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354章 品尝美少女表妹

第354章 品尝美少女表妹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6945更新时间:2015-07-10 06:36:03
     昊天离开大姨柳芸的房间,却转身走到唐佳慧的门前,推开虚掩的门,走进了她的卧室,只见唐佳慧正戴着耳机,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里面的画面,有两个金发女郎正在‘磨豆腐’,此刻正磨到漏点处。  唐佳慧没有意识到昊天进来,她的裙子撩在腰上,光着小屁股坐在椅子上,一只小手伸在下面,眼睛盯着屏幕的画面不放,那张小脸红通通的,呼吸急促……  “小慧,你在干什么?你这小丫头才多大,就学人看片,而且看磨豆腐还看得那么津津有味,你这丫头不是准备跟谁搞百合吧?”唐佳慧正看得入神,没想到整个被人抽起来,吓得尖叫一声。  “是表姐传给我的,她说很好看,再说看看没什么,我又不让别人知道!”唐佳慧心想这算什么,再厉害的自己都看过,两男一女的夹心饼和群P的片子自己都看过,两个女的磨豆腐那是小儿科了,“而且你们男的还不是一样,你看新闻,无数地高官都在干什么,他们又包二奶又玩明星面还装逼,说什么对国家忠诚,为人民服务,我说他们对裤裆忠实,为人民贪污……你看见了,你怎么不管管?”唐佳慧地言论要是让网民看见了定要鼓掌地,因为太准确了。  “我管了吗?我又不是国家领导人,别人贪污包二奶玩明星关我屁事!”  昊天狂汗,国内那么多贪官,今天杀掉一万天就会站起十万,明天杀掉十万,后天就会站起百万,贪官是世间生命力最顽强的生物得绝,那人们也不会那么深恶痛绝了,昊天就算吃了脑残片也不会想去清理贪官,这个愿望,估计比地藏菩萨发愿度尽地狱的鬼还要艰难!  唐佳慧抽泣着吸下鼻子,可怜兮兮地分辩道:“为什么贪官可以包二奶玩明星,我却看个片子也不行!”  “乖乖女,就是不能看成人片!”昊天让唐佳慧的理论给噎住了,这还真没办法回答,只好生硬不讲道理地回答,他又一想,看个片子也不等于就学坏,小孩子嘛,还是要教育,只要扭转她的思想就行。  最后昊天决定这次不再追究,可以引诱唐佳慧走上正路,她应该明白,自己希望她乖一点,别像雷死人的小太妹那样出现什么摸奶门、喝奶门,平时要是完成了功课,玩玩游戏也是可以,但老看黄片肯定不行。  “把裤子穿上!”昊天一看唐佳慧还光着屁股,赶紧喝令她穿上裤子。  “我的裤子呢?”唐佳慧翘着小屁股满屋子找,最后还问昊天。  “我哪知道你的裤子扔哪去了!穿条新的!”昊天狂汗,又不是自己剥下她的裤子的,天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噢!”唐佳慧看见昊天已经没有那么生气了,调皮地做个鬼脸,打开衣柜,翻了条新裤子出来,但无意中发现自己原来穿的小内内在被窝里,又拿着穿了一条新的小内内。  