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326章 岳母的倾情

第326章 岳母的倾情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9868更新时间:2015-07-10 06:35:36
     昊天志得意满神清气爽地欣赏着岳母梁惠茹丰腴圆润的胴体,大手轻轻抚摩,再配上秀美绝伦的面庞,真是人间的尤物,绝色的美妇,梁惠茹乌黑的睫毛轻轻颤抖,原来她在假寐,此时在昊天的魔手挑逗撩拨之下禁不住心慌意乱起来。  “天儿……我们怎么办呀……”梁惠茹娇羞慌乱地呢喃问道。  对于梁惠茹的问题,昊天真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只有开口用牙齿轻轻的咬着梁惠茹的手指,他也在想这个问题,但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陈彤的爸爸还在。  “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知道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了!”这一句话顶上千言万语。  昊天说完后在美妇岳母梁惠茹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他所说的“不能没有你”的确是他的真心话,因为自从见到梁惠茹后,他发现自己已经爱上这个美妇岳母了,就连和陈彤恩爱缠绵时,他的脑海里也不时的浮现梁惠茹的身影,他甚至想当着陈彤的面和梁惠茹亲热。  “天儿,我们不可以一错再错了……”梁惠茹低着头说不下去了。  “惠茹,不要多说了,我以后会象疼爱彤彤那样疼爱你的,好吗?”昊天伸手将梁惠茹的下巴抬起,看着因害羞而脸红的岳母,他的心瓦解了,心中的道德感再次被欲念驱除,梁惠茹的眼睛则充满泪水看着女婿,昊天低下头狂野的吻着梁惠茹的唇,梁惠茹也开始热烈的回应昊天的吻。  “天儿,我终于知道彤彤和你在一起是很幸福的了……”梁惠茹羞赧妩媚地呢喃道。  “我知道彤彤和我在一起很幸福,可是,我现在更想让你和我一起享受幸福,好吗?”听到昊天的话后,梁惠茹更紧紧的抱住他,同时含羞点头回答。  “那我们就维持这样的生活,暂时不要让彤彤知道,”昊天笑道,“慢慢地再告诉她,好吗?”  “不要啊!”梁惠茹娇羞无比地急道,“不可以一错再错了,否则我还怎么有脸见彤彤呀?”  “放心吧!我会处理好你们母女俩的关系的。”昊天咬着梁惠茹白皙柔嫩的耳垂低声调笑道,“岳父大人身体是不是根本不能满足你的需要了?”  “他的前列腺炎很严重,内退之后,主要是心理压力大,那方面迅速老化萎靡,这些年根本就不……”梁惠茹难为情地看了昊天一眼,娇羞地呢喃道,“不说他了,好吗?”  “我偏要你说说他,他年轻的时候和我现在相比的话,谁的大谁的粗谁的厉害呢?”昊天坏笑道。  “小坏蛋,你好坏,再这样,人家不理你了……”梁惠茹嘴里娇嗔着,可是抬头看着昊天那英俊帅气的脸,她心里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了。  