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332章 推倒五姑姑

第332章 推倒五姑姑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6374更新时间:2015-07-10 06:35:42
     “姑姑是妇科医生,当然知道其中的历史,以前的典籍上记载了女人为男人服务叫吹箫,男人为女人服务叫品玉,不是爱到极致真心实意断断不肯为对方做这样细致入微的服务的哦!”昊天把古书中的东西现学现卖地振振有词地说出来,软语温存含情脉脉地说道,“五姑姑,我第一眼看见你就爱上你了!”  李艳芳看着昊天温柔体贴地为她擦拭去脸颊上面的泪痕,四目相对,脉脉含情,心灵与心灵在沟通,爱意和爱意在交流,她眼看着昊天慢慢的脸儿贴近,柔软的嘴唇亲吻上了她的樱桃小口,她欲要拒绝,又很渴望,天哪,犹豫之间,昊天的脸就扑天盖地的压了下来。  李艳芳虽是已三十多了,风韵柔媚成熟,但一向洁身自爱,丈夫离婚多年来被男人如此拥吻还是头一遭,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的侄儿,李艳芳娇躯轻颤,牙齿紧闭,一副坚壁清野的样子,却又任诱人的双唇随人吸吮,她心里挣扎,一面想维持良家妇女的清白坚贞,一面心驰于这个大男孩的新鲜挑逗。  昊天将舌尖轻舔她的贝齿,两人鼻息相闻,李艳芳体会自己的口唇正被她亲昵的吸吮,觉得不妥却又甘美难舍,正想使力推开时,昊天的舌尖已用力前探,撬开了她的齿缝,舌头长驱直入,搅弄李艳芳的舌尖,她的双唇被紧密压着,香舌无力抗拒,只得任凭舔弄。  昊天的舌头先不住的缠搅李艳芳的香甜香舌,然后猛然将她的嫩滑香舌吸到自己嘴里,轻咬细舐,又吸又吮他的舌尖,他的禄山之抓不由自主地探进李艳芳的白大褂里面,按上她娇挺浑圆的玉乳抚摸揉搓。  “小坏蛋,不许得寸进尺毛手毛脚的了!”李艳芳警惕地看向房门,虽然房门紧闭,毕竟是在办公室,光天化日之下,难免有些提心吊胆。  “那我晚上去你家吃饭,好吗?”昊天低声笑道。  李艳芳自然知道昊天醉翁之意不在酒,刚才已经被他看见而且亲吻吮吸了自己最私密的妙处,两次前所未有地被送上高氵朝,她的身心已经归属于他了,少妇的春心更是被他挑动起来,春情更是被他撩拨起来,或许是缘分,或许是注定,自己恐怕早晚都难以逃脱这个侄儿坏蛋的魔爪了,她娇羞无比地呢喃道:“明天好吗?”  “为什么要明天呢?”昊天虽然不像食髓知味的少男那样急色,却也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彻底得到美女姑姑李艳芳的身心。  “人家说明天自然有明天的安排,小坏蛋,这么追根究底干什么?”李艳芳羞赧妩媚地娇嗔道。  “不是我追根究底,是我自己控制不住啊!”昊天无可奈何地坏笑道,搂抱着李艳芳的娇躯挪动一下。  李艳芳几乎坐在了昊天的大腿上面,立刻清晰感受到他强烈的生理反应,硬邦邦地隔着白大褂顶在她丰腴浑圆的美臀上,顶得她不由得娇躯轻颤。  “小坏蛋,你怎么那样?你好坏啊!”李艳芳昨天晚上就第一次碰触到这个侄儿的雄伟,现在又如此几乎毫无隔阂地接触到,虽然身为医生也接触见过许多男人器官,此时此刻凭感觉就可以大致判断出来他的形状和硬度,不由得更加惊叹这个侄儿的硕大无朋,天赋异秉,无与伦比。  