昊天打开电脑,打算将里面的黄片全部清空,唐佳慧站在身后,眼巴巴地看着,她样子似乎想昊天手下留情。  昊天连文件夹都删掉,点开看文件夹都是H的,干脆格式化,唐佳慧急了,叫道:“哥哥,里面有几部动漫不是H的,只是爆乳,还有夫妻成长记的漫画也不是H漫啊,那是性教育的漫画好不好!”里面足有十几G的H片,还有不少漫画,敢情这丫头收集很久了。  昊天转过头来,用手在唐佳慧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直觉得入手滑腻动人,他对着唐佳慧道:“我知道哪些该删哪些不该删,不用你来说。”  “噢!”  唐佳慧知道保不住自己的收藏,带点讨好地回床,一摔身子躺下,又觉得小屁股很疼,翻过来趴在床上,见昊天如此生气,她心中倒有点美滋滋的。  昊天将整台电脑翻一遍,再把收藏夹的H网址删掉,想一想,他又把MP3里的重金属音乐、DJ版的摇滚音乐、一些粗口歌找出来,统统删掉,最后打开照片集,发现很多照片,多是独照或者与大表姐李静的合照,也有一些其他女同学的照片,还有一些网上的图片。没有发现异常,昊天停手,准备起身,再训几句就算了。  一回头,发现唐佳慧神色有些紧张,难道还有猫腻?昊天再重新搜一遍,最后再打照片集幻灯模式的图片划点到最后……  李静和唐佳慧姐妹俩的照片映入眼中,却不是百合,而势冲着摄像头做得意的手势,又有用卷尺测量椒乳的图片,最牛逼的唐佳慧图片的名称还改个三围的大小……昊天看了,差点没有一头栽在键盘上,这小表妹的想法太强大了,自己真是无法理解,这个也太张扬了吧?微微犹豫一下,昊天装着没看见,又把那些照片删除,反正没有与男孩子合照,她还是有点分寸的。  “哥,你把我的宝贝都删掉了,以后我可怎么办啊?”唐佳慧委屈地望着昊天。  昊天突然邪恶一笑,说:“傻妮子,这些虚无的东西全都丢掉之后,你不是还有哥哥吗?哥哥可以教授给你一些更加真实,更加刺激的好东西。”  说着,他紧紧抱着怀中玉人,感觉唐佳慧的呼吸变得轻快,身子变得柔软,温柔亲吻住她的樱桃小口,伸出舌尖钻入她微微开启的火热香唇,轻轻舔舐那两排如珍珠般光洁的贝齿。  唐佳慧僵硬的身子变得如棉花糖般绵软,舒展修长双臂,抱紧了昊天的脖子,男性肌肤火烫的感觉从掌心直刺她芳心深处,双目紧闭,如痴如醉,微微开启牙关,迎接一场暴风雨的真正降临。  昊天灵巧的舌尖从牙齿的细缝中钻进去,撬开不知所措的少女贝齿,伸进了火热湿润的口腔,东挑西逗之下,最后缠上了唐佳慧那条害羞的丁香小舌。  唐佳慧被他舌头一撩,身子如遭电击,胸腔之中登时燃起一把熊熊烈焰,开始猛烈地燃烧起来,身子越加酥软无力,随着舌尖的挑动一阵阵的轻颤,丁香小舌由最初害羞的逃避到生涩的回应,再到熟练的挑逗、缠绕、吮吸,已是如鱼得水,乐此不疲了。  昊天吻的兴起,抱住唐佳慧的纤腰,掌上用力,一把将她抱了起来,两人没有了阻隔,四肢互相缠绕,身子紧紧贴在一处,更是忘情地热吻起来。  