虽然他是直接的女婿,但她确实是真的爱上他了,就像昊天所说的,自己也离不开他了,梁惠茹不由自主的将嘴唇贴上昊天的唇,昊天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翻搅着,当昊天的舌头缩回去时,梁惠茹的舌头也跟着伸进他的嘴里,昊天用力的吸吮着美妇岳母梁惠茹甜美滑腻的香舌。  当他们的嘴分开时,唾液在他们的嘴唇连成一条绵长的线,梁惠茹想他们的爱就像这线一样的连在一起了,而且是一条不会断的爱,她将脸颊紧贴在昊天的脸颊上不停的磨蹭着。  “天儿,我想去洗个澡。”梁惠茹娇羞呢喃道。  “嗯,我陪你洗,好不好?”昊天笑道。  “不要啊……”美妇岳母梁惠茹嘴里说不要,可是害羞的红脸代替了回答。  昊天抱起梁惠茹走向浴窒,梁惠茹双手抱着昊天的脖子温柔的依偎在他怀里,此时的她感觉自己和昊天就像是新婚恩爱的夫妻一样,进到浴室,昊天拿莲蓬头冲梁惠茹的身体,而梁惠茹则到处闪躲,他们就像小孩一样的戏闹着。  最后昊天才拿沐浴乳抹在梁惠茹的身上,他的手从梁惠茹的肩旁慢慢往下抹,接着在她丰满坚挺的圣女峰上温柔的抹着,梁惠茹也主动的帮昊天抹上沐浴乳,昊天的手在美妇岳母梁惠茹的圣女峰上停留了很久才继续往下抹,他温柔的清洗梁惠茹的芳草和美穴,另一手则伸到她的臀部上。  梁惠茹的手来到昊天的巨龙时,她迟疑了一下,但很快的她就双手握昊天的巨龙搓揉清洗,因为在她的心里,眼前的这个男人己不是她女婿了,而是她所爱的人,而她所做的就是爱的表现,就像昊天爱她一样的去爱他。  最后当他们全身都充满泡沫时,他们紧紧的抱住对方身体相吻着,他们像要将俩人的身体容为一体似的紧紧的抱住,此时两人什么也不想,只想用身体传达彼此的爱和感受对方的爱。  昊天让梁惠茹转过身去,从后面抱住她,他不停的吻梁惠茹白的脖子,手也在梁惠茹圣女峰上搓揉着,梁惠茹的手也向后抱着昊天的头,她的头随着昊天的吻不停的扭动着,他们恨不得时间就这样停止,好让他们就这样缠绵下去,就这样表达自己的爱和感受对方的爱。  昊天坐进浴缸后,让美妇岳母梁惠茹坐在他腿上,他们静静的躺在浴缸里边,梁惠茹细滑的背紧贴着昊天的胸膛,而丰腴滚圆的美臀则坐在他大腿根上,昊天在背后嗅着美妇岳母梁惠茹秀发的幽香,双手不安分的在她丰硕雪白的双乳上搓揉,而梁惠茹则闭着双眼享受女婿的爱抚,她喜欢昊天双手温柔抚摸她的感觉。  昊天的巨龙慢慢的硬挺顶在梁惠茹丰腴滚圆的美臀上,而他的嘴唇则吻着梁惠茹的耳垂,接着开始吮着她敏感的颈子。  “啊……嗯……天儿嗯……不可以啊……”美妇岳母梁惠茹的美妙呻吟声,挑起昊天听觉的欲望,他右手离开圣女峰,慢慢移向梁惠茹的美穴轻轻的抚摸,左手则持续搓揉捏弄着她柔软的圣女峰,而梁惠茹的樱桃早已经充血硬挺了。  “啊……不要啊……喔……嗯……”两人就这样静静的躺在浴缸中,除了爱抚之外,还是爱抚,彼此都没有开口说话,对他们来说,他们并不需要什么言语来表达他们的爱,他们是用动作来表达自己的爱,从彼此的反应来感受对方的爱!  “唔……唔……”  昊天的手爱抚着美妇岳母梁惠茹羊脂白玉一般的胴体,紧紧的抱住她,让梁惠茹那美丽诱人的肉体紧贴自己快要爆炸的身体,他们紧紧的相拥,皮肤与皮肤紧紧的贴在一块,两人已经无法抗拒亢奋的情欲,尽情的吸吮着彼此的舌头,贪索着对方的唇!  