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325章 岳母梁慧茹的温柔

第325章 岳母梁慧茹的温柔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8718更新时间:2015-07-10 06:35:35
     第二天,当昊天醒来的时候,发觉身旁的孙静已经离开了,身边仍然留有余香,令人感到无限遐思,昊天拿出手机一看,上面居然有一个未接电话,这个电话正是陈彤的妈妈梁慧茹打来的,昊天连忙拨了回去,只听见一个有些含糊不清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喂,你是谁呀?”  听到这个声音,昊天感觉有点不对劲,他连忙说道:“梁阿姨,我是昊天呀!你怎么啦,听你的声音有点不对劲呀!”  “哦!原来是昊天,我没什么不对劲,只是喝了点酒,你要不要也来一杯呀!”电话那头梁慧茹酒醉的声音传了过来。  听到梁慧茹的话,昊天就知道她一定是喝醉了,想到陈彤出差之前交代自己要好好照顾她妈妈,昊天连忙说道:“梁阿姨,你不要再喝了,我马上过来。”说完就挂了电话,向陈彤的家里赶去。  当昊天感到陈彤家里的时候,他拿出陈彤给的钥匙打开了门,只见梁慧茹已经醉倒在了沙发上了,但是手里还拿着酒,想继续喝,昊天看着醉倒在沙发上的岳母,他想大概又因为老夫老妻吵架的事情伤心了吧!因此他走到梁惠茹身边,将她手中的酒抢了过去。  “来,阿姨,我扶你进卧室休息。”昊天说道。  “不要……我还要喝……天儿……我敬你……嗯……天儿……我们来喝酒……”昊天扶着梁母梁惠茹进房休息时,梁惠茹则不断的吵着要继续喝酒。  “阿姨,不要喝了,我扶你进房休息。”昊天继续说道。  “不要……我还要喝……我还要喝……”昊天把岳母梁惠茹扶进里间卧室后,让她躺在床上,坐在床边看着酒醉的梁惠茹,他无奈的摇摇头。  帮梁惠茹盖上被子后,昊天就离开房间来到客厅,他拿起倒在桌上的红酒为自己倒了一杯,他想着为陈彤的父亲会这么不懂的珍惜自己的太太,他想或许有机会他该找岳父谈一谈,要不然有一天岳父会后悔的!  “天儿……来……我们来喝酒……”梁惠茹又一摇三晃地走到客厅低声叫道。  “惠茹阿姨,你醉了,不要喝了,我们改天再喝,好不好?”  “不要……我、我没有醉……我还要喝……”  “阿姨,天儿扶你去休息,来!”  “不要!我要喝酒……”  “惠茹阿姨,是叔叔不好,将来我和彤彤陪你回去一起好好的骂他,好不好?我先扶你回房休息!”昊天一直劝着梁惠茹,但此时的梁惠茹什么也听不进去,她带着醉意靠到昊天的身上。  “天儿!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他是不是不爱我了?他为什么不像你一样的对我呢……”说完后梁惠茹在昊天的怀里哭了起来,她紧紧的靠在这唯一可以让她感到温暖的胸膛里哭着。  “阿姨,哭吧!尽情的哭吧!哭出来也许会好受一些的!”昊天柔声安慰道。  得到昊天鼓励的梁惠茹此时的泪水就像决提的洪水一般的涌出来,她哭的更大声,哭的更伤心,昊天紧紧的抱着梁惠茹,手则不断的轻抚她的头。  对于伤心而痛哭的岳母梁惠茹,让昊天感到心疼,他紧紧的抱住梁惠茹,深怕她会再受伤害一样的把梁惠茹抱在怀里。  