唐佳慧的双臂挂在他的颈上,双腿盘在他的腰间,气喘咻咻,心脏狂跳,亲吻他也接受他的亲吻,橘黄色的紧身T恤下面,胸前两座尖尖的乳峰挺翘而立,在暴风骤雨般的热吻中剧烈起伏。  两人肌肤相贴,舌头相交,鼻息相闻,如痴如醉的一番长吻,直到唐佳慧被吻得筋酥骨软,身子仿佛化作一滩柔水,软软地直往下滑,昊天这才松开了她的樱唇,敏感的舌尖温柔地扫过眼皮、鼻翼、脸颊,最后张嘴含住了一只晶莹如玉的耳垂,唐佳慧猛地颤栗一下,把螓首靠在昊天的肩头上,身子软若无骨,紧紧贴在他的身上。  昊天的双掌原本托在唐佳慧短裙包裹的浑圆柔软的丰臀之下,此时分出一只手掌,从腰下悄然滑入,探进橘黄色的紧身T恤里面,握住了一只微微颤动的少女淑乳,唐佳慧低低呻吟一声,这轻轻一握,让她如受重重一击,急促的呼吸都为之一窒,温柔的眼波水润迷离起来。  耳边是唐佳慧芬芳的喘息,撩人心魄,昊天手上微微加力,感受着掌中玉峰的良好弹性,他吐出嘴里温润如玉的耳垂,湿滑的唇舌在娇嫩的颈项上来回地滑动,凑在她的耳边,低低道:“小慧,我要你!”  唐佳慧羞得是红霞满面,一颗处子芳心怦怦乱跳,柔软的身子不自主地轻轻颤抖,昊天拦腰抱起唐佳慧,走向床塌。  唐佳慧羞涩闪躲的目光,顾盼之间湿润得几乎要滴下水来,昊天双眼血红,喷射着男性强烈的情欲渴望,他把唐佳慧柔软如棉的身子平平地放到床上,然后压了上去,唐佳慧娇啼一声,两人在床上开始翻滚,如一锅沸腾的开水一般,唐佳慧橘黄色的紧身T恤和运动短裙,还有昊天的衣裤纷纷抛落在地。  斜阳柔和的阳光从窗外流泻而入,像一层粉色的薄纱披到唐佳慧身上,更显得她一身细皮嫩肉奶油般的白腻光洁,唐佳慧星眸微张,绯红的双颊如火燃一般,双手掩面,不敢面对他灼热目光的逼视。  唐佳慧圆润的玉峰小巧而饱满,与她纤弱的身子正好相称,在阳光下散发着晶莹诱人的光泽,昊天双手一合,已把一双羞涩温暖的乳鸽握在掌心,触手是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滑腻、弹手,感觉无与伦比的好。  伴随着唐佳慧一声声娇羞的呻吟,玉峰浑圆优美的弧形曲线在掌中不住变形、扭曲,昊天只觉一股灼烈的热流从小腹处升腾而起,迅速地流遍周身的每一个毛孔,下身的牛角像一杆破土而出的春笋,笔直地挺立起来,横眉怒目。  唐佳慧混身像火烧一般,心情激荡之下,娇嫩的肌肤上渗出了一粒粒晶莹的汗珠,鼻中娇哼连连,身子如风中的荷叶,雨中浮萍,不住地轻轻颤动、起伏,响应着他的每一次挑逗,哪怕是最轻微最不经意的,如石子入水,都能激起层层涟漪,所差的只是轻重的不同。  昊天伸出舌尖,轻轻落在唐佳慧玉女峰的山巅,带着灼热的鼻息,这微微的一触已让那粒娇嫩的樱桃开始膨大、胀硬,高高地傲挺而起,鲜艳欲滴,他深深吸一口气,用灵活的舌尖不停地去逗弄、去吞噬、去占有,像吃饱了的猫在逗动掌下的一只小老鼠一般。  唐佳慧发出一声低低的呜咽,整个红玛瑙似的乳尖已被昊天含进火烫的嘴里,然后是软硬厮磨,硬的是牙齿,轻轻咬啮,软的是舌头,用力吸吮。唐佳慧全身剧烈颤抖,喉咙深处不住发出一声声极力压抑的呢喃,听起来像是在啼哭一般。  