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347章 母子情深

第347章 母子情深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10296更新时间:2015-07-10 06:35:57
     在又经过数次欢好后,妈妈柳雨欣配合得更为成功了,昊天宝贝向下一插,她就适时地翘起丰满圆润的玉臀对准宝贝迎合上去,让他的宝贝插了个结结实实,宝贝抽出时,她美臀向后一退,使嫩穴四壁更为有力地摩擦着宝贝及蟒头。  如此昊天只觉省力不少,下体不要像以前那样压下去,就能将宝贝插入到妈妈柳雨欣蜜穴的深处,并且宝贝与嫩穴四壁的摩擦力度也增强了,快感倍增,一阵阵无法言喻的快感直涌心头。昊天欢愉地道:“妈妈……你……你动得……真好……真爽……啊……”  妈妈柳雨欣何尝也不是更爽了,她眉目间春意隐现,莹白的娇容绯红,唇边含笑道:“宝贝,妈妈没骗你吧,你就只管用力就是了。”  昊天屁股在上面一高一底地动着,妈妈柳雨欣挺翘白腻的肥臀,上下频频起伏全力迎合他的抽插,俩男女皆舒爽不已,渐入佳境,终于在一股股欲仙欲死的快感席卷下,这两人又畅快地泄身了,昊天想起妈妈柳雨欣方才疼痛之事,不由心存疑问地道:“妈妈,刚才我插入时,你怎么还会疼?”  妈妈柳雨欣闻言白皙的娇颜霞烧,娇声道:“你这孩子哪来这么多的问题。”  昊天笑道:“你不是说有什么不懂就问你吗。”  妈妈柳雨欣道:“这个问题你可以不要弄懂。”  昊天道:“好妈妈,你就告诉我吧,你不说我就乱动了。”他挺起仍是坚硬似铁、插在柳雨欣销魂肉洞中的宝贝,就欲动起来。  柳雨欣忙道:“你别动,我告诉你。”昊天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看着妈妈柳雨欣。  柳雨欣含水双眸一看昊天,娇声道:“你呀,真是我命中的克星。”  柳雨欣嫩滑皓白的玉颊羞红,心儿轻轻地跳动,轻声道:“你的宝贝又粗又壮,我的花道本来就紧,从未被你这么大的宝贝插过,又这么久没弄了,你突然猛插进来妈妈自然是有些疼。”  昊天一听,兴奋的道:“那妈妈是不是不喜欢我的宝贝?”  妈妈柳雨欣媚眼流春,含羞带怯地看了眼天儿,道:“傻孩子,妈妈怎么会不喜欢。要知道妈妈虽然有些疼,但是妈妈获得的快感是远胜于这疼的,有哪个女人不喜欢被大号的宝贝插呢?想不到天儿居然有这么大的本钱,我好高兴。”这番话她说的是极轻极快。  道完此言,妈妈柳雨欣心中涌起一股强大的羞意,芳心骤跳,凝脂般白腻的娇靥羞红得恍如涂了层胭脂,艳如桃李,她螓首转向一边,不再看昊天,昊天见她夸奖自己的宝贝,心中是无比的欣喜,他见妈妈柳雨欣这媚若娇花,使人陶醉的羞态,童心忽起,装作未听真切的低下头,附耳在柳雨欣樱桃小嘴边问道:“好妈妈,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次。”  妈妈柳雨欣娇声道:“谁要你没听清,羞死人了,我可不说了。”  昊天求道:“好妈妈,你就再说一次吧,这次我一定听清。”柳雨欣无可奈何,遂又羞红着脸,强抑制着心中的无比羞意将方才的话又说了一次。  