哭了好一阵子的梁惠茹,慢慢的抬起头来,当她看到昊天英俊帅气的脸正用着深情的眼神看着她时,她的心迷惘了,她感觉眼前这位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孩才是她想要的男人,她想起昊天对她的温柔、对她的体贴和幽默风趣的个性,才是她想要的丈夫,她忍不住的闭上眼睛、翘起嘴唇,下巴也跟着抬的更高。  昊天看着岳母梁惠茹美丽的脸庞,因酒精而泛红,更加显得诱人,性感红唇的微微翘起,脸上就像是诉说“吻我”的表情,他的心不禁有了心动的感觉,这是打从一见到梁惠茹后,就对这个端庄娴雅的成熟美妇有了心动的感觉,他的脑海里却想着,他是老婆的妈妈,我的岳母,但酒精打断他的思绪,欲念从他心里角落迅速的占领他的身体的每个细胞,他低下头,嘴唇重重的吻住梁惠茹的红唇。  梁惠茹双手抱住昊天的脖子热烈的回应他的吻,不停的吸着昊天伸进她嘴里的舌头,此时的两人已忘记他们的身份,现在的他们只是单纯的男女本能而已,他们只想拥有对方、占有对方的爱,什么伦理道德、岳母女婿关系、乱伦禁忌,早抛在脑后了。  昊天将梁惠茹抱起放倒在床上,他们俩人在床上翻滚吻着,直到最后昊天躺在梁惠茹的身上才停止,他们的嘴唇就像黏住似的黏在一起,俩人的舌头依旧纠缠在一起,当昊天的嘴离开梁惠茹的嘴唇时,梁惠茹甜美滑腻的香舌不由自主的伸出来追逐昊天的嘴,昊天看到后,开口吸吮着梁惠茹伸出来的甜美滑腻的香舌,最后也跟着伸出舌头和她甜美滑腻的丁香小舌在空中纠缠着。  昊天伸手开始脱掉梁惠茹身上的睡衣,梁惠茹则扭动身体好让昊天顺利的脱下她的睡衣,梁惠茹今天穿的是平常很少穿的半透明性感内衣,这原本是为了结婚二十二周年纪念日而特别为丈夫准备的,没想到现在和她一起分享的却是她的女婿昊天。  昊天脱掉梁惠茹身上的衣服后,在他眼前的梁惠茹只穿着胸罩及内裤的雪白肉体,丰满雪白的胸部因白色蕾丝的胸罩撑而托出美丽雪白的乳沟,饱满诱人的乳房高挺着,顶着一粒樱桃熟透般的乳头,平坦的小腹显得相当的光滑,浑圆的臀部在那既丰满又白嫩的大腿交界处,穿着白色半透明的小蕾丝内裤,内裤小的连芳草都不太遮得住,内裤下包着隐隐若现的黑色神秘地带,雪白修长的大腿滑直落脚下。  望着梁惠茹雪白如凝般的肌肤,微透着红晕,丰腴圆润的胴体有着美妙的曲线,他感觉到梁惠茹的肉体就像雕像般的匀称,一点暇疵也没有,昊天忍不住的吞下口水,伸手在梁惠茹丰满浑圆的乳房温柔的抚摸着。  当昊天的手碰触到她的乳房时,梁惠茹身体轻轻的发出颤抖,她闭上眼睛承受这难得的温柔,对她说这确实是难得的温柔,陈彤爸爸从未有过这样的温柔举动,就连新婚之夜也没有,这些年来更是冷落疏远了无情趣。  丈夫总是在三更半夜出警归来,在她熟睡的时候,粗鲁的占有她,在一阵疯狂的抽送后,就草草了事,对他来讲这是男子气概的表现,但对梁惠茹来说,她却觉得自己像妓女一般,只是供丈夫发泄性欲的对象,虽然她曾在丈夫年轻时疯狂的抽送之下得到快感,但也只是短暂的,多半情况是丈夫将她的性欲挑起却又得不到全程的满足,让她的心就像悬挂在半空中一样的难受,这些年丈夫受伤内退之后,心理有了阴影,生理也受到影响,早就没了活力,政治生命的提前结束,生理能力也随之萎靡不振。  而现在昊天火热的手传来温柔的感觉,这感觉从梁惠茹的乳房慢慢的向全身扩散开来,让她的全身都产生淡淡的甜美感,而下体更传来阵阵涌出的快感及肉欲。  