昊天吐出鲜红欲滴的,灵巧的舌尖蜿蜒而下,挑逗似地轻轻扫过她的腋窝、小腹和腰身,一手扶起她的玉臀,阳光下,一具凝脂般光洁玉润的女子娇躯完全露了出来,唐佳慧低泣般的呻吟在房间中轻轻盘旋、飘荡。  “小慧,好美啊!”昊天的手掌握住美人纤巧的脚踝,在唐佳慧娇羞无限的一声哀叹中,两条修长匀称的玉腿分将开来,雪白细致的肌肤丝缎般的光滑,散发着一圈温润细腻的白色光芒,如一件制作极其精良的玉器。  昊天心中疼惜,沿着腿部柔和优美的曲线,从小腿、膝弯到大腿内侧印下一个又一个火热而湿润的亲吻,仿佛一个有着高超技艺的钢琴师弹奏舒伯特的小夜曲,温柔、悠扬而绵密。  唐佳慧敏感的处子心房感受着昊天每一分每一寸的温柔和亲切,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在快活中轻轻颤栗,吐出一粒粒细小晶莹的汗珠,布满全身,斜阳阳光之下,唐佳慧全身粉光致致,艳丽得难以形容。  “啊!”的一声轻呼,昊天灼热的嘴唇终于滑到了唐佳慧处子滑腻的大腿尽头,唇舌齐动,热烈亲吻起来,大腿肌肤光滑润泽,如触美玉,唐佳慧芳心如同小鹿撞击,“仆仆”乱跳,俏脸绯红,只觉下身私密之处一阵接一阵的酥麻快感不住传来,惊心动魄,销魂蚀骨。  唐佳慧拼命咬紧牙关,不让憋在喉间的呐喊暴发出来,但鼻息变粗,娇哼连连,一双雪白玉腿往回收拢,夹紧昊天的脑袋,那未经人道的花丘圣地已是潮湿一片。  昊天两只火烫的手掌从唐佳慧圆润纤细的柳腰,攀上丰润柔美玉臀,绕到浑圆滑腻的大腿,再从平滑坚实的小腹,滑上芳草萋萋的桃源洞口。伸出灵活的中指,探上处子花房,在沟壑幽谷两片蜜唇中间轻轻滑动,唐佳慧的呼吸越来越急,全身香汗横流,雪白的小腹像波浪般,不停地上下起伏。  昊天吐出舌尖,湿热的赤红色尖端轻轻点上花房顶部的乳粉色豆蔻,麦种般大小的豆蔻,在唾液的潮润下,闪着光洁而淫糜的光芒,好像珍珠一样晶莹亮泽,唐佳慧的喉咙深处滚出一声低沉的呜咽,像痛苦的哭泣,又像愉悦的欢呼,秀丽的娇靥胀得通红,一头如云秀发蓬乱飞散,挺拔的胸乳剧烈起伏。  湿热的舌尖在处子花房娇嫩的肌肤上四处肆虐,火热的鼻息混合着越来越浓的蜜露蒸雾,让昊天欲火高涨,胯下的庞然大物笔直挺立,坚硬似铁,灼烫胜炭,血脉喷张,面目狰狞,细细的青筋暴突而起,竟是胀得隐隐有些发疼了。  随着昊天舌头的不住蠕动,唐佳慧快活的颤抖从小腹的中央瞬间传播到全身的每一个角落,她双手在床单上胡乱的抓着,纤腰绷紧,向上高高弓起,猛力扭动着缀满汗滴的小蛮腰,只不知是在逃避昊天致命的侵袭,还是迎合那如浪的冲击。  “啊!表哥!”唐佳慧秀美粉靥上娇羞无限,深情的眸子里水波荡漾,潮润的似要滴出水来,伸出一双柔滑如玉的大腿,情不自禁地缠上了昊天坚实的颈背。  唐佳慧娇嫩的处子蜜房在昊天锲而不舍的舔弄下终于轻轻开启,像一汪沙漠中羞涩而宝贵的泉眼,一丝丝晶莹的蜜露从一道粉红色的细缝中吐露出来,在蜜洞口凝结成饱满的一粒,然后闪着珍珠般的荧光,沿着娇腻粉嫩的股道悄然滑落。  