柳雨欣说完后,美眸瞥见昊天脸上捉狭的笑容,立知自己上当了,顿时,她娇劲大发,粉拳捶打着昊天娇嗔道:“宝贝,你好坏,又骗我……”此时此刻的柳雨欣哪里还像是昊天的妈妈,简直就恍如一情窦初开的娇纵少女。  昊天笑道:“我怎么又骗你了。”  妈妈柳雨欣玉雕般的瑶鼻一翘,红唇一撇,娇声道:“你自己心中明白。”  昊天笑道:“那就罚我让妈妈再尝尝我的昊天贝。”说完挺起宝贝又开始了抽插。  这已是陷入乱伦情欲中的两人的第五次,这次妈妈柳雨欣迎合得比上次更为默契,没有一次让昊天插空和让他的宝贝从肉穴中滑出,两人的快感从未间断过,销魂蚀骨妙趣横生的快感,源源不断地袭上俩男女的心头,昊天被这快感刺激得很是兴奋,欲火高涨,肆无忌惮地奋力挥舞着自己硬若铁杵硕壮无比的宝贝,在柳雨欣的销魂肉洞中大起大落地狂抽猛插。  昊天插时宝贝直插到妈妈柳雨欣嫩穴最深处方才抽出,抽时宝贝直抽到仅有小半截蟒头在肉穴中才插入,而在经过这么多次,他也变得较为娴熟了,抽出时宝贝再没有滑出蜜穴,在刚好仅有小半截蟒头在肉穴中时,他就把握时机地用力向嫩穴深处一插,如此一来,妙处多多,一来不会因为宝贝掉出来而使停顿,二来快感也不会再因此而间断,三来女的肉穴四壁的娇嫩敏感的阴肉,从最深处到最浅处都受到了环绕在蟒头四周凸起肉棱子强有力地刮磨。  妈妈柳雨欣爽得媚眼如丝,眉目间浪态隐现,美丽柔媚的花容红霞弥漫,春色撩人,宛如三月桃花绽开,红腻细薄的樱唇启张不已,吐气如兰,娇喘吁吁,淫声浪语,不绝于耳:“宝贝……啊……喔……哦……你……你插得我……好爽……宝贝……用力……”  妈妈柳雨欣玉臀在下面更为用力更为急切地向上频频挺动,修长白腻的玉腿向两边愈加张开,以方便昊天宝贝的深入,而她桃源洞穴中的蜜液,更是恰似小溪般潺潺而流。  昊天眼见妈妈柳雨欣这令人心醉神迷的娇媚万分的含春娇容,耳听让人意乱神迷的莺声燕语,心中十分激动,情欲亢奋,气喘嘘嘘地挺起自己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肉棒,在她暖暖的湿滑滑的软绵绵的销魂肉洞中,肆无忌惮地疯狂抽插不已,环绕在蟒头四周凸起肉棱子,更为有力的刮磨着妈妈柳雨欣娇嫩敏感的蜜穴四壁,而蜜穴四壁的嫩肉,也更为有力地摩擦着宝贝及大蟒头,翕然畅美的快感自也更为强烈了。  两人高氵朝迭起,屡入佳境,飘飘欲仙的感觉在两人的心中和头脑中油然而生,他们全身心地沉醉于这感觉中,浑然忘我,只知全力挺动着屁股去迎合对方,妈妈柳雨欣红润的玉靥及高耸饱满的玉乳中间,直渗出缕缕细细的香汗,而一直在上抽插的昊天更是累得汗流浃背,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着。  然而,纵是如此两人仍是不知疲倦,如胶似漆地你贪我恋,缠绵不休,最后在一股酣畅之极的快感冲击下,两人这才双双泄泄身,魂游太虚去了,这是两人弄得最久的一次,两人精疲力尽地瘫软在床上,四肢酸软无力昏昏欲睡,谁也没有力气说一句话,好半天母子俩才缓过气来。  妈妈柳雨欣感觉浑身骨头宛如被抽去了似的,全身酸疼使不出丝毫力气,从来没有这样疲倦过,她看见昊天额头满是汗珠,黑发湿淋淋的,她芳心一疼,竭尽全力举起乏力的素手,揩去昊天额头的汗珠,杏眼柔情无限,无比怜爱地注视着他,温柔地道:“宝贝,以后不要再用这么大的力了,看把你累的。”  