昊天一面将手伸入胸罩下,用手指夹住梁惠茹的乳头,揉搓着她柔软弹性的乳房,另一手则将梁惠茹的胸罩解开了,翘圆且富有弹性的乳房,像脱开束缚般的迫不及待弹跳出来,不停在空气中颤动而高挺着,粉红小巧的乳头,因昊天的一阵抚摸,已经因刺激而站立挺起,美丽而微红的乳晕,衬托着乳头,令昊天垂涎想咬上一口。  “嗯……天儿……嗯……喔……”  昊天低下头去吸吮梁惠茹如樱桃般的乳头,另一边则用手指夹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头,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丰满的乳房上旋转抚摸着,受到这种刺激,梁惠茹觉得大脑麻痹,同时全身火热,有如在梦中,虽然对方是她女婿,但快感从全身的每个细胞传来,让她无从思考,只有娇喘吁吁,嘤咛声声。  “啊……嗯……我怎么了……喔……”  梁惠茹觉得快被击倒了,昊天的吸吮和爱抚,使得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动起来,美穴甬道里的嫩肉和子宫也开始流出湿润的春水来,昊天的嘴用力的吸着,含着,更用舌头在乳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断的打转着,另一边的乳房则大力按了下去,在丰硕柔润的美乳上不断的揉弄,手指更在她的乳头,揉揉捏捏。  梁惠茹像是怕昊天跑掉似的紧抱着他的头,她将昊天的头往自己的乳房上紧压着,这让昊天心中的欲火更加上涨,嘴里含着乳头吸吮得更起劲,按住乳房的手,揉捏得更用力,这一按一吸的挑逗,使得梁惠茹觉得浑身酸痒难耐,胸前那对乳房,似麻非麻,似痒非痒,一阵全身酸痒,深入骨子里的酥麻,她享受着这从来没有过的滋味,陶醉的咬紧牙根,鼻息急喘,让昊天玩弄自己美丽的胴体。  “喔……天儿……好舒服……喔……”  虽然乳房对男人来说不论岁数多大,都是充满怀念和甜美的回忆,此时的昊天就是抱这样的情心吸吮着梁惠茹的乳房,一会后他的手才依依不舍的离开,穿过光滑的小腹,伸到梁惠茹的内裤里,手指在阴户上轻抚着,他的手指伸进梁惠茹那两片肥美花瓣,梁惠茹的花瓣早已硬涨着,深深的肉缝也已春水泛滥,摸在昊天的手上是如此的温温烫烫,湿湿黏黏的。  “啊!天儿啊……”  梁惠茹用很大的声音叫出来,连自己都感到惊讶,同时也脸红了,这不是因为肉缝被摸到之故,而是产生强烈性感的欢悦声,梁惠茹觉得膣内深处的子宫像溶化一样,春水不断的流出来,而且也感到昊天的手指也侵入到自己美穴里活动。  “啊……喔……好……嗯……嗯……喔……”  昊天的手指在滑嫩的阴户中,扣扣挖挖,旋转不停,逗得梁惠茹美穴甬道壁的嫩肉已收缩,痉挛的反应着,接着他爬到梁惠茹的两腿之间,看到她所穿的那件小小的内裤,中间已经可以看到春水渗出的印子,他立刻拉下梁惠茹的内裤,看着两腿之间挟着一丛芳草,整齐的把重要部位遮盖着,梁惠茹的芳草不算太浓,但却长的相当整齐,就像有整理过一样的躺在阴户上,她的花瓣充血之后呈现诱人的鲜红色,春水正潺潺的留出,看起来相当的性感。  昊天用手轻轻把它分开,里面就是梁惠茹的美穴甬道口了,整个阴部都呈现粉红的色调,昊天毫不迟疑的伸出舌头开始舔弄梁惠茹的珍珠,时而凶猛时而热情的舐吮着、吸咬着,更用牙齿轻轻咬着那珍珠不放,还不时的把舌头深入美穴甬道内去搅动着。  “喔……喔……天儿……别再舐了……我……痒……痒死了……实在受不了啦……啊……别咬嘛……酸死了……”梁惠茹因昊天舌头微妙的触摸,显得更为兴奋,她口里叫着的是一套,而丰腴滚圆的美臀却拼命地抬高猛挺向昊天的嘴边,她的内心渴望着昊天的舌头更深入些、更刺激些,浑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涛,让她浑身颤抖。  昊天的舌尖,给了梁惠茹阵阵的快感,迅速地将她的理性淹没了,子宫已经如山洪爆发似的,流出更多的春水,此时的她,只是一昧地追求在这快感的波涛中,她陶醉在亢奋的激情中,无论昊天做出任何动作、花样,她都毫不犹豫的一一接受,因为,在这美妙兴奋的浪潮中,她几乎快要发狂了。  “喔……不行了……天儿……我受不了了……喔……痒死我了……喔……”  昊天的舌头不停的在美穴甬道、珍珠打转,而美穴甬道、珍珠,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带,这使梁惠茹的全身如触电似的,酥、麻、酸、痒,她闭上眼睛享受那种美妙的滋味。  看到梁惠茹淫荡的样子,昊天的欲火更加高涨,他急忙把自己的衣物也剥光,虽说他今天已经连续征战了,但他那一根大巨龙,此时就像怒马似的,高高的翘着,至少有七寸左右长,二寸左右粗,赤红的龙头好似小孩的拳头般大,而青筋暴露,他感觉自己斗志旺盛兴致勃发。  “天儿……我痒死了……快来……喔……我受不了了……喔……”  梁惠茹端庄娴雅的粉脸上此时此刻所透出来的淫荡表情,看得昊天已奋胀难忍,再听她的娇呼声,真是让他难忍受,他像回复精力似的发狂的压上梁惠茹那丰满胴体上,手持大巨龙先在花瓣外面擦弄一阵,嘴唇也吻紧她那鲜红的小嘴。  梁惠茹双手搂抱着昊天那宽厚的熊背,再用那对丰乳紧紧贴着他的胸膛磨擦,双粉腿向两边高高举起,完全一付准备昊天攻击的架式,一双媚眼半开半闭,香舌伸入昊天的口中,互相吸吻舔吮口中娇声浪语:“天儿……我受不了啦……我……”  昊天的大龙头,在梁惠茹花瓣边拨弄了一阵后,已感到她春水愈流愈多,自己的大龙头已整个润湿了,他用手握住巨龙,顶在花瓣上,臀部用力一挺,“滋”的一声,巨大的龙头推开柔软的花瓣进入里面,大龙头及巨龙已进入了三寸多。  “哎呀……”梁惠茹跟着一声娇叫,“痛死我了……天儿……你的巨龙太大了……我受不了……怪不得彤彤也叫好痛……真的好痛啊……”  昊天看梁惠茹痛的流出泪来,他心疼的用舌头舔拭泪水,他不敢再冒然顶插,改用旋转的方式,慢慢的扭动着屁股。  梁惠茹感觉疼痛已慢慢消却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说不出的酥、麻、酸、痒布满全身每个细胞,这是她嫁夫以来,从未有过的快感,她开始扭动臀部,让巨龙能消除美穴里的酥痒。  “好大好烫啊!”梁惠茹那淫荡的表情,浪荡的叫声,刺激得昊天暴发了原始野性欲火更盛、巨龙暴胀,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怜香惜玉,紧压在她那丰满的胴体上,他的腰用力一挺!  “哦!好深啊……”疼痛使梁惠茹哼一声咬紧了牙关,她感觉自己简直就像被巨大木塞强迫打入双腿之间。  “惠茹阿姨,太大了吗?马上会习惯的。”梁惠茹感觉昊天钢铁般的巨龙,在缩紧的她美穴甬道里来回冲刺,大腿之间充满压迫感,那种感觉直逼喉头,让她开始不规则的呼吸着,巨大的巨龙碰到子宫上,强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波波涌来。  