昊天像一个等待了千万年之久的饥渴旅人,伸出渴望的舌尖,接住了这一滴宝贵的甘露,合着粘稠的唾液,吞咽下去,然后等待第二粒、第三粒……从花房到菊门,短短的一条股道,被他一遍遍的舔舐、吸吮,被沙漠无遮拦的骄阳炙烤得无比火烫的舌尖,再也不甘心那几滴少的可怜的蜜露,它要直接从泉眼中挖掘、汲取,哪怕这是涸泽而渔。  唐佳慧兴奋得全身发抖,娇腻腻的呻吟越来越响,在卧室中缠绵回荡,动人心魄,从蜂拥而至的一阵阵酥麻让她激动不已,柔软的身子在床上剧烈起伏,像一叶在海上遭遇了暴风骤雨的小舟,在涛天怒浪中历尽人生的大喜大悲,大起大落,生死只存于一线。  无休无止的快感浪潮般的席卷了她的一切,没有岸,没有尽头,有的只是沉没和毁灭,像一只投向烈火的飞蛾,明知道前面是死亡,也要奋不顾身地飞扑过去,在辉煌中燃成灰烬,在快乐中羽化飞升,哪怕最后轮回的仍然是人间地狱!  斜阳阳光依然似受火,昊天坚挺笔直的庞然大物却像一根燃烧正旺的钢铁,上面布满了扭曲的青筋,似乎还在冒着丝丝热气,在唐佳慧柔美的娇吟声中,硕大的血色龙头逼近轻雾朦胧的花房圣地,在饱满娇嫩的蜜唇上轻轻点落。  像被电流击了一下,唐佳慧发出低低的一声呜咽,身子剧烈颤抖了一下,圆润的雪臀轻轻回缩,避开了龙头灼热的亲吻,昊天喘出一口粗气,稍稍平息了一下心头灼热的欲火,血红的龙头再次点上少女的蜜房洞口。  龙头火烫的高温和轻微的律动,让唐佳慧胆怯心悸,但是芳心深处那莫名的空落落的失重感让她本能地期待它的降临,渴望着来一次真实的填塞,来一次饱满的充实,哪怕经过是血肉横飞、肝胆俱裂。  昊天扶稳唐佳慧的纤腰,硕大的龙头在蜜房口徐徐打转,轻敲轻碰,若即若离,弄得她欲火更炽,晶莹的蜜液从蜜壶中不住涌出,唐佳慧被他挑弄的连呼吸都仿佛灼热了起来,美丽的双眸半开半闭,柳眉轻皱,香唇微分,脸上红潮泛滥,妖艳之极。  “啊!”唐佳慧一声惊呼,昊天血色的龙头已挤入蜜壶的门缝,从未接受过异性开垦的秘道温暖而狭窄,异物入体,一种别样的滋味迅速流遍唐佳慧的全身,也不知是兴奋、渴望、还是害怕?  龙头的前进很快遇到了阻力,昊天顾不得唐佳慧的疼痛,挺起庞然大物向前猛一用力,强行撑开美女柔嫩的蜜穴。  “啊!好痛啊……”随着唐佳慧又一声凄绝哀婉的痛苦呻吟,龙头已冲破前进的阻力,一丝温热鲜红的液体从蜜壶口渗了出来。昊天伸手握住雪白双峰,一阵抚捏搓揉,下身停止了前进。  “小慧,疼吗?”昊天哀怜地看着身下赤裸的羔羊,听起来有点像黄鼠狼给鸡拜年。  唐佳慧疼得眼泪汪汪,凄楚的娇颜梨花带雨,惹人疼惜,她羞涩地点点头,白嫩的小手握紧他的手臂,低声道:“表哥,你要温柔点啊!”  少女的闺房之内,昊天粗重的喘息声和唐佳慧婉转的娇啼声重叠交织在一起,此起彼伏,高低相合,曲转如意,汇集成一曲让人血压飙升、心跳加速的床第交欢乐,昊天的庞然大物徐徐后退,牵动着尚在渗出处女血的伤口,唐佳慧疼痛不已,一面低低抽泣,一面捶打他的胸膛,昊天伸手过去,用力地爱抚两座雪白的山峰,腰身轻摆,不依不饶地缓慢抽动。  