昊天懒洋洋地笑道:“不用力,哪能这么爽。”  妈妈柳雨欣慈蔼地一笑道:“你这孩子就是贪。”两人互拥着小憩了一会儿,柳雨欣感觉粉臀、大腿里侧及阴部,被爱液花蜜浸润得湿乎乎的黏黏的十分不适,她遂道:“宝贝,起来。”  昊天道:“起来,干什么?”  柳雨欣桃腮微红道:“我身上黏乎乎的,想要去洗个澡。”说完就向浴室走去。  昊天休息的时候,妈妈柳雨欣进了浴室清洗,当她从浴室出来,到卧室一看自己和昊天疯狂在上面干了一天一夜的洁净雪白的床单此刻是狼籍不堪,一片凌乱,到处是一滩滩混合着春水蜜汁和阳精的液体,并且床单上还散落着数根黑长微卷的芳草,柳雨欣心中羞意油然而生,皎洁的娇颜飞红,芳心轻跳。  这时,昊天看见妈妈柳雨欣洁白如玉的娇容,由于刚洗了澡而变得红润迷人,容光明艳,她婀娜多姿的身姿上下柔肌滑肤晶莹如玉毫无瑕疵,欺霜赛雪凝脂般滑腻的酥胸上,傲挺的一对豪乳结实饱满洁白,挺翘在乳房顶上的乳珠如红玛瑙般鲜红诱人,玉腰纤细,粉臀圆润肥硕而丰挺,一双玉腿匀称而修长,她两只大腿之间毫无一点空隙,紧紧的合并在一起。  平滑如玉且无一分赘肉的小腹下,是那令人心荡神驰的神秘的三角地区,此刻,覆盖着隆起如丘般丰满的阴阜郁郁葱葱、漆黑的芳草湿淋淋的散贴在阴阜四边,肥厚嫩红的大蜜唇花瓣犹半张开着,平时隐藏在大蜜唇花瓣下红腻细薄的小蜜唇花瓣及珠圆殷红的阴核皆一一可见。  妈妈柳雨欣见昊天的星目色迷迷地上下看着自己,她心中羞意油然而生,俏脸飞红,纤纤玉手一伸遮掩住芳草萋萋之地,难为情地娇羞道:“宝贝,不许你这样看我。”  昊天虽然已和妈妈柳雨欣赤裸裸的翻云覆雨多次,但是从未及这样细看欣赏,此刻的这番美景直让他心猿意马,欲念萌发,胯间的宝贝渐渐地充血胀硬,片刻就金枪高举雄纠纠的竖立起来,挺翘在胯下,昊天翻身而起,挺起昂首挺胸的宝贝笑道:“我不但要看,还要插。”  妈妈柳雨欣媚眼看见那怒张赤红的宝贝,春心荡漾,淫兴也起,但她却道:“宝贝,现在不行。”  昊天道:“天儿不管。”说着抱着妈妈柳雨欣肤如凝脂晶莹剔透的玉体就向床而去,他烫如火碳坚硬似铁的肉棒一挺一挺地,顶撞着柳雨欣平坦光滑的玉腹、滑腻白嫩的大腿和肥腻多肉敏感的阴阜。  “你……”全没想到已是箭在弦上的昊天会这么说,妈妈柳雨欣微微睁眼,在他的要求下坐起了身子,只见股间幽谷口处红润的像是可以拧出水来,颇有些儿红肿,怪不得一触就痛,还真是一副不堪采摘的模样。  柳雨欣藕臂轻伸,搂住了昊天,樱唇轻轻咬在他耳际,“你看……你……把妈妈弄成这副模样了……你可真忍心……今儿个……还想再要妈妈吗……”  “要是一定要的,不过最多是不走这儿…”  听昊天口中邪笑,妈妈柳雨欣心下不由有些打鼓,竟有些不自在起来,她毕竟是过来人,自然知道其余邪淫技巧,只那终非正途,无论后庭又或吹箫,虽是有种发泄的快意,但对这些色狼来说,这种弄法舒服是舒服了,却是无从采补,本以为昊天该不会对自己用这些法子,但看他现在的模样,似乎自己不只要继续欢好,连后庭都要不保,也不知自己的身体是否承受得住,无奈之下,柳雨欣自是难当,”哎……别……妈妈……可不一定受得了……”  “没有关系……妈妈一定受得了……”昊天淫淫一笑,一双大手伸出,在妈妈柳雨欣高挺丰腴的乳上一阵揉搓,掌心似成火炉,烘在那柔软又坚挺的香肌之上,指尖更将两点嫣红捻在手中,不住地逗玩怜爱着,只弄的她曼声轻吟,身子都酥软了,“我们换个玩法……尝尝鲜……”  “不……不要……”虽说一对美峰是在昊天锲而不舍的努力下揉大的,但柳雨欣怎也没想到,一旦自己动了情,突破了天生的限制,乳上竟变的如斯敏感,将昊天的火热尽收无遗,强烈的欲火自胸而入,与自己腹下的火热相互辉映下,不一会儿已令妈妈柳雨欣娇躯火热,幽谷之中潮蜜曼涌,沾的手指都不由酥了几分,这般要害落入他手,柳雨欣不由芳心荡漾,有种想强忍着疼,依着昊天所言同游巫山,试试真否能以淫欲止痛的冲动。  尤其想到昊天想换的玩法,多半今天自己便要后庭不保,柳雨欣不由羞耻,偏知自己虽然是他的妈妈,但在床上可就真只有任他玩弄的份儿,经验的差距绝非一夜之欢所能弥补,她轻咬银牙,强忍着被昊天抚爱时肌肤上无比酥麻的快感,勉力呻吟出声,“天儿,妈妈求你别……别这样……妈妈方才……吃了不少苦头……再经不起你了……”  “妈妈放心,不会弄痛你的……”见吓的妈妈柳雨欣也够了,昊天嘻笑起身,那硬挺勃发的肉棒就在她面前张牙舞爪,其上还有些自己破瓜的余渍,看得柳雨欣又爱又恨,飘向昊天的眼中充满了求恳,却无法稍却他的色心。  只见昊天跨骑柳雨欣腹上,把她压了个严严实实,再也挣扎不脱,双手轻轻扣住乳峰,向着中间一挤,正好把那火烫的肉棒夹在峰峦之间,留下个火烫的顶端在她眼前滑动。  没想到可以这么近地看到宝贝儿子这破了自己人妻人母贞洁的宝贝,妈妈柳雨欣嘤咛一声,只觉酥胸被肉棒烫的又软了几分,峰顶的两朵红蕾却被这火热滋润的愈发红艳了,酥的她忍不住发出了娇甜柔软的呻吟。  直到此刻柳雨欣方知,为何明知肉棒脏污,还有女子喜爱吹箫淫技,当那才刚在自己体内搅风搅雨,令自己欲仙欲死过几回的宝贝,如此张扬地在眼前出现,还切身令自己敏感饱满的香峰被那火热所熨,酥的整个人都软了,被征服过的女人又岂能不乖乖张口,把那宝贝含在口中,吸吮吞吐无所不为的服侍呢?  “哎……妈妈可……可不想……”知道自己后庭得保,才刚受创的幽谷也不用忍痛迎合,柳雨欣心下一松,眼见肉棒如此狰狞,又如此可爱,真有种想张口去含的冲动,只是无论如何,自己才刚刚失身,便是天生淫荡的妖女,也没法立时便做出这种事来,“不想吸它……哎……好热……”  “没关系的,慢慢来……今儿就不吸了……”似在体贴妈妈柳雨欣蜜唇花瓣红肿之苦,昊天竟显得无比温柔,只双手按着美峰,将肉棒紧紧夹住,感受着那火热的渴望,肉体紧贴的快感,令两人都有些茫茫然,“这么美……又这么大……妈妈真是仙女下凡……每寸身子都这么美……这么让人销魂……今儿先用这里舒服一下……”  “啊……”当昊天开始动起来时,美妙的刺激感令妈妈柳雨欣不由娇喘出声,那肉棒的火热比之他的双手和嘴都还要来得灼人,灼的柳雨欣一对美峰毛孔大开,彷彿能够吸入那肉棒带来的淫气,一时间芳心都为之酥麻,尤其昊天不只是腰间微动,让肉棒在她峰峦之间前后滑动,深深陷在峰谷之间,还不忘双手扶着那傲人的美峰,向着肉棒上头磨擦滑动起来,尽量加大火热肉棒与饱满香峰的接触,前所未有的感觉令柳雨欣春心荡漾,体内愈发火热,若不是幽谷之间痛楚犹在,即便只是美峰滑动,似也勾动股间若有似无的疼,怕柳雨欣早想要他再度勇猛地光临她的幽谷,满足她的渴望了。  