昊天只见李艳芳双颊飞红,睫毛低垂,说不出的风姿绰约,不禁看得呆了,望着她性感匀称的身躯,他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李艳芳的娇躯,脸就扑天盖地的压了上去再次亲吻起来,李艳芳只觉几乎要晕眩,全身发热,防御心渐渐瓦解。  昊天将李艳芳的香舌一吸一吐,一吐一吸,两人舌头交缠进出於双方嘴里,他饥渴的吸吮着李艳芳柔软的下唇,舌头往她牙齿探去,李艳芳的春情渐渐荡漾开来,口里分泌出大量唾液,香舌情不自禁的深入昊天口中,任他吸吮,自己的唾液也渡了过去,又迫不亟待的迎接昊天探入自己口中的湿润舌头,两人颈项交缠的热烈湿吻起来。  “好五姑姑!”昊天欲火高涨,一手轻抚着李艳芳扭过来的粉面湿吻,一手从背后探过去抓住她娇挺浑圆的玉乳抚摸揉捏着,下体更是正好嵌进她的股沟之间蠢蠢欲动跃跃欲试。  “天儿,不要在这里啊!”李艳芳娇喘吁吁,嘤咛声声,结过婚生育过孩子的少妇,越是离婚越是食髓知味深晓个中奥妙,还没有人妻伦理的束缚,不由得春心萌发春情荡漾,娇躯半推半就地挣扎着,扭动着,丰腴浑圆的美臀挤压摩擦着昊天硬邦邦的下体,却更加增添了暧昧禁忌的刺激和快感。  办公室里面火热的气氛越来越浓郁,一点火星就足以使干柴烈火一触即发。  突然,脚步声和敲门声响起,接着就是一个声音:“李主任在吗?”  李艳芳急忙推开昊天的搂抱,如蒙大赦一般地起身去开门,走动之间“嘤咛”一声,春水不由自主的涌出,连丝袜蕾丝花边都湿透了,他赶紧一把推起来昊天,含羞带怨地娇嗔道:“小坏蛋,害人不浅,去开门去!”  昊天悻悻不已,只好开门,只见一个男子走了进来对李艳芳问道:“李医生,我妻子是不是可以出院了?”  李艳芳这时也恢复了原样,她拿起桌上的一份病历表看了看,然后说道:“她可以出院了,你回去注意加强营养,注意休息哦!”然后挥笔而就,递给男子嘱咐道,“拿去住院部办理出院手续去吧!”男子应声离开。  男子离开后,昊天再次关上了门,趁李艳芳不注意,他从后面搂抱住她的柳腰,色手趁势在白大褂下面探入到她的蕾丝内裤里面进去了。  李艳芳顿时一惊,但是在昊天的挑逗下,她不由得气喘吁吁,但是却不由自主地分开玉腿,任凭昊天的色手更加方便更加深入更加随心所欲更加为所欲为,她娇躯颤抖,粉面通红,春心荡漾,春潮泛滥,随着昊天的手指的挑动撩拨潺潺汩汩地流淌出来。  接着昊天抓住李艳芳的左手按在了一柱擎天的帐篷上面,她情不自禁只好紧紧闭合上美目,极力压抑着身心的颤抖和喘息呻吟,爱不释手地抚摸套弄着这个侄儿的庞然大物,这种偷情的刺激快感一波又一波汹涌澎湃地侵袭着少妇李艳芳的幽怨芳心。  昊天这时从后面掀起白大褂肆意爱抚着李艳芳丰腴的臀瓣和深邃的股沟,抚摩得她娇躯颤抖着被他按着趴在办公桌上,丰腴滚圆的美臀高高翘起,黑白掩映,性感迷人。  “小坏蛋,大色狼,就不能老实一会吗?”李艳芳这时转过身来,抬手打了昊天的胸膛一下,然后说道。  “好姑姑!”昊天一把顺势把李艳芳白嫩的玉手握在手里,深情款款地看着她的眼睛,“姑姑真的很漂亮,我实在是情不自禁啊!”  李艳芳听着久违的情话,娇羞无语,美丽的睫毛眨动着,眉目含春,有意无意地躲避着昊天那双迷人的眼睛,却已经感觉到他硬邦邦的下体肆无忌惮地顶撞在她柔软的小腹上了。  昊天猛然亲吻上了她的樱桃小口,李艳芳“嘤咛”一声,在他舌头的狂热地骚扰下,李艳芳浑身酸麻酥软,唇舌交织,津液横生,她不由自主地吐出香艳的小舌任由他吮吸咂摸,昊天的色手已经忍不住开始抚摩李艳芳的丰腴柔软的美臀,在她滚圆的臀瓣上面揉捏着。  李艳芳的娇躯轻轻的颤抖着,她已经春心萌动,白嫩的玉手无助地轻柔地抚摩着昊天的宽阔健壮的胸膛,昊天温柔地亲吻着她的象牙一般的颈项,向下径直解开白大褂的纽扣,黑色乳罩也遮掩不住她美丽丰满的乳峰,他毅然决然地亲吻上李艳芳的雪白的胸脯。  