梁惠茹吃惊的发现,从子宫里涌出的快感竟使自己产生莫名的性欲,自己也不敢相信会有这样强烈的快感,她本能的感到恐惧,但是昊天的巨龙不断的抽插着,已使她脑海逐渐经麻痹,一片空白的思维里,只能本能的接纳男人的巨龙,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梁惠茹下体的快感也跟着迅速膨胀。  “唔……唔……好爽……喔……”每当昊天深深插入时,梁惠茹就皱起美丽的眉头,发出淫荡的哼声,昊天每一次的插入都使她前后左右扭动雪白的屁股,而丰满雪白的双乳也随着抽插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波动着,梁惠茹淫荡的反应更激发昊天的性欲。  “啊……嗯……喔……喔……爽死我了……天儿……快……再快一点……”  昊天将梁惠茹的双脚高举过头,做更深入的插入,巨龙再次开始猛烈抽插,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宫壁上,使她觉得几乎要达到内脏,但也带着莫大的充实感,梁惠茹的眼睛里不断有淫欲的火花冒出,全身都有触电的感觉。  昊天更不停地揉搓着梁惠茹早已变硬的乳头和富有弹性的丰乳,梁惠茹几乎要失去知觉,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喔……爽死了……”梁惠茹全身僵直的挺了起来,那是高氵朝来时的症兆,粉红的脸孔朝后仰起,沾满汗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动着。  “喔……爽死我了……啊……”梁惠茹软绵绵的倒在床上,但身体似乎尚有着强烈的馀韵,全身仍然微微颤抖着,当昊天将巨龙抽出时,这样的空虚感,使梁惠茹不由己的发出哼声,“啊……不……”  昊天将梁惠茹翻身,让她四肢着地采取像狗一样的姿势,刚交媾完的大花瓣已经充血通红,和雪白的大腿形成强烈对比,围绕红肿花瓣的芳草,沾满了流出的春水,因姿势的改变春水不断的涌出,流过会阴滴在床上。  梁惠茹尚在微微的喘气时,昊天的巨龙又从后方插了进去,他插入后不停改变着巨龙的角度而旋转着,激痛伴着情欲不断的自子宫传了上来,梁惠茹全身几乎融化,吞下巨龙的下腹部一波波涌出震撼的快感,而春水也不停的溢出。  昊天手扶着梁惠茹的臀部不停的抽插,另一手则用手指揉搓着珍珠,梁惠茹才刚高氵朝过的阴部变得十分敏感,她这时脑海已经混乱空白,原有的贤妻良母羞耻心已经不见,突来的这些激烈的变化,使的梁惠茹女人原始的肉欲暴发出来,她追求着昊天给予的刺激,屁股不停的扭动起来,嘴里也不断的发出甜蜜淫荡的呻吟声。  “啊……好爽……天儿……你干的我爽死了……喔……岳母……让你干死了……喔……”  昊天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动,使梁惠茹火热的美穴甬道里被激烈的刺激着,又开始美妙的蠕动,美穴甬道里的嫩肉开始缠绕巨龙,由于受到猛烈的冲击,梁惠茹连续几次达到绝顶高氵朝,高氵朝都让她快陷入半昏迷状态,她没想到这些年古井无波死水无澜了,她竟然在会是在昊天的巨龙下得到所谓的真正高氵朝。  “啊……天儿你的大巨龙……喔……干的我…我好爽……喔……不行了……我要死了……喔……”梁惠茹再次达到高氵朝后,昊天抱着她走到床下,用力抬起她的左腿。  “啊……”梁惠茹站立不稳,倒在床边,她双手在背后抓紧床沿。  “惠茹岳母,惠茹阿姨,惠茹姐姐,我来了……”昊天把梁惠茹雪白修长的双腿分开,在已达到数次绝顶高氵朝的美穴里,又来一次猛烈冲击。  “啊……天儿……我不行了……我爽死了……喔……大巨龙……干得我好爽……喔……”昊天用力抽插着,梁惠茹这时下体有着非常敏感的反应,她嘴里冒出甜美的哼声,双乳随着昊天的动作摆动。  这时候,昊天双手抓住梁惠茹丰腴滚圆的美臀,就这样把她羊脂白玉一般的胴体抬起来,梁惠茹感到自己像飘在空中,只好抱紧了昊天的脖子,并且用双脚夹住他的腰,昊天挺起肚子,在房间里漫步,走两、三步就停下来,上下跳动似的做抽插运动,然后又开始漫步。  这时候,巨大的巨龙更深入,几乎要进入子宫口里,无比强烈的压迫感,使梁惠茹半张开嘴,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因为高氵朝的波浪连续不断,她的呼吸感到很困难,雪白丰满的双乳随着抽插的动作不断的起伏颤动着。  抱着梁惠茹大概走五分钟后,昊天把她放在床上仰卧,开始做最后冲刺,他抓住梁惠茹的双脚,拉开一百八十度,巨龙连续抽插,从梁惠茹的美穴挤出春水流到床上,高氵朝后的梁惠茹虽然全身已软棉棉,但好像还有力量回应昊天的攻击,挺高胸部,扭动雪白的屁股。  “唔……啊……我完了……爽死了……喔……好爽……爽啊……”梁惠茹发出不知是哭泣还是喘气的声音,配合昊天巨龙的抽插,旋转着屁股,美穴里的黏膜,包围着巨龙,用力向里吸引。  “啊……好天儿……好女婿……好哥哥……好弟弟……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喔……你干死我了……爽死……我爽死了……喔……”梁惠茹心花怒放之间,不由又扭头过来,让昊天欣赏她媚目如丝、婉转娇痴的美貌,香舌轻舐樱唇,充满了全然任君品尝的娇媚意态。  昊天自不会放过如此良机,他一手继续把玩着梁惠茹坚挺又柔软的香峰,让那团丰满柔嫩在手中不住变换着形状,却是手一松又弹了回来,另一手却托住了她的脸蛋儿,甜甜蜜蜜地与她亲吻。  一边享受着梁惠茹那醉人的熟美,无论她身子的每一处,都充满着媚人的诱惑,昊天一边心里感叹自己前生也不知修了什么福,能当真得到梁惠茹全心全意的服侍爱意,从来也没想过,这么快梁惠茹如此娇痴甜蜜、心甘情愿地叫自己女婿哥哥,口中吻得不由更加强烈深刻,贪婪火辣地享受着她口中的甘甜。  等到昊天终于享受够了口舌刺激,转而在梁慧茹脖颈各处留下一个个草莓般的红痕时,舒畅无比的梁惠茹早已忘了形,她眯起美目,感觉着昊天口舌每一下深吻、大手每一下揉搓、巨龙每一下刺激,以及肉体每一次接触时火热温柔的爱欲,快乐地承受着那无比满足、充实的舒畅快美,尤其幽谷深处,那敏感的花蕊早已不甘寂寞地跳了出来,恰到好处地承受着巨龙的刺激,仿佛每一下呼吸之间,那花蕊都若有似无地挨上一下顶挺,酥麻酸软,甜美得像是随时都要泄身。  “哎……好女婿……好哥哥……岳母最爱的亲亲……亲亲女婿……亲亲哥哥……你……啊……怎么……怎么这么厉害……连这样也……也刺到岳母花心里了……唔……好热……好硬……哎……你……顶的岳母好……好舒服……”  不堪那火热美妙的刺激,梁惠茹快乐地娇啼呻吟起来,雪臀在昊天的身下无助地扭摇着,艰难地将那花蕊迎上他的刺激,口中更是叫个不停,想将满溢体内的无比快乐叫出口来,全部都让昊天听到,偏生飘飘欲仙、抵死缠绵之间,脑子似都被欲火烧融了,竟没办法把心中的喜乐宣泄于万一,只能勉强找个话儿出口,甚至不管这些话平日听来有多么淫荡而难以入耳,“哎……心肝弟弟……你……干得岳母美死了……嗯……再……再这样下去……唔……不行……岳母受不住……哎……要……要先泄身子了……”  “嗯……岳母泄了……好甜好香……浸得女婿好舒服……”  被那黏腻酥麻的阴精一激,昊天也觉舒爽倍增,只是他不像梁惠茹这样敏感,虽被阴精浸润,却没有半点泄精的迹象,只觉得高氵朝间抽搐的幽谷,给自己带来了更多的快乐,他温柔地拥紧正高氵朝的梁惠茹,暂停了动作,“好岳母……没关系……先泄吧……稍息一下……让女婿尝尝岳母的味道……最美丽甜蜜的味道……”  “嗯……唔……好……好棒……好女婿……唔……嗯……呜……好烫……好美啊……哎……女婿……好好干吧……岳母……要泄身子了……啊……”  虽是阴精大泄,但已深入体内的巨龙却是不动如山,全无崩溃的迹象,反而是高氵朝间本能地吮紧了入侵者的幽谷,却在那火热的刺激下似又美了几分,未闭的精关几乎要再次敞开。  梁慧茹几声媚吟娇喘,只觉昊天温柔的拥抱将她裹在其中,美得像是上天入地一般,即便成仙似部没有这般快乐,她无力地唇开舌吐,被昊天又一下含在口中,口唾交缠之间,差点没美得瘫痪下来,只觉身心全都陷落在那无尽的快乐之中,舒服得再也无法自拔。  昊天一手抱着梁惠茹的香肩,一手揉着她的乳房,大巨龙在那一张一合的小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梁惠茹也抬高自己的下体,昊天用足了气力,拼命的抽插,大龙头像雨点般的,打击在她的子宫上。  昊天拥紧了梁慧茹,双手更加火辣贪婪地玩弄挑逗着她的敏感肉体,巨龙紧紧啜着那吐出的嫩蕊再不肯放,弄得梁惠茹不住婉转娇啼。  等到昊天终于到了极限,将一腔浓精火辣辣地射到梁惠茹子宫深处时,满足到了极点的她也不知泄了几回,好不容易迎接到那火热阳精的灌溉,昏茫晕眩的芳心只觉得这才是欲仙欲死的滋味,才是抵死缠绵、身心尽被昊天占有得到的无比快美……  “好岳母……好阿姨……好姐姐……天儿出来了……我射给你了……”昊天发出大吼声,火山轰然爆发,滚烫的岩浆开始猛烈喷射。  梁惠茹的子宫口感受到昊天滚烫的岩浆喷射时,立刻跟着也达到高氵朝的顶点,她觉得自己连呼吸的力量都没了,有如临终前的恍惚。  射精后的昊天躺在梁惠茹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她,而梁惠茹连动也无力动一下,雪白的肉体瘫痪在床上,全身布满了汗水,只剩下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但她感觉一种无法形容的美感不断的慢慢的融化着全身……  高氵朝后的梁惠茹紧拥着昊天,她的头放在仰卧的昊天左胸上,下半身则紧紧的和女婿昊天的下半身紧贴着,他们的大腿交缠在一起,昊天也紧紧的抱着梁惠茹那情热未褪的胴体,他的右手则缓缓的轻抚梁惠茹光滑的玉背,梁惠茹就像只温驯的猫般的闭着眼睛,接受昊天的爱抚。  两人似乎还没回到他们本来的身份,他们还沉醉在刚刚的性欢愉当中,慢慢的昊天的手迟缓下来,而梁惠茹也在满足之后的充盈与安适感中睡着了。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