感觉胸前玉峰在昊天的魔手下被捏玩搓揉,每个动作都令柳雨欣不由神往,尤其那肉棒虽没有双手的无所不至,没有唇舌的湿润灵动,可那灼烫的感觉,加上比任何事物都要强烈的淫欲表征,弄得她险些错觉自己一对饱满的香峰,竟也变的和幽谷一般敏感渴望,被昊天滑动之间渐渐要攀上高氵朝,一双媚眼盈盈,凝望着红润顶端的目光美的似要滴出水来,勾魂慑魄的淫欲表露无遗。  见妈妈柳雨欣一双秋波,不住跟着自己的肉棒前移后滑,昊天嘴角微笑,肉棒刻意乱行,滑动之间不住刺激着柔嫩美峰的每个部位,偶尔还刻意轻点那两朵蓓蕾,避开她盈盈秋波的追寻,勾的她心花怒放,口中香唾连吞,身心都渐渐被那淫欲的体验钓上了钩。  等逗的柳雨欣也够了,昊天突地松手,让那娇挺傲人的美峰恢复了自己,只听得她哎的一声不满的轻吟,美目似怨似艾地望着自己,颊上早已透出了情欲的酒红艳光,那美人带醉的风情,令人一见便不由硬挺起来,昊天微笑地在妈妈柳雨欣胸前挺了挺肉棒,让那红热的顶端在她眼前骄傲地跳动着,尖端上不知何时已沁出了一滴水珠,黏黏的、慢慢的流了下来,当那滴黏滑的水珠滴到乳上之时,妈妈柳雨欣喉里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渴望的娇哼,听的昊天大为欣喜,这娇美冷艳的妈妈,终于是被自己撩发了春情,看的出来她正渴望着宝贝儿子的临幸呢!  “好妈妈,想再来吗?”  “嗯……”柳雨欣轻咬着下唇,眼波盈盈的似要流出泪来,她虽早知像她这样的亲生母亲落入昊天这样恋母情结的小色狼手中,不只贞洁,就连最后一点矜持也难保,却没想到当真遇上,却是这般羞人,又这般甜蜜的一回事,柳雨欣本还有着挣扎,想要让理智恢复清醒,但高挺的酥胸被昊天把捏的愈来愈敏感,在肉棒撩动之下,淫力大增,烘的她心里暖洋洋的想要,竟再也不愿矜持下去,“小坏蛋……再给……再给妈妈吧……算妈妈求你了……”  “那……就自己来吧……”昊天轻轻握住妈妈柳雨欣一双玉手,在她无力的软弱挣扎下,让她自己捧住了一对香峰,等到他松手之时,柳雨欣媚眼轻飘,竟就这样双手向中轻挤,再次把那肉棒夹在乳中,火烫的刺激令她登时一声娇哼,透出了露骨的渴望之意,“好……好热……”  “还有更美的……妈妈自己试试吧……”昊天一边哄着妈妈柳雨欣,让她虽是含羞带怯,一双玉手却也渐渐托着香峰夹弄起肉棒来,他一边指导着柳雨欣的动作,让好学的她渐渐习得其中要诀,左手不时轻梳着她汗湿的秀发,勾挑着她娇嫩的脸颊,右手却已偷渡了下去,柳雨欣一心已沉浸在酥胸上头的刺激里头,等到昊天攻上了要害才发觉不对,却是为时晚矣。  “哎……会……会痛……”柳雨欣疼的美目差点闭了起来,满溢着盈盈水光的眼儿不住向昊天飘出了讨饶的期盼,方才为了给她满足,昊天下手颇有些重,虽说终是奸破了妈妈柳雨欣身子,令她快美舒畅,可事后却也痛楚难消,尤其幽谷口处在几番磨擦抽插之下,已微微有些红肿,那堪昊天魔手再临?  偏偏柳雨欣双手托着美峰,媚眼望着肉棒,对其他的地方全没来得及反应,昊天的手指突入幽谷时,她想要抗拒已来不及了,尤其他的拇食二指齐出,微粗的拇指探入幽谷,较细的食指已攻入了菊穴,要害受袭令她又痛又羞,可心中却不由有些期盼。  “哎……好痛的……”柳雨欣呻吟着。  “妈妈别担心……”见柳雨欣哀哀呼疼,如画玉容颇有几分惹人怜爱的凄楚,昊天微微一笑,轻挺肉棒,柳雨欣手上一个没注意,那肉棒差点顶到自己唇上,羞的她连下体被袭也不顾了,纤手轻扶美峰,夹着那肉棒又退了几分,就在此时那手指业已叩关成功。  