唐佳慧初为人事,开始很不适应,片刻后苦尽甘来,开始轻轻地哼了起来,绷紧的身子慢慢放松,一张雪白俊俏的脸蛋飞上了两片红霞,花苞内溪水泛滥,情欲勃发,明亮的眸子里水汪汪的一片,越来越诱人。  昊天使出“九浅一深”之术,粗壮龙枪缓缓进退,在她体内轻轻跳跃,挑逗着唐佳慧敏感的快乐神经,唐佳慧的呼吸渐渐变得轻快,牙齿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清澈的眼神一点点变得迷离散乱,腻声道:“表哥……好痒……好难过……唔……快一点……深一些……用力哦……用力插妹妹的小穴……”  昊天亲吻抚摸揉搓唐佳慧的樱唇乳峰,见她渐渐适应,他才双手撑在床板之上,又一次提起腰身,然后重重压下,把粗长的庞然大物恶狠狠地顶入那眼已经水花四溅的蜜泉最深处。  “啊……好哥哥!”  唐佳慧浑身一个哆嗦,挺起小腹,仰头长长哀号了一声,高亢的叫声中充满了难以抑制的期待、渴望和愉悦,她全身的每一寸皮毛每一个细胞都被极度的快感涨得满满的,像一只被吹到极限的气球,从心房到脚趾都快活得膨胀欲裂,只要再吹一口气、再添一把火、再鼓一把劲,她就将冲上快乐的云端,抵达逍遥的乐土,升入飘渺的仙境,获得永生。  昊天的鼻息渐渐粗重,十根手指或抚摩或揉捏,浑圆柔滑的臀肌在他的掌下如两只发酵良好的面团,被随意搓弄成各种奇异的形状,唐佳慧的呼吸渐渐变得轻快,两只手掌攀住昊天的肩头,檀口轻启,突然含住了他的耳垂。  “老公……”伴着温湿甜美的芬芳,一声深情的呼唤从唐佳慧的口中喷入昊天的耳中。  昊天心头猛地一颤,全身火烧般滚烫起来,胸中情潮汹涌,似要随时涨裂开来一般,人性的外衣之下,赤裸裸的兽类欲望如一块深埋在地底的油田,被堂妹低低的两个字所击穿、所引燃、所点爆,野马挣脱缰绳,油田泄压井喷,干柴遇上了烈火,男人和女人现在需要的是海阔天空般的自由驰骋,需要的是无边无际的尽情燃烧。  两人像回归天地间最原始、最豪放的感性冲动,让激情像灼热的熔岩般欢呼着冲垮矜持的篱笆,肆虐开满了鲜花的美丽大原野。追逐快乐是上苍将人类分成男女的最初构想,害怕、畏缩和逃避才是真正不可饶恕的罪恶。  当昊天的下身再一次恶狠狠地顶入那娇小的玉溪隧道时,终于到达了唐佳慧花房的最深处,唐佳慧芳心轻颤,感受着玉体最深处那一波又一波的至强快感,在一阵酥麻的痉挛中,她那稚嫩柔软的羞涩花蕊含羞轻合,与滚烫坚硬的庞然大物紧紧地亲吻在一起……  唐佳慧初经人事,就接二连三地被昊天送上情欲的高氵朝,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地瘫软在床上,呢喃求饶说道:“好表哥,好老公,人家真的不行了,求求你饶了我吧!”  昊天看着唐佳慧片片落红衬托下的娇嫩花瓣已经又红又肿,知道她不堪挞伐,于是用力一顶,巨龙顶在那柔软的花蕾深处,开始发射了,发射完毕,昊天爱怜地软语温存道:“宝贝,今后表哥一定会好好疼爱你!”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