李艳芳如被电击,头向后面仰去,斜肩吊带被昊天轻易撸下,然后轻而易举地突破蕾丝乳罩的束缚,一口就咬啮住了她的雪白饱满的乳房,李艳芳痛并快乐地呻吟了一声,感觉到昊天温柔而狂野地亲吻舔弄咬啮着,她喘息吁吁地按住他的头,好象要把他的头按进自己温暖柔软的胸膛里面一样,而她的乳房在迅速的膨胀起来,樱桃的也急速地充血勃起。  “天儿,啊!”李艳芳动情地喘息着,她清晰感受到昊天的色手撩起她的白大褂,抚摩着揉搓着她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丰满浑圆的大腿,向上直接按摩在她的玉腿之间,她感觉到昊天这次来势汹汹来者不善,李艳芳惊慌失措地死死抓住他的色手,喘息道,“天儿,不要这样,这里是办公室啊!”  “好姑姑,你都已经湿润了!”昊天毫不放弃地咬吻着李艳芳的白皙柔软的耳垂,继续挑逗道,“办公室里缱绻缠绵不是别有风味吗?”  李艳芳沉默无语的幽静的气氛更加增添了暧昧的刺激,昊天将她搂抱着放倒在办公桌子上面,狂野地将她压倒在身下,李艳芳也已经春情荡漾,主动吐出甜美的小舌和昊天的舌头纠缠吮吸在一起,动情地搂抱着抚摩着他的虎背熊腰,昊天迅速地分开她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丰满浑圆的大腿,拨开已经湿透了的粉红色蕾丝内裤,挺动腰身,猛烈地进入了她的胴体。  “五姑姑,看见了吗?我进入你了!”昊天挺身进入。  “啊!好深啊!”李艳芳忍不住长长地呻吟一声,昊天定住双目,紧盯着李艳芳那张沉鱼落雁的娇容,巨龙继续缓缓深进。  李艳芳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幽谷已渐渐把整条庞然大物吞含住,而幽谷也给撑得又胀又满,直到龙头碰着深宫,她直美得叫出声来:“啊!天儿……”自己终于被这个侄儿进入了,这个比自己小了十多岁的大男孩,这个叫自己姑姑的大男孩,这个有些英俊有些可爱有些坏坏有些色眯眯的大男孩,如此强悍猛烈地进入了。  昊天改用双手捧住李艳芳俏脸,在她脖子上吻来吻去,沉重的呼吸,喷得她心痒身酥,而他下身的庞然大物,也开始吞入吐出的抽动起来。  “天儿,不要在这里,啊!进里面好吗?”李艳芳娇喘吁吁,软语哀求道。  昊天双臂用力将李艳芳整个地搂抱起来,白大褂散乱不堪,李艳芳两条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修长浑圆的玉腿紧紧缠绕住昊天的腰臀,双手更是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将整个娇躯都悬挂在他的身上。  昊天双手抓住美艳二姑姑李艳芳丰腴浑圆的臀瓣,将她向上抛起,雪白丰满的美臀下落之时他顺势大力顶进,次次深入到底,李艳芳爽得头往后仰去,秀发摇曳摆动不停。  昊天就这样搂抱着李艳芳丰满的胴体走到内室,有一张妇科检查使用的病床,他将李艳芳压在床上肆意挞伐,猛烈撞击,李艳芳简直乐翻了,幽谷传来的美感,一浪接一浪的袭来,大龙头刮着膣壁,自出自入的磨着,磨得她魂魄也要飞了。  