泳装里面有个白色禁忌——白色泳衣往往是女性禁忌,因为浅色的关系,再加上布料不够厚实,一下水就会有透视的尴尬情况,象陈彤这样的连衣三点式已经是极品性感,她还要选择白色,入水透明几近于无,存心要诱惑昊天犯罪。  成熟美妇岳母梁惠茹身穿一件比较高档的蓝色泳装,丝带点缀于泳装的裙角上,装点出雍容华贵的典雅之美,丰满凸起的乳峰,纤细绵软的腰身,丰腴滚圆的美臀,修长浑圆的大腿,芳草沟壑幽谷山丘,一切都在蓝色泳装的掩映下,若隐若现,似露非露,正是这样的感觉反而比完全裸露还要充满诱惑,惹人无限遐思,无限激情。  昊天只穿着平角泳裤,尽情显现着强壮健美的体魄,然后他干净利落地跳入深水区碧波之中,水花飞溅,在陈彤尖叫声中,昊天已经在水里象鱼一样在他玉腿之间游来游去,抚摸揉搓骚扰揩油,再次引起陈彤尖叫,他就是不知道刚才乱划乱摸有没有触摸到岳母梁慧茹那丰腴圆润的胴体。  持续着的水母漂和自由式的踼水、滑水,平日里不常运动的梁惠茹,在女儿女婿簇拥着鼓动着游了一阵后,已是全身乏力,动弹不得,碧波按摩消除不了过度运动所累积的酸痛,她只能慵懒地坐在池边躺椅上,娇叹道:“彤彤,天儿,妈妈好累喔!都是你们俩害得我腰酸背痛,四肢无力,动不了,你们俩游吧!”  “惠茹阿姨,这是平常缺少运动的关系,我替你按摩按摩,消除疲劳,晚上你再泡个热水澡,明天就不酸了。”昊天趁机说道。  “不要,不要!”  虽然刚才在泳池里两人也有不少身体接触的时候,但是那种状况毕竟比较自然,现在听到昊天要帮自己按摩,不管内心多么期待男女肌肤相亲的美好触感,但是想到自己穿着如此暴露的泳衣,要玉体横陈的让女婿当着女儿的面如此亲近,梁惠茹还是潜意识的一口拒绝。  “老妈,没有关系的,就让昊天给你按摩一下吧!他的按摩技巧很好的,你在家总是埋怨爸爸就知道养鱼种花打麻将,从来不知道给你按摩一下,以后就让昊天孝顺你吧!”陈彤促狭地娇笑道。  “惠茹阿姨,没关系的,我知道什么泳姿会造成那些部位酸痛,肌肉酸痛就得互相按摩松弛,而且是马上处理,效果最好,否则你会酸痛好几天,那你过几天还要抱怨我和陈彤呢!”想到岳母梁惠茹一身娇柔细致的肌肤,按摩起来一定非常诱人,再加上难得的亲近突破,昊天别有期待的说服她。  一方面实在是全身酸痛动弹不得,一方面也不知为什么总是无法拒绝女婿热切的眼神,或许内心深处还有些许不可告人的羞意,渴望与这冥冥之中仿佛有缘的年轻男孩有更亲密的接触,享受那难以启齿的动人快感,梁惠茹红着脸,娇羞的微微点头。  “惠茹阿姨,那你先趴着躺好,有些地方按摩起来会有些酸痛,你要忍着点。”昊天说道。  太阳斜照、满天彩霞下横卧着一位千娇百媚的绝色美妇,露背的泳装巧妙的以剪裁凸显美丽的弧线,玉背骨肉匀称、滑腻光洁,小蛮腰到丰满的臀部玲珑浮凸,浑圆高耸的漂亮臀部再与修长的玉腿形成一道美妙动人的弧线。虽然只是静静的俯卧着,却有一动异乎寻常的诱惑,令人血脉贲张。  昊天伸出了颤抖的双手,从她的肩膀开始,慢慢为她按摩,使出浑身解数,手劲由轻而重,梁惠茹“啊”的一声喊痛,全身肌肉刹时绷紧。  “惠茹阿姨,放轻松点,会有些痛,等一下就好了。”昊天柔声说道。  想到自己近乎赤身裸体的躺卧在女儿女婿的面前,梁惠茹一时之间很难马上袒然面对被昊天注视、被他触摸的事实,毕竟是露天泳池,微风袭来,寒意上心头,敏感的皮肤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她连忙说道:“彤彤,妈有点冷,帮妈妈盖上毛巾,好不好?”  “妈,我还热呢,你怎么就冷了呢?”