和刚才酒后荒唐不同,此时的梁惠茹更清醒,可是清醒之中反而更加清楚地感觉到昊天带给她的那种禁忌不伦的快乐。  昊天让梁惠茹平躺在浴缸里面,他的舌头开始从美妇岳母梁惠茹的粉颈一路往耳朵、嘴巴吻去,昊天的舌头并未稍歇而且技巧的,舔一下又再吸一下,他技巧的舞弄着舌尖,好像要把梁惠茹沈睡的性感地带逐一唤醒般,他的舌头终于逼近了胸部,可是并不是一下子就欺近即使是平躺依然高耸的圣女峰,而只是绕着圣女峰外侧舔过,接着就转向腋下了,梁惠茹没想到昊天会吸吮她的腋下,一股强烈的快感流过体内。  “啊……”梁惠茹在瞬间如受电击的快感刺激,下体轻微的颤抖,小声的呻吟起来,昊天再度用力吸吮,美妇岳母梁惠茹的快感继续增加,身体更加战栗起来,接着昊天从另外一边沿着腰线舔着小腹侧边。  “啊……天儿……不可以啊……”梁惠茹的侧腹部也感受到了甜美的快感,昊天再度把舌头转向她的胸前向掖下游过去。  这样的爱抚对梁惠茹而言还是第一次,以前陈彤的爸爸只是粗暴的接吻,揉着圣女峰,连吸吮樱桃,用手指拨弄花瓣,用舌头爱抚都不肯,那样粗鲁简单的爱抚对梁惠茹来讲远远不够,但丈夫只顾着自己的性欲,从没想到她的感受,她不明白女婿为何如此做?为何不直接的就吸吮圣女峰。  昊天的舌头已经爬过美妇岳母梁慧茹小腹两侧逐渐接近丰满挺立的双乳,他从外围像画圈圈一般的向内慢慢的舔樱桃,梁惠茹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樱桃不知不觉已经像着火般的发热,女婿的舌头才接近触到外围,如浪潮般的快感即传遍了全身,已然丰腴圆润的圣女峰正中那一点柔嫩的樱桃被舌尖翻弄沾满了口水,眼看着逐渐充血硬了起来。  “啊……好……舒服……”梁惠茹眉头虽然皱起,但是樱桃和乳晕被昊天的嘴一吸吮,流遍体内的愉悦却是难以抗拒的。  圣女峰被昊天吸吮着,梁惠茹不禁挺起了背脊,整个上身轻微着颤抖着,浴缸里面泛起了水花,此番强烈的快感却是平生第一次的经验,此时梁惠茹才明白为什么女婿的爱抚一直避免触及最敏感的部位,他只不过是为了煽动期待爱抚胸部的焦灼罢了。  昊天吸完了美妇岳母梁慧茹右边的圣女峰,再度换上左边再来一遍,用舌尖轻弹着娇嫩的樱桃。  “喔……喔……啊……舒服死了……喔……”  昊天的手揉捏着圣女峰,他像要压挤似的揉捏着圣女峰,他先是把左右的圣女峰像画圈圈般的揉捏着,再用舌头去舔着美妇岳母梁慧茹那柔嫩的樱桃,使她全身顿时陷入极端的快感当中,全身抵抗不了尖锐的快感,肉体的官能更加敏锐。  虽然昊天知道,这样的爱抚是很不寻常的,但他也不能控制自己,他想可能是因为梁惠茹丰腴圆润的肉体,不论怎么样的爱抚,揉捏舔都不会厌倦的魅力吧!  “喔……天儿……我好舒服……喔……”  终于昊天的舌头往下舔了,他快速的滑过梁惠茹平坦的小腹,来到肥美柔嫩的阴阜上,梁惠茹条件反射的夹紧大腿,他并没有强去拉开,只凑向细细的芳草,仔细的闻着充满香味的私处,最后他才慢慢的拉开梁惠茹的大腿根部,覆盖着芳草的三角地带柔软的隆起,其下和樱桃一样略带淡红色的珍珠紧紧的闭着小口,但或许是经过漫长持续的爱抚,左右的花瓣已然膨胀充血,微微的张开着,他把嘴唇印在半开的花瓣上。  “喔……那里脏……”突然梁惠茹的下体轻轻的颤抖的,混合着浴液香皂和女体体香的气味刺激昊天全身的感官,他伸出舌头再由花瓣的下方往上舔。  “啊……天儿……喔……”美妇岳母梁惠茹发出呻吟,昊天只是来回舔了两三次,就令她的身体随着轻抖,不断地流出春水。  昊天把脸埋进了美妇岳母梁惠茹雪白的大腿之间,先是沿着珍珠相合的地方,由下往上用舌头舔着。  “啊……不可以啊……喔……”梁惠茹的腰部整个浮了起来,配合着昊天舌头的滑动,接着又重复了一遍,这次昊天的舌尖抵住了窄缝,上下滑动,梁惠茹的腰枝已然颤抖不已,她微微的伸直着大腿,一面摆动着腰,在花瓣里,春水早已将美穴甬道涂抹的亮光光的,昊天把整个嘴唇贴了上去,一面发出声晌的吸着春水,同时把舌尖伸近美穴甬道的深处。  “啊……天儿……好……再里面一点……喔……”  梁惠茹的春水又再度的涌起,淹没了昊天的舌尖,他感觉这些从体内流出的春水都如同梁惠茹裸体的感觉般那样娇嫩甘美,他驱使着舌尖更往里舔。  昊天不仅有让自己满足的想法,更想让梁惠茹在自己的手中得到最高的乐趣的心,他把美妇岳母梁惠茹美丽修长雪白的大腿更为大胆的撑开,从她左右对称的花瓣的最里面开始用舌尖一片片吸吮着。  “喔……喔……对……天儿……嗯……就这样……你舔的……喔……我好舒服……喔……”  梁惠茹忍不住的叫出来,随着舌尖仔细的爱抚花瓣,从她身体内不却不断的涌出热热的春水,昊天吸吮着春水,并用舌头把花瓣分开,就在正上阖闭着部份露出了淡粉红色的褶皱小尖头,被春水浸湿着闪闪发光,那光景刺激的令人昏眩,他甚至带着虔敬的心情用舌尖把那粉红色的小豆子吸了起来,此时梁惠茹突然激起了小小的痉挛,昊天更加用着舌尖刺激着珍珠。  “喔……天儿……我不行了……喔……”  随着梁惠茹的呻吟声,她的花瓣处喷出了一股春水,不仅是花瓣已然颤动,连自腰部以下向左右分开的大腿都战栗了起来,在受到刺激后微微的抬了起来。  “啊……爽死……爽死了……喔……”  昊天再一次把美妇岳母的珍珠用唇吸进嘴里,梁惠茹整个下体全部发出了颤抖,舌头沿着黏膜的细缝爬行,一直冲进那深处,大腿抬起张开的下体如此的修长,以及使春水不断涌出的花瓣充满迷人的魅力。  昊天想着岳母梁慧茹这副肉体让他整日都想去舔,去吻,他把裂缝更加扩大,用舌头舔向内侧小小的花瓣,梁惠茹在甜美的官能刺激之下,不断涌出春水,昊天更用中指伸进美妇岳母的裂缝中,并且揉开内侧的小花瓣,他一面吸着滴下来的春水,一面用嘴按住整个花瓣用力的吸吮。  “啊……天儿……爽死我了……天儿……你舔的岳母好爽……喔……爽……”  梁惠茹下体不由自主的挺向昊天,昊天的舌尖也再次向性感的珍珠滑去,梁惠茹的珍珠早已被春水浸湿透,直直的挺立着,昊天用鼻尖顶着,再将舌头滑进开口,梁惠茹的下体再次起了一阵痉挛,女婿舌尖和手指不断爱抚闭她最敏锐的性感地带,她已经完全的坠入贪婪的深渊。  “啊……天儿……我受不了了……喔……快……喔……”  昊天的唇一旦接近,美妇岳母梁惠茹就迫不急待的迎了上去,两只手更加无法克制要爆发出情欲的紧抓浴缸边缘,他的手指不断的拨弄着花瓣,热热的春水也从子宫不断的渗了出来。  昊天并没理会美妇岳母梁惠茹的哀求,他把中指伸了进去,此时梁惠茹花瓣的入口处从最深处传来一阵强烈的收缩,随着手指的滑动腰部整个浮起来,浴缸里的水翻腾起了波浪。  “喔……天儿……我……不行了……喔……快……痒死我了……”  梁惠茹雪白的大腿间略带粉红色的极为诱惑的凹陷,还有那外侧充血丰厚的大花瓣,不论是哪一个部位,此时都淹没在春水之下,闪闪发亮,充满官能之美。  昊天跪在地板上仔细的一个个的去舔,随着舌尖抚过之处,春水不断的泊泊流出,昊天更加起劲的吸吮,几乎是粗暴,而梁惠茹丰腴圆润的身体不论舌头如何去挑逗都呈现尖锐的反应,柔细腰枝更加挺起,春水更加速的溢出。  昊天完全沈浸在美妇岳母梁惠茹丰腴圆润的肉体快感中,虽然这样舌头很酸,而且舒服的是梁惠茹,但他却一刻也不想停下来,不只有今天,昊天渴望能让梁惠茹每天都能感到快乐,让自己每天去舔梁惠茹的每一根芳草和每一片花瓣,还有美穴甬道的里里外外,只希望能吸吮个够,当昊天抬起头时,满脸早已沾满梁惠茹的春水。  “天儿……快……快来呀……我要你……的巨龙……”梁惠茹充满色欲的声音和表情让昊天直吞口水。  昊天跪在地上,抓住硬直坚挺的巨龙去摩擦美妇岳母梁惠茹那已经湿淋淋的珍珠,梁惠茹忍住要喊叫的冲动,闭上双眼,接着刹那间女婿灼热的巨龙已经深深的插入了她充满春水的穴中。  “啊……啊……喔……好……爽……喔……”一瞬间梁惠茹皱着眉,身体挺直,那是比陈彤爸爸还要大一倍的巨龙,不过痛苦只是插入的瞬间而已,当龙头穿过已经湿润的黏膜美穴甬道,进入肉体时,全身随即流过甘美的快感,隐藏在她体内的淫荡欲望爆发出来了。  “啊……啊……好……天儿……你干的我爽死了……喔……喔……用力插……喔……”  梁惠茹淫荡的呻吟着,昊天的抽送速度虽然缓慢,可是只要是来回一趟,体内深处的肉与肉挤压的声音令她无法控制发出呻吟声,昊天抽动的速度变快,欢愉的挤压更为加重,不断挺进美妇岳母梁惠茹的体内,梁惠茹淫荡的身体已到达无法控制的地步,但对进出在美穴甬道的巨龙所带来的欢愉却照单全收。  “啊……啊……对……天儿……快……再快一点……啊……快干你的岳母……干死我……喔……不行了……喔……爽死我了……啊……”昊天抱起了已经达到高氵朝的梁惠茹身体放在自己的腿上,对梁惠茹来说和丈夫做爱都是正常体位,坐在女婿腿上由自己主动,这还是她第一次尝试的体位呢。  “惠茹,自己用力摆动腰枝,来吧!”昊天抱着梁惠茹由正下方把巨龙插了进去。  “啊……啊……好……好爽……喔……”女婿亢奋的粗大巨龙抵到美穴甬道时,让梁惠茹如火花迸裂的快感流遍全身,几乎是在无意识下,她披着秀发以巨龙为轴,腰部开始上下摆动起来,随着上下的摆动,股间的春水发出异样的声音,而丰满的圣女峰也弹跳着,因为是从不同的角度插入,使以往沈睡在未知的性感带被发觉出来,官能的快感,洋溢在梁惠茹的体内。  “啊……天儿……好爽……喔……岳母让你干的爽死了……喔……”昊天抓住了美妇岳母梁惠茹的腰,梁惠茹更随着昊天的手上上下下的沈浮着,她自己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她的身体完全被强烈的快感所吞蚀,她忘我的在昊天的腿上,抬高臀部一上一下的疯狂套动着。  昊天则舒服靠躺着享受梁惠茹的套弄,手一面撑着晃动的巨乳,下面也狠狠的朝上猛顶她的小嫩穴,梁惠茹在那身丰满雪白的肉体,不停的摇摆着,胸前两只挺耸的圣女峰,随着她的套弄摇荡得更是肉感。  “喔……天儿你的大巨龙……好粗……好长……喔…喔……好舒服……好爽……嗯……爽死我了……受不了了……”梁惠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欢愉,上身整个向后仰,长发凌乱的遮住了脸,忘情的摆动着腰配合着昊天的抽插,同时把丰满的胸部伸向他的双手,她拼命的套弄、摇荡,已是气喘咻咻,香汗淋漓了,子宫一阵阵强烈的收缩,销魂的快感冲激全身,一股浓热的春水喷在昊天的龙头上。  “喔……天儿……我不行了……爽死我……喔……好爽……真的好爽……”  梁惠茹达到飘飘欲仙的高氵朝后,软绵绵的抱住昊天的头,昊天吸吮着梁惠茹的圣女峰,让她休息一会后,他把梁惠茹掺扶起来让她站在浴缸前面。  “惠茹,来,把屁股翘高一点。”梁惠茹两手按着浴缸,弯下上身,撅起了丰腴滚圆的美臀,把两腿左右分开,昊天站在她的后面用双手搂住她的柳腰,把巨龙对准美妇岳母的美穴,“噗滋!”的一声昊天用力的插了进去。  昊天抽动刚开始,美妇岳母梁惠茹的腰也配合着前后摇动着,他从腋下伸过双手紧握住梁慧茹丰满的圣女峰。  “啊……快……天儿再快一点……喔……对就这样……喔……爽死了……”梁惠茹上下一起被进攻着,那快感贯穿了全身,昊天的手指忽然用力松开,令她感到爽得飞上了天,梁惠茹的呻吟逐渐升高,在体内巨龙的早已被春水淹没了,她的体内深处发出了春水汗黏膜激汤的声音和客厅里不时传来肉与肉的撞击的“啪、啪”的声音,昊天配合节奏不断的向前抽送着。  “啊……我不行了……喔……巨龙干死我了……喔……快……喔……爽死了……大巨龙干的……我好爽……喔……爽死我了……”美妇岳母梁惠茹淫荡的呻吟声,更加使昊天疯狂,他双手扶着梁惠茹的臀部,疯狂的将巨龙从后方直接插入她的美穴里,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梁惠茹流露出类似哭泣的欢愉叫声,在她体内不断的被昊天巨龙贯穿之下,下体的快感又跟着迅速膨胀,加上全是汗水的圣女峰,不时的被女婿从背后揉搓着,梁惠茹全身僵硬的向后挺起,昊天从巨龙感受到美妇岳母梁惠茹的美穴达到高氵朝的连续痉挛。  “啊……死了……啊……巨龙干死我了……啊……爽死我了……喔……”  在激情之中,昊天克制了射出欲望,抽动缓和下来,他抬起梁惠茹的腿,将她的身体翻转过来,随着身体的翻转,巨龙也在梁惠茹的美穴中磨擦的转了半圈,高氵朝后美穴甬道传来更激烈的痉挛,美穴更紧紧的夹住巨龙,子宫也吸住巨龙,昊天双手伸到梁惠茹的双腿中,把她抱起来。  “喔……喔……天儿……你做什么……”梁惠茹看着女婿昊天,声音沙哑的问着。  “我们回房间去!”昊天抱着美妇岳母梁惠茹走向房间,此时他的巨龙仍插在梁惠茹的美穴甬道里,随着走动,昊天的巨龙也跟着抽动着,早已达到高氵朝的美妇岳母,在这每一走步更感到难以言语的快感,虽然抽动的幅度不够大,在欢愉的同时却激起了梁惠茹更加焦灼起来,她的呻吟声更为大声,而体内也发出异样淫秽的声音。  终于来到了房间,途中昊天的巨龙一直没有抽出来,来到床上后,他就把梁惠茹的左脚放至在右脚上,自己也躺在她的旁边,正好是把身体左侧下方的梁惠茹从背后抱住的姿势,巨龙直直插入她向后突出的屁股里去了,他一面抽送,一面用一只手揉捏着丰满的圣女峰,还用嘴唇吸吮着耳朵。  “喔……喔……天儿……快……我……喔……干死我吧……喔……”  新的快感再度从梁惠茹的体内升起,第一次经历从三方面的侵袭,美妇岳母梁惠茹的理性已经完全丧失了,取而代之的只有淫荡,她全身香汗淋漓,美穴不停的传来酥麻的性快感,对她来说,丈夫与昊天在巨龙的尺寸上不仅有差别,就连在持久力和技巧上都不能比,不要几分钟,就是连一分钟也支持不了,而昊天却仍不放松,继续带领自己探索未知的领域,他从背后抱住梁惠茹,让她俯身向下时,自己的身体和梁惠茹的身体一起抬高。  “啊……天儿……我好爽……你干的我爽死了……喔……受不了了……”  昊天的嘴在梁惠茹的颈背吻着,让她如同被电流击中,身体颤抖着,他的嘴唇从肩膀后滑过颈子,来到面颊时,梁惠茹不自主的转过头将唇迎上去,已经在燃烧的官能刺激下,用力的回吻过去,把昊天伸进嘴里的舌头,贪婪的吸吮着。  “啊……啊……喔……爽死了……爽死了……”  昊天加快速度的抽插,巨龙正用力时,突然美妇岳母梁惠茹体内的子宫像吸管一般紧吸住昊天的巨龙,她感觉自己的四肢被强烈的痉挛贯穿,全身融化在无可言喻的绝顶高氵朝当中。  “喔……舒服死了……哦……不行……我不行了……”  昊天也从爆涨巨龙的龙头中射出热腾腾的岩浆精华,一股脑地灌进梁惠茹的穴内,梁惠茹体内深处在承受这大量温热的岩浆精华后,似乎获得了更大的喜悦,岩浆精华似乎深深进入她的血液中,昊天一边抚摸着还在高氵朝馀韵的梁惠茹,一边把唇靠上她的樱唇,此时,还沉浸在欢愉里的梁惠茹,微张着湿润的双眼,不由自主的迎了上去,她回味着刚才的快感。  美妇岳母梁惠茹静静的躺在昊天的身上,手指轻抚他的嘴唇,昊天也轻轻的抚摸梁惠茹那因性欢愉而微热的背,他们就这样静静的躺着,像是在享受这难得的存在,谁也不愿意开口破坏这美好的感觉。  射精后的昊天并没将巨龙抽出,他抱着梁惠茹转了身,让她躺在自己身上,他喜欢在射精后抱着梁惠茹躺在他身上的感觉,这样抱着她躺在自己身上让昊天感到拥有梁惠茹的安定感。  梁惠茹只是随着愉悦后全身酥麻的躺在昊天的身上,她身体还留着高氵朝馀韵的滚热,昊天抱着她丰腴圆润的胴体,轻抚她光滑的玉背,嘴里问道:“舒服吗?”  “嗯!”得到梁惠茹的肯定后,昊天感到相当自豪,他将梁惠茹抱得更紧,同时吻着她的嘴唇。  “睡吧!”说完后,他们紧紧的相拥着对方无尽温柔的肉体沉沉睡去。  翌日清晨醒来,美妇岳母梁惠茹仰躺在床上兀自娇羞妩媚地闭着双眼,昊天站在床边仔细的欣赏她成熟丰满的肉体,对他来说梁惠茹诱人的肉体可说是上帝的杰作,梁惠茹赤裸裸的肉体让昊天的眼光看得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热,她羞的转过身让身体成弓字形侧躺着。  “好惠茹,原来还在装睡呀!”昊天坐在美妇岳母梁惠茹身旁,用手指温柔的抚摸她的肉体,从颈部、背部一直到腰部下的臀部慢慢的抚摸着,那种指尖若即若离、似有若无的温柔让她的感觉敏锐起来,当昊天的指头到美妇岳母梁惠茹的臀缝时,梁惠茹再也无法忍受的呻吟出来。  “嗯……哦……嗯……不要……哦……”身体的舒服转变成酥痒难耐的感觉,让梁惠茹的肉体再也无法平静,她拚命的扭动身体,逃避似的不断扭动身体,昊天将梁惠茹的身体扳转让她仰躺着后,指尖轻抚着她的樱桃四周,他怜惜的反覆揉弄着,梁惠茹的樱桃已觉醒似的突起,昊天低下头,轻吻右手捏抚的樱桃,手则触摸着美妇岳母梁惠茹两腿之间喘气的小小珍珠。  “嗯……喔……啊……好……舒服……喔……”  昊天含着美妇岳母梁惠茹的樱桃,指尖似触若离的轻柔触感,这让梁惠茹的感觉敏锐,她感受着昊天的温柔,身体也跟着涌起渴望的感觉,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此时是多么的希望昊天的到来,她不断的扭动身体渴求着,昊天发现梁惠茹的变化,但他仍含着樱桃,手指也轻揉着珍珠。  “啊……天儿……不行了……喔……快点……”  梁惠茹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欲焰狂燃的肉体已像火一样的燃烧着,稀疏整齐的芳草已沾湿春水,她的下体渴望昊天的巨龙,渴望地又热又急,花瓣之间甚至疼痛起来,她不断的挺起臀部哀求昊天的到来。  “喔……天儿……快点……不要折磨我了……啊……快……给我吧……喔……”昊天来到梁惠茹的两腿之中,把巨龙抵着她湿润的美穴甬道,和那楚楚可怜的花瓣相比,昊天的巨龙显的实在大得可以,正当他用龙头在梁惠茹的花瓣轻磨时,梁惠茹却忍不住的抬起腰来,自动的将昊天的龙头给吞没,昊天用力慢慢的将巨龙插下去时,梁惠茹的花瓣竟然自动的将他的巨龙给吸了进去。  “啊……终于……喔……啊……啊……”梁惠茹发出呻吟身子大大后仰,虽然不至于疼痛,但仍感到有些不适。  随着昊天巨龙的抵达体内最内部后,慢慢地抽动时,美妇岳母梁惠茹在强烈冲击的快感下,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虽然有人说不一定大才好,但那是不实的,越是大越有满足感,抽动时摩擦着花瓣的强烈也越大,当然滋味也不同。  “啊……啊……好……舒服……喔……天儿……快……再快一点……”梁惠茹的理性完全被昊天的巨龙所抹灭,庞大的巨龙一进一出,使她忍不住呻吟起来,梁惠茹已然等待不及了,此时昊天的抽插所带来的快感让她舒服极了,从巨龙进出时的灼热和疼痛,让美妇岳母梁惠茹的下体获得如雪要融化般的快感,而且随着女婿巨龙的抽插,快感更加剧烈、深刻。  “喔……喔……好……喔……快……受不了了……喔……好……爽……好爽……”梁惠茹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双手抱住昊天的背部,高氵朝的波浪袭向她的全身,四肢如同麻痹般战栗不已,她快要没顶愉快感的浪潮之中,随着呻吟她感觉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快散掉了。  昊天仍然继续抽插着,接着又是一阵强烈的高氵朝袭来,这是梁惠茹第一次经历这种连番而来的高氵朝感受,以为最多不过两次,却不意紧接着是第三次的高氵朝,此时的美妇岳母梁惠茹早已忘我,只是呼应着速度更快的抽插,呻吟已然变成了哭泣,美穴甬道里的肉褶呈现波浪起伏般的痉挛,更是紧紧的吸住昊天的巨龙!  “啊……不行了……喔……死了……喔……爽死了……”在梁惠茹像脱缰野马似的煽惑、剌激之下,昊天也将体内火热的岩浆精华射向美妇岳母梁慧茹的子宫里。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