昊天干得兴奋莫名,原本捧住李艳芳双颊的大手,开始慢慢往下滑,最后来到她胸脯,一手一个把双乳握在手中,李艳芳已被他肏得神智昏昏,再也顾不得什么矜持,娇喘吁吁,呻吟连连:“天儿,用力点……人家不行了啊……”  昊天自从调戏李艳芳连续送她达到高氵朝以来,从没听过她说出这种淫辞浪语,也不禁大为兴奋,坏笑道:“好五姑姑,我听得好兴奋喔,再说淫荡一些哦……”  李艳芳哪肯听昊天的话,想起刚才乐昏了头,才不顾廉耻的说了出来,现在给他拿住说话调弄,不由得娇羞无比起来,然而,昊天却不肯放过她,庞然大物使劲地着力抽插,李艳芳登时啊啊的叫个不停,春水随着动作疾喷而出,搞得整个幽谷黏不拉答的,只得狠狠咬住牙齿,死命忍受这醉人的快感。  只见昊天双手握住娇挺浑圆的美乳,一下一下的抚摸搓捏,眼里望着这对变换形状的双乳,让他更为亢奋难当,不禁庞然大物狂捣,把李艳芳弄得魂儿飞上半空,接着他坏笑着问道:“好五姑姑,怎么样,感觉很美吧?”  李艳芳娇喘吁吁,不住地点头,但昊天仍是不满,要她说出来,李艳芳抵受不过,只好一面喘着大气,一面道:“美……好美……”  “好五姑姑,哪里美?”昊天坏笑问着,“还不叫老公吗?五姑姑老婆?”说完大力拉动身躯,猛烈挞伐撞击。  “老公,人家……啊!人家……人家不行了……要……要来……”说话了一半,李艳芳身子猛地一僵,一阵痉挛颤抖,幽谷强烈地阵阵收缩,把昊天整条庞然大物紧紧咬住,接着一声“咕唧”轻响,大股春水已喷洒汩汩流淌出来。  昊天见李艳芳丢得浑身乏力,便将她放倒在床,架起她双腿,马上提枪又刺,来回几下,李艳芳再次嘤嘤娇啼,她适才的高氵朝尚未消退,马上又给昊天扳了回来,一根粗长的庞然大物,带着春水不住抽出捅入,直把她弄得死去活来,娇喘不休。  李艳芳舒坦爽快地喘息吁吁,呻吟不已,终于体会到为什么二姐李雅丽一提起昊天就眉目含春的了,此时的李艳芳秀发摇曳,美臀款摆,两条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雪白浑圆的玉腿高高翘起,缠绕着昊天的腰臀,风骚地纵体逢迎,缱绻缠绵。  李艳芳经不起昊天的猛插猛顶,全身一阵颤抖,小穴嫩肉在痉挛着,不断吮吻着昊天的龙头,突然,阵阵春水又汹涌而出,浇得昊天无限舒畅,昊天深深感到那插入李艳芳幽谷花心的巨龙就像被三明治夹着的香肠般无限的美妙。  一再泻了身的李艳芳酥软软的瘫在病床上,昊天正插得无比舒畅时见她突然不动了,让他难以忍受,于是双手抬高她两条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美腿放在肩上,对准美女医生李艳芳的花心用力一插到底,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更使得她娇躯颤抖,昊天不时将臀部摇摆几下,使龙头在花心深处磨擦一番。  饶是结婚离异生了孩子,李艳芳还不曾享受过如此粗长壮硕的巨龙、如此销魂夺魄的技巧,被昊天这阵阵的猛插猛抽,她直爽得粉脸狂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般的淫声浪叫着:“喔!亲丈夫…你……你饶了人家吧……受不了了……”  李艳芳的放浪样使昊天更卖力抽插,似乎要插穿那诱人的花心才甘心,她被插得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全身舒畅无比,香汗和淫水弄湿了病床,顿时一阵痉挛颤抖,紧紧地抱住昊天的的腰背,热烫的春水又是一泄如注,感到龙头酥麻无比,昊天终于也忍不住剧烈抖动,火山爆发一样,滚烫的岩浆急射而出,痛快的射入李艳芳的花心深处。  李艳芳被那热烫的岩浆射得嘤咛呻吟:“唉唷……亲丈夫……亲哥哥……爽死人家了……”两个人同时到达了高氵朝,双双紧紧的搂抱着,享受激情后的余韵。  “好天儿,你太强悍了!”高氵朝过后,李艳芳柔媚地爱抚着昊天宽阔健壮的胸膛,嘤咛呢喃道。  “比他强悍吗?”昊天温柔地抚摩着李艳芳的丰满的玉乳,做了妈妈的乳房樱桃勃起弹性十足。  “别提他了!”李艳芳想起前夫,心里多少有些幽怨,眉目含春地嗔怪着昊天,“小坏蛋,得了便宜还卖乖,他早就和我没有关系了,你干什么要和他比呢?”  “我说的她,就是二姑姑啊!你想到哪里去了?”昊天坏笑道,“你们俩不是情深意切如胶似漆吗?”  “小坏蛋,你笑话人家!”李艳芳羞赧无比粉面绯红地娇嗔道,“人家不理你了!”  昊天看见她娇羞妩媚的俊俏模样,还有医生白大褂下丝袜美腿的制服诱惑,忍不住雄风又起蠢蠢欲动,李艳芳清晰感觉到他的变化,刚刚羞骂道:“小坏蛋大色狼,不要胡闹了,这里是办公室,等会儿说不定有人进来。”  “那什么时候我去你家里,没有人打扰,我们正式亲热缠绵大战三百回合,怎么样?”昊天笑道。  “去你的,年纪轻轻,满脑子都是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李艳芳手忙脚乱地整理内衣和白大褂,昊天却不依不饶地搂抱住她,上下其手,揩油吃豆腐。  李艳芳依偎在昊天的怀里娇喘吁吁,此时的李艳芳刚刚经过了情爱的洗礼,秀丽的脸庞楚楚动人,及肩的秀发黑亮顺滑,两颊象染了胭脂般绯红,双眸里含情欲滴,鲜艳的朱唇微启,白皙的脖颈细长优美,随着呼吸不断起伏的酥胸饱满而挺拔。  眼前的秀色让昊天看得心中一荡,不由的再次紧紧地把李艳芳紧紧揽在怀里,他抱着满怀的软玉温香,一边亲吻着她芬芳的柔发,一边让她饱满坚挺的酥胸酥软地贴在自己的胸口,同时开始用他男性膨胀的欲望有力的顶触着她白大褂下平坦柔软的腹部。  此时李艳芳已经意乱情迷,已经衣裙散乱,她抬起头,用她那双仿佛要滴出水来的媚眼凝视了昊天一小会,然后把她那娇艳欲滴的地双唇再次奉上,他们重又深深地长吻,这次昊天吻得更加的轻柔,好像生怕打碎了珍贵的瓷器一般。  “天儿,我好还是她好啊?”李艳芳爱抚着昊天的脸颊,娇羞妩媚地低声呢喃道。  “她?她是谁啊?”昊天笑问道。  “小坏蛋,装傻充愣啊!”李艳芳羞赧柔媚地娇嗔道,“你以为我没有看见吗?你在昨天晚宴上,坏手在下面偷偷摸摸地干什么呢?不是在摸她吗?小坏蛋大色狼!”  “啊!原来你都看见了,还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看着端庄羞怯,原来这么狡猾啊!”昊天笑道,“这个不应该叫狡猾,应该叫内秀,或者叫深藏不露,呵呵!”  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只听见外面一个护士叫道:“李主任,院长有事找你,让你马上前去。”  李艳芳听后连忙推开昊天,然后隔着门说道:“你跟院长说,我马上就来。”  “好!”外面的人应答了一声,然后就走了,听到脚步远离的声音,李艳芳的心底也松了一口气,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对着昊天说道:“天儿,院长有急事找我,我先走了。”说完就迫不及待的开门走了出去,好像生怕自己走慢了昊天会把自己强行留下一般。  昊天看着离开的李艳芳,心底有些无奈,这个院长来得真不是时候,但是此时他也不能说什么,只好整理好衣服,然后往医院外面走了出去。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