妈妈柳雨欣又疼又羞地身子一紧,前后两穴将那手指紧紧吸住,生怕再被深入几分,她可怜兮兮地望着昊天,目光中颇有乞怜之意,看的他不由爱怜,同时却也生出了毫不掩饰的强烈冲动。  “天儿不过先试试妈妈的身子,明儿再玩你几回,今晚你若把天儿的汁给榨了出来,就不多干你了!”昊天淫笑着说道。  “嗯……”一来气空力虚,若昊天想要强来,此刻的柳雨欣着实没有反抗之力,二来在他这样逗弄摆布之下,她虽难免有种任他鱼肉的软弱感觉,但肉体的渴望反而愈来愈强烈了,否则下体也不会这么亲蜜地吸着昊天的指头,表面上像是怕他再行深入,实则是否想要吸紧了他,不让他退出去,就连柳雨欣都不敢迳行否认,她唔嗯一声,纤手托紧美峰,在那肉棒上揉搓抚弄了起来。  虽说肉棒顶端才是敏感之处,少了唇舌服侍未免有些不足,但看着这两日之前,还是冰清玉洁丰腴圆润的柳雨欣,现下虽是皱眉苦忍,手托酥胸服侍肉棒的动作却愈来愈放得开,加上手指被她的幽谷和菊穴夹住,初次被探的菊穴犹可,幽谷厮磨间渐渐已渗出汁液来,昊天不过手指轻动几下,已觉妈妈柳雨欣的肉体娇柔羞怯地回应了起来,显是淫欲早动,却又不敢轻易承认,不由更想偷偷挑逗于她,看看她的反应,只可惜方才真的干的太猛了些,柳雨欣水凝般精致的胴体,幽谷口处竟有些红肿,连昊天都不由怜惜,不愿造次,只轻轻刮搔爱抚着。  昊天的动作虽是轻柔,可柳雨欣淫念已起,加上挑逗撩拨催化下,身子大异以往,似敏感了许多倍,竟是不堪如此挑逗,一双美眸媚的要出水,身子不由轻颤,樱唇欲启犹闭,美饱的酥胸紧紧裹着那火热的肉棒,随着天儿微微的前后挺动滑弄起来。  “好妈妈……用你的口从各处去就它……好……要先将它全部舔遍……慢一点……越细致越好……对……重点是在前面……不要单从一个方向舔……好……再转一转……啊……差不多了……可以轻轻含一含了……好……吮吸……要用些力……”  在昊天的指导之下,柳雨欣很快变得熟练起来,只见她樱唇轻绽,丁香灵动,脸蛋儿左摆右晃,前伸后仰,神态娇媚无比,偶尔还飞给他几个媚眼,更看得他神魂颠倒,女子他玩得多了,就成熟美妇也弄了不少,可像妈妈柳雨欣这般艳媚动人的尤物,连昊天也是首次得见。  想到原本圣洁无瑕、典雅如仙的妈妈柳雨欣,竟这般娇羞而全心全意地服侍着自己的肉棒,昊天不由心火大旺。  “啊……好妈妈……该第二步了……松手!”听昊天如此命令,妈妈柳雨欣若明若暗间似是明白了他要做什么,依言松开玉手,只将蟒头含于樱唇之中,舌尖在那上头款款滑动。  只见昊天双手一按,控住了妈妈柳雨欣脑后,腰身一挺,将肉棒整个插入了她口中,柳雨欣一声轻哼,似想向后避开,却被昊天按住了头动弹不得,那半硬的肉棒将她小嘴塞的满满的,连舌头动作都显得相当困难。  但令昊天心下大喜的是,即便移动困难,可妈妈柳雨欣为他吹箫的动作,仍是那般刺激,显然她生性颖慧,短短时间内竟已学到了其中三昧,更好的是随着妈妈柳雨欣被深深探入,自己的肉棒几已半探入她喉中,插的她咿唔呻吟,眼角微含泪光,柔弱的再无半分英姿飒爽的美母气息,竟似令自己威风又振作了些。  虽给昊天这样深探,在口中抽插的节奏渐渐加快,愈插愈深,几乎每一下都探到了喉内深处,着实令柳雨欣痛楚难当,但从舌尖那灵巧的感觉,她已可确知昊天肉棒愈来愈意气风发,想到接下来自己将要承受的种种手段,那痛楚竟似也化成了快感,令她毫不放弃的续行吹舔。  