陈彤将毛巾轻轻盖在妈妈梁慧茹身上,低声调笑道,“是不是女婿第一次孝敬你有点不适应啊?”  “去,死妮子,胡说什么呢?”梁惠茹啐骂道,不过她的确有点不适应昊天的大手按摩,身体有点发冷,心里却暖洋洋酥麻麻的。  昊天虽然可惜了大饱眼福的机会,不过这样也好,毕竟还不到摊牌的时候,这诱人至极的美妙胴体再看下去,自己只怕先就忍不住冲动,破坏了原有的构想,他若有所憾地帮着陈彤用大毛巾盖住梁惠茹诱人至极的美臀和玉腿。  “阿姨,舒服不舒服您都吱声一下哦!”  昊天按摩完梁惠茹洁白如藕节般的双臂,渐渐下移到她的腰背间,先是捏按,继则拍打,细滑白嫩的皮肤由于按摩而微微潮红,令人有怦然心动的感觉,最后揉上了虽然覆盖毛巾但是依然曲线迷人的玉臀和大腿,时而轻揉,时而重拍。  梁惠茹不自觉地轻轻颤抖,鼻中嗯嗯有声,她欣慰的想着,还好有一层毛巾盖着,否则女人尊贵的臀部被女婿当着女儿的面这样又揉又搓,真是羞死人了,可是按摩不就是这一回事,刚刚又怎会答应昊天帮自己按摩呢?  一想到这里,许多年久违的与丈夫合体交欢的销魂影像重映眼廉,内心深处无法言喻的悸动瞬间强烈了起来,顿时昊天按在臀部和大腿处强有力的大手似乎传来一阵一阵电流般,让梁惠茹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酥麻和舒畅,口中忍不住嗯哼出醉人柔腻的娇吟,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身心对于男人的按摩真的已经陌生了。  “惠茹阿姨,舒服吗?”昊天问道。  “妈,舒服吗?”陈彤问道。  刚沈溺在心猿意马的遐思之中,私密处微微湿热,直想昊天多按摩一会儿的梁惠茹,乍闻女儿问话,不由得全身发热,娇靥潮红,为了掩饰此一时刻的羞人模样,只能“嗯!”的一声,一动也不敢动的继续趴卧在躺椅上。  “那以后游完泳后,我就帮你按摩,隔天你就不会酸痛了。”昊天柔声说道。  “就是啊!以后有这么孝顺的女婿侍候你,包你乐不思蜀了,再过几天连爸爸都忘了呢!”陈彤又调笑道,在妈妈梁惠茹的背后冲着昊天促狭地眨了眨眼。  “死妮子,不要提他!”岳母梁惠茹娇嗔道,“好了,天儿,你们自便吧!不用陪着我了,我想一个人静静地在这里休息一会。”  梁惠茹听女儿提起来丈夫就气不打一处来,她甚至有时候都怀疑女人到底是为什么而活着,守护家庭守护伦理守护道德守护贞洁,却要付出自己的快乐自己的幸福自己的爱好自己的兴趣自己的追求,至少刚才女婿昊天的按摩让她的身心都感到无法言语的舒服感和愉悦感,那是自己好久好久都没有过的感受了。  梁惠茹迷迷糊糊地眯了一会,知道被一阵女人的娇喘声呻吟声吵醒,她这才发现女儿和女婿都不见了,而从房间里面传出来的娇喘声呻吟声,正是女儿陈彤发出的。  两个小坏蛋大白天就胡天胡帝起来了?梁惠茹卧在躺椅上心儿狂跳懒得动弹。  “昊天,老公,你今天怎么更粗更大了?啊!好深好硬啊!”陈彤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人家不行了啊!”  昊天自然是受到了岳母梁惠茹的刺激,心里甚至将陈彤当作了梁惠茹,压在胯下肆意挞伐猛烈撞击,巨龙血脉喷张雄伟坚硬到了极致,他要用陈彤的娇喘声呻吟声挑动梁惠茹的芳心。  梁惠茹心慌意乱,听到此刻屋中女儿女婿似又换了体位,方才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响已然消失,代之而起的是女儿陈彤高亢美妙的呻吟声,听得出来她已完全沉醉其中。  