本来以昊天的功夫,再加上才在妈妈柳雨欣迷人的身子里射过一回,该当可以持久许多,但他见妈妈柳雨欣又带愁闷苦楚,又是欲念情浓的神情,竟连胯下淫女无数的昊天都不由起了怜惜之心,他像策马一般在妈妈柳雨欣身上轻轻挺纵,手指头温柔地在她的下体动作着,待得感觉到柳雨欣高氵朝将至,便撤了守元功夫,一股酥快感直透背心,昊天轻喘着,“嗯……好妈妈……哥哥要射了……你……你好生接着……”  欲火愈来愈旺、肉棒愈来愈硬,这样抽插得几十下,昊天终于有了雄风大振的感觉,他按紧了妈妈柳雨欣的头,低声嘶吼,一股强烈的积郁感,随着阳精的强烈喷发,竟似同时烟消云散。  喘息了一会,昊天睁开眼睛,只见妈妈柳雨欣眉目含春,微微的泪痕混着嘴角微微的白腻,尤显诱人,他不由心怀大畅,伸手轻抚柳雨欣柔顺软滑的秀发。  “哎……不……不要……啊……要丢了……”昊天的玩法太过特异,一开始妈妈柳雨欣只醉心在那淫欲的欢快之中,全没想到他还要射出来,本该吸入体内的阳精竟似要射在自己脸上,她不要二字才刚出口,体内高氵朝已至,波涛冲击之下,竟将原该藏在芳心的呼喊勾了出口,羞怯又快乐地任高氵朝之美袭卷身心,柳雨欣登时软倒了下来,娇喘声中如丝媚眼只见昊天微微退身,手上端住了肉棒,第一发射出的白液已射上了自己颊边,她勉力偏首才避过口鼻被射,但那微腥的浓郁味道,仍是扑鼻而来,充满了淫欲的感觉,令她心都多跳了好几拍。  不过昊天动作也快,转眼间已将肉棒的目标转了方向,那尽情喷射的白腻汁液,火辣辣地洒在妈妈柳雨欣酥胸上头,虽是汁液,射上美峰时感觉却像火一般,烧的她醉眼呻吟,他射的愈多便令柳雨欣哼的愈柔愈媚,说不出的妖冶媚惑,等到昊天淫精尽出,满足地蹲跪起身,手指离开柳雨欣下体时,幽谷里头的汁液已漫涌而出,滋润的她红肿的下体一阵娇颤。  “妈妈,感觉如何?”见妈妈柳雨欣被自己玩的软倒,娇喘之间眉目中春光无限,高挺饱满的香峰上头白精遍布,彷彿浮在海波之中,泛红的雪肌在白腻掩映之下愈发娇艳媚人,昊天胸中不由征服的得意大起,就这么垂着还未软下的肉棒,逼近了她的脸蛋儿,得意洋洋地问了出来,“就算没插进去,也很舒服吧,之后,我会让你更舒服的!”  “嗯……”被那淫精射的满胸,柳雨欣只觉昊天虽没射在自己体内,可那满溢的味道、火辣的触感,却比射在体内还要来的令人魂销,她虽羞的不敢回话,纤手却软弱地动作起来,轻轻刮起颊边染到的白液,爱惜地涂抹在那高挺的酥胸上头,甚至没忘了在两点嫣红蓓蕾上头多滑个几层,那动作如此娇柔诱人,看的昊天眼都呆了,可她动作虽快,偏玉峰太过饱满丰盈,等到抹了遍时,那白精已化作精水,再看不到白腻微浊的光彩了,只那灼热仍令柳雨欣回味着。  “算你……算你赢了……”好半晌妈妈柳雨欣才开了口,不忍移开眼光地望着自己湿润的像会发光的美峰,白液虽是消失,却似化进了身子里头,到现在美峰上还似感受得到那淫欲火热的滋润,“今儿……就饶了妈妈吧……等明晚……妈妈再……再任你为所欲为便是……”  昊天笑道:“我和妈妈永生永世在一起,自然就要时时刻刻插着你呀。”  “哎呀!”昊天坚挺的大肉棒真的呈现在眼前,这回是轮到妈妈柳雨欣满脸通红。  “快点洗洗吧!”昊天那根大肉棒很想快一点进入柳雨欣体内的邪恶欲望表现的相当明显,而且膨胀到了极点,这个坚硬的阴茎将过敏而肿胀的秘肉给分开,只要想像到贯穿的一瞬间,肉体的花蕊就灼热起来,从红黑色的顶端溢出了喜悦,如同面对妈妈柳雨欣,而从顶端要喷出晰白混浊的液体一般的紧绷。  刺激鼻子的味道,令妈妈柳雨欣的头昏眩,隐藏着男人欲望的芳香,给予沸腾的秘肉强烈的刺激,但手接触到昊天的肉棒,她张开口,想到溢满的热情时,如同水坝被打开似的直冲过来,柳雨欣以湿润的眼神看着儿子昊天的肉棒,尽量克制住想要有所冲动的一颗心。  柳雨欣用毛巾将头发往上包,面向浴池,然后蹲下去,昊天温柔的将热水洒在她的肩上,微温的热水流到粉红色,充满光辉的光滑背部,妈妈柳雨欣由于这种猥亵的感触而喘着气,偶然,一条水会通过丰满紧绷的屁股谷间,而直达到屁股的凹洞处,这一瞬间,柳雨欣的背骨如同电流通过,肉体被这种快感给震动起来,肛门缩小,美丽的肌肤整个颤抖起来。  “哈……啊啊……”妈妈柳雨欣紧握住浴缸的边缘,身体中那种融化崩溃的甜美兴奋感,令她不断的呻吟着,敏感的肌肤表面妖媚的颤抖,简直就是鸡皮疙瘩的样子,连手指头也好像不属于自已般的愉悦麻痹。  “妈妈,非常的有感觉。”由于昊天嘲笑敏感的声音,使得柳雨欣更加感到羞愧,想要试探美丽的肉体那儿所感觉一般,细细的热水如蛇一般的爬在光滑的裸身上面,热水的流动,简直是如同选选择了性感带一般巧妙的刺激女体,令妈妈柳雨欣的理性疯狂起来。  “啊啊……我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柳雨欣甜美快感很可伯的高声急呼,如此的令人喘不过气来,完全是儿子昊天的杰作。  “来吧,快进来吧!妈妈。”如同浮在水面上似的,柳雨欣的身体完全是毫无力气的,被昊天从后面支支撑着,她如同是婴儿般的被昊天所抱住,然后将身体浸在浴池中。  “啊……啊……啊……”对方是自己儿子的事实,柳雨欣有着一份放心及快感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背后,当昊天胡乱的呼吸着时,带有年轻热情的呼气,传达到妈妈柳雨欣的脖子上面,蓬乱的头发掉落在脖子上,使她觉得痒痒的,但是却也令她有种舒服的感觉,柳雨欣处在无意识当中,整个身体靠在昊天的身上,儿子坚挺的大肉棒矗在腰骨上,一股想要前去爱抚的冲动涌上来,令她非常的羞愧。  “妈妈……”昊天极为温柔的声音响起。  柳雨欣知道昊天也很紧张,而且是按捺不住的欢喜,当举起如引诱般的温柔手臂时,昊天的手从腋下面绕到前面来,以男孩子来说是根纤细的手指头,抓住晰白的柔肉,充满感动的紧紧握住,柔软的乳房被愉悦及快感所摇动,配合著摇动而使得热水掀起波浪。  “啊……啊……”充满了肉体的甜美快感,终于使妈妈柳雨欣知道她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心脏怦怦的跳动着,痛苦的跳动,令他觉得头晕。  “啊……啊……已经是不行了……”妈妈柳雨欣反射动作似的压住放在乳房上面的手,昊天对于那种柔软的感触是爱怜似的握住,然后移开,如此反覆不断的动作,不知不觉中,柳雨欣配合著昊天的动作而摆动她的手,揉弄起自已的乳房。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