在令人神销魂散的无穷快意里头,女儿陈彤口中的呻吟甜蜜诱人,仿佛被昊天弄的甚是动情,语声之中虽然还有几分不忿大白天就被他带着行云布雨的抗议,可肉体的畅快,已将心中微微的不喜冲得烟消云散。  陈彤口中放怀呼叫的,更多是对昊天所带来的曼妙滋味的感激,不只是狂呼美妙刺激而已,仅剩的三分娇羞,混在无比放浪的热情当中,更令人听得心神荡漾。  “好昊天,好老公,好哥哥,你插得好深啊!插到妹妹的花心了啊!人家又要飞了又要死了啊!”光听着女儿陈彤的呼吸声中不住散放着诱惑的甜美氛围,便知一窗之隔的牙床之上是怎么一幅香艳春光。  那种种撩人心痒的声音不住涌进岳母梁惠茹耳内,毛巾竟一点阻隔不了,听得她浑身发热,一双玉腿竟身不由手地缓缓磨动起来,磨动中只觉股间一片湿润,不知何时自己竟也像女儿陈彤一样地湿了起来。  梁惠茹紧闭着美目,却好像看见女儿陈彤雪臀上下挺动,将昊天的巨龙吞吞吐吐,女儿陈彤迷醉地与心爱的他吻在一起,娇躯动作之间,饱挺的美峰压在他胸口,不住地盘转磨动,加上这般动作前所未有,巨龙套弄之间似是充满了弹性和反抗的力道,不住刺激着她以往未被触及的部位,感觉真是美妙,火热的感觉直透心房,陈彤不由幸福地想哭出声来,偏生唇舌被他噙在口中,想哭都哭不出声来,她迷乱地扭腰摆臀,下身不住上下舞动,唇舌啜吸着不肯放,就这样快乐地在他身上套弄着、动作着、享受着。  这样多管齐下,仿佛整个上半身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本就是相当刺激的弄法,加上陈彤的身子骨又特别敏感,很快她便到了高氵朝,随着雪臀几下深深地沉坐至底,花蕊在巨龙的顶挺之间终于绽放,陈彤娇躯一阵抽搐,精关终于开放,灼热麻人的阴精登时而出!  梁惠茹即使闭上了眼,耳边响起的喘息声也不住逼入耳内,就算捣紧了耳朵,两人床笫酣战之时,也震得床柱不住摇晃,强烈的肉欲感觉从眼、从耳、从身下不住涌进体内,不住勾起她刚泄过的欲火蠢蠢欲动。  岳母梁惠茹可不是不识此道的雏儿,虽不是夜夜都得到丈夫恩爱缠绵,可她毕竟是年过不惑,在男女方面的经验也不算少了,女儿陈彤那声声把人心弦、句句惹人逦思的言语,完全没有阻隔的在耳边响起,熬得她的身子越来越热,粉肌雪肤上逐渐透出汗来,与犹末干却的痕迹混成了一处,愈发心思荡漾,朦胧之中她内心之中隐约有种冲动,想取代正在女婿昊天胯下承欢的女儿陈彤,亲身一试昊天的天赋异禀硕大无朋,尝一尝女婿带来的无穷无尽的快乐呢!  “梁惠茹,你怎么这样胡思乱想呢?真是羞死人了!”  梁惠茹心底暗骂自己,可是,女儿的娇喘声呻吟声一声接一声地传进她的耳中,此刻唯一能做的,只有羞怯地闭上双目,夹紧一双王腿,无法自拔地轻轻摩挲起来,口中微微地娇喘着,但不管她怎么磨擦,都无法缓解这股热潮,偏偏一双在美峰上头流连的纤手,却是怎么也不愿向下滑动,只在胀起的两点樱桃一头滑动不休,那种陷在当中的滋味,一方面心知不该这样,昨天和昊天柏拉图之恋之事应该彻底封锁起来,就连想都不该去想,可一方面从体内升起的渴望,却驱动着她对自己展开更深入的疼惜。  不知已过了多久,当岳母梁惠茹的纤手终于滑下了平滑的小腹,移师到股间,触及那最脆弱的部位时,那儿的柔软和灼热令她不由吃了一惊,当指尖触及幽谷口处那难以忍耐的湿润,触及了一滴从她身上沁出的汁液时,梁惠茹猛地一省,睁开的美目中满是羞愧,自己做母亲的,怎么可以听着女儿女婿恩爱缠绵而以手自慰呢?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